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风雷引 爱搜书 风雷引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庄外山林间风吹急劲,上官芸的衣衫给吹得猎猎作响,一把秀发亦飞扬在急风中。

    这里距离庄院已经有半时,她是追踪一个人到来。

    昨夜她睡得也不大好,琴声传来的时候,她已经醒来有半个时辰。

    听到了琴声,她当然知道是外祖父在弹琴,也知道外祖父的心情非常恶劣。

    她随即走出房间,向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一路上盘算,如何开解外祖父。

    才走出院子,她就看见一个人如飞掠上墙头。

    那个人一身白衣,与那道雪白的墙壁简直就像是混成一体,身形轻捷,起落无声,掠上了墙头,才发出“铮铮铮”的连串轻响。

    那是发自他腰间的长剑上。

    剑是链子剑,相连阒一条链子,那条链子与剑鞘相碰,便发出铮铮的声响来。

    上官芸也就是因为听到了这铮铮声响,向那边望去,发现了那个白衣人。

    她虽然看不见那个人的真面目,从那个人的身形却已经看得出并不是杜家庄的人。

    然后她就想到了“壁虎”。

    根据沈胜衣与上官无忌得到的资料,那个壁虎岂非就是身穿白衣用一支链子剑!

    壁虎大清早偷进庄来,到底有甚么目的?

    这个念头一起,上官芸不禁由心寒出来。

    无论壁虎有甚么目的,他现在离开,目的当然就已经达到的了。

    那刹那之间,那个白衣人已然翻过墙头。

    上官芸身形立起,疾追了过去,她的一双手已经握在那双短剑的柄上,可是到她掠上了墙头,却又打消了那个迫上前去,将壁虎截下,拼一个死活的念头。

    她并不是怕死,只是不想无谓牺牲。

    虽然她并不知道壁虎的武功有多高,但却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她所能够应付得来。

    好像她这样一个完没有江湖经验,临敌经验的女孩子,在壁虎这种老江湖,杀人老手面前,就算是武功相当,结果也必定倒在壁虎剑下。

    而壁虎既然已经离庄,即使她纵声大叫,沈胜衣他们早能够迅速赶到来,以壁虎的轻功,必定又已经逃去无踪。

    现在壁虎显然是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她若是暗中追从,说不定可以找到壁虎的巢穴,到时再回庄通知她的外祖父,一齐去找壁虎算账,岂非就更好?

    她心念再转,打定丁主意,悄然掠上了墙头。

    壁虎已经在墙外较大的草坪上。

    上官芸仍然待他再走前数丈,才翻过墙头,藉着树木的掩护,跟从迫前去。

    那个白衣人事实就是壁虎,对于杜家庄的环境他绝对无疑,清楚得很。

    也所以他进出如此轻松,简直就没有杜乐天等人的存在一样。

    他面上并无任何表情,在清晨看来面色更加苍白,一丝血色也没有,他的手也是,浑身的血液彷佛早已抽干。

    在未离开杜家庄时,他的身形灵活迅速之极,到掠出了杜家庄的墙外,才慢了下来,但举止却反而更显得轻松,就像是刚放下了升斤大石在样。

    一路上他都没有回头,显然并没有发现上官芸的追踪。

    离庄半里,他的脚步开始慢下来,却没有停下,继续前行,走进了一个杂木林子内。

    在林中转了一个弯,就转进了一条路。

    那绝无疑问,是一条人工开出来的路,只是路面上野草丛生,也不知多久没有整理。

    壁虎走在路当中,也就沿着那条路向前走去。

    上官芸却不敢走在路上,只是在路边的树木之间穿插,藉着树木析掩,远远的跟在壁虎后面。

    前行约莫七八丈,道路左折,壁虎很自然的转进去,速度没有变。

    上官芸也保持原来的速度,一步一步追前去。

    转过了那个弯,她突然看见了一幢庄院。

    那幢庄院当然原就在那里,并不是突然天外飞来,上官芸所以觉得突然,只因为,她怎也想不到在这种地方突然会建有一幢庄院。

    她也从来没有听到外祖父提及。

    难道外祖父也不知道?

    上官芸实在奇怪。

    那幢庄院看来还相当完整,墙内高楼重叠,应该还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庄院。

    这里距离杜家庄其实并不远,杜家庄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知道,那实在说不过去。

    难道那幢庄院在杜家建成之前便已经空置,没有人居住来往?

    上官芸疑念重重,因为突然看见了那幢庄院,几乎已忘记了壁虎的存在。

    壁虎亦已经不在路上。

    那里去了?莫非走了进庄院去了,那幢庄院莫非就是他的巢穴?

    庄院的门户半开,上官芸的怀疑倒也并不是没有可能,也就在这个时候,“砰”一声,那道门户已关上。

    上官芸更加肯定,身形迅速地向前移动,但仍然没有走出林外。

    她无疑是一个很小心的女孩子。

    已知道壁虎藏身的地方,她仍然要上前去,只是想弄清楚那到底是谁人的庄院。

    滴水飞檐下有一面横匾,那之上却空白一片,一个字也没有。

    “奇怪”上官芸半身从树后探出,距离庄院大门不过三丈,看得实在很清楚,那的确是一面没有字的横匾。

    正当此际,一个声音突然从她后面传来:“很奇怪是不是?”

    阴森的语声,上官芸入耳生寒,那刹那有如置身冰窖之中。

    她吃惊地回头,立时就看见了一个人,幽灵般站在她身后不到一丈的两株树间。

    那也正就是她追踪的那个白衣人。

    壁虎!

    “你”上官芸一个“你”字出口,双剑已在手。

    壁虎冷冷地盯着她,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一个人跟踪我到这里。”

    上官芸双剑在手,一颗心也定下来,轻叱道:“你是什么人?”

    壁虎反问道:“你说呢?”

    上官芸脱口道:“壁虎”

    壁虎怪笑道:“你看我像不像条壁虎?”

    他的笑容与语气同样怪异,上官芸只听得毛骨悚然,历声道:“你真的就是那个壁虎?”

    壁虎点头,道:“不错!”

    上官芸再问道:“就是你杀死我大哥?”

    壁虎道:“还有你二哥,你三姐。”

    上官芸晴天霹雳,面色大变,追问道:“你说什么?”

    壁虎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上官芸仍然有些不相信地道:“我二哥三姐都给你杀了?”

    壁虎道:“那是我离开杜家庄之前的事情,你以为我进去杜家庄不杀人干什么?”

    上官芸颤声道:“你说的都是事实?”她所以还要这样问,当然就是仍抱着一线的希望。

    壁虎大笑,道:“为什么我要欺骗你?”

    上官芸面色惨变,道:“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为了楚碧桐?”

    壁虎道:“楚碧桐是我的结拜兄弟,是我的救命恩人。”

    上官芸道:“他却是一个大坏人,该死的大坏人。”

    壁虎感觉很有趣地望着上官芸,道:“难道你还不和道我也是那种人?”

    上官芸怔在那里。

    壁虎接说道:“在你眼中的坏事,在我们眼中却是好事。”

    上官芸冷笑道;“你们这种坏人也讲义气?”

    壁虎道:“有时也讲的。”

    上官芸道:“杀了那么多人你还不满足?”

    壁虎道:“那才是开始。”

    上官芸盯着壁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壁虎笑接道:“有关我这个人的传说,相信你也已听过不少。”

    上官芸冷笑,道:“那当然都是真的了。”

    壁虎道:“有些是的,譬如说,我要杀一个人绝不会就只是杀一个作罢。”

    他笑笑接道:“特别是,如果那个人武功在我之上,绝非在正常情形之下,我所能够杀得的。”

    “那你会怎样?”

    “先从他的家人杀起,到他的精神接近崩溃的时候,才给他致命的一击。”

    “你好狠!”上官芸咬牙切齿。

    壁虎道:“你知道这本是以什么为生?”

    “杀人为生。”

    “不错,做那种工作的人一定要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否则只怕连一天也活不了下去。”

    上官芸忽然间道:“你一定要杀人才能够过活。”

    壁虎一怔,道:“当然不是,不过杀人在我来说,有时也是一种乐趣。”

    “乐趣?”这一次上官芸怔住了。

    壁虎笑接道:“你认识我还是不太深,否则你一定会发觉,我杀人的方法层出不穷,匪夷所思。”

    他虽然在笑,一点也不像在说笑,杀人也显然并不是一种罪孽,而且是一种神圣的工作!

    上官芸只听得头皮发炸,厉声道:“你又准备用什么方法来杀我?”

    “你?”壁虎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上官芸几遍。“也许你不会相信,我没有打算杀你。”

    上官芸这才真的觉得奇怪。

    壁虎笑接道:“也许是因为你太可爱。”

    上官芸叱道:“你胡说什么。”

    壁虎目不转晴地盯着上官芸,道:“你真的很可受。”

    他的眼瞳中显然一丝淫邪的意思也没有,所谓可爱显然就只是可爱的意思而已。

    上官芸一直在盯着壁虎,很奇怪,先前那种恐惧竟然在淡下来。

    她不觉问道:“为什么你不杀我?”

    壁虎道,“你始终会明白的。”

    上官芸盯稳了壁虎,仿佛要在壁虎的神情变化瞧出其中的究竟。

    可是她始终都瞧不出什么来。

    壁虎笑笑又说道:“我若是要杀你在杜家庄之内便已经下手。”

    上官芸道:“那时你逃命都还来不及。”

    壁虎道:“你错了当时我并不是在逃命,杜家庄之内的情形我了如指掌,我随便可以找到好几个地方躲起来,又不被你们发觉。”

    上官芸怀疑的望着壁虎。

    壁虎接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我选择那个院落离开杜家庄?”

    上官芸不由问道:“为什么?”

    壁虎道:“那是杜乐天居住的庄院,是杜家庄之中最危险的地方,却也是最安的地方。”

    上官芸听不明白。

    壁虎解释道:“那个地方所以危险,当然就是因为杜乐天住在那里,以他耳目的锐利,他人若是在院中,相信很少人能够逃得过去,甚至我也不例外,而一被他发觉,要逃过他的追击当然就更成问题了,说实话,他被称中原无敌,无敌也许就未必,但敌得过他的人,相信并不多。”

    上官芸这时候已明白壁虎的说话。她方待接口,壁虎说话已继续:“这一点,杜乐天当然也很明白,所以他居住的地方一定用产不着其他人留下来。”

    一顿笑接道:“也所以他一离开,那里反而就变成最安的地方了。”

    上官芸闷哼一声!

    壁虎又说道:“我进入那个院落的时候,他岂非就在外院亭子内弹琴?”

    上官芸道:“所以你明目张胆在那儿越墙离开。”

    壁虎笑道:“越是安的地方有时我反而越加小心,这个道理,说你也不明白。”

    上官芸大声道:“我明白,像你那样明目张胆地离开,是不是因为已经看见我,想引我到这里来?”

    壁虎道:“你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上官芸接道:“那铮铮铮声音也是你故意弄出来,唯恐我不发觉的了。”

    壁虎笑道,“就是这样。”

    上官芸冷冷地道:“你引我到来这里,却又不是要杀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壁虎道:“主要是让你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回去告诉杜乐天,壁虎就住在这里。”

    上官芸眼瞳中又露出疑惑之色。

    壁虎接说道:“我就在这里等杜乐天到来,公平作一个了断,你还不明白?”

    上官芸冷笑。“你若是有这个胆量,怎么不在杜家庄?”

    壁虎道:“杜家庄不是我的地方”

    上官芸道:“你是说你这个庄院之内,已作好了准备。”

    壁虎点头道:“准备杜乐天随时到来。”

    上官芸接问:“里面是不是有很历害的埋伏,是不是。”

    壁虎大笑道:“若是你那个外祖父杜乐天,就不会这样问的了。”

    上官芸俏脸一红。

    壁虎又说道:“但无论怎样,杜乐天都一定会到来的。”

    上官芸不能不同意壁虎这句话。

    壁虎接道:“沈胜衣上官无忌周济,也一定会到来,我欢迎他们一起来。”

    上官芸疑惑的望了那座庄院一眼,喃喃道:“里面一定有可怕的机关埋伏,一定的!”

    壁虎道:“至于他们进来之后是什么结果,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上官芸冷冷的盯着壁虎,道:“你可以不可以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句话出口,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对于壁虎,她原就心存恐惧,但现在这种恐惧的感觉显然已完消失。

    是不是因为壁虎对她并无显示任何恶意?

    壁虎并没有在意,反问道:“你要我回答什么?”

    上官芸道,“这一次你杀死这么多的人,目的真的就只是为了楚碧桐复仇?”

    壁虎目不转睛地望着上官芸,忽然一笑道:“你怎会这样怀疑起来。”

    上官芸道:“我总是觉得,你们那种人不会那样讲义气。”

    壁虎一怔,大笑起来。

    上官芸只是冷静地盯着他。

    壁虎笑了一会,道;“不管怎样,事情总会有一个清楚明白的。”

    上官芸方待追问,壁虎已接道:“你也不必多问我什么,只要你回去告诉你那个外祖父杜乐天,我在这个庄院内待他,如果他不是老得已经什么也记不起来,对于我这一次的杀人,主要的动机何在,相信他应该心中有数。”

    上官芸怔怔地听着。

    壁虎笑笑接道:“你叫他放心,我是会在这里等他的。”

    上官芸忍不住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壁虎道:“该说的时候我一定会说一个清楚明白。”

    上官芸道:“那你大概总可以告诉我这里到底是谁人的地方。”

    壁虎手指庄院那面空白的横匾,道:“你没有看到那面横匾。”

    上官芸道:“空的。”

    壁虎道:“不错,是空的,这是个无名山庄,三十年之前便已无名。”

    他的语气总是那样阴阴森森,说到这几句话的时候,面上的肌肉才稍为跳动了几下。

    上官芸看在眼内,又问道:“你是这个庄院的什么人?”

    壁虎道:“你不觉得自己问得已太多?”

    上官芸苦笑。

    壁虎挥手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上官芸道:“我……”

    壁虎道;“你还想怎样?”他的面色忽一沉。

    上官芸紧抿着嘴唇,双手握剑更紧。

    壁虎目光落在上官芸那双短剑之上,一笑道:“看来你真的要试一试能否将我击倒。”

    上官芸冷冷应道:“我应该试一试的,对不对!”

    壁虎道:“应该的我也看得出你绝不是一个胆小的孩子。”

    上官芸道:“废话。”

    壁虎失笑道:“不错,你若是胆小,根本就不会追踪到来这里。”

    语声一落,右手一翻,“呛”的剑出鞘,剑指上官芸,道:“兵器无情,而且有一件事情,你必须清楚。”

    上官芸道:“你不一定要我送这个口讯”

    壁虎道:“果然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

    上官芸道:“好像我这种聪明人,你还是干脆将我杀掉好。”

    壁虎只是笑。

    上官芸接道:“你其实随便找一个人,甚至一封信已可以传达你的意思,为什么定要找我做?”

    壁虎仍然只在笑。

    上官芸又说道:“我看其中一定有原因,是什么原因?”

    壁虎终于回答道:“也许就因为你这样聪明可爱,使我狠不起心肠。”

    上官芸紧盯着壁虎,仿佛要看到他的心深处,一面道:“你一定说谎,你绝不是那种狠不起心肠的人。”

    壁虎沉下脸,再次挥手,道:“快回去!”

    上官芸没有动。

    壁虎摇头,道:“那么,你出剑好了!”

    上官芸剑未动,身形先动,倒蹋出林外路中心。

    壁虎如影随形,上官芸身形甫定,他的身形亦已停下,与上官芸之间的距离仍然是方才一样。

    他身形的迅速绝无疑问是在上官芸之上。

    上官芸看在眼内,呼了一口气,忽一声轻叱,纵身拔起来,双剑凌空,往壁虎当头剪下。

    壁虎右手一抖,那支又狭又薄的长剑嗡的震出了数十道银虹,迎向剪来的双剑。

    “铮铮”交击声暴响,上官芸连刺十六剑都被壁虎接下来。

    她身形凌空未落,霍霍霍突然一连翻了三个斛斗,双剑紧随着身形转动,如轮剑光接连三次凌空向壁虎滚击!

    壁虎一击:“好!”倒踩七星,闪开上官芸的剑轮滚击。

    上官芸脚一沾地,人剑又射前,双剑交替,左七右八,又刺出了十五剑!

    壁虎身形迅速转换.闪跃腾排,又让开上官芸的-十五剑。

    上官芸剑势未绝,双剑交替,一剑接一剑刺向壁虎!

    她学的是一流的剑法,也显然下过一番苦功,但练武与临敌却是两回事。

    她临敌的经验一次也没有,壁虎却非独经验丰富,而且是一个杀人老手。

    他的武功而且在上官芸之上,强弱悬殊,上官芸的攻势尽管是如何凌厉,对于壁虎并没有构成多大和威胁。

    壁虎却闪避多于还击,也就绕着上官芸闪避,与上官芸之间的距离始终不变。

    上官芸一直都没有留意到这一点,突然间留意到,可是她尽管吃惊,攻势并没有因此停下。

    壁虎再闪她三十九剑,突然道:“小心,我要还击了!”

    语击一落,剑势展开,接一剑还一剑,身形同时绕着上官芸飞快的转动!

    上官芸立时千百万了手脚。

    壁虎剑乘隙而入,接连十三剑抢攻,将上官芸的剑势逼在门外,再一剑毒蛇一样当中穿入,刺向上官芸的咽喉!

    上官芸偏身急闪,那知道壁虎的剑势立刻就一变,正好迎上她转动的身形,他方寸刺向上官芸咽喉的一剑,虽则凌厉,竟然是虚招,剑势一变,刺的也不是上官芸的咽喉,而是上官芸的肩膀!

    上官芸眼看着壁虎的剑刺到来,但已经没有闪避的余地,甚至闪避的念头才起,壁虎的剑已刺到!

    一刹那,她只是有一种麻疯的感觉,壁虎竟以剑点穴,连对了她双肩四处穴道,接一挑,剑指着上官芸的咽喉!

    上官芸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噤,却没有惊叫,也没有开声求绕。

    壁虎的剑也没有刺进去,笑望着上官芸,徐徐道:“你练的是上乘的剑术,资质也不错,只是临敌经验不够,内力亦未足,否则,要制服你可真不容易!”

    上官芸冷冷的道:“技不如人,没有什么话说,你杀我好了。”

    壁虎自顾道:“听说,是杜乐天亲自教你的武功。”

    上官芸道,“谁跟你说的……”

    壁虎没有回答,截道:“杜乐天的确没有看错人,假以时日,你的武功一定凌驾兄姊之上,到时候,说不定,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上官芸道:“那么你最好就现在将我杀掉。”

    壁虎沉声道:“我果真要杀你,在杜家庄之内已将你了结。”

    上官芸实在不明白壁虎何以对自己一再留情。

    壁虎接说道;“你也莫要再惹我生气,好像你这样的聪明人,到这个地步,应该知道怎样做才是!”

    语声一落,剑一吞一吐,竟然将上官芸被封的的穴道解开。

    上官芸怔住在当场。

    壁虎连随收剑入鞘,第三次挥手,说道:“回去告诉杜乐天他们,我在无名山庄恭候这件事。”

    上官芸没有作声。

    壁虎也没有再说什么,身形暴起,掠到庄院门前石阶下,再一纵,掠上滴水飞檐,一闪不见。

    上官芸目送壁虎消失,实在提不起勇气追去,她虽然痛恨壁虎,可是对方的武功实在远在她之上,根本就不是她所能够应付得来。

    她并不怕死,但那种瞎缠个没了的事情,却也不是她做得出的。

    壁虎不杀她,当然有壁虑的原因,她虽然想不透,却怎也不相信那只是为了要她将消息带回去。

    而壁虎之所以选择那个无名山庄来决斗,她也开始有些怀疑,并不是山庄之内设下了厉害的埋伏这样简单。

    只有问外祖父,也许问外祖父就会有一个明白。

    上官芸此念一动,再也待不住,转身疾奔了出去。

    她这边才奔出,那边大门开处,壁虎又现身,目送她去远,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壁虎竟变得这么多感触,又到底为什么他忍心连杀上官高,上官雄,上官凤三兄妹,单独对上官芸网开一面,一再手下留情?

    这个人的行事作风有时候实在难以理解。

    旭日已高升,杜家庄大堂内仍然是灯火辉煌。

    根本就没有人理会灯火的事情。

    上官雄,上官凤的尸体都已搬到堂内,放在上官高的棺材旁边。

    杜九娘的眼泪已流干,杜乐天笔直的身子已有些佝楼,上官无忌面色铁青,周济深锁双眉。

    沈胜衣也显得坐立不安。

    他们方待走出庄外追寻上官芸,上官芸就回来了。

    听到了上官芸的遭遇,除了杜乐天之外,所有人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杜乐天也一样诧异,但诧诧异之中,分明还夹杂着一种非常特别的神色。

    那仿佛有些恐惧,又仿佛有些伤感。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个看得透他内心的感受。

    一直到上官芸将话说完,杜乐天才说出一句话,一句问话。

    “芸儿,你说的都是事实?”

    他这样问无疑就表示他实在有些不相信竟然会有那种事情发生。

    上官芸给问得一怔,道:“外公,我没有说慌,事情真的是那洋。”

    杜乐天叹息一声,道:“外公知道你没有,只是这件事……”

    他欲言又止,顾得有些儿苦恼。

    周济忍不住问道:“大哥,那到底是谁人的庄院?”

    杜乐天没有回答,上官无忌忽然道:“看来那个壁虎这一次报复,只怕不是为了楚碧桐这样简单。”

    杜乐天望了上官无忌一眼,目光的凌厉,简直就像划过黝黑的夜空的一道闪光。

    上官无忌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他身旁的杜九娘却抢前一步,嘶声问道:“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杜乐天目光垂下道:“这是爹自己的事……”

    杜九娘冷笑截道:“话不是这样说。”

    上官无忌接道:“不错,高儿雄儿凤儿的死,我们也不能够就此罢休。”

    他伸手摸着上官芸的头儿,又说道;“还有芸儿,若不是壁虎要她传这个口讯,只怕亦难免一死。”

    杜乐天目光落在上官芸的面上,微喟道:“芸儿的确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不过,以后不会再有危险的了。”

    上官无忌一怔,道:“哦?”

    杜乐天没有多作解释,旁边沈胜衣忽然问道:“老前辈可是要到那幢无名山庄去作一个了断?”

    杜乐天道:“我能够不去吗?”

    沈胜衣摇头,道:“老前辈也不是那种不敢面对现实的人,问题在”

    杜乐天截道:“这件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已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无忌夫妇绝不会罢休,周济是我的兄弟,而你则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侠客,我是绝对阻止不了你们的前去。”

    上官芸插口道:“芸儿也要去的。”

    杜乐天怜惜的望了上官芸一眼,道:“外公也不放心将你留下来。”

    他叹息接道:“大家都去,山庄内正如芸儿猜测,说不定设下了厉害的埋伏,我若是不将事情说清楚,若是那一个有什么不测.一定就死不瞑目。”

    杜九娘截道:“爹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要说就快说。”

    杜乐天瞪了杜九娘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一连窜的无情打击,似乎已令他改变了很多。

    沈胜衣试探这道:“听芸儿说,那座无名山庄已荒废了多年。”

    杜乐天道:“应该是的,若是我没有记错,总有三十多年的了。”

    沈胜衣道:“居住在那里的”

    杜乐天道:“是一个巨盗,那里本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我是在他做案的时候发现了他追踪找到去的。”

    沈胜衣道:“结果他死在老前辈剑下。”

    “还有他的妻子。”杜乐天皱眉道:“我原是只准备杀他一人,但是他的妻子上前夹攻,背后暗算,反被我击杀在剑下。”

    一顿,叹息道:“当时我完没有选择余地,他们夫妇的武功原就不在我之上。”

    沈胜衣沉吟道:“不知道他们夫妇可有后人?”

    杜乐天道:“以我所知没有,他的妻子死的时候,还未将孩子生下来。”

    沈胜衣道:“那是……”

    杜乐天道:“相信已经有八九个月身孕的了这是我一生之中,最遗憾的一件事情。”

    沈胜衣沉默了下去。

    周应声道:“这个其实也怪不得大哥的,若非她背后暗算……”

    杜乐天摇头截道:“当时我应该留意到的。”

    周济转问道:“除了他们夫妇之外,庄院中还有些什么人?”

    杜乐天道:“几个婢仆,事发之后,都逃命去了。”

    沈胜衣道:“如此说来,与那个壁虎应该就没有什么关系。”

    杜乐天苦笑道:“应该是的除非,我得到的资料并不确实,那个人其实不是一个人,有兄弟姐妹什么?”

    沈胜衣道:“老前辈是说,那个壁虎可能是他兄弟姐妹的儿子。”

    杜乐天道:“是他寄养于亲戚家中的亦未可知。”

    他摇头接道:“但果真如此,早就该来了,怎会到三十年之后的今日。”

    “不错。”沈胜衣沉吟道:“而且,事情是因为楚碧桐的死亡而引发。”

    周济一旁道:“壁虎的选择那里,也许是巧合。”

    上官无忌插口道:“那就是未免太巧了,我们不妨回忆一下壁虎对芸儿所说的,他显然就知道三十年前那一件事。”

    沈胜衣道:“会不会庄院的人离开了之后又回去庄院住下来?”

    上官无忌道:“沈兄是说那些婢仆?”

    沈胜衣点头,上官无忌接道:“那是说,壁虎无意找到芸儿,从那些婢仆的口中知道这件事,利用这件事来做藉口的了?”

    沈胜衣苦笑,道:“他的替楚碧桐复仇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藉口。”

    上官无忌不能不同意这句话。

    沈胜衣接道:“这件事情在开始的时候看来很简单,到了这个地步,已非独复杂,简直就复杂得很的了。”

    杜九娘接道:“这是说,壁虎的到来,楚碧桐的被杀并非主要的原因。”

    沈胜衣道:“在柳伯威等人被杀的时候,显然还是这样,到壁虎进来这里,却就不难看出,并不是这样简单。”

    他沉吟接道:“上官兄与我即使不回来,壁虎相信也一样会在这里出现。”

    杜九娘冷冷的盯着沈胜衣,道:“说下去!”

    沈胜衣接道:“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来看,壁虎对这儿环境的熟悉实在上大出我们意料之外,最初我们甚至-怀疑他原是这庄中的常客,甚至怀疑庄中有人在与他暗通消息。”

    杜九娘截口问道:“那是谁?”

    沈胜衣道:“这只是怀疑而已,是否事实现在当然还不能够确定,而壁虎的熟悉这儿的情形,现在去又已有了一个更合理的解释。”

    杜九娘道:“他原是我家的仇人,一直处心积虑,看如何报复,所以对这座庄院的情形了如指掌。”

    沈胜衣道:“到底是不是,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个水落石出了。”

    杜九娘冷笑道:“只怕他没有那个胆量,在那座无名山庄之内等侯我们。”

    杜乐天亦自冷笑,道:“我实在想不出天下有什么人胆敢同时约战我们。”

    上官无忌道:“他叫得我们来,当然有他的打算,也许无名山庄之内满布陷井。”

    杜九娘道:“那怕是龙潭虎穴,我都要闯进去!”

    上官无忌道:“要去大家一起去。”

    杜九娘看了上官无忌一眼,回顾沈胜衣,道:“姓沈的,你若是怕死可以不去。”

    沈胜衣只笑不语。

    周济道:“沈兄一定会与我们一起去。”

    杜九娘道:“他就是不去,也没有人怪他,这件事原就是与他并无关系。”

    沈胜衣道:“壁虎的复仇是否与楚碧桐的死亡完无关,现在仍然是一个问题。”

    杜九娘盯着他,道:“好,姓沈的,放着你这些话,此前的种种无礼,我向你赔个不是。”

    沈胜衣道:“嫂夫人言重。”回问杜乐天道:“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杜乐天尚未答话,杜九娘已应道:“当然是现在。”

    “不错!现在!”杜乐天振衣而起,第一个举步向堂外走去。

    上官无忌夫妇左右上前,周济沈胜衣也不慢,上官芸亦自举步。

    杜乐天前行几步,忽然回头道:“沈兄弟”

    沈胜衣应道:“老前辈有何吩咐?”

    杜乐天道,“芸儿由你照料。”

    沈胜衣不假思索,道:“好,只要我还有一口气都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上官无忌忽然插口道:“沈兄,芸儿是我们夫妇唯一的女儿,一切拜托你了。”

    他说得有些伤感,沈胜衣点头应道:“上官兄放心!”

    上官无忌接吩咐上官芸道:“芸儿,你跟着沈叔叔,无论发生了甚么事情,都不要离开沈叔叔身旁。”

    上官芸颔首,并没有多说什么。

    众人再次举步走前去。

    白云漫天,阳光温柔。

    秋风吹下了落叶无数,枯草在风中萧瑟。

    杜乐天走在最前,脚步过处,被他踩开了一条新路。

    他没有要上官芸指引,这一带的环境他显然非常熟悉。

    风吹起了他的苍苍的白发,吹得他那袭长衫“猎猎”的作响,却吹不散他眉宇间的重忧,吹不开池深锁的双眉。

    一路上他没有再说什么,跟在他后面的各人也没有作声,每个人的心情显得很沉重。

    杜乐天走的并不是壁虎先前走的那条路,并没有走进林子内。

    出了杜家庄,他领着家人绕了一个弯,羊行约半时,才来到那个林子前面,再转一个弯,便自走进一条道路内。

    那条道路在林木之中,地面长满了野草,绝对可以肯定已多半没用。

    上官芸在后面本来想叫住,但看到了那条路,说话便不由咽了回去。

    她已经可以肯定,那条路可以引他们到那座无名山庄的前面。

    只是她眼中的诧异之色更浓了。

    路走尽,他们果然就来到那座无名山庄前面。

    杜乐天在石阶下停步,道:“芸儿,是不是这里?”

    上官芸道:“就是这庄院了。”

    “很好!”杜乐天冷冷一笑,举步走上石阶。

    庄前的大门仍然紧闭,与上官芸离开时不同的,只是大门上多了一张白纸。

    白纸黑字,只写着六个字。

    欢迎你们到来

    杜乐天冷笑拂袖,飒的袖风过处,那张白纸疾飞了起来,在半空中碎裂成百数十片。

    绝无疑问,杜乐天的内功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纸碎末落,杜乐天已将门震开,大踏步走了进去。

    入门是一道石屏风,已崩缺一角,上面黯写着一行字。

    大堂上恭候

    杜乐天没有转转,笔直走前去,“轰隆”一声那道石屏风突然间崩塌倒下,杜乐天也就当中穿过。

    屏风的后面是一个院子,野草丛生,长几及膝,左面的几抹芭蕉株芭焦已因为久无整理变得已不像是芭蕉。

    旁边的那座假山也已长满了野草青苔。

    周济目光及处,道:“这座庄院已经很久没有住人的了。”

    杜乐天没有作声,脚步不停,继续走前去。

    行不了一丈,“拔刺”声中,一只野鸟从草叶中飞出来。

    杜乐天连眉毛也没有扬动一下,手忽动,剑出鞘!

    闪电也似的一道剑光过处,那双野鸟在剑光之下变成了两截。

    杜乐天剑未入鞘,脚步不停,从草叶中踩出了二条路,向庄院大堂走去。

    那刹那空气中已多了一股杀气。

    浓重的杀气,甚至上官芸也感觉列这杀气的存在。

    甚至有窒息的感觉。

    大堂的门也紧闭,杜乐天视如不见,人剑直往前冲。

    门户在剑光中片片碎裂,杜乐天直冲入大堂之内。

    一个人也没有,大堂之内一片险森,却没有蜘网尘封,显然是经过人工的打扫。

    封门有一面屏风,独坚在那里,屏风上糊着白绢,但已因为年代久远而变色。

    有绢上画的不是一般的松鹤什么,乃是一个人。

    那个人年纪应该已三十出头,唇上有两撮胡子,卧蚕眉,丹凤眼,目露杀机,右手握长剑,蓄势待发。

    画画得非常传神,栩栩如生,人与剑呼之欲出。

    杜乐天日光落在画上,身形立时就停下后面杜九娘一步跨前。目光及处,脱口道:“爹,这不是你的画像?”

    杜乐天无言颔首,剑指画旁的一两行字。

    一-杜乐天

    三十二岁,太原人,锄强扶弱,素负侠名。上官无忌看在眼内,道:“这可是称赞爹你。”

    杜乐天冷笑,剑出,快如风!

    那面屏风在剑中粉碎,杜乐天面寒如水,仗剑而过。

    屏风后面亦无人踪,封门的照壁上,又画着一幅画。

    看到那幅画,杜乐天的面色就变了。

    后面上官无忌夫妇,周济,沈胜衣亦步亦趋,亦同时看到了照壁上那幅画。

    他们都不由自主,露出了诧异之色。

    那幅画其实是由三幅画组成。

    第一幅的是一个老人,弹琴月下,在庭院中的一座亭子之中。

    月是满月,但是月周围,却是一片漆黑,当中一道闪雷击下。

    如此月夜,又怎有闪电横空?

    可是上官无忌夫妇,周济他们都并不觉得奇怪,就是沈胜衣上官芸也没有例外。

    他们都看出,那幅画是暗示那个老人正在弹着一曲风雷引。

    亭外周围的树木也正就画得有如狂风吹拂。

    在树叶之中,藏着一个人,衣饰与屏风上画的杜乐天一样。

    那当然就是暗示杜乐天正在倾听那个老人弹琴的了。

    这第一幅画虽然闪电横空,但一切都显得很平和。

    杜乐天的画像手中并无剑,那个老人也只是在聚精会神的弹琴。

    画像与常人同样大小,众人都看得非常清楚,所以在看到第二幅画,不由都心头砰然一跳。

    在第二幅画之上,所画的是同一个地方,画中也只是杜乐天与那个老人。

    闪电已消失,树木平静,人却动起来。

    杜乐天飞身半空,剑已经出鞘,右手-剑刺出,刺入了那个老人的胸瞠。

    那个老人也是身已凌空,琴正从手中飞出,被杜乐天的左手接下。

    剑已经穿透他的胸瞠,一股血从他的后心如箭般射出。

    只是一股血。

    第三幅画也有血,却不是一股。

    遍地都是血,十数具尸体倒在血泊中,在一个大堂之上。

    所画的那个大堂显然就是众人现在置身的这个大堂。

    杜乐天仍然在画中,剑仍然在右手,左手上除了-张琴之外,还有-册书,所有的地方都画得那样子精细。甚至连书上写的那三个篆字,也都很容易看得出来。

    写的正是“风雷引”三字。

    剑在滴血。杜乐天仰而大笑,在他肢下。有一个女人的尸体。

    那个女人腹大便便,仿佛经已怀胎十月,将近临盆。

    虽然只是画像,看到这个女人的尸体,众人都不觉由心寒出来。

    众人的目光也不觉转落在杜乐天的面上。

    杜乐天也盯着那个女人的尸体,面色铁青,持剑右手不知何时已颤抖起来。

    杜九娘第-个忍不注,大着胆子问道:“爹爹,这到底怎么回事?”

    杜乐天没有回答,目光盯在在画中另一具尸体之上。

    那是-个中年男人,心胸上已挨了一剑,-双眼仍睁大,面上的神情却痛苦多于愤怒。

    杜乐天盯着他好一会,目光才转落在画旁的两行字之上。

    这并非结局,这只不过是开始-

    一请进内堂

    杜乐天目光一落-起,脚步亦举起。一步-步跨出。

    他的脚步很沉重。

    谁都看得出,他的心情也-样。

    没有人作声,一个个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内堂也一样打扫干净,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只是仍然没有人。

    左右墙壁上各有一幅画,笔法与大堂上的显然是完-佯。画中却已没有杜乐天。

    左面的壁画上画着耶个孕妇与那个个中年人。

    中年人心的伤口已经包扎起来。右手一把刀正将那个孕妇的腹部剖开,左手从中取出了两个婴儿,是两个。

    中年人的神情悲愤中带着喜悦。

    是不是因为那两个婴儿还能够活下来。

    右面的壁画中,中年人仍活着,须发俱白,端坐在-副棺材里。

    棺材左右各有一个少年,画的都是正面,面目画得很精细,双手托着一支链子剑。

    上官芸一眼瞥见,脱口道:“壁虎!”

    沈胜衣“哦”的一声,道:“芸儿,他就是方才引你离开庄院那个人?”

    上官芸肯定的道:“叔叔,的确就是他。”

    沈胜衣无言颔首。

    跪在右边的那个少年,却没有画上五官,整张面孔一片空白。

    他的一双手茂在袖中,身上的衣饰也并无任何特殊别的地方,要从这画像知道,画的是什么人,肯定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杜九娘不觉奇怪的道:“为什么这个人不画上面目?”

    上官无忌肯定的道:“这个人一定是我们认识的人。”

    杜九娘道:“是谁?”

    上官无忌摇头不语,也没有人回答杜九娘这问题。

    他们若是知道,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杜乐天面色铁青,只目丁着那个坐在棺材里的中年人,忽然喃喃自语道:“一剑穿心,怎么会不死?”

    沈胜衣应道:“答案不是在那边屏风之上?”

    杜乐天目光立转。

    对门不错有一面屏风,上面也的确写着好些字,他所以疏忽,只因为他心中只有那些画。

    屏风上的字,也的确就是答案。

    一般人的心都是在左边,我是例外的一个,在右边,也所以能够不死。

    我的两个孩子虽然已是足月,但能够不死,不能不说是奇迹,亦可以说是天意。

    你看到这两面屏风的时候,我的两个儿子是必已安排好一切,无论他们怎样做,都是值得原谅的,这叫做血债血偿。

    是不是?杜乐天!

    杜乐天浑身都颤抖起来,“砰”地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杜乐天面上,都充满疑惑。

    这叱咤风云,名满江湖的大侠,难道竟真的做过壁画上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沈胜衣眼中的疑惑之色无疑就更重,他想着一件更可怕的事情。

    那个没有面目的少年到底是谁?现在是不是就在我们当中?

    他虽然没有四顾,但是周围的情形,都已经留心,准备应付任何突发的意外。

    壁虎引他们到来这里,当然不会只是要他们看那些画。

    而壁虎当然亦知道他们的武功,不击则已,一击则必然倾尽力。

    因为一击不中,就再没有机会的了。

    以壁虎的武功,杀人的经验,那一击必然意外之极!

    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个他们不知道的敌人在一旁等候机会出击。

    也就在这个时候,杜乐天突然大笑起来。

    悲激的笑声,在大堂中回荡,梁上的灰尘亦被震得“噗噗”剥落。

    杜乐天大笑不绝,甚至显得有些儿疯狂。

    所有的目光都盯在杜乐天面上,都那么奇怪不知杜乐天为什么这样大笑。

    笑声由响亮逐渐嘶哑,终于停下,杜乐天的身子已不再颤抖,面色却变得铁青。

    他目光一扫,忽然道:“你们可知道我狂笑什么?”

    沈胜衣应声道:“这正是我们想知道的。”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风雷引 爱搜书 风雷引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风雷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黄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鹰并收藏风雷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