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执笔人:司马翎

    夕阳之下,地上那对金笔反映出灿烂光芒。

    双笔的主人站在旁边,却没有捡拾起来的意思。

    他低头望望小腹上,那支剑已刺透他身躯,带给他痛苦和绝望。但他也没有拔出此剑的意思。

    剑东虽也负伤,仍须眉俱张,威势凛凛。不过他眼中却有一种尊敬之意。

    “你的确是当代第一流高手,”剑东声如洪钟,又道:“我们虽然能杀死你,却不能不认输。”

    在江湖上,在武林中,的确时时会发生武功稍差却杀死武功较高者的事。因为生死相搏之际,除了武功之外,合作、智慧、运气等因素也一样重要。

    何远清癯的面上已变得雪白,但眉宇间掠过飞扬的豪情光采,屹立未倒。

    三声惨叫连续传来,何远目光闪掠遥望,摇头道:“三名箭手都不行了!李剑北使的是什么剑法?”

    原来他刚才已见过剑北运剑化为丝缕之痕,从剑南剑幕中透入,一出手就刺中两名箭手的腕穴,剑气攻经截脉,登时废了那两人一身武功。

    李剑东道:“那是敝庄的一种剑法,称为‘阳焰绝脉’,是我们这些家将下人们才修习的。”

    那李剑北的确是施展这门绝艺,连歼三敌。此时又一剑透入三女剑网,剑身光痕淡得几乎瞧不见,但森寒剑气却使雷大忍健腕发麻。猛然叫劲抬腕四寸。

    那阳焰绝脉剑仍未落空,剑尖叮一声刺中鬼头刀把。

    这把鬼头刀刀尖禁不住歪侧了大半尺,当的一声大响,碰上另一把鬼头刀。原来这一歪侧,恰好封住了雷二忍刀势去路。

    就这么一点空隙,身为主帅的灵芝长剑嗡然一声抢攻入来。

    雷大忍暴喝一声,挥拳硬劈。

    灵芝噙着冷笑,剑身一震。雷大忍铁拳击在长剑上,如山拳力却被剑身的急震消卸几乎有如一拳打在空气中,无着力之处。

    他后腰一疼,心知已中了白菱或金兰一剑,但眼见灵芝倒发如风,剑尖已刺到鼻尖,迫不得已大吼一声斜斜拔起。

    此时雷二忍已经一口气连攻七刀,杀得金兰连退五步还站不稳,但她剑光飞洒中,李剑北无形无声一剑刺出,雷二忍腕穴一麻,身脱力,不觉惨叫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绝望悲愤。

    雷大忍心酸而又胆裂,但眼见灵芝一剑又迎面刺到,当下运刀旋绞。谁知后腰那一剑虽然不能要他性命,却使他腰劲减弱一半。因此这一刀旋绞之势,只能使用臂腕之力,也因而不够迅快不够严密。

    灵芝娇叱一声:“着!”雷大忍胸口中了一剑,落地时身形摇摇已站不稳。

    他这时才有空放眼四顾,也才发觉自己这一方已是军覆没。

    既然连灵岩散人还有插天笔何远都落败伤亡,那还有什么话说呢?黄金夫人、白银夫人的忠告果然是真实不虚,但为何大家都不肯也不愿相信?甚至看来连剑尊谷主人也好像不相信呢?

    俗语说“好死不如歹活”,这话似乎放诸天下而皆准。

    然而在灵岩散人何远等这一些人身上,却似乎不怎么适用了。

    固然何远、雷大忍伤中要害,不久便仆倒气绝,但这时还有灵岩散人,雷二忍以及两名黑衣箭手,虽是负伤而又失去大部分功力。但他们好像对这世间,对自己生命,已没有什么兴趣眷恋。灵芝虽然告诉他们,打算让他们自行离去,也就是放他们生路之意。

    他们不但无欣喜样子,那两个黑衣箭手甚至立刻咬碎假牙所藏巨毒,登时毒发身亡。

    灵芝举起双手,阻止己方任何人开口,然后道:“灵岩散人,还有雷二忍,你们两位目前虽然功力散失大半,但假以时日,还是可以复原的,只不知你们信不信我的话?”

    雷二忍没理睬,蹲下身子,伸手替哥哥阖上眼皮。

    灵岩散人泛起苦笑,道:“我信!”

    灵芝道:“但你看来不像想活下去的样子,难道你连失败一次的勇气都没有?”

    灵岩散人耸耸双肩,道:“我连这次已经败了三次。其中有一次是李慕云,他的神剑名不虚传。你们难道没有听他提过?”

    灵芝颔首道:“有,这就是我们都认得出你的缘故。但你千万不可误会李庄主,他说出这件事,只不过叮嘱我们遇上了你,务必小心合力应付,最好还是避开为妙。”

    她停一下,又道:“既然你是个连我们庄主也甚为忌惮的大人物,既然你敢于面对死亡,何以又不敢面对失败?”

    灵岩散人仰天沉吟一下,道:“我忽然记起许多已经遗忘了的事,也想到许多从未想过的事……”

    这话自然不能算是回答,但灵芝却一本正经再度举手引起自己这边众人的注意,说道:“谁都不要开口,不要发问,好不好?”

    人人都点头答应她。

    她好像很了解灵岩散人的意思,嫣然微笑道:“你功力盖世,才会忽然记得,才会忽然想起。但你仍然不能面对挫败后的现实,是么?”

    灵岩散人默然寻思,西边夕阳灿烂,战场遗尸静寂。这种景况已出现过好几次,只不过向来不大记得清楚,亦没有细想为何会在夕阳下杀人?

    如今行将变为战场上尸体之一了,忽然灵光闪现,蓦地里记起想起了很多事……

    我本是东海的散人,在天海交接碧波绿屿间,行吟遨游……

    我败于西天剑尊剑下,就算必须服输,但为何十年来变成了奴仆?

    回天渔隐公孙敬当年以灵药治好我的内伤,同时那茅山逍遥仙子也用无上法术使我心灵创防平复。他们的恩德良深没齿难忘。但为何现在却陡然记得,他们的眼中都有狡黠以及恶毒神色?

    我还有许多朋友呢?他们都在何处?都无恙否?

    他眼中忽又看见灵芝,看见她旁边的许多人。又看见天边夕阳,以及战场上的遗尸。

    当下深深叹口气,很简短地回答灵芝的问题:“是的,我不但不能面对现实,而且为了大家好,这也是我唯一可行之路。”

    他苦笑中垂拂双颊的灰眉忽然竖起,忽然低垂又道:“我只不明白公孙敬,还有逍遥仙子,难道他们竟然为虎作伥?”

    人人都警觉到他马上会讲出最有权威的真相,千古之谜马上就会揭开。因此脖子都不觉伸长几寸。

    谁知灵芝极其令人扫兴,令人不满。因为她柔声道:“别说了,也不要多想。你有你应走的路,我们也有我们的……”

    却见灵岩散人目光渐渐呆滞,面上肌肉也有开始抽搐之象。

    灵芝立刻回头道:“老主罹难,少主失踪,唉,我心中好恨……”

    她双目莹莹,深视剑东。

    剑东肚肠忽然打个结,悲郁之气直涌心头,登时按剑仰天悲啸。

    其余剑南、剑北、金兰、白菱以及剑飞等,无不情绪汹涌,一齐长啸。

    众人悲啸之声汇合,宛如黄河之水,又如峡猿朔鹰,轰轰洪洪,声传十里。

    灵岩散人耳鼓一震,忽然清醒,心想道:真是奇哉怪也,刚才我为何几乎出手跟他们拚命?我为了谁?

    一把长剑倏地无声飞到,深深插入灵岩散人胸口要害。

    他永远也不必找寻答案了,因为他双膝一软,已倒在尘埃中。

    青青一转身疾去刺死了雷二忍,一去一回,悄然无声。

    啸声歇后,剑东浓眉仍然紧皱,问道:“灵芝,你发现了什么?”

    灵芝道:“我不敢忘记那湖南凶僧莫醒非的例子。这些人似乎一触及问题核心,便会疯狂。所以我不让大家开口,而方才灵岩散人好像有疯狂的迹象,所以我设法激起你们心中悲愤,用啸声震醒他。看来我大概没有算错。”

    邓飞龙叹口气,道:“方才灵岩散人的确呈现异状,以他功力之高强深厚,一旦疯狂出手,只怕谁都不好受。唉,以灵岩散人、插天笔何远等这般人物,怎么变成奴仆一样供人役使?”

    青青道:“他提到过公孙敬的名字,还有逍遥仙子不知是谁?以我看法,似乎连公孙敬也有了问题!”

    邓飞龙哼一声,却表现了五湖龙王的广知博闻,道:“逍遥仙子是茅山女法师,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很有名气。她不算是武林人物,灵岩散人为何会提到她?”

    这个问题正是人人都想知道的。既然是都想知道,也就证明都不知道答案。

    灵芝和青青都陷入深思冥想中。

    剑飞一手捂住伤股,一面抬头望天,喃喃道:“不久就日落了,秀哥会不会回来呢?”

    李秀向来极为冷静,而且从不在脸上流露出内心情绪。

    但现在却显得很不安,眉宇间大有忧色。

    他们在十几里外一个小市镇的旅舍,简陋的房间内,昏黄灯光下,低声谈论。包括李秀在内,邓飞龙、李剑东等一共有十人。

    青青忍不住问道:“我们历尽艰险,总算歼灭了灵岩散人那批敌人。而你也得公孙前辈之助,赠药刺穴,打通了生死玄关,功力突飞猛进。往后虽然还有难关险阻,但你不是怕事的人,何以大有烦忧之色?”

    李秀倒是答得很快,道:“我担心的是你要变成我们的饵。你除了会诱来无数猛兽外,迟早也会把那最凶恶最可怕的猛兽引来。你知不知道做饵是多么危险的事?”

    青青讶道:“你是什么意思?”

    当然其他的人也莫不表示十分惊异和迷惑。

    李秀道:“我还有些经历,是我离开公孙敬之后碰上的,你们听了,大概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

    本来远在灵岩散人等出手袭击之前,李秀已可以回到那座农舍。

    但李秀在离开公孙敬,奔出里许之后,忽然停步寻思,脑海中灵光忽现忽隐,隐隐觉得有些关系重大的疑问,应该先要想通。

    他苦思冥索了好一会,总算抓到一些线索,理出一些头绪。他想道:

    黄金夫人和白银夫人是公孙老人心里的偶像,是他唯一勘不破的关。

    她们的青春美丽,完靠公孙老人的灵药,得以留驻,不被岁月侵蚀衰败。

    公孙老人极度暗恋她们,但却用这驻颜妙药,迫使她们听另外一人西天剑尊的话。

    他本身则受冰蚕丝锁住了身大穴,显然已受黄金夫人与白银夫人她们的主人所控制。

    他有时露出近乎白痴或疯狂的样子,尤其是眼神深处,跟剑尊谷那些手下们有些相似。

    黄金夫人、白银夫人也一样有这种眼神。

    显然剑尊谷的西天剑尊,有一套复杂的控制手下心灵之术。绝非单凭武功,单凭生命危险来威胁。

    那么公孙敬的药物之学,会不会也属于复杂控制系统中一个重要因素?

    如果不幸公孙敬正是如此,则他帮助我打通生死玄关有何动机。

    他是真的希望我击败西天剑尊?抑是那回天丹另有妙用?

    许许多多问题在心头此起彼落。李秀当即知道唯一可行之路,就是回头设法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销魂潭澄明如镜,明亮阳光照映下,浮动着宁谧而又有点寂寞味道。

    公孙敬也像一具石像,在他对面却当真有具石像,长发披肩,风致嫣然。

    他们呆呆相对,李秀却微感一阵恶心。因为那具石雕美人像,正是他的母亲,也就是黄金夫人。

    于是他悄然走开,就像山颠林间一阵微风,无声无息。

    浓荫内那座白石屋子,亦像四下树木景物一般悄寂。

    李秀身在五丈外,凝神一听,便听到屋内只有一个人的呼吸。

    他倒没有想及自己何以听觉忽然变得如此敏锐?不但听得见五丈外一个人的呼吸,还立刻知道此人年纪不大,武功有限。

    石屋内有厅有房,另外还有厨房,贮物间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正在包裹一些炮制好的药物。

    他一点也不知道背后忽然出现一阵淡淡烟雾,烟雾旋即消失,却变成一个丰神俊逸的青年。

    他忽然觉得有点疲倦,闭上眼睛。

    石屋内现在轮到李秀走来走去。

    他以比常人锐利一百倍的眼力,再加上他的智慧,迅快地观察这个公孙敬的住处。

    究竟想找寻些什么?李秀自己也不知道。

    由厅至房,甚至厨房都仔细看过,除了无数的药瓶药罐以及不少书籍,分布四下橱柜中及几案上之外,没有任何奇怪值得研究的物事。

    他在厅中站了一下,又走入房间。

    房角有一张高脚几,几上放着一尊石雕半身美女像。他站在石像前面,皱起眉头。

    这是因为这具美欠石像又是黄金夫人,而且有假发,面部上了颜色化妆,看来简直跟真人跟活人一样。

    除此之外,她竟是裸着胸部。

    李秀厌恶中又隐隐感到愤怒,在卧房内放着这么一具裸胸女像,淫亵之意不言可喻。

    假如是别的美女,李秀决不介意,可是她却是黄金夫人,面貌酷肖他的母亲,因此他可就大大介意了。

    他伸手舒开五指,抓住石像肩头,入手一片滑腻,宛如触摸到冰肌雪肤。

    这种感觉使他吓一跳,同时也更感气恼。因为别的男人摸这裸像之时,会发生何种反应以及心中有何种想法,不问可知。

    那座三四百斤重的石像在他手中看来宛如纸糊的那么轻,底下有个两寸高的硬木垫座掉下来,在几面碰一下,翻个斛斗掉落地上。

    李秀迈步欲行,但刚提起脚,忽然煞住不动。别人一定极难学他那样子一只脚跨出未曾着地,另一方面身子却已前倾,就这样定住不动。

    他不但能够,还可以继续用此一古怪姿势想事情。

    他想道:“我纵然拿走了这具石像,可是雕塑制造的人就在此处。他如果愿意,大可以再雕制十个八个。我除非杀死他,才可以永绝后患。但我似乎不能因此事杀他,所以带走此像,实属多余之举……”

    当然如果他不带走石像,则最好能够使公孙敬不知道他来过。

    因此他总算把那只脚放到地上,同时弯腰拾取木座。

    他手指快要碰到木座时,目光比手指快不知多少倍看见平滑木头表面上,右边一半刻满了细如芝麻的字。

    假如有人利用这石像木座底部,以雕字方式记载一些事情,自然是由右边开始。而假以时日,也许有一天整块都会刻满了字。

    李秀心中也承认是记载一些秘密事情的好方法。因为谁也不会拿起石像,再翻转木座查看。至于他能发现,纯是巧合罢了。

    那些字虽然小如芝麻,却非常的工整精美。不过既然公孙敬能够把石头雕琢得像活人一样,则他在木头上雕字想来更不成问题了。

    普通人就算不是近视眼,阅读这么小的字一定也十分吃力。李秀却可以一目十行,每个字瞧得一清二楚。

    他由头到尾阅读一遍,定定神,才记得应该拿起来看比较舒服些。他拾起之后仍然再看一遍,有些地方还特别小心些,以便记住。

    厅中的少年忽然睁眼,他打个呵欠,继续整理以及包起那些药材。在他的感觉中,并没有停顿过一段时间。

    李秀到底知道了些什么秘密?

    他只说出四件。其余还有多少,他没有说别人也就不问。

    至少邓飞龙绝对不敢,因为李秀的第一件,已使他骇呆,而久久不能恢复。

    茅山女法师逍遥仙子,虽然长得不漂亮,但确实有些鬼门道。而她借助了公孙敬当世无双的药物之力,便能使任何真正道学君子发生无可抑制的欲念,并且把她当作心目中最爱的女人。在两情欢洽之时,便似那个真正的女人忽然出现。可是事前事后,逍遥仙子都不是本来面目,所以那个男人永远不会知道她是谁,而往后任何时间想起,逍遥仙子的面貌都可以变成他幻念中任何一个。

    别人也许觉得这等以邪法及药物结合的手段,没有什么意义。然而邓飞龙却不,甚至打死他也不肯认为没有意义。

    因为他多年来一直寻思追想,怀中那个女人究竟是谁?有时好像是年轻时交往过的女人,而有时竟可能变成柳青青好友李慕云的妻子。

    这真是极其可怕的噩梦,不论躲到什么地方,也逃避不了。

    但他又非逃避不可,除了上述原因之外,还有极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妻子看见这一幕之后,便离开了。像河中之水,像天上浮云,不知所终。显然已没有了她,还留在充满伤感的旧居干什么呢?

    他虽然在震惊中,却仍然听得见李秀说的第二件秘密。

    公孙敬有一种奇异的植药于人身之法。被植了药之人,不论躲在山顶或海底,都有法子容容易易找到。

    这一桩就与青青有关了,亦是李秀要青青作饵的原因。

    敢情公孙敬跟邓飞龙交情不错,以此缘故,就有机会在青青身上植了药。

    也因此只要有青青参与其中时,无论躲藏在什么地方,剑尊谷的人马很快就找得到。

    第三件秘密接着说出来。

    剑尊谷的人,俱是在武功、药物及邪法三种力量之下,心神受到控制。世上没有人不怕死,更没有人恶生而爱死的。可是当一个武林人受制于邪法药物,而武功方面又一败涂地,他意志上心灵上便绝无反抗之力!这时候必须一个暗示,对死亡也就视若无睹了。

    这就是何以剑尊谷的手下,哪怕是当代高手都会宁死而不泄漏任何秘密之故。甚至更进一步,如果触及最敏感的问题,他们就会变成疯狂而出手搏命,至死方休!

    第四件秘密是关于西天剑尊本人的。

    西天剑尊姓夏侯名长空,是天竺恒河派东土支派第二十代掌门。

    由于他的武功剑术传自西方,又以剑为主,历来称为西天剑尊。

    二十年前,夏侯长空和李慕云在杭州六和塔上会晤,焚香论剑,三昼夜下来,这两位绝代剑学宗师都筋疲力竭,言和分手。

    似此因缘,后来神剑山庄的最出色家将,有东南北而独独缺西。这就是李慕云对西天剑尊表示的敬意。

    李秀所知道的秘密透露至此为止,至于那黄金夫人和白银夫人究竟是不是李夫人和邓夫人?李秀没有说。

    如果是的话,她们究竟对亲生的儿子女儿还有没有亲情?她们究竟想怎么样?是打算杀死李邓两家所有的人?抑是要他们降服成为剑尊谷的手下?

    还有许多问题,例如西天剑尊夏侯长空,费了这许多心思气力,倒底有何图谋?

    逍遥仙子是真心帮他!抑或也是被迫?她的人现下在什么地方?

    公孙敬又倒底在玩什么把戏?他是真心帮助李秀?抑是已在回天丹中弄了手脚?

    除此之外,其实还有很多令人想不通的事情。不过李秀一走,看来只好等他回来才有机会讨论了。

    李秀答应众人一定在天亮前赶回来。他估计一下,知道时间还多着,便更有耐心了。

    他现在已潜入神剑东庄。当然不是地面上已被焚毁的那一层,而是地下的那一层。

    不论他走动之时也好,藏匿不动之时也好,简直有如幽灵。由于幽灵是人肉眼所看不见的,所以用来形容李秀,实是贴切不过。

    在地底下的神剑东庄地方颇大,而在地底就算是白天也必须有灯烛火炬才行,何况是晚上。再者纵然灯炬处处,却又仍然有无数阴暗地方。幽灵在此出没,自是方便无比。

    李秀当真像幽灵似的,到处飘来晃去,不久就找到目标之一白银夫人。

    她匆匆走过几道长廊,然后走入一个房间。

    李秀在一处暗影中缩起身子,那是一处绝对不可能匿伏一个人的地方,但李秀却能够,而且身溶入阴黑暗影中。

    他看见白银夫人打开一个大柜,取出三个面具,以及金色衣服和两件银衣。那三个面具当中,有一个是金色的。

    白银夫人以任何人都来不及防备的速度,忽然已身赤裸。

    在巨大镜子前,她可以看见自己的玉面朱唇,还有那丰满白皙的裸体。她的面貌,正是李秀曾经削破银面具的那个白银夫人。可是如果她穿上金衣,又戴上金面具,那么她变成谁呢?

    幸而她很快就仍然变成白银夫人,而她那一身曲线玲珑白皙异常的身体也藏在银衣之内,这时李秀禁不住地松了一口大气。

    她带领幽灵般的李秀,不久到了一个不怎么大的厅堂。

    那儿已经有两个人,一个是黄金夫人,另一个是个三十左右,相貌十分俊美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眼睛一直望着地面,白银夫人进厅时他眼光也不抬一下,好像老僧入定。

    白银夫人先打招呼,叫那俊美男人做“杨三郎”。她吃吃地笑道:“杨三郎,你直到现在,还不敢瞧看女人?是不是女人会把你吃了?”

    杨三郎欠欠身子行礼,但眼睛仍然望地,道:“我什么女人都敢瞧,就是不敢瞧看两位夫人。因为我怕我师父会不高兴!”

    黄金夫人道:“这话我们听过一千次了。好啦,我们讲正经的。那公孙敬的死对头小华陀梁叔子,是不是还躲在逍遥仙子的死对头南宫派耆宿紫竹翁那儿?”

    杨三郎道:“是的,他们天天饮酒吟诗,垂钓弈棋,我在暗中监视他们,看得烦都烦死了。如果不是师父严谕,我老早就砍下他们两个狗头……”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神剑山庄 爱搜书 神剑山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剑山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神剑山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