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朱翰正在惊疑之际,突闻西南方面,传来叱喝打闹声,他身形一晃,便向西南方向奔去。

    凝目一看,只见吴湘正与火阳地君二人相对五尺的距离,静静的站立不动。”

    沈贻贞站在一旁,面上露出非常焦急的形象。她见朱翰来到场中,忙走了过去,对朱翰道:“湘哥哥与火魔老鬼刚才拼了几招,双方似都受了内伤……”

    朱翰仔细向吴湘一瞧,只见吴湘面色疑重,口中喘气吁吁,正在静立调息行功……

    他转身看火阳地君,此刻,火阳地君面色苍白。额上汗如泉汹,以在闭目调息……

    朱翰低声对沈贻贞道:“据我观察,吴湘弟弟的伤势,较火阳地鬼轻些,我身上带有师父调伤的几种药丸,请你送去给他服下吧。”说罢,从怀中取了几颗药九交给沈贻贞。

    沈贻贞走过去,把疗伤药丸纳入吴湘口中。

    吴湘顿感一股凉流,由咽喉流人丹田,精神为之一振,当下向沈贻贞微微一笑。

    朱翰突然大喝一声,举手向火阳地君胸前击去。

    火阳地君突然怒哼一声,右手缓缓推出一掌,只见他出掌甚徐,但掌心突然火红起来,吴湘忙喝道:“朱兄快退!那是‘虚柔轻功’毒掌!”朱翰大吃一惊,忙向后强退五尺。

    吴湘大喝声中,手中飞环,竟脱手面出!

    火阳地君一见飞环,面色骤变,怒喝道:“小子真有通天之能,咱们四川大巴山,泣血崖前决一死战!”言讫,腾身而起,如似一缕轻烟,向西南方面急奔而去。

    吴湘收了飞环,正欲追赶火阳地君,忽见石风雨等人背起昏迷的戚南姣,已经来到面前。

    朱翰道:“戚南姣生命已到危,我们暂时救了她再去追杀,还怕那老魔头跑掉吗?”

    吴湘唯唯应首,忙取出“沉沦珠”,走到戚南姣跟前,只见戚姑娘趟卧在地上,昏迷不省,花容失色,他不禁一惊!

    吴湘忽然想起戚姑娘以前的花容月色,以及同他一道去四川找石风雨那一段时日相处的情景,不禁喟然一叹,酒下一掬同情之泪。

    他忙将“沉沦珠”,纳入成姑娘口中,群豪数十双眼睛,都集中在戚姑娘身上。

    他们都在耽心,这一代尤物,是否还可以恢复以前那沉鱼落雁之姿?

    莫约一盏热条工夫之久。突听到戚南姣发出呻吟之声,面上竟缓缓抽动起来。

    吴湘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谢天谢地,戚妹妹有救了”

    又过万个时辰之久,戚南姣紧闭的双目,已徐徐睁开,向四周之人环顾了一下,不禁深深一叹道:“我们是否在梦中相见?”

    吴湘忙摇首道:“姑娘身上中毒过深,目前不能说话,须耐心静养数日,才能复原。”

    戚南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目。

    风雨神掌石风雨道:“目前威姑娘伤势未愈,各位千里迢迢而来,均感疲惫,我们只有觅一安静之地,休养数日,然后再商今后大对如何?”

    群豪均随声附和,於是,群豪随石风雨出了长白山,找了一所身宇,住了下来。

    戚南姣经吴湘细心照料,旬日后,身体已经康复,吴湘才把如何去火魔教,公孙天龙等人误中奸计,惨死火魔教的大殿中细说了一遍。

    戚南姣听了她父亲戚扬惨死火魔教大殿上,当时伤心得几乎昏了过去,泣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果不立刻前去报仇,何以对父亲在天之灵?……”

    石风雨道:“令尊之仇,一定要报,不过目前火阳地君逃至大巴山,与南天二鹤会合,再纠合各方黑道高手。势力增大,我们不可不从长计议……”

    由放吴湘,戚南姣复仇心切,大家计议一番以后,便决定在火阳地君与南大二鹤尚未完善部署以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于是,群豪仍在石风雨率领之下,向四川大巴山区,星夜兼程赶路。

    这天,群豪都进入大巴山区,只见崇山峻岭,绵绵不断的山脉,愈走愈高,越进越深。

    大巴山区纵横山脉,无法计算有多少,要够到“泣血崖”

    南天二鹤所住的地方,很不容易。

    石风雨领着群豪,由晨至晚,整天在山区飞驰,经过的山区,均未发现足踪。直至明月冉冉从东方升起,他们才在一块草坪上坐下来休息。

    吴湘仰首望着明月,往事一幕一幕地又汹上他的心头,他情不自禁地幽幽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这一次由长白山追赶到大巴山,如果不能再亲报恩师之仇。我便永远不出大巴山了……”

    他话声未落,突然背后响起一阵飒飒风声。

    吴湘忙转身一看,只见一条白影,在他眼前一晃。便向南飞驰而去,宛如一缕白烟,刹那间。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吴湘身形一晃,停留展开“凌空虚渡”的最高轻功身法,向南追去!

    在场休息的群豪,也立时警觉,石风雨施放了一个暗号,便立刻跟在吴湘后面,尾追而去。

    吴湘只见前那条白影。轻功火候已经“踏雪无痕”,之境,他身形有如离弦急弯,向前急奔。

    吴湘看得暗暗心惊,心付:就见这身轻功,武功已不在自己之下,此人是谁?一时之间,他无法想出答案来。

    吴湘正忖念间,突地,在一座弧峰上,白影身形在空中一个翻身,便落在那座孤峰之上。

    吴湘身形如闪电似的,向孤峰疾射而去!

    吴湘身刚飘落峰上。蓦见那条白影,两袖一张,便发出铮然之声,接着,飕!飕!飕!

    数声,十二枝短箭,疾如流星般,往吴湘身上射来!

    白影以袖箭伤人,劲力奇猛,颇出吴湘意料之外,吴湘心头一怔,顿时大怒,大喝一声,道:“你是谁?引诱在下来此,施下毒手,是何用心,快报出个万儿来,否则,哼!”

    吴湘一面厉喝,一面腾身而起。一蹦三丈多高。

    白影冷哼一声,没有答腔,身一摇,一连射出数十枝短箭。

    这些短箭,在陪月下,银光闪闪,有快有慢。在空飞旋。方向准测,挟前噬随风声。宛如流星,忽高忽低。漫天飘飞,四面八方,齐向吴湘身罩下!

    吴湘令哼一声,双袖一抖,身形直线上升,那些飞射而来的短箭,不能继续上升。俱擦脚下而过。白影突然停放身上短箭,站在原地,望着吴湘施出“凌空魔云”绝顶轻功,不禁使他看得呆呆出神。

    吴湘见白影停放短箭,便在空中一朗身子,飘飘然而下。着地如片秋叶般的无声。

    当他飘落距白影不到三丈距离时,举目一看,竟使他大吃一惊!

    原来站在他面前的白影,竟鹤头人身,手如鸟爪,颈长似鹤的怪物……

    吴湘惊得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

    那鹤头人身的怪物,一见吴湘向后暴退,嘴中连连发出冷哼之声,突然两手向左右一张。立时现出宽大的白翅膀,拍出两股怪异的劲风,向吴湘胸前撞来。

    吴湘立即感到两股劲风,如似山岳般地向他前胸坠来,他忙连起”三重真气”,同时双手向那鹤头人身怪物一推,登时,掌风排山倒海似的,撞向过去。

    两股劲力一碰,登时发出蓬然一声,沙石四射,尘土弥空,劲力激盈,白影闪动。

    蹬!蹬!蹬!鹤头人身白影的怪物,连续向后退了七八步,才站稳身子。

    吴湘突然厉声喝道:“怪物,你不要装模作样,快报出身姓名来,再不说,我便要施出毒手……”

    鹤头人身怪物闻言,突引头长鸣一声,声音如似鬼叫狼降,其凄凉之声,传播到很远很远的方向,山峰的四周,突然晌起几声怪叫之声,紧接着,空隙出现几点白影,如夭马行空,向这孤峰之上飞驰而来。

    眨眼间,便有六条身形。落在孤峰之上,吴湘仔细向那飞来的白影一打量,不禁使他一呆!

    原来,那六个白影的形像,与面对着他的站着的鹤头人身怪物,竟是一模一样。

    七个鹤头人身的白影怪物,站在峰上,各个角度位置不同,把吴湘围在中央。

    他们一个个呆立着,既不出手。也不作声。每个怪物,一双奇小的鹤眼,不断的向吴湘身上转动扫射着。

    吴湘怒声叱道:“你们到底是人还是禽兽?受何人指使而来。再不说出来,我便要动手杀你们了!”

    吴湘话声未落,突然峰上现出一个白簧老者,在皓月照耀下,那老者身白色,两肩站着两双巨大的白鹤,行如流水,腿不沾地,飘然而至。

    那白髯老者扫了吴湘一眼,不屑地哼一声道:“小子,你有多大本领,能杀得了他们吗?”

    “吗”字没有说完,他右肩上站的那双白鹤,突然腾空而起,闪电修的向吴湘扑来!

    那双白色巨鹤。扑来之势,不但奇快,而且劲功强大,两脚箕张,八只利爪,如似八柄利刃,向吴湘抓到。

    吴湘微一怔,忙滑步闪身,举手一招拍去。

    掌风刚刚扫出,便听到白鹤惨叫一声,身子侧了几侧,几乎跌到地上,缓缓地飞返那髯白老者肩上。白髯老者不禁狂叫一声道:“你是江湖煞星吴湘?”

    吴湘心中只气又骂,心中忖道:“他如何知道我叫吴湘,怎么说自己是江湖煞星,他到底是谁?”

    他心念忖动,冷冷地回答道:“不错,在下便是吴湘。‘江湖煞星’的雅号,倒不敢接受。”白髯老者更加吃一惊,问道:“你真就是大战招魂台。血洗鬼王洞那个吴湘么?”

    吴湘冷笑一声道:“这有冒牌的么?老丈与在下素昧平生。为什么一见面。便放鹤伤人是何用心?”

    白髯老者阴沉地一笑,接道:“小子为什么夜闯泣血崖?这是刚开始给一你点小小的的颜色看!”

    吴湘怔了一怔,脱口问道:“老丈大概是南天二鹤了!”

    白髯老者摇首,一声冷笑,缓缓地说道:“师兄不是那么容易见你小子?等你小子见到老夫师兄时恐怕你的身首已经分家了。”

    吴湘闻言,觉得好笑,不禁发声一阵长笑。那笑声由丹田发出,声如洪钟,直震得山岳动摇,群峰回应。

    白髯老者怒道:“小子你笑什么?难道老夫在吓唬你不成?”

    吴湘收敛笑声问:“南天二鹤名噪南北,在下早己闻悉,不过他的武功自信比火阳地君、花面鬼王如何?火阳地君、花面鬼王,尚是在下掌底游魂,南天二鹤是什么东西?”

    白髯老者听吴湘这番说话,气得髯发惧张f厉声道:“小子不要卖狂,接老夫一招试试。”右掌一圈,呼的一掌,振腕打出!

    立即有一股巨大掌力。劲回狂风暴雨,向吴湘狂卷而去。

    吴湘冷冷一笑,剑眉一登,右掌猛吐,闪雷迎了过去。

    吴湘掌势一出,岭上七个白影怪物。同时面色骤变,顿时大吃一惊!

    但见一道势若山崩海啸的狂风眷起滚滚碎沙。疾向白髯老者卷至。

    轰隆一声大响,风声大作,沙石带肃……

    一阵蹬蹬急剧的脚步声,白髯老者一连向后退六八步,内腑气血竟被震得有些浮动。

    白髯老者,面色苍白,傲态尽逝。蓦地,白髯老者眼露凶光,面带杀钒,大声喝道:

    “小子,再接老夫一掌”

    喝声中,急上三大步,两臂一圈,双掌远足十分真力,同时推出这一掌是白髯老者平生功力所聚,加之由怒而发,可想而知。

    但是一道排山倒海的狂风,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向吴湘卷去。

    吴湘纵声一笑,怒声道:“南天二鹤既是你的师兄。相信你也是一位恶贯满盈的武林败类,今夜先杀了老匹夫再说!”

    怒声中,也向前跨了几大步,呼的一声,双掌闪电推出……

    一声轰然震耳欲聋的巨响,沙石满天,尘土弥空,地面颤动,群峰回首,不绝於耳。

    这是两人平生的一掌,威势凌厉,如何骇人,可想而知!

    在尘土激扬中,白髯老者闷哼一声,身形踉跄一直向后暴退。

    终于,白髯老者拿稳不住身形,卟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吴湘依然屹立原地,虽然力对了一掌,内腑气血有些翻腾现象,但晓得自己的功力,较前又有进步。

    蓦在此刻,突然听到白髯老者口中含着一枚银哨子,重重一吹,嘘地一声长鸣,站上的七个白影怪物,突然,在吴润身旁游走起来。

    白髯老者沉声喝道:“攻!”

    七个白影怪物,同时身上一抖,在目光下。白银光闪闪的短箭,像狂风暴雨般地罩向吴湘。

    白髯老者嘿嘿地阴恻侧的长笑道:“小子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七鹤神箭的厉害!

    吴湘忙将双手向四周一扫,发出的劲风,纷纷将射来的短箭击落。

    同时,对准一个鹤头人身白影怪物。劈出一道狂飘。

    他这一式掌力击出似被对万一闪避过。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这时七个白影怪物,张开双臂,箭如雨发。同时,包围圈愈缩愈小,他们身上发出来劲力。越来越强。

    吴湘暗暗忖道:“几只鹤便有如此强大的劲力,南天二鹤本人。功力必更高深不可测了……他心念一动,立时展开凌空摩云最高轻功,向空中直飞而上,越升越高。

    可是,七个白影怪物,紧跟着,也腾空而起,在空中又围住了吴湘。

    吴湘大吃一惊,想道:“这样打下去。我终难持久,最后必伤在他们的短箭下……”

    心念未落,突然听到几声惊人的弓声。

    紧接着,几个白影怪物,身上短箭突收,飘落地上,白髯老者,一声惊叫到:“霸弓九式!

    吴湘抬头看,皓月的照耀下,只见一道娇小人影,由空际一个优美的姿势闪入峰上。

    来人正是乌弓传人威南姣笑道:“不错,正是霸弓式,总算糟老头子没有看走眼。”

    白髯老者微微一怔道:“鬼丫头不是已经死在长白山鬼王洞里了吗?怎么你的幽灵又能在大则山区出现!”

    戚南姣怒咬银牙道:“你这些恶徒就希望你家姑奶奶早死。可是你姑奶奶偏偏不死!”

    自髯老者怒哼一声接道:“这座峰上。便是鬼丫头的坟墓!”说着,口中的银哨子一吹,一声喝道:“攻她!”攻字一出口,七个鹤头人身的怪物,迅速把戚南姣围起来。展开凌厉万分的攻击。

    戚南姣回头对吴湘道:“湘哥哥,你站在一旁休息,让我来会一会七鹤神箭!”

    “七鹤神箭”之语一出吴湘暗地吃了一惊,忙道:“威姑娘要小心那‘七鹤神箭’的厉害!”原来,吴湘早已听过师父谈过七鹤神箭的事,在四川大巴山中,有七只千年神鹤,能通人语,功力高绝,尤其他们身上翅膀上,暗藏许多短箭,能发能收,百发百中。南天二鹤,仗此而成名江湖……

    吴湘知道是“七鹤神箭”以后,心中提高警觉不少,他聚精会神,站在一旁看戚南姣与“七鹤神箭”展开猛烈的打斗。

    这时“七鹤神箭”均纷纷展开白色翅膀,放出短箭。一时之间,箭如雨发。

    戚南姣娇叱一声道:“七鹤神箭果然名不虚,今夜你的姑奶奶算是大开眼了。”说着,身形拔起,右手挽弓,霸弓九式向四周一扫,立刻响起海涛巨啸之声,把七条白影怪物逼退一丈开外。

    她左手对准一条白影怪物,一招狠辣的掌式扫了过去。

    那条白影经掌风一击,飘然而起,拔起一丈多多高,然后疾速地飘落地上,引颈一声怪叫,并未受伤。

    戚南姣见状暗暗心惊,忖道:我已用了八成真力,结结实实地打在他身上。他怎么没有受一点伤!难道他是金刚不坏之身么?

    成南姣正忖思之问。突见七条白影,又围过来,这一次他们的攻势,比刚才这猛烈得多,除了他们放出,短箭以外。

    还加上他们的爪劲。

    成南姣蓦见数十双巨爪。向她曲上抓来。劲风汹汹,满天爪影。眩人眼睛,戚南姣心中一急,忙使出霸弓九式中最具威力的一式遥空弹月,向一条白影怪物弹去,只听弓声刚刚一停。接着便听到一声怪叫。一条白影怪物飘落地面,头便垂了下去。

    说也奇怪,七条白影怪物只要其中一条白影怪物停止动作,其余六条白影怪物,均都停止下来。

    白髯老者见状大惊,忙走过去,探手入怀,取出两颗药,一颗纳入那条白影怪物口中,另一颗药敷在他的胸脯上。

    显然,那条白影怪物的胸脯已受了重伤。

    白髯老者用药将那条白影怪物胸脯一好以后,口中又吹了一声银哨户,声音尖反而刺耳。

    同时厉喝一声道:“快攻!”

    厉喝声中,六条白影怪物,立即展开狂涛式的,向戚南姣围来。

    这一次,他们改变围攻的方式,以两个白影怪物为一组,分成三组,用波涛式,一波接一波,汹涌地围杀。

    戚南姣虽然技高胆大,但是经六个白影怪物车辆水不停止的围攻,渐渐感到大耗真力。

    那六条白影怪物,似有绵绵不绝的内力,只见他们越攻劲力越强,而且戚南娃时众出去的掌力,一接近他们的身上,似被他们身上波!波!的一阵微响,便化于无形!

    敢情是他们体内发出一种气体。故而可以解化对方的劲力不成?

    戚南姣愈打愈寒,手中的弓式反而渐渐迟缓下来。

    这时,六条白影怪物,攻势愈来愈快,招式也一招比一招凌厉,短弓越发越急……

    吴湘站在一旁,暗暗着急起来,他想出手,又怕损及霸弓九式的威名。如果不出手,眼看成南姣,再难接十合以上,一时之间,他竟左右为难……

    蓦在此刻,突然一阵风,在陪月的空际,突然一条娇小的人影,以奇快绝伦的身法,闪入峰上,吴湘略略一怔,凝目望去只见一个中年妇人,站在他一丈开外,正在注意戚南姣与六条白影怪物的拼斗。

    吴湘看清中年妇人的面孔以后,心中想,是她?她来这里干么?

    心念未毕,突听到到白髯老者道:“季姑娘,你是赶来为在下助拳的么?”吴湘闻言心中寒,忖道:“季月花在火魔教大殿前不是曾说过。‘永不再踏江湖’为何与南天二鹤勾结起来了……”

    吴湘正在忖思之间。突见季月花缓缓转向,望了吴湘微微一笑,吴湘本来想喊声“姊姊”,可是忽然想起她骗他一番言语,不禁将话咽了回去,低头不语。

    季月花转头仍凝目望戚南姣与六条白影怪物的拼斗。

    这时的戚南姣姑娘已经是香汗淋漓,口中气喘吁吁了。

    季月花突然向戚南姣近,吴湘突向前跨了几步。厉声道:“站住!”

    他此时己功贯双臂,蓄势待发。季月花转身向吴湘望了一眼,幽幽地问道:“弟弟你怎么啦!”

    “问你自己,难道忘记在火魔教临行时那番话了吗?”

    季月花微微一叹道:“姊姊没有忘记,尤其对你二人从前三峡船上援我之恩。时时耿耿于怀……”吴湘面色渐渐和缓下来,正要开口说话,突听季月花对戚南姣道:“戚妹妹,你的弓式指向那些白影的头上,或胸上弹去,便可得心应手……”

    戚南姣依言,忙展开手中乌弓使出霸弓九式中的杀招遥空弹月,向冲的白影怪物头上弹去?

    弹弓一发,便听到怪声两声,冲来的那一组便倒了下去,在地上一滚,立即死去。

    站在一旁的白髯老者,见状怒不可遏,厉声道:“季月花!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想要命了?”季月花仰面一阵冷笑道:“想我季月花半生行了不少恶事,难道我归瘾前,不能行几桩善事,以赎前过么吗?”

    白髯老者暴喝一声道:“妖妇的善事行的好,接下老夫几掌,一并成你的善举……”

    说符,正欲举掌向季月花劈去时,突闻怪叫连天,白髯老者转身一看,只见七条白影怪物,具都丧身在威姑娘的乌弓之下。

    白髯老者更加大您,又喝道:“今夜不是这妖妇光临指示他们,这两个娃儿,不定逃不出开七鹤神箭之下,一切的计谋,都给你这妖妇破坏了。可恼!可恨!”

    季月花冷哼一声,道:“住嘴!南齐魁你该放明白一点,我并不是自动来参加你们什么组织的,而是我途经大巴山,经你们一再邀请,同时七鹤神箭要害之处,也是你们自己人说出来的,非我故意探听你们什么秘密出卖你们……”

    白髯老者南齐魁,气得鬃发惧张,举手一掌便扫了过去!

    季月花忙向一侧闪避,冷冷道:“南齐魁,你不要盛气凌人,我并不是怕你,而是我已下了决心不愿再出手伤人了。……”

    白髯老者断然一喝道:“季月花,你一生积恶如山,现在假仁假义。你今夜泄漏本教秘密,毁了本教七鹤神箭,还想离开大巴山么?”

    说着,又是一掌劈了过去?

    吴湘勃然大怒道:“糟老头子,不要欺人太甚,接小爷一掌。”说罢一掌向南齐魁劈去。

    白髯老者南齐魁知道吴湘掌风霸道,那敢硬接,忙滑步向侧面一闪,口中嘿嘿道:“小子,你也莫想活着出大巴山!”

    季月花对吴湘道:“弟弟不要插手,南齐魁这等庸手,姊姊还能对付他!说着右手在头下一摸,登时手中便多了一支长长的发鞭。

    吴湘闻言,跃身一侧。

    白髯老者南齐魁,冷笑一声,一步步向季月花向前欺近,口角什了一丝不同的笑意。手中突扬,顿时,一阵锐利劲风响起,罩向季月花的幽门、通俗、两曲等第三处大穴之下。

    季月花微微一怔,忙舞动于中的发鞭,横扫了过去。

    要知季月花的兵刃,就是手中那支长长的发鞭,在她手中施展起来,却是一种夺人魂魄的犀利兵器,神奇妙用。变幻莫测!

    白髯老者南齐魁,他料不到季月花手中发鞭,竟有如此大的威力,一时大意,几乎被对方的发鞭扫中。

    他陈目暴射一股怨毒的利光,紧咬着牙关。凌空微一挫身。闪过对方扫来的一鞭,双掌奇快诡漏地拍出。眷向那股发鞭劲风之内!

    掌风如风,锐利似刀,风然作声。

    季月花陡感一惊,叱喝一声道:“老不死的倒还有两手!”

    说着,莲足轻点,柳腰巧摆,发鞭又迅速扫出,同时另一双手,刷地击出一掌!

    一鞭一掌,这两个绝妙的招式,竟在石火电光下发出。迫使白髯老者南齐魁连连向后暴退。

    季月花连连冷冷笑道:“我在洗手不干以前。乾脆再开一次杀戒!”她边说,手中的双鞭又加了二成真力。

    突然,“铮!”地一声,白髯老者南齐魁,右手反手已撤出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他长剑在手中一抖,银光四射,映照在他那张充满怨怒,狠毒的面孔上。

    季月花见南齐魁已撤出长剑,她深知南齐魁的剑术造诣不浅,所以不敢贸然抢攻,凝神静气地停下身子。

    南齐魁嘴角泛起一丝阴狠怨毒之色。低沉沉地冷嘿几声,道:“季月花,你这妖妇。今夜南某叫你碎死万段於剑下!”

    季月花脸罩寒霜。不屑道:“老不死的,今夜本姑娘不杀了你,誓不下此山峰!”

    南齐魁口中突然发出怪啸之声,身躯一鹤冲天之势,霍然暴起,一道银声的剑光,疾向季月花的娇躯射去。

    季月花那敢怠慢,娇躯连连闪动,手中的长发竖直如刀,往剑光中反击过去。

    南齐魁手中的长剑,突摇荡起万点寒星,巨大光幕之中,一道精芒如电的蒙蒙剑气,挟着“嘶”“嘶”破空风声。直戳季月花娇躯要害。

    南齐魁也深知季月花武技诡异,手中发鞭,非比寻常,所以,他一施手,便是凌厉的辣招。

    季月花冷叱一声,身躯轻忽已极。起身疾闪,右手发鞭一指,左臂在身侧圈起一道弧形,猛地劈击而出,撞向对方那道剑气之上。

    威力之强,仿如海涛汹涌,足使风云变色。

    站在一旁观战的吴湘,突然低声对戚南姣道:“想不到姊姊的发鞭威力,竟如此惊人!”

    戚南姣微微一叹接道:“武学一途,浩如瀚海,姊姊才华不露,而且机智绝伦……”

    二人正谈话间,突地,听到南齐魁,闷哼一声,二人凝目一望,只见南齐魁握剑之手忽然颤抖,长剑几乎脱手飞出。

    敢情是南齐魁的手上已被鞭风扫了一下。

    南齐魁心中惊骇已极,想不到季月花手中发的鞭,竟如此凌厉,他不敢怠慢,身躯微挫,飘忽的快闪开去。

    季月花手中发鞭又加了几成真力,口中冷叱道:“老不死的想逃么?”

    南齐魁霍然一转身,一片银光闪动。接着劲气锐啸之声,又骤然击去!

    他这次所施的剑术,乃是南天二鹤亲授的屠龙真经记载的绝学,故剑光盘绕。如浩荡江河,纵横无际,又好似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季月花素知南齐魁的剑法,她一见剑势,便立知厉害,忙向一侧飘然闪躲。

    南齐魁见一剑得手后,口中发出阴寒的笑声,手中的剑势加大,身形聚逼而上,长剑一抖一震。剑光更加暴涨,带着嘶嘶尖厉的锐啸,指向季月花颈上三大要穴。

    其速度,快如石火电光……

    季月花被得一直问后暴退。

    她额上香汗如泉水般地涌出……

    南开魁突然一声长笑道:“季月花,你后面已是万丈绝崖,还想退到那里去?赶快跪下来,让老夫废了你一身武功,替我们……”

    季月花正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听到吴湘暴喝一声,一股排山倒海的掌风,立时向南齐魁背后扫到。南齐魁这时如果撤剑,固然可以把季月花下崖下,可是他自己已经离崖不远,势必刘吴湘的掌风打下崖去不可。

    他应变甚快,忙剑反身,拍出一掌,抵住吴湘拍出掌风。

    季月花身上突然剑气一撤,便跃身而起,闪在一侧。

    南齐魁怒道:“小子,你背后向人暗算,算得上英雄好汉么?”

    吴湘冷道:“对你这些恶徒,只有用最厉害的手段,还和强盗去请仁义么?”说能,双臂一圈,双掌同时推出?

    南齐魁一上峰上,便已领教导吴湘的掌力,他那敢硬接,忙向侧闪开。

    吴湘厉喝一声,从背上袖出长剑,道:“阁下剑术不凡,小爷特在剑招上请教一二了!”

    说罢,手中长剑一抖,暴射一道银虹,奇招陡出,立即向南齐魁击去。

    其速度之快,的是千古罕见!

    南齐魁蓦见眼前银光闪闪以如浩荡江河,纵横无际,又好似蛛网密布,层层密密的形成一堵精光进射的光墙!

    南齐魁狂呼一声:“追风七剑!”

    他正要举剑时,骤见银虹射到,他不觉眼前一花,一声惨叫,连头带肩,都被削了下来!——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紫拐乌弓 爱搜书 紫拐乌弓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紫拐乌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紫拐乌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