百度搜索 时代广场的蟋蟀 爱搜书 时代广场的蟋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玛利欧心想,柴斯特竟然会去吃一张两块钱的钞票,那么它的伙食一定是出了问题。他一直都拿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来喂它,到了这时候他才想到,适合男孩子吃的东西,可能并不一定适合蟋蟀。所以他决定要去向专家请教这件事。一天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等他值完了报摊的班,便把蟋蟀笼子打扫干净,再拿一张面巾纸把柴斯特也打理清爽了,然后,就带着它上中国城去找冯赛了。他到达时,差不多已经七点钟了,店门已经关上。从窗口望进去,他看到通往内室的门底下有光线透出来,随后又听到两个声音正用中国话轻声交谈着。玛利欧轻轻地敲着玻璃,谈话声随即停了下来。他又用力敲了几下,不久,里面的门打开了,冯赛进到了店里,在昏黄的灯光下朝外探望着。等他看到了玛利欧,他的下巴颏儿一松,说道:“噢!是小蟋蟀男孩。”并马上打开了门。“您好,冯先生!”玛利欧说,“我不想麻烦您,可是我的蟋蟀出了点儿问题。”“请进!”冯赛说,一边把门关上了,“这里有个老朋友,他知道所有有关蟋蟀的事。”他领着玛利欧进到了隔壁房间,那是间厨房。一只黑色的生铁炉子上面,六个锅子正冒着热气,嘘嘘地响着。桌子上摆了好些上色的漂亮瓷盘子,上面画着身穿彩色长袍的中国绅士淑女,正走在一座小桥上,小桥则横跨在一个平静无波的蓝色小湖间。而摆好的位子旁边,放了两双筷子,各自用纸包着。有位很老的中国绅士就坐在窗户旁边的摇椅上。他的下巴垂着稀疏的灰色胡须,身上穿着一件红金两色的长袍子,跟盘子上那些人身上穿的很相像。玛利欧进来的时候,他慢慢站起身来,两手抱在胸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玛利欧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中国老绅士向他鞠躬的场面,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但是他转念一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依样画葫芦,也向他鞠个躬。老人随后又再一鞠躬,玛利欧也只好照样再来一次。要不是冯赛在一旁用中国话对他的朋友说了些什么,那个晚上他们说不定就会这样一直鞠躬鞠下去了。原来冯赛说的那句话就是:“这就是那个养蟋蟀的男孩子。”不过玛利欧和柴斯特两个只能彼此相互看一眼,谁也听不懂中国话。只见那个老人忽然变得很兴奋。他透过蟋蟀笼子的栏杆缝隙往下看,并且高兴地赞叹着。然后,他又让自己站得直挺挺的,很郑重地做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柴斯特也回了礼,并且发出了它最有礼貌的鸣叫声。这使得这位中国绅士非常愉快。他和冯赛开始笑着,又互相交谈了一些话,听起来就好像好几百枝筷子同时开心地敲击着。等到他们彼此说够了柴斯特是只多棒的蟋蟀以后,冯赛便对玛利欧说:“你喜欢吃中国菜吗芽”“喜欢啊!”玛利欧说。事实上,除了炒杂碎以外,他从来没吃过什么别的中国菜肴,不过光这一样就已经让他高兴坏了。“请稍等一下!”冯赛说完,就消失在店里,很快地带着两件新袍子回来。“这件给你!”他一边说,一边帮着玛利欧穿上了其中的一件。袍子上有浅紫色搭配起来的颜色,上面是太阳、月亮和星星的图样。“这件是我的。”冯赛一边说着,一边也穿上了他自己的袍子。那是件蓝绿两色的袍子,上面有鱼、芦苇和睡莲的图案。那位中国老绅士轻声对冯赛说了些什么,冯赛也低低地回答了几句。“很抱歉,”他对玛利欧说,“没有小袍子可以给蟋蟀穿。”“噢,没关系!”玛利欧说。“你请坐!”冯赛说着,又搬了一张椅子到餐桌旁边。玛利欧坐了下来,两位中国绅士就坐在他的对面。冯赛把蟋蟀笼子放到了桌子中央,然后又从炉子那边来回走了几趟,带来了好几盘热腾腾的中国食物。玛利欧实在很想尝尝它们的味道怎么样,他可是连杂碎也好久没吃了呢!“这一道是什锦蔬菜。”冯赛说,一面放下了这第一道菜。盘子里有各式各样的青色蔬菜,有四季豆、豌豆荚,还有些鸡丁。下一道上来的是猪肉炒饭,烧成了好看的褐色,飘着阵阵浓浓的肉香。然后是炒面,里面加了腰果,面条炒得焦焦的,有许多的汤汁,一点儿也不像平常玛利欧在自助餐店里看到的那样。只要有这一盘炒面就足够他吃上一餐了。接下来是跟凤梨烧在一起的鸭子,一块块的鸭肉浸泡在香甜浓郁的酱汁里。最后冯赛还端上来一大壶不晓得是什么的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芽”他问道,一边掀开了盖子。玛利欧往里面望了望,“是茶。”他说。“哈哈!”冯赛大声笑着,“你可以当个很不错的中国人了。”他说着,一面冲着玛利欧开怀地笑着。玛利欧可是费了好大的工夫来学着用筷子。它们老是不听使唤,一直从他的手里溜掉。“就把它们当做是两根很长的手指头。”冯赛说。“两根很长的手指头,两根很长的手指头。”玛利欧不停地在心里重复着。后来,他终于可以操纵它们了。当他把东西放进嘴里时,几乎可以感觉到食物就在筷子的末端。柴斯特也有自己的一份晚餐。冯赛从碗橱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碟子,把每道菜都放了一点点儿在里面,送上来给这只蟋蟀吃。柴斯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那道什锦蔬菜它尤其喜欢,因为青菜本来就是它最爱吃的食物。每隔一会儿,它就会停下来歇一歇,然后快乐地歌唱着。每当它这么做时,那位中国老绅士和冯赛就会露出微笑,彼此用中国话交谈几句。玛利欧的感觉也和柴斯特一样,只是他不会啾啾地唱歌。他只能在冯赛每次问他还要不要再来一点儿的时候,不断地回答“是的,麻烦你!”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有多喜欢这里的每一道菜。

    等到他们每个人都吃够了什锦蔬菜、炒面、猪肉炒饭和凤梨鸭之后,冯赛又拿了一些金橘蜜饯来给大家当甜点。玛利欧吃了两个,又喝了好几杯茶。柴斯特也吃得好撑,最后每样都只能咬上一小口。等到他们都享用完了,冯赛才问道:“你说这只蟋蟀有什么问题芽”他点起了那根白色的泥质烟斗,那个中国老绅士也同样点起了一根。他们就这么坐着抽着烟,一缕缕的烟圈绕着他们的下巴往上升,玛利欧觉得他们看起来非常有智慧。“问题是,”玛利欧开始说,“我的蟋蟀吃钞票。”于是他把两元钞票的那件事一五一十地跟他们说了。冯赛必须把事情的经过,逐字逐句地翻译成中文,讲给他的朋友听。每听完一句,这个老人就会用一种严肃的口吻,点着头说“噢”、“哦”或是“嗯”。“所以我认为我喂它吃的东西一定不合适。”最后玛利欧这样结束了他的叙述。“很好的推论。”冯赛说。他开始用中文很快地讲起话来,然后他站起身来,说了声:“请你稍等!”就又进到店里面去了。不一会儿工夫,他走了回来,胳膊底下还夹着好大的一本书。这两个中国人一起读着那本书时,还不时会停下来,彼此说上几句。玛利欧绕到他们背后。他当然是不认得中国字的,但是那本书上有一些插图。有一张图上画的是一个公主坐在象牙宝座上,她旁边的架子上放着的,正是一个跟柴斯特一模一样的蟋蟀笼子。突然,那位中国绅士发出了兴奋的尖叫:“这里!这里!”他一边说,一边用烟斗敲着那一页。“在这里!在这里!”冯赛也对玛利欧叫着。“这篇是古代中国公主的故事。她养蟋蟀当做宠物,就拿桑树的叶子来喂它。书上写着:‘就像蚕吃了桑叶会吐出美丽的丝,同样地,吃桑叶的蟋蟀也会编织出美妙的歌。’”“那我们就得去找一棵桑树才行了。”玛利欧说,目前为止,他惟一知道有桑树的地方,就是布鲁克林的植物园,而树的四周却是有围篱隔开着的。“我就有啊!”冯赛说着,同时露出了开朗的微笑,一张脸变得又大又圆,仿佛万圣节的南瓜一样。“就在窗户外头。”他走到窗边,拉开了百叶窗,外面院子里种着的正是棵桑树。而且,其中的一根枝子几乎已经伸进了厨房里。冯赛摘下了十二片树叶,立刻把其中一片放进了蟋蟀笼子里,但是柴斯特并没有碰它。玛利欧很沮丧。“它不喜欢。”他说。“噢,它会喜欢的!”冯赛说,“它只是刚吃饱了中国晚餐!”事实确实是这样。要是换成别的时候,柴斯特恐怕早就把叶子狼吞虎咽地吃下去了。但是现在它实在吃得太撑了。不过,为了让他们知道,叶子正是它想要的,它还是设法吃了一小口。“你看到了吧!”冯赛说,“只要它饿了就会好好吃叶子了。”柴斯特实在太满足了,它必须让自己好好唱上一会儿,于是每个人都专注地倾听着。当时惟一还有的另一种声音,就是摇椅摇动时发出的嘎吱嘎吱声,而它居然还挺能跟这只蟋蟀的歌声配合呢!冯赛和他的朋友都深深地被这场音乐会所感动,他们闭着眼睛坐在那里,脸上显露出无比平和的表情。等它唱完了,那位中国老绅士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条丝质手帕,擦着鼻子,眼睛里也显得湿湿的。他一面用手帕轻拭双眼,一面又轻轻地跟冯赛说了些什么。“他说这就好像是在皇宫的花园里听蟋蟀唱歌。”冯赛翻译给玛利欧听。玛利欧为这顿丰盛的中国晚餐向冯赛道了谢,但也表示时间不早了,他一定得回家了。“你随时可以再来。”冯赛说。他把十一片桑叶放进一个小盒子里,递给了玛利欧,“树上的叶子很多,我会给这只蟋蟀留着。”玛利欧又向他道了谢。中国老绅士也站起身来一鞠躬,玛利欧一样地向他鞠躬回礼。冯赛也鞠躬,玛利欧又照样对着他回了一鞠躬。而在笼子里,柴斯特也同样地对着大家鞠躬。玛利欧就这样一路鞠着躬,朝着门倒退离去。这是个非常美好的夜晚。这许多的鞠躬让他感到非常正式、非常有礼,而且也很高兴他的蟋蟀能使得两位中国绅士这么开心。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时代广场的蟋蟀 爱搜书 时代广场的蟋蟀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时代广场的蟋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乔治·塞尔登,傅湘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治·塞尔登,傅湘雯并收藏时代广场的蟋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