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来到厦门前,四周突然涌现一片火炬,火星劈卜,宛如火树银花,惜乎众人均无心观赏。

    就在火炬涌现之际,从巨厦大门内闪出五人,一字排开。

    他们是倪焕廷,韩南辉,韩西辉,韩北辉与倪春秀。

    奇怪的是韩西辉与韩北辉已被薛夫人利剑断腕,而且在剑锋之上涂有苦菖,奇毒无比,但此时他两人却双腕整齐。不异常人,看来这阳春教主倪焕廷不但功力奇强,而医道也甚精通。

    倪焕廷来到近前,桀桀笑道:“好小子,真有能耐,约期半年,你竟然半月之间重又返回,但不知请来了多少异人高手?”

    司马瑜冷然笑道:“教主好大的口气,这白雪宫中,又不是什么铜墙铁壁,龙潭虎穴,需要多少高手,一句话,教主将薛夫人等一干友人释出,万事皆休,否则,我要让你这白雪宫中,血染殷红。

    倪焕廷正色道:“释放你的友人,倒并不难,只要你依我一个条件,我那唯一传人韩东辉丧在你手,现在雪神降福你身,你若愿归我门下,成为阳春教传人,马上将你友送出云开大山,否则,连你五人在内,休想再出山门一步。”

    沙克浚知道说话之人就是阳春教主,听其语气狂傲,一时不耐,就要发难。

    司马瑜浪迹江湖以来,历经诡波湃云,胸中自有城府,但见沙克浚神色不耐,立以眼色制止,佯笑道:“只怕我司马瑜无此福份为贵教传人,条件暂且不谈,我要先看看我那些友人是否安然无恙?”

    倪焕廷怪笑道:“本教主向来守信不渝,前次让你出宫,也不过是念你秉赋深厚,欲收你为本教人,不忍加害,其实,你纵然遍邀武林高手,也奈何本教主不得,你既然要看看你的友人,不妨就让你看一看,也好教你放心。”

    倪焕廷语毕,用手一挥,室内灯火通明。

    薛夫人,薛琪,冷如冰,靳春红,马惠芷,凌绢等六人静静地坐在屋内,神态安样好像已经受制。

    倪焕廷道:“小子,看清楚了吧,你的友人在白雪宫中备受款待,连一根毫毛也未受损。

    语毕,用手一挥,那灯光又自熄。

    水晶宫主凑前来探问,其中何人姓凌,司马瑜予以相告,正言谈间,忽听一声大吼,原来沙克浚业已发难。

    沙克波一出手其余四人也各找对象。

    沙克浚对倪焕廷。

    长乐真人对韩南辉。

    长眉笑煞对韩西辉。

    水晶宫主凌嫱对韩北辉。

    司马瑜却被倪春秀对上了。

    于是,五个人作对儿厮杀。

    对方五人,除韩氏三昆仲使用钩剑外,倪家父女都是徒手,这边五人,除司马瑜腰系长剑外,其余都是徒手,而司马瑜因倪春秀徒手进招,故不便拔剑相向,于是,形成两对相搏,三对空手对奇刃。

    且不说其余四对,先说倪春秀一面进招,一面说道:“司马瑜,看你表面仪表堂堂,骨子里却是卑鄙下流,竟然让你把妹子春兰弄到手害得我们骨肉离散,今天你家姑娘断然放不过你。”

    司马瑜听倪春秀血口喷人,不觉怒火高炽,喝道:“你不得胡说,我司马瑜伟伟丈夫,岂是那种见色即贪之辈,今如不叫你毙我掌下,你也不知我厉害。

    语毕,双掌齐发,一拒来掌,一击乳泉大穴。

    倪春秀见来掌厉害,忙收掌势,向外一闪,吃吃笑道:“我妹子春兰也真倒霉,碰上你这忘恩负义之徒,你说你不是见色即贪之徒,你想想你刚才那一掌拍向你家姑娘什么地方,你分明见色起意。”

    司马瑜一听,不由满面羞红,因为武林之中,有一不变的视定,男女交手,男方不得对女方乳部及下部袭击,刚才,司马瑜因顺倪春秀来掌之势,未注意武林规矩,一掌向对方乳泉穴袭去。

    司马瑜经倪春秀一喝,满面尴尬,猛喝一声,怒道:“贱婢!少说废话,纳命吧!”

    呼!呼!呼!一连攻出三掌,一时掌影如山,气势磅礴。

    那倪春秀也自了得,腾,挪,闪,躲,接连避过,反又攻出数招。

    两人你来我往,不相上下。

    那边……

    沙克浚与倪焕廷,长乐真人与韩南辉等两对热均力敌,长眉笑然对韩西辉已感渐渐不支,不过,龙形八式的神奇招式,倒还可以抵挡一阵。

    水晶宫主凌嫱,是五人之中唯一占尽先机的一人,招式奇异,身手俐落,韩北辉一支钩剑,竟然像被千丝万缕缚住,无从施展,时时险象环生,弄得韩北辉气喘吁吁!

    倪焕廷与沙克浚交手已不下三十余招,不分胜负,各人均暗惊对方的功力,不敢大意。

    白雪宫之前正展开一场空前未有的生死决斗,胜负关系至大,人影幢幢,掌影重重,剑光闪闪……

    忽然,一声金铁折裂之声,韩北辉手中钩剑一裂两断,呛郎落在地上,也不知不水晶宫主用的什么手法。

    韩北辉既失兵器,显已落败,水晶宫主岂能坐失良机,欺身上前,双掌微幌,已然将韩北辉一条右臂扣住,只听“卡擦”一响,一条臂膀竟让凌嫱活生生的连骨带肉给卸了下来,惨嚎一声,韩北辉竟自晕了过去。

    此时,长眉笑煞萧奇正值遇险。

    原来,韩西辉与长眉笑煞萧奇鏖战数十余招,虽一直掌握先机,可是,这老头儿似乎有点魔法,总能化险如夷,安然无事,于是,暗动心机。

    其实,萧奇已然用尽力在招架,韩西辉可是毕生所碰到的唯一劲敌,目前,萧奇只是恁着久历阵占的经验,和龙形八式的奇妙变化在那里虚挡一阵,以待良机,虽不能说一击而败对手,却也能稍获喘息。

    突然,韩西辉当胸露出空隙。

    这空隙,在时间,部位,以及萧奇的身形和步法上来说,都是一个绝佳机会,萧奇是个中老手,自不会轻易放过,龙形八式中一招“神龙献瑞”飞快发出。

    萧奇身形一挫,双掌向上一托,一股强劲掌风向韩西辉当胸拍到。

    韩西辉无论怎样闪躲,都得让掌风扫到,可是,这原是韩西辉设的局,他岂没有办法,只见他两脚生根,身子向后一仰,右手所执钩剑柱地,支持身体重量,形成一座拱桥。

    长眉笑煞萧奇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呵呵笑道:“好小子,你竟敢在你爷爷面前耍把戏,看掌!”

    发话之中,双掌一分,两足腾空,一招“飞跃龙门”,一击气门,一击命门。

    韩西辉自幼练就护体神气,已暗运内力护住这两大穴门,看看来掌将到,身形向右一幌,那原来握住右手拄地的钩剑竟然到了左手,向萧奇肋下刺来。

    萧奇人已凌空,变起仓促,暗道:“此番老命休矣!”

    水晶宫主凌嫱正卸下韩北辉一条臂膀,一见萧奇遇险,焉敢怠慢,挥手之间,那条血肉模糊的胳臂已向韩西辉手中钧剑飞去,力挟万钧,速如闪电。

    韩西辉正自庆幸狡计得售,北辉一声惨嚎已使其分心,这条臂膀恁空飞来,那里察得,只觉虎口一麻,钩剑震脱数丈开外。

    这一击,可让萧奇捡回一条老命。

    断臂挥出,凌嫱人也跟踪而至,娇叱一声,言道:“萧前辈退下稍息,待我来惩治这恶徒。”

    萧奇这一招以为稳可得手,倾尽力而出,此时,确已无力再战,心中暗愧,说了声“有劳宫主”,人已退了下来。

    现在,只剩下四对。

    司马瑜与倪春秀已然相拚五十余抬,难解难分。

    倪春秀本已对司马瑜有意,不想一着之失,让姊姊春兰占了先手,此时,嘴上虽然犹自逞强,心中却不免留情,故招式均未用硬手,一面相搏,一面挑逗言道:“好小子!教你当阳春教传人有何不好,保你吃穿不尽,享不完的风流艳福。”

    司马瑜一方面念在其妹春兰情份,一方面见对方手不厉,好似有意相让,所以,也不愿施出五行真气,今见对方语言下流,心中一怒,啐道:“呸!好个不知羞耻的贱婢,闲下你的脏口。”

    语毕,掌势加紧,连攻数招。

    那倪春秀好似不大在乎,仍然娇笑如故,把式愈来愈轻浮,有意戏弄。

    司马瑜这才真的动了肝火,暗运内力,决心以五行真气速战速决,怒道:“你大爷无闲空陪你玩耍,接掌吧!”

    语音未毕,一招“离火神掌”已然发出,一道红光在夜色中特别明亮。

    倪春秀见司马冰面色凝重,语音严厉,这对一招不敢大意,两掌暗注功力,力封架。

    这一招“离火神掌,挟着无比热力,一触掌风,怕不烧得皮焦肉绽,可是倪春秀却正好相反。

    原来阳春教之掌功另成一格,练气以阴寒为主,倪春秀并掌封架,至少用上了五成功力,两股掌力一接,只听“滋”的一声。红光顿减。

    司马瑜犹自奇怪,忽觉一股寒风侵到,不禁大骇,连忙运“坎离真火”化解。

    只听倪春秀娇声笑道:“我当是什么厉害掌法,不过是区区五行真气,告诉你,那薛夫人是用五行真气的老祖宗,她也拿姑娘没有办法,司马瑜,你可别思断义绝,惹起你姑娘杀机,你可是自找死路!”

    司马瑜正自无计可施,忽然一丝熟悉的声音在耳际道:“瑜弟弟!用土。”

    “这不是冷姊姊的声音么!”

    司马瑜暗呼一声,一别半月,竟像别了十年,一旦听到那声音,心中好像非常满足。

    那声音忽又响:“瑜弟弟!赶快用你的戊土真气,这是薛夫人的指示!”

    “啊!”

    司马瑜猛然想起,不由一声暗呼,她们六人在暗中看明处看得特别清楚,所以,由薛夫人指示机招,再让冷姊姊用密语传音之术传人自己耳里。

    那声音第三次又在耳边响起,短促有力:“瑜弟弟!要快,连发两招!”

    司马瑜精力突旺,身形一动,右掌已然将“戊土真气”发出,一团橘黄光亮随掌力问进。

    倪春秀见司马瑜木立当场,以为他在权衡进退之计,想不到他会粹然出手,招式也好似与前把相同,因为略了光色有黄红之分。

    当下一沉粉脸,怒声道:“想不到你竟是个不识抬举的蠢小子,好,你既然一心找死,姑娘我就成你吧!”

    语毕,双单一齐推出,加到了七成功力。

    倪春秀在上一掌吃了甜头,所以仍然故技重施。

    不想,两方掌力一接,倪春秀即觉出不妙,那司马瑜的掌力好像有无比吸力,竞将自己掌力吸去。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方才一掌“离火”,一个倪春秀的水寒之气,立被熄灭,这一招“戊土”,可专治她的水寒之气,这是薛夫人的经验。

    倪春秀正自吃惊,司马瑜左掌一挥,但见黄光一闪,一招“戊土真气”又自发出。

    一掌已使倪春秀难以消受,更何培再加一掌,顿时吸力大增,竟将倪春秀内力吸尽,站立不住,一个踉跄竟然冲进司马瑜怀里,一时满怀软至温香。

    司马瑜不知内情,尚以为倪春秀插不知耻,这自投怀送抱,一时羞愤交集,双手用力一推,将倪春秀摔出数丈,砰然倒地。

    司马瑜掣山腰中长剑,青光闪闪,大步向前,一剑向倪春秀咽喉刺去。

    此时,忽听冷如冰声音在耳际响道:“瑜弟弟!制住即可,不要伤人。”

    司马瑜个性倔强,常以意气而行,但对冷姊姊却唯命是从一听吩咐,即将剑尖轻点胸部几处大穴,算是饶了倪春秀一命。

    水晶官主接战韩西辉,胜负立见,不消几个回合,先将韩酉辉手中钧剑拆裂,探手之中,又将韩西辉一条右臂连骨带肉卸下。

    长乐真人以独臂与韩南辉周旋,已近百招,眼看水晶宫主连毁二人,心中凶念陡起蓄意死拼,一声暴喝,探手向韩南辉面部抓去。

    那韩南辉适闻三弟一声惨叫,知道与四弟同样惨遭毒手,一时心胆俱裂,稍一分心即让长乐真人抓个正着。

    只闻韩南辉一声修呼,面上顿时血肉狼籍,五官俱毁,痛死过去。

    长乐真人一阵怪笑,声浪震耳欲聋。

    阳春教主倪焕廷眼见爱女与三位得意门徒遭毒手,不觉气愤填膺,但眼前的沙克浚却是既狠且毒,锐不可当,不容分身。

    沙克浚也是有生以来,首遇劲敌,百招已过,仍无胜机,自己已然下海口,故而心迎敌,不敢掉以轻心。

    长乐真人见沙克浚尚未得手,讥笑道:“沙克浚,你自诩为武林第一高手,为何百如尚未擒敌,要不要贫道代你只挡一阵?”

    沙克浚见众人均已过关斩将,唯独自己尚是胜负难分,已甚焦急,长乐真人又来相讥,理会加羞愤,倾出力,连攻十八招,逼得倪焕廷节节后退。

    长眉笑然萧奇知道长乐真人被击落海之仇,耿耿于心,深恐长乐真人以牙还牙,误了大局,遂劝道:“沙克浚此战,关系甚大,盼道长为顾大局,不要意气用事。”

    长乐真人懂得萧奇的用心,爽朗笑道:“听你之言,莫非怕贫道偷击沙克浚是么?但请放心,贫道尚能识得大体。”

    萧奇笑道:“这样甚好!这样甚好!”

    司马瑜眼看沙克浚连攻十几招,逼得倪焕廷直退,原以为战局即可结束,不想,倪焕廷化险为夷,目前,仍是平局司马瑜关心室内六人,快意先行前往室内解救,当即嘱咐长乐真人等三人注意周围手执火炬之众教徒,然后,轻轻转到倪焕廷身后,猛一纵身,向巨室内纵去。

    这时,冷如冰的声音在耳边促响道:“瑜弟弟!不可冒进!

    但是,为时已迟,司马瑜身形犹如离弦之箭,飞也似地纵进巨厦之内。

    司马瑜不知室内有伏,人甫纵进、冷如冰告警之声业已传到耳边,怎奈去势难收,只得刻意戒备。

    司马瑜一进室内,落势未稳,已然觉出有无数股强动暗力袭到。

    在黑暗中交手相搏,赖敏锐的听觉来辨别敌手的方向,敌物进袭的招式和部位则须依靠灵敏的感觉。

    司马瑜固然反应灵敏,便对手显然人数众多,一时不敢大意,身子猛一-旋,双掌齐出,连发两招“离火神掌”,爆起两团红光。

    红光照耀之下,室内通明,一切景象均在眼里。

    十数个蒙面白衣阳春教徒,手执钧剑,将司马瑜围在核心。

    阳春教所练内力均以阴寒为主,但这批教徒武力究竟不如倪春秀功力高强,钩剑所带内力,非但没有削弱这“离火神掌”的威力,反而被招退五六步。

    红光一闪即逝,室内重归黑暗,但司马瑜业已看清室内地势,和敌方分配情形,从容迎敌。

    薛夫人一行六人,静坐一旁,虽都替司马瑜担心,但却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已被倪焕廷以独门指法点了下盘麻穴,双腿动弹不得。

    她们六人虽然不能移步,但双手仍然运用自如,薛夫人灵机一动,当即以密音术吩咐众人,暗中袭击就近的阳春教徒,以减轻司马瑜所受压力。

    果然,司马瑜顿感敌手攻击,已不如先前猛烈,正自奇怪,忽然室内一盏巨灯大放光明。

    灯下站立一个长发披肩的青衣女子,手里的火种仍在冒出袅袅青烟。

    此女正是阳春教倪焕廷的次女倪春兰。

    倪春兰早已对阳春教心存厌倦,且父女之间也无感情可言,始终将痛苦封冻心底,可是在与司马瑜一见面后,这个表面亵荡,实则仍是处子的倪春兰,竟是一往情深,终于,将那欲思叛教的思想付诸行动,事败后,乘机逃出了白雪宫。

    倪春兰虽然选出了白雪宫,可并没有离开云开大山,她知道薛夫人一行尚未脱险,司马瑜必然再回云开大山,这就是她终日在山里山外盘桓的道理。

    所以,司马瑜一行人人山,她就在暗中跟随,一见司马瑜闪进白雪宫中,不禁替他捏把冷汗。

    倪春兰深知乃父为人阴险,极具城府,这白雪宫中又是机关重重,埋伏十面,深恐司马瑜中伏遇险,急忙由暗道进入宫中相救。

    幸亏这支雪谷幽兰及时赶到,否则,纵使沙克浚掌毙阳春教主倪焕廷,司马瑜一行十一人也休想生离这白雪宫中。

    薛夫人一见现身之人竟是倪春兰,一时喜形于色,高声喊道:“我们六人被你父亲点了下盘麻穴,弹动不得,赶快来替我们解开穴道。”

    那一批奉命看守薛夫人等主人的阳春教徒,正在与司马瑜死缠,突然灯光大亮,一见灯下女子,竟是叛教的大祭司,已在暗中戒备。

    现听薛夫人叫倪春兰解开他们穴道,那还了得,倪春兰甫自应声,身形未动,六个白衣教徒已然一冲而上,六把钧剑一齐向她前胸刺到。

    倪春兰好似浑然不觉,竟让那六把钧剑刺个正着,钧剑往回一带,竟将五脏六肺一齐钩了出来。

    薛夫人惊呼尚未出口,一团青影飞快滚至脚边,原来倪春兰又施展了身外化身的障眼魔法,那被的只是一个女教徒。

    倪春兰飞身而至,双手齐出,妙指连点,霎眼之间,将六人穴道解开。

    司马瑜本是暗中孤军独斗,现在突增七人,情势大变,立即控制了战局。

    倪焕廷与沙克浚交手已不下二百余招,仍未分胜负,两人立足十丈方圆地上之细砂碎石,均被掌风扫光,真算得上是一场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恶斗。

    倪焕廷虽是背对宫门,却已知道宫内有变,立即撮唇一声长一啸。

    长啸一起,那原来围绕周围的白衣教徒,竟向白雪宫冲去。

    水晶宫主,长乐真人以及长眉笑煞萧奇等三人,身形更快,先入为主,将宫门堵住,不让这些教徒进入宫门。

    沙克浚见其也人均已得手,且已控制宫门,唯独自已久战不决,一阵焦急,神威大发,一连攻出数招,几乎将倪焕廷逼进宫内。

    此时,只要有人予以增援,倪焕廷必败无疑,可是,武林中最忌联手围攻,而且沙克浚夸下海口,自也不容旁人插手其间。

    倪焕廷已知无法胜过眼前劲敌,邪念顿起,虚幌一招,闪进宫内,沙克浚那能容其走脱,如影随形,跟踪而进,凌空拍出一掌,力逾万钧。

    倪焕廷闪进宫内,就是要引沙克浚进内,以遂其一网打尽的毒计;未算就对手会凌空发掌,落势未稳,一股强大劲风自背事袭来。

    此时,倪焕廷既无法化解,也无法封架,但他究竟功力不凡,凌空一闪,躲过掌风,但仍被余风扫到,只听“哗啦”一声,大衫衣袖连襟碎裂。

    倪焕廷落地后,仍感摇摇幌幌,转过身来,气结迎:“好严厉的掌法,本教主服输了,请尊驾留下个字号,来日也好讨教。”

    沙克浚阴恻恻地笑道:“想不到堂堂阳春教主竟也服输了,我叫沙克浚,其实你问也无用,明年今日是你的忌辰,你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向沙某讨教的机会了,纳命吧!”

    说完,蓄掌向倪焕廷逼进。

    倪焕廷阴森森道:“沙克浚,我与你素无怨仇,你不要欺人太甚,也许明年今日是你的忌辰。”

    语毕,而色凝重,目露杀气,变掌护胸待发。

    沙克浚本可乘胜而追,今见倪焕廷面色突变,图作困兽之斗,反而不敢造次。

    两人各自逼视对方,缓缓移动,情势顿时紧张,众人均屏神凝息以往。

    “小心教主他要弄鬼!”

    倪春兰一声惊呼未毕,倪焕廷已然一掌折熄了室内那盏大灯,一时室内大乱。

    随即,两团宝光同时亮起,室内已然失去倪焕廷的踪迹,宫门两扇铜铸门竟也自动合起。

    凌绢与凌嫱同时掣亮“晶莹明风钗”,众人均甚称奇,凌绢与凌嫱也是面面相觑,但大家一发觉倪焕廷暗遁失踪,宫门自合,情知不妙,也无暇去注意那双宝光璀璨的“晶莹明凤钗”了。

    倪春兰顿时花容失色,咋舌道:“糟了!宫内到处都是机关,他已经从暗道逃走了。”

    司马瑜道:“春兰姑娘,你是宫内之人,众人生死之事,靠你了,你知道这宫门开启的机钮藏在何处?”

    倪春兰黯然摇头道:“这宫内的机关设施,除了我父亲以外,没有旁人知道,看来我们是凶多吉少!”

    沙克浚狂笑道:“这白雪宫中就算铜墙铁壁,也奈何不了我沙某,来,闪开了!”

    众人闻声闪开,沙克浚猛发一掌,对那铁门击去。

    掌风触及铁门,发光如火,警声如雷,但那铁门却纹风不动。

    其余众人也纷向四壁发掌,只要能击破一处洞穴,就算逃生有望,可是,那些凌厉的掌风,拍到墙上,只能发出“嗡嗡”加声,显然,那些墙壁坚厚无比。

    众人此时面面相觑,忽然,倪焕廷的声音传进室内,那声音道:“司马瑜,想不到你倒是请到了武林高手,可是,你仍是无法降住我倪焕廷,一句话,只要你答应作我阳春教传人,其余的人,我会令他们安离去,否则,只要我发动机关,你们将立时粉身碎骨。”

    沙克浚性烈如火,怒极叫道:“倪焕廷,你枉称一教之主,所作所为俱是藏头露尾的勾当,你有种就出来与我比比高低,拼命死活。”

    倪焕廷阴森笑道:“阳春教南移中原,原指望广传教义,扩大门户,不想被你们弄得教破人亡,亲生二女,一伤一叛,古话说得好,人怕伤心树怕剥皮,你们死期到了。”

    声音既然传进来,谅必石壁尚有空隙,倪焕廷与沙克浚谈话之际,司马瑜就在注意这话音从何方而来。

    但那声音像是从四周而来,声如郁雷,低沉而宠亮,似近还远。

    放眼望去,四壁皆徒,无一丝缝隙可寻。

    此时,又听那倪焕廷叫道:“司马瑜,只有你可以救大家,你如不答应,我就要发动机关了,众人的生命都捏在你手里。

    倪焕廷用意是想使众人逼迫司马瑜入教,果然,这一着发挥了效用。

    着先受感的是长乐真人,他对司马瑜言道:“贫道与阳春教素无梁子,此番上山入宫,也是因与沙克浚那一掌之仇尚未了结,故而顺道而行,现在,落人圈套,要贫道束手待毙,实有所有甘。

    司马瑜尚不明白话中意义,疑惑地问道:“道长的意思是……?”

    长乐真人淡然一笑,故作轻松道:“贫道已活七十余年,死而何憾?不过,这些姑娘正是豆寇年华,前程似锦,葬身此处,不但可惜,也死得不值,司马少侠可否为了使众人脱险,先答应教主的条件,待众人脱险后,再作权宜之计。”

    司马瑜也觉这话颇为合乎情理,逞一时之气,使众人同葬魔宫,是最愚不可及之举,当即用目一招场,征询众人的意见。

    众人均各自垂首默思,唯独薛琪两眼向司马瑜注视着,那眼光里,有淡淡的哀愁,有惊惶的神色,有温和的关注,那里蕴藏着最复杂的感情和意志,最大的放纵和克制,是世上最奇特的眼光,有恨,也有爱,是冷酷的,也是炽热的,可以使人心寒,也可以使人熔化。

    司马瑜的眼光与薛琪的眼光刚一接触,一阵巨大的撼力摇动了他的身心,他好像是被巨力所击,摇摇欲坠,司马瑜感到,薛琪的眼光无异是一宗武学秘奥,任你有多大的悟性,任你化多少功夫,你都无法了解,懂得,或窥其堂奥,一瞬之间,薛琪的份量在心里加重了。

    薛夫人慎重的道:“我们千万不要中了倪焕廷的鬼计,自乱了方寸,我们要静待其变,说不定这室内根本就无甚机关可言。”

    倪焕廷在暗中阴森森地道:“薛夫人,你不要小看了我这白雪宫,任你等是铜金刚,铁罗汉,也要教你们粉身碎骨,好话业已说尽,身死之后,可别怪我倪某无情。”

    话音甫落,突然一阵“隆隆”之声,向西那面墙壁竟缓缓向前移动。

    沙克浚纵身壁前,两掌倾出力,抵在壁上,想拒住石壁的移动,但那里抵挡得住,石壁依然移动如故,反而将沙克浚逼退——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万丈豪情 爱搜书 万丈豪情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万丈豪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万丈豪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