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秦独鹤一向冷冰冰的不苟言笑,现在更就笑不出来,柳清风亦一样没有笑容。

    一阵奇怪的声响即时从那面屏风后传出来,那面屏风同时左右缓缓分开,横移向两侧。

    屏风后的空地世并不多,一片地面不知何时已移开,露出了一个地洞。

    一个人也就从那个地洞冒上来。

    他坐在一张紫檀木椅上,虽然坐着,仍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是一个老人,须发俱白,一根根银线也似,一面的皱纹仿如刀削,一双眼睛辉煌如宝石,鼻很尖很高,双眉斜飞入鬓,虽然已一大把年纪,仍给人一种强烈已极的活力。

    他的头上并没有任何金线织成,织工之精细可说得巧夺天工。

    以常理判断,他当然绝不会是帝王,却予人帝王的感觉。

    沈胜衣还没有见过任何的帝王,却从眼前这个老人感觉到帝王的尊严与气势。

    椅子放在一块金红色的毡子上,那块毡子,升到与地面同等的高度,才停下来。

    老人随着椅子升上,稳如泰山,就像给无数根钉子钉着。

    秦独鹤、柳清风身形同时移动,已成合击之势。

    张千户算盘紧扣。

    沈胜衣人剑亦呼之欲出。

    老人若无其事,连眼睛也都不一眨,别的人说,就是这一份镇定,已不是常人能及。

    张千户目光一转,冷笑道:“老弟,人家可不将我们放在眼内。”

    沈胜衣淡然一笑,道:“老前辈说错了,他若是不将我们放在眼内,又怎会不敢亲自出来与我们见面?”

    “老弟”张千户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沈胜衣接道:“在我们面前的只是一个蜡像而已。”

    张千户秦独鹤柳清风齐皆一呆,上下打量起那个老人来。

    老人一些反应也没有。

    秦独鹤怀疑的望着沈胜衣,不等他开口问,沈胜衣已道:“那人的皮肤绝不会发出这种光泽,而这双眼睛是不是也大辉煌?”

    张千户接道:“细看之下,而且一些生气也没有。”

    秦独鹤不禁一声叹息:“想不到老弟的目光如此锐利,英雄出少年,这句名言果然不错。”

    沈胜衣摇头:“晚辈的目光并不怎样锐利,只是鼻子比一般好像灵敏一些。”

    张千户“哦”的一声,道:“老弟是嗅到了那种蜡的气味?”

    沈胜衣道:“对,也因此才会想到这许多。”

    张千户一声冷笑,道:“人家连面也不让我们见,谈也是白谈。”

    一个奇怪的声音即时传来:“寡人听到你们的声音,你们也听到寡人的声音,这已经能够好好的谈一谈的了。”

    张千户忽然间道:“你自称什么?”

    “寡人!”声音细听之下,竟是由蜡人的身体内传出来。

    张千户又问:“你是王。”

    “世外魔域,惟吾独尊。”

    “魔王?”张千户冷笑。

    声音悠然说道:“你可以这样称呼寡人。”

    张千户一挥手,“别来这种废话了,要谈,亲自出来跟我们谈。”

    “放肆”张千户冷笑道:“这虽然是你的地方,我们可不是你的人。”

    “能够听到寡人的声音,已经是你们的天大的幸运。”

    魔王的声音非常清楚,也透着一种威严。

    张千户、柳清风、秦独鹤先后发出了一声冷笑。

    沈胜衣却道:“这实在可惜得很,我们与魔域毫无关系,而我们肯谈,阁下已经是天大面子,不应该引以为荣?”

    “沈胜衣”“阁下又到底应该怎样称呼?”

    “现在不是你我通名问姓的时候,也没有这种必要。”

    沈胜衣冷冷的道:“那你要跟我们谈什么?”

    魔王稍为沉默了片刻。

    接着才道:“这件事,寡人认为至此为止,你们”沈胜衣截道:“这件事只是阁下要弄到这般地步,阁下若是不希望继续下去,在我们进入这个庄之前,已可以终止。”

    “不错!”魔王冷冷道:“可惜寡人一向都非常固执,也从来不喜欢被别人左右。”

    “那现在要终止,是阁下之意了?”

    “若不是,寡人也根本不会与你们说什么。”

    秦独鹤冷笑:“这么说,还是我们这些人的福气呢。”

    张千户插口道:“要终止不是不可以,除非阁下的解释都能够令我们满意。”

    “解释?”魔王的语气显得已有些怒意。“你们说要寡人解释?”

    “即使你主事幽冥,也非要解释清楚不可。”张千户冷笑。“因为我们既不是你的子民,也并非身在幽冥。”、秦独鹤冷冷接道:“若没有一个清楚明白,我们非独要继续下去,而且这个地方在天明之后,一定会翻转过来。”

    柳清风亦道:“江南四友的弟子虽然不多,要夷平这个地方,还不成问题。”

    魔王沉默了下去。

    张千户目光盯在那具蜡像之上,左手忽然捏了沈胜衣的右手一下。

    他那只左手藏在衣袖之内,这一捏完不着形迹。

    沈胜衣心念一动,微微一颔首。

    他并不知道,张千户那一捏是什么意思。

    所以颔首,亦只是表示一切由得张千户做主。

    张千户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那具蜡像。

    沈胜衣的反应他当然已看在眼内。

    秦独鹤目光忽一转。“老大,这些人命……”

    张千户目光落在楚烈体之上:“人死不能复生,而且杀人的乃是孙天成。”

    秦独鹤无言。

    张千户目光转向柳清风:“老弟认为怎样?”

    “冤有头,债有主,这倒是不错。”柳清风忽然一笑。“那我们还要什么解释呢?”

    张千户笑笑:“你难道一些好奇心也没有?”

    柳清风点头:“这件事这么奇怪,又怎会没有?”

    魔王的声音即时又传来:“你们要知道甚么?”

    张千户道:“以阁下这么聪明的人,难道连我们要知道什么也还要问?”

    魔王道:“寡人只知道,你们提出问题,寡人回答,简单俐落。”

    张千户随即问:“孙天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已经对你们说得很清楚。”

    “还有很多我们不清楚的地方,譬如说他怎会变成艾飞雨?”

    “那是因为寡人需要他变成艾飞雨而已。”

    “他们完一模一样?”

    “不完一样,但无可否认很多地方都相似,所以寡人才要他变成艾飞雨。”

    “怎样变?”

    张千户不由追问下去。

    “这好像与你们并没有关系。”

    张千户仍然问道:“是不是因为你有一把魔刀?”

    “还有一双魔眼,一双魔手,一具魔躯。”

    张千户沉吟着道:“我看这只是易容术的一种。”

    “也许是的。”

    沈胜衣插口道:“阁下在进行一件事,需要艾飞雨在其中,而艾飞雨不答应,所以阁下索性变出一个可以乱真的艾飞雨来。”

    魔王道:“艾飞雨是怎样的一个人,你当然很清楚。”

    沈胜衣道:“我们是好朋友。”

    魔王道:“寡人虽然与他并没有交往,只听他平日的所为,亦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所以你非变出另一个艾飞雨不可,而你所变出来的艾飞雨,不幸又与江南四友结仇,所以事情才会另生枝节,变成这样。”

    魔王道:“我们一开始便说好事成之后,他喜欢怎样可以怎样,而事成之前却必须勤习剑术,将私人恩怨暂时放下。”

    “可惜他报仇心切,剑术一有成,便急不及待,要了却当年恩怨。”

    “他无可否认是一个天才,剑术方面,更是进步神速,甚得寡人欢心,寡人原以为他应该知道怎样做,想不到报仇的力量远在寡人的影响之上。”魔王叹了一口气。“寡人也以为他会再来请示,他却是连寡人考虑的结果也不管,擅自采取行动。”

    “也许阁下根本就不应该说”考虑“这两个字。”

    “不错,不错”“阁下既为魔域之主,自应有魔主的威严,以阁下的聪明,也不应该有所考虑才作覆。”沈胜衣沉声道:“考虑,原就有同意的倾向。”

    魔王又叹了一口气:“寡人怎么忘记了这一点?”语声一顿,突然一沉,“你这是教训寡人?”

    沈胜衣没有回答,那刹那彷佛突然想起了什么。

    魔王也没有责问下去,转回话题:“孙天成虽然是有拿剑的天份,却绝不是一个甚么聪明人。”

    张千户应道:“他的确不是,所以他不直接向我们四人采取行动,而只是先找旁人。”

    秦独鹤接道:“这也等于说,他虽然已练成很不错的剑术,对自己却没有太大的信心。”

    张千户颔首道:“不错,以他这一身武功,出其不意,要杀我们,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还有最笨的一点,就是以艾飞雨的身份出现,做出不是艾飞雨该做的作为。”

    魔王冷冷道:“这才是最令寡人痛恨的。”

    张千户道:“也所以他再没有利用价值,而阁下也毫不珍惜的将他交出来。”

    “不错!”魔王发出了一下阴沉的笑声。

    沈胜衣突然道:“除了相互利用之外,阁下是必还有什么方法控制他们。”

    魔王道:“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弱点,孙天成也只是一个人。”

    沈胜衣接问:“我只想知道阁下到底怎样控制艾飞雨?”

    “你们既然是好朋友,对于他的家庭状况你应该很清楚。”

    沈胜衣道:“他是一个孤儿,传授他剑术的太乙真人已经去世,到现在应该还没有喜爱的人,快意江湖,视人命如草芥,视自己的性命也一样。”

    “要控制一个这样的人,也许你有办法,寡人可没有。”

    沈胜衣道:“那现在他的人呢?”

    张千户接道:“将人放出来,我们之间的事便已经解决了一半。”

    沈胜衣看了张千户一眼,道:“这当然是要一个真正的艾飞雨。”

    张千户道:“当然。”

    魔王道:“还有一半又如何解决?”

    张千户道:“将我们好好送出去。”

    魔王又沉默,秦独鹤目光一转:“老大”张千户道:“一路出来,有惊无险,我虽然不见一只手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秦独鹤冷冷道:“连你也不在乎,我当然不反对。”

    柳清风接道:“在我们来说,事情到孙天成的死亡本已经解决,但后来的遭遇,与孙天成并无关系。”

    张千户挥手道:“正如人家说,我们闯不出来,根本就连谈话也没有资格,沈老弟的好朋友又在人家手上,沈老弟够朋友,我们总不能不够朋友。”

    柳清风看看沈胜衣,无言颔首。

    魔王的语声随即传来:“你们对于这种人变人的魔法难道完不感兴趣?”

    沈胜衣冷冷的道:“阁下话说在前面,这与我们并没有关系。”一顿又说道:“而且易容术,我们也不是没有见过!”

    “易容术?”魔王发出不屑的冷笑。

    沈胜衣道:“也许阁下还没有听过变化大法师,粉侯白玉楼这两个人。”

    “变化算得了什么?”魔王又一声冷笑。“至于白玉楼,也不过得了一册无双谱,易容取巧,算不得本领,也瞒不过名家法眼。”

    沈胜衣怔住,这魔王竟知道这许多,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

    一个奇怪的念头旋即从他的心底涌上来,可是他并没有说什么。

    魔王接问:“对于我在准备干什么,你们也不想知道了?”

    沈胜衣反问:“我们只是想知道,阁下会不会回答。”

    “不会”沈胜衣接问:“阁下请将人送出。”

    “人就在你们面前。”

    沈胜衣某一呆:“藏在蜡内?”

    “你们可以在这里将蜡剥去,亦可以连人带椅搬走,玉带上的两颗的药丸,和水服下,半个时辰之内,人可清醒,除了身体比较衰弱之外,并无其他毛病,以他的内力修为,不用到明天这个时候,便会生龙活虎。”

    沈胜衣听得真切,身形一动,欺前去探手一捏,便从那个老人的身子捏下薄薄的一层蜡来。

    张千户三人没有动,却小心看周围,以防突变。

    魔王接着说了一句:“给艾飞雨准备些清水。”

    这句话沈胜衣听得更清楚,他终于发现,语声是由椅子上的一个洞透出来。

    那个洞包围在雕花图案中,实在不容易察觉,沈胜衣也没有理会,迅速将那面上的蜡剥下,藏在蜡下的,是一张年轻的脸庞。

    这张脸对张千户他们当然也不会陌生,方才他们就是杀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

    艾飞雨!

    沈胜衣接从艾飞雨的头上剥下了一个花白的发笠,与之同时,他手已经探出,艾飞雨仍然有呼吸,只是很微弱,但还甚均匀。

    蜡只是封到颈部,而双手亦只到腕间,不消多时,已完剥下来。

    珠声接响,那个小老人捧着一个矮几子走了出来,放在沈胜衣旁边。

    几子上一壶清水,一只杯,小老人放下几子返到珠前,太大的吁了一口气。

    沈胜衣目光一转,道:“你其赏不用担心的。”

    小老人双手一摊:“这大概我还没有忘记掉,你这位叔叔在那条巷子内穷追猛打。”

    沈胜衣道:“那只因你对我这位叔叔,竟然施放暗器,险些要了叔叔的命。”

    小老人笑道:“叔叔大人大量,当然不会再记在心上。”

    “也许”沈胜衣接从腰带上扳下那两颗碧绿色的药丸,一手扳开艾飞雨的嘴巴,和水灌了进去。

    小老人看着,道:“周不着再等半个时辰的吧?”

    沈胜衣笑笑:“反正闲着,人在这里醒过来,我们不是也放心得多。”

    小老人苦笑:“叔叔欢喜这样,只好这样了。”

    张千户忽然走了过来,笑问:“你叫他叔叔,叫我做什么?”

    小老人有些尴尬的道:“应该是老公公了。”

    张千户一摸胡子:“小朋友贵庚?”

    小老人笑笑。“忘掉了。”

    张千户接口道:“我们好像在那里见过。”

    小老人眼珠子一转:“是么?怎么我一些印像也没有。”

    张千户一声叹息:“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这一代的孩子聪明得多了。”

    小老人笑道:“我只是说老实话,主人时常教导我,小孩子不可以说谎!”

    张千户方待再说什么,魔王的声音又传来:“没有寡人的吩咐,他是绝不会告诉你们什么的!”

    小老人应声问道:“老公公的耳朵一定还很好。”

    张千户笑笑,一旁坐下来。

    魔王的声音接起:“人醒了之后,替寡人送客。”

    这一次声音由强而弱,到最后一个字,已经几乎听不到。

    小老人接道:“几位要不要茶点?”

    张千户摇头:“小朋友大概不会介意我们到处看看?”

    小老人道:“随便。”

    张千户于是站起来,到处看看,他当然看不出什么来,小老人亦步亦趋,一些畏惧也没有。

    柳清风一旁坐下,秦独鹤却没有动,彷佛在想着什么。

    大堂异常的静寂,只有张千户行走间偶然弄出一些经微的声响。

    时间也就在这种静寂中消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艾飞雨终于吐出一声轻息,缓缓张开了眼睛。

    他的眼瞳就像是笼上了一层雾。

    等到这层雾散去,他才露出了一丝笑容,一声:“沈兄”沈胜衣笑笑。”很奇怪?”

    “若是别人,当然奇怪,是沈兄,却意料中事。”艾飞雨接又一笑。“小弟本就一直在想,若能得救,来救之人,沈兄之外,没有人了。”

    沈胜衣接道:“你试试运转真气,看可觉得有什么不妥?”

    艾飞雨双膝往椅上一盘,眼观鼻,鼻观心,一口真气在体内运行起来。

    沈胜衣目不转睛,紧盯着艾飞雨,只待有什么不妥,便立即出手将他的穴道封闭。

    张千户、柳清风、秦独鹤的目光都集中在艾飞雨面上,那个小老人亦走了过来,在艾飞雨面前张头探脑。

    一阵异乎寻常的静寂,艾飞雨缓缓抬起头来:“没有什么,只不过有些饥饿,若是能填饱肚子,应该很快就也能够完地恢复过来了。”

    小老人一旁笑应:“抱歉得很,这时候这里可没有现成的吃得的东西。”

    艾飞雨目光一转,盯着那个小老人:“就是有,姓艾的也不会吃,我们之间的账总有一天算一个清楚明白!”

    小老人一摊双手:“我其实也没有做过什么,只将你诱到陷阱。”

    艾飞雨冷笑:“我还以为你已经忘掉了。”

    小老人笑道:“你若是小心一些,一定看得出那是一个陷阱。”

    艾飞雨闷哼一声:“这样说,这件事是错在我的不小心了。”

    小老人道:“以后如果再遇到同样的情形,保管你绝不会上当,这种教训,就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

    艾飞雨一挺身,看似便要扑出去,沈胜衣伸手按住:“艾兄,这个以后再算帐吧。”

    小老人抚掌道:“还是这位叔叔通情达理。”

    沈胜衣淡淡的道:“我们并不是那种说过作罢的人。”

    小老人笑道:“看来也的确不像。”

    沈胜衣还未接上话,艾飞雨已叫起来:“你到底答应了他们什么?”

    “没有什么。”沈胜衣目光转回来。“只是他们将你交出来,我们也不再与他们纠缠下去。”

    “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艾飞雨盯着那小老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与你们罢休。”

    “将你囚起来,的确是他们的不对,但你既然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件事也就罢了。”接上话的是张千户。

    艾飞雨目光转向张千户,一皱眉,沈胜衣即道:“这四位就是江南四友”艾飞雨目光一转,落在楚烈的体上:“那位老前辈怎样了?”

    张千户慨然道:“江南四友现在只剩下三友了。”

    艾飞雨回盯着那个小老人:“就是他们杀的,就是为了要救我出来,与他们和解?这可不成!”

    张千户望了沈胜衣一眼:“你这位朋友果然是一条好汉。”

    艾飞雨目光亦转过来:“沈兄”张千户替沈胜衣回答:“老弟你放心,不是这回事。”

    小老人接道:“那么几位现在大概可以离开了。”

    语声甫落,一声:“小心!”接着一道剑光迎面向他刺来!

    是沈胜衣的剑!

    小老人一听小心二字,眼旁已瞥见剑光,身形立即展开,跳跃腾挪滚闪,一连变了十三种姿势,但仍然闪不开沈胜衣的剑。

    惊呼声中,剑光飞闪,突然一敛,飞回剑鞘之内,沈胜衣若无其事,盯着那个小老人。

    小老人混身上下一点血迹也没有,呆立在屏风之前,只望着沈胜衣。

    沈胜衣接问:“这比你的无音神杵如何?”

    小老人叫起来:“突然暗算,是什么本领。”

    沈胜衣道:“我只是要让你知道,被别人暗算的滋味,你暗算别人,别人也一样会暗算你,你若是不想死得糊里糊涂,以后最好就不要开那种玩笑。”

    小老人瞪着一双眼,怔在那里。

    沈胜衣回首转顾各人:“我们可以走了。”

    张千户点点头,随即走前去,抱起楚烈的体,柳清风立刻走过来,道:“让我……”

    “谁也是一样。”张千户举步走向门外,秦独鹤、柳清风双双跟上。

    艾飞雨亦步亦趋,走得虽然显得有些吃力,但并没有停下,沈胜衣走在最后。

    小老人突然又叫起来:“你封了我四十九处穴道,不给我解开……”

    沈胜衣截道:“你清楚知道四十九处穴道被封,当然亦知道我剑上用的力并不怎样重,一口真气运下来,便可以一一冲开。”

    小老人破口骂道:“你不是个人,是个鬼!”

    沈胜衣笑笑道:“幸好不是。”

    秦独鹤接道:“他若是个鬼,倒霉的就是我们。”

    张千户亦道:“小鬼见到了魔王,只有膜拜受命的份儿,那里还敢开罪你这位魔王左右的小恶魔呢?”

    小老人本来满面怒容,听到张千户这些话,反而笑起来。“以后我不会再这样骂人的了。”

    张千户没有再理会他,只是往前行,沈胜衣亦只是还了一声:“再见””再见,叔叔”小老人的一只右手,已经能够扬起来,一顿忙又道:“我们还是不要再见的好。”

    这句话说完,他已能够走动,摄手摄脚的远远跟在沈胜衣后面。

    沈胜衣走出了厅堂,小老人忙就将厅门关上,他手短脚短,举止看来特别滑稽,神态亦一样,沈胜衣现在却一点可笑的感觉也已没有。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放松警戒。

    厅门在后面隆然关上,张千户这才又有话说:“这个小东西古灵精怪,实在很逗人欢喜。”

    秦独鹤冷冷的道:“相信很多人就是这样,糊里糊涂死在他手下。”

    沈胜衣道:“这个人虽可怕,但躲过了他第一次袭击,以后知所防范,便再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倒是他那个主人,莫测高深,才真正的可怕。”

    秦独鹤道:“他还是要与我们谈条件,让我们离开这地方。”

    张千户道:“那只是因为他知道硬拚之下,即使得胜,也要付出相当代价,对他非独毫无好处,而且还会因此延误他计划的进行。”

    秦独鹤道:“什么计划?”

    “不知道,但肯定事发之后,天下必也为之震惊。”张千户嘟喃道:“奇怪是,这些人我们竟然都一些印像也没有。”

    沈胜衣应道:“若是他们本来就不属于中原武林,那便不足为怪了。”

    张千户沉默了下去,艾飞雨插口问道:“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沈胜衣反问:“艾兄是在那儿给抓起来的。”

    艾飞雨道:“在烟雨楼,给诱进了陷阱,堕进了水里,昏迷前好像在一张大网之中。”

    沈胜衣笑笑道:“他们是看准了你的弱点,所以才选择在南湖下手。”

    艾飞雨叹了一口气:“我早就打定了主意,水性若没有你的一半好,不会去那种地方的了,可是凭栏一望,烟雨楼台,实在很悦目,再给那个渔娘一嚷,还是上舟前去。”

    张千户道:“那个渔娘只怕也有问题吧。”

    艾飞雨道:“现在想来,的确是大过热心,可是我并没有与这地方的什么人结怨。”

    张千户道:“更奇怪的是,他们竟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经过,预先设下陷阱。”

    沈胜衣接问:“你又是为了什么南下到嘉兴?”

    “只是闲着无聊。”

    “你仔细想想,是否有那个人知道你的南下。”

    “南下之前,我曾经修书一封,差人送与……”艾飞雨语声顿一顿,“不可能,他不会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

    他虽然没有说出来,沈胜衣已知道他在说的是那一个,张千户地想到了,嘟喃道:“真是一个君子。”

    艾飞雨混身一震,看着沈胜衣,却看见沈胜衣手摸着鼻子,陷入沉思中。

    “是不是方直那儿出了什么事?”艾飞雨不由这样问。

    沈胜衣无言点头,艾飞雨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方直现在怎样了?”

    “到现在为止,相信他都还很好。”沈胜衣微喟,“可是,我们却都希望他不好。”

    张千户接道:“这句话你或者很奇怪,但当你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便会明白为什么我们这样希望。”

    艾飞雨只是问:“到底是为什么?他不好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沈胜衣道:“那最低限度,他还是我们的朋友。”

    艾飞雨怔怔的望着沈胜衣,张千户亦是,倏的又问道:“老弟,这个人应该不会假的了?”

    沈胜衣道:“前辈放心。”

    张千户一声苦笑:“你们既然是要好的朋友,我应该相信你的判断,不知怎的,我还是不由得再这样问。”

    艾飞雨看着二人,一面莫名其妙的表情,沈胜衣解释道:“我们在说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难道还有第二个相貌与我差不多的人?”艾飞雨一步正跨过门槛,一分神,冷不防一脚踏长衫下摆,险些摔倒于地上。

    “该死,怎么给换上一件这样的怪衣服?”艾飞雨嘟喃着将长衫下摆抄起,塞在腰带上。

    沈胜衣随亦跨过门槛,那个小老人即时从一丛花木后闪出,一阵风也似掠来,“隆”的将大门推上。

    沈胜衣没有理会,接对艾飞雨道:“非独你有真假,方直也有。”

    艾飞雨突然省起什么,道:“又是变化大法师那种伎俩?”

    “犹有过之。”沈胜衣笑笑。“人上有人,一山还有一山高,这些老话,不无道理。”

    艾飞雨道:“变化能够将一个人改头换面,变做另一个人。”

    “他却不能变出两个同样的人来。”

    “那么白玉楼……”

    “用的只是一种障眼法。”沈胜衣回头一望紧闭的大门,他一再仰眼望天。”快天亮的了。”

    张千户接道:“老弟似乎还要再去一个地方。”

    “不错,”沈胜衣目光一落。“艾兄且随三位老前辈,回张家庄歇息一下。”

    艾飞雨追问:“沈兄还要到那儿?”

    “找小方好好的谈一谈。”沈胜衣微喟。“只有他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南下,知道你畏水,还有,那个魔王虽然能够将人一变为二,却是需要模子。”

    张千户点头:“所以他变出来的人与原来的模子都应该属于他所有,由他来控制,这正如两个欧阳立,都是接受他支配,两个艾飞雨,真的一个不服从,使得将之囚禁起来,而两个方直,也本该如此。”

    艾飞雨疑惑的望着张千户、沈胜衣。

    沈胜衣缓缓道:“其实我早就该想到没有模子,怎能够变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人。”

    “还有你看见两个方直的时间、地点相距并不大。”张千户一顿一笑。“可是,你仍然没有怀疑他……”

    “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张千户摇头:“因为他是一个人所共知,人所景仰的君子。”

    秦独鹤冷冷插口:“我从就不相信天下间有所谓真正的君子。”

    沈胜衣淡淡道:“这其中也许另有蹊跷,在未见到他本人问清楚之前,晚辈不敢武断。”

    秦独鹤不怒反笑:“这是你比我们这几个老头儿可爱的地方。”

    张千户沉声道:“我们想到的,魔王也会想到,他就算不是真魔,也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

    沈胜衣道:“所以这位君子的立场如何,在我到达之际,也应该有一个明白的了。”

    张千户想想:“那儿也许已经设置了陷阱……”

    沈胜衣道:“时间未必来得及,而且,在目前来说,魔王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

    张千户一皱眉:“那我倒有些担心方直能否活下去了。”

    沈胜衣点头,身形突然开展,一支箭也似射了出去。

    他的经功造诣本来就很不错,这下子力施展开来,就是柳清风也自叹弗如。

    艾飞雨实在很想进去一看究竟,却给张千户拦下来,也很快给张千户说服。

    这件事沈胜衣一个人应该应付得来。

    张千户精打细算,这一次又有没有错误?

    长夜已将尽,黎明之前的片刻,那也是最黑暗的时候。

    沈胜衣方来到方家门外,一颗心亦沉了下去,他看到的也只是一片黑暗。

    庄院内一点灯火也没有,门前檐下的两盏灯笼亦没有燃上。

    大门紧闭,沈胜衣一推不开,没有拍门,身形倒退阶下,一拔掠上滴水飞檐。

    居高临下望去,花径上杳无一人,周围一片死寂,沈胜衣目光一扫,身形一动,掠了下他踏着花径,一路步往大堂,一种不祥的感觉已然在心底冒上来。

    上了堂门石阶,仍然没有任何发现,往堂内望去,亦是漆黑一片。

    沈胜衣不禁有些茫然,也就在这时候,两声“咳嗽”从堂内传出。

    沈胜衣听得清楚,目光一转,道:“可是方兄?”

    没有回答,沈胜衣手往怀里一探,一动,“刷”的剔着了一个火摺子。

    去。

    火光迅速驱散了黑暗,沈胜衣终于看见了坐在墙壁屏风前面的方直。

    方直左右并没有其他人。

    偌大的厅堂就只得他一个人呆坐在那里。沈胜衣缓步走了进去,火摺子突然脱手,飞向堂中垂着的一盏宫灯。

    火摺子穿破灯纱,正好落在灯盏中,这盏宫灯立时燃起来。方直可没有动,也若无其事,眼睛也不一眨。

    沈胜衣在方直前面丈许停下,道:“方兄”方直并没有回答,什么反应也没有,沈胜衣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终于从方直睁大的眼睛中看到了死亡。

    一缕黑血旋即在方直的嘴角淌下,黑血过处,肌肤竟然消蚀。

    旁边的矮几上放着一张纸,写着一行字,用一只碧玉雕成的猫儿压着。

    沈胜衣清楚的记得,那是他数年以前与方直在这里秉烛夜话,当时兴之所至,随手以一方碧玉刻成的。

    在雕刻方面他并无多大的研究,但手指灵活,又能够掌握要诀,所以刻来也活灵活现。

    这只猫儿现在又回到他手上,再看纸上那九个字,更加感慨。

    天下没有真正的君子。

    沈胜衣并不怀疑这九个字的真实,到现在为止,他只是遇上方直这一个君子,而这一个君子最后还是要令他失望。

    他却也不能不承认一直以来方直都规行矩步,一切都非常淡薄。

    到底是什么原因令这一个君子改变?

    沈胜衣想不透。

    周围也始终是那么静寂,那种静寂也一样给人死亡的感觉。

    沈胜衣忽然想到方家的其他人,不由自主急步往内走去。

    没有血腥味,方家上下十七口都是毒发身亡,那种毒与方直所服的显然并不一样,却一样有效,从他们临终的神态看来,死得并不辛苦。

    有死在床上,有死在门边,都显得那么安详,彷佛完不知道死亡已经降临。

    他们房间的东面窗外,都插着三支线香,也都已燃尽。

    窗纸上却都穿了一个洞,毒烟绝无疑问就是由这个洞吹进去。

    是不是方直安排了家人上路,然后他在大堂上等候沈胜衣到来?沈胜衣也一样想不透。

    看过了那十七具体,孤灯一盏,回到大堂的时候,沈胜衣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方直竟然会下这个毒手,实在难以想像的。

    方直头颅的肌肉这时候已经消蚀殆尽,变成一个骷髅。

    沈胜衣不忍卒睹,吹灭了灯火。然后带着那只碧玉猫,和那张只写着九个字的遗书,悄然离开了方家。

    长夜亦已尽。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天魔刀 爱搜书 天魔刀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天魔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黄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鹰并收藏天魔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