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执笔人:司马翎

    曙色迷茫中,邓飞龙(即邓渔)飞身出掌,快得如魅如电。

    他掌势甫发便收,凝身屹立。

    剑飞一掠落在他身侧,这时只见巷口墙角一个黑衣汉子打横跨出,不过动作颇为古怪。

    这个黑衣汉子显然不是自愿现身的,不过他手中长刀已经弯曲变成V字,胸口也凹陷了一片。换言之,他已被邓飞龙一掌打得刀弯胸塌,所以就算不想现身也是不行的了。

    巷口另一边还有一个黑衣汉子,横剑作势欲扑,气势凶悍。

    邓飞龙没有瞧他,眼光却投向三四丈外,那儿有篱笆也有树木。

    剑飞也像豹子般稍稍蹲低,正对着那持剑黑衣汉子。他头面身血污处处,看来竟然比对方更凶悍可怕。

    邓飞龙道:“为了灭口,我大可以继续出手击杀此人……”

    剑飞随口应道:“您当然可以,但为什么不出手呢?”

    邓飞龙瘦削面上泛现一抹冷笑,道:“因为杀了他也不算灭口,而且我扑过去的话,那边的位置对我大大不利。所以我何必那样做呢?”

    他目注的篱树间突然出现一片眩目黄金光彩,那是一个身金袍,还套着一个金色面具的人。

    晓风中垂肩黑发稍稍飞扬,配衬纤长身子,大有韵味。

    可惜金色一片的面具上,看不出容貌,也看不见表情。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金面女人!”剑飞说,他眼光只一闪便又回到那黑衣悍汉身上。又道:“她是谁?她为什么不敢露出真面目?她是不是长得很难看?”

    金光乍然连闪,那金面人忽然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不及一丈之处。

    邓飞龙干干瘦瘦的身子无端端胀大了不少,长衫无风自动,双手打腿绑拔出一对尺半长分水刺,口中道:“我也希望看得见她的样子,但你何以知道她是女人?”

    剑飞道:“我觉得她是女人,难道她不是么?”

    金面人的声音从面具后透出,果然是女性嗓子,亦是邓飞龙很熟悉的声音:“老邓,这孩子是谁?是不是李慕云的儿子?”

    邓飞龙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他是李剑飞。”

    金面人道:“那是李慕云的义子了!他年纪尚轻,我瞧还是由你出手比较好。”

    邓飞龙道:“这话甚是,但我出手对付谁?是你还是那位仁兄?”

    金面人道:“你说的那位仁兄姓秦名良,是当今武林有数剑客之一。他大概堪作你的敌手,甚至可能击败你呢!”

    邓飞龙微微动容,道:“四川三大名剑之一的花言巧语秦良也成了你的手下?”

    那黑衣汉子两眼不离剑飞,涩身应道:“在下正是秦良。”

    他显然不是擅于辞令的人,所以他的外号无疑是形容他的剑法而不是他的口才。

    邓飞龙轻叹一声,颔首道:“好,好,既然是当代剑家,邓某当亲自请教。”

    李剑飞悍然道:“不,我来!”

    金面人发出冷嗤。邓飞龙摇头,道:“你只怕不行,连我都不知道能接人家几招……”

    李剑飞道:“不,还是我来。我只要跟他拼一招!”

    秦良弹剑冷笑,道:“要拼就拼到底。”言下之意,决计不肯一招罢手。

    他双眼仍然没有离开过李剑飞,那是因为李剑飞豹踞的姿势,以及悍厉眼神使他感到压力,因而每分每秒必须神戒备。

    金面人像鬼影一样无声无息地飘退寻丈,道:“好,你们先斗这一场。”

    邓飞龙也横移六七步,腾出地方给他们决斗。他虽然从双方凌厉对峙形势瞧出李剑飞有资格一拼,但终究不放心,所以没说什么,只担心地叹了一口气。

    李剑飞的剑一直斜系背后,此时还不掣剑出鞘。

    他向前踏出两步,仅仅两步而已。

    秦良徒然感到森冷凌锐的杀气迎面攻到,身子想不动也不行。只不过这一动却有了退避或进攻的分别。

    他毫不迟疑采取进攻,手中长剑骤然幻变出七八道剑光。

    大概由于每一道剑光又蕴含虚实刚柔好几种变化,因此李剑飞脚下直退,发出哧哧声。

    李剑飞虽然是后退,但姿态沉稳,步伐坚实。休说是金面人和邓飞龙这等一流高手,就算是平常武师,也能够瞧出他并非仓皇败退。

    那秦良剑光四洒,数步之间,已变成千百缕眩人眼目光影,招式奇诡幻变,果然当得“花言巧语”四字。

    李剑飞其实也已几乎透不过气来,当此之时,他左脚斜斜踏在坎宫,蓦地但觉汹涌排空的剑光,忽然变成图画上的重重霞影而已。真真正正攻向他身上的,只有一剑。

    那一剑直指他胸口紫宫穴。剑式虽然诡毒无匹,可惜偏歪了一点,同时剑身中段内力不匀。正如一支麻秆,虽然两头镶了钢,但中段却脆弱不堪。

    剑光从他肩上飞出,闪得一闪。霎时云收雨霁,光影尽皆消失,只剩下两个人屹立对峙,宛如石像。

    鲜红的血从李剑飞左肩喷出,那是因为一截剑尖插入而又跌坠地上,肩上的伤口便肆无忌惮地流血了。

    但秦良似乎更不妥当,因为他胸口要害多了一个小洞。

    鲜血虽流喷流得少些,但要害跟肩头这种部位岂可同日而语?

    秦良眼睛睁得比平时大许多,凝声道:“好剑法……”

    他丢掉手中只剩半截的断剑,又道:“神剑山庄,唉,神剑山庄……”

    天色已经明亮得多,但见秦良凶悍的面庞忽然松弛安祥,然后向前仆跌不再动弹。

    远处兀自传来劈啪火烧声响,但邓飞龙与金面人都不投瞥一眼,亦没有作声。

    过了一会,李剑飞收剑入鞘,从怀中掏出一条汗巾,一下子就包扎好左肩伤势。

    金面人默默瞧他每个动作,等他昂然挺立时,才道:“李慕云真了不起!”

    邓飞龙道:“你究竟是谁?”

    金面人不答,又道:“李慕云的神剑,据我所知并没有这种凶险拼命杀着。”

    邓飞龙仍然问道:“你是谁?”

    金面人轻笑一声,气氛一时大见缓和。她道:“我可能是你的妻子,可能是李慕云的妻子,也可能是任何人!”

    邓飞龙道:“我打算留下你。”

    金面人道:“你办得到办不到且不说它,但为何想留下我?”

    邓飞龙口气转冷,道:“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金面人道:“其实你应该说你想安然逃掉才对。因为你若是被杀或者被擒,岂不是连一线机会也没有了?到那时你就算知道我是谁,又有何用?”

    李剑飞一声不哼,稍稍蹲低身子豹行数步。一般凌厉杀气直迫丈许外的金面人。

    她那乌油油飘扬的长发,窈窕玉立的身形,以及娇柔声音,都不足以阻遏报仇的炽烈感情和意志。

    管她是谁?反正必是仇敌。直接也好间接也好,终归就是仇敌。

    金面人声音虽冷,可是仍然相当娇柔悦耳。她道:“李剑飞,人生既复杂而又多变,你现在想杀我,也许将来却想帮我。”

    邓飞龙的声音毫无感情,道:“废话,这算哪一门子的道理?”

    金面人道:“假如我被他一剑杀死,然后他发现我居然是他义母,你猜他会怎样?”

    邓飞龙摇摇头,这种歪理那有谈论之必要?

    李剑飞步伐坚稳如泰山,哧哧哧三声,又迫前三步。

    杀气更凌厉强大,森冷迫人。

    金面人徐徐道:“好家伙,这一招又然不同刚才拼命的一招了。李慕云究竟还有多少绝招不为世人所知的?”

    李剑飞此时才开口道:“你小心了,这是天下第一攻招,叫作‘三军辟易’……”

    金面人身子忽然摇摇晃晃,宛如风中杨柳,袅袅娜娜十分好看。

    她声音却反而又严厉了许多,道:“如果你那一招是天下第一攻招,我这一招‘慈航普渡’,就是天下第一守招了!”

    邓飞龙抖丹田大喝,声如霹雳:“剑飞,杀呀……”

    他自己也自须发戟竖,杀机弥漫。

    李剑飞剑光忽闪,应声电掣射去。他剑式平凡朴实之至,只不过当胸搠入。但剑上轰轰烈烈之声,却有如山崩海啸,威势无与伦比。

    他脑中连李秀这个传授剑法给他的人的影像也不曾闪现,眼中只见对方千摇百扭奇奥美观的身法之中,有一道裂口。只要攻入这道裂口,就天下大事已定了!

    他剑上力道不增不减,速度亦不快不慢,但豪雄无敌之势却在一瞬间增加百十倍之多。设若是两军对垒之际,这一剑当真有千军万马辟易溃退之威。

    邓飞龙大喝声中,左手飞出一道光芒,遥遥疾射金面人。

    他分明已脱手射出分水刺,但左手内仍是握着同样一支分水刺,敢情他的一对分水刺也跟那支钓鳌钩竿一样,有不少花样。

    金面人挥掌一拍,掌心掌背金光灿烂夺目,掌力先刚后柔,刚时有如拔山扛鼎,柔时却宛如春蚕吐丝。

    李剑飞的无比凌厉攻招忽然斜斜歪开三尺,刺不到人家身上。

    可是那边分水刺光芒闪处,金面人闷哼一声,随手从右腿侧拔出,也不管鲜血淋漓,金手一抖,那支分手刺断为七截,铮铮琮琮掉落地上。

    金面人又哼一声,转身时已飘出三丈,快似鬼魅,再一眨眼便远在十丈以外。

    邓飞龙仰天大笑,声传数里。

    这时才真的天色大亮,东方天际一轮红日,欲起未起……

    一阵淡淡如兰如麝的幽香传入鼻中,同时臂膀也碰到软绵绵而又充满弹性的地方。

    李秀的心冬冬急跳好几下,勉强按定心神,声音低如耳语,道:“青青,咱们一定截得敌人?”

    青青娇靥泛起桃花似的娇艳光彩。每个人在人生某一阶段中,总免不了会特别敏感,因而放射出更加强烈的魅力和热力。

    虽然现在时机好像不太对,可是谁管得了那么多呢?任何事情都会在任何时间发生,如果人类自己能够主宰,能够控制,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她柔声道:“一定会,因为爹跟我通过消息。他会设法使一些敌人经过这边。”

    曙色中她眼波柔如春水,双颊艳似桃花。她为什么变得加倍吸引加倍美丽呢?

    李秀下意识地伸手揽住她,道:“等一会让我出手,你压阵好不好?”

    青青本想回答,可是忽然被软热的嘴唇封住了嘴巴,只好在喉咙中咿晤几声算是回答。

    数月来朝夕相处,也曾耳鬓厮磨。心坎深处亦各自有过种种梦想。可是都如空中鸟迹,水中鱼痕,外表根本看不出来。

    但何以在这紧急危险之际,心中的梦想、满腔的热情居然变成真实的行动?

    如果有敌人走过,这两三分钟之内保证他们都不觉察。

    幸亏当他们嘴唇分开,互相脉脉凝视之时,数丈处才传来轻微声响。

    青青娇躯一缩,李秀反而长身站起,俯望脚下低了两丈许的山路。

    山路相当宽阔,正是一个宽坦的弯角。李秀和青青匿候此处,自是大有深意。

    路上三个黑衣大汉,两个提刀,一个扛着一把月牙钢铲。

    李秀的目光却跳过他们,落在三丈后面那个银袍银面具的人影身上。

    那是因为这个银面人好像影子或幽灵一般跟在后面,透出无限诡异味道。

    人家也都看见陡坡上的李秀,霎时都停住脚步。

    李秀拍拍腋下挟着的长剑,声音和缓道:“诸位辛苦了!

    但你们没有走错路吧?”

    三个黑衣大汉刷地分开,布成三角阵势,突出尖端的就是扛着钢铲的人。此人虽是头如笆斗,却无发无须,假如换上僧服,一定会把他当作大和尚无疑。

    他浓眉一掀,声如洪钟,道:“你是谁?”

    李秀好声好气,道:“我只是一个过路人,你们呢?”

    那光头黑衣大汉道:“洒家是千杯不倒莫醒非,你是不是姓李?”

    李秀道:“啊呀,真想不到湘南凶僧千杯不倒莫醒非也变成狗腿子,不过我想知道的人不是你们,而是他……”

    他指着三丈外的银面人,又道:“他是谁?跟我李秀有什么不解之仇?”

    莫醒非咆哮道:“李秀,你下来,你接得住洒家三铲之后再说话不迟!”

    李秀俯视着他,本来有点苍白的面色现在更为苍白。他心中可真禁不住有点紧张。

    这些黑衣大汉不论声名有多响亮,本事有多么高明,都没有用处。因为他们一败必死,连一句话也问不出来。

    世上有什么人?用的什么法子?能够这样控制手下呢?

    所以他知道必须截得下那银面人,只有这个神秘的人,才可以从他身上找出一些有用线索和资料。

    而观在,既然他已露形迹,就算想悄悄退走也不行的了。

    至少那银面人绝对不会让他飘然远遁。

    他回顾草丛一眼,微笑作别,便自飘出空中,既像大鸟也像一只猫般无声无息落在宽大山路上。

    三角形敌阵的尖端正正对着他,换言之,那扛钢铲凶霸霸的莫醒非与他正面相对。两下相距不及一丈,所以连面上的皱纹也瞧得十分清楚。

    莫醒非凶悍凝视,威势骇人。

    但为何那凶光四射,以及含有狡黠意味的眸子内,另外尚隐藏着说不出的呆滞和散乱?

    呆滞散乱跟凶暴并无抵触,但跟狡黯就是互不相容的心态了。

    李秀心念电转,刹那时已设想了很多可能性。

    幸好近些年来老是装扮半身不遂的残废,坐卧时间多过走动,因而用脑筋几乎比用体力还高明敏锐。而且另一种本领也是练出来的,那就是面上表情决不泄露心中的秘密。

    他又拍拍腋下挟着的长剑,先发制人道:“我家传神剑的声誉,大概有资格与你们三位印证吧?”

    这一点倒是事实,神剑山庄昔年得到天下武林四十八家门户掌门人联名赠奉的玉符令,隐隐已尊为天下第一之意。

    李秀身为神剑山庄少庄主,这句话摆出来简直重如山岳,谁敢说不?

    湘南凶僧千杯不倒莫醒非隆重颔首,道:“你当然有资格。”

    李秀道:“那么你们别走,我过去跟那一位讲几句话,便来领教。”

    他顺理成章潇潇洒洒迈步行去,莫醒非等三人一时呆住。

    银面人等他一步一步走近,忽然嘿嘿冷笑,道:“真想不到李慕云还有这样的虎子!”

    李秀皱起剑眉,疑道:“你声音好熟。”

    银面人道:“透过这副面具,似乎所有人的声音都一样。”

    李秀道:“不一定,至少我可以肯定你是女人。”

    银面人道:“这有什么关系?”

    李秀道:“既然听得出是男是女,也等如可以听得出每个人声音不同之处。”

    银面人一怔,道:“这便如何?”

    李秀微微而笑,没有立刻回答。

    本来以为从来没有闯荡过江湖,没有跟高手过招拼命,一定有很多地方不如这些经验丰富诡秘毒辣的老江湖,谁知大大不然,看来这个问题关乎智慧多些,经验只不过是辅助的工具而已。

    李秀当然不会说出心中的想法,徐徐道:“下一回我再遇见你,大概可以从你声音认出是你。咱们要不要打赌?”

    银面人斥道:“胡闹,根本没有下一回。”

    李秀道:“一定有。除非你不肯告诉我一个秘密。”

    银面人道:“你好像有点语无伦次,是不是发高烧神智不清?如果不是,何以你讲什么我完听不懂?”

    李秀笑笑。我正要你似懂非懂,不然你怎肯跟我讲下去?如果你不讲下去,我的伏兵怎能发生作用?

    他无意中转眼向山路徒壁上面扫瞥一眼,那儿正是他现身所在。

    银面人忽然警觉,突然发出一阵怪异哨声,远远传出。

    这阵哨声实在不止是怪异,简直能使人毛骨悚然,使人厌闷欲呕。

    李秀露出大吃一惊神情,侧脸望时,但见那莫醒非等三人已像巨鸟般飞跃上陡壁,个个身手矫健快捷之极,无疑都是当今一流好手。

    他跟着又发现自己退两步,那银面人也进两步,如果这个距离是对方出手可及的距离,那么他算是被对方钉住了。

    他笑得有点苦涩,道:“你好像已占了我一点上风了!”

    银面人冷冷道:“不敢,但那上面你还有同伴,却是我早已知道的……”

    那莫醒非等三个黑衣大汉,身形已经隐失于陡壁顶。

    李秀讶道:“你早巳听到声息?”

    银面人道:“早晨的山风这么大,当然听不到声息。但你下来时回顾那一眼,还有刚才也瞥了一眼,这些已经足够了!”

    李秀从她眼睛望入去,事实上她也只有这一对眼睛可以观察。

    这对眼睛如果嵌在轮廓还不错的女人面庞上,一定增添无限风情魅力。

    但可惜她眸子深处,竟亦隐隐有呆滞散乱的意味。为什么呢?

    然而无论如何,现在已濒临最重要关头。许多谜包括血淋淋的,使人伤心的或可在她身上找出答案。即使不能立刻找到答案,但她是最有力的线索,却绝无疑问。

    他感到肋下长剑大有鸣跃出匣之意,是不是此剑也知道盘根错节复杂离奇的人生,往往必须快剑一挥方能了断了莫醒非等三人但见崖上长草及胸,乱树丛生。

    这等所在莫说匿隐一个人,就是一只大象亦不易找得出来。

    但他们有他们的办法,三人呼哨一声散开七八丈,每个人都戴上薄皮手套,掏出一把毒蒺藜。

    有可疑之处他们就扬手发出几颗毒蒺藜,根本懒得细细搜索,故此他们追搜得极快,一下子就搜出数十丈远。

    山草乱树区域忽然已尽,前面是一大片斜坡,一眼望过,有几块庇荫于七八棵古树下的巨石,很可能有人躲在后面。

    他们飞跃扑去,没有一个人迟疑一下。因为的确有个女子身影闪现过。

    斜坡尽是一片茸茸碧草,宛如茵褥。这个地方如果让孩子们追逐打滚,一定是极理想的地方,也因此而充满了爱和活泼生机。可是做了生死相搏的战场,回想起来印象就大不相同了!

    莫醒非他们三人齐齐在绿茵长坡当中停步,因为石后树后这时已闪出三个人。

    那三人年纪都差不多在四十上下,个个五官端正,说不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们每个人腰间一式配着长剑,剑鞘都是极醒目的杏黄色,剑柄飘摇着绿色穗子。

    神剑山庄的招牌终于又出现于江湖上。

    那三人不徐不疾迎上来,到了近处停步,人人手按剑把,微微而笑,气概吞天,豪情飞扬。

    当中的是李剑东,他以气吞山河目无余子的姿势四下顾盼一眼,道:“神剑山庄李家三将在此,你们报上名来!”

    声音清越远远传出,草木簌簌摇颤。莫醒非等三人耳鼓也轰轰洪洪不太好受。

    莫醒非深深吸口气才道:“洒家千杯不倒莫醒非,这两位是豫南刀客断魂双飞娄家兄弟。”

    李剑东豪情傲气都从一笑中跳跃出来,道:“天下英雄都到哪里去了?为何现在只剩下你们和我们争杀流血?”

    莫醒非虽然气势被夺,仍然勉强厉声道:“洒家一直都认为你算是一号人物!”

    李剑东豪情稍敛,柔声道:“是的,你我都可以在江湖叫字号称人物。不过,请你们相信,当真当得上天下英雄的,却不是你和我!”

    娄家兄弟的老大不服气,长刀一挥呼啸作响,道:“谁是天下英雄?”

    李剑东道:“当年敝主上神剑李慕云,一剑连破武林七大门派掌门人的七种兵器。当时鬼哭神泣,日月无光。各门派不少高手因此胆寒心裂,终身永不言武。你们见过听过这个故事没有?”

    他们当然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过。谁能描述那时候的真实情况?怎能将当时心魂皆颤宛如世界末日的情景重叙一遍?

    李剑东豪气又从双眉拂拂溢出,目光如电,冷冷道:“你们虽也算成名人物,但只怕是平生未遇敌手而已。”

    他威势慑人,莫醒非、娄家兄弟竟答不上话,亦不敢无礼撒野。

    李剑东继续道:“现在我神剑山庄正式出手,你们哪一个若是过得十五招,照例免死。这一条规矩你们听过没有?”

    莫娄三人茫然摇头。

    李剑东仰头长啸,剑南剑北也一齐按剑应和,声震万木,远传百里。

    他们满腔悲愤,多年抑郁,尽在这一啸中宣泄。神剑山庄就算军覆没、靡有孑遗,也定要轰轰烈烈,定要有易水萧萧的气魄……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神剑山庄 爱搜书 神剑山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剑山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神剑山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