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这么狂妄的话,任何人听了也都会不爽的。

    果然,徽帮楚大先生跳了出来。

    “兄弟也算一个!”

    而孙氏镖局总镖头孙伯达上前一步,接口道:“还有孙某!”

    “很好,很好,好极了!”麦当雄哈哈一笑,随即横剑当胸,目光一瞥其余的人,接著沉声又道:“还有没有?”

    金陵干子镖局王振远,镇远镖局简昆山都跃跃欲试,都想冲上去。

    木罗汉低声道:“诸位施主,暂且观战,上去的多了,反而碍手!”

    两人听木罗汉如此一说,只得站住。

    麦当雄虎目之中神光如电,呵呵一笑道:“就是这六位了!”

    孙伯达反问道:“还不够吗?”

    麦当雄点了点头,嘿嘿笑道:“老夫要告诉六位,从此刻起,老夫要痛下杀手,你们可要小心了!”

    楚大先生哈哈大笑道:“双方既然动手,生死由命,麦堡主有什么厉害杀著,只管使出来就是了!”

    麦当雄冷笑道:“你们以为老夫空言恐吓你们的吗?”

    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他的右手忽然一挥,一剑迎面纵刺而出。

    楚大先生的铁算盘朝前架出,那知对方这道剑影竟然虚同无物,当场便拨了个空。

    蓦地斜里一道青光射了过了,“当”的一声,架住了麦当雄的长剑。

    那是青衣老者的剑。

    但他也只有双剑交击时,响起“当”的一声,其实剑势也必未架住,麦当雄这一剑,却劈到了陆锦堂的右眉。

    木罗汉看得神色忽然猛变变,当下低声道:“他使出来的,居然会是昔年西崆峒的”幻影剑法“…………”

    邓如兰道:“幻影剑法根厉害吗?”

    木罗汉目视战场,答道:“出没无常,不可捉摸…………”

    语音一顿,他忽然转过头,低声叫道:“罗少侠!”

    罗通应道:“大师有什么事吗?”

    “有事,当然有事!”木罗汉正色道:“罗施主已经出来行道江湖,对贵门的龙形九渊身法,和通天十八式,想必都已精练纯熟了?”

    罗通听他问及本门武功,心知必有所指,当下忙应道:“精纯不敢,还可以使就是了,大师有什么见教吗?”

    木罗汉正色道:“麦堡主使的是“幻影剑法”,只有敝寺七十二艺中的无相剑法,和贵门龙形九渊身法,通天十八式可破!”

    “唉!”他长叹了口气,继而黯然道:“老纳并没有练过无相剑法,那只有罗少侠与他周旋,他们人数虽多,只怕…………”

    话声未落,突听战圈中闷哼乍起,孙伯达、楚大先生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后疾退,原来两人的右眉各中一剑,鲜血直流,看似伤得不轻。

    “麦堡主,四位前辈请住手!”

    罗通既知麦当雄使的是幻影剑法,只有自己能敌,眼看两人中剑退下,立即手持折扇,举步走了出去。

    孙月华、邓如兰两位姑娘急忙迎上,取去刀创药,替孙伯达与楚大先生敷上,一面撕下衣袖,包扎伤口。

    罗通既已走了出来,和麦当雄动手的四人不由一齐停下手来。

    但麦当雄却在四人住手之际,蓦地左手突出,点了一指,又闪电般拍出一掌击向陆锦堂和老拳师二人。

    他这一指、一掌,自然是玄灵门绝技,阴极指和摧心掌了。

    陆锦堂和老拳师二人因罗通中途叫停,双方交战既已住手,自然不防他还会出手偷袭,当下双双急忙问避,虽然避过正面,却也被他指风、掌风扫中了肩头,各自上身晃动了一下,脚下亦退了一步。

    少林南派禅师看得大怒,喝道:“麦当雄,人家既已住手,你怎可出手偷袭?岂不有失你麦香堡主的身份吗?”

    麦香堡哈哈大笑道:“对敌之时,要眼看四面,耳听八方,既已动上了手,兵不厌诈,这只能怪他们跑了一辈子江湖,还是没有对敌的经验了!”

    一面回头朝罗通问道:“你有什么事?”

    罗通先对青衣老者、红衣老者拱拱手道:“两位前辈且请退后休息,在下想跟麦堡主讨教几招!”

    “很好,很好,好极了!”麦当雄目光如炬,仰首洪笑一声道:“今天到麦香堡的人,别人老夫都可以饶过,惟独你罗通,老夫是绝不可能放过的!”

    罗通淡笑道:“麦堡主一手幻影剑法十分高明,在下忍不住地想讨教一番!”

    “那当然!”麦当雄阴笑道:“老夫了解得很!”

    罗通手中的犀角折扇豁地打开,在胸口握了两握,朗声笑道:“在下深知堡主对在下的成见极探,不如赐招吧!”

    麦当雄冷哼道:“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老夫了!”说出这些话的同时,右手的七星剑缓缓竖起,将剑尖指向罗通。

    他虽然还没有发动攻势,但罗通已感到对方剑尖上蕴聚了一股浓重的杀气,自然也不敢怠慢了。

    只见他右手折扇当胸,同样凝聚功力,只是静静地凝视看对方。

    敌不动,我不动。

    敌一动,则我发必中。

    旁观的人,也已感到两人这一发动,必然凌厉无匹,因此,扬的人目光凝注,屏息以待。

    这一瞬间,邓如兰但觉胸头有如压上一块巨石,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她情不自禁,伸手抓住了孙月华的纤手,两位姑娘虽然都没有开曰说话,但她们互握的双手,业已沁出了冷汗。

    麦当雄盯著罗通的双目之中,寒光愈来愈盛,虽在白天,两道目光几乎就像电炬一般,令人不可逼视。

    蓦地忽听他口中大喝了一声,剑尖倏地一震,顿时发出一道匹练般的青芒,笔直地朝罗通激射而至。

    这一道剑芒,带动了森寒剑气,即使在三数丈外的人,都可以感到冷气逼人,几乎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木罗汉站在罗通身后一丈多远的地方,此时忽然神色猛然一汇,低声细语的道:“当心幻影!”

    “当心幻影”,那就表示说这道剑光未必是真的。

    罗通果然没动。

    他仍然笔直地站在那里,动也没动一下。

    直待剑光射到身前还有五尺左右时,这才身形一晃,贴著剑光朝前逆进而去。

    果然那道寒芒飞卷的剑芒,在罗通身形逆进之际突然消失了,另有一道淡淡的剑影,正好从罗通的腰间穿出,贴衣刺过。

    好险,只差毫厘之微,罗通就会被它刺中。

    这道剑影,快到无以复加,一闪而没,你若不留心细看,绝难发现的。

    这便是绝技“幻影剑法”,你看到剑光是虚,你看不到的剑影才是真。

    说时迟,那时快。

    罗通动作也是极快,当下身形一晃,人如逆水游鱼不退反进,侧身而上,右手一翻,折扇业已合拢,一点扇影,朝麦当雄肩头点到。

    麦当雄一剑刺空,鼻中冷哼了一声,甩肩转身,避开了他的扇招。接著右手长剑再一振,凌空发剑上立时幻起了八道剑光,橡网答似的,朝罗通当头罩了过去。

    木罗汉瞧的神色大变,口中忍不住轻“唔”了一声。

    邓如兰听到木大师的轻唔之声,心头止不住“咚”的一跳,急忙问道:“大师,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什么!”木罗汉口中虽然这么说,但脸上可一丝笑容都没有。

    普天之下,如论剑术,就要数武当派掌教紫霞道长,和九华清音师太二人为代表的了。

    但这两位剑术名家,最多也只能在一招之中,发出七道剑光。

    如今这位麦香堡主显然是个特殊的案例。

    因为,麦当雄在一招之内,居然能发出八道剑光,岂不是已经超过武当掌教,和九华清音师太了。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的事,就在木罗汉说出“没什么”这三个字之际,大家伙但觉人影一闪,耳中清晰的听到了一阵“锵锵”兵刀交击之声,共有九响之多。

    八道剑光,却发出九声剑鸣,意思也就是说,这其中有一剑大家都没有见到了。

    蓦地罗通和麦当雄业已打得剑光扇影,条合条分,凌厉风声激荡成响,如呜金,如裂帛,令人目为之迷,心为之栗。

    就在人剑扇交击,拒攻激战之际,突听麦当雄倏地发出一声悠长苍劲的长啸,啸声如涛,历久不息,手中长剑也突然一紧,左手骈指如戟,在剑光飞舞之中寻暇抵隙,一缕缕森寒彻骨的指风,朝罗通凌空点出。

    他形同拚命,“幻影剑”与“阴极指”同施,直欲把罗通置之死地而后快。

    木罗汉看得神色大变。

    这时但见从大厅左右廊上,迅快地转出另一个手执长剑的青衣少年,他身后紧跟著二十八名手持带销长剑的黑衣汉子。

    尚少泉手下二十八宿,先前和五行五老动手,已有八名被制住了穴道,只剩下二十个人但这另一组二十八宿的出现,人数登时增加至四十八人。

    田七姑看得不禁心头一震。她已明白麦当雄刚才那声长啸,是召集另一队二十八宿增援,用不著多说,他是已动了杀机,调集了麦香堡的精锐,要向大家下手了。

    想及此处,她急忙朝木罗汉道:“大师,看他的意图是要群殴了,咱们这边已有多人受伤,大师快将人手集中,严加戒备!”

    语音一顿,又朝杜云飞道:“杜总管,时间急迫,一旦他们发动攻击,这十四名恢复神志的北斗煞星,仍得有你指挥才行!”

    杜云飞道:“在下有一处经络被闭,只怕…………”

    田七姑道:“你只要发号施令即可,我还要和大家一起御敌呢!”

    杜云飞道:“好吧!在下听你的就是了!”这也难怪。

    他明了自己再投靠麦香堡唯有死路一条,眼前除了和罗通同站一条阵线之外,他已别无选择了。

    更何况,他还被罗通封了一处经络哩!

    这时木罗汉已把受伤的人集中一处,可以应战的人,则守护在外面的一圈。

    这可以应战的人也只剩下半数。

    计有木罗汉、少林南派禅师、孙伯达、孙仲达、王振远,和干子镖局两名镖头、简昆山父子。

    震远镖局四名镖头、五行门青衣、红衣两位老者上合门江千里、鹰爪门老拳师、陆锦堂、楚大先生,另外则是邓如兰、田七姑、孙月华三位女将。

    这其中不乏有人受了伤,与断去左臂,但基本上来说,还是可以应战的。

    经木罗汉与少林南派禅师商议决定,孙伯达、楚大先生右肩剧战,和三位姑娘守护负伤的人,此为第二线。

    至于其它的人则列为第一线,对方一经发动,大家必须紧守岗位,以不变应付对方阵势的万变。

    十四名业已恢复神志的“北斗煞星”,由杜云飞率领,同样以“北斗阵法”,和对方的阵式相抗衡。

    这些话,要略加以叙述,就显得为时既搁太久了,其实大家伙迅速聚集中,只不过是弹指间的事。

    那些从大厅左右两廊冒出来的另一队二十八宿,为首的青衣少年,手中长剑朝空一举,算是向先前那一队二十八宿领队尚少泉行礼。

    说得好听这算是行礼,说得不好听则是两队二十八宿联手攻敌的暗号了。

    青衣少年举剑的同时,尚少泉也举起了长剑。

    “锵……锵…………”一阵四十八声长剑出鞘的剑鸣,在同一瞬间响起,光是瞧这份声势,胆子小的人,可能就要尿湿裤子了。

    四十八名剑士一式的右手持剑,左手持鞘,迅速且又整齐的朝大家围了上来。

    杜云飞同样地手握长剑,朝前一指,大声喝道:“兄弟们,截住他们!”

    这边神志已清的北斗煞星,他们一听到杜云飞的喝声,屁话不多吭,也拔出了长剑,疾冲了上去。

    双方一言不发,抡剑就砍,冲杀而上。

    的确。

    当一个人遇上这种场面时,言语通常都是多余的。

    尚少泉眼见自己身下的人已被杜云飞截了住,不由目射凶光,厉叱道:“杜云飞,反了,你居然敢指挥他们拦截我的手下?”说出这些话的同时,长剑一挺,直向杜云飞当面劈来。

    杜云飞冷笑道:“小子,杜某当麦香堡总管时,你还只是一个小厮哩!”

    话声犹出,也举剑迎了上去。

    这边另一队二十八宿扑来之时,木罗汉早已分派好了人手,由木罗汉、五行门青衣老者、红衣老者、少林南派禅师、孙仲达、王振远、简昆山等人,以一敌二把他们接了下来。

    这一来,他们原本是二十八人,可以由四座七星剑阵,如今却被木罗汉等人迎住,剑阵自然就列不成了。

    列不成剑阵,当然就得凭各人的武功来交手。

    刹那之间掌风拳影。

    刀剑齐出。

    数十个人各自使出了最拿手的绝活,大天井中登时一片杀伐之声,一片金铁交鸣,杀伐地煞是惨烈不已。

    那领队的青衣少年看得心中大急,忙大声吆喝道:“列阵!列阵!”

    楚大先生和孙伯达两人因右肩受伤,被大家抢上了第一线,而他们俩成了第二线的后备人员,心中自然大是不甘。

    因此,楚大先生回头笑道:“孙老哥,大家都动上了手,咱们也别关著,去把这两个领队小子解决掉,你看如何?”

    “好!”孙伯达点头道:“楚大先生此言甚合我意,咱们就这么办!”两人话声出口,人已分别长身纵出。

    楚大先生一下欺到那青衣少年的面前,朗声一笑道:“小子,你闲著没事,就陪陪楚大先生吧!”人到话落,铁算盘“豁郎郎”一声大响,一道劲风已如滔天急浪般卷到。

    那青衣少年一身武功,也是不俗,敢情他和尚少泉同出崆峒门下,长剑一抡,使的正是飞鹰剑法。

    杜云飞一身武功原也极强,但他被罗通以太极玄功封闭了一处经络,武功当然也就大打折扣了。

    他和尚少泉动手不过十几个回合,便已感到处处掣肘,有渐渐被逼落下风之势。

    孙伯达恨透了尚少泉,他假冒许账房之子,害死了许账房,因此一下掠到尚少泉身边,说了一段不是很好听的话。

    “姓尚的小子,你不是我许氏镖局许账房的儿子吗?这会儿怎么认贼作父起来了,这是大逆不道哩!”

    说出这些话的同时,长剑已朝他脖子砍了过去。

    尚少泉正在渐渐占得上风,没防到这一剑来势如此之快,心中一惊,急忙举剑封出,“当”的一声,双剑交击,一柄长剑竟然立被架住。

    孙伯达右肩已负伤,右手出这一剑原本是一记虚招,但等到双剑交击时,他突然化虚为实,拼著肩头出血,也要将对方重创剑下。

    他的伤口本已包扎好了,不使劲是不会出血的。

    只见他右手一沉,把对方的长剑级住,左手闪电一钩,顺著尚少泉手中长剑的剑身一滑,划向他的腿弯。

    尚少泉回剑不及,腿弯已被剑锋扫及,口中大叫了一声,屈膝栽倒。

    杜云飞顺手一剑,穿喉而入,结束了尚少泉的性命。

    铁算盘楚大先生肩头中了麦当雄一剑,但他的铁算盘却是双手都会使,此时正以左手和青衣少年交锋。

    青衣少年一手飞鹰剑法练得相当精纯,楚大先生和他对拆了二十余招,仍然是胜负不分此时听到尚少泉一声大叫,心知孙伯达已经得手,心头不禁大怒,口中喝道:“瞧不出你这小子还要我楚大先生大费手脚!”

    青衣少年哈哈大笑:“名动大江南北的铁算盘,原来也不过如此!”

    “谁说的!”楚大先生哈哈一笑,左手突然一振,铁算盘发出一阵“花啦啦”大响前面三档二十一颗铁算盘子已飞射而出。

    青衣少年骤不及防,就被二十一颗算盘子打中身上二十一处穴道:这二十一颗铁算盘子一齐嵌入身体之中,当下大叫了一声,往后便倒。

    这时那二十八名黑衣剑士,因为木罗汉等人以一敌二,列不成剑阵,只好以武功硬拚,这下子可就吃了大亏。

    本来,他们久经训练,七人一组的“七星剑阵”乃是集七人之力,联手合搏的阵法,不但可以互相支援,也可以藉阵法的变化,把每人的空隙,减少到最低限度,敌人可就无机可乘了。

    如今既无法列阵,凭各人的剑术武功和对方拚斗,虽然还有两人联手,但木罗汉这一边不是一派掌门,便是成名多年的高手。

    除了孙仲达、邓如兰、孙月华武功稍弱之外,其余的人,个个均有数十年的功力,而且对敌经验,黑衣剑士只会一套合持剑术,自然差得远了。

    木罗汉双袖飞舞,施展出他最拿手的“铁袖功”,一双衣袖恍如两块铁板,不消几个照面,就把两个黑衣剑士的长剑卷飞了。

    接著,他的身形飞旋,轻而易学地就制住了他们的穴道:五行门青衣、红衣老者,两柄澜剑使得剑光如轮,剑风如涛,两人因三个同门师弟,均伤在麦当雄的阴功之下,心头不禁怒火交织,也不过四五招,就惨声乍起,把四个剑士劈在剑下。

    少林南派老禅师,使出来的是一套“降龙伏虎掌”,掌风如同有物,撞在剑上,“锵锵”作响不已。

    直震得两个黑衣剑士虎口剧痛,连连后退,左边一个被他一拳震飞出去两丈开外,便寂然不动了。

    接著,他的右手再一探,抓住了右边那剑土的肩井大穴,一下子摔倒地上,那剑士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身形电转,落到和孙仲达动手的一个黑衣剑士身边,反手一指点了他的穴道:孙仲达只剩下一条左臂,但一柄虎头的还是使得十分凌厉。

    黑衣剑士眼看同伴已被老禅师制住,心头一慌,吃了孙仲达一钩,当场削断了执剑的右腕,老禅师又点出一指,就把他拿下了。

    江千里身为六合门掌门人,一手“六合剑”使得出神入化,对付两个青衣剑士,自然是绰绰有余了。

    只见他手中的长剑一阵舞动之下,剑光流动前后右左上下,宛如一片编罟,很快地就把两人圈入在一片剑光之中。

    至于鹰爪老拳师精通的则是“大力鹰爪功”。

    只见他双爪启合不定,使的正是七十二路抢拿手,虽是徒手对敌,但也不过十几个照面,就把两个黑衣剑士制住了。

    陆锦堂是通臂门的掌门人,以“通臂拳”闻名于世,拳发有声,而且双手忽长忽短,使人无法捉摸,也很快就把两个黑衣剑士制住了。

    田七姑在动手之时。早就把邓如兰、孙月华二位姑娘拉在一起,等于是三位姑娘接战六个黑衣剑士。

    这六个黑衣剑士凑在一起,虽然“七星剑阵”还差了一个,但总算有了联手机会,因此三位姑娘面临的压力也就较强了。

    三位姑娘以三柄长剑,对付六柄长剑,本来已感到十分吃力,何况她们的三柄长剑平日又没有联手合搏经验,对方六人联手合搏,正是他们的所长,因此六条人影、六柄长剑攻势绵绵不绝,邓如兰和孙月华被眼前一道接一道的剑光,逼得几乎施展不开手脚。

    蓦地忽听田田七姑嫣然笑道:“两位妹子,不用惊恐,你们看我田大姐的了!”娇滴滴的话声甫出,六个黑衣剑士忽然像中了邪一般,一阵头重脚轻,身子打了个转,一齐扑倒地上;原来她左手扬处,撒出一蓬毒粉,把六人一齐毒翻过去。

    在这同时,江千里左手骄指如戟,在一片剑光之中,施出“六合指”点穴功,寻隙抵暇,不过几个回合,就点了两人穴道:王振远一剑把一个黑衣剑士劈倒。

    简昆山父子力敌两个黑衣剑土,一脚踢倒了一个。

    正好金钱镖左手酒出一把铜钱,打中四个黑衣剑士执剑的右腕,简昆山父子长剑连点,迅快地制住了他们的穴道:简昆山回身之际,长剑又点了和王振远动手的黑衣剑士穴道:前后不到顿饭工夫,十八宿已解决。

    这二十八人,除了被青衣、红衣老者劈死了四个,少林南派禅师一拳击毙了一个,其余虽有人负了伤,但被擒住的却有二十三人之多。

    另外就是尚少泉手下的二十名剑土,与杜云飞指挥的十四名神志已清的“北斗煞星”了,他们几乎是一对一的架势,即使你列成了剑阵,“北斗煞星”也可以布久经训练的阵势。

    “七星剑阵”原是从“北斗煞星”阵式中变化加强而来,再变化也是万变不离其宗。

    这十四个人原本是丧失神志的人。

    一个神志被迷的人,当然没有比神志已清明的人,头脑来得灵活,来得应变较快。

    但神志被迷的人,有一股不顾自身死活的剽悍狠劲,这是神志已清明的人,所没有的。

    这一扬拚斗,可说是旗鼓相当,惨烈十分。

    一共四十二个人,刀剑并学,快捷如风,一动上手,就发出一连串的兵又交击之声,当当不绝。

    有人中了剑,只要还没有完倒下去,仍然奋不顾身的猛扑不休。

    这时木罗汉等人上边的一场激战已经休止下来了,但这四十二个人,仍在浴血激战。

    少林南派老禅师道:“师叔,他们激战未已,咱们该出手去援助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木罗汉低诵了声佛号。

    老禅师听得一怔,当下忙回头望去,果然激战的双方,人影参差,十分混乱,何况双方穿的是同样黑色劲装,此时除了动手的两个人,知道敌我之外,只怕连他们的同伴都分不清谁是谁哩!

    “那该怎么办?”老禅师摇了摇头,黯然道:“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著他们两败俱伤吧?”

    江千里道:“老朽倒有一个办法!”

    “哦?”老禅师望著他。

    江千里又道:“咱们数出动,把他们一起制住!”

    木罗汉点头道:“嗯,这办法倒是可行…………”

    “噗嗤!”田七姑嫣然一笑说道:“这要大家动手吗?只要看奴家的就搞定啦!”说出这些话的同时,她悄生生地朝战场上走去,同时右手向空一扬,撒出了一把黄烟,向动手的四十二个黑衣人撒出。

    她这里刚一出手,战场上立时如斯响应上十八个人,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接著就同时倒卧了下地。

    邓如兰拍手道:“大姐这一手当真高明,几时教教小妹好吗?”

    田七姑娇声一笑,附著她耳朵低声说道:“女孩子会用毒,男人听了就会吓湿裤子,还有谁敢娶你呢?”

    邓如兰羞得王面飞红,啐道:“大姐,我不来啦!”

    “哦!我想到了!”田七姑笑接道:“我那小兄弟是不畏剧毒的!”

    孙月华见她二人轻声地交谈著,也凑过来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邓如兰红著脸道:“你问田大姐-!”

    田七姑道:“邓家妹子想跟我学使毒,你想不想学?”

    “真的?”孙月华欣然的道:“我当然也想学啊!”

    田七姑附耳低声道:“你也要去问间我那小兄弟,看看他答不答应哦?”

    孙月华羞怯道:“田大姐坏死啦!”

    邓如兰不解道:“孙姐姐、田大姐和你说了些什么?”

    孙月华低声道:“你不会自己问她去?”

    哈!战事尚未结束,三女倒聊得不亦乐乎,真是笑死人哩!

    大天井上一场大风暴似的拚斗,眨眼间都停住了。

    只有麦当雄和罗通两人剑扇交锋,指掌齐施,已经打出了近三百二十招,仍然没有分出胜负。

    麦当雄已把幻影剑法、阴极指、摧心掌、都使了出来,但罗通的龙行九渊身法,配合著通天十八式,变化繁复,一样不可捉摸。

    尤其是太极玄功不畏阴极指,与摧心掌,顿时麦当雄颇有黔驴技穷之感。

    木罗汉、老禅师、江千里等人,业已缓缓地围了上去,大家虽未出手,但形势显然已完改观。

    雄霸武林,傲视江湖的麦香堡,到了这个节骨眼,还能挺得住的,也只剩下麦当雄一个人哩!

    这时!在一片剑气腾空,扇影漫天的激战之中,大家伙忽然听到“拍拍”两声脆响。

    脆响声中,剑光扇影倏忽一分,麦当雄和罗通仿佛被人推了一把似的,各自分开了八尺之多。

    两人之间,不知何时已多出三个人,就连麦当雄的七星宝剑也已落在别人手中。

    方才那两声脆响,显然是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打了他的耳光。

    这三个人,一个赫然是麦当雄的女儿麦洁溪,苍白的脸上,还挂著两串珍珠般的泪珠,异发显得楚楚动人。

    另外两个,一个是身穿土布大褂的矮小老头,另一个瘦瘦小小的,仿佛是喝醉了酒似的。

    “你也该清醒了,你这点能耐,比玄灵老儿尚差得远哩!就连玄灵老儿一世都只敢蛰居北海,不敢有丝毫妄想!”

    瘦小老头语音一顿,又道:“你居然敢胡作非为,想雄霸整个武林,要不是看在玄灵老儿的面上,我老人家刚才那一掌,就可以劈去你半个脑袋!”

    “对!对!就是说嘛!”

    那穿土布大褂的矮小老头接口道:“小老儿方才那一掌,也可以把你另半边的脑袋劈下来!”

    “不劈你的原因上是看在你女儿的情份上,说真格的,咱们两个老不死若不是为了你女儿,才懒得跑这趟冤枉路哩!”

    木罗汉一眼见到两人,不由心中一阵大喜,双掌合十道:“两位老神仙驽临,这里许多受伤的人都有救了!”

    原来这两个人正是武林中辈份崇高的异人嵩黄双奇。

    “洁溪,你没有死,你…………”麦当雄骤然见到爱女,脸上不由猛变变。

    “爹…………”麦洁溪屈膝“噗通”一声跪了下地,泣声道:“是两位老人家把女儿救活的,两位老人家和女儿一同前来,就是要爹回头是岸,武林江湖,名门并存,百艺杂陈,永远也没有一个人可以统治的!”

    “爹!光是大江南北的武林同道,只要联起手来,就可以毁了麦香堡,爹,您老人家现在应该觉悟了!”

    麦当雄一把搂住了女儿,不觉老泪纵横,点点头道:“孩子,爹听你的,只要你没事,爹就满足了!”

    黄山醉叟点著头道:“你总算明白了,老夫和玄灵叟相交数十年,你若是再执迷不悟,老夫这就代他清理门户!”

    “喂,酒鬼,别在那里倚老卖老了!”

    嵩山矮叟叫道:“这里有好些人被阴极指和摧心掌所伤,阴气甚旺,你喝了点小酒,还有点酒气,替他们来驱驱寒吧!”

    于是,两人一左一右朝负伤的人走了去。

    蓦地两人同时出手,挨个儿替他们在背上拍了一掌。

    说也奇怪,经他二人的手掌一拍之下,那些人居然霍地清醒了过来。

    另外田七姑也给被制住的剑士们服下了百草解毒丹,使他们的神志恢复清明。

    本来依众人的心思,准备把押来的顾青纶、游子超、李三郎三人处死的。

    因为百丈崖石窟一役,江湖同道死伤了不少人,但经木罗汉再三劝说,处死一个人,不过使他少活个几年,但能让一个恶人回头,他也许会痛盐刖非,在他有生之年?可以做出许多有益江湖的事来。

    何况他们也已被废去了武功,大家何不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呢?大家经木罗汉如此一说,也就同意了。

    邓如兰和孙月华两位姑娘一脸喜悦的朝罗通身边走去,异口同声道:“罗大哥,你胜利了!”

    的确!邪恶虽然盛极一时,但邪恶总是胜不了正义的。

    邪恶的人,他也是有良知的,只要他有良知发现的一天,他就会反正过来,所以说,我们不用怕邪恶的力量,或是声势有多大,迟早,它都是会崩溃的。

    龙潭孙氏镖局,开设已有三十年的历史。

    正因地当金陵和镇江之间,占了地利之便,一向生意兴盛,信誉更是卓著。

    罗通、田七姑、邓如兰、麦洁溪由于拗不过孙氏三英再三地邀约,现在,就已来到孙氏镖局。

    办完麦香堡一事之后,罗通本想回家探望他的祖父,陆地神龙的,由于龙潭乃是必经之路,因此,他也只能欣然地接受孙氏三英的邀约了。

    当然。

    这其中孙月华的面子,有著相当大的关系,倘若没有孙月华夹在里面的话,罗通也是不会去的。

    孙氏镖局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贵客,登时显得忙碌了起来。

    一阵忙碌过后,食厅里的一张八仙桌上,业已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菜。

    大家伙鱼贯般地入座。

    孙伯达哈哈一笑,朗声说道:“今天难得罗少侠大为光临,真的使咱们孙氏镖局增色不少。来!老哥我代表整个孙氏镖局,敬罗少侠一杯!”话声一落,酒杯已空。

    罗通苦笑道:“孙总镖头真是太客气了,但在下不胜酒力,随意一下,还请孙总镖头见谅!”说罢,便举起酒杯,轻啜了一口。

    孙伯达呵呵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尽兴就好!”

    田七姑嫣然一笑,接口道:“孙大哥真是豪爽至极,罗兄弟这一杯,我这个做大姊的就代喝了吧!”

    话声甫落,拿起酒杯,“咕噜”一声,便干了下肚。

    孙仲达由于一条右臂已断,这阵子的心情一直就不是很好,因此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猛喝著闷酒。

    田七姑似乎也已看出他的心思,肃然道:“孙二哥,别一个人喝闷酒嘛!”

    孙伯达也道:“说的也是,老弟!无论怎么说,这场正邪之战,咱们也已大获胜了,过去的事,就甭去想它了。

    “来,咱们喝酒,喝酒!”孙仲达见大哥都这么说了,当然也就不太好意思,当下举杯强笑道:“好喝了这杯再说吧”

    于是,大家伙便一杯杯地喝了起来。

    许久…………许久…………

    时间已在不自觉中消逝…………

    酒过三巡。

    菜过五味。

    邓如兰与麦洁溪似已不胜酒力,飞红的脸颊,水汪汪的大眼,更是增添了几许感性之美。

    孙伯达道:“月华,你先带两位姑娘歇著吧!”

    “是,大哥!”孙月华站了起身。

    “我看,还是我来吧!”田七姑站起身,接著又道:“你们慢慢喝,慢慢的聊,我也想去歇会了!”

    “我带你们去!”邓如兰说罢,便领著她们走入甬道之中。

    孙伯达呵呵笑道:“罗少侠,她们走了也好,咱们亦可以好好尽兴地喝几杯了!”

    罗通皱了皱眉,苦笑道:“孙大哥的好意,在下了解,但在下平日滴酒不沾,这会儿实在也喝不下了!”

    孙仲达接口道:“我想…………罗少侠大概是误会咱们兄弟俩的意思了!”

    “哦?”罗通怔了怔。

    孙仲达正色道:“除了喝酒之外,其实有件事咱们根想与罗少侠谈谈!”

    罗通肃然道:“孙兄请说!”

    孙仲达注视著孙伯达道:“大哥,还是你来说吧!”

    “好,大哥来说!”孙伯达点了点头,转对罗通说“咱们兄弟俩想要知道的是,不知罗少俄对月华的意思怎么样?”

    罗通丝毫不考虑,答道:“孙姑娘秀外慧中,心地善良,是一位武林之中不可多得的巾帼儿女!”

    孙伯达摇头笑道:“我们想要知道的并不是这件事!”

    “不是?”罗通怔了怔,随即疑声道:“那是什么事呢?”

    孙伯达笑笑道:“咱们想要知道的是…………罗少侠认为月华怎么样,这个姑娘家你到底喜不喜欢?”

    “这个嘛…………”罗通沉吟著。

    孙伯达怔道:“莫非罗少侠不喜欢咱们家月华?”

    “哦…………不…………不是的…………孙大哥误会了!”罗通支吾了片刻,想而正色道:“在下自幼由家祖一手拉拔长大,此次出道江湖,得遇孙姑娘,只是…………只是这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在下还得回去于家祖详谈一番,这么做,或许较为妥当些!”

    孙伯达想了想,笑笑道:“对,对,罗少侠是该与令祖谈一谈的!”

    罗通点头道:“孙大哥能了解在下的心意,在下实感激在心,关于家祖对在下的婚姻大事,多半也不会反对的,只要在下有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是!”

    孙伯达喝了口酒,忽然凝视看罗通,注目问道:“那罗少侠有这份心吗?”

    “有,当然有!”

    罗通肃然道:“上次百丈崖石窟一役,在下与令妹曾谈及此事,私底下,咱们早已达成共识了!”

    “那真是好极了!”

    孙仲达一旁笑接道:“大哥,罗少侠都这么说了,咱们也不必为小妹的事操心了,来!咱们还是喝酒吧!”话声甫落,酒杯立空。

    三人边喝边聊,不久,天色已近四更。

    罗通虽然不是喝了很多,但此际也有些飘飘然的。

    其实他只有喝了约六杯。六杯酒对一个平常不喝酒的人而言,应该也够瞧了。

    “孙大哥!”罗通站了起身,苦笑道:“在下不胜酒力,想早点去安歇了!”

    孙伯达哈哈一笑,接口道:“也好,咱们走吧!”话一落,人已站了起身,领著罗通朝后院走去。

    孙氏镖局占地颇为广阔,因此罗通穿过了三条甬道,两个回廊,这才随著孙氏兄弟来到了后院。

    夜已深,人也静。

    整个孙氏镖局似已入梦,静得节使连根针落地,亦可清晰可闻。

    孙伯达领著罗通走近一幢独栋的雅房,打开房门,侧身肃客道:“就委屈罗少侠在此暂歇一晚,明日再启程吧!”

    罗通点头微笑道:“多谢孙大哥!”话声甫落,左脚业已跨过门槛,正当他的右脚接著要跨入门槛之际,令人意料不到的事,却突然发生了。

    蓦地一股莫明奇妙的指风忽然点向罗通的软麻、肩并,四肢关节大穴。

    换在平常,以罗通精湛的功力而言,这些雕虫小技根本丝毫不足为惧,但此刻也显然就已没辙了。

    六杯酒虽然不是很多,但却可以使一个平日滴酒不沾的人头重脚轻,反应迟顿,甚至醉倒在地!

    罗通虽然没有醉倒在地,却也差不多了。

    说时迟,那时快。

    罗通旦觉穴道一麻,人已如一滩烂泥般的倒了下地,接著便不省人事了。

    头痛欲裂。

    也不知过了多久,罗通已宿醉般的醒了过来。

    他晃了晃脑袋,试图使自己一片空白的脑袋重新拾回记忆。

    很快地,他就把所有发生的事,都慢慢地连贯起来。

    他无法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孙氏兄弟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毕竟,孙氏兄弟的这番举动,不仅使人丈二金刚,满头雾水,甚至找不出任何一个理由,来解释他们的动机。

    此处并不是地牢,而是一间布置的十分舒适的雅房。

    与别的雅房不同的是,它的外面裹著一层厚厚的铁皮,说得再明白一点,天底下已没有人可以走出这间铁皮雅房的了。

    当然,除非外面的人有意放你出来,那就令当别论哩!

    雅房内一片漆黑。

    但对目能暗视的罗通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尤其是夕阳余辉,此刻正从铁皮雅房上的天窗中射了进来,如此更是增加了他辨识环境的能力。

    说得好听那是天窗,其实他也不过是几个大如拳头的小孔罢了。

    空气就是由这几个小孔透射进来的。

    由此即可得知,孙氏兄弟似乎并无致他于死的意思。

    罗通盘膝而坐,缓缓调息了片刻,顿时发现自己四肢百脉活泼泼地,并无丝毫阻塞的现象。

    如此大约静坐了半刻之久,罗通这才站了起身,足尖倏地一点,一式旱地拔葱,朝那小孔掠去。

    但见他的身子恍如满弓在弦的弩箭,眨眼间,他的食指业已勾住那通气小孔,身一挺,凑近那洞口望去。

    “倘若我没有记错,此地该是孙氏镖局的后花园才对!”

    “不知道田大姐她们人在何处?有没有什么危险…………”

    “唉!现在我身不由己,那能顾得了这许多,希望她们都平安无事就好了…………”

    想及此处,一阵衣袂破空之声业已传来,而且来的人还不止一框。罗通赶忙手指一松,人已飘然落地,然后在一处阴暗的角落边坐定。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罗通扫南 爱搜书 罗通扫南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罗通扫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罗通扫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