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执笔人:卧龙生

    襄阳府上四座城门楼上。忽然垂下了一条两丈多长的布招。

    布招上,写着斗大的黑字。

    白底、黑字,看上去十分醒目。

    三剑会襄阳,四方独缺西。

    西城的门楼上,虽然也挂一条白绢,迎风飘扬,但绢上却没有写字。

    这件事,立刻哄传襄阳,也惊动到一水之隔的樊城。

    这就是灵芝的办法。

    借千万人之口,传出去寻找主人的消息。

    眼看大街、小巷,男男女女奔走相告,剑东等暗暗高兴,灵芝这找人之法,竟然是有如此的神效。

    只要李慕云住在襄阳,不管是城内、近郊,一定会听到这个消息。

    四方独缺西,也无疑报出了剑东、剑南、剑北的名号。

    但不知内情的人,却很难猜出什么。

    布招高挂在城楼上的最高所在,直到午后很久,才有官府中人,化了很大的气力,把它取下来。

    茶楼、酒肆中,传出了各样不同的传说,最惊人,也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那布招上写的是江湖中一个门派的暗语,这襄阳城中,立刻要发生大事!

    剑东、灵芝坐镇在襄阳最大的一家酒馆汉江楼上。

    剑南、剑北、金兰、白菱,却巡走在大街之上。

    他们尽量保持本来的面目,以便主人能在一眼间瞧出来。

    由晨至午,四个人分两组,走遍了大街、小巷,仍是一无所获。

    剑东和灵芝,却经过一番刻意装扮,他们尽量使自己平凡,不让人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两人已在汉江楼上坐了一个多时辰。

    每一个桌位上,都换了两三次客人,但剑东、灵芝,仍坐着不走,为了不让小二起疑,只好不停地喝酒。

    虽然喝得很慢,但也喝了三个双壶。

    好在,剑东的酒量不错,灵芝也可凑合两杯。

    中午时分,汉江楼更是挤满了食客。

    店小二行了过来,低声道:“两位,天已近午了。”

    剑东点点头道:“对!对!我该吃点东西了,你先来四个热炒,一壶酒……”

    店小二怔了一怔,道:“你还能吃得下呀?敝店一开门,你们就进来,已经喝了大半天了。”

    剑东笑一笑,道:“伙计,咱们喝酒给酒钱,吃菜给菜钱,难道你怕咱们白吃不成?”

    一面由袋中摸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

    剑东和灵芝穿着很土,店小二见他们半天不肯结帐,还真的很担心他们会白吃白喝,如今眼看一块白银子,脸色立变,笑一笑,道:“两位老人家尽管请坐,各位开酒楼饭店的,还会怕人家吃得多,你要的四个热炒,我立刻就给你送过来。”

    剑东笑一笑,道:“这块银子,你先拿着……”

    店小二接道:“这个,不好意思了……”

    口里说着话,人已经伸手接过了银子。

    这时,剑南和金兰,也进了酒楼,两个人容貌未改,都穿着短装、佩着长剑,一眼间就可以看得出来。

    但两人却看到了灵芝在桌子上摆下的暗号。

    灵芝的计划很周详,每个人,都分配好了一定的工作。

    但这时,汉江楼上已经坐满了人,奇怪的是,只有一张靠窗的方桌还没有客人。

    那该是一个最好的座位,依窗外望,可见滚滚湘江。

    金兰拉了一下剑南,低声道:“咱们去坐。”

    剑南当年也曾追随过主人行走江湖,有一些江湖阅历,满楼客人,挤桌抢位,都不肯过去坐,必有原因。

    但他见灵芝没有反对的意见,就和金兰行了过去。

    两个人,坐了一张大方桌,看起来很松散。

    但却没有人跟过来坐。

    剑南笑一笑,低声道:“金兰,这位置恐怕不太好坐……”

    话未说完,一个店小二,已快步奔了过来。

    他一脸怒容,似是要发作出来,但看看剑南、金兰,也是佩剑带刀的江湖人物,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道:“两位,这里不能坐。”

    “不能坐?为什么?”

    店小二看看金兰,道:“这地方被人长期包下来了。”

    金兰道:“哦!他今天没有来嘛!”

    店小二道:“长期包下来的意思,就是说,不管他来不来,我们都要留下这张桌子来,不管来不来,也都一样付钱。”

    金兰道:“这么说,他很大方了。”

    店小二低声道:“襄阳府的范五爷,谁不知道。”

    他亮出了范五爷的招牌,心想剑南、金兰定会识相而退。

    谁知道,金兰却笑一笑,道:“那很好呀!等范五爷来的时候,由他自己来说吧。”

    店小二一脸茫然,道:“怎么?你们是范五爷的朋友?”

    “不错,他们是我的朋友,快去准备酒菜。”

    答话的是一个二十四五的汉子,浓眉大眼,阔履长衫,身体很健壮,但衣着上,却以尽力束装得斯文。

    店小二一回头,急急打个躬,转过身子奔去。

    剑南站起身子,一抱拳,道:“范五爷。”

    “不敢,不敢,在下正是范五,两位请坐。”

    剑南坐下,道:“五爷,实在是找不到座位,承蒙五爷不弃……”

    范五哈哈一笑,道:“不用客气,两位是刚到襄阳……”

    剑南道:“对!咱们刚到不久……”

    “请教贵姓?”

    “李南。”

    “原来是李兄,这一位是……”

    “拙荆金兰……”

    范五笑一笑,道:“李兄夫妇是专程来此呢?还是路过此地?”

    剑南心中一动,忖道:看这范五,似是此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如能和他攀谈一阵,也许能有所获。

    心中念转,口中却应道:“在下夫妇是路过此地,却被一桩传闻所动,说不得,要留下来看个明白了?”

    范五微徽一笑,道:“莫非是为布招上传言所动!”

    剑南道:“对!三剑会襄阳,四方独缺西,不知是何用意?范兄常居此地,对此传闻,必有高见?”

    范五沉吟了一阵,道:“就字面求解,前一句倒也不难,三剑会襄阳,大概是指三个人了……”

    “三个用剑的高手……”

    看着剑南、金兰身上的佩剑,范五笑一笑,道:“对!三个用剑的人,但也可能是三个人的姓名、绰号,他们要在襄阳见面,那句西方独缺西,就有些叫人费解了。”

    剑南道:“范兄,你看会不会是找……”

    突然警觉,住口不言。

    范五接道:“找一件东西?”

    “对,对!找一件东西,这东西,一共有四样,已经找到了三样,独缺一样?”

    剑南似是已知失言,故意把话题扯远。

    范五却双手互击一掌,道:“照啊!照啊!这一种暗语,表示出他们还缺一样东西……不对呀!他们如果是找东西,应该是怕人知道才对,为什么这样惊天动地、大张旗鼓,闹得尽人皆知……”

    这时,店小二已送上酒菜。

    范五爷的菜虽叫得晚,但却送上来很早。

    那表示了范五爷在这里的地位,确然与众不同。

    就在店小二送上酒菜的时候,一个鹑衣百结、满脸油污的小叫化子,突然行近了金兰,道:“夫人,赏我几文……”

    金兰还未及回头看,范五已大声喝道:“走开,走开……”

    小叫化似是受到很大惊骇,急急转头跑去。

    金兰感觉到左袖之内,似是飞入一物,不禁心中一动,站起身子,低声道:“相公,我去去就来。”

    这是襄阳第一名楼,分设有男女方便之处,一向粗枝大叶的金兰,这一次,突然间变得谨慎起来。

    便处无人,金兰仍掩上木门,才由左袖中取出一个纸团,小心展开,只见上面写道:

    今夜初更,请到白沙渡口。

    下面没有署名,金兰收好纸笺,整整衣衫,再入席位。

    这时,席间除了范五爷之外,又多了范五爷一个朋友。

    那是个四旬左右的青衫中年人,酒量好,也很健谈,一面敬酒,一面不停地探询剑南的出身和来意。

    但剑南已提高了警觉,虚与委蛇地应付。

    金兰匆匆进了一些菜饭,忽然说道:“相公,咱们走吧!五爷给了咱们很大的面子,咱们总不能赖着不走啊!”

    剑南推杯而起,笑道:“对!五爷,今日承蒙赏脸,改天再来谢过,告辞了。”

    范五笑一笑,道:“怎么?要走啊?”

    剑南道:“不错,五爷赏脸,这顿酒饭,算我请客。”

    范五笑一笑,道:“就算你想请客,他们也不敢收你的银子。”

    剑南道:“那好!五爷的盛情,咱们心领了。”

    转身行去。

    青衫青年人突然站起,一横身拦住了去路,道:“李兄,酒未足,饭未用,怎能就走?我看,还是留下来喝几杯吧。”

    剑南已看出情形有点不对,一面戒备,一面示意给剑东、灵芝,口中却冷笑一声,道:“你姓朱,对吧?”

    青衫中年人道:“不错,兄弟朱成……”

    剑南道:“朱兄,请让让路。”

    右手一挥,直叩朱成的脉穴。

    朱成沉腕反拿,应变十分快速,一面大笑道:“李兄酒还温,菜还热,李兄吃得嘴角油渍未干,这就要翻脸动手。”

    就这一阵说话的工夫,两人已交手了十几招。

    范五冷冷说道:“朱成,闪开,不可对李兄无礼。”

    朱成应声收掌而退。

    剑南取出一块碎银,丢在桌子上,道:“不敢再领这一餐酒菜之情。”

    大步向外行去。

    金兰紧追在剑南身后。

    剑东和灵芝仍然坐着未动。

    这一阵短暂的搏斗,使得汉江楼上的客人,走散了不少。

    范五爷微微一摆头,朱成迅快地追了出去。

    剑东、灵芝,相互望了一眼,悄然起身,下楼而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已经卷入一次诡密的漩涡之中。

    初更时分,湘江白沙渡口,已经是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时刻,但现在却站着两个人。

    是剑南和金兰。

    望望天色,剑南轻轻吁一口气,道:“金兰,初更了吧?”

    “嗯!我想他没有理由骗我们的。”

    “金兰,你想,约我们到这里来的人,会是谁呢?”

    “我想不起来,一个叫化子……”

    剑南道:“我和东兄、北弟,在江湖走动的时间不多,也没有结交过任何朋友,和丐帮也无渊源,怎么有人……”

    忽听一声轻轻叹息,传了过来。

    剑南霍然回头望去,冷冷喝道:“谁?”

    三丈外一片荒草丛中,缓缓站起了一条人影,慢慢地对两人行了过来。

    剑南的右手,握在了剑柄之上。

    金兰希望是那个小叫化子,但可惜不是,他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衣裤,不是那件百结的鹑衣。

    “是我!你是金兰姐姐?”

    “是你,剑飞。”

    “正是小弟。”

    当年,在神剑山庄时,李剑飞和金兰最为接近,情同姊弟。

    十年了,两个人都有太多的变化,金兰由一个活泼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小妇人,李剑飞已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

    但金兰还记得那熟悉的声音。

    “那个小叫化子就是你!”

    “是!小弟不能正式和你们相见,金兰姐多多原谅。”

    “剑飞,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剑南大哥?”

    “对!是我。”

    “只有你和金兰姐么?”

    “不!都来了,剑东哥、灵芝、剑北、我,还有白菱。”

    “我知道你们会来的,我果然没有猜错,我告诉秀哥说,你们会来的……”

    剑南焦急地说道:“剑飞,小主人在哪里?老主人呢?主母呢?”

    “老主人死了,主母一直没有回来过,唉!说来话长,走!咱们先去看看小主人……”

    他虽然尽量想使自己保持着平静,表示出经过风雨大变之后的坚强、成熟,但却无法控制两行夺眶而出的热泪。

    剑南双手高举,互击三掌。

    清脆的掌声,在夜暗中传出很远。

    四条人影,如飞而至。

    正是剑东、灵芝、剑北、白菱。

    李剑飞也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火折子,迎风点燃,在夜暗中划出了几个圆圈。

    一艘渔舟,悄然驰来,靠近渡口。

    李剑飞低声道:“各位兄长、姊姊,容小弟到船上,再行对各位见礼。”

    当先带路,登上渔船。

    剑东等依序登舟,进入舱中,渔舟离岸,驰向江中。

    李剑飞点起一支火烛,拉上窗口垂帘,才跪拜了下去,说道:“剑飞叩见几位兄长、姐姐。”

    剑东扶起了剑飞,道:“不听你说话,真是对面相逢不相识,你已经长这么高了。”

    “十八岁了……”剑飞泪如泉涌,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究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大孩子。

    灵芝取出一方绢帕,帮剑飞拭去脸上的泪水,柔声说道:“剑飞,我们都看到了你处事的精密,渔舟夜渡,保持了行踪的隐密,你大了,而且,冷静、沉着,超过了你的年龄,不要哭,慢慢地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月前的夜晚,一批人进入了宅院……”

    灵芝接道:“小弟,一批人,大概有多少?”

    李剑飞沉吟子一阵,道:“大概有七八个人。”

    灵芝道:“是你看到的,还是猜的?”

    李剑飞道:“我看到的,他们进入宅院时我已警觉,就隐在暗中查看……”

    灵芝点点头,道:“那时候主人……”

    李剑飞接道:“老主人在他们进入庭院中时,就迎了上去。”

    灵芝道:“他们围攻主人……”

    李剑飞道:“当时情形,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

    剑东道:“兄弟,慢慢说,说明白所有细节。”

    所有的人,都意识到,这是整个事件中一大关键,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

    李剑飞也警觉到了,想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所有进入宅院中的人,都穿着天青色的衣服,其中有一个人,突然对主人说了一句话……”

    灵芝接道:“说的什么?”

    李剑飞道:“声音很低,我只听到了‘青青’两个字,然后,那人就一剑刺入了老主人前胸……”

    剑东吃了一惊,道:“老主人没有反抗……”

    李剑飞道:“我不懂的也就在这里了,主人中剑之后,仍未还手,只盘膝坐下,自己拔出刺在胸前的长剑,放在一侧,说了一句:‘逃命去吧!’”

    灵芝道:“那是告诉你们了……”

    “大概是吧!我听到这句话,立刻进入内间,背了小主人就跑……”

    金兰接道:“慢着,小主人活蹦乱跳的,为什么要你背着跑?”

    “金兰姐,我忘记先说明了,小主人秀哥,两年前双腿突然瘫痪了,不能行动,我一直照顾他的生活……”

    灵芝道:“为什么呢?小主人一直很健康啊!”

    李剑飞道:“有一天,我去买菜回来,小主人忽然躺在床上,说他两条腿坏了。”

    金兰道:“好端端的人,怎么腿忽然坏了?”

    李剑飞道:“等一会,你们见着小主人时,当面问他吧!”

    灵芝道:“好!说下去。”

    李剑飞道:“那天小主人服过一种药,人一直在昏迷中,我背他逃走时,他还未醒。”

    灵芝皱皱眉头,道:“剑飞,那座宅院中,除了你、小主人、老主人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李剑飞道:“没有了,只有我们三个人,那是一座很小的宅院,竹篱、茅舍,比起当年神剑山庄的厨房也不如。”

    灵芝道:“好!说下去吧!”

    “我背着小主人出去之时,受到拦截,四个青衣人、四把长剑,力围攻,我背着小主人,没有法子和他们力搏杀,结果,我左臂中了一剑,小主人也中一剑,危急中,似是听到了主人一声怒喝,四个青衣人,忽然都倒了下去,我才得背着小主人逃离了现场。”

    灵芝道:“剑飞,你确定那是主人的喝叫声么?”

    李剑飞道:“错不了,是老主人。”

    金兰道:“主人武功精湛,虽然要害中剑,仍有反抗之能。”

    灵芝道:“问题就在这里了,主人内功、剑术都已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来袭之人,根本非他敌手,只是他不愿反抗,宁可被杀,所以才让人一剑刺入前胸……”

    剑东接道:“可是,他又救了小主人。”

    灵芝道:“对!他想所有的恩恩怨怨,由他一人承担,但他却忘了对方要斩草除根。”

    李剑飞道:“灵芝大姐说得对,我逃出险境之后,小主人也清醒了过来,他很坚强,问明了经过情形,只叹了一口气,告诉我,找一个隐密地方先躲起来。”

    灵芝道:“你找到这艘船上?”

    李剑飞道:“不是我找的……”

    灵芝道:“那是谁找的?”

    李剑飞道:“小主人秀哥找的,我们躲在一处农家的牛棚内,秀哥要我化装成个小叫化子,找他一个打渔的朋友,躲在了他的船上。”

    灵芝道:“就是这艘船么?”

    李剑飞道:“不是!那个人叫邓渔,已经五十多岁了,不知道几时和小主人交的朋友,这艘船主人,只是邓先生的朋友,邓先生似是有很多打渔的朋友,我们受到了很好的掩护,所以,躲过了很多次的搜寻。”

    灵芝点点头,道:“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李剑飞道:“我们住在渔船上,听到了‘三剑会襄阳,四方独缺西’的传说,小主人告诉我你们来了,要我去找你们,果然找到了金兰姐,唉!原先,我说你们会来的。小主人硬说不会,他事事都比我强,每次,料事都比我准,这一次却是我赢了他。”

    灵芝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

    李剑飞道:“主人待我们如弟、如子,他死了,你们一定会心有感应。”

    灵芝叹息一声道:“可惜的是,我们仍然晚来了一个多月。”

    这时,渔船突然停了下来。

    李剑飞霍然站起,吹熄了舱中的烛火。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神剑山庄 爱搜书 神剑山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剑山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神剑山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