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大厅左边百丈远处,有一片广阔的草坪,这是鬼王平日练武的场于,今天却作了生命搏斗的屠场。

    此时,明月在天,银辉匝地,群豪在四盏气死风灯导引之下。相继进入了广场。

    花面鬼王仰脸望望当空皓月,纵笑道:“今宵月光如昼,借此良夜,比剑绝峰,到不失一件雅趣之事。”

    石风雨冷冷一笑,道:“我辈江湖中人,如都能心比皓月,也不致于杀机相连,血债永桔,斗的永无宁日了。”

    吴湘接道:“事情既已到了头上,石老前辈还感叹的是什么?要是怕死,就不该到人家鬼王洞来。”说此一顿,又一声狂笑。望着李顽又道:“在下最不知死活,刚李副教主在大厅时,就想和我比剑,现在咱们俩先作第一阵决战如何?”

    碧眼神李顽看他指名叫阵,不觉怒火暴起,冷笑一声,一跃出阵,怒道:“吴少侠指名叫阵,难道我当真怕你不成?

    今天咱们不分生死来,就不许罢手。”

    吴湘大笑道:“李副教主所说。正合在下的心意。”说罢,一分双掌,就要拿攻。

    突然两阵飒飒风响。朱翰跃出,叫道:“弟弟!且慢动王”

    吴湘回头一看,朱翰已抢到他面前,对李顽道:“五年前,在黄河渡口,我中了李兄小天星内家掌力一击,养息数月,才算保得这条性命,今天借此极会,正好领教一下李兄绝学。”

    李顽冷笑道:“朱兄欲报黄河渡口一掌,我李硕奉陪。”

    朱翰大笑道:“等我伤了,吴湘你再接手吧?”说完,跃起一掌,劈向李顽。

    李顽早已蓄势待敌,左掌迎云拌月架住凌风二郎朱翰攻势,右手一招穿云摘星直打胸前。

    朱翰长笑声中,让开攻势;拳脚齐出,连攻三招。

    碧眼神只觉朱翰每劈一掌飞脚,均带着强劲的潜力。心中暗自惊道:“这小子果然名不虚传。”当下展开乾坤掌,力迎击。

    两人交手五六个招面后。已是难分敌我,但见拳影纵横,四周风生。

    二人交手五十多回,已打人了生死关头,双方撑风愈打愈强,由拆招换式。逐渐变成了以内家真力相拼,一拳一脚中都含蕴了无穷的劲道,只要挡受一击。必然,要受重伤,因此,双方观战的人,都看的十分紧张。

    激斗中候得碧眼神一声断喝,左掌劈山一招飞拔撞钟,右手含蕴真力。横里扫打中盘,一攻之中,两种力道,朱翰右手疾翻,迎李顽左腕脉门,左掌当胸蓄势,准备应变。

    李顽陡辕欺中宫踏前一步,发右掌猛的加快打到。掌风飒飒,已近腰肋。

    朱翰冷笑一声,当以左掌,一挥迎去,但听到砰然一声,两人掌势接实,这一击中,双方都用上八成真力,一招硬接,各退三步,朱翰只感胸口一甜。血气直涌咽喉,人也晃了几晃。

    碧眼神却被掌势震的眼睛冒金星耳鸣血翻,双方势均力敌。半斤八两。

    那边大鬼成君。二鬼黑仇双双抢出,扶住了碧眼神李顽。这边吴潮也挽住了朱翰,吴湘低声问道:“大哥快运气一试,看看是不是受了内伤?”

    朱翰摇摇头,笑道:“不要紧,小兄还撑得住。我们还没有拼出生死,还得再打一阵呢!”

    吴湘笑道:“大哥请休息千下,第二阵让小弟接吧?你们还没有比过兵器等会儿再打不迟。”

    朱翰一生刚傲、如何肯听,大声叫道:“李兄不退下,咱们再斗一下兵刀如何?”

    碧眼神李顽怒道:“当然舍命奉陪!”说着话,一伸手,从肩后拔出无钩剑,正待再战,却被花面鬼王拦住,大鬼成君当先抢出,冷冷说道:“朱翰咱们比试几招如何?”

    吴湘拔剑接道:“车轮战岂是英雄行径,我吴湘领教阁下绝学就是。”话刚落口,振腕一剑刺去。

    大鬼成君凤翅点穴颇一招凤凰三点头,只见寒芒流动,疾戳吴湘“玄机”、“对齐”、“当门”三大要穴。

    这一招是大鬼成君以“鬼王剑法”中演化而成七十二手追命打,穴法中绝招,一交手就施展出来。

    吴湘长剑在手中一抖,狂喝一声,挥剑急进,施展开追风七剑,力抢攻。

    大鬼成君挥运点穴蹶,左封右架。拒挡吴湘凌厉的攻势,一时间,无法还手。

    直斗十五回合,吴湘看个空隙,疾下着毒手,这三剑为追风七剑最狠辣的招式,只听到大鬼成君惨叫一声,右肩被剑光削了下去。

    二鬼黑仇,三鬼白平暴喝一声,两柄点穴蹶立即封到。再化生平绝学“星河倒挂”,绵绵之势,一片寒芒在吴湘身上罩下。

    这“星河倒控”一招中共有五个变化,随势制敌,精奥异常,为花面鬼王所授绝学之一。

    吴湘初时一怔,赶忙疾退三步,点穴蹶如影随形,只见镊光银芒闪动,寒光耀目,点近胸前,一时间无法接架,但他究竟是身怀绝学的人,临危不乱,一声长啸,仰身倒卧便让开两鬼的来势。

    二鬼三鬼一举得手,连继抢先。吴湘清啸一声,手中长剑一抖,幻成三朵剑花,反击过去。

    这时吴湘已存毙敌剑下之心,长剑一招比一招狠辣,两鬼力以赴支撑到二十合后,已斗的手忙脚乱。

    花面鬼王,虽看出两个弟子危险万分,但因顾及到一教宗师的身份,无法下场中接替,心中大是焦急。

    四鬼雷慎突一弹身,纵身过去,双手一扬,银光闪脱手而出,登时便罩向吴湘,吴湘嘿嘿冷笑一声,手中长剑突然光华暴涨,有如磁石吸铁,把四鬼打来暗器,都吸在剑上。

    四鬼设想到吴湘竟有如此精深内功,不禁为之一呆,双手亦随着一缓。

    只听吴湘一声长啸,疾振右婉,长剑上吸的暗器,反向四鬼飞射过去,人也跟着一个虎扑,长剑如虹,迎面劈下。

    四鬼骤见暗器吃吴湘,运内功振剑反弹回来,虽然没有腕力打来,但因数量过多,他手中又扣着两把暗器,倒也不易闪避,情急之下,双手齐扬,两把暗器迎射而去,但闻得一阵金铁交响,吴湘长剑反振回来的暗器,被他击落一半。

    近身暗器虽被击落,但吴湘长剑又到。这一招来势快极,四鬼不及化解,仰身一个金鲤倒穿波疾退八尺。

    吴湘杀机早动,那还容他逃出剑下,振剑追刺,白虹贯口,冷锋电奔,银光激射。只听四鬼一声惨叫,剑锋由前胸直透背心。

    二鬼三鬼左右急出援救时,已是迟了一步,同时心中大怒,大喝一声、手中兵器一紧排山运掌猛向吴湘劈去。

    两人发动势力均快,几乎是一齐出手,吴湘右手抖剑光,架住二人刺来的兵器。

    吴湘左腿突然飞起一脚把四鬼的尸体踢向三鬼迎去。

    吴湘左腿用力,腿风正击在三鬼的身上,三鬼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一声惨叫,身子横着飞起一丈多高,直落到三丈开外。

    这一下,直把三鬼震得心肺暴裂,口中喷出一道血箭。

    五鬼厉声喝道:“吴湘,今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罢,振腕一招“大外来云”斜劈而下。

    猛的寒光闪动,斜刺里飞过一柄蛇剑,打向吴湘,喝道:“姓吴的,还找大哥、三哥、四哥的命来!喝声之间,手并未住锤蛇横拳直打,连攻三招。

    吴湘只见蛇锤如点寒星,一时间招架不住,只得向后跃退让避。

    五鬼一招抢了先机,立即展开快攻,二鬼也唰,唰,唰,连着三蹶急攻,这三招迅苦奔雷,又把吴湘逼退了六七尺远。

    吴湘只鳖的心人暴起,蓦然大喝一声,身腾空而起,突施出绝学“追风匕剑!”

    七剑绝学施出,如大海中涌起万丈波涛,罩向二鬼、五鬼,二人大吃一惊,无从招架!

    就是双方观战高手,也都惊奇万分。

    眼看二鬼五鬼。便要伤在追风七剑之下。

    花面鬼王看得心情十分激动,再也沉不住气了,翻腕撤出背上长剑,厉声喝道:“二人退下,让我会会这个小子。”他口中虽如此说,但他心中却知道两个弟子被剑影所罩,自己如不出手,无法冲得出来,话声出口,人也同时发动,长剑一招,江河倒泻,一道银虹射出,花面鬼王内功深厚,这一剑又是蓄势而发,威势非同小可,剑风指处,把吴湘长剑逼开,趁势又连两剑,吴湘登时被迫退数步。

    石风雨冷笑一声,道:“花面鬼王,你乃一教教主,与后辈动手,难道不失身份么?”

    说罢,反手向后一探,长剑在手,一招“抑云拌月”刺了过去,立即两剑交接,响起了一片龙吟虎啸之声,一按之下、彼此都觉右臂一震。

    这三招,迅猛无匹,但见银芒流动,有如满天银雨飞洒。

    石风雨心头一震,暗忖道:“此人剑招这等凌厉,果然是名不虚传。努剑让身,剑化一片光幕,只闻得锦销几声,连连向花面鬼王攻了三剑。

    这时二人,各出绝学,展开了一场抢先制机的猛攻。

    转眼间,彼此交攻了四十招,半斤八两,攻守备半,谁也没法子占得半点便宜。谁也没法子抢去先机。

    经过这几招快攻后,两人心里都有了数,知道决不是二百招内可分出胜负了,看样子势非经过一段相当时间的拼搏不可。

    两个人一样心意,不约而同的剑法一变,但见寒光飞绕,剑气漫空,五合后已难分敌我,各展生平最擅长的剑法。准备作长时的耗拼,这不只是两个人的生死之战。而是决定了今后二人在江湖声誉地位。

    这时吴湘已累得筋疲力尽,退回来后,静静的休息。

    石风雨与花面鬼王,打得天昏地暗,斗得愈发的触目惊心,只见两方逐渐把内家真力,贯注剑身,发招互拼,这不只是一次武林中罕见的剑术比拼,而且是一次内功修为的搏斗,双剑如龙盘旋交飞,只见两人剑光逐渐的扩大,一丈方圆之内尽都是浸肌寒风。

    这一场武林中罕见的拼搏,看呆了双方面的高手。

    激斗到百合以上,仍是难分胜负,双方观战的人都不觉紧张起来,因为花面鬼王,擅长剑术,驰名江湖,他不但功力比五个弟子深厚得多,而且剑术上更有独特的造诣,体力充沛,剑招也愈打愈奇,攻势也愈来愈凌厉。

    石风雨也是以剑术称雄武林,两人功力相若,剑术也各有所长,打到百合以后,更是精彩百出,两人打了这一阵工夫后,彼此心中都有了数,一般的剑招决无法伤得对方,一套剑法。也无法能从头到尾的用完,因为名家交手,优劣之势不过是毫厘之差,彼此都抢制先机,争取先势,再以杀手连绵抢攻求胜,是以各人把生平所学,因势制宜的施展出来,不限于一套剑法,着着变化奇沙招招含蕴杀机。

    两人又斗十几回合,蓦闻得一阵金铁交呜,剑光突敛,银虹顿杏,两条人影霍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转目望去不禁吓了跳,定神望去,只见两人手中宝剑,都只剩下半截。

    原来两人刚才动手时,花面鬼王看了一个隙,一剑劈下,石风雨闪避不及。举剑却把两人手中的两支百炼精钢长剑,震成了四截。

    石风雨跃退后,呵呵一声大笑道:“鬼王的剑术果然神妙非凡,石某佩服得很。”

    花面鬼王,沉声答道:“石兄太客气了,既然未分出胜负,怎能就此罢手,咱们易剑再战如何?”

    石风雨冷笑道:“何必再易兵器,不如就用这半截断剑,再作一阵决斗。”

    花面鬼王冷哼一声,道:“那是最好,我自是舍命奉陪。”说完双肩微晃,袖飘风而起,右手举着半截断剑.一招穿云取月指向石风雨胸前玄机穴。

    石风雨长笑一声,修体疾转,举起手中半截剑一封,销然一声,又是一招硬打硬架。火星碰射中,两双断剑如胶似漆般沾在一起,双方同时贯注内力,相持不下,花面鬼王长髯拂动,顶门下直冒热气,石风雨也袍袖波动,脸上汗水直入下滚,双方都贯注了部精神,谁也不敢丝毫大意,因为那半截剑之上,凝聚着两人毕生修为的功力,只要一方不支,或者甭作退让,对方立即挟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力,乘势追击,两人内功修为都人至高境界,力一击,劲道能碎石成粉,何况是血肉之体,是以准也不肯退让,各出力耗拼。

    这等内功真力耗斗表面上看去,平淡无奇,只见两支断剑相互指触,彼此用力攻拒而已,其实,这是武家最忌的一种打法,要知道这种拼斗,凭真功实力,内家修为,一分一毫也取巧不得,直到力尽筋疲,真气耗消殆尽,一方受了重伤,或者当场殒命,才能停下来。

    这两大武林高手,又相待顿饭工夫,彼此头上的汗珠儿。部像雨水般直向下滚,但谁没有时间,腾出手来,拭去满脸汗水。

    这时,广场上数十个江湖豪客,都屏息凝神,目不转睛的着两人。

    漆玉燕看的无限忧虑,低声问她父亲道:“爸爸,你看石大侠能不能胜得那鬼王?”

    漆东皋看得十紧张,摇摇头答道:“他们两人功力修为相差有限,胜败之分,现在还难看出来。”他口中在答应他女儿的问话,目光却仍注视着花面鬼王和石风雨相持形态。

    漆东皋话刚说完,二人拼搏形势,已有了极大的转变。

    只听花面鬼吐气一声轻哼,手上断剑一绞,两人手握的半截剑,都化成片片碎铁,散落地上。

    石风雨趁势一跃而起,双脚连环出,瞬息间踢出五腿。

    花面鬼王双掌翻飞,对开石风雨踢攻五腿后,还了四掌。

    两人由内攻耗拼,又变成赤手拼搏,虽是空手搏斗,但比刚才两人比剑,尤为精彩,各以快速攻势,抢制先机,只见足影点点,掌风飞舞,险象互见,怪招百出。

    激斗中,石风雨一学劈下,花面鬼王闪避不及,竟挥掌硬接一击,但听一声轻响,两条人影霍然分开,石风雨吃花面鬼王内家反弹之力,震得连退了七步,才拿桩站稳,花面鬼王也被石风雨劈山正力震后翻出去一丈多远。

    这时,两人都已明白,如不豁出性命作生死之拼,实难分出胜负,彼此心念相同,竟都下定了宁作玉碎的决心。

    石风雨站稳脚步后,立即一提丹田真气,把内腑翻涌的血气,勉强压位。扬手一记劈空学打去。

    一圈疾猛的劲道,挟着雷重万均之势,向花面鬼王撞去。

    花面鬼王功运双臂,长笑一声,双掌平胸推出,不闪不避,又硬接了石风雨排山倒海的一击。

    两股凌厉无匹的潜力一接。眷起一阵狂风,吹的丈余内沙飞石走。

    接着听得花面鬼王一声长啸,身子凌空而起,直升三丈多高后。猛然一个翻身,头下脚上,疾向石风雨扑击,势如流星飞泻,眩人眼目。

    石风雨竟是也不避,脚踏丁字步,双学平胸运功相待。

    花面鬼王带着一阵劲风扑到,双掌一齐下劈,石风雨两手焕然从胸前翻起,出单迎击,四掌相接,如击败革,轻响过处四掌分而复合,再次沾在一起,来运内力相拼。

    这种打法,不是打,简直是存心同归于尽,看的双方观战人无不目呆心惊。

    漆东皋接脸对铁胆惊魂诸葛远,低声叹道:“在下与石老头交了几十年了,实在没有想到他也有这么大火气,如果再放任他们两个人这样硬拼下去,只拍非闹个两败惧伤不可!”

    铁胆惊魂诸葛远脸色肃穆,点头答道:“想不到花面鬼王的功力,竟也有这等深厚,今夜之局,吉凶实在叫人难料,石老头纵然不死,恐怕也得身受重伤。”

    只听花面鬼王一阵冷笑,双掌威力大增,石风雨突现败象,身子缓缓向地上坐去。

    这一下漆东皋再也沉不气了,一撤长剑,就要出手。

    诸葛远抢上一步。拉住漆东皋右腕,冷冷问道:“漆东皋,你要斡什么?”

    漆东皋脸上满是焦急。怒道:“难道你看不出来么?石风雨危在瞬息,你拉我是不是想要他送命在花面鬼王手下。”

    诸葛远冷笑两声,笑道:“在下的眼睛不瞎,你如果真是石老头的朋友。待他死过了再去替他收尸报仇不迟。你认为你现在出手是救他比杀他使他更难过,你别害他死不瞑目。”

    漆东皋听得心头一凛,暗道:“不错,我此刻一出手,就害他一生英名尽付东流,救了他,还不如让他干干净净的死去好些,刚才一时情急,差点造成一次大错。”

    当下收了长剑。叹息一声缓缓又退回原处。

    铁胆惊魂诸葛远顿了顿,又道:“表面上看去,石风雨在极端劣势之下,败象毕生。很是危殆,其实正以精深内功慢慢消解花面鬼王的内家真力,花面鬼王力施为,真气消耗极大。而他却以阴柔之力。消敌人阳刚之劲,再出力和他相拼。

    要知两人功力相差无几,但一刚一柔,却是大有区别,刚猛之力,不能久持,阴柔却适宜长时间的耗拼,直待花面鬼王阳气将尽,后力不继之时,石老头必然拼出力反击。花面鬼王在真力将尽之际。难挡受得住。

    漆东皋听了诸葛远详细说明,只好微微点头,不再作答。

    这时在场的人,紧张万分,两人又相持一阵工夫,石风雨雨突然大喝一声,双掌一振,生身功力突然进发,花面鬼王只觉一股潜力逼来,大道虽然不猛,但却窄绵不绝。循臂而上,自己身劲都似被那层层重叠的阴柔劲力化解消失,心中方知不妙,正待收单跃退,那知为时已晚,他刚把力道一收。对方阴柔之力,突然转成阳刚至猛劲道,只听花面鬼王纵有一身内外功夫。也是当受不起,但他究竟功力非凡,内腑虽被震伤极重,可是他仍然把身真力运集,暂制住伤势不让发作,以借下落之势,又向石风雨扑来。

    石风雨一偏头,让开要害,右手随势穿出,迎击小腹。

    但听乒乓两响,石风雨左肩中了一掌,只打的身体晃动,骨疼欲拆连退四五步,才把身子站稳。

    花面鬼王也被石风雨迎击小腹的一学打中,他内腑早已受伤,如何还能再禁得一击,这一学打的他真气消散飞出一支外跌倒地上,张口喷出数口鲜血。

    石风雨紧接着欺身而上,一掌又向花鬼王拍去。

    蓦在此刻,空际传来一声长啸,红光一闪,一条火红人影,闪入场中。

    众人一看来人,不禁一呆。

    原来那人正是火阳地君,火阳地君拍去一掌,把石风雨托起,石风雨被震得暴退了好几步。

    吴湘一见来人是火阳地君,登时怒发冲冠,手中长剑一抖,便向火阳地君身上刺去。

    火阳地君对吴湘早存戒心,他不敢硬接吴湘刺去的下剑,忙向一侧闪身,避过吴湘一招。

    吴湘见一击未中,更怒不可遏,暴喝一声,纵身而起,一跃三丈多高,连人带剑,一齐往下冲去。

    他这种打法,形同拼命,看得在场清人,莫不胆颤心寒。

    火阳地君见吴湘硬冲硬打,形同拼命,他虽然修为深厚,武功高深莫测,也不禁为之中骇然!

    石风雨见吴湘这种打法,决难持久,心中一动,忙转身对少林三十六位和尚道:“请三十六位大师,为报贵掌门之仇,速摆下罗汉阵,困住火阳地君,不使他逃走……”

    三十位少林和尚,一齐合什道:“请石大侠指示!”

    登时,三十六位少林和尚,在火阳地君站的地方四边摆下罗汉阵。把火阳地君围在中央。

    这时,火阳地君正与吴湘打得难分难解,突见三十六个和尚,摆下罗汉阵,面色陡变!

    顿时,他掌力增加二成,一声长啸,突施出虚阴功绝掌,一掌把吴湘震退五尺开外。他身形一晃,便想飞出阵。

    奈何他的动作晚了一步,此刻,正时“罗汉阵”开始发动起来时。

    阵内三十六个和尚分成六人一排。像潮水似的,一排一排地行向火阳地君。

    要知少林的罗汉阵,威力不比普通阵法。

    此阵六人为一排,六人联合出手,前排过去,后排接踵而至,威力确实惊人!

    火阳地君修为在八十年以上,他虽然面临到这威力强大的阵法,仍然运用内力与绝学,支持下去。

    石风雨见吴湘伤在火阳地君掌下,忙探手入怀,取了一颗药丸,纳入吴湘口中。

    漆东皋突对石风雨道:“我们趁火阳地君被困罗汉阵,花面鬼王受伤之际,冲进鬼王洞,把戚南姣、端儿两人救出,同时把这些武林败类,一网打尽。”

    石雨风雨点点头道:“漆兄之忍极是,我们立即动手!”当下袍袖一拂,领先向鬼王洞冲去。

    漆东皋,诸葛远未翰冯劲秋,漆玉燕,随即跟进,只留沈贻贞守让正在坐着行功疗伤的吴湘。

    鬼王洞里拦阻的人谁多。可是经得起石风雨风雷神掌的人,竟没有几人。石风雨一直行到鬼王洞后山,竟没有找到戚南姣和端儿。

    他正在焦急间,突闻一声冷喝传来。

    石风雨忙转身一看,只见他距不远的地方站了碧眼神李顽,和五鬼刁斗二人。

    石风雨大笑一声道:“眼前的情势,二位看得很清楚,你们只有两条路可走……”

    碧眼神李顽嘿嘿两声道:“请问那两条路?”

    石风雨面罩寒霜阴测一笑道:“一是生路,一条是死路!”这时,漆东皋、朱翰、冯劲秋诸人,已把碧眼神李顽、五鬼刁斗二人围了起来。

    碧眼神李顽略一定下神,缓缓问道:“生路如何?死路怎样?”说着环扫四周群豪一眼,身上打了一个冷颤。

    石风雨道:“二人能说出戚南姣、端儿禁铜的地方,只要从今以后改过自新,老夫便网开一面,否则,哼!”

    碧眼神李顽,顿时面色凝重.沉哦一阵道:“戚南姣、端儿二人确实是由火魔教送来本洞,不过……”

    他微微一叹,便悠然住口没有说下去了。

    朱翰抢着忙问道:“戚南姣莫非被你们害死了?”

    五鬼刁斗说:“他二人被我师父让花七十二种毒虫咬伤,以后便丢在万毒潭中,现在恐怕没有命了。”

    石风雨急忙道:“你们快带我们去万毒潭看个明白。”

    碧神李顽暗忖:“如果不带他们去看!定会死在他们手下,带他们去或许还有丝生生机……”他心念一动,便大步向前走去。

    群豪跟在碧眼神的后面,在鬼王洞后山,转了几处弯,眼前的景色一变,他们已经来到一座大坑的旁边。群豪放放目向大坑,有百丈方圆大的面积,坑里都蓄着着着些奇奇怪怪的毒物。毒物万头钻动,实在吓人。

    大坑的中央,便有一口潭,潭口约有五尺方圆,仅有一条小路,直通潭口。

    四周毒物围绕,毒气尽流进中央那口潭里。

    石风雨身形一晃,便跃上那条小路,奔至潭边。探首向潭里一看,只见潭里一片片漆黑,没有半个人影。

    石风雨高声大叫:“戚始娘、端儿!”连呼叫七八声,均没有半点反映。

    朱翰这时已走到石风雨身后,他说:“待晚辈下去看看。”说罢涌身便向潭里跃去。

    朱翰施展轻功,跃人潭中以后,凝目望去,只见潭里阴惨惨,白骨遍地……朱翰不由自主地,抽了一口凉气,略一定神,便向前面走去。

    他向右边一转变,眼前景物突变,光线也渐明亮,朱翰手中握住长剑,大步向里走去。

    突然有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传来。

    朱翰一怔!忙向呻吟的地方跃去,只见白骨,尸体堆里,卧着一位披头散发的女人,身体还在抽动,看样子还没有死。

    朱翰走近,大声叫道:“你可是戚姑娘吗?”连叫了几声,没有听到那女回答,仅嘴皮抽动几下。

    朱翰忙撩分那女人面上的头发一看,不仅大惊失色。

    原来那女人正是戚南姣。原先一位如花似玉的戚姑娘,此刻被气得,满面浮肿,身呈青黑色,口中仅发出分丝微弱的呻吟,人事不知……

    朱翰见戚南姣被害这个样子,不禁长叹一声,洒了一掬同情之泪。

    他再向四周打量,只发觉附近一堆死尸中,躺卧着端儿,朱翰走近一看,发觉端儿已死去多时矣!

    朱翰叹了一口气,便抱起戚南姣,返身出潭外。

    石风雨见戚姑娘还有一丝气息,忙道:“快去把吴湘的沉沦珠拿来,或许还有救。”

    朱翰身形一晃。往来路飞奔而去,几个起落,已来到鬼王洞前。

    眼前的情势发展,使他怔了一怔。

    原来,那花面鬼王,已被击毙,惨死当场。

    少林三十六和尚,有半数被打伤在地上,其余都盘坐在地上。

    花面鬼王手的高手,不下数十名,都死在地上。而且死状极惨吴湘已不知去向……

    火阳地君已不翼而飞,半点人影也看不到了……

    场中是遍地死尸,触目惊心,一片死亡,恐怖的阴影,笼罩着整个鬼王洞……——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紫拐乌弓 爱搜书 紫拐乌弓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紫拐乌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紫拐乌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