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泰山。

    古称东岳、为中土五大名山之一,山高千寻,上多秦汉古刹,前人曾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语。可见此山之高拔雄伟了。

    正值深秋,天气不着瑟人的凉意,尤其是在绝顶的日观峰。

    对着苍茫的云海,幻迷流烂的霞光,在那铸有“日观峰”三个浑宏大宇的千年石碑之旁,有一个身穿宝蓝长衫的修长身影,他正迎着凛冽的山风,卓然挺立不动。

    山风拂起他的衣角,拂乱他整齐的头发,同样的,也吹拂着他荡起丝丝悉怀的心湖。

    那俊美挺逸的面庞上,飘浮着雾一般的惆怅,眼眶中,含蕴著迷朦的泪光。

    日观峰是高耸的,雄伟的,象征着豁达,高远;但是,又何尝不显示着深邃与沉郁?!……

    今天是他吴湖,叩别恩师,行道江湖的日子。在别人来,今天仍旧与其他的日子一样的平淡而无异,但是,在吴湘十余年的生命中,目前却是他最为黯然神伤的时候!

    不是么?那“一步一回首,三步九断肠”的离愁别绪,总是最难令人消受的啊!

    霞彩诡异的变幻着,仿佛映出一位老人慈祥和蔼而多皱的面孔,是的,这就是他的恩师,在十年漫长的岁月中,曾以醇存的爱滋润着这赤子枯竭的生命源泉的恩师。

    “十年,这是个多么久远的日子啊!……”他叹息一声。

    于是,在呼啸的山风中,在迷漫的云雾里,这隐隐散发着超然气质的青年,宛如又看到幼时牧牛的那片草地,草地忽然消失了,代替的是满天寒星在睁着无情的眼睛发出冷笑,在无数声尖锐的冷笑中,草地上的牛群杳然!多么令人惊惧与惶恐啊,牛群在他倦积入梦中失散了,而他那时尚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苦笑在吴湘唇角浮起,他摇摇头:“我那时好像觉得一切都麻木了,可怜的父母,他们在柳吴村中抵是贫苦的农人,那有力量去偿还村中大户的这些牛群呢?”

    云海又弥合了,有些乌沉,那好似矗立放夜中的山石,又像鬼气森森的浓密森林。忽然,云雾滚滚急散又聚,像似一群咆哮而来的野狼!

    “是的!那是一群野狼,在我哭喊着四处寻找牛群时候,碰见那一群生性凶狠张牙舞爪的野狼,多可怕啊!那点点森绿的目光,和低沉震耳的嚎叫……。幸而有一处崖下的石块救了我……该是恩师救了我,不是他及时赶到,将那些残暴的畜牲骗走,我仍是不能活着出来……后来,恩师收下我,带我到泰山后顶的齐云坪,养凡洞,传授我一身以前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技艺与学识。恩师所习真是浩如瀚海,他什么都知道,是那么多,那么博,那么深远……料不到那样简陋的浮心洞,却给予了我今生永远享用不尽的财富……”

    山风吹拂得更加寒瑟了,吴湘紧了紧衣襟,依恋的向周遭环视“离开柳吴村十年了,不知那里的变化可大?唉,那古庙的钟声了,老树的斜影,塔顶的残铃……。魂索梦系的白发爹娘,更不知还是否认得我这不孝的儿子?”

    暮蔼浮沉,前情似攀,像很远,又似在眼前。泰山后顶,齐云坪的云雾依然,吴湘痴痴遥望,但是阴的密云封固的万壑层山之外,又能望到些什么呢?

    一声声韵,从望月顶旁的玉皇阁飘然而出,随风悠扬,传及群恋。

    吴湘心头一震,猛然回头,向着熟悉的,带着凄凉意味的四思万物,看一眼,再看一眼,怀着满脸孺慕依恋之色,飞身向泰山南麓疾纵而去。

    泰安城,是山东省垣济南的屏障,也是在省垣南部距离济南最近的大城市。

    从日观峰到泰安城北门外的岱宗坊,足有五十里,如果在乎常人走来,尤其是走山路,总要大半天或者是一天的时间才能到达,而吴湘这位青年侠士,不过仅抵用了一半时辰,他已经步进了泰安城。

    已是黄昏,街上家家明灯高悬,商铺林立,行人熙来攘往,摩肩擦踵。

    吴湘原是个乡间的放牛孩子,再留居深山苦学十年,朝夕所处的是一个人一个老人;日日所见的,是古松翠相和一眼看不到边的层山森林,再有,那就是足下的流泉,空中的飞鸟,和天上的白云了。突然间今他接触到这五光十色与以往截然不同的花花世界,真是目不暇接,一切都感觉到新奇无比,这确是他枯寂生活,一次绝大的转变啊!

    吴湘沿着大小街道行了一阵,寻到城里一家最大的客栈黑底金字的扁额,上面写着“高升栈”三字。

    这家客栈,面监大街,气派很大,看去极为宽宏敞亮。客栈带着饭店,异常方便。

    吴湘微一迟疑,还未走列客栈门口,里面的店小二已经笑着迎出,这店小二十分年轻,右肩尚搭着一条旧毛巾,对吴湘恭身弯腰,客气万分的道:

    “少爷,是打尖,还是住店?打尖小店有上好酒菜,住店有清静房间。”

    吴湘面孔微红,轻声道:

    “先打尖,再住店。”

    店小二应喏一声,带着吴湘直到第三进院落走廊侧旁的一间客舍住下。

    房间分大小两间,里面套间,一床一几,外间为客室,有一红漆方桌,上摆笔墨文具等物,四壁尚配接着几幅字书,虽非名品,倒也淡雅可人。

    不久,店小二送来脸水,伺候吴湘清冲洗完毕,又殷勤的陪送吴湘到前面膳厅进用晚膳。

    来到前厅,抵见大部座位,都已坐满,仅只剩下两张空桌,吴湘随便选了一个坐下。甫经落坐,店小二已连珠般的报出十几样菜名。

    但是,吴湘却一样也未听清,仍很不好意思的道:

    “随意来两样菜,用饭好了。”

    店小二便笑着向厨下招呼而去。

    趁这个机会,吴湘极为自然,又不露形迹的分别向厅中每桌座客仔细打量,这幅情景,与深山古洞中的淳朴生活,又有着多么强烈的分别啊!

    厅中食客,形态各异,喧哗嘈杂之声,不绝淤耳。他正在好奇的四处视望,店小二已将饭菜送来。

    菜是一浑一索,外带一汤,小二哥并笑着特别介绍:

    “为少爷预备的这几样小菜,小的格外招呼厨下做的非常清淡可口。木须肉和三鲜汤,例不算什么,惟独这份素菜,奶汤蒲菜,是本城里的特产,远近驰名,凡是从泰安城来往的过路客商,都得要一尝为快,少爷请慢慢用着,尝尝味道如何再说。”

    吴湘微笑点头,店小二又忙着张罗别的客人去了。

    店小二离去之后,吴湘低头仔细一看他所说的“奶汤蒲菜”,汤为纯白,色如奶汁,菜色又是油光嫩绿,看去十分可爱,盛在碗中,绿白相间,觉着更是不俗。

    吴湘整日未进饮食,早已饥肠辘辘,这时视色闻香,更是食欲大动,轻轻提著一尝,果然鲜美可口,真可称的上是色香味惧佳了。

    他心中想道:

    “城市和深山,究竟大有不同啊……。”

    在此时-

    忽闻街上蹄声杂乱,人嚷马嘶,自远处迅速即移到店门之外,店中柜移,为招应生意,急忙蜂勇迎出厅中客人,亦都集中目光,向门前望去。

    吴湘也随着众人向外注视,抵见来人中有老有少,共二十余人,个个都是风尘朴朴,显出经过长途跋涉之容,这些人。年纪老的都在四旬以上五旬左右,衣着样素,骨格结实。年纪轻的,却在十八岁至二十三岁之间,个个都是英气焕发,精神抖擞,各人都随身带有兵器,店门外的坐骑,鞍佩也都异常整齐。

    吴湘正在纳闷这些人是什么来路,忽听隔座有一酒客自言而语的说:

    “噢,赶梁试,考试场的。”

    吴湘这才想起,恩师曾经讲过的‘穷文富武’。照历朝的习惯,读书之人,家庭不论怎样富有,到了赶考应试,也祗是一架书箱,最多不一个跟随书憧。习武之人,则就不然了。

    必须有马有弓,有穿着佩带,比较读书之人要讲究场面。这些青年,大概都是应试武生,这些老者,想必是他们的师传了。为求功名,争门第,光宗耀祖。而自己,则是为闯荡江湖,济弱扶倾。一个是出发在私,一个是出发在公这其间的差别就大了。

    从这些,他又连想到恩师的十年苦授,耳提面命……可回忆的往事,现在太多了!才经阳别离开这位慈祥的老人,到现在不过仅仅一天的时间,感觉上,又好像是那么长久,那么遥远忽然,一阵喧嚷声起:

    “店家!店家!马糟不够用,水也见底了。”

    “掌柜的!还差六匹马的饲料嘛……。”

    赶快给弄点水擦擦啊,怎么搞的?……”这阵喧嚷,又震动了厅。

    见个店小二忙得团团转,一叠声答应:

    “客官老爷们,来了,来了。”

    但是,这群新来的客人中,仍有十多人,面现不耐之色,进出不绝的催找马糟和用水。

    那些老年的,倒还显得静,年轻的都好像刻不容缓。这也难怪,因为马在他们,原是第二生命啊!

    正当吵杂喧嚷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从百跨院内,传出一个苍劲的声音道;“客官们,且请稍安毋躁,在厅前角,尚有一个旧槽,老朽因有腾不出手,劳驾诸位客官,先行自取使用。”

    这声音是那么深沉而有力,厅内厅外,无所不闻,那么吵杂的声音,也顿时都平静下来。

    吴湘坐在厅中暗道一声:

    “好足的中气!”

    随着声音又超杂乱,那是这些客人赴至墙边寻找马槽的脚步总之,喧嚷之声又起,并带着不满与气愤:

    “店家!你说的马槽在那里?还是请你自己来找吧。”

    “岂有此理,我们踏遍院,也没有看到马槽的影子嘛!”

    “真是荒唐……。”

    於是,一声无奈的叹息,悠悠传来。又是发自西面的跨院,不问可知,又是先前说话的老人所发。

    跟着就听到一种不紧不慢的嗒嗒之声,片刻后,一个独腿独臂的老人,已出现在跨院的门边。

    祗听坐客中有人窃窃低语:

    “老掌柜的来了。”

    这时,大家都齐目注视着这个残缺的老人,尤其找马槽的几个客人,是更加注意。

    他们一边在仔细打量着老人,一边还存着:

    “看看你到那里去能找出个马槽来”的怀疑心理。

    吴湘见这老人,年约七旬,浓眉大眼,面色红润,身高体健,白须飘拂胸前,屹立当地,情态甚为威猛。

    这位老人,左边缺少左腿,且妩有半条手臂,腋下挟一拐杖,看去相当沉重。

    吴湘心想:

    “可惜残发,不然这老人在壮年之时,倒是一条上好汉子。”

    此时,老人两眼平静的向厅前众人扫视一遍,仍然向墙边行去,虽是单腿独拐,却中看出步履非常稳健。

    老人一直走到墙边一个与地平面相齐的矩形石线之旁停住,身躯稍弯,右手向前轻轻一仲,五指已插在坚硬的土地内。

    众人不禁悚然一惊,都凝神静气的看着老人的行动。

    祗见老人五指一收,抓住那条与地平面相齐的矩形石线,随着向上一提,“硅”然一声,一个长约六尺五寸,高约一二尺的石槽,已赫然应手而起!

    在原来的地面,顿时现出一个规规正正与石槽一般大小的土坑来!

    众人同时发出一声低沉的惊呼,老人又顺手将古槽轻轻反转“嚓嚓”向地上一,将石槽内的积石槽赶快送到后院马棚去。”

    同时转过头来,向这批客人们诚恳的说道:

    “有劳诸位久等了。”

    这时,院鸦雀无声,院子里的客人,都已呆在当地。所听到的,祗是伙计们搬抬石槽的零乱脚步声和气喘声……。”

    这些适才尚不可一世,此际却噤口无言的客人们,心中准是在想:

    “自己这点工夫,比起人家,实在差的太远了!”

    老人看着这些人失态的样子,微微一笑道:

    “客官们,且请自便,老朽失陪了。”

    说着,左拐一提,便要离去……。

    “老丈慢走!”

    这时,在客人中,走出一个人来,此人约五旬年纪,正是这众客人中的一位师傅。

    此人行至老人面前不远,深深一揖道:

    “在下许思洁,今天在高升客栈,算是长了见识,俗语说:‘同船过渡是有缘’,今晚由在下等同行作东,敬请老太一叙,务祈赏光,万请老太匆嫌在下等孟浪才是。”

    老人听罢,哈哈一笑,豪迈的道:

    “常言‘客从主便’,冷天到弄成“反客为主”了。

    说着,二十多人,已一同进至前厅,招呼店小二摆齐酒宴,轰然畅饮起来。

    吴湘本已用罢晚膳,为着好奇,又要来一壶熟莱,慢慢品茗,想听听老人说些什么。

    老人酒量甚宏,二十多人轮流劝饮,已经百杯以上。仍不见有丝毫醉意,年老的师付们,说话倒是始终保持分寸,但是这般年青人,大半都是童心未泯,不住的问长问短,喋喋不休。

    老人似乎也特别高兴,凡是有问必答,惟独在询及他出身来历之时,却总是顾盼言他,有意讳避。

    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尤其是年青人,越是人家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的事情,他们就越想知道。

    甚至,一句最普通的话,如果你大声去说,可能无人留心,但是你如悄悄的单独仅对某一个人附耳低语,立刻即会惹人注意,也更会有人想知道你是说些什么。

    何况,这老人的已往,对他们更具有绝大奇异的吸引呢!

    时间已经敲过三更,桌上菜肴狼藉,老人的酒,已够七分,厅内主客的兴致,仍是不小。

    这时,桌了左右两端,忽然站起两个青年,看年龄像是这众人中年纪最轻的,但是脸色上却充满了可爱与淘气。

    两人像是早有默契,一个端杯,一个执壶,并肩走到老人面前,恭谨的说道:

    “老前辈,今日晚辈等何荣幸,得蒙前辈的不吝数诲,获益甚多,晚辈特此敬你老人家三杯,以后如果再有机缘,仍恳老前辈多子赐教。”

    说罢,稍稍一顿,又道:

    “这样,也可了结晚辈等的心愿。”

    老人听罢,微微上笑道:

    “小客人,敬酒之外,是否还另有文章?”

    两人脸色同时一赧,年龄稍长的一个喃喃说道:

    “不敢,还求老前辈讲点江湖掌故和武林轶闻,为晚辈等增增见识。”

    年纪最轻的一个,双目低垂,生像畏惧老人似的,声音低如蚊蝇:

    “晚辈愿知道你老人家,怎么会失去腿臂?”

    说罢,脸色更红,声音更低:

    “请您千万不要介意。”

    座无声,众人却都认为少年人问的过分,可能触发老人隐痛,使愉快的场面,转变成尴尬。

    老人双目一睁,精光暴射,沉声对面前的少年道;“小客人,老朽还未请教贵姓大名呢?”

    少年仍低着眼帘,喃喃说道:

    “晚辈郑斌。”

    老人抬眼注视年龄稍长的一个;

    “你呢?”

    “晚辈林文智。”

    “斌兼文武,有才有智好名字,来,先乾三杯!”

    老人说罢,连乾三杯,又回头一扫厅,客人都已散去,只剩吴湘一人,正在手握茶杯向这中注视。他的目光与老人一接触,老人不觉微怔,转首环视座,一丝奇异的表情,已在他嘴角隐隐浮起。

    良久,良久。

    一片宁静,己没有适才的豪饮哄笑,反听到众人低沉的呼息声……。老人单手握杯,陷於沉思,大家都在忍耐的等着。没有任何一人出声打扰。

    忽听老人微喟一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双目微闭,缓缓说道:

    “今日是老朽几十年来最高兴的一天,老朽也愿意和诸位多谈一谈,老朽这一点笨力气,今天承蒙诸位捧场,现在,说起来可笑,想起来可怜……。”

    老人一面在说,一面好像是沉浸在当年的往事。

    众人都平静的留心听着,没有一个人提出质问。也没有半点儿搅扰他的声音。

    “四十年前,啊,已经有四十年了……在中原一带,有八个响当当的人物,专做打截商旅和劫镖等事的勾当,当地居民,无不闻名丧胆,无论官商,凡是想在中原一带借路经过的,无没战兢谨慎,深具戒心……。”

    “但是,他们小的不干,而专做大买卖,因为他们经常活动在陇东地区,所以江湖上称他们为‘陇东八屠’……。”

    提起这‘陇东八屠’四个字来,座客中小一辈的,倒还投有什么感觉,但那些老一辈的,都已动容?

    “有一年,黄河决口,当地居民受灾无算。当时的官府专案划拔出五百万两纹银快运救赈,运送的路线是必须经过陇东平原,当然,这“陇东八屠”,自不会放企这笔发财生意;但是,地门事先虽经仔细探听。而始终未探查出究竟是那家镖局负责押运这批红贷,他们心想:反正吃镖行饭的,都得向做无本生意的打过门,卖交情。不然再硬的把子手,也绝不敢冒险通行。即然打探无绪,也只有等着到了时候再说,当然,他们八人在事前。

    做了一番例行的安排准备……。”

    老人说到这里,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接着又自行斟满:

    有一天,他们接到手下探报,知道约有三百余轮银车。已经近距十里,但押运之人,只有一男一女,并无缥局行号,亦无镖旗,这“陇东八屠”闻听之后,虽然心中纳闷不解,但确知此等责贷,绝不会无人押运,当时还以为手下打探稍有不实。除令行详探以外,知道即时就要与来车朝相,自可详知分晓……。”

    老人顺手又饮一杯,再行斟满。续道: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已见来路上尘头大起,接着就见银车婉蜒而来,奇怪的是银车直到近前,确实没有看见镖旗,也没有发现什么越子手,喊镖一类的举动。在一般行客认为是草木皆兵的地区。在他们好像是若无其事一样,事情固然是出乎常情之外,但“陇东八屠”到口的饭食,可不能不吃。当时也就未再多想,便信照预定安排,等待着银车行进了准备动手行事的地段,这八人及疾马急奔而出,正面拦车。

    原想着,在此种情景之下,以“陇东八屠”在中原一带的威望,定会手到擒来,绝用不着费何周章,岂知事情却大大的出人意料之外……。”

    老人稍作停息,仿佛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半响,他又低沉的道:

    “所有银车经这八人一拦,便甚为从容的缓缓停住,丝毫没有一般银车或镖车,在出事前的那种慌乱紧张现象,仅只由最前那辆银车坐在车大旁边的一个壮年汉子,举起插在车辕上写有“急赈”两字的三角小旗,左右摆动了几下,后边每隔十车,在车夫旁边都坐一个与首车同样装束打扮的壮年汉子。

    首车的小旗摆动以后,即插回原处,其余乃次第摆动,向后传递下去,这时已发现列银车的后尾,果然如手下所探报的,有着一男一女两人,女的坐在一辆装璜讲究的骡车上,面貌姣好,看去仅二十出头年纪,端壮秀丽,风度高稚,但未瞧着带有什么兵器;男的骑着一匹灰色瘦马,右手扶缰,左手反提着一根钢棍,铜棍的另一端,斜仰出右肩约有尺许,尤其那男子面貌,黑瘦带病,也不过三十岁左右。独那根钢棍,色作暗红,金光照人,似乎还有一点价值。”

    老人身子微微一动,好像在整理思绪,又好像这件事情叙述的主要情节,就要开始:

    “这男女两人,在部银车停止进行的时候,当然也随着停止,等候着前面的小旗摆完以后,马上的黄病汉子,乃转头向车中女子,轻语了几句,好像在交待什么事情,因相离太远,听不清他所说的是什么内容,只见车中女子微微颔首,态度异常平静。”

    老人这时满脸怅们的向众人扫了一眼。又续道:

    “黄瘦汉子交等完毕之后,两腿轻轻一提,那匹灰色瘦马,已沿着银车向前慢步行来,从容,自然,稳静,好似没有任何事情将要发生一样。“陇东八屠”的阵势,是从银车最前到后尾,差不多以相等相间的距离,分配监视着这价值五百万两纹银的银车,这黄病汉子从车后到车首,对拦车的八人,每经过一人身前,只瞥一眼,多一点儿都不再看。自尾到头,未有半句说话。”

    老人瞳孔中露出一丝惊悸之色,好像他已看到那时正在逐渐向‘陇东八屠’移近的厄运:

    “照平常拦镖的规矩,遇到事情发生,首先由镖局负责押镖的镖师出头,拿言语,盘交情,退门坎,沧江湖过节。说的通,原车放行;说不通,双方即在手底下见真章。当然,凡是到了正式出面拦车的时候,再能说得通的,也就很少了。但是,这黄病汉子的一切动作,太也超出常规之外,而这“陇东八屠”,各都觉着已经胜算在握,倒也不忙在个一时半歇。

    即静静的等候着。要看看这黄病汉子,究竟还有些什么花样再说不迟。一直等他慢步行过最前银车大约百步左右,八人对他这种动作,则更是不解。正在大家感觉着不耐的时候,熟知就在这时。”

    老人双目暴睁,身子一直,声音也随着提高,那黄病汉子,己将马头迅捷灵巧的一圈而回。

    但是,去时是意态悠闲,如野外漫步,而这一返回,竟是满脸杀气,疾如飘风,好似飞将军从天而降一般,势不可当,只闻一声大喝如平地焦雷,震荡四野,不但是云动的群车骡马,大起骚动,即还在车尾最远之人,亦觉两耳嗡嗡作响,云耳欲聋。几乎在喝声始起的同时,这黄病汉子已来到临近八人中最前一人的身前,那正是陇东八屠中功力最高的一个

    威云八方廖子元。人家马都未下,只见余光一闪,红影突现,威云八方廖子元的人,马、兵器,已混合一起,堆在当地。兵器陷入了人体,人的血肉渗合着马的血肉零模糊,目不忍睹!黄病汉子砸死廖子元之后,并未稍停,仍然是人在马上,马驰如风,接着又是金光红影,红影金光……在远处望去,是异常夺目,但在当时的情景,就任谁也没有这种闲情逸致了!於是,金光红影连续闪烁之下:一个,两个,三个……一直到第八个,遭遇了一样的命运!

    在如今道来,是这么烦琐费时,但在那时,仅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这第八个人,因为他分配的位置,是在银车的最后,所以距离着前面较远,多少总有一点准备的时间,到金光第八次再现的时候,他尽了力招架,躲避,跃闪,结果,还是失去一腿一臂,晕死当场,落了个终身残废!”

    老人深沉的摇头叹息,又似自语:

    “最可怜的,也可说最可佩的,是人家自始至终,只用了一招积为平凡,积为普通的“力劈华山”,便在顷刻之间,结果了横行中原,闻名天下的七条半人命,还加上了八匹马命!”

    吴湘听至此处,心中一动:

    “嗯,恩师曾经说过此事,这是黄面弥陀魏昭,和美芙蓉萧雪纯两位前辈当年的英勇事迹。他说的是魏老前辈的紫铜棍和灰龙驹。恩师说那紫铜棍非但坚硬无比,而R叮长可短,一端井有细密洞眼,一经舞动,即自然具有吸取敌人各种歹毒暗器的妙用。灰龙驹更为世间灵物,非但脚健力长,异於常马,窜山渡水,更是如履平地。美芙蓉萧前辈的那对兵器

    溜金环,他似乎还不知道呢……。”

    这时,一个清雅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道:

    “老前辈,以后呢?”

    老人黯然一叹,双目又闻:

    “以后么?‘陇东八屠’再不存在,除了前面的七人以外,那个最后之人,只是晕死当地,并没有真正死去。他被隐放暗处的手下救去,延医治疗,经过两年,才得复原。从那时以后,他已渗透人生,痛悟前非,以劫后余生,尽行善举,世间名利,已与他无什缘份了……!”老人抬目一扫郑,林二人,苦涩的一笑道:

    “小客人,差不多够了吧?”

    厅各人皆已听得入神,一时竟忘记回答。

    老人惨然一笑,右手向左拐微微一扶:

    “客人们,老朽今天多谢啦。”

    语罢转身离座,双目一扫吴湘,大步走出膳厅,边向一旁伺候的店小二道:

    “小福子!今晚算老朽为诸位客官接风,也算饯行。”

    嗒嗒的拐杖声,渐渐去远,厅的客人,仍然怔愕的坐着,好像没发觉老人离去似的——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紫拐乌弓 爱搜书 紫拐乌弓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紫拐乌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紫拐乌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