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执笔人:独孤红

    青青突然大叫:“站住。”

    剑东等一怔停住。

    邓飞龙叫道:“青青……”

    青青道:“爹,这不只是神剑山庄的事。”

    邓飞龙道:“不只是神剑山庄的事……”

    青青道:“不错,剑东叔有权处理他们小主人的善后,但是我这个做妻子的,更有权决定丈夫是不是该安葬。”

    灵芝双目异采一闪。

    众人都为之一怔,邓飞龙惊讶道:“青青,你这话……”

    青青道:“我跟秀哥已经互许婚约,灵芝婶知道!”

    灵芝点头道:“不错,我知道。”

    邓飞龙道:“青青,我怎么不知道?”

    剑东也道:“灵芝,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们?”

    青青道:“爹,我还没来得及禀告您,秀哥已经去了!”

    灵芝也道:“对,剑东,我还没来得及说。”

    邓飞龙道:“青青,我是说事前……”

    “爹!”青青道:“难道我跟秀哥还要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相处这么久,您不是已经默许了么,相处这么久,我不嫁秀哥嫁谁?”

    邓飞龙脸上闪过抽搐,也闪过极度的震撼:“不行,你们的婚事,我不答应。”

    灵芝、青青都一怔,青青旋即趋于平静:“你可以不答应,我也可以听您的,但是,婚约的解除,必须要等到我决定秀哥是否该安葬之后。”

    邓飞龙道:“青青,你为什么非……”

    青青道:“至少我跟秀哥之间有过婚约,所以我这做妻子的身份,也至少该保持到秀哥入土安葬。”

    邓飞龙迟疑了一下,道:“好吧,这我可以答应,但是你剑东叔他们……”

    灵芝忙道:“至少青青现在的身份是神剑山庄的少夫人,我们当然该听少夫人的。”

    剑东看了看灵芝,没说话,转身行了出去。

    剑东既是不再坚持,剑南等当然听他的,也都跟剑东走了。

    灵芝看了青青一眼,也跟了出去。

    到了竹篱外,剑东掉头就问灵芝:“你为什么也不赞成小主人早入土,难道你不急上剑尊谷去?”

    灵芝道:“我的急不下于你们任何一个,但是青青她有权决定。”

    剑南道:“青青又为什么不赞成……”

    灵芝道:“你没听说,是从礼。”

    剑南道:“青青不是为从礼,她要是这么拘礼,也就不会跟小主人私订终身了。”

    灵芝道:“那么她另外一定有理由。”

    金兰道:“灵芝姐,邓老为什么不答应这门亲事?”

    灵芝道:“我们都知道,邓老一定有他的理由,但是我们不希望是这个理由。”

    没人再说话,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很沉重。

    厅堂里,邓飞龙背负着手,呆呆地望着外头,他皱着一双灰眉,脸色也像暴雨前的那片阴霾。

    青青轻轻地到了他身后:“爹,您为什么反对这门亲事?”

    邓飞龙没回头,脸色也没有一点变化,道:“因为这个婚约,这门亲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根本就是假的。”

    青青颇感意外,道:“您怎么知道?”

    邓飞龙道:“知女莫若父,你外柔内刚,刚烈得不得了,如果你真的把终身许给了你秀哥,你决不会改变,也不是我这个做爹的能阻拦得了的。”

    青青没说话,她没打算否认,也没打算辩解,原先就没打算。

    邓飞龙接着道:“让我不懂的是,为什么灵芝也帮着你骗人?”

    青青道:“爹,告诉我,您为什么反对?”

    邓飞龙道:“我已经告诉你了。”

    青青说道:“那不是您的理由,不是您真正的理由,照理说,您不会反对,决不会,甚至,您当初就有这个打算。”

    邓飞龙道:“先告诉爹,你是为什么,为什么无中生有?为什么编这个假?”

    青青道:“我有我的理由。”

    “我也有我的理由。”

    青青道:“我的理由,现在不能说,可是再过几个时辰之后,我就能告诉您,您呢?”

    邓飞龙沉默了一下,口齿启动,要说话,可是忽然又沉默了。

    青青道:“是不是因为我跟秀哥是亲兄妹,同父异母的亲兄妹?”

    她很平静,平静得出奇,就好像在谈论别人一样。

    邓飞龙却像受了很大的震撼,一个大震撼之后,须发皆动,衣衫也泛起了轻微的颤抖,但是他没说话。

    青青道:“爹,您放心,我能承受,我已经有所准备了,早在几天之前,我心里就已经有所准备了。”

    邓飞龙仍然没说话,不过就在这一刹那之间,他已经恢复了平静,静得像一泓不扬微波的池水,整个人也像一尊石像,无论哪一个部位,哪一寸肌肤,都一动不动。

    “爹……”

    邓飞龙突然说话了,甚至连话声,也平静得不带一点感情:“不要瞎猜,不要胡说。”

    “我知道,”青青道:“您是在安慰我,也安慰您自己,您是在瞒我,竭力在瞒我,但是您瞒不了您自己,这是瞒不了的,到最后您连任何人都瞒不了。”

    “不要瞎猜,不要胡说。”

    青青道:“如果这是实情,神剑山庄跟咱们多年来所遭逢的变故,其原因,多少也可以知道一个眉目了,这是神剑山庄跟咱们,多年来所要知道的,也是剑东叔他们跟您、我要闯剑尊谷的目的,我既然能承受,为什么您还忍心让大家焦急,让大家在云雾中摸索?”

    “不要瞎猜,不要胡说。”

    邓飞龙说的仍是这两句,不知道是不是他只能说这两句。

    青青道:“爹,你们上一代所造成的,为什么要让下一代默默地承受,连个提早明白真相的权利也没有,你们上一代忍心么,这样公平么?或许这些人跟您的关系都不够亲密,但总有一个叫过您多少年爹的。”

    邓飞龙勃然变色,突然转身,目中两道厉芒,直逼青青。

    青青很平静,也没有丝毫惊惧地直望着他。

    忽然,邓飞龙敛去威态,也就在这忽然之间,他似乎变得比片刻前还苍老,显得那么憔悴,那么衰弱,他转身走了出去,步履之间,也显得那么滞缓,那么吃力。

    青青想叫,但张不开口,话声没出口,两行热泪却已夺眶而出,刹时间,她眼前一片模糊。

    在农舍外,邓飞龙碰见了剑东、剑南,剑东问:“邓老上哪儿去?”

    邓飞龙道:“出去走走。”

    他二话没说就走了。

    剑东等互望一眼,走回农舍,进入厅堂,只见青青坐在李秀的灵位前,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剑东道:“邓老出去了。”

    青青道:“我知道!”

    她也没说二话,但是当剑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又开了口:“大家都歇着吧,到了秀哥该安葬的时候,我会告诉几位的,仍请几位随时提防剑尊谷的人的侵袭。”

    剑东没再说什么,几个人散去了。

    邓飞龙一口气走出了老远,直到登上这座小山后,让夜风吹着,深深吸了几口清凉的空气,心跟人才舒服了些。

    这座小山,坐落在剑东等临时栖身的那座农舍的正西,远近约莫半里。山不高,但是站在山顶,一眼可以将农舍周遭里许尽收眼底。

    夜空里,群星闪烁,那座农舍里的几点灯光,也像闪烁的星星一样。

    邓飞龙站在山顶,面对正东,望着几点灯光透出处的那座农舍,思潮汹涌,连绵不断,但是究竟想些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夜风吹拂着他的须发,吹拂着他的衣衫,他站在夜风中,一动不动。

    不,他脸上的肌肉突然抽动了一下,而且开口说了话:“你来了?”

    他的身后,响起了另一个话声,一个娇美的话声:“你听出是我了?”

    邓飞龙道:“我来了,只要有人来,就应该是你。”

    “你准知道在这儿能见着我?”

    “我料想得到剑尊谷的人,一定布满在这附近,既然有剑尊谷的人,其中一定有你,因为你跟她要是不来,剑尊谷的行动就毫无意义,这附近也就不会有剑尊谷的人了。”

    “那么,怎见得来的是我,不是她?”

    “因为我来了,来的是我。”

    “你好像很有把握?”

    “难道不是!”

    从邓飞龙身后不远的一处暗影里,缓缓走出一个人来,体态美好,莲步轻盈,又一个白银夫人。

    邓飞龙缓缓转过了身。

    白银夫人在丈余处停住,娇声道:“你最好弄清楚,来的不是谁,而是剑尊谷的一个银衣人而已。”

    邓飞龙道:“剑尊谷有不少金衣人,也有不少银衣人,但是有我站立的此时此地,来的就不会是别个。”

    “有理由么?”

    “有,或许是情,或许是怨,这两样,都能使两个人互相吸引,甚至心息相通。”

    白银夫人一笑,笑得不带一点感情,说道:“随你怎么想,随你怎么说,你们那儿,是谁死了?”

    邓飞龙道:“李秀,李慕云的独子。”

    白银夫人的身躯震动了一下:“会是他,怎么死的?”

    邓飞龙道:“伤重致死。”

    “可惜!”

    “不,死了好,死了可以免见人世间的丑恶,也可以免去日后的悲痛。”

    “这话你不应该对我说。”

    “我想对她说,可是她没有来,对你说也是一样。”

    “她没有来这儿,可是她去那儿了。”

    “那就跟你也去了一样,去的并不是你。”

    “那是因为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死的是李秀,你们没有让去的人回来。”

    “不必非知道是李秀,另外那些个,跟她的关系并不下于李秀。”

    “她心里若是还放着这些,也就不会有当年到今天的这些变故了。”

    “但是李秀无辜,另外那些个更无辜,亲子之情,谁能真正断绝。”

    “可是她已经断绝了,最近这些杀伐,她领导的这些杀伐,不就是最好的例证?”

    “那么她就不是人了。”

    “她本来就已经不是人了,你以为我是……你以为剑尊谷的这些人是人?”

    邓飞龙呆了一呆,要说话。

    白银夫人一笑道:“别抱怨了,人世间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该抱怨的事,也不只这一桩。”

    邓飞龙吸了一口气:“你来见我,是为什么?”

    白银夫人道:“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你到这儿来,不就是为让我来见你么?”

    邓飞龙道:“我要见你,是为了要带你去见青青。”

    白银夫人诧声道:“见青青?为什么?”

    邓飞龙道:“我要你把她想知道的事,亲口告诉她。”

    白银夫人吃吃一笑道:“呃,原来是为这呀,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告诉她,不也一样么?”

    邓飞龙道:“我,我羞于启齿。”

    白银夫人一笑道:“那只是小部分的原因,大部分的原因,应该是你不敢肯定,你怕将来害了青青,对不对?”

    邓飞龙唇边闪过抽搐:“那么,你帮助我,让我肯定,或者……”

    白银夫人摇头道:“不,是与否,从我嘴里决不会说一个字,你最好自己去求证,剑尊谷就是你求证的地方,不管将来你求证的结果是还是否,总要让你够受一段苦难与折磨。

    不过,那还得你命大,能活得更长些。”

    邓飞龙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银夫人道:“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来见你?就因为你想见我?由以往的经验,你不该再问我是什么意思了。”

    邓飞龙道:“你是要杀我?”

    白银夫人道:“你不该再问了。”

    话落,人已如鬼魅似地欺到,袍袖一展,当胸便拂。

    邓飞龙身躯一旋,避了开去,说道:“你说得没错。”

    白银夫人道:“你指的是哪一句?”

    邓飞龙道:“剑尊谷的人都不是人。”

    白银夫人娇笑一声,转身扑到。

    邓飞龙凝功拍出一掌,只听砰然一声,邓飞龙身子不过一提,白银夫人已退了半步,只见她一双目光倏转凄厉。

    邓飞龙道:“既然是来杀我的,你就该跟她一起来,最少也带个帮手。”

    白银夫人道:“你以为我一个人就杀不了你?”

    邓飞龙道:“曾记得彼此交手过不少次,你们两个都是联手对敌,而我,依然故我,也就是说,你们两个联手,才能跟我势均力敌,而如果你落了单,你想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后果。”

    白银夫人一笑道:“先别那么有把握,咱们试试看吧。”

    她闪身欲动。

    邓飞龙喝道:“慢着,等我问你一件事,告诉你一件事!”

    白银夫人道:“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又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邓飞龙道:“回天渔隐公孙敬,是不是已经落在了剑尊谷手里?”

    白银夫人道:“公孙敬,你怎么会想到他落在了剑尊谷手里,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有拦剑北跟白菱?”

    邓飞龙道:“不是,主要还是因为当世之中,除了公孙敬,没有人能利用医术去改变一个人。”

    白银夫人讶声道:“利用医术改变一个人?你在说什么呀。”

    邓飞龙冷笑一声道:“你一定知道,在一个假冒她的女人去了农舍之后,还有一个假冒你的女人,也去了农舍。”

    白银夫人道:“我知道,她们两个都落在了你们的手里,可惜她们两个不是真正的我跟她,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帮助!”

    邓飞龙道:“我现在告诉你,假冒她的那一个,是落在了我们手里,是被李剑飞拚着受伤,以剑柄刺了穴道,而假冒你的那一个,却是谁也没动她,她自断心脉自绝了。”

    白银夫人道:“我不信,她没有理由自绝,除非她已经落在了你们手里。”

    邓飞龙道:“剑飞下手那个假冒她的女人,刺的原是她的背穴,没想到那女人身上的穴道相互之间已作了变幻,因而剑飞刺她的背穴,却刺了她的死穴,她死了,身体上起了很大的变化。不但变成了另一个人,也变得既老又丑,而那假冒你的女人,看见了那个女人,她受不了那种惊吓,所以才自断心脉自绝了。”

    白银夫人的一袭银袍起了一阵轻微的抖动:“我不信,天下哪有这种事?”

    邓飞龙冷笑道:“有没有这种事,你自己明白,我只是让你知道,长生之术不可靠,不老之法在心里,没有人能跟生命、跟星月抗拒,一个女人不要太注重容颜外表,内在的美才是真实而永恒的,我也要让你知道,纵然公孙敬有回天之力,能生死人而肉白骨,但是他却不能使活着的人不老不死,有一天你也会在突然之间,变得跟那个女人一样,落个到头来一场空,到那时已经是什么都不属于你,除了那一具衰败的皮囊,你后悔都来不及。”

    白银夫人一袭银袍急抖暴颤,只听她颤声道:“你,你,你……”

    突然转身,飞掠而去。

    邓飞龙仰天长笑:“哪里走,你还能走到哪里去,你我是生死都分不开的。”

    腾身而起,天马行空般追了去,一前一后,转眼间被浓浓的夜色所吞没。

    农舍里,这一夜过得相当平静,没受到任何骚扰与侵袭。

    但是,众人的心情却不轻松,仍然是那么沉重,沉重得像块铅。

    天亮了,大家都聚集在厅堂里。

    停灵的厅堂里,一直没断过人,青青守着,寸步来离,剑东等分批警戒巡弋,也都曾进厅堂来看看,但是天亮后的如今,算是聚齐了,每一个人都到了。

    不,只差一个人,邓飞龙。

    邓飞龙没回来,一夜没回来。

    剑东道:“青青,邓老呢?”

    青青道:“出去了,昨天傍晚就出去了。”

    众人神情震动,剑南道:“邓老出去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他从那时候出去,到现在一直没回来。”

    “是的。”

    青青很平静,似乎一点不着急。

    剑飞道:“青青……”

    青青道:“不来的不用着急,要来的着急也没有用,如果我爹真不回来了,相信自有他不回来的道理,也一定有他认为该去的去处。”

    剑南道:“不管怎么说,总该找找邓老。”

    青青道:“可以找一找,不过不急在这一会儿,等我料理过秀哥的事之后再说。”

    剑北忙道:“青青,你是打算安葬小主人了?”

    青青道:“不!”

    众人一怔。

    青青接道:“秀哥根本就没有死。”

    众人又一怔,剑东急道:“青青,你怎么说?”

    青青遂把李秀诈死的原因及经过说了一遍。

    她刚说完,剑东、剑南、剑北、金兰、白菱五个人十双手已紧紧抓住了她,个个惊喜激动,齐声道:“真的?”

    青青道:“灵芝婶知道,不信你们问她。”

    五个人转眼望灵芝,这才发现只有她站在一旁,神情泰然安详,跟个没事人儿似的。

    灵芝道:“真的,是这样。”

    五个人喜得流泪。

    剑东带泪道:“你这个女人,这是什么事,怎么连我也瞒?”

    灵芝道:“我这个女人怎么了,我这个女人除了还没有给你生一儿半女之外,别的哪点不好?”

    剑东笑了,剑南等也笑了,剑东是大笑,大笑一阵之后望青青:“青青,你刚说十二个时辰。”

    青青道:“是的,剑东叔叔。”

    剑南忙道:“一个对时已经到了。”

    青青道:“所以我现在才宣布真相。”

    金兰道:“小主人用心良苦,可惜引来的并不是真正的李夫人跟邓夫人。”

    白菱道:“咱们虽然没有发丧,但是设灵祭悼,他们不会不知道,事实上,他们有人来了,也是让他们知道了,来的却不是真正的李夫人、邓夫人,她们两位的心也真够狠的。”

    金兰道:“也许她们不知道,死的是小主人。”

    白菱道:“不必是小主人,对她们两位来说,这儿的每一个都跟她们关系非浅。”

    只听剑飞道:“不要再说了,快把小主人请出来要紧。”

    剑东道:“青青,现在是不是可以请出小主人……”

    青青点头道:“当然可以,还是麻烦几位叔婶。”

    剑东道:“说什么麻烦,应该的,这种事哪一个又会不愿意,巴不得抢头一个。”

    众人一阵风般拥到了李秀的棺木旁。

    剑南抢着就要伸手。

    剑东伸手拦住:“等一等。”

    剑南叫道:“二哥,你还等什么?”

    剑东转眼望青青:“青青,小主人真是诈死?”

    青青道:“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我还能骗你几位么?”

    剑东道:“你说十二个时辰?”

    青青道:“是啊,秀哥是这么说的。”

    剑东道:“那么,棺木里为什么一点声息都没有?”

    众人不由一震,马上静了下来。

    真的,棺木里一点声息都没有。

    众人脸上变了色。

    青青呃地一声道:“剑东叔原来是为……怪我没说清楚,秀哥说也许会久一点,会超过十二个时辰,不过不要紧,只要打开棺木叫叫他,他就会醒过来的。”

    剑东霍地转脸:“灵芝,是这样?”

    灵芝点头道:“是这样。”

    众人吁了一口气,脸色恢复了,不约而同,一齐伸手,猛然掀起了棺材盖。

    棺材盖掀起,棺材内自是一览无余。

    但是,剑东等怔住了,就连青青跟灵芝也怔住了。

    棺材里,有件衣裳,那是李秀的衣裳。

    可是,李秀已经不见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神剑山庄 爱搜书 神剑山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剑山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神剑山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