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谢长贵冷汗如雨下,口中应了声“是”,说道:“杜总管既然都说了出来,在下当然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罗少侠,你问吧!”

    “好!”罗通肃然道:“你先说说,谢广义怎会是你属下呢?”

    谢长贵道:“谢广义是我远房堂兄,谢家庄原本就是麦香堡的产业,只是由他出面当庄主罢了!”

    罗通道:“那你呢?”

    谢长贵道:“我是奉派监值的人!”

    罗通又道:“那么谢画眉呢?是不是他亲生女儿?”

    “不是!”谢长贵摇了摇头,继而又道:“画眉只是他的义女!”

    罗通又道:“她是如何死的?”

    “这个嘛………………”谢长贵支吾了一会儿,随即呐呐道:“是…………是广义逼…………逼死她的………………”

    “哼!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罗通愤然道:“他害死画眉姑娘,嫁祸给我,是什么人指使的?”

    谢长贵道:“这是上面的意思!”

    “上面”当然是指麦香堡了。

    罗通又道:“他用‘摧心掌’袭击邓老爷子,也是上面的意思吗?”

    “什么!”邓如兰尖叫道:“爹是谢广义杀害的?”

    “是的!”谢长贵道:“因为邓老爷子向著罗少侠,他在江南声誉颇隆,足以妨碍上面既定的策略,所以非除去不可!”

    邓如兰垂泪道:“你说的‘上面’是指什么人?”

    罗通一旁道:“姑娘暂且忍耐,等我问完了,再作道理!”

    “是!”

    邓如兰点了点头,拭著泪水,果然不再作声。

    罗通沉声道:“那假冒我的贼子,是什么人?”

    “这个嘛…………”谢长贵面有为难之色,拖长语气,不敢往下说去。

    邓如兰叱道:“你不说,我就用毒针刺了!”

    “啊!”谢长贵惊叫了一声,忙道:“在下说就是了…………那个假冒罗少侠的人,正是………………顾大公子…………!”

    罗通冷冷一笑道:“我早料到是他了!”

    邓如兰说道:“罗大哥,这顾大公子是谁呢?”

    罗通应道:“铁扇公子,顾青纶,麦香堡门下大弟子!”

    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他举手在杜云飞的后颈上轻轻一拂,喝道:“杜云飞,你都听见了?他说得可对?”他这一拂,当然就是解了杜云飞的哑穴。

    只听杜飞云咳呛一声,阴哼道:“谢长贵,你好大的胆子,泄漏本堡机密,你应该知道如何下场吧?”

    谢长贵平静的道:“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他满心以为杜云飞已在罗通面前招了供,所以他这么做,当然也不认为自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住口,这里又不是什么叙旧的地方!”罗通猛一挥手,拂在谢长贵的“锁喉穴”上,接著又道:“杜云飞,你和铁笔三郎自然是支援铁扇公子顾青纶的了,说一你们来了多少人手?”

    杜飞云奸笑道:“姓罗的小子,你死在眼前…………”

    邓如兰挥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娇叱道:“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扎你一针,看你还倔强不?”

    杜云飞哈哈大笑道:“进入百丈石窟内的人,横竖都是死,难道你们还想活著下崖吗?”

    罗通剑眉一扬,大义凛然的道:“就凭你们那几个北斗煞星,还不在我罗某眼里,杜云飞,你已落在我罗通的手里,如果好好与我合作,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若是惹毛了我,我立刻就叫你血溅于此!”

    杜云飞道:“你要我如何合作?”

    罗通正待开口之际,慕地黑暗处已有人抢先答话了。

    只听黑暗处传来“格格”的一声脆笑,接口道:“罗公子要和老好巨滑的杜总管合作,不如和奴家合作的好!”

    罗通细目望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田七姑,悄生生地走了过来,当下不禁喝声道:“田七姑,你最好站在那里,莫要过来!”

    田七姑轻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姐姐我几时害过你了?”

    邓如兰叱道:“罗大哥叫你不要过来,你就不准过来!”

    这句话显然充满了一股浓浓的醋劲儿。

    “哎唷!”田七姑娇声道:“小姑娘,你这是吃那门子醋呀?我又不会把你罗大哥抢走,干嘛那么凶!”

    邓如兰气得粉脸一热,长剑作势,哼道:“你………………”

    罗通一旁接口道:“田七姑,你来做啥?”

    田七姑道:“小兄弟姐姐到处找你,找你当然是有事-!”

    罗通问道:“什么事?”

    田七姑道:“杜总管说得没错,凡是上了百丈崖的人,就甭想再活著下去,所以姐姐我非找到你不可!”

    罗通道:“找到我又如何?”

    田七姑低声道:“你赶快离开,越快越好!”

    邓如兰冷笑道:“谁知道你安著是什么心?”

    田七姑道:“我这个做大姐的,难道还会害小兄弟吗?”

    罗通应道:“听你口气,好像根多人上了百丈崖?”

    “我也不太清楚!”田七姑摇头道:“好像是来了不少吧!”

    罗通道:“是铁扇公子顾青纶假冒了罗某之名,才把那些人引来的了?”

    “你都知道了?”田七姑十分惊讶。

    罗通正色道:“在下想不通有这许多人上了百丈崖,怎会没有人能活著下去的呢?是不是你们麦香堡又在施什么阴狠毒辣的阴谋了?”

    “唉!”田七姑长叹了口气道:“总之,姐姐我要你及早离开,是一片好心,有些事情,我不便明言,你听我的绝不会错,你快带著这位姑娘走吧!”

    邓如兰听她这么说了,心知事情紧急,也就劝道:“罗大哥,那就快点走吧!”

    “不行!”罗通坚定道:“我虽是初出江湖,但有些事情,可以用常理来忖度,顾青纶假冒罗某,犯下许多天人不容的罪恶,嫁祸于我,就是要引起天下武林对我的公愤,才会邀约高手,入山搜索!”

    语音一顿,罗通接著又道:“不知麦香堡用了什么诡计,竟把这些人一起引上百丈崖来。如今又不知在施什么阴谋,企图把大家伙一网打尽,倘若我悄悄离去,逃得性命,这笔账岂不又记在我头上来了?”

    邓如兰想想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当下沉吟了片刻,不由焦急的道:“那如今罗大哥又该怎么办呢?”

    罗通道:“所以我不能走,正本清源,非把他们的阴谋揭穿,我才能离去!”

    “唉!”田七姑又长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道:“小兄弟,这阴谋你是揭不破的,就是姐姐我也无能为力………………”

    罗通道:“田姑娘,麦香堡到底有什么阴谋,你能告诉我吗?”

    他情急之下,不由握住了她的双手,连连摇著。

    黑衣罗刹田七姑平日放浪形骸,敢说人家不敢说出口的事,也敢做别人所不敢做的事,其实,她只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平日里守身如玉,虽在江湖上出了名,但实际上,她仍是个处子之身。

    这下被罗通一下握住了她双手,陡觉一股热流从他手掌传了过来,不由得身一热,满脸更是通红。

    “快放手,快放手!”她急促的叫道。

    “哦…………对不起…………”罗通听到她的话,才发觉自己握住了她的柔荑,不禁脸一红,急忙松开双手。

    田七姑低声道:“今晚之事,我真的无能为力,因为由我大师姐亲自赶来主持…………”

    哈!她终于还是说了出口。

    罗通疑道:“哦!你大师姊很厉害吗?”

    田七姑黯然道:“她是出了名的九毒仙子,用毒之能,胜我十倍!”

    罗通惊道:“她也用毒?”

    “不错!”田七姑道:“我来的时候,她已在洞口布下了剧毒,今晚这座石窟中的人,一个也无法幸免!”

    罗通接问道:“那么麦香堡的人呢?”

    田七姑答道:“他们当然事先都服下了解药!”

    言及此处,她伸手入怀取出一颗药丸,递到罗通手中,低声又道:“这是大师姊给我的,你快含在口中,趁早离开,不过你要记住了,到了洞口,你必需背著这位姑娘而行,方可无事!”

    罗通问道:“你有几颗解药?”

    田七姑道:“一颗!”

    罗通耸然道:“你只有一颗解药,给了我,那你怎么办!”

    田七姑黯然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不要紧的,我身边的解毒药丸,虽然解不了大师姊用的毒,但总能支持一时半刻的,何况她总是我的大师姊,看我忽然中毒发作,岂会见死不救?”

    “所以,现在你可以放心的走了!”

    “在下说过不走的!”

    罗通把解药还给了田七姑,正色道:“田大姊,你的好意,在下心领就是了!”

    “你………………你这是发疯了不成?”田七姑惊讶道:“我大师姊此刻正在外面布毒,也许会点燃她最厉害的“九毒香雾”,倘若你没有这颗解毒药,一旦闻到香,只怕走不出三步!”

    罗通剑届一扬,哼声道:“令师姊如此毒辣,我罗某今晚定饶她不得,何况我刚才已说过,我不把今晚入洞之人一起救出,绝不单独离此而去!”

    “唉!你这是何苦究?”田七姑叹息道:“如若有一个人在此,你的心愿或许还能完成………………”

    罗通接问道:“你是指毒华陀?”

    “嗯!”田七站点了点头,缓缓的道:“据说他穷毕生精力,炼制了一百颗“百草解毒丹”,专解奇毒,是天下千百种毒药的克星,自可不畏惧大师姊的“九毒香雾”了。除了他之外,天下虽大,就无人能解了!”

    罗通听得心头猛然一震。

    “毒华陀曾送给我一瓶百草解毒丹,原来就是他穷毕生精力,才炼得百颗之多,而他竟然都送给了我,但也好在他送我这一瓶解毒丹,今晚上这百丈崖的英雄好汉,我不就可以救他们了…………”

    想及此处,只听远处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尖笑道:“小师妹,你在跟谁说话啊?竟把我的底都抖了出来!”

    田七姑闻言娇躯一震,低声道:“大师姊来了,你快把这解药含在口中!”

    又把那颗解药塞了过去。

    罗通用手一推,轻声道:“我不怕剧毒?”

    一面急忙从怀中取出那瓶百草解毒丹,迅速地打开瓶盖,取出两粒,一粒纳入口中,把另一粒交到邓如兰的手中。

    一面用传音入密道:“邓姑娘,快把此药含入口中!”

    邓如兰问道:“那你呢?”

    罗通仍以“传音入密”答道:“我有毒华陀的百草解毒丹!”

    这内洞幽深黑暗,除了罗通看得清楚外,他人都无法看得到人。

    罗通凝目望去,只见一个一身黑衣的中年道姑,手执拂尘,缓步行来,此人当然就是田七姑的大师姊,九毒仙子了。

    田七姑忙道:“是大师姊吗?”

    九毒仙子冷冷一笑道:“不是我,你说还会有谁呢?怎么,小师妹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田七姑道:“这里太黑了,小妹看不见,所以才先问一声!”

    九毒仙子道:“我问你刚才和谁在说话,你好像还没同答我呢!”

    “没有啊…………”田七姑似乎很怕她。

    九毒仙子冷哼道:“我明明听见你在跟人说话,还把我都说了出来,怎么会没有人?你当我看不见吗?”

    说出这些话的同时,左手一抬,屈指轻弹,但听“嗤”的一声,从她的指头中射出一点星火般的绿芒。

    她的一举一动,罗通当然看得一清二楚。

    “听她的口气,她所弹射而出的绿芒,必定是照明之用,无论如何,我绝不能让她点燃了!”想及此处,右手一抬犀角折扇,朝那点绿芒点去。

    他今晚无意中练成了“太极玄功”,这折扇一指,内劲当然跟著发出。

    他手中这把折扇的骨架,正是犀角所制而成的,犀角生性甚寒,能解剧毒,正是她那点绿芒的克星。

    折扇点出,绿芒登时无声无息的熄灭。

    九毒仙子怔了怔,口中惊咦了一声,抬腕之间,又屈指弹出了三点绿芒。

    罗通又把折扇连点了三指,三点线芒又倏然隐没。

    九毒仙子神色为之一变,黑暗之中,只见她双眼隐射出线芒,厉声大喝道:“什么人破了我的磷火珠?”

    “是在下!”罗通应了一声。

    九毒仙子沈哼道:“你是什么人?”

    罗通慢条斯理,缓缓道:“在下是谁,说出来你也未必知道,不说也罢,不过在下却有一语奉劝…………”

    言及此处,九毒仙子不待他把话说完,便大声地接口道:“小师妹,你说他究竟是什么人?”

    罗通忙以传音入密对田七姑道:“你就说不知道好了!”

    田七姑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九毒仙子冷哼道:“那就等我拿下他再说了!”

    话声甫落,突然五指箕张如爪,朝罗通闪电般抓来。

    她虽然没有罗通那样练成玄门神功,目能暗视,但她一身修为,显然也已入了化境,听了罗通说话的方位,出手一抓,居然十分准确。

    罗通见她举手抓来,急忙身形移动,闪了开去。

    只见她抓来的五指,在快要及身之时忽然长出了三寸多长。

    原来,九毒仙子每根手指都留著三寸长的指甲,锐利如剑,而且色呈殷红,很可能还涂上了剧毒。

    他在闪出之时,一面喝道:“九毒仙子,在下告诉你,你用毒之能虽称独步,但江湖之大,善于用毒者未必就无人能敌,今晚百丈崖上高手云集,你如妄想使毒害人,害人不成,终将害己的。

    “因此,依在下之见,你还是洁身而退,方为上上之策!”

    九毒仙子冷笑一声道:“放眼江湖,有什么人能与我为敌,不怕奇毒的?”

    口气之大,令人闻之刺耳。

    罗通道:“在下就是其中之一!”

    九毒仙子冷笑道:“你想试试?”

    罗通正待答话,田七姑忽然大声道:“小兄弟,试不得啊!”语音一顿,她转身又朝九毒仙子央求道:“大师姊,求求你,放了他吧!他是小妹的小兄弟…………”

    九毒仙子厉笑道:“好哇!原来这小子竟是你的情郎………………”

    “不!不!”田七姑忙道:“大师姊,他真的是我小兄弟啊!”

    九毒仙子冷冷一笑道:“不管是你的情郎还是小兄弟,他胆敢言语触忤于我,我就要尝尝九毒仙子的厉害!”

    “啊!”田七姑惊叫道:“大师姊,不…………”

    “田大姐请不必如此!”

    罗通凛然厉喝道:“九毒仙子,我要你立刻离开百丈崖,你答不答应?”

    九毒仙子阴笑道:“小子,我要你死,你答不答应呢?”

    声到人到,双手齐扬,十指有如十支尖又,闪电般戳来。

    这会儿她出手可说快捷无伦,任何人要闪身避让,都绝无可能,有之,也只能出手封解,但她指甲尖上都涂有剧毒,你只要被她划上一点,就立刻会被剧毒侵入,身麻痹,没有她的毒门解药,毒发无救。

    罗通只轻轻一闪,便自避了开去,他“龙行九渊”身法就是在大白天,你都会看不清他是如何闪出去的?

    九毒仙子一扑落空,心头也暗自一凛,忖道:“这小子倒是滑溜得根!”心里这般想,口中不觉冷厉一笑道:“好小子,你很滑溜,但你既在石窟之中在劫难逃,迟早是死定了。

    “小师妹,你随我出去!”话声甫落,转身就要走出去。

    罗通一闪身,拦在她面前,喝道:“九毒仙子,听你口气,你好像已在石窟中点燃了九毒香雾?”

    九毒仙子原是心机极沉的人,两次出手,都被罗通避开,故而说出要走的话来,自是在诱敌,闻言不觉冷然道:“你也知道‘九毒香雾’?这是我小师妹告诉你的了?”手中拂尘猝然挥起,只听呼呼三声,三道拂影交叉而起,这三拂虽是发有先后,却同时拂到,有如一片网罟,洒了开来。

    这原是她九毒仙子的厉害招数,你若是妄想闪避、封架,一上手就会给她击得筋断骨折。

    当然,她九毒仙子的兵刃,就是稍稍被她拂到一点点,也会同时中毒的。

    罗通仍然没有还手。

    只是轻描淡写的身形一晃,又避开了她一记绝招,冷喝道:“你还没有答我所问,是不是点燃了九毒香雾?”

    九毒仙子拂尘一起,心中暗暗吃惊,不知此人究是何来历,竟能避开自己一招三式的手法,尖笑道:“这问头你不是多问了嘛!只要你走出去闻闻,不就可以知道了?”

    罗通接口道:“这么说来,你已经使出最歹毒的香雾来了?”

    九毒仙子道:“你完答对了!”

    她听到罗通站在她面前没动,拂尘突起,向他当头击了过来。

    罗通冷笑一声,右手抬处,锵然有声,折扇打开,翻腕之间,业已把对方的拂尘卷住,然后压了下去。

    “九毒仙子,若论你平日仗著巨毒害人,可说死有余辜,在下本待教你溅血于此,但你若能改过自新,交出解药,在下看在田大姐份上,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望你好自为之,好好地想一想………………”

    九毒仙子的-尘被他压住,用力一抽,但觉对方的兵刃上有一股极强的吸力,根本抽不动分毫。

    她不由大吃了一惊,厉声道:“你是罗通?”

    “不错!”罗通点头道:“在下正是罗某!”

    九毒仙子哼道:“很好!”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左手的衣袖忽然拂起,从她衣袖中飞射出变蓬细如牛毛的毒针,朝罗通当胸射去。

    她动作奇快,加上双方距离又近,此处又是黝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她自认这一击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但她怎知罗通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只听罗通沈喝了一声,折扇忽然向上一晃,发出一股无形劲气,将毒针悉数卷起,石窟顶上登时响起一阵“嗤嗤”之声,那些细如牛毛的毒针业已部击入石中。

    九毒仙子使毒独步武林,她的武功也大是不弱。

    罗通的折扇朝上挥起,压力一松,她一柄拂尘登时使出一招“玉带围腰”,抖手朝罗通横扫了过去。

    忽听罗通又是一声冷笑,折扇疾划而下,“嘶”的一声,尺长的拂尘,竟被拦腰切断了。

    这会儿九毒仙子当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口中不禁惊“啊”了一声,急忙往后跃退了八尺之多。

    蓦地眼前忽然一亮,从走道上飞射过来一支火折子,火折子临风燃烧,有如一道火龙,落到众人立身之处。

    火势熊熊燃烧,一发不可收拾,附近数丈之内登时被火光照得通明。

    就在火折子落地的同一瞬间,只听一阵“嗤嗤”破空轻响,七道暗器恍如飞蝗一般,列成北斗七星状,来势如电,直向罗通身前疾射而来。

    罗通折扇连挥,把射来的七支短战一齐击落,同时口中大声喝道:“来人可是铁戟二郎?”

    铁戟二郎正是麦当雄二弟子游子超的外号。

    “正是游某!”随著话声,但见一道人影,已从数丈外奔驰而来。

    那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一身天蓝劲装,浓眉细目,脸色白哲,两道炯炯目光,闪动之间,可以看出他眼神充足,武功定是不弱。

    铁戟二郎游子超目光一注,不禁呆了一呆,冷然道:“你就是罗通?很好,看来杜总管、谢长贵都已落在你手中了!”

    “一点不错!”罗通目射xx精芒,凛然道:“在下和贵堡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贵堡居然假冒在下,做出人神共愤之事,企图嫁祸!”

    “同时又利用我罗某之名,引来许多武林同道,要在百丈崖一网打尽,在下要揭穿尔等如此毒辣的阴谋,自然非把你们麦香堡的党羽都留下不可!”

    铁戟二郎游子超大笑一声道:“姓罗的小子,你是在做梦!”

    罗通心中暗自盘算著,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外洞自然已点燃起九毒香雾,所有入洞的人,业已成了瓮中之氅,麦香堡的人,必然会力对付他的了。

    这一点,只要看杜云飞、田七姑、九毒仙子、铁戟二郎等人,依次寻人,就可以想像得到的。

    麦香堡的人,今晚在石窟中的,至少还有假冒罗通,和铁笔李三郎等人。

    此刻眼前两人已大非弱者,算是两个劲敌,如若再加上铁扇公子和铁笔李三郎,罗通就难有胜算了。

    心念一动,立刻想到自己应该先出其不意,先制住一个再说。

    于是,他右手折扇一指,“嗤”的一声,击灭了火折子,同时左手暗暗凝聚功力,口中大喝一声道:“姓游的,多说无益,你还是接招吧!”左手一掌,直向对方劈去。

    这一掌,他用足了八成力道,但听“呼”的一声,一道无形内劲,恍如一团雷霆,劈击了过去。

    铁戟二郎打死也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

    敌对的双方,遇上了当然要出手,这一点倒不使他感到意外,使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在喝声一落,已经施展“移形换位”步法,移动身子,向右闪开了三尺光景,但罗通这一掌竟毫无偏差地朝他身上劈来,位置居然也丝毫不差。

    他当然不知道罗通会在深处的山腹内,黝黑如墨,谁都无法看清的地方,他居然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点,凡是进入这座石窟的人,谁都无法相信的事。

    铁戟二郎忽然发现罗遍认穴奇准,而且掌势极强,他当然不敢硬接,因此他迅快地问了出去。

    罗通这一掌当然也没有和对方硬拚之意,他只是虚张声势,声东击西之计,因此左掌甫出,身形一晃,使了一记龙行九渊身法,一下朝九毒仙子身前欺去,右手折扇更是先人而至,悄无声息地朝她肩并大穴点去。

    接著扇头一落即起,再点巨滑穴,扇头再昂,再点牙腮穴,这一式三点,快得如闪电一般,令人防不可防。

    九毒仙子武功原也极高,只是这石窟之中,实在太黑了,武功再高,到了这种地方,就已大打了折扣。

    如果双方都看不到,我武功打了折扣,你也彼此彼此,那也罢了,但九毒仙子看不见罗通的一举一动,罗通却看得见她在那里,这下就等于把九毒仙子打的折扣,加到罗通的身上去了吗?九毒仙子当然也会听风辨位,但罗通龙行九渊身法是曲折游行,并无风声,这一记扇招更是不带丝毫劲风,直到扇头快要触及肩上之际,她才发现,当然已经迟了,忽听她口中轻呃了一声,人已应声软绵绵的跌坐下地。

    罗通出手极快上且即伸手抓住了她欲倒地的身躯,提到邓如兰的身边放下,同时口中以“传音入密”说道:“九毒仙子已被我制住了,你快在她身上搜一搜,不管是什么束西,都取出来!”

    铁戟二郎游子超避开了罗通一记掌风,就不见罗通再行出手,无奈之下,只得凝神倾听他的呼吸之声。

    黑陪之中,只能以耳朵倾听对方的呼吸声,和用鼻子来闻人气,这种方法以判断敌人的远近位置。

    铁戟二郎游子超见罗通没再袭击,心中顿感纳闷之际,突然听到九毒仙子一声轻“呃”,心中不由大吃了一惊。

    “九毒仙子,你没事吧?”话声一落,罗通又以一式龙形九渊身法,悄无声息的欺到他面前,说道:“她已被在下制住了!”这话声,距离他身子已不过三尺光景。

    铁戟二郎游子超这会儿可吓出了一身冷汗,慌忙之中,右手忽然竖立如刀,朝前一劈,但人却迅疾地往后跃开。

    罗通又是一记龙形九渊身法,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接看折扇一指,朝他胸前斩命穴上点去。

    铁戟二郎游子超身子骨才刚刚站定,突觉一缕劲风当胸袭来,离胸口不过数尺,心头大骛之余,再次往后跃开。

    那知罗通折扇直指,并未收回,身子倏然一晃,继而紧跟而上,招扇距他胸口,仍然只有四尺来远。

    铁戟二郎游子超接连后退,那缕劲风仍然指著「斩命穴”紧追不舍,当下心头惊怒交迸,慕地大喝一声,右手抬处,铁戟一记“秋水横舟”,朝他的折扇钓来。

    罗通对于他的一学一动,那可是清楚得不得了。

    只见他手中的折扇向后一缩,对方的铁戟立即钩了个空,他乘隙出招,折扇一送,又直指他的“斩命穴”。

    铁戟二郎游子超心头十分骇异,对方的兵刀明明指著斩命穴,何以铁戟钓去,却空无一物?于是,他向右钓出的铁戟忙使了一记“玉岫同云”,回戟向左封出。

    罗通待他铁戟回格,折扇又往后缩,等他铁戟划过,又朝他的斩命穴上点去。

    铁戟二郎惊骇至极,手中的铁戟不由一阵胡乱挥舞起来。

    罗通看得暗暗好笑,在他铁戟乱打乱舞之际,悄然地退了变步。

    铁戟二郎游子超胡乱挥舞了一阵,一记也没碰上对方的兵又,同时也根本不知道罗通人在那里?但只要他稍稍歇下手来,罗通手中的折扇,便会化作一缕劲风,又指在他的斩命穴上。

    这会儿,铁戟二郎游子超才知道自己根本非其之敌,当下口中长啸了一声,身子骨随著往后跃去。

    他还以为身后就是方才来时的一条直道,那知他在连番后跃之际,身形已然斜了很多,这情况和一个人闭著眼睛倒退,几步之后,定会斜开去一样,他在这黝黑的石窟弄中,何异关著眼睛倒退?这猛力一跃,他的左肩已登时撞在棱角不平的石壁之上了。

    他身后左方,就是石壁,罗通早就看到了。

    因此,就在他的左肩猛力撞上石壁之际,罗通的身形已一晃而至,手中的折扇便在他左肩的“肩井穴”上敲落。

    “啊!”的一声。

    铁戟二郎游子超突觉左肩顿时一麻,身有如触电一般,那里还有还手之力?罗通左手一伸夺下他的铁戟,折扇疾落,又连点了他两处穴道,然后顺手提起他的身子,大步地走了同去。

    邓如兰听出是罗通的脚步声,轻声道:“罗大哥………………”

    罗通笑问道:“什么事?”

    邓如兰道:“铁戟二郎逃走了吗?”

    罗通道:“他就在这里!”

    邓如兰喜道:“你把他制住了?”

    罗通点头道:“这里十分黝黑,我占了地理上的优势,他看不到我,我却看得到他,他当然逃不走了!”

    田七站一直站在边上,已有好久一段时间没听到大师姊的声音,当下忍不住开口道:“小兄弟,我大师姊呢?”

    罗通笑道:“令师姊当然也在这里了!”

    田七姑讶声道:“大师姊也被你拿下了?”

    “不错!”罗通点头道:“凡是进来的人,我都得把他们拿下!”

    “噗嗤,你真行!”田七姑娇笑道:“我本想早点找到你,帮你逃离虎口,现在看来,是麦香堡的人,一个个落入你的虎口了!”

    罗通肃然道:“这还得感谢姊姊的指点,小弟并不知道令师姊已在外洞燃起了“九毒香雾”,小弟身上纵然有解毒丹,但在不知不觉间中了毒,岂不仍然为敌所乘,所以严格的说起来,还是姊姊救了我哩!”

    他一口一声“姊姊”,叫得田七站心里好不舒服。忽听她格格笑道:“小兄弟这张嘴可真会说话,姊姊我刚才好替你开心呢!我大师姊是出了名的九毒仙子,她和你动手之际,难保她不在暗中使毒,如非你早已服下了毒华陀的百草解毒丹,只怕早已著了她的道啦!”

    邓如兰听她说话娇声叹气,心中不禁有些不太爽。

    她插口道:“罗大哥,你要我在她身上搜一搜,她身上的东西可真不少呢?光是小瓶就有十来个之多,你要不要瞧瞧?”

    “不用了!”罗通道:“你先收著,待会再说!”

    田七姑一旁道:“我大师姊的东西,我都知道用法!”

    邓如兰哼道:“不劳你费心!”

    田七姑轻笑一声道:“小妹妹,你也用不著跟我吃飞醋,大姐我不会把你罗大哥抢走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你………………”邓如兰被她一句话就说中了心事,不由得脸上一阵飞红,半天吭不出个屁来。

    “好啦!咱们谈正经的吧!”田七姑又是一声娇笑,继而问道:“小兄弟,你制住了大师姊,准备要怎样呢?”

    “等我把麦香堡的人制住了,再到外洞救人去!”语音一顿,他又接著道:“只要让大家伙知道此事的真相,听凭大家的意见处置,我敢保证绝不会伤害她性命的!”

    田七姑道:“小兄弟,这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你真的看得见?”

    罗通道:“小弟勉强还可以看得清!”

    “唉!”田七姑轻叹了口气道:“太极门人果然不同凡响,无怪麦香堡主要逼你默写“太极玄功”,处处设计陷害你了!”

    罗通经她一说,登时明白过来,自己一直想不通铁扇公子顾青纶为什么要假冒他?到处做下令人发指的事?原来,这完是麦香堡主麦当雄的阴谋,他要大弟子顾青纶假冒自己,使江湖上激起公愤,大家伙一同前来围剿,他也可以趁机把江南武林中的异己门派,一网打尽,再把责任推通的身上。

    接著,他再胁迫罗通自愿地献出本门的“太极玄功”,倘若罗通不肯,他又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告天下,说他已把淫贼擒住,历数罪状,到了那时,罗通非但百口莫辩,就是连陆地神龙本人前来,亦无解了。

    “哼!好一个恶毒的诡计!”罗通愤怒地吼了一声,问道:“姊姊可知麦香堡调来了多少煞星?”

    “一共两队之多!”田七姑笑了笑,接著又道:“这个你大可放心,这两队人,一队归姊姊我指挥调度,另一队是杜总管直接指挥的,其实,就算麦香堡七队煞星都调来,你抓住了一个杜总管,也就足够啦!”

    罗通道:“杜总管能压得住他们?”

    田七姑娇笑道:“杜总管是七队北斗煞星的总领队啊!”

    言及此处,罗通轻嘘了一声,说道:“有人来了!”

    “小心!”田七站强调道:“这时练来的,必都是麦香堡的人了!”

    罗通急道:“你们站在这里,千万不可过来!”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人已大步地迎了上去。

    蓦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一共是两条人影,直奔而来,快到岔道时,两人同时脚步倏停。

    罗通目光凝注,这才看清来人正是假扮自己的铁扇公子顾青纶,和铁笔李三郎等二人。那顾青纶仍然装扮成罗通的模样,手中紧握著一柄乌黑的折扇。

    哈!这真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哩!

    罗通尽力镇定波动不已的情褚,在他们相距一丈来远处,也停下步来。

    “咦!真奇怪哩!”顾青纶低声道:“方才明明听到老二的啸声,应该就在这里附近了,怎么会连一点声音也都没有?”

    铁笔三郎道:“二师兄也许发现罗通的踪迹,所以追下去了!”

    “这条甬道,向左去可以通向外洞,但曲折狭小,向右去,是一条死巷子,再往里去,可以通向几间石室,对外别无任何通路!”顾青纶沉吟道:“方才咱们已经搜了几条石弄,但不见人影,那么九毒仙子、田七站、杜总管这些人都到那里去了呢?”

    罗通心中暗道:“原来他对百丈崖的这座石窟,非常熟悉,难怪他要在这里布置陷阱,引诱我和许多武林同道入伏了。”

    “对了!”铁笔三郎接道:“谢广义和谢长贵上刖面也不见他们的人影!”

    顾青纶道:“现在洞只剩下这一条石弄了,难不成他们会都追到里面去了?”

    “这当然也有可能!”铁笔三郎道:“咱们的目的,要活捉那姓罗的小子,他们发现姓罗的小子前这条石弄逃了进去,大家自会一路追下去了!”

    顾青纶冷笑道:“你别忘了,老二的那声长啸,是向我们求缓的信号,否则,他定不会发出长啸…………”

    钢笔三郎笑接道:“二师兄发现了姓罗的小子,才以长啸把咱们引来;求援不也是要把咱们引来吗?”

    “不对!”顾青纶沉声道:“我看此事大有蹊跷!”

    铁三郎阴阴笑道:“姓罗的小子又不是三头六臂,就算二师兄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但九毒仙子和田七姑两人皆善于用毒,难到那小子真的不怕剧毒?”

    顾青纶肃然道:“莫非你没听老爷子说过,太极门的“太极玄功”练成了,能刀剑不伤,剧毒不侵………………”

    “那是要练到上乘的境界啊!”铁笔三郎似乎颇不以为然,接问道:“依大师兄看,那姓罗的小子有多少道行?”

    顾青纶没有正面答覆他的问题,迳自说道:“你说得话固然不错,但我总觉得眼前的情况,有些不对!”

    铁笔三郎道:“那么咱们也不妨发一声长啸试试,师兄如果听见了,也必然会以长啸相应,咱们再循声寻去,不知大师兄意下如何?”

    “这个嘛…………”顾青纶沉吟片刻,随即道:“好吧!那你就发一声试试看!”

    “是的,大师兄!”铁笔三郎果然提口发出了一声长啸。

    石窟内一片寂静,当然没有铁戟二郎的回应。

    许久…………许久…………时间已在不自觉中消逝………………

    “糟了!”顾青纶沉声道:“老二果然出事了!”

    铁笔三郎接道:“大师兄的意思是说…………二师兄已落入那小子的手里了?”

    “嗯一是有此可能!”顾青纶忙道:“咱们快进去,对了老三,你身边是否带有千里火筒?”

    铁笔三郎应道:“有!”

    顾青纶道:“你把火筒点著了,走在后面,至少要和我保持五丈的距离!”

    “是的,大师兄!”铁笔三郎应了一声,果然从怀中取出一个铜制的千里火筒,“卡”的一声,打起火石,就要点燃。

    罗通看得十分清楚,急忙用手指轻轻一弹,一缕无声无息的指风,正好将他打起的火星弹熄。

    铁笔三郎一连打了三次,当然都没打著,当下说道:“这火筒好像没油了!”

    顾青纶道:“拿来!”

    罗通心中暗道:“这火筒绝不能让他们打著,否则我这么一露相,岂不就碍了手脚,糗大了!”

    心念一动,立即使了一式龙行九渊身法,一下子闪到铁笔三郎的身侧。

    这龙行九渊,乃是太极门独创的特殊身法,能在众多敌人包围之中,闪避游走,以及躲避各种兵又交击。

    正因这式身法闪动之时,不带丝毫风声,所以很难去捉摸的。

    铁笔三郎听大师兄叫自己把火筒还给他,就依言还了过去。

    接下千里火筒的人当然不是顾青纶,而是罗通。

    罗通接下他的火筒后,又轻轻地退了回去。

    顾青纶伸出手去,却接了个空,不禁讶问道:“你火筒呢?”

    铁笔三郎失声道:“大师兄不是接去了吗?”

    顾青纶勃然大怒道:“你交给谁了?”

    铁笔三郎道:“当然是大师兄啊!”

    顾青纶十分震怒的道:“这里又没第三者,我没接到,你会交给了谁?”

    罗通接口道:“李兄交给在下了!”

    铁笔三郎不由一怔道:“你是什么人?”

    顾青纶听到罗通的声音,立即一拉铁笔三郎,两人迅速地退了数步,一面喝道:“你是罗通?”

    罗进哈哈大笑道:“你才是罗通,在下不是!”

    顾青纶铁扇当胸,朗笑一声道:“果然是你!”

    铁笔三郎疑道:“大师兄,他是什么人?”

    “他就是咱们进来要找的人!”顾青轮道:“你把老二怎么了?”

    “哦?阁下所说的老二,大概是铁戟二郎吧!”罗通哈哈一笑,继而又道:“他不是好好的躺在那里吗!”

    顾青纶看不到罗通,但他听声辨位,业已确定了他的方位,当下右手折扇拇指轻轻按下,一蓬细如牛毛的毒针,在黝黑之中,悄无声息地朝罗通射去。

    蓦地忽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尖叫道:“罗大哥………………”接著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罗通目能暗视,当然能看得清顾青纶的一举一动。

    只见一蓬隐隐闪著蓝芒的毒针迎面而来,罗通不由冷冷一笑道:“顾青纶,凭你还暗算不了我!”

    说出这些话的同时,折扇轻轻一圈,朝对方挥了去。

    顾青纶毒针出手,人已移形换位,向旁闪去。

    这会儿,他听到罗通的喝叱声,他早就接连换了三处位置,此时但听一阵密集的“叮叮”细响,自己方才立身的左边石壁间,问起数十点火星。一蓬毒针被罗通扫了回来,没入石壁中。

    “罗大哥………………”那女子尖叫而带有惶急的呼喊,这次是第二声了。

    声音由远处奔来,渐渐接近。

    黝黑的甬道上,同时也出现了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奔了过来。

    这是一个少女,但现在长发披散,衣衫也有几处被划破,额角上头,都在流著鲜血,神情亦显得十分狼狈。

    她的心里似乎有著莫大的恐惧,流露在脸上的,尽是一片惶急之色。

    现在她已负了伤,甚至被尖锐的石笋划破了衣衫,还在流血,她都顾不得了,只是尖叫著朝里狂奔而来。

    她,正是和罗通结为口盟兄弟,但却是女儿之身的麦洁溪。

    顾青纶虽然没有看到麦洁溪,但由她的声音却可以听得出来,当下忙回过身去喝道:“小妹,你不要过来!”

    麦洁溪道:“大师兄,罗大哥呢?我是找罗大哥来的。你们…………把他怎样了?”

    铁笔三郎道:“师妹,你不该来的,快退出去!”

    “不!”麦洁溪举起右手,掠掠散乱的秀发,这才央求道:“大师兄三师兄,你们绝不能用毒对付罗大哥,你们还认我这个师妹,就该看在我面上放过了他,大师兄,小妹从没求过你,就求你这一次………………”她说得根惶恐,显得内心急得不得了。

    这也难怪。

    她知道三位师兄和九毒仙子都赶来了,另外还有一个杜总管,和两队的北斗煞星,麦香堡来了这许多人,罗通即使武功再高,终究只有一个人,一双手,说到最后,几乎都要哭出声来。

    罗通内心一阵感动,当下朗声道:“麦姑娘,在下就好好的站在这里,此刻你须用不著求他们!”

    麦洁溪听到他的声音,不由为之大喜,忙接口道:“罗大哥,你也在这里?你…………你没事吧?”

    罗通应道:“我当然不会有事,今晚有事的只怕是你这两个大师兄呢!”

    麦洁溪道:“罗大哥,你………………”

    言及此处,顾青纶已大声喝道:“小师妹,这里没你的事,你还不退出去。”

    他口中和小师妹说话,人却已一晃而至,手中的铁扇快如闪电,一记“孔雀开屏”,朝罗通攻到。

    这一招,他蓄势已久,直待确定了罗通的位置才行出手,扇招上下闪动,攻势扩及一丈,几乎没有让罗通闪避的机会。

    他不愧是麦香堡门下的大弟子,功力之深厚,扇如游龙,点、刺、劈、撩,攻势神速,锐利无匹。

    铁笔三郎听风辨位,一听到大师兄业已出手,也相准方位,身形一晃而至,正好落到罗通的背后,举手一剑,刺向罗通的右肩。

    他们师兄弟平时对拆惯了,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石窟甬道之中,仍可听风辨招,知道下一招的变化。

    因此,两人这一联手,扇剑同施,仍然配合得很好。

    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把罗通夹在中间,甬道地方并不宽敞,堵住了出手,真有使人进退两难之感。

    罗通冷笑一声,身形一侧,犀角折扇同时展开,左拒右决,和两人动上了手。

    扇风激荡。

    剑芒如电。

    奇怪的是,甬道内却不闻双方的叱憩之声。

    麦洁溪只感煞气凌人,心头不由为之大急道:“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住手!”说出这些话的同时,她已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

    顾青纶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忙道:“小师妹不可过来!”他在黑暗之中,看不到小师妹,又怕伤著了她,这会儿听到她扑来,急忙扇势一偏,就要挥手将她推出。

    铁笔三郎站在罗通身后,听不到小师妹扑来的声音,正好“刷”的一剑横削过来,剑锋几乎就要削上麦洁溪的左肩了。

    这一剑若是削上了,她的一条左臂,铁定就得被削下半截来。

    但麦洁溪本人呢?她情急之下扑身而来,当然也就顾不得这许多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罗通扫南 爱搜书 罗通扫南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罗通扫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罗通扫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