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沈胜衣只有苦笑,他没有掩耳,伸手摸摸鼻子,举步往来路走回。

    走出了三丈,突然又停下。前面转角即时转出了一个人。

    那个人衣白履白,头发眉毛胡子亦无不根根发白,面庞就像是冰封过似的,一丝血色也没有,就连嘴唇亦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铅白色。

    小巷阴暗,那个人的出现,简直就像是冥府的幽灵,飘忽无声。

    可是在那里一立定,却像是一个用白雪堆成的假人,令人颇有一种置身隆冬十二月的感觉。

    他的眼睛亦彷佛由冰雪凝成,一片乳白色,但仍然分得出眼瞳眼白。

    那眼白竟没有眼瞳的白。

    他在上下盯着沈胜衣,目光森寒,亦犹如冰雪。

    与他目光接触的那刹那,沈胜衣亦不由打了一个寒噤,然后整个人就像在这冰冷的目光中凝结。

    有风。

    白衣人的衣衫在风中飘动,他的面容始终一些变化也没有,所以看来仍然只像是一个雪人,不过披上活人的衣服。

    在他的腰带上挂着一支剑,由剑柄以至剑鞘,一色的雪白。

    剑穗在风中飞舞,白衣人双手低垂,碰也没有碰那支剑,但剑气已迫人眉睫。

    沈胜衣有这种感觉。

    时间在静寂中消逝,小巷逐渐暗下来,两个人始终没有动。

    一丝笑容终于在白衣人的嘴角浮现出来,这笑容却令人不寒而栗。

    沈胜衣没有笑,也没有动。

    白衣人终于开了口,也只是一个字:“好”沈胜衣没有作声,白衣人等了一会,才接道:“你是第一个面对我这么久,仍不为所动的人。”

    沈胜衣淡应:“这也许是因为杀气比你更重的人我见过不少。”

    白衣人的面色立时又好像白了几分,笑容也更冷。“只听这句话,已知你并非无名的人。”语声一顿,一沉。“高姓大名?”

    “沈胜衣”白衣人一征,眉一蹙,目光陡然亮起来,上下打量了沈胜衣一遍:“你就是沈胜衣?”

    不待沈胜衣回答,他又道:“江湖上传说的沈胜衣,不错,就是你这般模样。”

    沈胜衣一抖衣衫:“可惜我就是喜欢这个装束。”

    “这实在可惜得很。”白衣人摇头,“一个人只看其外表就知道是谁,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阁下是有感而发。”

    白衣人冷冷一笑。

    “好像做阁下这种工作的人,这么容易辨认,的确并不是一件好事。”

    “你只看到我的外表,就知道我是谁了?”

    “冷血欧阳,欧阳立!”

    “这之前我们没有见过面?”

    “没有。”沈胜衣目光一闪。“江湖上不知道人这样子的只怕不多。”

    “我的样子的确很特别。”欧阳立冷冷一笑。“幸好我的剑还很不错,总算还能够活到现在。”

    他的话虽然很自负,表面上却一些也看不出来,忽问:“以你看有没有第二个这般模样的人?”

    沈胜衣沉吟地回答道:“相信是没有了。”

    “凭什么这样肯定?”欧阳立冷冷的问:“是不是,因为到现在为止,你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我这样的人?”

    沈胜衣不觉点头。欧阳立目光一远:“你回头看看。”

    沈胜衣回头望夫,这一望之下,不由得目定口呆。

    在他后面的小巷转角,不知何时已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的装束容貌与欧阳立赫然就完一样。

    相距虽然差不多十丈,沈胜衣仍能够看清楚,那刹那,他竟然有一种感觉,以为那其实就是一直与他说话的欧阳立,不过在他回头的同时,飞身凉到那边去。

    可是天下间又那有这样迅速的轻功?他仍然不由自主回望欧阳立。

    人站在原地,突又问:“他若说他就是欧阳立,你怎样?”

    沈胜衣偏身向左右两旁望了一眼。“相信”欧阳立得意的笑起来,他笑得虽然仍那么冷,但亦听得出他实在很得意。

    那个完一样的白衣人同时举步走过来。

    沈胜衣看在眼内,没有动,一双剑眉缓缓锁起来。

    欧阳立接问:“你怎么不问我们二人到底那一个才是欧阳立?”

    “我在等你说。”

    “都是”沈胜衣剑眉一舒:“你们莫非就是孪生兄弟?”

    欧阳立却道:“不过,你既然将我当作欧阳立,无妨叫他欧阳卧。”

    话声一落,那个欧阳卧已在三丈外停下。

    沈胜衣看得更清楚,他们的确完一样,只不过表情有异。

    这个欧阳卧的表情比欧阳立更冷酷。

    沈胜衣又左右望一眼。“两位到底打什么主意?”

    “你应该知道。”欧阳立冷笑。

    “冷血欧阳,据说一生中只懂得一件事杀人!”

    “不错!”

    “我却是不晓得有什么地方开罪了两位。”

    “你既然知道冷血欧阳,亦应该知道,冷血欧阳从未为自己杀过一个人。”

    沈胜衣反问:“是谁要你们杀我?”

    “这句话不是你这种聪明人问的。”

    沈胜衣再问:“是为了南湖的事?”

    欧阳都没作声,沈胜衣又问:“抑或是为了怡红院,为了我追踪方直的事?”

    欧阳立、欧阳卧相顾一眼,仍然不作声,沈胜衣等了好一会儿才道:“两位怎样才会回答我?”

    欧阳立即时回答道:“在你要断气之前。”

    沈胜衣“哦”的一声,欧阳卧那边突然问道:“你是否愿意立即离开嘉兴,完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不愿意。”沈胜衣断然拒绝。

    欧阳卧摇头。“那就真的只有一个办法了。”

    “杀我?”沈胜衣替他们说出来。

    “不错!杀你!”欧阳卧的手落在剑柄上,“铮”的一按剑簧,那支剑立时弹出了三寸来。

    先出击的却是欧阳立,在“铮”的那一声同时,欧阳立的身形就离弦箭矢也似的射出。

    他的剑也就在那一刹那无声的出鞘。

    拔剑的动作固然迅速,地出剑的动作更加迅速,灼目的剑光一闪,那支剑就像是闪电也似,直刺向沈胜衣的咽喉。

    剑与人成一直线,快而准。

    沈胜衣本是望向欧阳卧,霍地回头,左手拔剑,立即一剑削出。

    剑光与目光几乎是同时到达欧阳立那支剑的剑尖上。

    “叮”一声急响,剑尖相撞,火星闪逝,欧阳立人剑倒飞而回。

    欧阳卧的剑与人同时到了。

    一模一样的人,一模一样的剑,出手却不一样,欧阳卧的剑法飞灵变幻,飞刺沈胜衣二十六处穴道。

    沈胜衣身形急转,闪十剑,接十六剑未及回攻,欧阳立人剑已从后飞射过来。

    这一剑亦是闪电一样。

    沈胜衣目光一闪,身形一矮,反手一剑,间不容发的将来剑接下。

    他随即倒踩七星,前闪欧阳卧的剑,手中剑也竟就缠着欧阳立的剑,倒攻了回去。

    欧阳立连退两丈,竟然摆脱不了沈胜衣那支剑的纠缠,他一面退,手中剑一面毒蛇一样吞吐,连刺沈胜衣十七剑,但都被沈胜衣接下。

    欧阳卧同时迫进两丈,连连进击,二十四剑出剑,竟没有一剑刺中沈胜衣。

    沈胜衣踩的是七星步,欧阳卧也是踩着七星步攻前,偏就追不上。

    他大怒,一声长啸,身形步法一变,一步一标,剑与人毒蛇一样标向沈胜衣。

    剑剑都是刺向要害。

    沈胜衣仍踩七星步,身形已变,鬼魅般飘忽,剑偶回,间不容发之差以剑柄将刺来的剑撞开。

    欧阳立每一个动作都看在眼内,可是达一分可乘之机也没有。

    沈胜衣虽然背着他,脑后却长着眼睛也似,出剑恰到好处,非独及时化解他的攻势,而且隐约已牵制住他的人与剑。

    欧阳立没有作声,眼瞳中却已透出惊惧之色。

    沈胜衣是同时应付他们两人,若是只应付一个,将会是怎样一种局面,实在不难想像。

    欧阳卧的眼瞳中同样透出了惊惧,剑势身形步法再一变。

    这一变他的身形如毒蛇一样翻腾,脚尖一沾地立即弹起,剑势更刁钻,每一剑都是刺向沈胜衣的咽喉。

    沈胜衣身形更迅速,突然发出叱喝声,剑势也不知是否有叱喝声助威,更显得急劲。

    他竟然还能够说话:“灵蛇门的武功据说早已失传,想不到今天从阁下的身上再现!”

    这句话是对欧阳卧说的。

    欧阳卧的面色应声彷佛又白了几分,手中的剑再一急,十三剑连刺沈胜衣的咽喉。

    沈胜衣“哦”的一声,身形一偏,突然贴着右面墙壁拔起来了。

    他身形的变化,简直就像是一只壁虎也似,贴着墙壁挪移,眨眼间已经上了墙头。

    欧阳卧双剑追击,急如电闪。

    双剑那刹那合共剌出了三十九剑,没有一剑追得及沈胜衣的身形。

    好一个沈胜衣。

    墙壁上那刹那出现了三十九个剑洞,白垩纷飞,每一个剑洞的深浅都好像一样,但仔细一看,不难发觉欧阳卧剌出来的比较深,大小也都不一样。

    欧阳立则相反,非独浅,而且大小都差不多。

    这也就是说,欧阳立的出手要比欧阳卧轻灵,而且每一剑用的力都恰到好处。

    沈胜衣看不到那些剑洞,却早已清楚这两人剑法的高低。

    他身形才上,剑已经护住了身的要害。

    欧阳立并没有追击,并肩齐退,却只是退出了一丈。

    欧阳卧目光一闪,道:“这个人的身手比你我高出很多。”

    欧阳立冷冷的道:“合你我之力,绝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他说得很肯定,绝无疑问,他临敌经验也比欧阳卧丰富得多。

    欧阳卧竟还说了一句废话:“你真的能够肯定?”

    欧阳立没有回答,只是一声冷笑,这一声冷笑之中竟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欧阳卧深看了欧阳立一眼,一声叹息。“我应该相信你的判断。”

    欧阳立又一声冷笑:“我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离开。”

    欧阳卧瞳孔暴缩。

    欧阳立手中剑突然一动,一蓬剥光出,在他头上约莫三尺的一条树木的横枝在剑光中碎成无数片。

    欧阳立左手一探,抄住了其中两片,往右手剑锋之上一转。

    那两片树枝立时被削平。

    欧阳立出手的迅速非独欧阳卧看不清楚,就是沈胜衣,也一样看不清楚。

    他诧异的望着欧阳立,他立即便想到欧阳立的用意。

    欧阳卧也显然想到了,那张脸刹那间彷佛又白了好几分。

    欧阳立随即将那两片树枝伸向欧阳卧,冷冷的道:“长的走,短的留下!”

    欧阳卧一咬牙,伸手拔出了左面的一片。

    欧阳上接将左手摊开,留在他掌中的那一片显然比欧阳卧那一片长。

    欧阳卧目光及处,惨然一笑,反手一握,再松开,那片树枝粉屑般落下。

    欧阳立一扬手,树枝飞开,一声:“抱歉。”

    “不必抱歉。”欧阳卧微喟。“你的运气一向比我好,正如你的武功一样。”

    欧阳立毫无表情,转身举步,只一步,已跨出了丈外。

    “你也留下!”沈胜衣高墙上身形一动,急射了出去!

    欧阳卧身形同时拔起,箭也似射出,及时挡在沈胜衣身前。

    他身形未稳,手中剑已剌出了三剑!

    这三剑剌出,他身上空门大露,可是他完并不在乎,就像拚了命,也要将沈胜衣截下来。

    这也是事实。

    沈胜衣身形不由一顿,左手剑连变,接住了那三剑,再看欧阳立,已消失在巷子转角。

    欧阳卧身形一翻,已立在墙头之上,喝叱声中,又已攻出了三剑。

    这三剑更凶险。

    沈胜衣从容接下。

    欧阳卧的身形旋即翻腾起来,人与剑又像是化成了一条毒蛇,不停的射向沈胜衣的咽喉要害。

    沈胜衣接连两次要越过,但都被欧阳卧迫了回来,他知道要追欧阳立已经来不及的了。

    那刹那,他突然间生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

    即便拿下了欧阳卧,只怕也问不出什么。

    在他的眼中,欧阳卧事实已与死人没有不同,因为那几剑接下来,他若是肯挨一剑,绝不难将欧阳卧刺伤在创下。

    而那一剑,他亦绝对肯定只会轻伤。

    欧阳卧的剑法与方才比较,只有更凌厉,沈胜衣却一些也并不欣赏。

    最低限度,欧阳卧方才所用的剑法,并不足以送命,只对敌人构成威胁。

    破绽实在太多,而那些破绽却都是绝对可以补救,同一个人用同一种剑法,绝没有可能一下子变得这么大。

    沈胜衣知道是什么原因。

    欧阳卧在拚命!

    这是事实,也所以欧阳卧的剑,只攻不守。

    可惜他的武功与沈胜衣比较,实在有一大段距离,所以他虽然不要命,亦不能与沈胜衣拚一个同归于尽。

    那三剑出手,他便已经知道了,可是他并没有退缩,喝叱连声,疯狂进攻。

    墙头只不过一尺宽阔,对两人却一些影响也没有。

    沈胜衣身经百战,无论怎样恶劣的环境他都有经验,脚踏的就算只是一条绳子,对他也没有多大分别。

    欧阳卧所学的武功,绝无疑问,是绝对适合这种狭小的环境作战。

    他身形翻腾,时蹲时立,甚至卧倒在墙头之上,那种形态,与一条蛇看来简直一样。

    蛇的灵,的刁,的狠,完在他的剑上表露无遗。

    沈胜衣应付得并不轻松。

    他要杀欧阳卧,反而容易,再接二十七剑,他甚至已有两次的机会,可以完不受伤而将欧阳卧刺杀在剑下。

    那两个机会却都是非常短促,他可以掌握得住那刹那,一剑刺入欧阳卧的咽喉,却没有把握,只将欧阳卧伤在创下。

    咽喉本就是致命的要害,要杀一个人有时也的确比刺伤一个人困难。

    再接十三剑,沈胜衣反而被迫退了一丈。

    一个人拚起命来,的确更加难应付。

    这一丈退过,沈胜衣的身形突然又再倒退了一丈,脱出了欧阳卧那支剑攻击的范围。

    “住手!”沈胜衣接喝一声。

    欧阳卧的攻势应声停下,满头汗水淋漓,可是态度仍然是那么强硬。

    “为什么要住手?”他一面的讥诮之色。

    沈胜衣冷静的道:“我要杀你,你已经死了几次。”

    “我知道”“难道你不怕死?”

    “千古艰难唯一死,有谁不怕?”欧阳卧胸膛起伏,握剑的手在微微颤抖。

    “那你是为了什么?”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

    “是不是你已经没有选择?”

    “不错!”欧阳卧一些也没有否认。

    沈胜衣剑一摆,突然道:“你走!”

    “走?走去那里?”

    “喜欢那里就那里。”沈胜衣说得很认真。

    欧阳卧笑了起来:“有人说,你是一个很大方的人,今日一见,果然不错。”

    沈胜衣淡然一笑:“你我之间也并无任何仇怨,以至非拚命不可。”

    欧阳卧道:“的确没有,可惜你这个人的好奇心实在太大了。”

    沈胜衣点头:“这是我最大的毛病,可惜总是改不了。”

    “这的确可惜得很。”

    沈胜衣转回话题:“你放心,我是绝不会追踪你到什么地方,只希望,你临走之前,回答我一个问题。”

    欧阳卧笑容一敛:“我并不想走,所以也不想回答你任何问题。”

    “你不走,我走也一样。”沈胜衣半转身子。

    欧阳卧的剑立时一动,就像随时都准备剌出去,沈胜衣目光一闪,问:“是不是连我要走也不能呢?”

    欧阳卧笑了笑:“能,只是在你临走之前,必须先做妥一件事。”

    “你说”“杀我!”欧阳卧一字一顿,一些也不像在说笑。

    沈胜衣上下打量了欧阳卧一遍。“你真的已完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欧阳卧每一个字都像是金铁一样。

    沈胜衣喃喃地道:“看来方直进去怡红院,一定牵涉一个惊人的秘密。”

    欧阳卧冷笑。“你的好奇心实在太大了,这对于你的健康,一定有很恶劣的影响。”

    沈胜衣沉吟不语。

    欧阳卧一咬牙,剑方待剌出,沈胜衣目光一抬,突然道:“兄弟如手足,以我看,你们并不是兄弟,否则欧阳立绝不会弃下你不顾。”

    “废话”“可是你们的相貌却如此相似,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欧阳卧一征,神态明显的有些异样。

    沈胜衣再问:“是易容?”

    欧阳卧冷笑不语。

    沈胜衣接道:“灵蛇门崛起滇边,冷血欧阳据说都是出身于长白剑派,似乎不能够混为一谈。”

    “而且”沈胜衣一顿又道:“灵蛇门一向不收外姓弟子,上上下下都是姓夏。”

    欧阳卧的眼角一颤。

    沈胜衣一面说一面留心欧阳卧的表情,心头疑念更重,突然问:“你到底是姓欧阳还是姓夏?”

    “少说废话!”欧阳卧人剑急上,又是毒蛇般一剑剑飞刺沈胜衣的咽喉!

    沈胜衣再退,身形一翻,就落回巷子里。

    欧阳卧紧追在沈胜衣身后,贴地一滚,剑缠向沈胜衣的双脚!

    沈胜衣双脚迅速移动,再退三丈,已到了巷子转角,却是又往上拔起来,据上了上面的一条树木横枝。

    他本就不喜欢杀人,也不愿意这样瞎缠下去,所以他只有离开。

    凭它的轻功,要离开应该绝不成问题,欧阳卧身形虽快,与他到底还有距离,欧阳卧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也显然已看出沈胜衣要离开。

    就在沈胜衣掠上了横枝的同时,欧阳卧叫了起来。“沈胜衣,你这样地离开,一定会后悔。”

    沈胜衣淡然一笑。“我既然无意杀你,只有离开了。”

    这句话出口,他看来真的就要飞身离开,那知道,欧阳卧这时候又说了一句话:“你真的不理会艾飞雨的生死?”

    沈胜衣在说话间双臂一振,已拔起了差不多一丈,但到话说完了,他又落回原来的位置。然后,他以一种奇怪的目光望着欧阳卧,以一种奇怪的声调反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卧冷冷的招手。“下来。”

    沈胜衣呆了一呆,身形一动,掠回树下。

    欧阳卧盯着沈胜衣。“人说你很够朋友,果然不错。”

    沈胜衣淡然一笑。“你现在大概可以回答我了。”

    欧阳卧摇头道:“还不可以。”

    “要什么条件?”沈胜衣沉吟着问。“是不是要我保护你的安?”

    欧阳卧冷冷的道:“你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要保护我,仍然不足。”

    沈胜衣沉默了下去,在想着欧阳卧那句话。

    “你到底只是一个人。”

    “我也有朋友。”沈胜衣笑笑。“我的朋友虽然不多,但每一个都一定会倾力帮助我。”

    欧阳卧摇摇头。“看来你是有些误会了。”

    沈胜衣“哦”的一声。

    欧阳卧笑笑。“我是说,这件事绝不是人能够解决。”

    说到那“人”字,他特别加重语气。

    沈胜衣好像已经明白,又好像仍未明白,仍然以奇怪的目光望着欧阳卧。

    欧阳卧胸膛起伏,彷佛在调息真气,没有说下去。

    沈胜衣等了一会,试探着问:“你是说,你受制的并不是一个人?”

    这句话出口,连他自己都也觉得有些儿可笑。

    欧阳卧的回答竟是:“不错!”

    沈胜衣一征,忍不住追问:“不是人,是什么?”

    欧阳卧没有立即回答,沈胜衣也没有再追问,只是冷静的站在那里,又反覆将欧阳卧所有的说话细想了一遍。

    欧阳卧好一会儿才从齿缝中迸出一个字

    “魔!”

    沈胜衣又一征:“魔?”

    欧阳卧郑重的颔首,一些也不像在胡说八道,在开玩笑。

    沈胜衣忍不住再问:“你知道“魔”是什么意思?”

    欧阳卧反问:“你说呢?”

    沈胜衣叹了一口气:“恕我想不透,你可否说明白一些。”

    欧阳卧道:“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吗?”

    “控制你们的,不是人,是魔,是不是这个意思?”

    欧阳卧点头,毫不犹疑的点头。

    沈胜衣苦笑:“真的是有“魔”的存在?”

    欧阳卧笑了笑:“也许他还不是已成魔,但他所用的,绝无疑问是一柄魔刀!”

    “魔刀?”沈胜衣只有苦笑。

    “那柄刀有天魔的咒诅,有天魔的威力,天下间,绝没有第二柄那样的刀。”

    沈胜衣在听,在想。

    他听不懂,也想不透,欧阳卧这种话,是不是太玄,大不可思议?

    风吹过,树叶一阵“籁籁”的乱响,巷子里好像忽然寒了起来。

    沈胜衣有这样感觉。

    他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去。

    天色已暗下来,夜幕虽然还未低垂,也差不多是时候的了。

    欧阳卧接道:“没有人敢背叛他,包括我在内。”

    沈胜衣目光落下,忽然发觉欧阳卧的眼中透着一种强烈已极的恐惧。

    这种恐惧显然已长了根,一提到那个魔,那柄刀,自然就流露出来。

    沈胜衣沉吟着问:“艾飞雨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与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欧阳卧以一种诡异的目光望着沈胜衣,诡异的一笑。“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沈胜衣不假思索的道:“只要我能够做得到的,我都会答应你。”

    “君子一言”沈胜衣淡然一笑。“我并不是君子,但答应了的事情,一定会尽力去做。”

    一顿接问:“你要我答应你什么?”

    “其实我早就说了。”

    “杀你?”沈胜衣试探着问。

    欧阳卧点头:“我可以反刺自己一剑,但能够死在你的剥下那是更好。”

    沈胜衣盯着欧阳卧,没有作声。

    “不过这一剑必须刺得恰到好处,否则,死不了我不会说,若是立刻气绝,那就是要说,也说不出来的。”

    沈胜衣剑眉一皱,沉吟了起来。

    欧阳卧接道:“对你无疑很不公平,最低限度你不能放开手脚,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反伤在我剑下,但,因此而可以知道一个足以震惊天下武林的大秘密,就是吃些苦,也值得!”

    沈胜衣沉吟着道:“或者我可以从另一方面着手。”

    “或者”欧阳卧冷笑,“只可惜你已经没有时间。”

    沈胜衣目光一闪。“你是说,艾飞雨的性命有危险?”

    欧阳卧冷冷的道:“以我看,你还是早一些找到他的好。”

    “也许我们可以合作。”

    “不可以!”欧阳卧断然拒绝。

    沈胜衣叹了一口气,欧阳卧人剑即时欺前,人快剑快,直追沈胜衣的咽喉。

    他是真的在拚命,那刹那,上下最少露出了十二处破绽。

    沈胜衣都看在眼内,他的剑虽然不能够连接从那十二处破绽攻进去,但最少可以剌出七剑。

    七剑之中最少又有三剑可以致命,但他一剑都没有刺向欧阳卧,一剑护手,封开了欧阳卧四十九剑的进攻。

    欧阳卧剑势不绝,人与剑上下翻飞,从不同的角度继续进攻沈胜衣。

    沈胜衣从容应付,右手捏剑诀,左手剑配合灵活的身法,将欧阳卧的攻势或封或拒或闪或让,一一化解。

    他连接了欧阳卧有九十六剑,一剑也没有还击,可是,欧阳卧的人与剑已接近崩溃。

    “还手”欧阳卧连声吼叫,人简直已接近疯狂。

    沈胜衣到他第七次吼叫还手,终于还手,以十三剑将欧阳卧的攻势瓦解,再一剑乘隙刺入,刺进了欧阳卧的胸膛。

    剑一入即出,欧阳卧怪叫一声,一个身子曳着血虹倒退出两丈。

    “好剑”他的剑一沉,插入地面,支持着身子不倒,望着沈胜衣。

    激动的情绪也同时平静下来。

    沈胜衣一面走前,一面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

    欧阳卧忽然笑了起来:“能够死在这样的一剑之下,又还有什么遗憾?”

    沈胜衣没有追问。

    欧阳卧接笑道:“你到底还是一个聪明人,可惜你实在太关心你那个朋友。”

    沈胜衣脚步停下,微喟道:“关心则乱,否则我应该想到,你既然只有一条死路可走,要说早就已说了。”

    欧阳卧道:“抱歉”沈胜衣摇头。“你到底是惧什么?”

    “那柄刀……”欧阳卧的语声微弱。

    “魔刀?”

    “不错,魔刀”欧阳卧的语声突断,人亦倒了下去。

    沈胜衣那一剑实在恰到好处,在死亡之前,欧阳卧还可以说这许多的话。

    可惜都是废话。

    沈胜衣本来寄望欧阳卧临死之前,能够告诉他一些什么,但不等欧阳卧开口,一看欧阳卧那种笑容,他已经知道欧阳卧绝不会告诉他什么的了。

    那种恐惧显然已根深蒂固。

    魔刀到底是怎样的一柄刀?难道真的有一种魔力,非独能够控制欧阳卧的生命,还控制他的魂魄?

    又一阵急风吹过,沈胜衣竟然感到有些寒意。

    一种由小发出来的寒意。

    艾飞雨的滥杀,方直的嫖妓,这两件事情虽然不能混为一谈,但同样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艾飞雨、方直都是他的好朋友,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多少也知道一些。

    这一些现在却都被他们本人完推翻,令他们改变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也是那一柄魔刀?

    沈胜衣不能够肯定,却已经能够肯定一件事。

    这绝非巧合,他们之间是必然都有关系。沈胜衣是为了调查艾飞雨的滥杀江南四友的弟子走访方直,也就因为跟踪方直才被欧阳立卧兄弟袭击。

    现在欧阳卧更说得很明白,艾飞雨的生命关系着他们。

    沈胜衣却想不透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件事情呢?

    他本来就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现在要他不插手这件事更就没可能了。

    这除了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当然还为了艾飞雨、方直都是他的好朋友,在他这比较起来,满足好奇心当然是次要的了。

    从何处着手?

    沈胜衣忽然省起了那位胖胖的小红姑娘,忽然又想到只要能够有一个水落石出,就是再挨一顿臭骂也不要紧。

    他只是奇怪,欧阳立卧兄弟与他由巷子打上墙头,打得那么激烈,居然都没有人出来一看究竟。

    是不是那些人都不想惹麻烦?

    还有那位小红姑娘,无论怎样看,也不像是一个不好管别人的闲事的人。

    所以沈胜衣决定又去敲敲那道血红的门。

    就像是方才那样,他敲得并不重,也不轻,又足于惊动从门后走过的人。

    这一次,他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回应,可是他却又听到一个人的呼吸声。

    那种呼吸声不怎样均匀,可以听得出在门后,那个人实在有些紧张。

    沈胜衣考虑了一下,伸手再敲。

    一样没有回应,门后却传来了脚步声,呼吸声也随着去远。

    沈胜衣想像得到是怎么一回事,双臂一震,飞鸟般掠上了那道滴水飞檐,跃入了怡红院的后院。

    那在滴水飞檐之上他已经看见了那位小红姑娘桶子一样往前滚动。

    那位小红姑娘却没有发觉,沈胜衣已跃了进来,只顾往前滚动。

    沈胜衣没有呼唤,身形一落又起,一个风车大翻身,凌空从小红的头上飘过,落在小红的面前。

    小红总算看见了沈胜衣,他的身子实在很想立即停下来,可是他的身形实在大圆,脚步虽然已收住,还是向前滚过去。

    沈胜衣慌忙伸手扶住,他实在一片好心,只怕小红一个收不住势子一较摔倒。

    可是他的手才沾土小红的肩膀,小红就像是给毒咬了一口,叫了起来。

    她惊叫的声音还不算太难听,只不过像一棒用力的打在一个破铜锣之上。

    沈胜衣也给吓了一跳,一惊缩手,小红就变了滚地葫芦。

    他的一双小眼睛惶恐的瞪大,好像随时都会昏过去。

    沈胜衣慌忙安慰:“姑娘你不要惊慌,我只是要向你打……”

    下面的话还未接上,小红又叫了一声,这一声绝不在方才那一声之下,然后她那双小眼睛一翻,竟就真的昏过去。

    沈胜衣实在想不到一个骂人骂得那么凶,身才那么胖的人,胆子竟然这么小。

    他却是想到这两声大叫一定会惊动怡红院的所有人,不想惹麻烦,最好就立即离开。

    但他仍然站在那里。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天魔刀 爱搜书 天魔刀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天魔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黄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鹰并收藏天魔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