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仗义直言胜赌约或许你曾经看过,听说罗通扫北的英雄事迹,而沉迷其中。

    但你绝对没听过,或是看过罗通扫南的丰功伟业。因为,除了我老人家之外,尚没有任何人知道,武林史上也有罗通这么一个字号的人物。

    罗通是一个人。

    一个活生生的少年郎。

    不多不少,他今年二十岁整。

    按照惯例,他当然是一个俊逸潇洒,“帅”字辈的人物。

    这些并非重要之事。

    重要的是,罗通如何扫南?扫什么南?是用力的扫?还是毛起来扫?亦或是痛痛快快的扫?当然。

    这许许多多的疑问,除了诸君细细咀嚼,慢慢品味之外,实在也找不出其他更理想的办法了。

    “罗通扫南”。您一部绝对不能错过的好书!

    麦香堡,为近年来“火力”最强大的一个门派,每日前去朝拜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自从十年前,麦香堡的堡主麦当雄以一柄三尺青锋,挑了黄河十二水寨,与长白三怪之役,便注定麦香堡将傲立武林的事实。

    黄河十二寨的总瓢把子黄逊毕,乃黄山派掌门人平生最得意的弟子,十二岁拜在黄山派的门下,短短三年的时间便把黄山派的镇派之功“黄山七剑”的精髓,部吸收不打紧,且更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黄逊毕十五岁艺满了山之后,便四处仗义江湖,不仅使得他个人的形象颇佳,甚至连带使得黄山派在江湖中的口碑亦如日中天。

    只可惜,这情景并没有持续根久,因为他千不该万不该得罪一个人。

    一个不该得罪的人。

    这人是七星山庄的庄主王伟中。

    由于王伟中膝下无子,只有一个二八年华的宝贝女儿,因此,他很想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当时武林中这个形象的少年郎。

    但黄逊毕并不领情。

    原因是他认为自己年纪还小,不想这么早就走入婚姻的死胡同里。

    虽然他是这么认为的,但王伟中并不以为然。

    七星山庄好歹在武林中也是颇有声望的一处江湖派系,但这小子居然不领情。

    于是王伟中利用邀请黄逊毕一游七星山庄的机会,设下了一个天衣无缝,且又令人百口莫辩的圈套。

    他只是在黄逊毕的酒菜里加些增益大兴爱福好罢了。

    黄逊毕年幼无知,再加上江湖历练少之又少,他当然一头栽进了王伟中的圈套里。

    于是他失了身。

    于是他美好的一前途也从此划下了句点。

    事后,王伟中提供两条路让他选择。

    一是立刻娶他女儿。

    一是将这件人神共愤的新闻揭发出来。黄逊毕再怎么年幼无知,他也该知道自己中了人家的圈套,因为他只记得当时喝了几杯老酒之后,忽然变得异样的兴奋。

    然后他就开始发泄内心的欲火。

    这种无凭无据的事,他深信即使自己说破了嘴皮子,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但他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如此年轻就断送了自己的一生。

    对你我而言,婚姻或许是人们所向往,所追求的一项目标,但对习武之人来说,婚姻无疑就是一个句点。

    一个再也无法仗义江湖的句点。

    王伟中所提供的两条路,他都无法接受,于是,他选择了第三条路。

    第三条路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一拍拍屁股走人。

    就在他走后不久,王伟中一状告到了执法联盟,一扬武林公审大会便因而展开了。

    公审大会的当天,黄山派掌门人捏著蛋黄,眼眶中含著泪水地宣布,他已决定将黄逊毕逐出门墙,以后他的行为,概与黄山派无关。(他实在根喜欢这个徒弟)有了他这句话,执法联盟当然也就好办事多了。

    “黄逊毕!对于王伟中的控诉,你服是不服?”

    “在下不服!”

    “哦?那你可有什么反驳之词?”

    “当晚他在酒里下………………唉!算了!跟你们说,你们也不会相信的!”

    “你不说出来,又怎知本盟不会相信?”

    “我没什么好说的,总之他自己心里有数,我也不想多做反驳的举动!”

    “既你提不出有利的证据,本盟可要迳行宣判-!”

    “………………………………”

    “本盟的主席只想问你一句话一你肯不肯娶她?”

    “抱歉,恕难从命!”

    “那好,既你不肯娶她,本盟将废掉你一身的武功,同时再禁监你十年有期徒刑,你服不服?”

    “服个鸭子!”

    “难道你不怕本盟强制执行?”

    “在下行得正,站得直,有什么好怕的!”

    “唉!本盟念你昔日仗义江湖,造福武林,功德不浅,所以这会见愿意再多给你一点考虑的时间!”

    “……………………”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在下根本没有考虑,我只当你是疯狗一条,正在乱吠!”

    “你…………………………找死!”

    一声令下,大武林执法者,五大护法不由分说,刀剑一抡,身子一掠,便不约而同地冲了过来。

    他们当然只有一个共同目的一一拿下黄逊毕。

    但黄逊毕并非吃白菜长大之徒,经过一阵顽强的抵抗之后,居然给他逃了出来。

    由于此事给了他重大的打击,所以他一气之下,居然在黄河沿岸,当起了抢匪,而且愈做愈大,最后还搞了十二水寨的总瓢把子玩玩,可谓买卖做得的确不小。

    只可惜,在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他遇上了一个大煞星。

    麦当雄。

    天底下没有一个人知道麦当雄是谁。

    也没有人知道麦香堡是什么玩意儿。

    但直到麦当雄只身一人挑了黄河十二水寨之后,大家伙这才明了什么人是麦当雄,什么玩意儿是麦香堡。

    然而麦当雄继挑了黄河十二水寨之后,回家静养了一个月,随即直上华山,与该派掌门人比试了三十回后,直到第二十九招,才以一招小胜。

    接著,麦当雄再上崆峒,上昆仑,上武当………………最后,他来到了八大门派最具代表性的嵩山少林寺。

    少林掌门白木大师一向慈悲为怀,不愿与他比试,两人商议一阵之后,双方言明以十八罗汉阵,做为比试的胜败关键。

    出人意料的,麦当雄居然在盏茶时间之内,不仅安然出阵,而且还毫发无伤。

    白木大师很有风度地承认失败,然后恭送他下了山。

    第二天,由木大师便上吊自杀,以显示他羞愧到了极点,四大金刚见了之后,亦相继地撞壁而亡。

    这会儿,麦当雄不仅人人知晓,而且只要是练武之人都明了,麦香堡的声望,此刻已凌驾在八大门派之上了。

    麦当雄如日中天。

    麦香堡为现今武林的泰斗。

    金陵栖霞山。

    栖霞山有三峰一龙山、虎山、中峰。

    龙山蜿蜓有如龙蟠,东首岩石陵噜,古柏森森,有如龙头,因此当地人在东麓间盖了一座龙王庙。

    龙王庙不大,只有一座殿宇。

    大殿前的神笼里,踞坐著黑脸凸眼的龙王爷,塑得威猛且有生气,彷拂活生生的一个人似的。

    两旁围的木栅,站的是雷公、雷母、风伯、雨师,入门处,是八个虾兵蟹将,挺戈执枪,貌极凶狞。

    整座大殿除了一张石案,一个香炉之外,就别无他物。

    龙王庙的看火,当然没有求子的观音堂,和求才的神殿来得鼎盛,因此,连庙祝都待不住,龙王庙的山门也永远是敞开著,没人管理。

    这是元宵节的前一天。

    江南地方春天虽然来得较早,但还是风寒料峭,东风如剪,因此游山的人并不多。

    午后,东风吹得更紧,天空飘著雨丝,刚下时也只是沾衣欲湿,下了一阵之后则愈来愈密,而且“沥沥”有声。

    山前的一片树林间,这时忽然钻出一条瘦小人影,缩著头,拱著腰,急步地朝山径奔了过来。

    这人个头儿矮小,头戴瓜皮帽,身上则穿了件古铜色的羊皮长袍,约莫六十出头的年纪,两手在胸前,紧抱著一口朱漆小箱。

    奔行之间,神色显得十分慌张,仿-惊弓之鸟似的。

    从这条山径上去,只有一座龙王庙。

    不用多说,他铁定是避雨来的,虽然雨点很密,避雨的人最多只是淋湿衣衫,心里也是焦急,犯不著惊恐慌张啊!瘦小老头三脚两步,奔入龙王庙,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就像脱力一般,倚著山门,不住地喘著大气。

    他的双目不时地注视著山下来路,好像在察看有没有人跟踪他身后而来。

    直等他看到的只是山林间一片风雨,潇潇洒洒,行人绝迹,心中才算放下一颗大石,长长地吁了口气,转过身来。

    这一转身,忽见殿前站立著一个蓝杉少年,含笑招呼道:“外面的雨下得很大,老丈也是来躲……………………”

    “你………………”瘦小老头脸色微变,一手捧著朱漆小箱,疾退了变步。

    他这一注视,才发现蓝衫少年约莫二十来岁,生得剑眉朗目,唇红齿白,品貌清俊,敢情是一个读书相公。

    蓝衫少年见他有惊疑之色,不由微微一笑道:“晚生也是避雨来的,老丈请进!”

    瘦小老头脸色稍缓,点点头道:“老朽经过山下,正巧遇上这场大两,唉………………”显然言不由衷。

    他说话之间,随手掩上两扇本门,又小心翼翼的上了门闩,然后举步朝殿上行去。

    蓝衫少年虽然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古怪,却也不以为意,跟著走上大殿。

    瘦小老头目光如鼠,前后左右忽然一阵乱转,突然问道:“小哥可知老朽是什么人吗?”

    蓝衫少年拱手道:“萍水相逢,正想请教!”

    “哦!”瘦小老头道:“这么说起来…………小哥当真不认识老朽-?”

    蓝衫少年忽然觉得这位老人家有些秀斗,但他仍然含笑地答道:“晚生和老丈素昧平生,自然不认识了!”

    瘦小老头道:“哼!你不认识最好!”

    蓝衫少年听了不禁怔了怔。

    正当他想开口之际,那瘦小老头忽然目射奇光,朝蓝衫少年阴沉一笑,然后将右手闪电般地扬起。

    只见寒光连闪,从他的大袖中飞射出三柄精芒耀眼的柳叶飞刀“寻夺夺”三声,品字形钉人右边的粉墙中。

    那刀身上隐泛著青芒,哇操,分明还淬过毒的。

    蓝衫少年似乎已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震慑住,当下怔怔地望著他,吃惊道:“老丈………………”

    瘦小老头得意一笑,说道:“你看清楚了,老朽若是想杀你,可说是比撇条通要轻松。”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他已走近墙边,伸手取下三支飞刀,然后收人袖中。

    蓝衫少年道:“晚生和老丈无冤无仇,老丈自然不会向晚生出手的了!”

    “那当然!”瘦小老头溜了他一眼,接著又道:“但为了杀人灭口,那就很难说了!”

    蓝衫少年愕然道:“老丈要杀人减口?”

    “不错,你答对了!”瘦小老头阴xx道:“你可知曹操杀吕伯奢的故事?”

    “哦!在下明白了!”蓝衫少年道:“莫非有人要追杀老丈?”

    瘦小者头道:“你知道就好!”

    他的神色阴暗不定,继而缓缓地道:“老朽并不想滥杀无辜,但既然遇上你,你就得替老朽办一件事!”

    蓝衫少年道:“不知老丈要在下办什么事?”

    瘦小老头面容一整,随即正色道:“老朽虽然一时避过追踪的人,但附近只有这座龙王庙,迟早他们必会寻来,而这里只有神像后可以藏身,老朽这就躲入神像后,待会如有人寻来,你就说没见著老朽即可!”

    蓝衫少年点头道:“好,在下记住了!”

    瘦小老头阴森地道:“你且记著,飞刀无眼,你若敢出卖老朽,吐露半点口风,那就休怪老朽手下无情了!”

    蓝衫少年苦笑道:“老丈要在下替你掩护,至少也该让在下知道,老丈你是谁吧?”

    瘦小老头不耐道:“你不用知道太多!”

    蓝衫少年道:“这………………”

    他刚说了一个“这”字,忽听山门前倏然响起一阵“砰砰”之声,同时有人大声喝道:“开门!开门!”

    瘦小老头神色大变,低声道:“他们来了,你必须照我说的做,否则………………”话犹未落,他的双足一蹬,刷的一声,掠上神龛,藏入龙王身后。

    这时一一门外那人似乎敲得火起,当下洪声叱道:“里面到底有没有人,再不快来开门,老子要破门进来了!”

    蓝衫少年暗忖道:“这瘦小老头不知道是什么人?他们之间不知道有什么过节?自已该不该帮他撒谎呢?”

    思忖之间,人已走出,同时口中应道:“在下来了!”

    话声未落,但听“砰”地一声,两扇山门,已被那人一脚踹开,像凶神恶煞似的,冲进两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持刀汉子。

    左边的汉子一下子冲到蓝衫少年身前,大声吼道:“好小子,老子叫你开门,你为什么不开?”

    蓝衫少年负手而立,凛然道:“两位要干什么?”

    左边的汉子只觉眼前这名年轻相公气宇不凡,尤其是一双眼神,十分充足,站在自己面前,大有渊停岳峙之概。

    他不觉气势稍缓,说道:“咱们是找人来的!”

    蓝衫少年道:“找谁?”

    右边的汉子反问道:“你是什么人?”

    蓝衫少年道:“我是避雨来的!”

    右边汉子道:“那老小子明明是朝这边绕跑的,怎会不见人呢?王得标!咱们搜!”

    蓝衫少年道:“且慢!”

    右边汉子不耐道:“小子,你避你的雨,咱们搜咱们的人,你吆喝什么?”

    蓝衫少年道:“我问你们的话,你们还没回答呢?”

    右边汉子道:“你问什么话?”

    蓝衫少年道:“你们找的是谁?”

    右边汉子道:“咱们找的是毒华陀,一个手捧药箱的瘦小老头!”

    蓝衫少年从未听过“毒华陀”这个名字,但他们说的自然就是躲在龙王身后的瘦小老头了。

    毒华陀显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追踪他的这两个汉子,相貌骠悍,更不是什么好路数。

    思忖至此,这就冷声的说道:“这里没有人,你们可以走了!”

    左边汉子喝道:“小子,你怎么知道里面没有人?”

    蓝衫少年慢条斯理的道:“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右边汉子嘿然道:“是不是你把他藏起来了?”说出这些话的同时,右手一探,搭上蓝衫少年的肩头。

    蓝衫少年脸色微沈,喝叱道:“你敢对本公子无礼!”右手五指,搭在他的手背上,轻轻一翻,就把他的手腕反扭了过来。

    右边汉子但觉手背如被五支铁夹夹住一般,整条右臂骨痛如裂,身力道顿失,口中业已忍不住轻哼一声,身子亦往下蹲去。

    蓝衫少年沉声道:“本公子也不想为难你们,去吧!”话声甫出,五指一松放开了他的手背。

    左边汉子目睹右边汉子被人扣住,但因蓝衫少年出手太快了,一时竟忘了出手救援。

    那汉子一手脱出了蓝衫少年的五指,一张绿脸早已涨得色如猪肝,当下疾退一步,荔枝眼几乎冒出火来。

    “好小子,原来还练过几手,好!老子就卸下你这条手臂!”话声甫落,一声沉喝,霍地欺身而上,手中的单刀直向他的右臂劈去。

    蓝衫少年面露冷笑,没有闪躲,只是右肩轻轻一侧,锋利的钢刀,就从他肩头擦衣而过,劈了个空。

    那汉子一刀劈空,当然不肯罢休,口中暴喝一声,钢刀随之翻起,斜削而上。

    这一刀显然比上一刀更快、更狠、更毒。

    但蓝衫少年微一侧身,一道刀光,从他身前掠过,仍然劈了个空。

    那汉子似乎劈上了瘾,一柄单刀,上下飞舞,左右逢源,一口气劈出了五刀之多,好不凌厉。

    只见蓝衫少年的身子左右晃动,进退之间,居然不出半步,任你刀出如闪电,却连他衣角都没沾到。

    那汉子心知肚明,这会儿是遇上棘手人物了。

    但他凶狠成性,这时又连砍了七刀,却仍然没有伤到对方分毫,反而埋怨同伴袖手旁观不和自己联手。

    这时只见他倏然后退了一步,左手朝一旁的汉子打了个手势,口中则尖声吆喝道:“剁了这小子!”

    蓝衫少年冷笑道:“你们俩早该联手了!”

    左边汉子早想出手,这时经同伴一声吆喝,立即紧握钢刀,横跨一步,和右边汉子相距数步,就要同时扑进。

    就在此时,只听门外传来一声清冷的喝声:“住手!”这人的喝声并不太响,但两名汉子有如听到了纶音,奉命唯恐不谨,即各自收刀,向两旁跃开,恭立两旁。

    忽见一个身穿青杉,足登粉靴,腰悬一柄青穗长剑的年轻人,从山门外缓缓地走了进来这人年约二十四五,生得剑眉星目,甚是英俊,只是脸型稍嫌瘦削,白中透青,眉宇之间,略显阴沉,似乎是个城府极深之人。

    只见他目光一瞥两人,冷然道:“凭你们这点黔驴之技,如何是这位公子的对手,还不给我退下去!”

    “是,是!”两名汉子见到此人,连头也不敢抬,口中唯唯应是,迅速地退了下去。

    那青衫少年目光一抬,朝那蓝衫少年含笑拱手道:“适才下人多有冒渎之处,还望兄台恕罪!”

    蓝衫少年还礼道:“言重了,方才只是误会一场,事情都已过去,不提也罢!”

    青衫少年朗声一笑道:“兄台快人快语,足见豪爽之至,小弟李三郎,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哦!原来是李兄!”蓝衫少年忙拱手道:“在下罗通!”

    “久仰,久仰!”李三郎笑得十分亲切,说道:“罗兄人俊如玉,一身武功更是高绝,小弟深感钦佩之至,只不知罗兄是那一派的俊彦?”他虽然说得客气,但显然志在探听罗通的来历。

    罗通笑道:“说来不怕李兄见笑,在下只是在家中胡乱练练,并无门派!”

    李三郎眸中闪过一丝异芒,接道:“这么说来…………罗兄定是出身武林世家,那就更教小弟钦佩了!”

    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他的目光迅速地朝四周溜了一眼,接著又道:“罗兄好像不是在这里下榻吧!”

    龙王庙只有这么一进殿宇,一目了然,罗通当然不会住在这里。

    罗通道:“在下乘兴游山,途中遇雨,是避雨来的!”

    李三郎淡笑道:“罗兄乘兴游山,那是说只有独自一人,探幽寻胜-?”

    罗通听他的口气,似在盘查自己的行踪,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李兄若是有什么见教,不妨直说吧!”

    “罗兄真是快人快语,小弟确是有件事,想和罗兄奉商!”

    “奉商不敢,李兄有事,但请说明!”

    “如此,在下就不客气了!”李三郎面容一整,继而正色道:“不知罗兄是否认识一个江湖走方郎中,叫做‘毒华陀’其人?”

    罗通摇头道:“在下从未行走江湖,故并不认识‘毒华陀。’”

    “那就好!”李三郎轻咳一声,注目又道:“不瞒罗兄说,小弟乃奉家家师之命,追寻毒华陀而来,倘若遇上了,非把他找回去不可,罗兄不至于出手阻拦吧?”此人果然工于心计,这般单刀直入,使得初次行走江湖的罗通,一时之间,竟然答不上话来。

    “这个嘛………………”

    “怎么?”李三郎疑道:“莫非罗兄有什么为难?”

    “这倒没有!”罗通慢条斯理,缓缓说道:“令师要李兄追寻毒华陀,想必和他有什么梁子了?”

    “就凭毒华陀,哼!他还不配和家师有梁子!”李三郎冷笑道:“他只不过是家师堡内的一名食客,刚从堡内不告而别,家师一怒之下,非把他请回去不可!”

    罗通淡笑道:“原来如此,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本来就是一件小事!”李三郎含笑道:“小弟把话说清楚了,罗兄不就明白了吗?”言及此处,他的目光有意无意朝右边墙上,那三柄飞刀的痕迹溜了一眼。

    接著他又朗声道:“毒老先生,李某刚才已和这位罗兄把话说清楚了,我看你也不必躲躲藏藏了吧!”原来,他早就看出毒华陀躲在龙王神像后面了。

    人家已经挑明了,毒华陀自然也待不住了,当下只好耸耸肩,从龙王爷神像后面转了出来。

    他一跃而下,仍然双手捧著朱漆药箱,摇头道:“李少侠,老朽既然出来了,自无再回麦香堡之理,有劳李少侠,同覆麦老爷子,多多恕罪,多多恕罪!”

    李三郎冷然道:“家师把你奉如上宾,毒老先生就是要离开麦香堡,也该和家师说一声,这样不告而别………………”

    毒华陀不等他把话说完,连连拱手道:“老朽确有不是之处,还望李少侠替老朽向令师多多告罪!”

    李三郎道:“在下乃奉家师之命,特来请你老回去,你老纵然不愿在麦香堡盘桓几日,也该见过家师再走,这样在下才能向家师做个交待!”

    罗通一旁道:“毒老丈,这位李兄说得极是,你就随他返回麦香堡,然后再走不迟!”这话说得合情合理。

    “不!不!”毒华陀只是摇头拱手道:“李少侠务请回覆麦老爷子,就说他所委办之事,老朽实在也是无能为力,回去了也是一样!”

    李三郎沉下脸道:“毒老那是真的不肯同去了?”

    毒华陀耸耸肩,苦笑道:“老朽方才已经说过,去了也无能为力!”

    李三郎冷笑道:“毒老应该知道麦香堡的威名,家师令出如山………………”

    “这个老朽知道!”毒华陀点了点头。

    李三郎道:“家师要在下务必把毒老先生请回去,临行之时,曾交待在下,若是毒老先生执意不肯回麦香堡………………”他语气拖长,故意不说下去。

    毒华陀变了脸色,骇然道:“麦老爷子怎么说?”

    李三郎冷冷道:“那就要在下带毒老的项上人头回去!”

    毒华陀望著罗通,苦笑道:“李少侠这话未免太………………咳咳,未免太凶横了,老朽只是应麦老爷子之邀,到贵堡做客,正因麦老爷子委办之事,老朽实在办不了,才不告而别,怎可要老朽的命?”

    李三郎目中闪过一丝冷芒,喝道:“毒陀华,你在江湖上跑了大半辈子,难到没听过麦香堡是个什么地方,容你来去自如,说走就走?”

    毒华陀跑了半辈子江湖,心里自然有数。

    李三郎外号“铁笔三郎”,是麦香堡主门下三位得意弟子的老三,也是麦当雄最得宠的弟子,生性阴沉,出手更是狠毒阴狠,被他找到了自己,那会这般好说话,迟迟没有下手,想必他是碍于这位姓罗的公子了。

    他原是老奸巨滑之人,既然看出李三郎为罗通心存顾忌,自然不肯错过机会,当下耸了耸肩,故意做出畏缩模样。

    “李少侠,你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少年英雄,求求你行行好,在麦老爷子面前多美言几句,放老朽一倏出路,老朽一世都感激不尽………………”

    李三郎不耐道:“毒华陀,不用说了,你到底去不去?”

    毒华佗吓得冷汗直流,颤声道:“老朽去了也是保不住这条老命,求求你你李少侠,你就高抬贵手,放过老朽,老朽这就给你跪下………………”

    “噗通”一声。

    他还真的跪了下地。

    李三郎冷冷道:“既然说什么你也不肯回去,那就怪不得在下只好把你项上人头带回去覆命了!”

    毒华陀双膝在地上连爬带退,后退了几步,忽然转身叫道:“罗公子,你救救老朽的性命!”

    李三郎长剑一指,冷笑道:“姓毒的,你以为这位罗兄会救你吗?”

    罗通一直站在边上,没有说话。

    先前他还没弄清楚他们之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已慢慢弄出一点头绪来了。

    好像是李三郎的师父麦老爷子把毒华佗请到麦香堡去,委托他办一件事,而毒华陀办不了,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就不告而别,麦老爷子一怒之下,就派李三郎来追他,若是他不肯回去,就提他项上人头回去。

    罗通从未在江湖中走动,金陵更是第一次来,不知道麦香堡的威名,但在他想来,麦香堡也未免太蛮横不讲理了。

    人家办不了事,不肯回去,岂能勉强,为何还要提头回去见?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怎可视人命如草芥?金陵城里难道没王法了?既然被自己遇上了,岂能袖手不管呢?想及此处,他不由略一抱拳道:“李兄………………”

    李三郎溜了他一眼,笑问道:“罗兄可是想替他说情吗?”

    “在下不敢!”罗通慢条斯理的缓缓道:“只是在下深感这位老丈既然不肯再回贵堡去,这是他的自由,贵堡怎可勉强?”

    毒华佗眼见罗通已替自己说情,这时便悄悄地站了起身。

    李三郎瘦削的脸上,微微起了点变化,当下应道:“李某刚才已和罗兄打过招呼了,罗兄何必多管这档子闲事?”

    罗通接道:“不是在下好管闲事,人命关天,在下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李三郎冷笑一声,缓缓道:“李某和罗兄一见如故,不得不奉劝罗兄一句话,烦恼皆因强出头这里是金陵!”

    罗通道:“金陵也是有王法的地方!”

    李三郎道:“罗兄在武林世家,总听过麦香堡吧!”

    罗通道:“在下这会儿是头一次出门,不曾听说过!”

    李三郎仰天长笑一声,继而口气冰冷的道:“那就让李某告诉你,金陵麦香堡传出来的令,比王法更重三分!”

    罗通双手一摊道:“但在下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李三郎冷笑道:“这么说来,罗兄是非插手不可了?”

    罗通拱手道:“李兄是否可以看在下的薄面,放过那老丈?”

    李三郎似想发作,但又忍了下去。

    “好,家师本来要李某带著他人头回去覆命,李某看罗兄之面,可以不杀他,但李某必须把毒华陀带走,这总可以吧?”

    毒华陀一旁急道:“罗公子,老朽若被他带回麦香堡去,仍然会没命的!”

    李三郎不给他多说话的机会,朝那两名青衣大汉一挥手道:“来呀!你们过来把他带走!”

    “是!”两名青衣大汉应了一声,大跨步地朝毒华陀走了过来。

    毒华陀疾退了三步,沉喝道:“你们谁敢过来?”他把药箱往肋下一夹,双手一翻,业已多了四柄蓝汪汪的飞刀,遥遥作势。

    李三郎冷笑道:“莫非你还想顽抗?”

    “且慢!”罗通一旁摇头道:“李兄要把老丈带走,那和在这里杀了他,有何差别?”

    李三郎一挥手命两名汉子退下,接著嘿然道:“罗兄那是一定要插手了?”

    罗通正色道:“人命关天,在下焉能不管?”

    李三郎道:“在下已经告诉过了你,毒华陀是麦香堡要追缉的人,罗兄若是硬要插手,无异与麦香堡为敌!”

    罗通肃然道:“在下不愿惹事,但也不是怕事之人!”

    “很好,好极了!”李三郎点头道:“那么李某不妨再告诉你一句话与麦香堡为敌者只有一个字死!”

    罗通的俊目中忽地射出两道异芒,说道:“在下果然没有猜错!”

    “哦!罗兄猜对了什么?”李三郎望著他。

    罗通冷冷道:“麦香堡果然是金陵一带之霸!”

    李三郎沉声道:“现在雨势已停,罗兄若是及时退走,还来得及!”

    罗通淡淡一笑道:“在下说过的话,从不更改!”

    李三郎闻言脸色一变,凛然道:“罗兄硬要与李某为敌,那就请亮兵刀吧!”

    罗通耸然道:“李兄一定要与在下动手?”

    “不错!”李三郎点了点头。

    “也好!”罗通笑了笑,继而又道:“咱们不妨赌上一赌?”

    李三郎动容道:“如何赌法?”

    罗通伸手一指毒华陀,说道:“咱们不妨就以老丈做为赌注,若是李兄胜了,在下拍拍屁股走人,不再管这档子闲事,但若是在下侥幸获胜,就请李兄高抬贵手放过他,不知李兄意下如何?”

    “好!”李三郎爽快地道:“就这样一言为定!”

    罗通接口道:“李兄一诺千金,咱们自然一言为定。”

    李三郎道:“那么请罗兄亮兵刃!”他这是第二次要罗通亮兵刃了。

    罗通伸手从袖中取出一柄尺二长的犀角折扇,在掌心敲了一下,抬目笑道:“在下随身只带这柄折扇,不如就以此扇接李兄几招吧!”他说得十分轻松,但站在一旁的毒华陀脸上却有了喜色。

    李三郎目睹罗通取出犀角扇,不禁变了脸色,问道:“罗兄手中此扇,可是通天犀角扇!?”

    “看不出他年纪不大,见闻却甚是渊博!”罗通心里这般想,一面含笑道:“李兄见闻渊博,在下不胜钦佩!”

    李三郎抱拳道:“想必罗兄是太极门的传人了?”

    太极门屹立江湖已有数百年之久,但他们和其他门派不同,只传子女,不传外人,因此门人子弟,不如其它门派普遍,也根少在江湖上走动。

    五十年前,太极门出了一位怪杰,以一柄通天犀角折扇威震武林,号称“陆地神龙”,黑白两道只要一提起罗老爷子,莫不肃然起敬。

    尤其他那柄通天犀角折扇,不但不畏刀剑,且能避毒,因此列名武林十大名兵器排行榜之一。

    李三郎是麦当雄门下三杰,自然听师父说过了。

    “不敢!”罗通笑笑道:“在下正是太极门下!”

    毒华陀一听他果然是太极门的传人,心头压著的一块大石,登时放了下来。

    那是因为太极门有一项历代相传的规矩身为太极门子弟,如果没有练成一身武功,是不准出门半步的。

    李三郎突然朗声一笑道:“李某何幸,得遇太极门的高人,还请罗兄多多指教是幸!”

    “李兄此言太客气了!”罗通谦虚地抱了抱拳道:“那就请赐招吧!”说出这些话的同时,“豁”的一声,打开折扇,在胸前轻轻地扇了两下子。

    据说陆地神龙罗老爷子这柄通天扇,不但通天犀角不畏兵刀,就是扇面也是用天蚕丝织成一幅水墨龙,同样地不畏刀剑利刃。

    李三郎七星剑一个竖立,抱拳道:“罗兄请!”

    罗通还了一礼道:“李兄只管先请!”

    李三郎的脸上隐隐泛起一抹阴笑,说道:“既然如此,李某就冒犯了!”左手剑诀上引,右腕一振,七星剑平胸推出。

    他这一剑毫无凌厉招式,只是一记起手式而已。

    敢情他有意结交罗通这个朋友,因此出手十分客气,并未攻敌。

    只见罗通手中的折扇一翻,使的是一招“乍现春云”,扇面向右划出,同样心存客气,没有真的攻敌。

    蓦地就在罗通扇势划出之际,李三郎剑到中途,忽然加快,左脚随之跨进,欺身直上,一点剑光,疾若流星,点向罗通的将台穴。

    “罗兄小心了!”喝声在发剑之后,声音甫出,剑尖离罗通左胸只不过三寸。

    正因这一剑是后半招忽然加速,更是显得辛辣无比,令人防不胜防。

    罗通折扇右划,左边门户这时已大开,似乎已无力闪躲了。

    但就在李三郎剑尖刺到之际,他却不退反进,右脚斜踏半步,身子极自然地向右一旋,对方的剑势正好站著他左胸刺了个空。

    李三郎这一剑刺空,这会儿还来不及收剑,罗通的折扇业已“豁”的一声,快速无伦地收拢,接著一点扇头,朝李三郎执剑的右腕敲落。

    “李兄留神!”哈!罗通也先发招后出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一记正是当年陆地神龙独创的“通天十八式”中的“玉尺叩关”,此招一出,对方的兵刃势必脱手无疑。

    李三郎不防罗通避开剑势,趁机反击之余,会有这般神速,自己一时收剑不及,赶忙猛一吸气后退了数尺。

    要知铁笔三郎名列麦香三杰,从未被人一招之闲,就逼得狼狈后退过,心头不禁又惊又怒了起来。

    但他原是心机深沉之人,喜怒皆不形于色,当下退后数尺,口中反而一声冷笑道:“罗兄扇招,果然不同凡响,兄弟我好生佩服!”

    罗通因自已刚才先发招后出声,此时被他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暗生愧疚,急忙收招拱手道:“李兄过奖了!”

    李三郎见他举扇拱手,自然毫无防备,心中暗喜之余,大笑一声道:“罗兄再接李某三招试试!”喝声犹落,人已一跃而起,手腕连挥,一连三招,快如闪电奔雷似的,接连出手。

    这时罗通的确没有防到对方会在说话之时忽然痛下杀手,一时几乎连对方的剑招都没有看清,但觉冷芒纷飞,身前身后,尽是电光般的剑影,一时不敢硬对,脚下仍然不退反进,侧身而过,竟从李三郎的左边闪了出去。

    李三郎这三剑原是招中套招的连环剑势,每一剑中都暗藏了三个变化,不论你用兵器封架,或是纵身闪躲,都绝难逃出这三招九个变化之外。

    如今眼看罗通居然在一片剑影之中,有如逆水游鱼,侧身而进,从横里闪了出去,心头这份震惊,自是不问而知了。

    “好身法!”他不由朗声笑了笑。

    他口里虽在赞美,其实心里则巴不得捏碎他的蛋黄。

    只见李三郎身子随著一个急旋,把一片错落剑影合而为一,化作一道匹练,紧跟著罗通的身后,拦腰横扫了过去。

    这一招“玉带围腰”威势奇猛,剑风如轮,著实凌厉无比。

    罗通刚从剑影中闪出,还未站定身于,条地又转了过来,当下右手再一翻,犀角折扇忽然打开,“拍”的一声,压在七星剑的剑脊上。

    麦香堡以剑术驰誉江湖,李三郎使的当然也是长剑,但江湖上却偏偏称他为“铁笔三郎”言下之意并非说他剑术不到家,当然,他的剑法不可能高过麦当雄的。

    他以铁笔成名,乃是以铁笔做暗器,在同一时间内,他一手可以打出五支之多。

    这还是小场面。

    可怕的是,他能在与人过招之际,右手使剑,左手配合剑式,发笔取人穴道:他所使的铁笔,细如描花笔杆,长不过三寸,专破各种横功,平时就藏在衣袖之中,故而取用之时,别人也根难发觉,当然就更不容易防范了。

    江湖上给他取了“铁笔三郎”这个外号,目的就是在提醒大家,遇上铁笔三郎,慎防他铁笔的意思。

    李三郎这一记“玉带围腰”被罗通的折扇压住,心头自是更加气怒,当下功运双腕,力贯剑身,朝上为之一挑。

    同时他口中故意大笑一声,左手抬处,只见三支铁笔从掌心激射而出,品字形地打向罗通的咽喉与将台双穴三处地方。

    他这声大笑,正是故意引人注意,藉以分散敌人戒备之心,用心可谓阴险毒辣到达了顶点。

    只可惜,他却疏忽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

    他那里知道罗通自幼即得他祖父陆地神龙的真传,对“通天十八式”业已练得十分纯熟,犀角折扇不畏刀剑,不怕剧毒之外,另一最大的功用,就是专接敌人的暗器。

    罗通折扇压住对方的七星剑,忽见三点寒芒迎面而至,口中不由冷笑一声,半圆形的折扇,徒然翻起,一下子就兜住了三支铁笔,身形再一侧,但听“夺夺夺”三声暴响,铁笔原形未变,仍然品字形钉入右边的粉墙之上。

    人影倏地一分。

    李三郎自知非对方之敌,当下长剑一收,含笑抱拳道:“罗兄不愧是太极门之传人,技艺惊人,李某自叹不如,甘拜下风!”言及此处,他左手一摊,只见掌中尚有两支铁笔尚未打出,接著又道:“这两支铁笔,李某就不敢再班门弄斧了!”哈!这人的确有够阴险。

    他明知再打出两支铁笔也无济于事,才故示大方,显示他交友的坦诚。

    罗通及时收扇,拱手道:“李兄好说,刚才在下已经很惊险万状了!”

    李三郎笑了笑道:“罗兄不必太谦虚,今日之事,冲著罗兄的面子,就此揭过!”

    罗通忙拱手道:“多谢李兄顾义气,千金一诺,放过这位老丈,在下这里谢了!”说罢又是一揖。

    李三郎哈哈大笑道:“在下能交罗兄这样一位朋友,实在荣兴之至,咱们今后就是好兄弟了!”

    “李某急于同去覆命,就此别过!”语音一顿,他又转对毒华陀道:“毒老记得,在下冲著罗兄,可以饶过你,但是家师要你回去的决心铁定不会改变,依在下看来,你最好仔细地考虑清楚,要是坚持不再回麦香堡,那就尽速离开此地!”话声甫落,转身带著两名青衣汉子,往外行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罗通扫南 爱搜书 罗通扫南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罗通扫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罗通扫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