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五邪中的老大厉古,面对着一僧一俗冷冷的道:

    “山阳峰与穆家峪和妙峰山向无往还,你们僧俗结党漏夜间山,不知是何用意?”

    灰发白须老人,正是密云县北穆家峪的子母铜穆端阳,同来的肥胖和尚,乃是妙峰山慧光寺的智圆大师。老英雄穆端阳头一摆尚未答话,立在身旁的智回大师,便哈哈一笑道:

    “厉施主!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厉古闻古面色一寒道:

    “和尚!山阳峰可不是你随便化缘的地方,你说话可得思量着点。”

    这时,穆端阳微微前移了半步,对智圆大师道:

    “大师,咱们不必和他们多说。”

    接着,便对厉亩道:

    “厉氏兄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在这秦岭一带,更是无人不知,当然是提得起放得下,能做能当。老夫只向尊驾请教一件事情,如蒙见告,真与宝山无关,老夫等掉头便走,绝不搅扰诸位清兴。”

    老二厉年在旁冷哼一声,道:

    “只怕你们来得,去不得呢!”

    穆端阳一瞬双目,智圆大师又是哈哈一笑,厉古向后微一摆手,示意厉年不要插嘴,接着问道:

    “什么事,你们说罢。”

    穆端阳神情微带激动的道:

    “劣孙穆小端可在贵山?”

    厉古闻言微一犹豫,并向对方请人扫了一眼,毫无表情的答道:

    “在怎么样?不在怎么样?”

    穆端阳双目精光骤射,沉声说道:

    “如若不在,只有请诸位宽宏老夫今晚的孟浪,如若在么”说至此处,穆端阳向对方看了一眼,接着道:

    “劣孙究竟有何得罪之处。须请诸位交代明白。”

    这时立在五邪厉独身旁的一个长面马睑老人,忽然接口道:

    “穆老儿,你的口气倒是不小、你们成群结彩闯山阳峰,已经罪不可赦,再加上出言无状,更是不能轻饶了!”

    穆端阳尚未答话,智圆大师乃哈哈一笑道:

    “真是马不知道脸长,山阳峰主人还未表示可否,你这绥外野魔不在绥外守着你那一片黄沙废土,竟到达深山之中来啃石头,难道此事与你有份么?”

    智圆大师边说便转头对穆端阳通:

    “他就是绥外八魔中的老二,反面人度邸柏。”

    穆端阳正想说话,邸柏已冷哼一声,道:

    “人为老夫所擒,怎能说与老夫无份?”

    穆端阳闻知爱孙已有着落,更是迫不及待,乃疾喝一声,道:

    “人在那里?”

    同时,突出左掌向长面入魔邸柏的左肩抓去。

    邸柏面色一变,右肩微塌,尚未还招,忽见大邪厉古右袖一拂,穆端阳猛觉一股大力撞向左肋,当被斜着震退两步,接着听厉古道:

    “有话可以慢慢的说,何必动手动脚?”

    智圆大师与其余各人正发作,接着又听厉古道:

    “人是在此地不错,或放或留老夫还未便行作主,不过有一方法可以变通,使大家亦不伤和气。”

    厉古说至此处,扫了众人一眼,智圆大师即插口道:

    “山阳峰主人能肯慈悲,此事即好办多了。”

    厉古作作未闻,继续说道:

    “你们所要寻找之人,就在那边”说着,顺手向左前方一指。

    众人顺着厉古所指方向看去在月色昏暗下,见在百丈之外一处出腰地方。矗立五个石堡,智圆大师与穆端阳在未来山阳峰之前,均会听悦厉氏兄弟专吃五毒,并且建堡储养,以供食用。此时一看之下,智回大师心中猛然一沉,穆端阳更是关怀爱孙心切,须发俱颤,一声暴吼即欲冲上。

    智圆大师伸手一揽说道:

    “老英雄暂请勿急。”

    乃掉头目注厉古,说道:

    “老衲常听江湖传说,山阳峰储有百毒,平日都是建堡蓄养,倘若传说是宝,那石堡之中自然尽是毒物,如此一来,我那徒儿还有命在?”

    厉古冷冷的说道:

    “这就要看令徒的功力和运气如何了。”

    智圆大师高宣了一声佛号,一收过去玩世之态道:

    “厉施主还有什么交待么?”

    厉古仍然冷淡如前的道:

    “我适才说的变通两办法,即是人在那还石堡之中,你们可自行去找,救出来人便可自行带走,如果不慎而为毒物所侵,可不能怨老夫不在事前说明。”

    这时,立在智圆大师身后的一个白面少年,后面随着一个满腮短髭的壮汉,二人同时向前跨近数步,那少年轻声问智圆大师道:

    “请问大师,家父是否为此人所害?”

    智圆大师轻答道:

    “不是。”

    并随即向后边诸人打招呼,喊一声:

    “走!”

    当先须向石堡方向驰去。

    子母锏穆端阳最为激动,双锏已经入手,紧随智圆大师身后。

    其余诸人,均亦兵刃出手,尾随而去。

    厉古对着诸人的背景有冷哼一声,便与长面人魔即相等的回转青阳宫。

    如在从前,以“山阳五邪”的暴戾无行,早与来人动上了手。今日之一忍,主要的原因,是在五天之前,才在法化禅寺受挫,又以庭中尚有人等着有要事待商,明知穆小端生存无望,乃故示大方,让智圆大师等十人先闯毒堡,如能被毒物所害,正可省去一番麻烦,即攸不遇害,亦必闹得狼狈而退,那时再来个落井下石,一网打尽亦不为迟。

    这时,见智圆大师等十余条黑影,已经扑近毒堡,遥闻穆端阳苍沉的在喊:

    “端儿!端儿!你在那里?”

    声音苍劲而凄凉?

    厉古邸相等人听到这个声音,并没有丝毫的同情之感,仅在他们的嘴角上刻刻出一丝儿冷酷的笑纹?

    智圆大师等十余人扑到近前,见毒堡并排儿共有五个,像五个大圆筒,依高低形势建筑在山腰之上,每一个毒堡高约三丈,是用巨石堆成,用油泪合逢,坚固异常。每堡相离约有两丈,各堡都无门窗,只在上顶筑出一段高约三尺的四方石垛。

    三丈高矮的毒堡,还难为不住智师等人,这时各人已纷纷跃上石堡,到达堡顶垛口之处。

    智圆大师和穆端阳分别扑上中间最左面的两座石堡,其余八人各都跃上其余的三座石堡。

    每一石堡的垛口,都是用生铁铸成的方盖,严密的扣封着,在生铁盖的两边,一边有一枚钢环,以备开闭的时候握手之用。

    这五座石堡,在外表看来,没有丝毫出奇之处,但是众人谁都知道内中所隐藏的,是些随时可以致人于死的毒物。

    智圆大师正在端相那方生铁盖有无异处,忽听一声暴响,穆端阳已将最左边的石铁盖一钢击碎,智圆大师即忙喊道:

    “老英雄,千万留神!”

    穆端阳宛如未闻,左手铜随向垛口一绞,一阵轻响,忽见无数蛇头沿着垛口婉蜒伸出。

    智圆大师心想不好,忽又闻右边石堡咚咚两声赵氏兄弟已连续摔下。

    在同时之问,更嗅到一股腥臭的气味中人欲呕。

    智团大师向左右一看,见四个毒堡的生铁盖子。除去最左边的一个,已被穆端击碎。其余三个亦都被同来诸人揭开。

    在月光之下。见由各毒堡顶端的方形垛口,分别而缓慢的飘出一层黑色的淡烟,随着风飘散空际,适才所嗅到的腥臭气味,正是这种东西。

    智国大师深知这种淡烟,都是恶毒所聚,中人立即昏迷,乃大喝一声,向左右招呼道:

    “各位闭住呼吸。”

    随向腰间一探,取出丹丸急先衔在口内。接着双手齐扬,分向两边投出六粒,分赠最右边及靠左两石堡的六人,随着一跃而下,又往摔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赵氏兄弟二人,每人口中塞了一粒。

    等到智圆大师二次跃上石堡的时候,突问左右两边么喝连声,最右边堡顶已满片蜘蛛,小的如同鸡卵,大的有拳头大小,行动快速往返如飞,正围着堡顶的三个同伴不住攻击。

    这三个人一个是浑厚结实的池通,另两个是孙和罗敏章。

    他通双掌齐挥,孙的左枪右锤,和罗敏章的两柄快斧,都凝聚神舞个不停。

    不过蜘蛛这类毒物,体积虽小,但运动极为灵活,孙和罗敏章的枪锤快斧连续舞动,总觉着有如杀鸡牛刀,英雄没有用武之地。反而不若池通的双掌,一振即是一片,所以除却池通尚能立虽原地之外,孙罗一人倒被迫得夜堡顶上到处跳跃。

    左边古堡是虞辑加,王蜕,乐小方三个人两枝长剑一口金刀,正对着一群红色毒蝎拼力挥舞。

    努圆大师眉头一披,又复一掠而下,将中毒的二人,一手个提上毒堡,放置在自己身旁。

    然后,双手一伸将铁盖轻轻提起,接着一股黑色烟伴着一阵腥臭由垛口升起,智圆大师单袖一拂,身子随着贴近一着,在铁盖之下,还有一层细密的钢网,钢网的下面。满附着尺许长的蜈蚣,周身黑红,微带亮光,看着非常可怖!

    智圆大师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才明白左右各堡的毒物能逃出堡外的原因,是被同伴将钢网捣毁所致。

    心中暗忖钢网不动固是稳妥,但还是目的午救人,不的黑网又如何查出究竟?

    这时,左右喝声更急穆端阳仍紧据垛口,双锏飞舞如飞,满片蛇影洒落四周。

    智圆大帅将心一横,右掌疾出,猛抬急压,“噗”的一声,整个钢网带着附满的所有蜈蚣,尽落堡底,微一俯首,只风堡底漆黑,仅藉着射进垛口的一线月光,可见十万毒物蠕蠕移动。

    随着又见无数线条蜿蜒而上,智圆大师右手复又拍出一掌,右手虚空一幌,一流火线投向堡底,藉着火子一点光亮,模糊中看见堡底似乎有一站着,上下已满着毒物药,被火焰一照四处奔逃,隐约之间看见笼内行像坐着一人。

    智圆大师精神一震,举日瞻望,这时自己的同伴被迫下平地。在五座毒堡的前后左右,布满丁毒物,足够行动的一个同伴,都满头大汗,只有穆端阳尚在堡顶。但亦离开垛口约有三尺,无数条毒蛇群涌而出,细的相同拇指,粗的可及儿臂,看情形亦是极为不利。

    老禅师一面迫往垛口,一面提声喊道:

    “人在这里,请老英雄与各位到此地会合。”

    穆端阳手中双锏一阵急挥,跟着一声暴喝,人已腾空而起,中间了微一接脚,便落在智圆大师身旁,双足甫落便急声问道:

    “人在那里?”

    智圆大师用手向垛口内一指尚未说话,穆端阳已身扑上。

    老禅师大袖急拂,将穆端阳阻了阻,沉声喊道:

    “老英雄请勿过急,救人必须从长计议?”

    穆端阳即时一死,旋乃恍然大悟,心中忖道:

    “自己真是老糊涂了,只知拯救愚孙心切,这满堡毒物如不先行想妥对策,如何能下得去?”

    就在这咯一迟滞的工夫,他通孙罗敏章虞辑如,王锐,岳小方等六人,也都先后纵上中央毒堡,与智圆大师等二人会合一处。

    但孙、罗敏章一人已为蜘蛛啮伤,虞辑如同时亦中蝎毒,三人纵上堡顶之后,立即跌坐不起。

    这时,身后石垛口的蜈蚣,已源源而来,遍地的蛇蝎蜘蛛,带着嘶嘶之声,向着中央石堡蜂拥而来。

    在堡顶上边的十人,已腹背受闲,穆端阳的双锏和池通的双掌,拼命抵挡着突出了垛口的大群蜈蚣,智圆大帅,王锐,岳小方等三人,沿着堡顶周围,扫荡着不断爬上石堡的蛇蝎蜘蛛,尚须注意保护着已受伤的五人。

    此时已经月上中天,正主儿敌人一个远未交手,被这大群毒物,已将这两位武林前辈及八位高手困得手足无措?

    附近遍地与毒堡上下,虽然毒尸狼籍腥臭无比,而各类毒虫仍是越骤越多,苦于应付。

    穆端阳为着救爱孙心切,势如疯虎而丝毫不计利害的疾舞双铜。连整个垛口都已砸去,他的想法是洞口越大,毒物散的越快,救出端儿的时间越早,岂知如此一来,毒物拥出得越多,越是难于收拾!

    如果不为救人,专求脱身,当然还难为不住这十位武林人物,但观目前形势,要想求得两,已势不可能。

    尤其穆端阳老英雄,宁肯拼上老命一条,亦绝不肯就此舍弃爱孙而退。

    智圆大师眉头皱了两皱,心中正思忖着如何善后,忽听一声娇喝,接着自正南山腰红阳官方向射来一条纤小人影,疾如飞星一闪而至。

    人在空中离着毒屋约在七丈以外,又随着入影洒出一片青光,直射智圆大师等人所据毒堡的前后左右,另外一股强烈青光穿过被穆端阳所打开的洞口,直着射进中央毒堡。

    随着即是一股浓烈的硫磺气味,和一股焦灼的腥臭。

    突见遍地毒物带着急骤的嘶嘶之声,向四周蹿奔。

    从红阳宫方向射来的这条细小人影,甫一着地。便带着一片乌光,紧贴着地面向横里卷出三丈有余,一阵狂风,呼啸而过,狂风所经过的地方,将听有毒物一扫而光,这种威势使立在毒堡上正与群毒撕拼的诸人,都猛然震惊失色!

    但是,堡前的毒群威胁是解除了,而中央毒堡的蜈蚣,被硫磺一烧,反而不顾死活的潮涌而出。

    迫得堡上的五人,连眼前形势未看清,又疾忙转身应付新敌。

    只听背后连声叱喝,兵刃交击,好像很多人正混战在一起。

    穆端阳是神关注着端儿,已经不计生死。对所有变化。也都不会放在心上,只有智回大师心中万分纳闷,乃大袖猛挥,遥机回头一瞥,见一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女,手中拿着一张乌黝黝的短弓,与山阳峰的敌人打得正酣。

    智圆大师心中不由一动,暗自正在思索这乌弓少女的来历,忽闻一声清啸,声音劲足悠长,山阳峰请邪顿慌乱,乌弓少女亦略为停滞,短弓复又一卷攻上。

    智圆大师微一侧目,见自西南的白阳宫方面,射来一条黑线,空中突然一亮,接着一缕青碧光华直投堡底,随着射入的,乃是适所见的那黑线。

    藉着亮光一照,相距又近,在黑线射入堡口时,在众人眼前幌,耸促间看出似是一条人影。

    这时,堡内一阵翻腾,响声如潮,立在堡顶的五人都一怔。

    在众人怔愕之间,还未及思索的时候,忽见一个长方形的物体,从石堡缺口一冒而出,立在缺口四周的智圆大师穆端阳,和池通王锐岳小方三人,同时大喝一声,两双肉掌四般兵器,乃合力扑上。

    这时,大家才发觉这个长方形的物体,好像一个编织精密的大鸟笼之外边蒙着一层极薄的丝网,内中似是坐着一个人,正由一条瘦长人影,单手托着向空中急升而起。

    但见这条人影,右手一划身形微摆,这五入合力的围击,竟似无法着力,而人与鸟宠已经升向半空。

    堡顶的五人还未来得及采取次一步的行动,空中的人影在升至距离堡顶约及三丈的时候,上身猛然一旋,左肩一沉右足一撑,身平空斜卧,衣衫飘风,横着射出,轻灵的落在斗场之外,姿势美妙洒脱无比。

    穆端阳又是一声暴喝,身竣在扑去,身广尚在空中,便双锏猛挥合着下扑之势,一个“斩关破锁”。直射着对方冲去。

    面前这人仍然左手托着铁笼,右手微微一拂,穆端阳突觉右手腕被一股大力轻好一撞,右臂遽然下沉,非但左手锏无法递出。整个身子失去重心,跟跄撞出数步始行站稳。

    穆端阳满腔怒火,明知来人不善。此情此景那能再计利害,正欲再施杀招,忽闻一个朗爽谦和的声音道:

    “老前辈暂请息怒,先看一看这是否诸位所要拯救的人?”

    穆端阳心中一震,暗想自己太也荒唐,是敌是友都未弄清,即连下杀手,如果是友,又将如何说词,真是越老越不济事了!

    这时,智圆大师穹池通王锐岳小方四人,也已将五名受毒伤的同伴救至附近,听来人口气,知道不是山阳峰的人,便与穆端阳同时扑向近前。

    此时,来人已将铁笼放置平地,智圆大师凑近一看,见铁笼内萎顿的坐着一人,身浮肿不言不动,整个面貌已无法辨认。

    智圆大师与穆端阳同时被怔住,相互对望了一眼,智圆大师即忙问道:

    “老英雄。端儿离家时穿的什么衣服?”

    一句话将穆端阳提醒,即忙扭头一看,接着又凑近半步,仔细端相了半天,仅在衣着和面貌轮廊上看着像端儿。

    穆端阳立即沉呼一声:

    “端儿!”

    只见铁笼内坐着的人身子微微一动,脸上的肌肉也抽动一下、如非隔得很近,这一点点小的动作,简直是无法看清。

    穆端阳悲喊一声:

    “孩子……”

    底下的话尚未说出,已经泪如泉涌,随着单锏一划,笼外附着的丝网及网内的钢骨,便应手而断,接着把锏一支,身子一探双手将端儿托起,须发颤抖,悲伤不已!

    智圆大师低宣佛号,连道罪过。

    池通,王锐,岳小方三人,见此情形呆立一旁偶然若失。

    穆端阳凄锐的对智圆大师说道:

    “大师,这孩子还有救吗?”

    智圆大师还未回答,忽听先前那个朗爽的声音在诸人身截然的说道:

    “有救!”

    丁是,十双带着最大希望和祈求的眼光,一齐向这发话的人循声注视。

    在他们身旁三步远的地方,正立着一个身着宝蓝长衫,瘦长俊拔英挺曲洒脱的少年,适才说话的正是此人。

    这份超俗的神采,众人一见不由都精神一震。

    智圆大师首先跨前一步单掌问讯,道:

    “劣徒适才已承蒙施主救出万虫毒堡,老袖等已感同身受,如能再仰施主大力救其不死,老袖更当诵经三巴,为施主祝福!”

    穆端阳在旁双手抱着孙儿,身子深深一躬,说道:

    “老夫穆端阳先为爱孙及受毒伤诸位同伴向少侠致谢。”

    池通,王锐,岳小方等人,也情不自禁的随着老爷子躬身拜了下去。

    青年晒然一笑,对穆端阳与智圆大师道:

    “两位前辈不必多礼,晚辈愿略尽棉薄,藉前辈侠隐遗中之力,为贵同伴受伤诸人去除毒伤”

    接着对穆端阳道:

    “请穆老前辈先将令孙放卧地上。”

    随又向池通,王锐,岳小方诸人微一示意道:

    “烦劳诸位将其余受伤的人也一并抬在一起以便治疗。”

    池通等三人、即忙将赵氏兄弟及孙,罗敏章,虞辑如等受毒伤的五人抬至近前.平卧在一起。

    穆端阳回头向身后一看,微一犹豫的道:

    “少侠,这附近的千万毒物,不会干事罢?”

    青年又微微一笑道:

    “老前辈放心。有‘沉沦珠’在,绝然无妨。”

    智圆大师闻言心中突然一动,随接口说道:

    “少施主所言,是否两百年前武林怪杰济龙子老施主所用的善卸百毒的寒热绝宝‘沉沦珠’?”

    青年看了智圆大师一眼,点头答道:

    “大师见闻渊博,弟子所说的正是此物?”

    智圆大师仔细的端详着面前这位青年,同时双手合十念一声:“善哉!善哉!”转头对穆端阳道:

    “吉人自有天相。老英雄尽可放心,端儿的生命这次有救了?”

    穆端阳对于这位妙峰山高僧一向非常崇敬,听他如此一说,心中大慰、一面连点暗首,一面将爱孙轻轻放在地上。青年将端儿内外衫的纽扣慢慢解开,右手一闪一团碧光落在端儿心头。

    这时,众人始才看清这沉沦珠大如鹅卯色作青碧。正由青年右手持着放在端儿头心之上,沉沦珠微一接触端儿头心,青光稍欠,接着整个沉沦珠好似蒙上一层薄雾,作灰黄色慢慢升起,味通膻腥至为难阳?

    但是,随着薄雾的上升,端儿的脸和头部的肿胀逐渐消下来,继之,又将沉沦珠移至心窝胸部以及两臂亦渐渐消肿,最后。移置脐眼。腹部及两腿两足亦渐形平复,这时才慢慢看出端儿的影户。

    如此往复治疗之后,又轻握沉沦珠在端儿周身滑滚抚磨,经一个时辰,才恢复本来形象,但仍是不言不动,身皱纹更是难看至极。

    又过倾刻,忽见端儿两腿一动,从处鼻孔微微哼一声。

    穆端阳等诸人,自端儿疗伤开始,都精神贯注伫立一旁。

    尤其穆端阳一见端儿一动鼻中一出声,更是迫不及待,急急迈前一步,即欲出声呼喊。

    青年邓时抬手一挥,似有意又似无意,穆端阳顿觉一股劲韧之力直呛喉管,口正半张,可是要呼出的声音,竟被呛了回去。

    穆端阳脸色微变,旋见青年歉咎而和平的说道:

    “老前恕我孟浪,令孙此时级须静养,不能多加搅扰,生命中然无疑,亦须三个月的休养始得复原,并且身皮肤都将脱落。”

    穆端阳对于对方这青年人适才的举动,虽然略有不满,但一听到是为着顾虑爱孙的安而发,亦邓心平气和不计较。

    这时,青年又着手继续为孙氏兄弟等人疗伤,由于其余诸人,功力都不算弱,中毒不深,同时又都预服了智圆大师的印毒丹丸,治来倍觉容易。

    青年一面治着诸人的毒伤,一面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几位受毒较轻,更幸的是毒力聚而未散,大概毒汁吸入之后,那边也就打完了。”

    众人适才副精神,部集中在受伤诸人身上,闻言一看斗场,果然情形大变——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紫拐乌弓 爱搜书 紫拐乌弓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紫拐乌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紫拐乌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