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执笔人:

    白银夫人轻盈地慢步向前,伸手去摩挲杨三郎的脸,然后发出了一阵腻人的声音:“我的小三郎,不要这么凶巴巴的,动不动就要砍人的头!”

    杨三郎吓得退后了两步,惶急地道:“夫人,别这样,师父就在附近,随时都可能过来的!”

    但是他的手腕却被白银夫人捉住了,把他又拖近了一点,依然用甜得发腻的声音笑着说道:“小三郎,别理你师父,那个老鬼最不是玩意儿了,表面上装成一片情深万斛的样子,其实心里不晓得在捣什么鬼呢!”

    杨三郎连忙道:“师父对二位夫人确是仰慕万分,敬若神明,他一有空,就是在为二位夫人雕琢石豫,说是要把二位夫人的美,永恒地保留下来。”

    白银夫人哼了一声道:“谁信他的那套鬼话,这老鬼一肚子阴险,没有一句真话的!”

    杨三郎摇摇头道:“不!师父对二位夫人的仰慕之情确是禀于至诚,所以一斧一凿,才能如此传神!”

    白银夫人轻伸手指,点着他的额角笑道:“你这小鬼也跟老师父一样,口不由心,只会拣些好听的说,你说那些石像都是传神之作?”

    杨三郎忙道:“是的,师父所作二位夫人的石像,不仅酷肖神似,而且把二位的神采风韵都表达无遗,若非对二位夫人有着真挚的思慕之情,是绝难刻划得如此美的。”

    白银夫人哦了一声道:“你认为那些石像美吗?”

    “美,美极了,我每次面对那些石像,总是要凝望良久,内心里难以控制仰慕之情!”

    白银夫人咭地一声倩笑,又伸指点了一下他的额角道:“小鬼!你别说得好听了,那老鬼所刻的石像都是不穿衣服的,你当真带着仰慕的心情去看那些石像吗?”

    杨三郎连忙像发誓般地举起了手:“是真的,夫人,那些石像都是师父在极其虔敬的心情下镌刻的,是以充满了圣洁之美,令人不敢起冒渎之心。”

    白银夫人笑道:“小鬼,我就知道你不老实,你那老鬼师父对我们姐妹有的是什么心,你打量我会不知道,他雕出来的石像,还会有圣洁之美?”

    杨三郎急忙地辩道:“是真的,夫人,弟子在见到那些石像时,恨不得跪下来膜拜一下才好……”

    白银夫人放开了他的手,佻达地笑道:“我倒不信你是这么一个乖孩子,我要试试看你是否那样老实。”

    她的双臂轻轻一抬,银色的衣襟敞了开来,显露出里面不着寸缕洁白如玉的胴体。

    李秀藏身的地方与杨三郎在同一个方向,因此也可以看到她裹在银衣中的正面。

    他无以否认这是一种动人的情态,动人的线条轮廓,动人的色泽,动人的画面。

    任何一个解事的男人,都无法不为这幅活色生香的画面而感到血脉贲张,兴起了难以压抑的生理冲动。

    但是李秀的感受却比杨三郎多了一点不同的地方。那是人与人之间的伦常关系。

    虽然,白银夫人不是他的母亲,但是却与他的母亲十分相似,地位相同,处境相同,再者,她是青青的母亲。

    因此,李秀的感受只是一种厌恶,正因为厌恶,他才能冷静地隐在一旁,静观事态的发展。

    他对白银夫人是绝对无好感的,因为她冷酷、凶残、冷漠而没有人性,但至少,她不淫荡!

    现在,她主动地以色身在引诱这小伙子,也绝对不会是看中了这个小伙子,她必然是另外有一个目的。

    李秀就是想要探明这个目的。

    白银夫人却不知道有人在旁边窥伺着,所以她在使尽手段,展示着她女性的魅力,在举手投足间,她都隐隐约约地展露着那些令男人们疯狂的情状与姿态。

    杨三郎先是闭上了眼不敢看,但那只是自欺欺人的行为而已,没有一个男人在此情此景下,还能真闭上眼的。

    因此,他又偷偷地打开了一条缝,悄悄地瞧出去。然后,他忘了恐惧,忘了一切,贪婪地瞧着。

    白银夫人的声音是更甜更腻了:“小三郎,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你在对着我们的石像时,是充满了虔敬的,但是你要明白,那只是你师父心中的形象,却不是真正的我,你师父已经是个老人了,他只能在心里偷偷地爱,然后发泄在雕刻上,但我不是石像,是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女人,我要的不是男人的尊敬,而是男人的爱,你懂吗?”

    杨三郎的俊脸已胀得通红,脸上的肌肉在作着野性的,饥渴的扭曲,喉咙间却含混地答道:“我懂!我懂……”

    白银夫人娇慵地坐下来,她的衣襟仍是敞开着,但是那姿态却更为撩人了。

    她轻轻一叹:“我看你还是不懂,如果你是真懂,你不会光呆站在那儿像段木头了!”

    这是毫不含蓄的暗示,就算杨三郎真是个木头人,也会懂得她的意思了。于是他疯狂似地冲过去,扑向白银夫人,将她压倒在地上。但白银夫人却只让他嘴唇碰了一下,立刻巧妙地缩开了,而且用手推住了他胸膛,半嗔半笑地道:“死鬼,慢一点,你以前没见过女人吗?哪有急成这个样子的,听说别人都叫你玉面金刚,哪有这副德性的,来!我先问你两句话。”

    杨三郎急得将头朝她胸前乱凑,白银夫人则格格娇笑着,暗中的李秀暗骂了两句无耻,正想转身离开,忽听得白银夫人问道:“三郎!听说那个小华陀梁叔子的医道比你师父还要高明一点?”

    杨三郎道:“这个我可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师父不是叫你暗中监视他吗?那又有什么好监视的!”

    杨三郎道:“那是因为梁叔子跟紫竹翁合作在采炼一种药,师父要我监视他们的动静,注意他们进展的情形。”

    “哦!那是什么样的药,居然能引起你师父的关心!”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根据我多日监视的结果,他们采用的药材,都是十分名贵的补元益气,养颜滋生的稀有药材,我想大抵是什么养生驻颜的药丸之类吧。”

    白银夫人笑道:“在这方面,你师父应该是最权威的了,别人不能强过他去吗?”

    杨三郎道:“这我也不知道,不过师父对他们的进展十分注意,叫我随时发现他们有新的动静就向他报告。”

    白银夫人道:“你就是回来向他报告的?”

    “是的,今天有两名南宫门下弟子,拿了一个小竹篓给他们,那两个人十分高兴,立刻就进入丹房,好像是得到了一件珍贵的药材似的。”

    “篓子里装的是什么呢?”

    “这却不知道了,不过必定是一头活的东西,因为我还听见其中发出了呱呱如小儿啼哭之声!”

    “喔!你还没有告诉你师父吧?”

    “没有!我来到时,师父又进入到他的密室去雕石像了,那是不准人打扰的时刻,所以我只有在此等侯。”

    “有没有别人看到你在这儿?”

    “也没有!这个地方也是禁区,不准人前来的。”

    “笑话!我就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了。”

    “夫人,你跟黄金夫人不同,禁区对你们不设禁……”

    李秀总算明白了白银夫人不惜以色诱杨三郎的目的了,原来是想要探悉杨三郎探查的消息。

    李秀也不知道南宫派是什么样的一个宗派,更不知道紫竹翁是何许人也。但此人得为逍遥仙子视作死对头,而且到现在还能活得好好的,就证明此人不简单。

    李秀见那两个人已纠作一团,他实在不想再看下去和听去,他知道那声音与情况都是十分不堪的。

    因此,他偏过头,悄悄地退后,正待离去时,忽然又听下见一声轻哼,只见杨三郎的身子飞了起来,啪地一声又摔在地上,却已一动都不动了。

    然后又见白银夫人,站起了身子,扣好了衣襟,走到了杨三郎的身边,抬起脚又狠狠地朝他头上踏了下去。

    忽然斜里掠出一道人影,托住了她的身子,低笑道:“好了!你已经要了他的性命,何必还要毁他的尸呢。”

    那竟然是黄金夫人,倒是将暗中的李秀吓了一大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黄金夫人竟然也来到了此间,那么他在此处的行动,虽然瞒过了白银夫人,却绝对瞒不过黄金夫人的。

    想到这儿,李秀难禁一阵羞愧,因为他这种偷窥人隐私的举动,实在是很见不得人的。

    但白银夫人却对黄金夫人的出现毫不觉意外,只是冷哼一声道:“你又来做好人。每次都是由我来担任那些丧尽廉耻的勾当,你却坐享其成……”

    黄金夫人轻轻一叹道:“妹子,别这么说,你我此刻的处境还争这些干嘛?”

    白银夫人冷笑道:“不争这些!你为什么不来担任我的这份工作。你不知道被那小淫贼腻在身上多恶心!”

    黄金夫人居然轻笑了一声:“妹子,我知道你心里恶心,可是你还能在表面上伪装,把那小鬼哄得死心塌地,什么话都说出来了,我却不行,我没有这份天才。”

    白银夫人忽然被激怒了,站起来道:“当然了,你是圣女,我是淫妇,在男人们眼中,你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我却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女,所以,一切不要脸的事,都是我做出来的,你是永远受尊敬的。”

    黄金夫人轻叹道:“妹子,现在说这些不是太没意思了,一个背弃了丈夫的女人,还会被尊为圣女吗?”

    白银夫人也低下了头不作声了,黄金夫人又道:“妹子,我也不是心慈,不让你毁尸泄恨,事实上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挖出了那点秘密,添了一分希望,你一脚踏下去,弄得满地血肉模糊,就瞒不过公孙敬那老鬼,若给他知道杨三郎死在我们手上,那点希望就又完了!”

    这番话总算打动了白银夫人,悻悻然地收回了脚,然后道:“听这小淫贼的口气,似乎梁叔子已经捉到了成形何首乌,他那长春再造丹即将完功了?”

    黄金夫人轻叹道:“希望是如此,但长春再造丹是否能对我们有用,尚在未定之天。”

    白银夫人道:“一定会有用的,梁叔子是唯一能在医术上与公孙老鬼抗衡的人,而紫竹翁的无心神功也是逍遥那女妖怪的唯一克星,他们两个人联手,是摆脱夏侯长空这种邪恶束缚的唯一力量,因此,他们合炼的这种药物,也一定能解脱我们所中邪毒!”

    黄金夫人苦笑了一声道:“这只是一个希望而已。”

    白银夫人道:“我不认为如此,假如他们制不了夏侯长空,剑尊谷还会容他们如此逍遥自在吗?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夏侯长空更不是个能容人的人,因此,我想这副丹药一定对我们所中的禁制有解脱之效,否则公孙敬也不会如此注意了!”

    “就算是吧!但是能否取到丹药呢?”

    白银夫人顿了一顿才道:“不管强求也好,软索也好,我们都一定要弄到手!”

    黄金夫人点点头道:“好吧,你去试试看。”

    “怎么又是我去试试看,你难道不想要?”

    黄金夫人苦笑道:“妹子,你怎么又多心了,我自然是要的,只不过此去紫竹林,迢迢百余里,快马来回,也是两天,我们两个人突然离开了,不会引人起疑吗?你去,我留下可以为你也掩饰一下。”

    白银夫人想想道:“你不会出卖我吧?”

    黄金夫人伤感地道:“妹子,你这样说,就是对我太不了解了,你一直以为我在恨你,在报复你夺去慕云、杀死慕云的仇恨!”

    白银夫人尖刻地道:“难道你不是这样吗?”

    黄金夫人的声音充满了柔情:“不!妹子,我从没有恨过你。我知道一切都是有人在暗中摆布着你、我、慕云、邓飞龙,还有很多的人,都是受害者!”

    “可是你却经常在打击我,阻挠我,破坏我。”

    黄金夫人一叹道:“是的!妹子,我是经常在那样做,因为我见你入魔渐深,似乎真正地想为剑尊谷卖命了,所以我才要打击你一下,使你增多失败的记录,却使夏侯长空不认为你已是他的心腹,更使你少造一点孽。”

    白银夫人不耐烦地摇手阻止道:“好了!好了!你是圣人,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对的,只有我是个闯祸胚,永远都要你来照顾,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感激,而且很讨厌你!”

    说完她的身影一掠,如同一道银色的闪电,瞬间就失去了踪影。她的口中虽是说得硬,但是心中却已经承认接受黄金夫人所施予的一切了!

    黄金夫人望着她去的背影,摇了一下头,然后才回过头来,望向李秀的藏身处说道:“孩子!你可以出来了!”

    李秀原知道自己早已被黄金夫人发现了,但被她这么一叫,到底有点不好意思,无可奈何地硬着头皮走了出来,朝着黄金夫人拱了拱手,迟疑片刻才叫道:“夫人!”

    他感到十分为难叫出母亲或是娘的称呼,黄金夫人顿了一顿,似乎颇为惆怅,但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应和地道:“孩子,刚才那个人就是邓夫人,也就是青青的母亲,她实在是一个很好的人,你千万别误解所看到的一切,那是没有法子,杨三郎不仅是公孙敬的入室弟子,也受过夏侯长空的亲传,武功剑技之高,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敌手,你姨姨不用这个法子,就没法子除去他!”

    她很有技巧地说明了白银夫人的真实身份,最后则告诉李秀是他的姨姨,实际上却是要李秀知道,自己就是李秀的母亲。但李秀却反应很冷淡,只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夫人,我不会对她有什么不好的看法,也不会把她的情形告诉给别人知道的!”

    黄金夫人又是一窒,这次李秀仍然称她为夫人,是不愿意承认她的表示,这对她的打击似乎很大,以至于她那金色的外衣都发出了瑟瑟的颤抖声。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了下来,轻声问道:“你已经知道西天剑尊是什么人了?”

    “是的,在公孙敬那儿,看到了一份秘密的记录,说明了很多的武林隐秘。”

    黄金夫人一怔道:“公孙敬还作了一份秘录?”

    “是的!在他的卧室,在你石像的底座下,刻了很多小字,记载了这几十年来所发生的一切!”

    黄金夫人愠然道:“这老畜生,居然把我的石像携进卧室里去,他是什么意思?”

    李秀默然不答,他想起那座石像的姿态与神情,心中忍不住涌起一阵愤怒和厌恶,而黄金夫人似乎也由他的表情上猜到了一些,因此忙又问道:“他在秘录上说些什么?”

    李秀正在踌躇难以回答,黄金夫人忙道:“孩子,你别误会我是在探听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这老儿居心险恶,同样不是玩意儿,他一辈子都没做过一件好事,他受夏侯长空的折磨是活该!”

    李秀忍不住道:“可是他却对我……”

    黄金夫人忽然急急地道:“不管他对你做了些什么好事,都不是为了你好,因此,他让你看到的那些秘录,也可能不完是真实的,总之,此人不可信。”

    她的语调更转急促:“有人来了,我得赶紧把尸体移开,不让人看到杨三郎的回来和被杀,让你姨姨有个行动的机会。还有,孩子,如果可能,你到紫竹林去帮助你姨姨一下,那对她实在很重要。”

    说到这儿,她弯腰扛起杨三郎的尸体,一闪而逝,而另一边也就响起了急骤的脚步声,李秀不禁深为惭愧,他自以为耳目聪敏,行动轻灵都已臻于上乘了,但显然比黄金夫人还差了一筹。

    来人似乎功力也很高,步伐虽然急促,但发出的声息却很小,李秀也急着离开,乃也由相反的方向离去,还没走出几步,来人已经追到了,李秀骤感一阵劲风由背上袭到,情知是那人已展开攻击,连忙屈身缩颈,将身子缩成一团,向着旁边滚开。

    突突的两声轻响,两道寒光由耳旁擦掠而过,竟是一对匕首,射入了前面的土中。

    李秀一怔,心中暗怒,觉得背后这个人太狠毒了,居然不声不响,甚至于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竟然就下此毒手,劲风又至,这次凭感觉似乎是他整个人扑了上来,李秀不再避让,轻叱一声,回身一剑撩出。

    当的一声轻响,剑刃刚好挡住了劈下的剑锋,而来人竟像一片轻飘飘的树叶,被风吹上了半空,又徐徐的落了下来,赫然竟是回天渔隐公孙敬。

    李秀原来知道仙的医术高明,却没想到他的轻功、剑术内力也都如此高明。见他身形落地后,又待跃起攻击,连忙招呼道:“老前辈,是晚辈李秀!”

    公孙敬不答话,纵身平空,又是一剑径刺,势劲力猛,李秀不敢闪躲,因为公孙敬的剑势变化十分灵活,无论闪向那一方,都会被对方追击的,只有咬紧牙关,看准了来势,一剑砍了出来。

    他的目的并不想伤害公孙敬,只是把剑势撞偏而已,可是两剑交触时,他发现对方的剑上居然虚软无力,被他的剑一荡就开了,情知要糟,因为对方把势力凌厉无匹的一招攻势改成虚招,则必然跟着有厉害的杀手。

    因此他立刻把注意力放在公孙敬的另一只手上,果然那只手握着一柄匕首,正向着他的左侧刺到。

    在一般人是极难避过这一刺的,因为磕架前面一剑必须竭尽力,身形未稳,但用式已老,也无法作任何姿势的改变,只有乖乖地等着挨刀了!

    但是李秀却是自幼打下极佳的基础,再加以后天的连番奇遇,使他的体能超越了常人很多,也超越了常态。

    只是他身子一个急旋,不但把冲向一边的身子扭了转来,而且长剑也跟着兜转回来,砸开了那一剑。

    公孙敬冷笑道:“好小子,你还真有两下子,但是你要想逃过老夫的手,却不容易。”

    李秀突见他的右边有白影一缩,似乎是一只手的模样,跟着腰侧一阵凉意,低头一看,却是另一柄匕首,齐柄插入腰间,倒是怔了一怔,因为公孙敬一手执剑,一手执着匕首,又哪来的第三只手暗施偷袭呢?

    但刺中腰间的那一柄匕首却绝非暗器,在近身搏斗中施放暗器,既不易施力,也没有速度,更难取准,因为暗器出手时速度最慢,方向也最容易为对方测知,没有人会做这种傻事的,何况李秀还看见有只手缩回他的衣襟中。

    公孙敬冷笑道:“小子!老夫这一招如何?”

    李秀忍住了疼痛道:“前辈,你对晚辈何以要如此?”

    公孙敬冷笑道:“你是神剑之后,老夫却是剑尊谷所属,我们本就是敌对立场……”

    李秀道:“既是如此,前辈日前为什么又要对晚辈多般成呢,何不在那时就杀了晚辈呢?”

    “那时,你对老夫还有用处,老夫成了你,是想利用你去杀死西天剑尊夏侯长空的。可是你这小子太坏,又到处乱跑,居然冲进了老夫的密室,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这下子老夫可就饶不得你了!”

    脸上充满了凌厉之色,使得李秀为之大感惑然,他再也想不到一个相貌慈和的人,会变得如此凶残。

    自己在他的卧室中,虽是看到了一篇秘录,也看到了一尊黄金夫人的雕像,但那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呀,不至于使他要因此杀死自己呀!

    莫非在他的卧室中还有什么更大的秘密吗?

    黄金夫人的警告没有错,这老儿果然是个内心奸险邪恶之徒,看来自己以后真该小心一点!

    李秀并不是个城府很深的,但是他天性沉静少言,遇事肯静心思考,所以此刻他闭口不言,倒像是真的窥知了绝大的秘密似的,乃使得公孙敬杀机更盛。

    公孙敬又逼前一步,看看李秀,似乎想要上前补上一剑,但李秀的从容,却又使他踟蹰不决,乃又试探地问道:“小子,腰中的那一刀滋味如何,照深处看,已经深穿肾盂,你是绝对活不成了!”

    李秀仍是漠然地站着,像是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公孙敬顿了一顿问道:“小子,刚才你是从哪个屋里出来?你在哪儿碰到什么人?”

    李秀顿了一顿后才道:“要我回答这个问题,你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公孙敬想想看:“你想知道什么?”

    李秀道:“你刺我的这一匕首,好像用的是第三只手,我想知道你这第三只手是从何而来的!”

    公孙敬大笑道:“这个问题是老夫的一个大秘密,不过因为你是个将死的人,老夫也不在乎泄漏这个秘密了,老夫的第三只手,就是由此而来的。”

    他从衣襟下又伸出了一只手,这只手握住了执剑的手轻轻地地一拔,居然将执剑的手齐腕部拔了下来丢在地下,那只手缩了回去,又从衣袖中伸了出来,由地下拾起断手,取下了长剑,然后把断手收入怀中笑道:“你明白了吗?”

    李秀恍然道:“原来这是一只假的手!”

    公孙敬大笑道:“不错!这是一只假的手,但是经老夫精心制作,它不仅酷似真的手,而且还能作一些简单的动作。刚才老夫刺你的第二剑,就是由它来动作的,所以你磕架时毫无劲力,因为老夫并不指着它来杀人。只要它引开对手的注意力,要施发老夫以后的杀手,小子,现在你死得甘心了吧,该你回答老夫的问题了。”

    李秀深吁了一口气,但也不能不佩服这老儿心机之深,可是他不能将适才厅中所见的一切说出来。

    但是他也不能骗人说什么人都没有见到,心念一动,乃变了一下事实道:“我到那儿的时候,倒是有个老头儿在,他说他叫紫竹翁,是你的老朋友……”

    “什么?紫竹翁那老鬼不敢到这儿来,你骗人……”

    “我根本就不认识谁叫紫竹翁,骗你干嘛?”

    “好!他说了些什么?”

    “他以为我是你的弟子,对我说:‘告诉你那老鬼师父,他那个徒弟杨三郎已被老头子宰了,叫他以后有种就自己过来,不要偷偷摸摸地让人来送死。’”

    公孙敬啊了一声问道:“那老鬼人呢?”

    李秀道:“说完了话他就走了,而且还说他要去探访一下他的老朋友逍遥仙子!哦!对了,他还说梁叔子要他向你问候。”

    公孙敬转身急急地走。那是因为李秀的谎话说得太好,他说得活灵活现,而梁叔子、紫竹翁都是些很冷僻的名字,除了神剑东庄中几个极为重要的人物外,别人更难知道彼此间关系的。

    李秀只听了杨三郎的几句话,加以组织了一下,果然把公孙敬哄得急急地离去,丢下李秀没再搭理,而且他以为李秀是绝对再难活下去了。

    但李秀自己却不这样想,他有把握自己不会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神剑山庄 爱搜书 神剑山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剑山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神剑山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