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风雨神掌石风雨,率领着吴湘等十余名高手,在大巴山区,经过许多高手拦截。终于在当夜的三更,抵达泣血崖。

    泣血崖是南天二鹤的基地,南天二鹤的老大云鹤一清,老二白鹤一云,这两人在泣血崖修练已有四十多年,他二人手下遍布中原各地,泣血崖基地,高手如云,自火阳地君从长白山逃来此地之后,南天二鹤便知道吴湘等人,不久就要进发泣血崖,所以他们日夜戒备森严。

    石风雨率高手来到泣血崖时,只见他面前横更有三道宽约三四丈的断崖。如果有绝佳轻功,甚难飞渡。

    二道断崖的彼岸,便是一片黑黝黝的屋宇。

    石风雨凝了望去,只见三道断崖边静悄悄的,并没有见人把守,断崖的彼岸,那些屋宇中。一片漆黑,没有一点火光,显得非常恐怖……

    石风雨忖道:“断崖的那一方,搂字临接,大概是南天二鹤两个老鬼所居之地了,可是断崖那么宽。他们如何飞渡?”

    吴湘缓缓走到石风雨跟前道:“眼前三道断崖,必有暗路埋伏,容晚辈过去清扫一番,老前辈再带他们过去,较为安。”

    成南姣道:“湘哥哥,我也去。好接应你?”

    石风雨微微点头道:“好吧!你们回去,不过要小心点,泣血崖的高手极多,千万不可轻敌!”

    “我们知道!”二人一面答应,人却已飞到了一道断崖之上。

    蓦地,二人眼前银光闪闪,像雨一般地罩了下来,戚南姣妓娇叱一声,乌弓一弹,只听到连声回了当之声,银光暴响,打来的暗器,己被完击落。

    吴湘双手一抡,紧接着,便听到几声惨叫,两道黑影。栽到崖下去了。

    戚南姣柳腰一摆,紧接着,便向第二道断崖飞去。

    她身子尚在空中时,突听到嗖!嗖!嗖!几声,一排利箭,如雨般地向戚南姣射来。

    戚南姣暗暗吃了一惊,忙再提真气,身形往上升高三丈,才避过射来的利箭。

    她在半空之中,身形如烟,一闪射到第二道断崖之上。

    手中乌弓一弹,登时,便听到连声问哼,对方便有人摔到崖下去了。

    在这同时,吴湘也闪电而至,两人会合,相视而笑。

    吴湘道:“南妹,第三道断崖,该我去打先锋了,你暂时休息一下。”

    戚南姣撅起了小嘴,妩媚一笑道:“不,三道完由我一人破,等一会就轮到你去打南天二鹤,你看好吗?”戚南姣话声未落,蓦闻一声巨喝道:“谁有这样的狗胆,敢找我们的师父打架?”

    喝声未了,对岸飞来一道黑影,来势奇快,眼看便要冲上崖来,戚南姣娇叱一声,乌弓一弹,一阵清脆的响声,硬把那飞来黑影,迫得退到第三道断崖之上。

    戚南姣借势,便腾身而起,闪入第三道崖之上。

    那条黑影惊魂未定,忙双手一抡,一股劲力向戚南姣卷来,威南姣早就料到对方这一着,右手早已推出一掌。

    两股劲力一碰,登时发出电光石火!

    那条黑影跟随地向后暴退,来发出惦暗之声,意思是:“这女娃儿的内力雄浑呀!”

    戚南姣莲足登上第三道断定之上,双手同时一挥。这次她用了十成真力。

    对方闷哼一声,便一直向后逃命。

    戚南姣格格一笑道:“暂时饶你一条狗命,让你回去报个讯,等一会,你还是跑不了?”

    吴湘这时也跟了过来,二人见暗一良均已扫除,吴湘又返身回到石风雨处接应他们过来。

    众人都藉吴湘之力,渡了三道断崖,浩浩荡荡,一直向泣血崖前进,片刻便到了目的地。

    蓦然,一声尖锐的号角响起,连续吹奏了九响!

    紧接着,那些屋子之中,灯火齐明,最中间那座大厅的朱红漆的大门,突然向外大开。

    石风雨凝目向厅里一望,只见厅里布置得富丽堂皇,灯火辉煌,两旁坐满了人,中间太师椅上,坐着南天二鹤二人。

    石风雨仔细望去,其中并没有火阳地君在内,心中正感怀疑之际,突然听到厅里南天二鹤的老大云鹤一清冷冷道:“石老头,你夤夜率领高手闯入泣血崖,是何用意?”

    石风雨正要说话,吴湘突对石风雨拱手一礼,道:“晚辈和他说话。”他转身手指云鹤一清道:“云鹤老鬼,今夜如果不把火阳地君交出,你自己便出来抵命!”

    云鹤一清怒道:“小子指名向老夫叫阵,正好你我今夜手上见见工夫!”说着,便缓缓走出厅来。

    吴湘见云鹤一清,双臂下垂,眼睛露出一股歹毒的凶光,肥胖的躯体,缓缓的向自己逼了过来,另外泣血崖几个高手,也分散开,阻向他包围过来,他心中微微一怔。

    吴湘目光掠扫在他们脸容上,已知道对方要施出夕毒的秘技了,但冷傲的他,嘴角技着一丝轻轻蔑不属的冷笑,道:“你们有什么压箱底的本领,不妨尽量的抖露出来,不必如此装腔作势。”

    云鹤一清怒喝一声,下垂的双臂,突然往两侧张开作鹤飞伏,突地,如巨鹤扑食,双掌疾施起来。

    原来,这正是云鹤一清的平生绝技:“鹤展翅”的神功。

    他知道吴湘身负奇诡武功,这一下施出鹤展翅功,是他凝聚在身上十二成真气施出的,想把吴湘一下击毙掌下。

    掌势击出,双臂的旋风,一道一道,回旋而出,潜力波荡成风,周道树木,统统作响。

    吴湘的周遭,直被那道旋风,劲力充满,找不出一丝空隙。

    蓦地云鹤一清张开手臂突然停止不动,猛地,十指箕张,暴弹而出。

    嘶!嘶……一阵紧密的劲啸响起!

    那触目凉心的鹤展翅的锐利指风,已经快速绝伦,雷奔电闪的射向吴湘身上十二处要穴。

    吴湘见状,脸色微变,原来那十缕指风,快速至极,使人无法躲闪,只觉锐利如剑的指劲,直向自己身上钻旋上来。

    他不敢再如此傲慢,只得以三重真气,身形突如狂涛般,呼轰旋转,一团团绵柔的气流,已自他的身侧卷起回旋激荡中!

    一阵一阵爆响声!

    云鹤一清的鹤展翅,又陡然无功,但是,吴湘身中气血,也微微波震一下。

    吴湘身形旋转如风,已旋至云鹤一清眼前,辣手疾出!

    蓦在此刻,泣血崖的高手,齐声暴喝,人影飘闪,都飞出大厅,几股狂风,已如排空巨浪,凶恶慑人至极,疾速奔向吴湘。

    吴湘冷冷一笑,道:“来的正好,你们早该部出手了。”

    他话虽这样说,脚下却不肯动,一阵怪忽飘闪,双掌拂出几道绵劲,方才消除几人合击的气劲。

    泣血崖的高手,气劲一出,捷速的魔躯,都已欺至吴湘身侧,腿掌齐扬,凌厉歹毒的辣招,恍似暴风骤雨般,往吴湘身上要容易击。

    吴湘万没想到他们来势如此之快,直被逼迫的又是一阵飘闪退出。

    云鹤一清的鹤展翅功力顿挫,心中已愤怒极点,能这时已悄悄掩至吴湘身后,双掌连出力,突然举向吴湘“玄机”、“笑腰”二要穴。

    吴湘武功奇高,警觉性锐敏,他不屑的一声冷笑,整个身躯,突往下蹲,左脚急起,往云鹤一清胸部踢出。

    这招一施的曼妙至极,连闪带攻,运转得恰到好处。

    云鹤一清见偷袭落空,便知要糟,身躯猛的往侧一倾,翻滚出去,吴湘那一脚,“察!”的一声,由他左肩头滑过,真是惊险万分。

    但这时,蹭在地上的吴湘,却又遭受泣血崖高手的攻击。

    腿影、掌风,如卷云闪电,风狂势疾,汹涌而到。

    吴湘武功真有过人之处,他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身形突然暴升而起,泣血崖的高手招式,顿告扑空。

    他这时不再使对方有换式攻击之隙,升空的身子。突然一翻,头下脚上,往下飞击,双掌绵密的发出一道劲力,笼罩向诸高手。

    泣血崖高手们的武功自非泛泛,凌厉气劲一迎出,他们身形也各自暴闪开去。

    吴湘无奈,只得纵落实地,但云鹤一清的招式,又往吴湘左侧攻到。

    这种捕风捉影的战法,是最使人无法抵挡的。

    但是吴湘的武功盖世,直也被泣血崖清高手,联手合击之势,迫得分身乏术,忙乱不已。

    就在此时,那大厅外站的高手群中,响起一声娇笑之声,道:“湘哥哥,我来帮助你!”

    此人正是戚南姣,她身形捷若鬼腿,声出人到,两袖一拂,一道劲厉狂风,猛撞向云鹤一清。

    云鹤一清,转头微顾,原来是一位面容如花的少女,心头一震,忙闪出去。

    那边,杜五突暴喝道:“戚南姣,让老夫来会一会你。”

    声出人到,左掌直劈,右掌横击,发出二股不同气劲,刚柔掌力,一并击向成南姣。

    戚南姣一下便被人喊出名号,心中不禁一惊,她身子怪忽已极地闪过杜五的招式,冷冷一笑道:“阁下是谁?眼力的是不错!”

    杜五冷涩涩道:“戚姑娘,你长大了,不认识老夫了。哈哈!再接一招看看!”

    他的身体,快速已极,飘身欺进,双臂在身侧圈起一轮弧影,突然,一声暴喝,左右双掌,猛的交叉分劈而出,二道深浑似海的绵绵劲气,己击向戚南姣的“将台”、“章门”二穴。

    此招击出的掌势,快速已极。

    威力之巨,访如海涛汹涌,足使风云变色。

    戚南姣目光射出一股惊异之光,双掌也猛然拍击而出……

    掌势陡出,一片汹涌如诗的风劲,访若一张雄浑深沉的网幕,呼轰涌卷过来,端的裂胆惊魂,威猛慑人。

    “劈拍!”一阵如雷般暴响……

    杜五脚下一阵踉跄猛退三四步。

    戚南妓双肩也一阵摇晃,才立稳,冷笑一声道:“老头子,你的功力不错呀!”

    话音未歇,戚南姣身体已如鬼臆般,直欺过去,掌腿交击,疾速点向杜五周身十二要穴。

    同时她口中喊道:“各位,我们一齐把泣血崖毁了!”

    呼喝声中,朱翰、漆东皋、程玉芝、杜福诸人都一齐动手。

    云鹤一清眼中突暴出一股骇人的煞光,一声冷叱……

    他闪开吴湘,身形如电骤闪,迎向第一个奔来的朱翰、只见左掌微露……

    突地

    传出一声裂空惨嗥……

    朱翰惨叫一声,便栽倒五尺以外……

    他的身形,并没有因击倒一人而有所停留,捷速绝伦,又迎向第二、三人,双掌一式白鹤震翼之势,挥震而出。

    杜福又在未招架之下,伤在他的掌下。

    那随后疾扑过来的漆东皋,暴喝一声,双掌猛扬,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已疾速憧卷过来!

    云鹤一清,身体毫不停留,直闯过那绵密的锐利劲力圈。

    身体突忽一晃,身子已半空飞起一丈高下,双脚疾速踢出……

    云鹤一清杀机一起,他双掌突在虚空中暴弹出十缕锐利指风,分向漆东皋背部五处要穴。

    接着

    响起一声凄楚的嗥叫声……

    漆东皋的背部,立刻喷出五股血箭,驱体被那股余劲击得落到厅前文外的广场之上。

    云鹤清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捷速的击伤了漆东皋皋、朱翰、杜福,那种盖世的绝技,实使人目瞪口呆。

    要知道漆东皋等三人,并非凡庸之辈,他们在武林中均是一流高手,没想到,在瞬刻间,都伤在对方手中毫无回手的余地。

    云鹤一清这种冷酷的杀人手法,更使众人触目凉心,他们心底各自冒起一股寒气,大都吓得止步,不敢步入厅中。

    且说吴湘在泣血崖高手合攻之下,迫得只有招架而无还手的余地。

    这时,南天二演的老二白鹤一云,身体突然猛飞过来,长臂一挥,化万千掌影,狂风暴雨般,迎头直向吴湘罩下。

    脚下也不闲着,凌厉、毒辣的疾踢而出!

    这一来,吴湘周身上、中、下,四面八方,无一不是敌方凌厉、毒辣的劲气充塞!

    一声问哼响起,吴湘后腰一个闪避不及,被白鹤一云踢中一脚,身体一阵摇晃,后退三四步。

    泣血崖高手,一阵呼喝,招式又如雨点落下,那如山劲气,恍如铜墙铁壁,重若山岳,猛压过来。

    吴湘星目突暴出一股骇人的杀气,一声凄厉刺耳的长笑骤起吴湘双臂突然一阵飘忽疾抡,锐风劲啸声中,泛出一圈一圈的光影,使人有种头昏目眩之感。

    紧随着他手臂舞起器器闪光之时,他的身体猝然一斜,整个身体,奇怪已经的横斜虚空五尺。

    突地他双脚悬空一个震抖,脚跟又已着实地。

    就在脚跟着地的刹那,吴湘上身突然前倾,投入泣血崖请高手发出似海的凌厉劲气中,他左右双掌,猛然一分一招济龙八爪施出蓦在此时,白鹤一云突呼喊道:“各位快退……”

    退字还没出口,只听几声惨降响起,那两位高手,直被击得飞出二丈开外,一屁股跌坐地上,口中疾喷出一般血箭,他们跌坐的身子,已缓缓的躺了下去!

    另外两个仍不知死活,双臂一抡,又猛攻过来。

    吴湘杀机一起,嘴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双臂又突然怪抡起来,奇招陡出,那两人还没有扑过来眯身子便被劲风卷起,像断了线的风箩似的,横飞而起,射出f一场外。

    白鹤一云暴喝一声。道:“小子,你出手如此毒辣,老夫今夜非超渡你不可!”

    喝声中,白鹤一云那壮大的身体,已如风般旋进。双掌一带,一股澎湃汹涌的劲气,已以着雷霞万钧之势,涌向吴湘。

    吴湘冷笑一声,足下绝速的突忽一闪,不但脱过他的掌劲圈范围,反而欺身至他的右侧。

    吴病已泛起杀机,他知道自己在众多高手环伺之下,绝对不能和他们作拉锯战,只有速下辣手,毙一个算一个。

    只见他门至白鹤一云的左的左侧,厉喝一声,右掌伸缩间以极快的点白鹤一云的身侧四要穴:“阳纲”、“胃仓”、“臂门”,“志堂”。

    他的左掌也五指疾圈、猛弹,嗤嗤连响声中,五缕锐利劲风,直袭对方的上身要害。

    手法精奥,快速绝伦,左右双掌,像似同在刹那发难的。

    白鹤一云,也是手辣的人,他的招式一落空,双掌已猛往后连续交叉击出,脚下更是如电般的旋了开去,恰好避过吴湘的一击。

    不待吴湘换式攻击,大喝一声,双臂挥动,连向吴湘攻出,一气呵成。劲气凌厉,无懈可击。

    吴湘看得脸色微变,暗忖道:“这厮的功力,的确不容轻视。”

    他不敢趁机反击,而且也无半丝空隙可乘,只得飘退出去。

    白鹤一云狂傲一笑,道:“小子,原来是银样腊枪头,这招叫你再次暴退五步。”

    说话中,白鹤一云左掌晃似电光突闪,化出万道掌影。

    一圈一抡,疾速挥出。

    这招击出的手法,有如绵密春潮,一招化出千百双掌式。

    一片宛如万马奔腾,海啸怒潮的凌空劲气,已然随着掌势骤出。

    吴湘星目之中,突暴出一股骇人的酵焰,口中发出一声撼山震岳的凄厉长啸?

    吴湘绝命三拐,绝招陡出。

    只见他身影不退反进,直迎向那股疾撞而来的气劲,就当劲气离他身上三寸之时,他的双臂突然一阵怪舞。

    白鹤一云迫出的劲气,击中吴湘身上,被三重真气消去的响应声中

    一道劲疾晶莹如雪的白光,突然疾速攻向白鹤一云的下部要害。

    云鹤一清惊骇的大叫道:“师弟速退!”

    但是时间仍然略晚了一步,因为吴湘知道自己在这许多人中,以二鹤及火阳地君功力最高,如果不迅速杀了二鹤,便无法拾夺火阳地君。

    说时迟,那时快。

    “呼!呼!”一阵劲啸锐晌中,跟着一声裂牙惨号,响震四谷,疑荡苍穹白鹤一云连连向后疾退,可是吴湘身形一直紧逼而上,白鹤一云闷哼一声,他胸前便挨了一掌。

    砰!地一声,巨大的躯体,终于倒下了。

    白鹤一云,在当今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顶尖的高手,没想到也抵受不住三重真气袭击,可想而知,此招的是何等霸道、凌厉。

    吴湘施出绝命三拐,伤了白鹤一云,这一连串动作,只不过是电光石火一刹那,外这样众多高手,竟来不及救援……

    吴湘口中猛发出一声凄厉刺耳的怪啸!

    其声之惨厉、悠长,实令人毛骨惊然,心惊胆战。

    厉啸声中,吴湘身形急起,访如巨乌盘旋、又似龙飞九天,直向倒在地上的白鹤一云欺去。

    吴湘知道今夜自己处境危险已极,他抱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主意,先杀了几人,消减对方气势。

    所以,他想毙了白鹤一云,然后再去杀其余高手。

    突然云鹤一清闪电而至,暴喝道:“姓吴的,你小子手段如此毒辣,老夫今夜一定不留你尸。

    吴湘吃了一惊,转身准备对云鹤一清下手。

    云鹤一清此刻并未冒然动手,他知道面前这少年,无论外表气质、武功,均是平生的劲敌,他顿时暗中凝聚着真气。

    四道深湛骇人的犀利睁光,互相交射,四周却是一片沉寂。

    这种怕人的死寂气氛中,酝酿着恐怖,阴森,紧张!

    大有山而欲来风满楼之感。

    隐含的腾腾杀机,一触即发。

    突地云鹤一清森寒的冷笑一声,这声冷笑,低沉震耳,使在场的高手,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接着只听一声轻哼声,一阵凌寒的劲气,四周旋溢中,吴湘与云鹤一清,仍然四目交射,凝神信誉立着,但他们目中却各射出一脸怒光。

    在场高手,看得凛骇不已,云鹤一清与吴湘,已在眩人眼目的绝速下,互相交搏了一招。

    使在场的高手,无法看清他们是如何出招接招,只不过看到两人疾速的相扑过来,右手各由奇跪的角度,奥妙绝伦的击出一招,瞬即,便回到原地。

    两人在那电光石火须奥间,交接一招之下,凝重的心情,更加深沉了,他们各自心内忖着:“刚才若不是自己眼神犀利,恐怕早就丧命在这一招之下。”

    紧张、恐怖的气氛,仍尽在空气中酝酿着,随着时间,愈来愈浓了。

    星目交辉的银瞻霜华下,云鹤一清与吴湘,各自以沉重缓慢的脚步,向对方挪移着……

    这种高手对招,只要有一丝的空便会被人所乘,处于落败劣势,所以,两人各自向回移动的步伐,都有一定的规则,连丝毫的空隙都没有。

    渐渐地……__

    两人相距不过三尺左右,都因无机可乘,自然而然,两人的身子顿时停了下来,猛地,吴湘左掌微提,向前斜扬,右手握拳,放于胸口。

    同在一个时间里,云鹤一清右掌举天,左掌平横胸前,左脚后伸,右脚微屈,形状跪异怪极,杉托着那张冷酷骇人的面孔,真要使人暗自打个寒战。

    石风雨是成名露脸的武林高手,一见两人摆出此种架式,心内无比佩服两人武技之高绝,因此二式,根本使人都无懈可击,身要客紧密的无一丝毫空隙,无论对方以那种招式击出,都难逃自己暗藏的凌厉招式,致命反击。

    这两位当今武林高手,就如此的互相对峙着,足足立一盏热茶的工夫,他们脑际,却如风车电轮般,疾速闪掠着破解对方之架式。

    蓦地,云鹤一清突然右脚尖向着地面一顿,整个身体,捷若鬼腿般仰后暴闪出去,这种未攻而反后退,自系是诱敌的手法。

    吴湘明知对方是计,但冷傲倔强的他,倒要试对方有何厉害绝招,粹然突袭自己。

    也轻蔑不屑地哼了一声,猛施出奥妙绝伦的闪身之法,身形已如空中流星飘飘然射曳而出,眨眼间,已紧随着云鹤一清的身形而脚跟落地。

    云鹤一清冷叱一声,身形有如大海游涡般,呼轰回转,旋动中,双掌齐扬,长腿齐飞,飘忽怪异,连出十二腿十八掌,速度之侠之快,眩人眼神。

    罡气汹涌,室人呼吸,有若山崩地裂,漫天作响,疾闪而到。

    吴湘怒喝一声,双臂也疾速圈起一道绵绵气劲。

    那使人窒息的绵绵气息,日若天罗地网,挟着山崩海啸的戚势涌卷过去,四边找不出一丝空隙。

    掌影,阴影,漫天飞舞,一时使厅内厅外的人无法查看出他们所施出的,是何招式。瞬息间,两人各自踢出一百二十几腿,三百六十几掌,但二人都无法伤着对方,他们身子愈闪愈快,所出的招式,也愈来凌厉。

    这种骇人见闻的凶搏,实使人风雨,戚南姣诸人得暗自嗟叹不已。

    他们二人所出的招式,仅是鬼魁肘思,精妙深奥,倾古凌今的绝招,以自己和人家比起来,有若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吴湘愈斗愈惊,他感到对方不但力深厚,绵绵无息的劲气,有如浩渤的大海,招式之奇,更是倾绝古今,奥妙绝伦,歹毒无比。

    他惊骇于对方的武技,云鹤一清何尚不是暗惊吴湘之功力,招式,更使他无比深惊的,无怪这小子能把火阳地君打败。

    吴湘斗得心头火起,突然厉啸一声,星目如炬,双掌圈起一道孤绵,突地,疾然推出!

    一股掌风,宛如惊涛拍岸,巨浪排空般,卷涌过去。

    这招击得突然一威力之巨,足使风云变色。

    云鹤一清双赡进射出一道骇人的深寒湛光,双掌交织而出,片片狂飘,有若天罗地网般,挟着山崩海啸般的劲力,涌迎过去!

    吴湘乃是极端聪明之人,他知道对方的功方,并不比自己逊色,内力相碰,难免有所损伤,他那招击出,也是其中有诈。

    要知高手过招,并不只是凭着自己的功力,也要以自己的极智灵巧,把握良机,出奇制胜。

    就在云鹤一清,双掌织拍而出的刹那,他突地一摄掌劲,施出奇异闪身法,诡谲,捷速的同至对方空隙的左侧。

    一声暴喝,吴湘双臂以在身侧又圈起一轮弧影,一道深沉似海的绵绵劲气,挟着低沉的哑鸣声,疾如奔雷电闪,盘涌面出。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云鹤一清是何许人,吴湘之心计,他早已猜中,所以就在吴湘掌势陡出的当儿……

    云鹤一清掌劲也突的一收,脚跟徽旋,右掌挥动,一缕缕的星形精芒,已如一串串绵密的珠爆,倏忽破空迎上。

    吴湘见对方采取硬碰之势,俊目放光,暗中又加了几成劲力,双臂猛地一阵颤抖成波浪形。

    一圈一圈无形劲气,恍似乎地涌起风云,空气呼啸激荡,挟着浩潘不绝的劲气,以拔山填海的威势,疾涌而出。

    激荡回旋的劲气,挟着刺耳的锐利劲啸,四边溢塞中……

    吴湘蓦感一股无形的潜力,打破了自己的真气网,窒人鼻息的疾压下来,身不由自主的被托飞一丈开外,但却然没有丝毫的损伤。

    云鹤一清那付冷酷的脸容,突变为狰狡惨厉,他并非是受伤而变面容,而是无比惊骇所致……

    突地,云鹤一清仍恢复原来之状,那冷寒入骨语音,道:“姓吴的,你刚才施的是什么神功,能接下老夫三掌?”

    吴湘知道刚才若不是身上三重真气无形化解三道劲气,大概自己早就绝尘人世,欲恨泉台了。

    但他也暗恨云鹤一清手段酷毒,此刻闻言,嘴角一翘,鼻孔中发出一声轻蔑不屑的寒笑,冷涩道:“这是小爷一点微末之技,算不得什么怪异神功,歉难启齿相告,胜负未分,我们不必干耗时间。”

    这番连嘲带讥,云鹤一清听得身抖动不已,牙齿紧咬得格格直响,作中喷出一股怨毒之光,道:“姓吴的,你不要太狂傲,等下老夫,非教你碎尸万段不可!

    吴湘剑眉上竖,煞气顿露,冷冷道:“废话少说,有本领就尽量施展出来,让小爷见识见识,南天二鹤有何出类超群之处。”

    云鹦一清内心气极而表面神情悠闭,乃淡淡一笑,道:“姓吴的,你真不见棺材不流泪,刚才掌上功夫已试过,我们妨改在兵器上印证一下。”

    石风而见多识广,为人又机智绝伦,他刚才目睹吴湘,被云鹤一情之劲气击中,却没遭受任何损伤,他不禁心中一呆。

    云鹤一清在问吴湘之时,他脑际疾速思索吴湘是身负什么秘功,突地,他心中发出一声惊呼:“难道是昔年段潜龙那神功?这是不可能的,他年纪如此之轻,绝不能学到那种神秘绝功。”

    吴湘见对方相激以兵刃火拼,嘴角接起一丝冷笑,道:“在下这柄剑,一出鞘便非要杀人不可,还是等一会,现在小爷我还是先以掌奉陪几招。”

    云间一清平生自负、冷傲、怪僻,他今夜多番相背自己应有的天性,这完是震慑于吴湘之武功、气质,此刻听他要以双掌接自己的器,这种藐视的侮辱,顿使他泛起了一股杀机。

    他醉中暴出一股残狠凶光,森寒一笑,道:“姓吴的,这是你自寻死路,莫恨老夫手段酷毒了。”

    吴湘冷冷一笑,道:“好说!小爷技不如人,死于你剑下,绝不怨人、后悔!”

    云瞩一清闻言,深感一惊,暗忖道:“此人尽管武功多么诡奇以也敌不过自己修练的盖世神功,与奥绝天下的剑术,但看对方那付若无其事的样儿,像似成竹在胸,稳操胜券,自己倒要小心一点。”

    云鹤一清天生傲骨,听吴湘要以双掌斗他,显然是胜之也不是光荣的事情,他嘴角发出一声冷笑,道:“姓吴的,我知道你铁胆侠骨,霸气凌天,可是,我老实告诉你,你要以双掌斗我玉鹤宝剑,定难逃过十招,便会溅血剑下,这样老夫也胜之不武,所以,我事先要和你把话说明。”

    吴湘闻言,问道:“你有什么话,小爷洗耳恭听。”

    云鹤一清脆容凝重,沉声道:“现在我以生命和你为赌,若是我不能在千招之内伤你,我南天一鹤,永不再踏江湖,若是胜了你,你快给我退出泣血崖,永远不能再来。”

    吴湘星目放出光芒,正色道:“小爷不和你赌这些,只要你把火阳地君交出来,小爷马上便退出泣血崖。

    云鹤一清怒道:“办不到!”

    语音未落,吴湘双掌陡扬,十指箕张,猛地,向前一弹一震,十缕锈利的劲气,挟着惊人的劲啸声,分向云鹤一清的周身要害,疾如雷奔电闪射至。

    就在吴湘劲气发出的当儿,云鹤一清的玉鹤宝剑也已出只见一激秋水,精光闪耀,若似月色霜华,蛇样的剑锋,犀利无匹,端的是柄罕得一见的神兵利器。

    云鹤一清玉鹤宝剑一出鞘,右腕抖动,剑身立刻暴起漫天的霜华,瑞气矢转,阵阵澈骨的凌厉的剑气,如海潮被浪般,涌向那十缕锐利指风。

    半途的虚空中响起一连串劲气接触的嘶嘶之声,吴湘发出的劲气,一碰那绵密的剑气,便如石沉大海一般,消逝的无影无踪。

    云鹤一清玉鹤宝剑,立刻圈起一道精芒如电的蒙蒙剑气,第二招,挟着嘶嘶!一破空风声,直向吴湘击至。

    此招端的辛辣、凌厉,银色剑瑞盘旋,如浩荡江湖,纵横无际,又似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吴湘深知云鹤一清,在当今天下武林中,是首屈一指的顶尖高手,所以,自己劲气被消失的刹那,他就知道会引出对方凌厉的剑式反击。

    一见剑势,脸色骤变,不敢再怠慢,身体微挫,猛施出满有自信的奇诡身法,飘忽闪开去。

    云鹤一清口中冷叱着,身体如附骨之组,捷若鬼魁般跟随飘至吴湘剑式所及的范围。

    左掌恍似雷奔电闪,化出万千掌影,一圈一抡,突然,疾速挥出。

    一片宛如万马奔腾,海啸怒潮的凌空劲气,已然随着掌势骤出。

    接着云鹤一清身体粹然飞起,手中玉鸿宝剑一阵圈动,光幕如山,重重叠叠,如江河倒泻,绵绵而至。

    浩荡的剑影之中,王鹤宝剑吞吐之间,泛出三股细若姆指,却又锐利无匹的蒙蒙剑气,今人毛骨惊然。

    电光石火的刹那,第三招、第四招一时齐出,威势之凌厉,真是骇人。

    吴湘身形甫一站稳,对方之掌劲、剑式,已经接连发动出来,心中大骇,他知道对方那三股剑气,是致命的杀手,自己如没有施出盖世奇招,定难逃惨死噩运。

    吴湘剑眉突扬,星目暴出一股冷酷骇人的寒煞,仰首一声震撼山岳的啸声,响澈寂空。

    脚跟随着一阵怪忽的飘闪,身体己奇幻无伦的投入那如波涛汹拥,身突然一弓,一伸,双脚脱离地面,身体如同龙般,悬离三尺高的空间。

    同时吴湘双臂奇幻已极的乱抢着,问起一片精光,身若似一轮万丈光烂的烈阳,云鹤一清发出的剑气、掌风,一碰到那精芒的光用,响起一声珠爆。

    突地,吴湘左右双臂一张,二股晶莹雪白劲气,一左一右,疾射向云鹤一清的要害。

    此式正是绝命三招招式中变化而来的绝招。云鹤一清双眸锐利绝伦,一见吴湘双臂暴出奇幻闪光之时脸上肌肉一阵阵抽搐着,强自把体内的真气,布满身百骸,身体疾若旋道风般,滚转出去

    在旋身回转之中,体内的真气,已绵绵泛透出来,布下了一道上气,左掌也疾速电闪,连续拍出几道深沉的狂风,剑气冲天,铮!铮!锵铿疾响着。

    吴湘那招举世无匹,锐利霸道绝伦的终于被云鹤一清骇人的功力破解了。

    吴湘着实无比的惊骇对方那身武功,居然能够消解这一招式,可说是破天荒第一人。

    云鹤一清虽然表面上似已安躲过那招凌厉招式,其实他内腑已遭受重创,若不是他见机的快,提聚真气,早就一命归阴。

    云鹤一清几次遭受挫折,已激起杀心,身体一旋退,突地,又旋转过来,身形骤如狂涛般,奇诡绝伦的呼呼旋转,奇速绝伦。

    就在这种诡橘、曼妙,奇妙的旋转中,一圈圈酷热玉鹤柔功,已自他万千毛孔中泛敬出来,凝聚成二股狂飘疾速涌向吴湘。

    吴湘见式大骇,潜蕴体内的真气,立刻布满整个胸际,双掌挥动,深沉似海的凌寒真气,隐隐泛逐而出作。

    一寒一热的两股气劲,互憧在一起,晌起一声劈拍的声响……

    一声闷哼,旋气呼啸流窜,吴湘只觉胸间一阵血气翻腾,血液如火焚烧,痛苦已极,整个身子直觉被一股潜力,弹震起老高,一个曼妙倒翻,才站稳地上,但他额角已渐渗汗水,嘴角微微溢出血丝来。

    云鹤一清目见吴湘中了自己强烈掌风,并没有场当震死,使他无比的凛骇,难道对方已练成金钢不坏之身,不怕任何的掌力?

    吴湘强忍着热辣焚身,就在几乎忍不住的当儿,丹田深处,突然透出一股寒冷的气流,如波涛浪排,直冲升天灵,体内酷热顿时消失!

    他就瞬息之间,提聚一股气流,在身内部要穴,疾速流转了一周,冷哼一声,双掌又匪夷所思的猛攻而出!

    猛至极,冰寒窒人。

    周遭空气中,骤然起了变化,那三圈却是三道诡异无比的圆形劲气,圈圈滚滚罩向吴湘,中间那一击,似决堤洪水,侠着惊心动魄的威势涌出。

    “劈拍”又是一声惊天大响……

    吴湘脸容惨厉,长发披肩,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人又退后三四步。

    云鹤一清手下毫无留情余地,暴喝一声,道:“第七招!”

    脚踏中宫,身体抢入,蓦然掌腿齐晃,有如百足蜈蚣,疾劈突踢出。

    速度快捷威势凌厉,举手投足,俱是生死幻减之道!

    吴湘星目根火如焰,双掌猛然疾推出去!

    一片寒森森的冰风,超越寻常的的猛勇劲力,浪排时涌之势,向云鹤一清疾扑来的躯体,漫卷而到,真是慑人心魂已极!

    云鹤一清是想在十招之内,伤创吴湘,此刻见势,真不敢挡出锐锋,身体微侧,已若幽灵般,脱离掌风,冷叱一声:“第八招!”

    玉鹤宝剑,一阵抖动,爆出一片彩夺目的银光,挟着劲威锐啸之声,由吴湘周身空隙之处,骤然奔至。

    吴湘脸上肌肉。一阵痛苦的抽搐,腰下候忽施出,奇异闪身之法,奇诡怪异的飘闪开去。

    但已经太慢,只听嘶的一声微响!

    吴湘左头已被剑锋割破一道血缝,鲜血立刻染满了衣衫。

    云鹤一清脚下也是急透回旋着,如影随形追来,怒叱道:“第九招!”

    玉鹤宝剑一抖一震,剑光突盛,剑气带起嘶嘶尖厉啸声,雷奔电闪,交叉射至。

    来势之快,的是千古罕见。

    吴湘突然发出一声惨厉长笑,笑声有如巫峡猿啼,如林狼曝,凄厉悲壮,刺耳已极!

    他星目暴射出一股异样光芒,是那么疯狂与残酷!铮地一声龙吟轻啸!

    吴湘手中已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吴湘长剑一出鞘的刹那,云鹤一清脸色骤变,右手五鹤宝剑,立刻往回一撤,圈起万重剑影,形成一堵精芒进射的光墙,笼罩住整个躯体。

    吴湘手举长剑往后一撤,脚下半旋,铮地一声轻响,长剑轻飘已极,当胸点击出去。

    他点出这一剑,正是追风七剑最狠辣的一招,看似平淡无奇,轻飘飘地毫无半们点劲力。

    实则,这一剑暗含无穷的杀着,而且凌厉至极,力可穿铁。

    “铮”一声轻响,吴湘剑长已穿过云鹤一清宝剑发出的那片护身剑幕。

    一道银虹的精芒,突然,爆散开来,分散云鹤一清身上十二要穴,所指之方向,飘忽不定。

    招式的凌厉变化,奇幻莫测,奥妙绝伦。

    云鹤一清面如死灰,他此时已知道自己面临生死边缘,也知道了吴湘,为何起先不撤出长剑的原因,他深恨自己太过狂傲。

    一个人面临死类,会作拼命挣扎,那是必然的,云鹤一清身体粹然往后暴退,玉鹤剑急速颤出万点寒星,迎向吴湘剑势。

    吴湘杀机已起,又是一声凄厉的刺耳的长啸,摇曳苍穹

    吴湘暴喝一声,道:“老匹夫给我躺下!”

    身体碎然飞起,悬出回旋三圈,宛若九天神龙。

    手中长剑暴起一片神彩夺目的寒光,若似横空长虹,匹练般电掣翻刺,似江河决堤般绵绵不绝。

    云鹤一清飞退之中,一声惨叫,连肩头都被吴湘劈了下来。

    吴湘仰面大笑道:“老匹夫死了,武林中又除了一个大害!”

    他一弹身,便欺近白鹤一云身边,用剑尖指着他,厉声问道:“快说!火阳地君藏在那里!只要把那老鬼交出来,小爷便饶了你一条狗命!”

    白鹤一云这时已经受伤,他跌坐地上,微睁双目叹道:“在我们的后厅,少侠与我们素无恩怨,本教弟子,还望手下留情!”

    吴湘提剑便向厅里奔去。

    突然,有人叫道:“火阳地君留下给我,我要为父亲报仇。”

    吴湘站住转头一看,只见戚南姣已经赶了过来,吴湘笑道:“南妹要亲战火阳老鬼么?”

    戚南姣道:“当然,我不手刃亲仇,如何对得起父亲在天之灵?”

    她正说间以突见厅里人影一晃,闪出来一道人影。

    众人一看,那人正是火阳地君。

    火阳地君朗声道:“各位高手,你们师父已惨死当场,老夫就是死了,也保不了你们的性命,劝你们合力把这些人杀了,武林中便可以安宁了。”

    吴湘忙高声道:“泣血崖高手,千万不要听火阳地君挑拨,本人杀云鹤一清,乃是迫不得已,本人的真正仇人,便是火阳地君,杀了这老鬼,本人决不妄杀你们一人,便会立刻退出泣血崖……”

    此语一出,在场高手,一阵哗然!

    白鹤一云突然说:“吴少侠一言九鼎,我们何必插手去问别人是非,而造成一场浩劫……”

    石风雨接道:“白老侠说得对,我们决不妄杀你们一人!”

    吴湘冷笑一声道:“火阳老鬼接招!”

    火阳地君见泣血崖高手,竟未动手,面色一变,忙向一侧闪避,心忖道:“寡不敌众,自己何不再逃,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

    心中一忖动,便展开身形,向场外奔去!

    蓦然,他身后一声沉喝道:“老鬼,你还想逃么?”火阳地君一转身,戚南姣的乌弓已经扫到,他忙打出一掌绝招“虚柔阴功”掌力。

    戚南姣见劲力防寒,猛然憧来,心中大骇,正在此时,吴湘大喝一声道:“老鬼接下我一招”

    济龙八爪!

    火阳老鬼一见济龙八爪,便吓得魂飞天外,忙撤掌逃命!可是晚了,一声惨叫,便栽倒下去。

    戚南姣走过,再补他一弓,火阳地君便一命呜呼了。

    戚南姣跪在地上,泣道:“女儿已手刃亲仇,父亲!您老人家在天之灵,安息吧!”

    吴湘也默默析道:“师父!弟子已替您老人家报了仇,你老人家也该含笑九泉了!”

    石风雨缓缓地走了过来,笑道:“大仇已报,你二人的喜酒也该请我喝了,哈……哈哈……”

    吴湘,戚南姣破涕为欢,含笑跟石风雨缓缓步出泣血崖。

    这时,黑夜过去,黎明已经到来

    (书完)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紫拐乌弓 爱搜书 紫拐乌弓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紫拐乌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紫拐乌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