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白小娟果然不敢再拔了,因为她深明厉害,棋子一拔出来,气泄血喷,死得更快一点,她试试金蒲孤的脉搏,发现仍在跳动,尚希冀能救活他!

    白乐天也冷笑一声道:“除非是他神通广大,深入幽冥,叫阎王在生死簿上勾去他的名字,放他还阳不死…”

    白小娟泪珠盈眶,咬牙厉叫道:“你们为什么要对他下这种毒手?”

    白乐天冷笑道:“这是你自己害死他的,谁叫你跟他串同一气,把我们都出卖了……”

    白小娟叫道:“我几时出卖你们?”

    白获冷笑道:“你还想赖,你跟他准备来一手假凤虚凰,欺瞒我们两个老头子,把黄莺放走!”

    白小娟叫道:“可是他已经承认我的名分了!”

    白乐天道:“那更该死、你把什么话都跟他说了,甚至于我们之间赌命的事都说出来,还认定我们无可救药,如果不杀死他,难保你们将来不回过头来收拾我们!”

    白小娟哭叫道:“他绝不是那种人!”

    白乐天冷笑道:“他在背后骂我,可见他根本没把我这个老丈人放在眼中,我不得不提防着点!”

    白获跟着冷笑道:“他教了你一大篇大道理,说是骗人必无善终,我完同意,你们联合起来,想骗我们两个老头子,果然报应就在眼前!”

    白小娟咬牙起立道:“你们两个人必须对他的死负责!”

    金蒲孤在地下缓过一口气,软弱地道:“小姐!不能这样,我生平最重伦理,却没想一时戒之不慎,对你父亲说了冒渎的话,乃是我死有应得……”

    白小娟哭叫道:“你就这样白白地死了?”

    金蒲孤更微弱地道:“白前辈,黄莺是个小女孩,她杀死令媛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真正的罪魁还是刘素客,希望你能放过她!”

    白获冷笑道:“刘素客固然不能放过,黄莺也不能轻饶,可是我会答应你的要求,马上就放她出来,她看见你死了,一定会自寻短见,而且会更伤心,这比我杀死她更有意思!”

    白小娟哭叫道:“这种阴险的人还能容他活着吗?”

    金蒲孤有气无力,低声道:“由他去吧,多行不义者必自毙,别去为他浪费时间,只是小娟,我答应你的盛大而隆重的婚礼恐怕不能实践了……”

    白小娟流着眼泪道:“我不在乎什么婚礼,我只要你的一句承诺,你已经给我了,此身属君,之死靡他……”

    金蒲孤叹息一声,语音更形微弱了:“我在乎,在沙漠上学艺的时候,我看见维吾尔人娶亲的仪式,他们邀请族的人一起狂欢,我就立下了一个愿望,当我娶妻成家的时候,我要举行一个最盛大的仪式,搭起千里的长棚,广邀天下的英雄与席……”

    白获冷笑道:“这个愿望你恐怕无法达到了,不过你可以值得自傲的是曾经有过一次最隆重的葬礼,当你在万象别府传出死讯时,的确有天下的英雄豪杰前来执练,只可惜你没福气享受,那时不死而死于今日,只有一个人的眼泪来为你送终……”

    白小娟冷漠而厌恶地抬起头来,以峻厉的声音道:“你们可以不可以走开一下,让他安静地死去!”

    白获微笑道:“我们可以安静地不说话,就是不能走开,他这小子鬼计多端,几次都能死而复生,这次我们一定要看他断了气才放心!”

    白乐天笑笑道:“二弟!你对我的信心太不够了,小娟的寒铁棋子有一颗打中穴道都足以致人死命,他连中十几颗,都是在要穴上,我不信他还能活过来!”

    说完又上笑道:“小娟!我知道这家伙心计过人,正不知用什么方法除去他,你们的一番试验,倒是触发我的灵机,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白小娟咬咬牙齿道:“你很聪明!”

    白乐天哈哈一笑道:“不算聪明,你比我们这些老头子聪明多了,这个方法还是你想出来的!”

    白小娟猛地站了起来道:“那么是我杀死他的了?””

    白乐天一笑道:“你要这样想也未尝不可!”

    白小娟脸色变为异常平静,冷冷地道:“爹!二叔!我知道你们一直在嫉妒我,想尽方法要除掉我,所以专找一些难题来跟我赌命”

    白获干笑道:“这是什么话,我们知道你才智超人,计出万,绝不会失败的,金蒲孤不是答应娶你了吗?”

    白小娟冷笑道:“不错!可是在打赌的时候,你们以为我绝对无法成功的,而且按照情形,我也的确无法成功,金蒲孤之所以答应娶我,并不是我计划的成功,而是两心相照,诚意的结合……”

    白获道:“不管怎么说,你反正是成功了!”

    白小娟沉声道:“正因为我成功了,你们才感到很失望,所以你们才杀死了他,你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杀他,而是要逼我死,所以爹才用这种方法,同时怕我想不到,特别提醒我,把他的死变成我的罪过!”

    白乐天干笑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出手杀他的是我,你如果想替他报仇,尽管对我下手好了!”

    白小娟弯腰捡起一颗棋子道:“这棋子坚可穿石,以你胸手劲,足足可以射容他的身体,叫他立刻毙命,可是你每颗棋子上所用的手劲只封死他的穴道,让他能苟延残喘,多活一两个时辰,这是为什么?”

    白乐天微笑道:“不为什么!像金蒲孤这样一个聪明的人总不能糊里糊涂就死掉了,我是想叫他死得明白!”

    白小娟冷笑道:“这明明是违心之论,你分明是怕我替他报仇,所以才留他一口气,叫他阻止我,你们也知道他一定会阻止我的,我说对了吗?”

    白获睑色一变,终于干笑道:“对!部都对,我们是有点怕你,可是现在已经不怕了,金蒲孤之死,你要负大部分责任,杀死他的方法是你提供的,杀死他的动机是因你而起的,你要替他报仇,就应该先杀了自己,你不替他报仇,也应该杀了自己,话都讲明了,随便你自己去决定好了!”

    白小娟惨然造:“好!第一着算你们赢了,对于金蒲孤的死,我愿意负起责,我也会杀死自己以达到你们的目的,可是我找不找你们报仇,还要等我仔细考虑一下!”

    白获与白乐天对望一眼,然后白乐天淡淡地道:“二弟,金蒲孤大概是活不成了,我们别打扰他们最后的聚晤,还是先走开吧!”

    白获明白他的意思,立刻笑笑道:“好!金蒲孤,为了不对你失信,我立刻把黄莺放出来,让你们也见上一面,至于小娟是否会替你报仇,我们也不在乎!”

    金蒲孤微弱地道:“我会尽量劝阻她,可是她受你们的影响太深,我不敢说一定能说服她,不过在我瞑目前,我可以保证她不来找你们,如果你们够聪明的话,最好走得远一点……”

    白获与白乐天急急地走了,白小娟呆呆地道:“你为什么要叫他们走开?”

    金蒲孤苦笑道:“我怕你在冲动之下,真会去找他们拼命!”

    白小娟叫道:“难道不该吗?你听到他们的谈话了,也见到他们的行事手段了,哪有一点像人的气味!”

    金蒲孤叹道:“无论如何,他们总是你的长辈,我们金家没有不忠不孝的媳妇!”

    白小娟一怔道:“那么我只好引咎自尽,让他们去得意了!”

    金蒲孤道:“你不必引咎自杀!”

    白小娟道:“我还有活下去的理由吗?”

    金蒲孤苦笑道:“你不想活,也不必自杀,杀你的人马上就会来了,你不死他们不会放心的!”

    白小娟一怔道:“你是说爹与二叔?他们一定急着躲开,不敢再来了,他们如果有杀死我的本事,早就对我下手了!”

    金蒲孤道:“他们想杀死你是不错的,可是不会自己下手,自然会有人替他们下手!”

    白小娟想了一下道:“是黄莺吗?”

    金蒲孤点点头道:“黄莺只是第一个,当她见我被人害死时,一定会找你拼命,不过她的能力有限,杀死你是不可能,只会被你杀死!”

    白小娟道:“我不会杀她的!”

    金蒲孤一叹道:“没有用的,这孩于性情很烈,即使你不杀她,她也会自杀在我身边相殉,然后你父亲就会到万象别府去通知刘日英,到杭城去告诉骆季芳以及一切与我有深切关系的人,把我死在你手中的事告诉大家,那些人都会追着你索命……”

    白小娟忙道:“那些人该知道我不是你的仇人!”

    金蒲孤叹道:“除非我不死,去告诉大家,否则谁也不会相信!”

    白小娟幽怨地道:“是的!我若告诉他们说我是你的妻子。不但没人相信,反而会惹来一场耻笑!”

    金蒲孤道:“不过你也无需担心,据我所知,刘日英智力或许能与你一较,却不会武功,骆季芳的武功略胜你一筹,心计大不如你,她们都无法杀死你!”

    白小娟道:“因你之死,我已深感歉疚,了无生意,只想死以谢,我怎么还会去跟那些爱你的人作对呢?因此我决心不作抵抗,让黄莺杀死我算了!”

    一句话才说完,门口已响起一个响亮如银铃的笑声道:“我绝不杀一个没有抵抗的人!”

    接着是黄莺笑吟吟地走了进来,白小娟看了她一眼,长叹一声道:“你还是杀死我吧,因为我害死了金蒲孤!”

    黄莺朝金蒲孤看了一眼道:“没有的事,世界上没人能害死金大哥!”

    白小娟叫道:“是真的!你看他身上!”

    黄莺道:“不必看,你老子告诉我了,他说金大哥身上十六处穴道,被你的棋子击中了!”

    白小娟冷笑道:“他这么告诉你的吗?”

    黄莺道:“不错!可是我不相信。你飞棋的手法虽然高明,但是击中金大哥却无此可能!”

    白小娟倒有点不服气地道:“你自己也试过我的手法!”

    黄莺一笑道:“不错!对你的手法我是十分佩服,可是这十六颗棋子一定不是你打的,而且我想多半是你老子下的手!”

    白小娟一怔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黄莺笑笑道:“没有一个女人能对金大哥下这种毒手,当然在女人里有好几个对金大哥怀恨的,可是最多只会一下子杀死他,绝不至狠心得连发十六颗暗器,只有那种不要脸的老头子才做得出这种事!”

    白小娟呆了一呆,才道:“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不管是谁下的手,金蒲孤反正是没救了,他的死起因在我,因此我希望你把我杀了……”

    黄莺一笑道:“假如金大哥真的因你而死,我当然不会饶你,可是金大哥不会如此轻易被人杀死,我自然也不必杀死你,金大哥!你别躺在地下装死了,我知道你身上穿着鳄皮软甲,连凌老头雷霆万钧的一掌都伤不了你……”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鬼丫头,你倒是越来越聪明了,一点事情都瞒不过你!”

    说着从地上翻身坐起,脱掉身上的外衣,那些棋子仍然嵌在他的软甲上,他深吸了一口气,摇身一抖,才把棋子都抖了下来,用手收集了,捧着归回棋盒中道:“小娟,这棋子很名贵,你要好好保管,别让人家偷去了!”

    白小娟睁大了眼睛,现出难以相信的神态道:“你一点都没有受伤?”

    金蒲孤笑道:“幸亏我先试过棋子的重量与劲道,觉得这件软甲还挡得住,否则真不敢挺身去硬挨!”

    白小娟过来撩起软甲的一角,用手摸了一下,连连摇摇头道:“真是难以相信!”

    黄莺道:“金大哥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有什么难以相信的?”

    白小娟道:“这软甲厚不过分余,那棋子径长半寸,即使无法穿透,也不可能整个陷进去呀?”

    金蒲孤一笑道:“不错!那要谢谢刘素客,他的万象秘笈中有几种记载的确很了不起,我只大致浏览了一下,稍微学了几样,这缩肌移穴的功夫就是其中之-…”

    白小娟道:“缩肌移穴?”

    金蒲孤道:“是的,缩肌移穴本来是两种功夫,缩肌是用来对付兵刃,有时对方的兵器只差寸许距离就足以致命,使用这种功夫可以临时急救一下,移穴是对付暗器打穴或者是指功点穴的,在必要时将穴道挪移一两寸,也可以避凶趋吉,不过我刚才同时使用,还要兼顾十六处穴道的确很费力,所以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脸上也变了色,幸好是装死,倒是更逼真了一点!”

    白小娟脸上颜色变了一变,金蒲孤道:“小娟、我不是存心骗你!”

    白小娟哼了一声道:“怎么不是存心?当我向你展示飞棋手法时,你分明成竹在胸…”

    金蒲孤笑道:“不错!我接暗器的手法自然也不会那么差劲,不过你虚实莫测的手法若是力施展时,我也不敢说能完接住!”

    白小娟道:“可是你有了那些软甲,根本就不在乎!”

    金蒲孤道:“软甲只能挡住上半身,如果你对我其他部位出手,我还是不敢大意,不过那时候我不敢说出来,因为我知道你父亲踉白获在门口。”

    白小娟一怔道:“你知道他们在门口?我怎么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金蒲孤笑道:“因为你自恃比他们强,对他们毫无防备,自然就大意了,我却不同,听了你们父女的情形后,我想到他们一定不会太放心,时刻都在戒备中,所以他们什么时候来到门口,我早就知道了!”

    白小娟问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金蒲孤道:“他们早就在附近了,当你邀我下棋时,他们忍不住想来看看,才挤到门口!”

    白小娟想了一下道:“你是故意骂我爹的吧?”

    金蒲孤点点头道:“是的!我从不在背后骂人,可是今天情形不同,与其让他们在暗中出别的主意害我们,倒不如把他们请进来当面解决!”

    白小娟又道:“你让我的棋子打中也是故意的?”

    金蒲孤笑道:“可以这么说,他们如果有害我之心,我必须引导他们一个简单的方法,当然这个方法对我必须完无害,因为我不太愿意冒险!”

    白小娟道:“他们假借下棋,趁机暗算都是在你的计算中了?”

    金蒲孤道:“世事如棋局,这是他们行事的准则,我自然要投其所好,布下一个疑局,等他们自己钻进来!”

    白小娟冷笑道:“高明!高明!你的布局的确高明,连我都钻了进来,那未免太残忍了吧!”

    金蒲孤一笑道:“你是为了我的死而伤心,我没有死,你又何必伤心呢?”

    白小娟怒道:“可是在那段时间里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我恨不得杀死自己一千次求能换回你的生命!”

    金蒲孤庄容道:“我完明白,可是我不得不如此,因为你父亲与白获已经听见我们的谈话,如果他们无法加害我们,势必会去加害黄莺,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白小娟道:“你为了黄莺就不在乎使我心碎了?”

    金蒲孤道:“我不愿意使任何人心碎,才只有使用这个方法,如果他们害死了黄莺,我一定不能放过他们,为了要对付他们,我势必推翻与你的婚约,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找他们,这样对你打击就更残忍了,现在能使黄莺安然无事,我们的关系也不会改变,你虽然受了一段短时间的情感打击,总算是值得!”

    白小娟脸上消去了阴云,感动地道:“是的!太值得了,我实在太愚蠢了,以前我自负才智无双,跟你一比,我才知道自己差得太多!”

    金蒲孤笑笑道:“那倒不尽然,你以前的种种安排,使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人的才智不是在一两件事情上表现出来的,也不是在一两件事情上能分出高低的,智者千虑,尚难免一失,何况你今天是在情绪激动之下,根本无法平心静气地运用思考,我希望日后在对付刘素客的时候,你能发挥高度的才华……”

    白小娟欣慰地一笑,黄莺在旁微讶道:“金大哥!你跟她订下婚约了?”

    金蒲孤笑道:“是的!你又多了一个金大嫂了,小娟是个很了不起的女孩子,有了她的帮助,我对翦除刘素客的事更有信心了!”

    黄莺神色微微一变,随即笑了起来道:“恭喜你们了!”

    白小娟看出她的脸色有异,连忙道:“小妹妹!你是否不太高兴?昨天我很对不起你!”

    黄莺笑道:“没有的事,我很喜欢你,凡是金大哥的妻子我都很喜欢,尤其是你,我特别喜欢!”

    白小娟一怔道:“你特别喜欢我?我有什么地方能使你特别喜欢呢?”

    黄莺道:“因为你能帮助金大哥对付刘素客,金大哥很少夸奖人,他说你了不起,你一定是真正的了不起,所以我也特别喜欢你!”

    白小娟轻声一叹道:“只是为了这个原因吗?”

    黄莺道:“除此以外,还应该有别的原因吗?”

    白小娟从她稍含幽怨的眼睛,忽然看出她内心的情感,笑着拉起她的一只手道:“小妹!我真羡慕你!”

    黄莺一怔道:“你羡慕我?”

    白小娟道:“是的!我是金蒲孤第三个妻子了,或许还会有第四个第五个……”

    金蒲孤一皱眉道:“小娟!你怎么说这种话……”

    白小娟微笑道:“我这话并没有侮辱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不是轻易对女子留情的人,更知道你不是随便就会娶一个女子…”

    金蒲孤正色道:“不错!不管我是在什么情形下跟你们联姻,可是对于你们我绝对出于十分的诚意!”

    白小娟一笑道:“就算到我为止吧!你的感情已经有三个人来均分了,可是对于这位小妹妹,你只是她一个人的金大哥,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黄莺神色一扬叫道:“对啊!金大哥,白姐姐的这句话,使我更了解镜花水月的道理了!你娶一百个妻子我都不在乎,如果再有个人叫你金大哥,我非杀了她不可!”

    金蒲孤淡淡一笑道:“你说这句话,表示你了解得还不够!”

    黄莺眼睛一瞪,白小娟笑着道:“小妹妹,我不知道你们所谓镜花水月是怎么回事,但是照字面上的解释,你的确是弄错了,镜花水月是空洞之物,实际上并不存在,它只存在于人的感触中……”

    黄莺道:“镜花水月人人可见!”

    白小娟笑道:“不错!但是各人的感触都不同,所见也不同。以一株树而论,诗人为它挺拔入云的秀姿而生诗兴,木匠却去计算它能做多少家俱,因此你所见的镜花水月,未必就是别人所见的镜花水月,佛家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你多想想这句话就明白了!”

    黄莺想了一下,忽然笑道:“我明白了,即使有千千万万的人叫他金大哥,即使那千千万人都在我旁边,如果我的眼睛只看着金大哥一个人,就不会看到别人了!”

    白小娟,拍她的肩膀道:“对!你不但明白了,而且比我更明白!”

    黄莺笑道:“金大哥,白姐姐,今天是你们的吉日良辰,我不在这儿打扰你们了!”

    说着正想出去,白小娟拉住她苦笑道:“天都亮了,你还上哪儿去?”

    金蒲孤怔然一看窗外,果然窗纸通明,天光已透了进来,乃笑笑道:“天怎么亮得这么快?”

    黄莺笑道:”那你们不是良宵虚度了吗?”

    说完后,她的脸不自觉地红了,白小娟肃然道:“对我来说并不虚度,这是我毕生最难忘的一夜!”

    金蒲孤觉得应该是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乃笑笑道:“小娟!你快换一身普通衣服!”

    白小娟问道:“你要走了吗?”

    金蒲孤道:“是的,我最近很忙,一天都耽误不起,因此我们必须马上动身!”

    白小娟笑道:“我也要一起去吗?”

    金蒲孤微怔道:“难道你还不想走?”

    白小娟点点头道:“是的!我觉得没有必要跑这一趟,你也不需要空跑一趟!”

    金蒲孤莫明其妙地道:“你这是怎么说呢?”

    白小娟笑道:“你不是打算上万象别府去找刘日英吗?”

    金蒲孤点头道:“是的!我希望这次跟刘素客在崇明岛上决一次最后胜负,因此必须找到刘日英”

    白小娟道:“无此必要!”

    金蒲孤笑笑道:“你可是认为有了你的帮忙就无需刘日英了?我相信你的心智不逊于她,或许比她还强一点,可是对付刘素客还是要找到她商量一下,因为刘素客的种种布置不是心计,有许多奇技异能的应用智识是我们所不了解的,只有刘日英比较清楚一点!”

    黄莺也道:“白姊姊,你别担心她会吃醋,她是个很和气的人,你应该去见见她!”

    白小娟笑道:“我并不敢轻视她的能力,我也很希望能见见她,不过我敢断定她见到我之后,可能不会太和气!”

    黄莺忙道:“没有的事,刘姊姊绝不是醋娘子,金大哥跟骆秀芳结姻时,她不但不嫉妒,而且还很高兴……”

    金蒲孤道:“是的!你不必担心!她绝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见到她以后就知道了!”

    白小娟笑道:“我并不担心她会对我怎么样,我只是觉得不必去找她,她自己会来找我的。”

    金蒲孤微微一怔,黄莺道:“怎么可能呢?她根本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人!”

    白小娟笑道:“她马上就会知道了,有人会去告诉她,而且我相信她很快就会来的。”

    金蒲孤终于明白了道:“你是说你父亲会去告诉她?”

    白小娟笑道:“不错!他们临走时认为你必然无救了,担心我会找他们的麻烦,他们一定会设法对付我,最好的方法就是宣传你的死讯,叫刘日英等人来对付我,而且我相信你另一个妻子骆季芳也会赶过来的!”

    黄莺笑笑道:“连我都不相信金大哥会被他们杀死,刘姊姊与骆秀芳部比我聪明,怎么会相信呢?”

    白小娟道:“爹他们一定不肯承认是自己杀死金蒲孤的,必然把罪名加在我身上,那就不同了!”

    黄莺正要开口,白小娟又道:“爹放你出来时,也是这样告诉你的,当时你肯断定金大哥没有死吗?”

    黄莺一怔道:“我虽然相信金大哥不会轻易被人杀死,可是想想你的手段,我的确很担心,直到我看见金大哥本人后,见他受伤的部位,想起他身上穿着鳄皮软甲,才知道他是在跟你开玩笑!”

    白小娟一笑道:“像你这样纯朴的人,都不能确信金大哥的安,刘日英那样工于心计,更无法相信了,所以我有把握她们必定会来,又何必多费一番跋涉去找她们呢?”

    金蒲孤想了一想道:“这倒有点道理,为了节省时间,我们是不必多此一番跋涉。”

    黄莺道:“你也认为刘姊姊会受骗吗?”

    白小娟道:“受骗的是我父亲,他真以为金蒲孤死了,才赶着去报讯,刘日英是很精明的人,察言观色,看出我父亲不是说谎时,就会跟着受骗了!”

    黄莺道:“那我们更应该快点去迎上她们,刘姊姊如果知道金大哥死了,不知会多伤心…”

    白小娟一怔道:“我倒没想到这一点,那就不能开玩笑了,这个打击她们一定受不了!”

    金蒲孤一笑道:“没关系,这个消息对刘日英说来,丝毫没有打击!”

    黄莺叫道:“金大哥!你真没良心,刘姊姊不必说了,就是她的两个妹妹对你也用情极深,你怎么能说她们对你的生死漠不关心?”

    金蒲孤微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忘了日英精于卜占之术,她听见消息后,一定会利用占卜的方法来证实一下,对我的生死自然会了如指掌,可是她们一定会赶来的,因为她在占卜中也可以算出我迫切需要见她……”

    黄莺叫道:“我真是忘了,刘姊姊的命卦百灵百验,那绝不会错的,可是她能算到我们要找她,为什么不早早地赶来呢?”

    金蒲孤微笑道:“占卜之术是一种心灵的感应,只可以偶一为之,天天用就不灵了,所以她平白无故,不会轻易动用这种法术的,因此她一定在接获我的死讯后,才会求证于卜占,结果不但算出我没有死,还知道了我对她的企望。说完笑向白小娟道:“你父亲害我一场,倒是替我跑了一趟腿,省了我不少事。”

    白小娟怔然道:“刘日英还有这种奇术,倒真是了不起,只是她的卜占真有如此神效吗?”

    金蒲孤道:“百灵百验,除非你父亲不找,她可能想不起用那个方法来追查我的行踪!”

    白小娟道:“这一点我有绝对把握,虽然我不会算命,可是我临事的判断也不会错!”

    金蒲孤笑道:“我相信你的判断,此去万象别府大概有一天的路程,日英接信之后,利用缩地之术,半天就可以赶来了,这一天半的余闲,我们大可在此休息一番,同时也可以借此机会好好地思索一下对付刘素客的步骤!”

    白小娟愕然道:“她会缩地术,又能卜占干里外的事,那简直是神仙了!”

    黄莺也放心了,笑着道:“神仙能未卜先知,刘姊姊能卜而后知,只能算是半仙!”

    白小娟道:“那也够惊人的了!这些法术都是刘素客教给她的吗?”

    金蒲孤一叹道:“不错!刘素客一身具有各种奇技异术,刘日英所得只不过十之七八,因此我们对付刘素客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才不至为其所乘!”

    白小娟摇摇头道:“假如刘素客的能耐到了这种境界,则我们永远也斗不过他,尽管我们计出万,也逃不过他的袖里乾坤!”

    金蒲孤正色道:“这也不尽然,数有所不逮,龟着有所不灵,他的术数虽难,但牵及本身安危时就不灵了,如若天下人,天下事老都在他掌握中,我也无法把他赶出万象别府,逼得在崇明岛上另起炉灶了!”

    白小娟心计虽工,却是仗着天赋聪明,智识也仅限于她测览过的书本,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足足有余,要处在这样一个繁杂的环境中,她懂得又太少了,好在她明白自己的不足,拼命想吸取新的知识,因此她对刘日英的一切问得很详细!

    金蒲孤根据白小娟的判断,想到刘日英会赶来的可能很大,也不急着去找她了,反正闲得无聊,不如把自己出道江湖以后所发生的故事详细地告诉她,借以打发那漫长的时间。

    他说得很详细,尤其是他开始与刘素客接触以后的事,连一点细节都没有遗漏!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冷剑烈女续 爱搜书 冷剑烈女续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冷剑烈女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冷剑烈女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