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执笔人:

    李秀实际上挨的这一刀并不浅,但是李秀知道可以不死,则是因为没有伤中要害。

    落刀的部位,照刀刃进行的方向,应该会穿进肾盂的,而肾脏若被刺穿,立时会有性命之虞,神仙也救不活了。

    李秀之所以有把握保住性命,则是出于神剑李慕云的一片苦心,他留下来的功笈中,有一项很难练的保命心功,这是一种绝对消极的自救功夫,就是控制自己内部的肌肉,在各要害受到伤害时,能因收缩而使刺入的兵刃方位偏移,不伤及内脏重要器官。

    这纯粹是一种保命的功夫,却也是十分有效的功夫,所以神剑门下,经常都能受重伤面不死,就是靠着这一手神奇的救命功夫。

    李秀虽然避过了要命的部位,但是这一刺却也造成他相当的伤害,幸好他前一天得到公孙敬的一颗灵药,打通了奇经八脉,生死玄关,内劲运用又上了一层楼,所以还能逼住伤口处的气血不外泄,撑住一阵子。

    假如公孙敬在他中刃后,不断再加以攻击扰乱,李秀纵然不死,气血外泄,也会大受影响。

    正因为李秀急需要一段静疗的时刻,所以才撒了个瞒天大谎,把公孙敬给骗走了。

    公孙敬前脚离开,李秀也跟着动了,他却是转回到刚出来的密室,因为那儿也是公孙敬的丹房,陈列着他炼就的各种毒药、解药,以及治伤药.先小心翼翼的拔出了匕首,对着亮处一看,匕首上划了三条隐隐的红线。这是他的第三号毒匕,于是在解药堆中,也找到了第三号解药。一颗口服,一颗捻碎了,投进伤口中,再敷上了治疗外创的药散,包扎妥当后,立刻就地觅取一个隐僻的所在藏好身子,坐地自疗。

    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地方,可是没有别的办法,因为他必须立即治疗,否则伤处进裂流血,麻烦就大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条人影摸了进来,轻声道:“秀哥儿,你在这儿吗?若是在的话,快回答我!”

    那赫然是剑飞的声音,李秀也看清了那人的确是剑飞,忙出声道:“剑飞哥,小弟在这里!”

    剑飞迅速过来,看见李秀盘坐在两口大缸之间,上面还用个盖子盖住,惊喜万分地道:“可把你给找到了,少主,我们快走吧,你的伤势严重吗?”

    “不严重,再有半个时辰自疗就好了,现在可不能动,若是一动,就前功尽弃了!”

    剑飞点点头:“那也好!我就在这儿为少主护法,少主安心养伤好了!听说少主是腰上挨了一刀?”

    “是的,叫公孙敬那老鬼抽冷子刺了一刀,而且还是有毒的,幸亏他的丹房就在此地,我很快就找到了解药,否则纵然不被他刺死,也会毒发身死了!”

    剑飞愤然道:“那个老杀才,我们一直还把他当作好人呢,谁知他如此混帐,下次见到他,我要他好看!”

    李秀却微笑摇头道:“剑飞哥,你若是见到他,千万别去惹他,而且还躲着他点!”

    剑飞诧然道:“少主!为什么?”

    李秀轻叹一声道:“因为你不是他的对手,这老鬼惯为藏拙,看上去好似不太会武功,其实却高明得很。而其有一肚子阴谋鬼计,说来你也许难以相信,我在腰上挨了他一匕首,是在交手中被他刺中的!”

    剑飞啊了一声,他知道李秀此刻所能。在交手之际,能伤得了李秀,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剑飞却又笑了笑道:“少主!他遇见了我就玩不出花样了,少主要研究气度,跟他一招一式地对拆,才能被他找到机会暗算,而我却不给他这种机会!”

    “你我都是练的神剑之学,有什么两样的?”

    “不!少主!一样的剑法,相同的招式,在不同的人手中,就有不同的表现,就以我们神剑之学来说,少主施来恢宏博大,隐然是一派宗师的气派,而剑东、剑南、剑北三位兄长使来,勇猛浑厚,有气壮山河之势!”

    李秀一笑道:“剑飞哥,想不到你对李家的神剑之学研究得比我还透澈!”

    “这可不是我研究出来的,是夫人告诉我的!”

    “哦!她还告诉你什么?”

    “夫人才是对李氏神剑真正有研究的人,她分析了我们各人的剑术造诣与路子,说灵芝二嫂他们在刚健中带着柔巧,是适合于女子的剑路!”

    “你还没有说到自己所走的路子!”

    剑飞笑道:“我的剑路是趋向于邪的路子,一上手就死杀狠攻,一招也不肯放松。李氏神剑着重在克敌,我却是着重在效果,所以我的剑法不可能有大成,但是却能对付最顽强的对手。”

    李秀笑了起来道:“这倒是不错,几次看你与人争斗,对手在你剑下非死即伤,即使是许多成了名的剑手,一样也被你杀得丢兵曳甲,狼狈不堪!”

    剑飞笑道:“这是老主人看了各人的体质禀赋后,所指定的路子,我们虽是学同一的招式,但是进度及重点不一样,各人都有特定的重点招式,就是这缘故!”

    李秀点了点头,轻轻一叹道:“剑飞哥!这么说来,你就受委屈了,因为你的剑路最易招致危险!”

    剑飞道:“看来是如此,其实却不然,因为战法不宜用于比剑,比我高的剑手,轮不到我来对付,低于我的人却又经不起我一阵猛打狠攻,说来我还是最安的,老主人要我在这方面发展,就是为了要匡扶少主,以弥不足!”

    “这又是怎么说呢?”

    “老主人发现少主禀赋超人,必然可以将本门剑艺发扬光大,使之在武林大放异采,只是生性过于仁慈,容易受小人之欺,老主人自己就是吃了这方面的亏,所以才针对所缺,造就了我,以后凡是那些牛鬼蛇神之流,少主就交给我来对付好了!”

    李秀轻轻一叹,剑飞的话给了他很深的感觉,像他这次受伤,放在剑飞身上就不太会受愚了。

    公孙敬若是用那只假手来对付剑飞,就会反受其害了,因为剑飞对付的方法不是架开而是凌厉的反击,看准来势,觑隙进击,公孙敬如果用的实招,必然会换个两败俱伤,而且剑飞是在久经训练之下而作的选择反应,他会使自己所受的伤害减到最轻的程度而予敌人以重创。

    公孙敬这一手是虚招,那就更惨了,很可能就会被剑飞一剑断送了老命,以后的杀手都使不出来了。

    李秀忽然想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剑艺造诣的深浅,并不就是决定胜负的绝对因素。

    剑飞的剑艺若是在同门中切磋,他连谁都不如,但是真要遇上了强敌,他跟任何人都有得一拼!

    这种战技并不足?但有时却很有用,尤其是在生死相搏的时候!

    沉思片刻,他又问道:“剑飞哥你怎么知道我受了伤,是谁告诉你到此地来找我的!”

    剑飞道:“是夫人!”

    他见李秀的脸色不太舒平,忙又改口道:“是黄金夫人,她先到我们的住处去说,白银夫人到一个叫紫竹林的地方去了,那儿有南宫门下的一干好手在,她是一个人去的,于是邓大叔就跟兄长们赶去了!”

    “几位兄长们也去了?”

    “是的,六位兄嫂都去了,他们是听说你也随后缀去了,很不放心,跟着去照应的!”

    “那你怎么又来到此地呢?”

    “黄金夫人随后又悄悄地告诉了我和青青姑娘,说你被公孙敬老鬼杀伤了,可能躲在此间疗伤,叫我们来找找看,找到了就赶紧带你离开。”

    “她自己为什么不来找呢?”

    “由于公孙敬与逍遥仙子领了一批好手,也赶到紫竹林去了,事情恐怕会闹得很大,很可能会惊动剑尊谷主出头,所以她必须留在庄中等候!”

    李秀精神一振道:“西天剑尊夏侯长空要出面了?”

    “夫人说可能会出来,若是被那老魔头找到少主在此,事情就不太妙了,所以她才要我们来找少主。”

    “好,紫竹林在什么地方?”

    “距此两百多里,有一座山,满山都是紫竹,是南宫门下的产业,由南宫耆宿紫竹翁主持管理着。”

    “南宫门又是怎样的一个门派?”

    “那是武林三大世家之一,除了家传绝学外,还网罗了武林中各种奇技异能之士,精研武技,声势已不下于任何一家武林宗派,尤其是南宫世家,近十几年来,更是人才辈出,凌驾于西南慕容、关外皇甫两家之上。”

    “这三大世家的行事又如何呢?”

    “这倒是很难说,不过南宫世家跟咱们神剑山庄却是有点过节,据说是二十年前,南宫世家跟慕容世家起了冲突,南宫世家密遣高手,夜袭慕容世家,而慕容世家猝不及防,被他们杀得很惨,差一点灭了门,恰好老主人作客慕容家中,出头护住慕容家的几个主要人物,才没被他们杀光,南宫世家的主人南宫芙蓉对老主人架梁之举,十分不满,扬言要踏平我神剑山庄!”

    “以后有没有来找麻烦呢?”

    “没有,他们那一战虽是占了上风,到底也是元气大伤,要防着慕容世家的报复,自顾尚且不暇,那有余力来找我们的麻烦呢?以后紧接着就是主母失踪、老主人隐居,他们想找也找不到了!不过听说南宫世家这些年来,声势越来越大,实力相当惊人了!”

    李秀道:“难怪他们敢跟剑尊谷作对,也难怪西天剑尊要把他们视作鲠刺,要去之而后快了!”

    剑飞道:“夫人说白银夫人到紫竹林去是求取一样东西,得手的机会不多,很可能会起冲突,如若她失陷在那儿,剑尊谷可能不会因为她而跟南宫世家起冲突!”

    “为什么?他们不是互不相容吗?”

    “是的,两方面都有雄霸天下的野心,但却是在暗中筹划着,还没有到公开的时候,犯不着先斗起来!”

    李秀点点头道:“这倒也是,可是我们夹进去就没道理了,何以我们此去等于是帮剑尊谷对付南宫世家?”

    剑飞苦笑道:“少主!夫人前往紫竹林,剑尊谷并不知道,公孙敬之所以往紫竹林去,完是为了少主的那番话,少主扯的那个谎,若说要引起他们两家一场拼斗,倒是很管用,但少主的身份却不同,你是神剑山庄的传人,在武林中的地位何等崇高……”

    李秀神色一震,这是一个他从没想过的问题,也没考虑到它的严重性。

    现在经剑飞一提,他才感到不对劲了,他是神剑山庄下一代的主人,是李慕云的儿子。

    以武林身份而言,或许比什么西天剑尊以及什么南宫世家还要崇高一点,但他却在公孙敬面前扯了个谎。

    这个谎使得公孙敬登门问罪,扯出他李秀来,就不是儿戏了,本来他心中还在责怪黄金夫人,即使要帮助白银夫人,也不该把自己的六位师兄嫂部弄到紫竹林去。现在才知道竟是为了自己的缘故。

    想到这儿,他再也坐不住了,一跳而起道:“剑飞哥,我们要快点去了,我说的话,我引起的争端,该由我来解决,哪怕因此与他们两家都成了仇敌,也不能退避。”

    剑飞也十分安慰地道:“好!秀哥儿,应该是如此的,夫人说你这个谎扯得很不高明,也许你只是无意间随口的一句话,并没有考虑到后果,夫人我转告你,切记自己的身份以及神剑山庄在武林中的地位,以后说话务必要十分谨慎,才不至于会辱没先人!”

    李秀惭愧地低下头说道:“是,剑飞哥,多谢你的教训,小弟省得,以后一定会十分注意。”

    他把黄金夫人的话,变成是剑飞的教训,可见心中还有着一个结没有打开,不肯承认这个母亲。

    但剑飞并不去勉强他,只是问他道:“秀哥儿,你的伤势若是可以走动了,我们这就走开,此地不可久留!”

    李秀运了一下气道:“可以了,公孙敬的疗伤药,以及前天给我服下的灵丹,对我的体能促进大有效用,我想是不妨事了,我们快走吧,对了,青青呢?”

    “我们约好在外面的枣林中会合的,在那儿去等她好了,或许她已在那儿等我们了!”

    两个人出了屋子,剑飞走在后面,见李秀提纵跳跃都没有沉滞的现象,才放心地道:“秀哥儿,你的体质真好,虽说有灵药为助,但你看起来,却不像受过伤的样子。”

    李秀轻叹了一声道:“这最该感谢的,还是已逝世的父亲遗给我的功笈上,所打的基础好,使我们在受伤时,不会伤害太重,所以才能如此。”

    剑飞眼眶有点红道:“是的,所以剑北大哥他们,连经几番狠斗,都是很快就复原了,也使我神剑山庄,以有限的人数,在武林中创下赫赫的盛名,这都不是偶然的。”

    李秀顿了一顿才道:“这就是我无法理解的,我们的武学既是如此深奥玄秘,内脏可避开要害,何以在那天晚上遭受突袭时,父亲会遭人刺中要害而死的?”

    剑飞一震道:“这个我不晓得!”

    李秀道:“剑飞哥,父亲被刺的时候你在场,你应该清楚的,他是不是甘心死呢?否则以我这次的经验,我知道要想杀死他是不可能的。”

    剑飞迟疑地道:“我实在不清楚,那时我的年纪还小,而且已经被人击昏了过去,只在朦胧中仿佛知道了一些,却又说不出个头绪来。”

    李秀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相信一定会有人知道的,我也一定要找出那个凶手来,使真相大白。”

    剑飞嗫嗫地道:“少主,追究往事没有多少意思,要紧的是把握目前,何况,根据种种迹象,已经可以知道,老主人之死,与剑尊谷脱不了关系。”

    “这个我知道,但下手的不是西天剑尊,而且,我现在敢说一句狂话,除非是我们自己想死,否则很少有人能杀死我神剑门下的弟子,我对于父亲之死,一定要追究,我并不是坚持要报仇,但是要找出个是非曲直来,我们李家的人不会欠人,但也不容人欠我们。”

    他的神情坚毅,仿佛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对他这种改变,剑飞也感到很突然。但他却是欣喜半夹着忧虑的。

    欣喜的是少主终于成长了,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但忧虑的却是李秀要追究李慕云身死的原因。

    剑飞虽是不知道详情,但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以及灵芝她们细心的猜测下,多少有了个概念。

    他在担心这些底细的挖掘,是否会损害到老主人的盛名,李慕云在这些门人的心目中,不仅是一个父亲、一个长兄,也是最受尊敬的神明,一个美好的偶像,不容有一丝冒渎或诽谤的。

    来到指定会合的地点,青青不但在等着他们,而且还牵着三匹鞍辔齐备的骏马,像已准备远行了。

    不用说,这一定是黄金夫人为他们准备的。

    李秀没有问这些马匹的来源,只问说:“谁知道路往哪个方向走!”

    青青道:“我们都没有去过紫竹山,但是我听人说一直向西去就行了,这三匹马都是千中选一的良驹,可以不用休息,一口气跑了去,说不定在路上还可以追上我爹他们。”

    李秀接过一匹马,径直走向西方,等上了大路后,他更是放开马力,急急地赶路。

    好在这条路上没什么行人,而且马行甚急,老远就可以听见那急骤的蹄声,使路中的行人来得及闪开,三匹马就像飞一般地向前行去。

    邓青青几次想要追个并排,问问李秀受伤的情形以及到紫竹山去的目的详情,但是李秀没有敢慢下来说话的意思。

    呼呼疾风使她难以开口,如雷的马蹄声也掩住了她的招呼声。再者,她看出李秀似乎在有意冷淡她,躲开她,若以她的脾气,真想回头不跟着去了。

    但是转眼一想,大家虽是受黄金夫人之托,上紫竹山去帮助白银夫人的,而白银夫人是自己的母亲。同时白银夫人对李秀却极不友善,再者,从神剑山庄诸人隐约而暖昧的态度中,似乎李慕云之死,也与自己的母亲有关。

    这次李秀受伤,大概也与自己的母亲有关,难怪李秀满怀不高兴了,想到这些,她就忍不住心如刀割,忍不住在心中低呼:“李秀,我也很恨我自己有这样一个母亲,但她毕竟是我的母亲呀,不管我娘她对你如何,但是我对你的一片心意,你总该说明白的呀,李秀……秀哥儿……”

    李秀也知道自己对青青的态度太冷漠,但是他实在没办法原谅白银夫人的一切行为,尤其是那种对杨三郎丑态,即使那是事出无奈,也不值得原谅。

    但最重要的,则是白银夫人对黄金夫人的态度,仇视、冷漠、不信任、不知感激,黄金夫人那样地照应她,她却完不放在心上。

    虽然李秀并没有承认这个母亲,但李秀知道,这个黄金夫人的确是自己的母亲。虽然,她似乎也屈身从贼,做出了许多不可恕的行为,但她最近的种种表现,仍然是可敬的,即使在剑尊谷中,她也维持着适度的尊严。

    比起那个白银夫人,她不知好了多少倍。而这该死的白银夫人,竟然敢如此对待我的母亲。

    “我可以不认这个母亲,却不能容忍别人对她欺凌!”

    这就是李秀的心情,由于对白银夫人的厌恶,他连带地也讨厌起青青来了,只是那个女郎却不知道他心中的变幻,仍在为他的冷漠而生气,而默默垂泪。

    剑飞只是默默地赶着路,他的年纪比这两个人大,但是却不了解这种儿女情怀,他的生命中没有绮情的激荡,只有剑,只有厮杀,只有流血,以及胜利的光荣。

    此去紫竹林,想象得到的必然有一场厮杀。只要想到这些,他的胸中就禁不住热血沸腾,目中泛起了光辉。

    经过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急驰,他们终于望见了一座不算小的山岗丘陵,以及上面遍布的紫竹林了。

    竹子的叶子还是绿的,只有竹杆上是黄色加上了斑驳的紫痕,有人说它是古孝子孟宗抚竹哭泣,孝感动天,从地下冒出了一簇鲜笱,给他拿去侍奉病母,所以称之为孟宗竹,那上面斑驳的紫痕,就是孟宗血泪的遗痕。

    更远的传说则是上古舜帝的妃子女英、娥皇,为思夫而啼血竹上,因此成痕,故又称之为湘妃竹。

    总之,这美丽的竹子是有着极为美丽动人的传说,而满山的紫竹在风中摇曳,更是别具诗情书意。可是李秀却无心欣赏,他来到山下,看到有一条山路,恰可容一骑通过,毫不考虑,策马就上去了。没有注意路旁的一块木牌上的警告字样:

    私人园林,未经通告而径入者,定予严惩不贷,主人南宫不二启。

    南宫不二是紫竹叟的本名,紫竹叟是南宫不二隐居到紫竹山上所用的名号,所以没什么人知道。但在江湖上提起南宫不二这个名字,却是颇令人震慑的。

    他现在是南宫门中的元老,当年却是南宫世家中的四大俊秀之一,仗剑遍游三江五湖,剑下不知有多少高手断首,他从没击败过谁,因为跟他比剑的人,都是一剑断首。他也没被人击败过。

    现在南宫四秀只剩下两个了,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南宫世家现任府宗南宫不乐。

    南宫不乐的名字起得不好,所以他的脸上终生不见笑容,从没快乐的时候,但是跟他作对的人却更不快乐,因为他会死缠狠拼,一直把对方杀死为止。

    多少年前,南宫世家只在李慕云手下碰过一次钉子,但是那一次南宫兄弟都没参加,是由他们的堂妹南宫芙蓉带了队去的,大家一直还在猜测南宫兄弟会不会去找李慕云一决,他们碰了头之后,胜负又属谁?

    这三个年轻人若有一个稍具江湖经验的,就会对牌上那南宫不二的名字留点心而不致鲁莽从事了。

    只可惜他们三个人都是未履江湖的,而且一路上也没追到邓飞龙他们,甚至于连公孙敬等人也没有碰上,一脚径自来到半山腰。李秀才看见两个人影,即已听见一声断喝:“大胆狂徒,竟然敢擅闯紫竹林山庄……下来!”

    随着一声断喝,路面上突然横起一条粗绳,高度恰好拦住马头,疾行中的奔马,一定会被绊倒的。

    李秀虽是粗心没看见路口木牌,但是上山后,却一直在注意人踪,对方在断喝之际,他已神注意,及至拦绳突起,距离马头只有三四尺,勒马已是不及,何况后面的邓青青与剑飞紧接着来到,也不容他驻马。

    但见他伏身向前,探臂出剑,刷的一响,恰好把那根儿臂粗细的麻绳砍断,使马匹得以通过。

    而后面的邓青青与剑飞也提高了警觉,两人一声轻喝,纵身跳了起来,一左一右,扑入了两边的竹林中,剑光过处,两声惨呼传出。

    李秀砍断了拦绳,心中颇为恼恨对方太不讲理,一声招呼也不打,就使出这种坑人的玩意,勒住了马,正想找人理论,那知青青与剑飞早已出手。

    他见两个人由竹林中飞回路上,忙道:“伤人了?”

    青青受了一路的冷淡,这时正好发作了出来:“不是伤人,是杀了人,一个家伙一剑劈成了两截!”

    李秀啊了一声:“怎么可以随便杀人呢?”

    青青更是火了,道:“人是我杀的,一切后果我自己负责,而且这是我母亲的事,不必烦劳你李公子操心!”

    说完拍马又向前行上去。

    李秀倒是怔住了,不知道她何以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剑飞上前道:“秀哥儿,这可怪不得青青姑娘手辣,这些人太狠毒了,林中有两个人,各人持了一个蜂尾针筒对着你正要发射,我们一急之下,才抢先出手的,若是等他们的蜂尾针出手,你就惨了!”

    他的手中还持着一个黄铜的圆筒,拿着对准旁边的竹林一按筒后的机钮,只听得一阵咻咻之声,差不多有上百支飞针,形成一片针幕射出。

    李秀咋舌道:“这是要对付我的?”

    剑飞道:“这叫黄蜂尾针筒,一筒百支,针淬剐毒,用机簧控制。在眨眼间发出,广可被十丈方圆,远可达三十丈,中人无救,是江湖上有名的三大凶器之一!”

    李秀一怔道:“乍一见面,他们怎么会用这个对付我呢?”

    剑飞道:“这可不知道,反正他们是要你的命,青青姑娘为了救你才情急出手,你不该再怪她!”

    李秀叹了口气,没有多作解释,只是道:“快走吧,别叫她一个人落了单,吃了人家的亏!”

    两人急急地策马前行,却始终没追到青青,只是在沿途每隔二三十丈,都可以看见一两个被杀的人。都是一剑断喉,十分干净俐落,一望而知是青青剑下杰作。

    看样子这位姑奶奶的脾气大着呢!拿杀人来出气,但那些被杀的人,则又都持黄蜂尾针筒,有的已经发射了,似又有取死之道。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神剑山庄 爱搜书 神剑山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剑山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神剑山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