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大阳再行升起的时候:

    船梢公己将缆绳检点妥当,正移舟中流,只俩渡并。

    这时季月花独自一人倚在舷边,双目远远凝注着夔门闭,入了沉思之中,她一切如常,只是脸色有点儿惨自!

    此时吴戚二人适亦早课完毕,步出船面,戚南姣一见季月花,便微转螓首,对吴湘微微一笑,旅即对着她的背影喊道:“你好早呀!”

    季月花即忙转身,稍带惨白的脸上,现出一片诚挚的微笑,柔和的道:“你们二位真辛苦了!”

    吴油含笑未语,戚南姣闪而前,双手扶着船舷,立在季月花身旁,明亮眸子连绩闪动对江面的远近之处,搜了一遍,脸未转动只嘴里问着,道:“您一大清早,在这里看什么呀?”这时,吴湘也已靠至近前,季月花本来还想再说什么,为戚南姣这搭嘴一叉,又叉了回去,便又返转身形,面对前方,道:“朝辉晚霞,为一日之间的两大麓景,变幻谲诡,仪能万千,而它给予每个人的心云感应,即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尽所不同,即就现时的景物说罢,正值晨阳初照,可是远山之处,则光艳夺目,那些接近夔门关的山根附近,便是片昏暗,不知二位亦有些感觉么?”

    季月花说罢之后,面带浅笑注视着吴戚二人,吴湘与南姣随着的话音,略作顾生最后,四双目光都注视在夔关上。

    又经过了约及一个时辰,船,渐渐接近了夔门的翟塘西口,两岸对峙,高箭百丈,一入关门,江面顿狭,宽处不到数丈,左右崖壁削立,水深流急,都成各级领导涡头顶之上,则两山开合,形成了一线,使人敢仰视。

    这时,船行峡中,如入深巷,如堕井底,险风吹寒,波翻浪浪,端的惊险无比,船梢公脸色凝重的学着后舵,两名船夫子,分立在舵边桅下,紧张万分的一语不发,真正是阴的怕人,静的怕!

    戚南姣仰信息量上望,忽然在峭削的壁间,发现两道羊肠似的细径,一边一条婉蜒折回高空之上,不由纳闷的用手指,悄问季月花,道:“那是什么东西?”

    此时,吴湘也已同时,听季月花细声道:“那是纤夫们所走的路。”

    吴戚二人瞪大眼睛,表示不解。

    季月花又道:“江中行舟顺风用帆,如果顺水行船,即风向不对,亦可警吊是只扯半帆,虽然船住船身,只外一端,则由人工前后重叠背负拖拉,沿着壁峭上这两道小径,引导船双前行,这般人是专以受雇于往船双接船为生,他们通常对这种工作,叫做“拉纤”;这种工作的人,即叫“纤夫”。

    成南姣对峭壁间的两道又端了一阵,道:“船重流急,纤夫们行走如此霓窄之处,岂不是至险之极?”

    季月花点头答道:“他们都已经过长时期的练习,而且在细径的内手边,还有许多小洞,各洞都贯穿着线索,以绕纤夫们攀援之用,凶险并非没有,由于生命所关,他们亦自知小心,倒殊少听说有坠江丧命之事。”

    吴湘问道:“他们不是很辛苦么?”

    季月花道:“当然了,那些夫不论在何种天气,都是只穿一件腰裤,手攀着线链,背负着绳索,沿着细径,冉冉上升入于云际,前面呼着后面应着,几乎是仆伏而行,说惊险到亦惊险万分,说辛苦亦辛苦到极点,不过这种人与天争的活儿,即说不得流血流汗了?”

    吴湘同情的微然一喟!好像还要再问,唇未市动,忽听在头顶之上的悬空灾处,发出一声宏笑,道:“白帝高过三峡镇,夔州险过百牢关!”

    声音洪亮长壮,遍布峡。

    接着,峡忽然大亮,随即听着上空之中,发出一种急速的“赤!赤!”之声。

    三人不约而后的拳首疾望,皆是不知何人,沿着峭壁的细径之间,抛下无数方球,好像一颗颗的慧星,带着长尾,由前到后连结成两条火龙,直罩向三人的乘船,火疾风急,只要有一颗火球,落在船上,非但是船家的一家四命,要随着遭殃,即吴湘戚南姣和季月花三人,纵然身负绝顶武功,但在此等季月花叫声:“不好!”

    首先纵声而起,向船后舷位附近掠去。

    这时.老梢公已经哧哧得面色泛黄,周身颤抖,如非舵技支撑着身子,几乎是站立不稳,外立在舵旁桅下的两名壮年船夫,亦惊得两双眼睛瞪着空中的火龙,呆立在那儿一动未动。

    “季月花脚着地,老梢公哭囊着一张生颤抖着和道:“客……官!这是怎……”

    季月花即忙喝止,道:“不要怕!小心掌舵,有我。”

    随着右帕左鞭,先将舵位上空附近的一丈之内让住。

    戚南姣未招呼,便即一拔身形,单足点着桅的顶尖乌光连抖,将方圆两丈之处,封了个风雨不透。

    吴湘顿觉事情严重,亦未待吩咐便一展身形,放声长啸,突将这此日子,在船上与戚南姣共参研的,风雷神掌石风雨所传的“风雷四把”使将出来。船前端的三丈小小的地方,为“风雷四把”的威功功气,遮得水滴不漏。

    这时,整条峡巷,为上空抛下来的火球,照得通明。季月花的发鞭绞索,配合着她的素帕,回环使用着“疆以周索”和“索线饮金”两式绝招,使抛不要紧来的火球,一直不能迫近。戚南姣霸弓九式的前三招,在桅顶之上,纵横,并不时发出嗡嗡之声。吴湘新近学来的风雷四把,虽尚不甚够火候,以他的天赋和功功,将“风行幅草”,“风墙阵马”,“雷风交作”、“雷霆万钧”四大式连合使展起来,亦是气质凝聚,威力惊人,整条船双的雨丈之上,为这三名高手的真功功气,文机成一片气幕,带整个船身晃动不已,老梢公紧张的抱着舵柱,两名船夫子,紧紧的抱着船桅,闭着双目,头上流着冷汗,满脸的惊恐之色!

    此时,峡之中,季月花发鞭绞索的锐啸声,素帕摆风声;戚南姣的霸弓挥空声,弹丸声吴湘的风雷雷学气声;与千万火球悬空下落,及落水的“哧!哧!”之声,形成了一种籁籁交响曲!好像是千军万马,临阵交战,杀伐之气,充斥峡。

    再看无数火球,不断的飞落,又为三人不绝的阻击,射向四空,船在行着,火在随着,好像大年新春施放烟火,煞是悦目好看又谁知道一船七人,正是处在上凶下险之境,力作着生命的拼斗呢!

    约半个时辰,船始行过这段险峡,回望过处,满峡烟云,一片迷蒙,但未看见半个人影!

    季月花已经鼻端冒汗,戚南姣亦是满脸婿红,只是吴湘仍是气定神闲。轻轻的吁一口气,低拳步向吴戚二人走去。只听船梢公在身后惊魂甫定的说道:“上天保佑,幸亏三位客官……”

    底下的话她未留心去听,只心里想道:你那里知道,没有我们在此船上,你倒不会受此惊险!

    季月花道:“他们毒心方法亦毒,的确是防不胜防。”

    吴湘道:“过此之后,还有什么凶险之处么?”

    季季月花道:“船一入峡,即是滩滩相接,每过一滩,都是人与水争,船与石让。所谓蜀道难,蜀道难,蜀难如上青,即是指此而言了!”

    她微行沉吟,又道:“须过巫峡与巴东之后,才能算是舟行平安,以目前来说还有三百余里地呢。那要在四五天以后了!”

    吴湘摇头道:“我非是问的这个,我是说如我们适才所过的凶险之处还有么?”

    季月花道:“有是还有一两处,不过以后他们……”

    戚南姣正眼望着远后的座高山,在旁插嘴道“那些不管他,反正我们是水来了井屯,兵来了将挡,你们看那什么地方?”

    吴湘随着她的眼望之处,见有一座城镇,高高的踞在山麓之间,三山夹峙,正南面山上,则光滑如洗,不生草木。由于沿江城镇,半部是倚地势而筑,十余日来,已经看惯,倒亦不觉为

    季月花晤了一声:“此即白帝山,山怀的这座城镇的即是刘先主托弧之地,历代驰名的白帝城。”

    随着用手一指江中成堆的砂石洲碛道:“此地原为汉时之鱼腹系这片沙碛,名为鱼腹浦,这些细石堆原为诸武候推演兵法所作的八阵图。在当时是各高高五尺,广十围,共凡八八六十四聚。可措由于历经变迁,已经是不完了!”

    吴湘对着那些残留的抄堆注视,亦未看出个所以然来,便道:“听说诸葛武候的八阵图奥妙无比,敌人一经进入,便觉天地昏暗,砂飞石走,形势难当……虽道都是真的么?”

    季月花道:“这狠难说,诸葛亮学通今古,胸离万有,如草船借箭与借东风之事,外人看着无不感觉神奇,其实不过是一种天象气候之学。八阵图虽不会尽如传说中的渲染神奇,而生一妙用总是有的。”

    这时船正行至大小黑石滩。听船夫子说,此处为峡中的一第一险滩,果真是峡东水深,怒湍横激,万分惊人!吴湘等人器有翟塘峡一段教洲,每至险滩流争之处,都是分外留神。

    过琵琶峡之后。

    这一日,船渡巫峡,两岸亦是魏峰断崖,如坐井底,举首仰望,几乎不见天日,季月花在无形之中,看着有点紧张,幸好这一段路倒未发出什么事情。

    一过公工家坊,便是崖高峡曲,峰回江转,每一转折之处,必有一山横阻,远望好橡无路可通,一到眼前。却又是一种新的境界,使人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此时三人的心情。虽然谁都没有说出口,但是各人的内心之中,都已在时时留意,准备应变。

    果然,船刚刚行过了处地方叫老鼠糗,忽听船梢公怒吼道:“划外舷,靠左?你们大瞪着眼睛,向老子船上撞么?”

    季月花心中猛然一惊!随着拨身而起,这时三人已经同时发现,在自己所乘的大船的后面,距离约一丈处,驰来四双梭形小艇小艇前端为铜线所制,突出三尺,形若利锥。每艇之上,各有四名壮汉,都是一色的腰悬短刀,手持长矛,都穿着水衣水靠,只有最后持浆的一人,将长矛放在身旁。此时四双小艇,已经排成一个”八八”页倒八字形,顺着险滩,疾驰如飞的,对着大船的尾端行来。

    船梢公的怒声喝问,艇上的诸人,丝毫未理,待季月花的双足,刚刚着船尾,心中便完明白,这是回什么事。便对船梢公沉声道:“不慌,没有事!”

    船梢公倒是非常信得过他这三位客人,一见季月花到来,便非常安心,并即忙对季月花,道:“我看他们不安好……”

    一句话尚未说完,便闻噬睹连声三支长矛,带着无比的劲力,一齐射向船梢公的后心。

    季月花伸手一抄,射在最低的一支长矛已经人手。单臂就着原势猛弹,当即将较高的两支弹起,总即如此,仍然是紧擦着老俏公的头顶而过,啪啪两声钉在桅杆之上,尾端仍在颤抖不已。

    船梢公哎哟一声猛然蹲下身子,哧得面色大变,两个船夫子,亦是并排见伏在船板之上,一动也不敢动。

    季月花才对船梢公说了一句:“凶险已经过去,你怕什么么!”

    又是一阵嗤嗤之声,有四支长矛,分向季月花与船梢公射到。

    季月花手长矛猛然一挥,对方投到的长矛,已有三支被击落江心,右手一抄,又是分支入手。

    这时对方的梭艇。相离船尾亦不过一丈五六,听她一声娇喝,接着见她左右开弓,双臂齐抖,手中长矛锐啸而出。

    突闻两声惨嗥,咚咚两声,最前边两双梭艇上持浆的两名壮汉,都为长矛穿入心窝,硬生生的射落江心。

    梭艇一经失去主宰,紧随着滩流一游,澎然大响,两双梭艇自行撞在一起,一阵惊叫,两双艇上的大个人,已为流卷入江底,仅剩下几段木片,随着江流向下方飘去。

    在左后方的那双松艇,本与身前两艇相离极近,由于前面的两腿一撞,事起仓促,变生倾俄,待浆的壮汉,乃疾忙向右边一滑,正巧为急流一行,便狂泻而下,对着竖立在江中的不堆笔形尖石衡去。在惊叫声中又闻一声暴响,将整个梭艇,撞的粉碎!只见在尖石的附近,激起予一小片白沫,随着流水一漩而起。

    这时,右前方的梭艇,亦即是独存仅有的一双,已经行至接近船尾丈以一内之处,眼看即到,只要为艇尘线链刺人船底,这双双桅大木船的后果,实不堪设想。

    季月花一声娇喝。身形刚才纵起,又劲又疾的三支长矛,又迎面射来,心中正在着急,忽听一声清啸,割空而过,一条瘦长人影,纵她的头顶之上,疾射而下,落向险恶无比的江流当中。

    此时的船艇已经首尾相接,不足五尺,展眼之间,这条双桅江船,即将结束它的命运!

    艇上的壮汉,已扯出短刀,一俟线链撞入船底,便即准备下水,各人心中都紧张非常的等待着这顷刻时间的到临。

    正在此万分紧急之陈,小艇上的壮汉们,忽觉眼前突然一花,任谁亦未想到纵这飞湍急荡江流的虚空中。竟会飞落一人条影。来人单足点住艇前的线格,在艇上诸人微呆之间,砰砰两声,四名壮汉便倒着射出两丈有余,齐落江心,在同时之间,小梭艇前端的线椎,亦为来人的足上之力压入水面,梭艇尾端翘起,为江浪一催,便嘶然一声,如早鸭入水般底窜入江底。

    季月花才将袭来的三支长矛震飞,来人他藉着点在小艇上的反弹之力,倒升而起,瘦长的身形,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弧,头下脚上,美妙非常,季花月暗赞一声:“好身法!”吴湘已经面含微笑的立于船板之上。

    季月花正想说话,忽听船头上的戚南姣连声娇喝,并不断的夹杂着发射弹弓嗡嗡之声及“吧吧”的暴响声。

    季月花面色又变,把将要避出口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人亦随着向船头方面射去。

    此时,船正经过一处转济险滩,季月花刚至船头,便见滩崖左壁之间的一堆山石,赫然立着四人。为首的正是万能毒手袁大猷,其余便是吉辰吉准和和曲九三人。

    袁大猷穿着了套灰布装夹衣,短袖上身没有领扣,腰间系着一根灰布带子。短裤亦不及膝,袒胸露臂,赤着双足,右手提着一柄看一柄看去极有分量的链子锤,满面怒容的立在山石之上,好像一个江中的巨大水神。

    其余三人仍是以前的装束,各人手持弓箭,腰间接着箭壶,箭头经着棉布,经油浸径,布后放着火种,三人将头向火种上角旨然,便向船帆及船傍各处,纷纷乱射,想藉着此处的地理形势.施行火攻,乱箭齐拳,势如飞蝗般缭人视线!

    戚南姣独立船头,运弹如飞,一箭一弹,绝无虚发,所有来箭,都在半途之中,即被声落下水。

    此时,船身半弯,由于避闪江中礁石,适巧行过四人所立之处近前,双方相离仅丈余左右,袁大猷突然一声沉喝,链子锤矗然然而出,挟着万之力!直对着船身砸去,季月花在同时之间,使出发鞭绞索的唯一绝招“绞缆以戮”,对着对方的铁链堪堪缠了个结结实实。

    这是种存拼命同归于尽的招数。

    船身在疾流之中,急划而过,可是双方真力一接,便如同行下缆,无异在船身与山崖之间,加上了一条巨大绳索,但边是顺流急进,一边是稳定动,在此种情形之下,如不分出生死存亡,则实难休止。

    在此顿刻刹那之间,突觉船身猛晃,接着便微微一滞,纵船身上发出急剧的扎扎之声,借大的一娶行船,在那顿俄的那时刻中,好似被定在江心一般。

    船后尾的老梢公,和两名船夫子,三人半蹲着身子,非常吃力的,紧抱着舵柱。

    袁大猷的链环,本来是套在右腕之上,这时,两手紧握着铁链,力身体筋暴起,双目尽赤,季花月亦是足踏六合,肘抵船舷,双手握着发鞭,面色凝重,在这一忽见之间,已经发角泌汗,两人相持的这一索一链,如同一条满弓之弦,紧崩崩的扯在二人的中间,并不时的发出轻微而枯涩的唧唧之声。

    此时,吉辰吉立屈九等三人,更是发箭如雨,戚南姣仍是连如飞,对方因是三人发箭,但须先触火种,始能发射,无形之中,又为威南姣增加上无限纵容,虽是三箭对付一弓,仍未占得分毫便宜!

    双方七人在一时之间,己部陷入了激烈的战斗,只有吴湘此时间尚在闲着,他见季月花已分外吃力,当时情景,已经紧张非常!

    吴湘向前疾跨半步,左手扶着船舷,靠近季月花身旁,轻声在她耳旁说道:“需要我帮忙么?”

    右手已在同时之间,贴向季月花的背心。

    季月花孟然觉得后心一热,一股无形的大力,在刹那之间,便导于身,同时双臂齐力骤增,袁大猷的锤上铁链,克嚓而断,袁文猷则咚的一声跌当地,季月花亦是身形猛晃,为吴湘在背后的手掌轻轻一托,才稳住原原势。可是那柄巨大铁锤,由于发鞭的拖带之力,便对着他的面门直捣而来。季月花螓首一偏,吴湘就势虚空一抄,铁锤已经入手。

    木船一经解除控制,为激流一行射出数丈,吴湘抖手一扬,对着万能毒手袁大猷喊道:

    “这个我们用它不着还你的!”

    铁锤便纵五丈之外,带着锐啸之声,直向袁吉等人立足之处射去。四人紧忙闪避,接着便是声震天暴响,四人立足之处的附近,已经为这沉重的铁锤,激起了满片烟片烟雾石屑。

    船上十丈再看四人头土脸,极为可笑看得威南接连声娇笑,忽听袁大猷狂吼一声,喊道:“臭婊子……老夫……誓……两立

    威南姣面色骤寒,低骂一声:“老鬼!”

    三粹弹扣稳弓弦。

    季月花用手一按短弓,道:“小妹妹算帐不必忙在一时,先休息一下吧。”

    在戚南姣脸色放缓的时候,船己行过极险之处。这时川江负名胜景巫山十二峰,已经在望,有的足孤峰独立。有的是双峰供壁,有的像座蹲伏的雄狮,有的像卓立着的野鹤,姿采万种,难以胜收,最突出的,要算其中的仙女峰。端的令人神往。

    船出巫峡,山势仆朗。吴湘近瞻远望端相了一下山川形势,自言自语的,道:“大约再不会有什么事了吧?”

    季月花转头回程看了一眼,道:“险滩要湓多已行尽。他们已经黔驴技穷,我想不会再有什么事。”

    说到此处稍微一停,双巳时着吴湘二人含有善意的深深看了两眼,又接说道:“倒是沿途之上,烦劳你们两位贤兄妹三次相助,使我这附船搭客内心之中,实感不安。在我这一生江湖,还未受过别这样的恩惠呢!”

    说罢,面上显出一种不自然的微笑。

    戚南姣笑道:“咱们这叫做同舟共济,患难相助,还有什么心安不心安的呢?”

    季月花摇摇头道:“麻烦是由我而起,不管你们两位如何说法,我是会永远记着这件事的。”

    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满面含笑,这一是种诚挚的笑。说道:“小妹妹,我有几句话,想请教你们二位,你们不会见怪吧?”

    季月花一生江湖,很少对人如此和气过,今天对吴戚二人完是出于感激和友爱之心,才如此的低声下气。的确这两人的武功年龄和来历,也都深深的迷感了她,她自从在长寿江边,与白龙山吉辰吉准等人一战之后,她对这两兄妹无时不在细心留意,但是想了一路,仍是没有思通。

    成南妓笑笑道:“你请说吧!”

    季月花先看了吴湘一眼,开口说道:“你们两位真的是兄妹么?”

    她一面说首,一面紧紧的看着戚南姣的脸色。

    吴湘在旁即刻现着不安但是她并不发觉,而威南姣则神色如前,并含着笑反问道:“你看着不像么?”

    季月花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戚南姣疑语的看着她,见她正在凝思。亦未再问,过一刻听她说道:“在老大姐不在江湖上走动,虽然是已经十年以上,然而江湖上的一切情形,我所知道的仍是不少。在我们同行的这些日子中间,我看贤兄的功力,非但是我这老大姐自愧不如,即武林间的一流高手,亦是望尘莫及。小妹妹的弓儿,使得出神入化,功力深厚,天下使弓的武林朋友,据我所知道的,只有华夏双绝的戚侠便弓,可惜老大姐眼福不够,没有见过,小妹妹也姓戚,难道与戚大侠有什么源渊么?”

    季月花在说话之时,双目不住的打量着威南姣。戚南姣只是含笑不语,静静的听着,吴湘在旁则非常的局促不安,在她说完之后,戚南姣娇声笑着,道:“华夏双绝,我可不敢高攀呀,我听会的不过是爹爹传给我防身的一点祖艺。倒叫你赏识了!”

    这时,她那双友善而明亮照人的目光,又移至吴湘身上,道:“这位小兄弟的功力,更是高不可测,塘峡的一战,和适才在船尾对付敌人棱艇所用的那两招“点石成粉”和“倒卷飞絮”,力道绝不不相同,丽用得轻云美妙恰到好处,凭此一点,即可通行天下。”

    吴湘为她奉展得大是不好意思,又听她继续说道:“近数年来倔起江湖的青年人,听说铁胆惊魂诸葛远有个徒弟名叫朱翰,武功不错,还有一位贯使阴掌中年人,不过此人性情怪僻,不知是何来处。再一位就是华夏双绝之一紫掇老人米大侠的高足叫吴湘的,听说此人年纪不大,而功力最高。”

    说着,一看吴湘,道:“小兄弟你听说过这些人么?”

    吴湘早即听得心中乱跳,突然又被她一问,这位不会说谎的老实青年,登时满脸得通红,晤了半天,才急忙的摇摇头,道:“没……没听说,没听说。”

    季月花浅浅的笑了笑。戚南姣连忙一笑道:“我这位哥哥极少出门,见了生人就脸红,你看你问得他多么不好意思呀!”

    吴湘暗暗舒了一口气,对威南姣感激的看了一眼是她并没有完为他解了围,又听季月花道:“看你的掌法,好象是风雷神拳,是退隐多年的石风雨大侠亲传的么?石大侠近来可好?”

    吴湘暗赞一声:“好眼力!”口中即忙答道:“在偶然的机缘,承石老前辈的慈悲,传了几招,实在不成气候,家师并非他老人家!”

    季月花又看他士眼点头道:“在此即很难得了!”

    船只巴东,已经是灰幕低垂,万山苍茫船舶岸边,远望城内,已是万家灯火。不予晚餐之后,便提早收拾休息。

    翊晨一早,吴戚二人正在前舱漱洗。老梢公手中拿着封书札送来,并对二人说道:“后舱的女客,要小的交给二位的。”

    戚南姣伸手接过,问道:“她的人呢?”

    老消公道:“天才破晓,她已离船登岸,吩咐小的将此信呈交给二位,并交待在两位未起身之间,不可蹬二位的睡眠。”

    吴湘见信封之上,写着”留呈戚氏兄妹亲展”八字,字体极为工整端秀,此时戚南姣已将封口扯开,内中一道素笺,上面写道:“戚家兄妹如晤:便中附渡,得遇高明,沿途增烦,至深愧感!此次为一时之贪,惹来周身纠缠,虽萍水之相逢,蒙三次援手,江湖义气,豪使肝胆,将水志不忘二月花之已往,多所任性,但非无心之人,十年陶冶,所悟多,来日方长,国报有期。刻以燃友重病待待,先行告辞,临别啼嘘,不胜依依!旅程劳动烦,诸沥珍摄!季月花再拜。”

    二人看罢之后,戚南姣将信扎向吴湘手中一递,轻松叮了一口气,自语的说道:“这女魔头传说凶辣,倒是恩怨分明,心地还不算坏呢!”

    随着便吩咐立在一旁的老梢公,道:“开船吧!”

    老梢公微作犹豫,问道:“不等那位女客了么?”

    戚南姣一面踱向船面,一面道:“不等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紫拐乌弓 爱搜书 紫拐乌弓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紫拐乌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紫拐乌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