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高青云瞿然道:“啊:咱们还没有谈到正事呢!”

    吴丁香道:“还有什么好谈的,我搬到城外便就是了。”

    高青云道:

    “从明天开始,每日黄昏之时,就放春菊到她姊姊那儿,她一出门,你也悄悄出城,据我猜想,大概不出十天,必可碰见陆鸣字。”

    吴丁香道:“我每天仍然要回来么?”

    高青云道:

    “当然啦!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春菊看见李表妹,这样,当她再中陆鸣宇蛊术之时,便不致泄露机密了。”

    吴丁香道:“我每日来来去去,不是太危险么?”

    高青云道:

    “不妨事,好在这回是秘密行事,洛川派之人,最多只有一两个人来此,同时亦须深居简出,不准露面。因此,谁也不会碰见你。”

    他停歇一下,又道:

    “陆鸣宇狡诈多疑,唯有此计,能使他上当,来此查探。”

    他们又谈了一此细节,例如吴丁香每日乘坐的马车,乃是等到李慧心乘车抵达,便换上她,迳出城外。”

    之后,高李二人辞别,约好明天傍晚,由李慧心独自乘车前来,停在屋后。这时便由吴丁香把她带入屋内。

    吴丁香接着乘坐车离开,直到破晓才回来。一旦陆鸣宇出现的话,则她就暂时居住在城外别庄中。

    出得外面。高青云再度背负李慧心,跃过脊墙顶,落在屋后。

    这一回李慧心算是有了经验,所以尽管留恋高青云背上的滋味,却没有赖着不肯下来。

    他们驾着马车,很快又回到李府中。

    翌日的中午,李益已经赶回来。

    同车抵达的有阿烈和欧阳菁两人。

    他们连车子也没下,只有李益从大门入宅。阿烈和欧阳菁则是随车转入后面厅院,这才下车,由一名家人,领到李益书房。

    阿烈见到高青云,甚为喜悦,谈了一阵,便已摆好酒席。

    李慧心得到消息,连忙出来晤见。她一瞧阿烈果然英挺俊发,而欧阳菁则娇美活泼,谈笑风生。

    心中真是又艳羡又倾倒。方知高青云前此的形容词,句句皆实,毫无夸大。

    阿烈这一对,得悉李慧心将要冒充吴丁香,钓那陆鸣宇上钩。

    而又已深悉其中的危险,居然能不惧伯,这等胆色,自然不是寻常巾帼可及,是以也都对她十分敬重。

    尤其是欧阳菁,与她更是投缘不过,可说是“一见如故”。

    整个下午,大家都在谈论种种细节。

    李益在整个行动中,完没份,因此,他再三要求高青云给他-个差事。

    高青云考虑许久,才让他专管接送李慧心和吴丁香来去,而又在破晓之时,须得回到吴丁香家,把她送去,将李慧心接回家。

    若然只是一两天,还不怎样。若是十天八天,准保李益非活活累死不可。

    高青云然后化妆成车把式,到街上转了个把时辰,将各路潜入本城的武林高手,都联络安排好,这才回返本府。

    这座古城,表面上看来仍与平时一样,没有丝毫不同。无论在什么地方,例如饭馆、澡堂、旅舍等公共场所,都不会出现一个扎眼的人,谁也不知道,此地正酝酿一个武林风暴,巨大得叫人难以想象。

    高青云安排好“天罗地网”,对各方面都精细的算计过,实是没有一丝空隙破绽,这才略略放心。

    可是他的心情,仍然相当紧张。现在他唯有等候陆鸣宇上钩,假如陆鸣宇命不该绝,则他只要不往罗网中钻,谁也对他无可奈何。

    傍晚时分,李益亲自驱车,载了李慧心,直驶吴家。到了后门,便悄悄停下来,耐心等候。

    过了一阵,突然一阵香风扑鼻。李益吃了一惊,转眼四望,但见一个美丽少妇,不知何时已坐到他身边。

    他晓得她必定就是吴丁香,但为了稳妥起见,仍然不敢问她是不是。

    后面的李慧心道:“吴大姊,那是家兄李益。“吴丁香笑一下,道:“原来是李公子,怎么让你驾车呢?”

    李益忙道:

    “在下是自告奋勇,苦苦哀求了许久,高兄才肯给我这么一个差使的。”

    吴丁香道:

    “这真是‘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了,我听到江湖之事,恨不得掩耳疾走呢!”

    李慧心已下了车,吴丁香跃落她身边,伸手抱住她纤腰,已跃过屋顶,瞬息不见踪影。

    李益亲眼看见她的本事,不禁咋舌不已。

    不-会,吴丁香回到车上,李益马上驱车出城。

    吴丁香带着面罩,又是在黑夜中。因此,虽然与李益坐在一起,外人可以看见,但也无法认得出她。

    马车出了城外,天色甚是黑,是以便得慢慢的走。

    李益低声问道:“吴姑娘,你为何不躲在车内,放下帘子?”

    吴丁香道:“这个办法我也想到过。”

    李益哦了一声,道:“照高兄的说法,你似乎不便公开露面,是也不是?”

    吴丁香道:“是的。”

    李益道:“既然如此,你应该匿藏在唯恐不密才对呀!”

    吴丁香道:

    “在这等古城中,人与人之间,不易保持秘密。假如人家看见李公子你亲自驾车,而车帘深垂,不知装载些什么人,则必定引起大家的好奇心,传说不已,甚至会跟上来看看。”

    李益道:“这倒是实情。”

    吴丁香道:

    “因此我倒不如与你坐在一起,人家一看你带了一个人,可就不觉得奇怪了,这等风流韵事,在你们这等贵公子,本是寻常行径。大家最多只想看看我长得漂亮与否,而不会传说长扬。”

    李益道:“这果然是釜底抽薪的妙计,在下虑不及此,适见愚陋。”

    吴丁香笑一下,道:

    “明天如果我们还要走一趟,请你注意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在车上谈话,可能会有人窃听,听以我们务必用诈语,闲话家常琐事才行。或者是拟出一个故事,捏造我的身世,交谈之时,就尽是说这些话……”

    李益忙道:“现在不怕有人窃听么?”

    吴丁香道:

    “今儿被一些人看到,便会报告上去。因此,明儿我们再出现的话,那些身份较高之人,才会赶来查看,甚至可能包括陆鸣宇在内。”

    李益寻思一下,觉得这番推测,合情合理。由此可见得吴丁香江湖门道极精,头脑缜密,才慧过人。

    他已见过她的芳容,又见她如此多才,不禁大是倾倒。

    忖道:

    “她不但十分美貌,而且文武才,可想不到她的婚姻,竟是这么坎坷,叫人扼腕不已……”

    吴丁香忽然问道:“公子在想什么?”

    李益支吾道:“没……没什么……”

    吴丁香道:“你可是想到,像我这么一个女人,必定很可怕,对不对?”

    李益讶道:“为什么可怕?”

    吴丁香道:“因为我想得太多,也很敢想,同时懂得武功,这些本事岂不教人害怕?”

    李益道:“我倒没有想到这方面。”

    吴丁香道:“那你在想什么呢?”

    李益呐呐道:“我刚才在想的是……是……”

    他终是不好意思说出,是以吞吞吐吐,一时又想不出用什么谎话搪塞一下,不觉把脸都胀红了。

    吴丁香平静地道:

    “假如是会使人难受的话,不说也罢,我也不会怪你。”

    这一记栽脏手法,迫得李益不说也不行啦!不然的话,岂不是承认他刚才脑子中的念头,竟是见不得人的。

    “唉!在下早先是想,以姑娘你的才慧,又藻丽质天生,若然娶得为妻,真不知是几生修来的福气,可是据说你的婚事似乎不甚如意,是以在下既感不解,亦为姑娘抱屈……”

    吴丁香听了,心中大为受用,同时对这个文弱书生,也生出“知己”之感。

    她被他勾起了心事,不禁低头叹一口气,意态幽凄,令人十分生怜。

    李益忙道:

    “姑娘请勿过责,在下并非故意多管姑娘之事,只是……”

    吴丁香道:“别说啦!我只怨自己命苦而已。”

    李益可就不敢作声了,他小心地驾着车子,走了一程,耳中听得吴丁香低嗟轻叹之声,心绪不觉为之大乱。

    他默然忖道:

    “自古以来,都说红颜薄命,我直到如今,才真正领略得到这句话,竟是包含着多么深沉的悲哀。这也可以为此证明吴丁香的确是十分美貌,才能令我如此同情于她……”

    他念头转处,忽发奇想,自己问自己道:

    “嫁给我,而且可以从此获致幸福,我敢不敢娶她呢?”

    这个问题顿时使他头昏脑胀起来,原来是他马上就想到父母的想法,戚族的意见,以及自己能不能令她幸福?怎么样的生活,才算是幸福?”

    这等情况,并非行军布阵,有固定的敌人可供着力。而且从未涉及情感之事,总是可大可小,身在局中之人,必是陷入“治丝益劳”的窘境中,只有越想越糊涂,没有弄得明白的一天。

    因此李益更加闷声不响,静寂的晚间,只有马匹的蹄声和车轮的声音。

    又走了一程,前面已隐约看见灯光。

    李益才道:“那就是了。”

    吴丁香看了一眼,道:

    “这段路荒僻得紧,你以后记着别在夜间孤身到这儿来。”

    李益讶道:“我怕什么?”

    吴丁香淡淡道:

    “这等情形,最多宵小剪径之徒。你是千金之子,犯不着冒险。”

    李益道:“这话甚是,在下定当铭记。”

    不久,马车已到了庄院大门。

    李益敲了一阵,里面有人高声询问,及至听得是公子来到,连忙点起灯笼出来,几名壮丁,牵马拉车,把他们拥入庄去。

    乡间的农庄,别有风味,尤其是他们赶了一段夜路,到了此地,特别有温暖舒适之感。

    庄中管事之人,迅即遵命收拾好两个房间。可是他们都不觉流露出诧异的神情。因为公子带了这么美丽的少妇,夜行而至,即居然不是与她同宿一室,这是一段怎么样的关系,谁也猜不出来。

    李益吩咐庄中之人,不得向外提到吴丁香之事,众人心中更感到纳闷。

    李吴二人本应各自归寝,早点休息,以便在天明以前起来赶返城中。可是他们都没有睡意,不想上床。

    因此,他们在灯下对酌,遣此长夜。

    谈了一阵,彼此渐渐增加了解,并且由于不少兴趣相投,是以十分融洽,谈得更津津有味起来。

    吴丁香不是平常女子,是以他们之间的称谓,很快就达到互呼名字的地步。

    李益突然记起一事,道:

    “对了,你说咱们明天在车上交谈之时,务必制造一段故事,使窃听之人,误以为真不会对咱们再予注意,只不知咱们捏造一段什么故事才好呢?”

    吴丁香沉吟一下,道:

    “我们之间的情形,最能令人深信不疑的,便是在男女关系上做题目。”

    李益道:“我没有关系,只不知会不会影响你的将来?”

    他的体贴使吴丁香十分感激,道:

    “不妨事,除此之外,实在很难编造得出什么藉口了。”

    她停歇一下,又道:

    “你也许不知道我处身在非常严重的危险中,只要江湖中人,发现我的真正面目。

    不出五日,我就会被人杀死。”

    李益骇了一跳,道:“那么你最好躲起来。”

    吴丁香道:“我能在这儿躲一辈子么?”

    李益道:“这又有何不可?”

    吴丁香笑一下,道:

    “不行,就算我愿意,这儿仍然太危险了。因为一来太接近洛阳。二来我独住此庄,消息传出,免不了有歹徒打主意,很容易闹出事来,以致泄漏消息。”

    李益摇首道:

    “然则将来你有何打算?你一个妇道人家,又长得如此美貌,不论走到那儿,这等危险总是存在的呀?你虽精通武功,可是你又不可随便出手……”

    吴丁香道:

    “我的出处不外两途,一是削发出家,遁入空门,从此与世俗水远断绝。另一是择人而嫁……”

    李益道:

    “削发出家不是坏事,不过你如不是因信仰而出家,那就无殊不投身地狱了。至于第二途,倒是可行之法。”

    吴丁香道: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出家才是稳妥的办法,试想我如今还能够选择怎样的人去嫁呢?”

    李益道:“以你的才貌,不必忧虑这一点。”

    吴丁香道:

    “你错了,我认为与其嫁与我不能爱他之人,倒不如忍受寂寞。如果定要选择理想之人,对方一定具有优越条件,我又配不上人家了。”

    李益道:

    “也许在下可以为你留心,只不知你心目中,如何才是理想之人?”

    吴丁香抿嘴浅笑,道:“我也不知道。”

    李益诚恳地道:

    “我了解你目下的心情,正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普通的人,你自然看不上眼。可是,像高兄那等雄骏之士,在下亦的确没有法子为你介绍,这一点你当必亦能明白,如是文人,那就好办得多了。”

    吴丁香摇头道:“文人不行。”

    李益颔首道:

    “当然,像你这等巾幅英雄,自是不会喜欢文弱书生。”

    吴丁香道:

    “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文人要受俗礼所拘,对某些方面,必定十分计较,试想岂能成功?”

    李益道:“原来你并不是嫌弃读书人文弱无用。”

    吴丁香笑道:“我又不是找人为我打架,何须限定会武之人?”

    李益专心地寻思起来,但想来想去,都没有合适之人。

    吴丁香突然道:

    “其实我并不自视太高,只要我能喜欢之人。纵然作他的滕妾,也没有关系。”

    李益马上喜欢地道:

    “那就行啦!我可以为你选取风流倜傥之人。”

    吴丁香摇头道:“暂时不谈这个,好不好?”

    李益道:“好,好,谈什么呢?”

    吴丁香道:“我们还未编好故事啊!”

    李益杖着几分酒意,忽然大胆地道:

    “既然形势如此,那么你就算是我的情人好了。”

    吴丁香怔一下,道:

    “你对庄中下人,也须这样说,才瞒得过别人耳目。”

    李益道:“可是咱们却分卧两个房间,下人们一看便知,说也没用。”

    吴丁香考虑一下,道:

    “那么我们就同居一室好了,只不知这样做了,对你将来会不会发生问题,例如你的双亲,你的妻子……”

    李益道:

    “我的妻子尚未过门,不但管不了这许多,而且我听说她性情温柔,气量宽大,相信我即使真的置妾,她亦不会怎样。”

    他停歇一下,又道:

    “至于家父母,早就有意替我先行纳妾了,因为我的妻子还有一年多孝服才除,双亲大人生怕没有人在身边服侍我……”

    吴丁香道:“那么就这样决定吧!”

    她心中已有预感,晓得这件事,必会弄假成真,问题是时间的迟早而已。

    她替李益斟满了酒杯,道:

    “你为我多方设法,增添了不少麻烦。但愿他日我有机会报答你……”

    李益笑一笑,眼见她玉颊上染了红晕,微有酒意,十分抚媚动人,心中不觉泛起痴恋之意,付道:“此情此景,日后只不知可能复得?”

    吴丁香又替他斟满了一杯酒,柔声问道:

    “你又在想什么呀?”

    李益不答,迳自吟道:

    “翠袖殷劝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无低杨弃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吴丁香除了精通武功之外。还妙解音律,箫艺高妙无比,连带也涉猎过诗词之类。

    因此,她一听而知这是晏几道的“鹧鸪天”。她一向也很欣赏这位曾是宰相公子、后来落魄而又多才的作品。

    是以随着李益的吟声,也摇头摆脑起来。

    而且,当李益停歇之后,她马上就以娇脆悦耳的声音,接续将此词的半阕,抑扬有致地吟诵出来。

    在银烛之下,温暖舒适的房间中,尽管外面月黑风高,他们却享受着一种难得的清福。

    吴丁香的声音,袅袅的传入李益耳中。

    他不必留心聆听,也能清清楚楚的听到每一个字,那是“从别后,亿想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胜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李益既陶醉在这缠绵的词意中,又神往于吴丁香娇艳的容颜和悦耳的声音中,但觉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到这等佳趣。

    吴丁香接着又吟诵了几首著名的小令,使得这间房内,充满旖旎风雅的韵事。

    她忽然若有所觉地侧耳倾听了一下,随即起身取壶,替李益加满了酒杯。这时他们凑得很近,吴丁香悄声道:“外面有人。”

    李益已沉醉在她的风情中,尤其这刻香泽微度,双方的面孔,几乎都要碰上了。是以他根本不晓得她在说什么,一味欣赏她的美态,随口应道:“是么?”

    吴丁香道:“当然是真的啦!”

    她又斟满了酒杯,但仍不缩回去。

    李益完表错了情,以为她乃是给他一个主动的机会。当下借着酒意,增长色胆,速即伸手抱住她的纤腰。

    吴丁香一身武功,何等高明,若是使出内劲,李益就算把吃奶之力都用上,也没有法子使她移动分毫。”

    但正因为她发现外面有人,一来为了不让外人窥见自己懂得武功。二来为了他们已约定藉口,那便是他们须得装做一对情人。三来她的芳心,本来也没有多少拒绝这位俊逸公子之意。

    因这种种缘故,她只好顺势向他身上倒去,顿时被李益抱个结实。

    李益的目光,热烈地注视着她,面庞渐渐微低,向她的香唇吻去。

    吴丁香碍于有人在外面窥视,心中很不自在。但形势也迫得她不能推开他,只好任他吻在唇上。

    这个年轻公子,另有一种男性魅力,又与彭春深、高青云等不同。吴丁香已有充分的经验,使她能欣赏得到此中的乐趣,以及辨别不同的风味,因此,她心中一迷忽,便已深醉在其中,忘了窗外有人之事。

    他们这一吻,只不过刚刚开始,窗外便传来叩敲之声,把他们分开了。

    李益讶疑地向窗门望去,当然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当下大声问道:“谁呀?”

    李益双手仍然不肯松开,因此吴丁香还是坐在他的怀中。

    他们在对方回答前的一刹那,忽然都想到敲窗之人,可能是高青云,是以心头大为震动,于是不约而同地一齐急速地分开了。

    窗外之人应道:“老衲寒木,公子可还记得?”

    李益一怔,道:“原来是胡伯伯……”

    他向吴丁香递了一个又气又恼又无可奈何的眼色,接着道:

    “胡伯伯可是有事见教?”

    胡伯伯道:“老衲希望进房与公子谈一谈。”

    李益看来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走去开门。

    只见一个老和尚走进来,虽然双眉已灰白,但脚下甚是轻健。

    吴丁香初时对这个老憎,满怀敌意,因为他在这个当儿敲门,自然来意不善。然而这一见面,但觉这个老和尚不但面目慈祥,并且有一股很斯文潇洒的风度,使人生出可亲可敬之心。

    他入屋之后,向吴丁香打个问讯,道:

    “老衲法号寒木,只不知姑娘贵姓芳名?”

    吴丁香说了姓名,李益已端了一把椅子过来,给他落坐,同时补充介绍道:

    “胡伯伯是家父的好友,相交数十截,直到出家之后,仍然时想过从。”

    寒木老憎道:

    “老衲深夜敲窗之举,未免太不近人情了,还望你们见谅。”

    他一边说,一边小心地打量吴丁香,从头到脚,毫不遗漏,几乎把吴丁香看得不好意思起来。

    寒木老僧接着倚老卖老地指指椅子,道:

    “李益你坐下,咱们好说话。”

    李益如言坐好,道:“胡伯伯有何指教?”

    吴丁香斟了一杯酒,双手捧到老和尚面前,道:“大师请喝一怀。”

    寒木摇头道:“这酒色两项,出家人早已戒了。”

    李益道:

    “胡伯伯名满天下,持戒精严,每当开坛说法,不知有多少硕儒名宦,都赶来拜聆……”

    他这番话,自然是说给吴丁香听的。

    寒木笑一笑,道:“听起来很可怕,是不?”

    吴丁香顿首道:

    “虽然与别人无干,可是在一块儿之时,总会感到拘否不安。”

    寒木道:

    “其实老衲并不是很严肃之人,但我坚持一点,那就是必须照自己认为是‘对’的途径去做,换言之,如果心中觉得这件有点不对,那就须得有勇气毅然拒绝去做。”

    吴丁香道:“这话说得容易,做起来可很难呢!”

    寒木道:

    “那得看是什公性质的事,如果是为别人做。就容易得多,如果是为自己,而又与爱俗有关的,就很困难了。”

    他显然借机点出了题目,也暗示他之所以敲窗而入,便因为他认为李益与吴丁香的行为不对,是以现身阻止。

    吴丁香为之大感兴趣,道:

    “寒木大师,你可不能要求天下之人,都跟出家人一样吧?”

    寒木道:

    “当然不啦!天地之间,万物殊态,若是通通一个样子,还有什么趣味。”

    李益笑道:“胡伯伯,你们出家人,也讲‘趣味’么?”

    寒木道:

    “趣味本身并不是罪恶,也没有过错。而老衲说话的对象,是你们而不是其他僧侣,是以措词和含意,须得有点分别。”

    吴丁香道:

    “大师转来转去都说得通,这且不必多辩,我们相信大师今晚决不是来与我们争辩这些问题的,是也不是?”

    寒木道:

    “是的,老衲想劝你们,千万不可坠入俗海。假如吴姑娘竟是罗敷有夫之人,那就更将牵涉到名节的问题了。”

    吴丁香道:“我没有丈夫。”

    寒木道:

    “你应是已婚的妇人,既然没有丈夫,而不是寡妇之相,那么情形一定更加复杂了。

    李益若然纳了你,恐怕会有杀身之祸。”

    吴李都愣住了,作声不得。直到这刻,他们才发觉到这位老僧,并不是一本正经的向他们说教。

    从他一语就指出了可能的后患这一点看来,他不但人生经验丰富无比,同时无疑也是智慧广大的得道高憎。

    寒木沉默了一会,才又道:

    “据我所知,李益乃是儒雅规矩的读书人,不是他没有俗念,而他的天性和学力,都能使他把精力寄在高尚风雅的趣味上,所以自然而然的与庸俗爱欲疏远。”

    他的目光转到吴丁香面上,又道:

    “你的出现,显然是很奇怪,很突然之事,你也不是普通的女人。因此,老衲特地问你一声,你这样做法,对良心可会有愧疚么?”

    吴丁香幽幽叹一声,道:

    “如果一定要严格的追究,我的失德,已是很明显不过的了。”

    她突然想起了彭春深和高青云,这两个男人,都会令她倾心爱慕。可是结果都为了某些原故而分手。

    现在这个俊逸多情的公子,似乎又将因这老和尚的作梗,因而离她而去。

    她暗自问道:

    “为什么我如此命苦?我自从嫁给姚文泰之后,就没有起过不轨的邪念。可是他迫得我没有法子,只好离开他……”

    房中气氛似乎变得十分严肃,李益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过了一阵,吴丁香又叹息一声,道:

    “李公子,看来妾身最好还是削去三千烦恼,遁入空门的好。”

    李益吃一惊,道:“你说什么?”

    吴丁香道:“你瞧,我现下该怎么办呢?”

    老和尚淡淡的笑一下,道:“你们最好认真的谈一下。”

    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本书卷,披阅起来。

    他阅着的是一部不知何人的诗卷,口中还发出低低的吟声。

    李益和吴丁香瞅住老和尚,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说起的好。

    寒木低头看书,虽然似是十分入神。可是李益和吴丁香,都因为他的在座,而有些话不便出口谈论。

    事实上他们之间,若是要谈论何所适从的问题,纵然无别人在座,也不容易谈论。

    这是人类的一大悲哀,人与人之间,由于性情、才智、经验、趣味等等不同,因而对每一件事,反应亦不同。

    因此,但凡是喜欢为别人着想,则虽然是一件简单之事,到了面对商谈之时,往往感到很难开口。

    “你们难道已心心相印,一切落在不言中了么?”

    李吴二人都微微摇头,寒木道:

    “如此大好,老袖只不过给你们一个沉思冥索的机会,而你们马上就发现了许多问题,深深不了解对方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没有法子开口谈论……”

    李益道:“胡伯伯可是向我们说机锋语么?”

    寒木道:“不是,不是,老衲只是尽一点力,使你们找出蔽锢而已。”

    他停了一下,又道:

    “要知你们早先觉得很契合,好象简直可以论及婚嫁似的,原因是你们只被对方的表面所吸引。一个人的相貌、才情、谈吐、风度等等,皆属外表之物,加上男女之间,天生便有互吸之力,便使得你们感到契合投缘了。”

    吴丁香轻轻道:“也许我们是一见钟情,大师敢是认为世间没有这回事么?”

    寒木道:

    “谁说没有?但你们这番深思冥索的功夫,正是求证你们究竟有没有一见钟情的大好机会。”

    李益道:

    “胡伯伯说来说去,不外是要小侄与吴姑娘分开,以免误人误己,是也不是?”

    寒木道:

    “你们都不是参惮的材料,老衲这般撕提,你们尚不了悟,可堪浩叹。”

    李益道:

    “小侄如果是材料,早就被伯伯渡化去了,现下还望指示了玄机,不要参话头了。”

    寒木道:

    “好,老衲这就直说。你们的离与合,定须考虑到各方面,不可被情欲和外表上的吸引力而结合,以免既贻害本身,又累及父母。”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

    “在你们未能彼此了解之前,如若结合,便是苟合。若然经过考虑,并且安排妥当,这等结合,才属正当。”

    李益道:“小侄一定谨遵胡伯伯的诲示。”

    吴丁香也很诚恳地向老和尚道谢。

    她心中知道,这位得道高僧,曾经对她暗示过,必须把阻隔于她与李益之间的人,妥为解决,方可结合。

    这便是他何以刚才低头看书,而不离开房间,让他们商谈之故了。

    这一夜在城内的吴家,也没有事故发生。

    被安排到陈宅去作钓饵的春菊,看过她姊姊,回到吴家,并没有受到高青云这路人马的盘问,以免此事留下任何印象。

    整座宜阳城几乎都在高青云这一路人马的监视中,只要陆鸣宇踏出陈家一步,他们便会马上接到讯号,向吴家聚集包围。

    但这一夜安静地渡过了,无疑是因为陆鸣宇没有到春菊姊姊的房间,所以也没有看见春菊已破去蛊术的事。

    第二天的日间,凡是参与本案之人,几乎都是在睡觉,养精蓄锐,以便准备应付另一个漫长紧张的黑夜。

    到了晚间,李益又把妹子送到吴家,换了吴丁香,便驱车出城。

    这一回他们不但已经熟络了,同时又因为昨夜的谈话,彼此间有了一种微妙的关系,在双方的感觉中,他们已不是普通朋友。

    在路上他们的话题,已经有了默契,反正不离男女关系,就不成问题。

    因此,他们初时还谈了一些各自的嗜好,之后,李益把话题转到他们自家身上。

    他道:

    “阿香,我始终觉得你很了不起,我在你面前,往往有自惭形秽之感。”

    吴丁香道:“唉!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配不上你才是真的。”

    李益道:

    “你这个说法,一般的俗人,也许认为很对。但我岂能也用这种庸俗的眼光来看这件事呢!”

    吴丁香道:“假如我们终于分手的话,我一定永远忘不了你这些话。”

    李益叹一口气,道:“分手,唉!这是多么可怕的字眼啊!”

    吴丁香道:“我可不是想离开你,你别误会才好。”

    李益沉默了一阵,突然微带兴奋地道:

    “这样好不好,我设法求个一官半职,咱们一块儿离开此地。这样,你就可以公然的成为我的夫人了。”

    吴丁香道:“游宦生涯你过得惯么?”

    李益道:“那有什么过不惯的?”

    吴丁香道:

    “我只愿做你的滕妾,跟随着你到任所居住,我这一辈子也就满足啦!”

    李益道:“不,你岂可屈充滕妾?”

    吴丁香道:

    “我的话实是出自真心,你理应由父母作主,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亲事,这样别人也就没有法子讲闲话了。”

    李益虽然晓得这是千妥万妥的法子,可是他深心中,的的确确认为吴丁香肯嫁给他,已经是有点委屈了,何况充作滕妾,那更不必说了。

    因比他坚持道:

    “不,我一定要娶你为妻,我相信我能说服双亲。至于这儿的亲友们,反正咱们不回来,他们看不见,永远不知你是谁……”

    吴丁香突然轻轻摇他一下,道:

    “你何必这么固执呢?你自家也知道,这事一定会被堂上双亲反对。”

    她摇这一下,李益已知道她已发现有人跟踪窃听,顿时心跳加速,大为紧张起来。

    他生怕自己一开口,声调有异,被窃听之人发觉,所以干脆不作声,让她说话。

    在黑暗中,吴丁香的娇躯,忽然靠贴在他身上。

    李益对于此一现象,本来并不惊奇。

    可是他马上就发现自己泛起了“厌恶”和“恐惧”的情绪,但这等情绪,却不是因吴丁香发生的。

    相反的,他被这等奇异的情绪压迫之下,特别觉得需要吴丁香的慰藉,因此他伸出手臂,把她抱住。

    李益拥抱住吴丁香之时,脑中已想到,她可能也是因为生出这等情绪,才会向自己靠贴过来的。

    不管怎样,他这刻是真真正正的,把这个美丽动人,而又善解人意的女性,拥抱在怀中了。

    这一点,使他感到异常的安慰。

    他一点也不明白,为何一个人会突然生出“厌恶”之感,因而渴望从别的安慰中,求得解脱的?

    吴丁香依偎在他怀中,好象驯服的小猫一般。李益不觉激起了热情,低下头去,吻在她的唇上。

    此时天色甚是黑暗,他们虽然靠贴在一起,但也不过依稀辨认得出面庞轮廓而已。

    当然这是指李益而言,吴丁香武功精妙,修习过夜眼功夫,自然能把对方瞧得清清楚楚。

    她晓得在黑暗中窥伺的那人,亦必能看见,正因如此,她必须装出跟普通女人一般:

    “看就让他看吧!”

    她心中想,一面享受着这热吻的滋味。

    过了一阵,李益惊觉地抬起头,道:

    “啊呀!咱们停在大路上,路人碰见多不好意思。”

    吴丁香娇慵地唔了一声,道:“那么决到庄子里去吧!”

    李益深呼吸一下,发现自己刚才那种“厌恶”之感,已经消失了。当下拿起缰绳,道:

    “好,那么我们快点到庄子去,这儿又黑又冷,实在不是滋味……”

    他不晓得在暗中窥伺之人,还在不在,是以用肘顶了吴丁香一下。

    吴丁香已经看见在马匹前寻丈之处,站着一个人。虽然面貌看不真切,但那是一个男人,却无疑问。

    这人居然屹立在路中心,可见得他已有意拦阻马车前进。

    因此,她迅快地回想自己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话,看看究竟是那里露出了马脚,致使此人决心拦阻去路。

    对方的心意,想来必是打算查个明白。

    李益驱车前行走了七八尺,马车然停住。

    他没瞧见有人抓住马口嚼环,是以惊怪地道:

    “奇了,这牲口怎么啦?”

    说时,拿起鞭子,抖松了鞭身向前一挥一收,鞭梢在这空气中急速地吞吐,发出撕裂什么似的响声。

    马匹仍然不动,吴丁香吃惊地道:“怎么啦?”

    李益道:“我也不知道,或者是路上有个大坑……”

    吴丁香真怕他过去查看时,被那个神秘的夜行人杀死,是以一把揪住他,不让他动弹,口中道:“那怎么办呢?”

    李益道:“我点上灯笼到路上照照看。”

    吴丁香道:“不,我们干脆在这儿等一等,到天亮之时,自然看得见了。”

    李益也知道她乃是叫自己不离开她身边之意,当下故意道:

    “你怕什么?这条路一向干净得很。”

    他这话别人一听而知是说到“鬼”上面去了,相传夜行之人,往往有“鬼挡壁”之说,转了一整夜,累得人仰马翻,到鸡鸣之时,还是离原地没有好远。这是出夜门之人,最怕的事情了。

    吴丁香忙道:“别说啦!别说啦!我们等到天亮,又有何妨?”

    李益笑道:

    “宜阳城中,谁不知我李大公子是博学豁达之人,如果我也怕鬼,传了出去,一定被人耻笑……”

    吴丁香道:“你稍等一下总可以吧?”

    李益道:

    “好吧,咱们目下神智清明,可见得不会有什么事。天下间尽有无数可怕的传说,但究竟有没有一个传说是真的?我认为很有问题。”

    马车前面传来-个人的声音,道:

    “李大公子这话很有道理,鄙人深感佩服。”

    此人的话声,显示出他并不年老,同时又不是一味只知道好勇斗狠的武林人。

    不过有一点奇怪的,便是他的声音似乎没有一点生气,好象是个万念俱灰之人说的一般。

    但如若他当真已万念俱灰,则何以又半夜在此,拦截这辆马车?

    李益讶道:“是那一位在说话?”

    那人应道:“江湖流浪之客,说出姓名,只怕污公子尊耳。”

    李益和吴丁香都齐齐心头大震,暗忖莫非这人就是浪子彭春深。

    要知以彭春深的道行,改变口音,变换形相,都是易如反掌之事。是以吴丁香听不出是谁,并不稀奇。

    此处,吴丁香由于一心一意在防范洛川派之人,反而把彭春深给疏忽了。其实彭春深反而随时随地都会出现。

    若然是彭春深,这麻烦就大了。

    假如彭春深定要杀死李益,则她如何是好?是与他拼个死活呢?抑是任得他向李益施毒手?

    李益虽然想到可能是彭春深,但他倒没有考虑得太多,只感到不大好意思而已。

    他道:“尊驾见示姓名的话,小弟也便于称呼,是也不是?”

    马前的人道:“好吧,李公子不妨以张君相称。”

    李益道:“张君可是独个儿在路上?”

    张君道:“是的。”

    李益道:“路上风寒露重,张君为何屹立当途?”

    张君道:“世上许多事情,说也说不清楚的。”

    李益狐疑道:“难道说张君是特地在这儿,等侯小弟经过的么?”

    张君道:“也可以这么说。”

    他竟不往下解释,令人感到又可怕又渴想知道。

    李益道:“现下小弟已经到达,张君有何见教?”

    张君没有开口,李益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敢问张兄有何见教?”

    这一回他才回声道:“我不知道。”

    李益道:“那么张君可肯让一让路?”

    张君道:“不行。”

    李益楞住了,他读书再多,也没听说过世上会有这种奇怪的事。而且情势之迷乱尴尬,亦都人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他转头看看吴丁香,希望她说一句话。

    但吴丁香缄口不语,似乎决定任得他独自去处理这个局势。

    李益沉吟忖想了一下,道:

    “小弟如果驱马闯去,只怕张君你会受到惊吓……”

    张君谈淡道:“那你就试一试看。”

    李益耸耸肩,道:“莫非张君打算在这儿耗到天亮么?”

    张君道:“当然不啦!”

    李益当真被他弄得迷迷糊糊了,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张君默然不睬,过了好久。

    李益道:“张君,你为什么跟小弟过不去?我们以前见过么?”

    张君道:“没有。”

    李益道:“那么你一定跟这位赵姑娘认识了?”

    张君道:“也不认识。”

    李益道:“你还没见到她的面孔,怎么不认识?”

    张君道:

    “笑话,我看她正如她看我一般,大家都瞧得清清楚楚,肚中雪亮。”

    李益道:“如果你们互相看得见,那么至少也有些旁的牵扯了?”

    张君断然道:

    “我跟你说过,我绝对不认识她,这一辈子,还是头一遭遇见她。”

    李益想道:

    “如果他是彭春深,自然不可能这样说。因为他根本用不着否认与她的关系……”

    他的心头略宽,脑筋马上活起来,迅即问道:

    “既然你末见过赵姑娘,那么一定是别人与她认识,托你来此,拦截我们?对不对?”

    张君道:“也不是。”

    他停歇了一下,忽然不耐烦地道:“李公子,你别问东问西行不行?”

    李益道:“假如张君处于我的地位,你能不问么?”

    张君道:“我不知道,也许我能够不问。”

    李益顿时大为愤慨,提高了声音,道:“这是可能的么?”

    张君淡淡道: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我是你,我一定想得出麻烦从何而生,那须喋喋不休的问个不停?”

    李益被他轻轻一语,击中了要害,但觉自尊心大为受损。然而他一点反击力也没有,人家说的话,完当他是才智过人之士。

    因此,除非他承认自己是低能之人,不然的话,就不能否认对方的指责了。

    吴丁香到了这刻,可就不能不答腔了。

    她柔声道:“公子,这个麻烦,一定出在我身上。”

    李益叹口气,道:“我知道,但我总希望不是。”

    吴丁香道:

    “这位张君有些问题无法作答,可见得他是奉命行事,所以我们多说也是无益。”

    李益道:

    “这真是很奇怪之事,我觉得他似是很有地位之人,气派与常人不同。可是,他竟是奉命行事的……”

    张君道:

    “世间有许多事,难以解释得明白,关于这一点,你们不用多费脑筋。”

    李益沉吟了一下,问道:

    “张君,你不是普通的人,当然不致于畏首畏尾,请问你可知道赵姑娘是谁?”

    张君谈淡道:

    “她是吴丁香,人称‘紫衣玉箫’,可惜今晚她没有穿紫衣服,显然有所逊色了。”

    李益顿时呆住,敢情这人已晓得吴丁香的来历,则不问可知,今日的处境,凶险无比。

    仅仅是他与吴丁香在一起露面之事,已足以使洛川派之人,向他下毒手了。何况他还曾经与吴丁香拥吻,被人看见。

    他倒不是完怕死,而是在恐惧之中,又有懊惜之感。因为他与吴丁香的关系,只不过是一吻而已。

    但目下他感到自己竟是如此的爱恋上这个少妇,因而对于未能与她缠绵厮偎-段日子,感到异常的遗憾。

    吴丁香轻叹一声,道:

    “李郎,真对不起,我这个不祥的人,连累你啦!”

    李益豪情忽发,伸手揽住她的纤腰,道:

    “别这么想,这是命运,不是你的罪过,你一定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现下晓得你是真心垂青于我,我的心中感到非常安慰……”

    吴丁香感激得涌出泪水,她暗息忖道:

    “这几句深情的话,在我这等残花败柳之人听来,真是感到难以置信。啊!老天爷垂怜,请让我用我的生命,挽救李郎吧!我死了没有什么,但他正当英年有为,家有双亲……”

    她想到心酸处,不由得频频洒泪。

    张君发出冷淡淡的声音、道:“你们何以表现出一派生离死别之状?”

    吴丁香怒从心起,恨声道:“不关你的事。”

    张君发出晒笑之声,道:

    “这话好没道理,你们是被我拦住,方致如此,为何又说现我无关呢?”

    吴丁香没话可说,口不择言地骂道:

    “你这个坏蛋恶汉,天下间没有比你更可恨的人了……”

    张君平静地道:

    “你错了,我还不是最可恶的人,我以前可有一度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恶人,谁知大大不然,所以我必须声明,我当不起这等美誉。”

    他侃侃道来,似乎对于作为“恶人”之事,真是一种荣誉似的。

    李益定定神,问道:“阿香,这人是谁,你猜得出么?”

    吴丁香道:“我不知道,他一定是个狂人。”

    突然间两人都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之感,你们并非厌恶对方,对象也不是那“张君”。

    只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却找不到对象,他不知为何会如此?

    假如他们皆是多愁善感之人,碰上这么恶劣的心情,似乎世上事事皆可憎厌,毫无趣味可言。

    则他们可能会兴起“自杀”的厌世念头了。

    两人在黑暗中对望一眼,李益握住她的手,陡然觉得勇气泛涌,足以和这一阵“厌恶”之感对抗。

    吴丁香方面也是一样,李益传给她的温暖,使她忽然恢复了生机,也恢复了精细灵警的脑筋。

    她迅快忖道:

    “这种感觉,显然不是发自我们的内心,而是外间某种情况,使我们感到憎厌烦闷。

    此外,这已是第二次发生的现象了,难道是姓张那家伙使用的手段么?”

    这个想法,马上就被她自己否定了,因为这等猜想,未免太荒诞无稽了,那里有人能在无声无息之中,令人生出如此厌烦的感觉呢?

    张君没有作声,李、吴二人亦不说话,过了一阵,马车后面数尺之处,突然传来人语之声。

    此人的话声送到他们耳中,马上使他们鲜明地勾出一幅人像。

    那是一张凶横的悍泼的面孔,也就是市井间偶然可以见到的,叉着手骂遍整条街道的泼妇的形象。

    这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吴丁香,你的丈夫呢?”

    吴丁香忍气吞声的道:“你是谁?”

    那个女人道:“你何不回头瞧瞧?”

    吴丁香尚未开口,李益已道:“别瞧,一定是很可怕的人。”

    那个女人发出一阵乖厌的笑声,纵然是十余岁的童子,也听得出她的声音,十分悍泼恶毒。

    假如谁娶了她,定须日夕提妨她会谋杀亲夫。

    吴丁香道:“不妨事……”

    她回头看时,但见后座上坐着一个女人,穿着浅色衣服,面貌轮廓,不但不丑,反而相当娟秀。

    她嫌看得不清楚,啦一声打着了火摺子,燃点起车上的小风灯。

    灯光之下,只见这个女人,年约三十左右,面貌娟秀。不过身上的衣服,颜色似黄非黄,似白非白,看起来教人生出不舒服之感。

    吴丁香道:“我看过啦:“

    那女人道:“你还是认不出来么?”

    吴丁香疑惑道:“我们曾经见过面,是也不是?”

    那女人摇摇头,头顶上盘着的髻,忽然松开,长发垂下来,掩住了半边面孔,顿时令人觉得她十分丑恶。

    吴丁香突然醒悟,道:

    “你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两面罗刹’钱如命么?”

    那女人纵声而笑,道:“不错,敢情我的名气,尚在世间流传末衰。”

    吴丁香道:“你已有好些年不在江湖上走动了吧?”

    两面罗刹钱如命道:“不错,大约有六七年了。”

    吴丁香慎地措词问道:“今晚你忽然现身,敢是对小妹有什么指教?”

    两面罗刹道:“马车前面之人,你可认得?”

    吴丁香道:“不认得。”

    两面罗刹钱如命忽然改变话题,问道:

    “这个姓李的书生,是你的新情人么?”

    吴丁香沉默了一下,才道:“你好象很不客气呢?”

    钱如命冷笑道:

    “客气?谁要跟你客气?我若是拿下你和这厮,交给洛川派的姚文泰,你猜我可以得到多少报酬么?告诉你,一万两,最少这个数目。”

    李益听到此处,差点已坐不住要跳车逃开。

    倒不是因为她的打算使他震惧,而是一种越来越强烈的“厌恶”之感,迫得他想这样做。

    这种“厌恶”之感,显然是由于两面罗刹钱如命在旁边使然,假如远离她,大概就会消失。

    吴丁香冷冷道:

    “假如你我公平决斗,则我若是被擒,也只好认命,你要不要试试看?”

    钱如命道:“好极了,就在这儿动手么?”

    吴丁香道:

    “那儿都是一样,假如你无法擒下小妹,我们以后互不侵犯,你可答应?”

    钱如命道:

    “使得,若是那样,我不但不会侵犯你,还替你保守秘密,包括马车前面那个张君在内……”

    她飘身下地,吴丁香捏捏李益的手,表示无言的安慰,然后也跃了下车。

    李益顿时感到一阵轻松,心中厌恶之感消。

    他虽然眼力不济,可是吴、钱两女想隔不远,穿的又是浅色衣服,是以看得见她们进退起落的人影。

    对于她们武功上的强弱,李益一丁点也瞧不出头绪。不过他有他的想法,认为吴丁香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这个观点是从两点理由推论出来的,第一点,两面罗刹说过擒下他们之言,可见得她本意是“生擒”。

    第二点,她的姓名叫做“钱如命”,可见得一定是十分贪财,才会被人这样叫开了。

    而她说过若是将吴、李二人,送给姚文泰,即可得到一万两银子,如此巨大的一笔银子,她岂肯杀死吴丁香而失去?

    但也正因这一点理由,李益晓得没有法子可以逃得过她的纠缠,除非吴丁香能把她杀死。

    换言之,即使是击败她,仍然躲不过麻烦,除非把她杀死。

    他在黑暗中叹口气,忖道:

    “我虽然身为男子,却反须女子保护。现下丁香为了我们的命运,与那恶妇作生死之斗,难道我光坐在这里看么?”

    事实上他乃是文弱书生,这是一点忙也帮不上。

    李益闷闷不乐地坐了一会,耳中听到吴、钱二女,不时发出叱喝的声音。

    他忽然灵机一动,忖道:

    “这恶妇一到达我们身边,马上令人生出‘厌恶’之感,可见得这是她的禀赋。既然如此,那位张君也不会例外,我何不向他下点功夫?”

    这已是他唯一可以出点力的地方了,同时反正闲看也是闲着。当下看准地面,尽快跳下去,走向马匹前面。

    张君仍然站在那儿,动都不动。

    李益走到他身边,问道:“张君,你看得见她们的情形,是也不是?”

    张君道:“当然啦!”

    李益道:“你能不能瞧出她们那一个强些?”

    张君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李益道:“只是问问而已,谁不想早点知道某件事的结果呢?”

    张君道:“你还是不要问的好。”

    李益忖道:“听他言下之意,似乎那阿香敌不过那恶妇啦!”

    李益不禁着急起来,但旋即醒悟着急不是办法,务必冷静下来,动动脑筋。

    这时想道:

    “既然阿香武功比不上那恶妇,则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相信就是使她忽然分心,因而手脚一慢,阿香就有机可乘了。”

    他的想法,极合武学要诀。但问题是他有什么办法令钱如命分心?

    李益想了一阵,才道:“张君,你的气度大异常人,无疑是绝世之士。”

    张君鼻孔中嗯了一声,虽不说话,但声音却没有那么冷淡了。

    李益又道:“小弟想不通的是,以你的本事,怎会还须听命于这个女人?”

    张君道:“有些事情,不易解释。”

    李益道:“你打不过她吗?”

    张君道:“笑话,她焉是我的敌手?”

    李益真心的呆了一下,才道:

    “如果她不是你的敌手,你何以要听命于她?哦!敢是你很爱她?”

    张君皱皱鼻子,道:“爱她,我烦厌得要死了。”

    李益道;

    “是的,小弟亦有此感,不知是何缘故?若说是她的声音样貌,使人烦厌,但她不开口之时,一样能令人有这等可怕的感觉。”

    张君道:

    “此是她近几年苦修练成的一种功夫,光是身体上发出的气味,就能令任何人厌恶得非逃避不可。如若逃不掉,结果定须自杀。”

    李益骇然道:“真有这种功夫?唉!居然也有人去练它,真是怪事。”

    张君道:

    “她本来就是人见人怕的女夜叉,虽然面貌有时还不错,可是她的声音等等,都叫男人望而却步。所以她索性修练这门功夫,也不算稀奇之事。”

    李益道:“原来如此,那么她永远不打算嫁人啦!”

    张君怪责地瞪他一眼,道:“娶了这等老婆,谁吃得消?”

    李益忙道:“是,是,若是小弟,一时三刻也活不了。”

    张君傲然道:“但她却无奈我何,我与她在一起已经好几天了。”

    李益道:“原来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的。”

    张君道:“见你的鬼,谁要跟她在一起?”

    他突然发现什么似的,上上下下打量李益,过了一阵,才道:

    “奇怪,你和吴丁香居然忍得住她的‘厌功’,这倒是难以置信之事。”

    李益道:“这一点时间,就值得奇怪么?”

    张君道:

    “当然啦!我是凭一身真功夫,才勉强熬下来的,你们凭什么呢?”

    他旋即恍然大悟,道:

    “是了,你们是一对情侣,大概是‘爱情’的魔力,比她的‘厌功’还强大,所以忍熬得住。”

    李益服气地道:

    “有道理,有道理,想不到张君虽是习武之人,但却智慧广大,参透一切物情……”

    张君心中大是受用,道:“这也算不了什么。”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血羽檄 爱搜书 血羽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血羽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翎并收藏血羽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