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执笔人:独孤红

    灵芝道:“就因为如此,咱们更应该查个明白。”

    剑东道:“是么?”

    灵芝道:“怎么不是,老主人被害,威震天下的神剑山庄毁于一旦之后到如今,又发生这么多悬疑离奇的谜团,而如今小主人也突然离咱们而去,若是咱们从此心灰意冷,不再追查下去,怎么对得起老主人跟小主人在天之灵?”

    剑东听得心头连连震动,默然未语。

    青青道:“灵芝婶说得不错,事既至今,就算咱们真又心灰意冷,不再追查,剑尊谷的人却未必会就此罢手,放过咱们,事情很明显,剑尊谷的人对咱们大伙,是要斩草除根,赶尽杀绝。”

    剑东缓缓道:“我就不懂,剑尊谷跟神剑山庄还有邓老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况这里头还可能牵扯着李、邓两位夫人。”

    邓飞龙的毫脸上,闪过了一阵抽搐,一刹那间,他似乎显得苍老了许多,风过处,白发飘动,映着灵堂里的烛光,益发显得憔悴,透着凄凉。

    剑南双眉扬处,大声道:“神剑山庄的人不能任人宰割欺凌,等安葬了小主人,咱们就主动找上剑尊谷去,拚个敌死我活,查个水落石出,哪怕落得血溅尸横,死也死个壮烈。”

    只听邓飞龙轻咳一声,缓缓道:“剑尊谷哪怕就是龙潭虎穴、地煞冥府,咱们自是要闯上一闯,但是咱们之间谁也没那么好的耐性,要破若干谜团,恐怕还要应在眼前这位身上,不要让金兰弟妹老抱着她了!”

    一句话提醒了众人,这才想起金兰还抱着那被剑飞拚着受创闭了穴道的青衣妇人,当下忙让金兰把她放在椅子上靠坐,此刻,剑飞包好了剑伤也走了过来。

    剑东道:“解铃还得系铃人,剑飞,还是你来吧。”

    剑飞应一声,就要出手。

    青青突然伸手一拦道:“慢着。”

    众人齐望青青。

    邓飞龙道:“青青,你可是要提醒剑飞,先闭她四肢穴道,以免她醒来有所异动。”

    青青娇靥上浮现起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异样神色,摇头道:“不,爹,我是突然之间感到害怕!”

    这句话的意思,剑东等都懂,一语惊醒梦中人,此时此地,突然之间谁又能不怕。

    当年难解的玄疑谜团,一旦面临即将可能破解前的一刻本该激动、兴奋才是,可是谁又知道其中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多少骇人听闻的恩怨,一旦揭晓,或许能使多少人无法立足于世,即使是已经故世的,也可能于九泉之下蒙羞,面临此一刻,谁又能不怕,这也是人之常情。

    只听邓飞龙轻轻一叹道:“不来的不用担心,要来的躲也躲不掉,世间本多残缺,人生又那有那么多美满事,何况咱们致力的,本就是解开这个谜团,只有抬头挺胸去面对它。”

    青青双唇启动,欲言又止,终于默然无语。

    邓飞龙有气无力的轻声道:“剑飞。”

    剑飞应一声,抬手就要先闭青衣妇人的四肢穴道。

    剑东等也忙双目投注,等着看剑飞拍醒青衣妇人之后的事情变化。

    而,就在这众目投注之际,却突然发观了一件根本不可能,也使得每个人都不相信自己目光的事。

    这件事,使得剑飞一怔,一惊,连忙收手。

    这件事,也使得剑东、剑南、灵芝、金兰,还有邓飞龙、青青惊得神情震动,骇然失声呼叫。

    只因为,就在这前后不过片刻的工夫中,靠坐在椅上,因穴道被制而昏迷的青衣妇人,已经完完变了一个人,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仍然是一身青衣,仍然是一个女人,但年纪又增加了十岁不止,原来乌黑的一头秀发,变得灰里杂白,毫无光泽,原来成熟风韵动人一张艳丽娇靥,也变得皱如鸡皮,肌肤松驰,白里泛青,不只是年纪增长,根本就已经不是那活脱脱像极了的李夫人。

    这种事前所未有,这种事不但见所未见,也闻所未闻!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毕竟,这是众目亲睹,伸手就可以触及的铁一般事实。

    青青头一个掩口惊叫:“这,这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定过了神,互相惊望,却都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

    还是灵芝先定过了神:“我见闻浅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有一点大家都明白,她不是我们大姐,不是神剑山庄的李夫人。”

    金兰道:“可是,可是她是谁,为什么原来那么像大姐?”

    这,谁也不知道所以然,谁也无法回答。

    只声邓飞龙震声道:“剑飞,拍醒她。”

    剑飞瞿然应声,抬掌拍出,但就在他的手掌刚触及青衣妇人之际,他脸色陡然一变,一双手掌久久没有收回。

    剑南忙道:“剑飞,怎么了?”

    剑飞失神地缓缓收手,道:“她,她已经死了。”

    人已经死了?

    众人齐震动,邓飞龙脱口叫道:“这怎么会?”

    挥掌如飞,一把扣住了青衣妇人的腕脉,他的手,也久久没有收回。

    显然,人真已经死了。

    明知道,但是剑东还是问了一声:“邓老……”

    邓飞龙缓缓松了手,面无表情:“已经没有脉了,身子都凉了。”

    剑南转脸望剑飞:“剑飞你……”

    剑东惊诧欲绝:“我没有,我闭的是她的睡穴,决不是死穴,我怎么会那么糊涂?咱们也怀疑她是小妈妈,我又怎么会。”

    不错,剑飞不会下杀手,决不会,他不至于那么糊涂,也不至于那么冷酷绝情。

    那么,人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只听金兰道:“她穴道被制,人在昏睡中,也绝不可能自绝。”

    那是当然不可能,决不可能。

    剑飞叫道:“是不是他们的人暗中出手灭了口?”

    一语惊醒梦中人,灵芝、金兰连忙动手,从头到脚,仔细搜查,但是没有一点伤痕,就是没有,甚至连一点可疑的地方都没有。

    邓飞龙道:“事实上,咱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发觉,除了她还有第二个人……”

    青青叫道:“可是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死了呢?”

    这不是青青一个人的疑问,是在场每一个人的疑问,只不过青青叫出了声罢了。

    邓飞龙突又伸手把住了青衣妇人的腕脉,片刻,他松手出指,在青衣妇人身前身后几处大穴轻点轻按,只见他神情连连震动,脸色连连变化,等他最后收回手,他脸色一转凝重,道:“我猜着了,但是在此之前,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也决不会相信,简直骇人听闻……”

    剑东忙道:“邓老,什么?”

    邓飞龙道:“这个妇人身上的穴道,不但是都移了位,甚至已经都变换了位置。”

    众人一怔,齐声叫道:“有这种事?”

    邓飞龙道:“所以,剑飞闭的是她的睡穴,但是,实际上闭的却是她足以致命的重穴。”

    剑南叫道:“邓老,穴道移位我们听说过,可是穴道互相变换位置……”

    邓飞龙道:“这是有可能的,学无止境,武学一途渊博浩瀚,无边无际,中原武林,加上外方异城,宗流门派之多,难以计数,有很多至今尚不为人所知,穴道既能移位,当然也就能互相变换位置。”

    剑东道:“这是哪一门、哪一派的功夫?”

    邓飞龙摇头道:“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灵芝突然道:“邓老,把这些事事连起来,我大体上可以说出个所以然来了!”

    众人忙望灵芝。

    邓飞龙道:“弟妹说说看。”

    灵芝道:“这个妇人,不但习有一种诡异奇奥的武功,还可能服用一种药物,那种诡异奇奥的武功,或者是药物,可以使穴道变换位置,使青春永驻,容颜不老,但是一旦死亡,那种武功或药物便失去了功效,因而使得身体容貌起了变化,恢复了本来面目,也恢复了实际的年龄……”

    邓飞龙点头道:“我也这么想,但是要使某个人像另一个人,就不是武功或者内服的药物所能奏效的了。”

    灵芝说道:“对,还有,为什么他们要使别人看来像李夫人,这又是两个暂时解不开的谜团。”

    邓飞龙道:“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使某个人去像另一个人,必须借助神奇的灵药,或者是神奇的医术!”

    青青突然道:“还有一点可以肯定,被摹仿的人必定在他们那边,否则,决不可能塑造得那么像,也就是说李夫人跟我娘,确实在他们那边,至少曾住在他们那边。”

    灵芝一点头道:“对,咱们上剑尊谷找李夫人跟邓夫人,应该是不会错的。”

    青青道:“这个像极李夫人的人不是李夫人,那么那个像我娘的人,也可能不是我娘,也就是说,李夫人跟我娘的化身,恐怕不在少数。”

    金兰道:“世间的人有多有少,为什么剑尊谷不使她们像别人,偏使她们像李夫人跟邓夫人呢?”

    灵芝道:“真正的原因犹待求证,不过现在可以这么说,因为李、邓二位夫人在剑尊谷,或者曾在剑尊谷,也就是说剑尊谷跟李、邓二位夫人的失踪、我们老主人的被害,有直接的关系。”

    剑东道:“看来,不闯那神秘的剑尊谷,是解不开这个谜团的了。”

    邓飞龙道:“再碰上剑尊谷的人,动手搏杀之际要小心,因为他们的穴道位置都可能已经有了变换,一旦到了剑尊谷,见到了那个幕后主使者,更要小心,因为这些人的穴道位置都能变换,那主使人的一身武功可想而知……”

    青青道:“这个主使人究竟是谁?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能使得这些人宁愿失去本来面貌变成别人……”

    灵芝道:“那是因为他们规法严峻,促成他们的自绝就是最好的例证,还有就是”

    剑东忽然目闪寒光,沉喝道:“什么人?”

    众人忙转眼望去,只见厅门口站着一个身材美好的银衣人。众人一眼就认出她就是那位白银夫人,也就是酷似邓夫人,可能是青青之母的那位。

    邓飞龙脸色一变,就要闪身迎上。

    忽听白银夫人一声惊叫:“她怎么……是你们杀了她?”

    邓飞龙脚下一顿,道:“可以这么说,怪只怪她的穴道已经变换了位置。”

    剑南叫道:“你来得正好,我们正愁没有活口……”

    金兰忙扯了剑南一把,剑南有所悟,连忙住口。

    青青看见了,凄然一笑道:“不要紧,她未必就是我母亲,擒下她,不必犹豫。”

    邓飞龙就要动。

    忽见白银夫人那袭银衣起了一身轻颤,随听她叹声道:“她死了以后,怎么会变得这么难看,要是我……我受不了,还不如现在死了呢!”

    话落扬手,回指疾点心窝,身躯一晃,猝然倒地不动。

    她竟然真的自断心脉自绝了。

    这变故过分出人意料之外。

    邓飞龙,青青、剑东、剑南、剑飞,还有灵芝、金兰一起横掠过去,邓飞龙一把白银夫人腕脉,轻叹一声道:“没救了。”

    青青伸手揭去了白银夫人的面具,面具后姣好的面目,正是酷似邓夫人,也就是青青生母的一张脸,纵然明知她未必就是真正的邓夫人,真正的生身母,青青拿着银色面具的手,仍然不免为之一阵轻颤,就连一颗心,也起了不少的震动。

    就在这时候,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白银夫人的头发跟脸,已经开始起了轻微的变化,不过一刻工夫,变得跟先前那青衣妇人一样,一样的老丑,一样白里杂灰的枯干头发,当然,她也就不再是酷似邓夫人的白银夫人了。

    众人自不免又是一阵震撼。

    邓飞龙暗吁了一口气,青青也渐趋于平静。

    灵芝道:“青青姑娘,这就是我刚才要说没说,她们宁愿失去自己,变成别人的另一个原因。”

    青青似乎还没有完定过神,抬眼道:“什么?”

    灵芝道:“女人看自己的青春及容貌,重逾性命,当她发现如果在变成别人的情形下,可以使自己青春永驻、容颜姣好的时候,她当然宁愿失去自己!”

    青青道:“当她发现真实的自己仍是抵不过岁月的摧残,仍不免衰老,而且是既老又丑时,却又有一种恐惧,这种恐惧竟使得她不惜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外表对一个女人,真是那么重要么?”

    灵芝道:“在你这个时候,你年轻,你有美好的面貌,当然是无法体会,而我们几个,已经渐渐地有这种感受了,不过这也因人而异,因生活而异,当一个女人,如果她能在别种幸福上获得满足时,她就会不计较,甚至于忘掉这些的。”

    青青若有所悟,娇靥上浮现起一种异样神色。

    剑东跟剑南,情不自禁地互望了一眼。

    而邓飞龙,老脸上却是闪过了阵阵的抽搐,似是,灵芝所说的话,正击中了他的心灵深处。

    只听剑飞道:“这个白银夫人,或许是因为黄金夫人而来,而黄金夫人既不是李夫人,她又为什么到这里来?”

    金兰道:“当然不会是因为小主人的故世。”

    剑飞道:“可是这儿任何一个人的生死,又怎么会引得起他们的关心。”

    金兰道:“毕竟,或者在附近,或者在遥远的剑尊谷有关心咱们这里任何一个生死的人。”

    剑飞双眉一扬,大声道:“那两位既是还关心这儿的人,为什么会有从当初到如今的变故,那两位既是还关心这儿的人,为什么她们自己不来?”

    一阵静默,没一个人说话,因为,这问题谁都无法回答。

    半晌,邓飞龙轻轻一叹,打破沉寂:“不管她们是谁,不管她们的来意是什么?人死入土为安,哪位帮个忙,把她们埋了吧。”

    邓飞龙自己,还有剑东、剑南、剑飞都动了手,把两具尸体抬了出去。

    厅堂里,只剩下三个女流,灵芝、金兰,还有青青。

    青青呆呆地站立着,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灵芝轻叫道:“青青姑娘。”

    青青突然道:“灵芝婶,刚才你竟然没有明说,但是你的话我懂,婚姻的美满与否,对一个女人真那么重要么?”

    灵芝道:“青青姑娘,这也是因人而异。不过,对大部分女人来说,在家从父,既嫁从夫,婚姻就是她的部,就是她的一辈子,如果跟丈夫感情不好,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她还有什么指望?”

    青青的目光从那些垂着的条条白幔上掠过,白幔后,停放着李秀的棺木,她缓缓道:“那么,一个女人,在选择终生伴侣的时候,就应该十分谨慎了。”

    金兰没在意。

    灵芝看在眼内,听在耳中,却为之心头一震,她怕自己说的话影响了青青,正打算解释几句。

    邓飞龙、剑东、剑南、剑飞已随后进来了,各人的脸色,显示出各人心情的沉重。

    谜团到现在仍是谜团,不但未能破解,反而又自增加,再加上李秀的突然故世,怎不令人心情沉重?

    就在这时候,剑北跟白菱回来了,只他们两个人,神情疲累,还加上脸色沉重。

    剑东忙道:“剑北,回天渔隐公孙敬……”

    剑北摇头道:“没找到。”

    剑南道:“怎么说,没找到?”

    金兰道:“不是说他住在湖北宜昌沿江一带……”

    白菱道:“回天渔隐公孙敬,是住在湖北宜昌沿江一带没有错,咱们清楚,邓老跟青青姑娘也知道,我跟剑北也都在宜昌三里外江边,找到了公孙敬隐居的茅庐,可就是人去屋空,没找到他。”

    灵芝道:“或许屋已空,但怎见得人已他去?”

    白菱道:“我跟剑北来回五十里,遍访沿江渔家,没人见到公孙敬,甚至有人说,公孙敬那座茅屋,已经空了年余。”

    众人为之一怔。

    灵芝道:“那么你们有……”

    剑北道:“茅屋里用器渔具仍在,甚至他那根举世无二的百节紫竹钩竿都还在,只是到处尘埃厚积,的确像空有年余。”

    灵芝讶然道:“百节紫竹钩竿?他若是人已他去,别的东西可以一概不带,但那根百节紫竹钩竿,却是他珍爱异常、从不离手的……”

    邓飞龙点头道:“的确,此老闲云野鹤,一生淡泊,什么都不在眼内,唯有那根百节紫竹钩竿,他却是珍爱过于性命,从不离手,只因为那根百节紫竹钩竿,举世难觅其二,坚中带韧,甚于百练精钢,但却远较钢铁为轻,不但上百斤的大鱼挣它不断,还可以兼作兵刃来用,是他几年前在南海发现,整遍紫竹林中,唯一长结上百的一根。”

    灵芝道:“那么……”

    邓飞龙道:“只从这根百节紫竹钓竿,十九,此老已遭遇什么不测了。”

    剑飞失声道:“那么小主人……”

    邓飞龙叹道:“我把过秀侄的脉,不管公孙敬是不是能来,秀侄是早已没救了。”

    金兰叫道:“不,邓老,公孙敬既称回天渔隐,他当力可回天。”

    邓飞龙道:“就算他有回天之力,可却找不到他,又有什么用?”

    众人齐为之悲痛俯头。

    剑北突然大叫一声,扬掌拍向自己天灵。

    白菱失声惊叫:“剑北!”

    众人猛抬头,剑东眼明手快,伸臂撞在剑北手肘上,剑北的手掌立即走偏,拍在了他自己左肩之上,拍得他身躯一晃。

    剑东趁势抓住了他的胳膊,喝道:“剑北,你这算什么?”

    剑北悲道:“公孙敬或有回天之力,可是我跟白菱无能……”

    剑东道:“就算是,该死的不只是你们俩,大家都自绝了,神剑山庄老主人惨死,夫人失踪,还有小主人的灵柩,这些事怎么办,别人谁该担当?”

    剑北厉声道:“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放开我。”

    他沉腕猛挣,挣是挣脱了,但是剑东抖手一掌正打在他脸上,剑东悲喝道:“你再多想想,老主人、夫人、小主人,你对得起哪一个。”

    剑北的唇边流下了一缕鲜血,他没再扬掌,没再吼叫,他颤抖着低下了头。

    只听邓飞龙哑声道:“谁都不能怪,这也许是天意。”

    剑南道:“天意何其残酷,绝我神剑山庄?”

    剑飞目眦欲裂,振臂大叫:“不,咱们都姓李,只要咱们几个有一个人存三寸气,神剑山庄就绝不了。”

    剑北突然跪倒在剑东之前:“二哥,我错了。”

    邓飞龙须眉皆动。

    剑东、剑南、剑飞、灵芝、金兰、白菱为之热泪夺眶,连青青都流了泪,恨不得想马上明说,李秀只是诈死,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剑东伸手扶起了剑北,把自己的汗巾递了过去,剑北接过去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剑东忽一扬眉,转身道:“咱们马上安葬小主人,赶到剑尊谷去。”

    剑飞道:“对,咱们马上闯剑尊谷,分个敌死我活。”

    灵芝一惊,要说话。

    青青已先开了口:“不,剑东叔,我不赞成这么急。”

    剑东道:“青青,每个人都等不及了。”

    青青道:“再急也得从礼,秀哥不过刚入殓。”

    剑东道:“眼下的情势,只能从权,再说,我等也不必拘这个礼。”

    灵芝道:“剑东,你这种说法,我不敢苟同。”

    剑东道:“灵芝,非常之时,我得拿主张。”

    灵芝道:“我知道,神剑山庄除了大哥就是你,大事是该由你拿主张,可是你这种主张不对。”

    剑东道:“我这种主张不对,你……”

    目光一掠剑南等:“你们几个怎么说?”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剑南、剑北、剑飞,甚至金兰、白菱,异口同声,都主张马上安葬李秀,然后赶往剑尊谷。

    灵芝怔住了,她没法再拦阻,更不能明说。

    剑东道:“过来帮忙。”

    带着剑南等就要拿那条条垂着的白幔。

    青青伸手一拦:“你们不能……”

    剑东道:“青青……”

    邓飞龙伸手拦住了青青,道:“青青,这是神剑山庄的事。”

    剑东道:“谢谢邓老。”

    带着剑南等走了过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神剑山庄 爱搜书 神剑山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剑山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神剑山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