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刘素客大笑道:“这种障眼法只能哄哄凌奇峰,刘某怎会上当,天绝箭不是好好地在金蒲孤的箭囊中……”

    黄莺不相信地问道:“金大哥,你的天绝箭真的没有给凌奇峰吗?”

    金蒲孤微笑道:“那要看站在什么立场了!”

    黄莺微怔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金蒲孤正色道:“天绝箭对我关系太大了,不能轻易给人,为了防止再被人趁隙偷走,我特别还照原式制了一支假的,给凌奇峰就是那支假的!”

    黄莺稍稍感到有点失望,但仍是为金蒲孤找个理由道:“那就好,凌奇峰既然像你所说的那么凶残,骗骗他也没有关系!”

    金蒲孤笑道:“这不能算骗他,那支假箭在他手中与真箭无异,天绝箭在我手中才能发挥效力,他拿走箭的用意是怕我伤害他,只要今后我不用天绝箭对付他,当然就不能算是骗他了!”

    黄莺道:“既是如此,你何不把真箭给他呢?我记得你说过那支天绝箭只用来对付他一个人!”

    金蒲孤笑道:“不错,可是给他一支假箭,使他知道真箭仍在我手中,就不敢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此其一也,再者我说把两支天绝箭同时收回之日,就是对付他的时候,假如把真箭给他,他一定立即设法加以毁坏,使我永远也无法收回,自然也永远不能再对付他了……”

    黄莺笑起来道:“难怪你敢夸口说随时随地都可以从他那儿把箭收回来,原来心中早有了算计!”

    金蒲孤正色道:“不错,对付这种凶人,我必须把握住一点制伏他的能力,否则我就只有任人宰割了!”

    刘素客在旁笑道:“金蒲孤,你留下真箭恐怕还是为了防备我吧?”

    金蒲孤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否则我们此刻不会如此安稳,你早就会想法子来整我了!”

    刘素客微笑道:“这一点你未免担心过甚了,我想利用这个地方重起炉灶。的确是为了跟你再斗一场的,不过你来得太早,我还没有准备妥当,现在我对你一无办法!”

    金蒲孤微笑道:“你太客气了,假如你一无准备,怎么敢公然现身与我相见呢?”

    刘素客道:“我说的是真话,黄莺在会稽山上假借我的名义一阵胡闹,的确帮了我不小的忙,…”

    黄莺连忙道:“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在会稽山可没有打起你刘素客的招牌!”

    刘素客笑道:“你只欠动用刘素客三个字而已,一切作为布置哪一样不是向人表示是我刘素客在那里借尸还魂,虽然帮我躲过了很多人的注意,我可一点都不领情,我刘素客如欲东山再起,绝不会做得那么幼稚……”

    黄莺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刘素客又笑道:“我在海上留下形迹,故意叫南海渔人去通知你我到了崇明岛,可是你们来得这么快倒使我大吃一惊,因为在我的计算中,你们至少也得有几天耽误,昨天你们的小船泊岸时,我几乎又想溜了…”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你能这么谦虚实在是很难得的事,不战而走,你还没有开过这种先例!”

    刘素客苦笑一下道:“在万象别府中你玩一手假死的把戏。逼得我放弃那一片大好基业,而且还来一次东施效颦,虽然那一阵大家都没有占到便宜,可是我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假如你们这一次是专为找我而来,则证明我的一切行动仍在你计算之中,我焉敢不溜,幸好今天早上这一幕人鬼之斗,说明你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对付凌奇峰,不过凑巧摸上我的行踪,使我觉得事尚可为……”

    金蒲孤道:“摸出你的行动固属凑巧,可是我们先到一步却使你陷入不利之境,一定很难过吧!”

    刘素客沉思有顷才道:“不错!阴差阳错,虽然破坏了我的计划,然而败于天意,我心里还好过一点,所以特别来找你商量一下,你给我十天的准备时间,让我把一切布置好了,你再来斗一下如何?”

    金蒲孤笑笑道:“十天功夫的准备不嫌太匆促吗?”

    刘素客道:“不算匆促,我预计你若是逗留在会稽山,南海渔人去找到你,你再赶了来,最少也要十天,在这十天里,我一切都布置好了!”

    金蒲孤道:“你想我会同意等候十天吗?这些日子我不断地搜索你的行踪,四处奔波,虽然知道找到你的机会不多,但是我就是要扰得你无法安定下来作害人的布置,现在天公作美,让我找到了你,我肯放弃这个天赐良机吗?”

    刘素客两手一摊道:“我也只是碰碰运气,早想到你不会肯的,那你还是取出天绝箭来杀死我吧!这是天意帮你的忙,刘某死而无怨。”

    金蒲孤一笑道:“你向来都抱着人定可以胜天的想法,现在怎么肯屈于天意呢?”

    刘素客长叹一声道:“我认命了,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应该杀了你,因为我知道你的天性决不会受我的改变,就是为了不服气,妄图以人力胜天,一误再误,屡屡失风,现在上天作弄我,鬼使神差地把你送到此地来,使我最后的一个奋斗机会也失去了,我不得不认命了!”

    金蒲孤抽出一支长箭道:“既然你对天意认屈,我也代天行诛,送你归天了!”

    刘素客朝那支长箭看了一眼道:“刘某所屈者天,不是头上冥冥的青天,而是你囊中那支天绝箭,你不用天绝箭,恐怕还很难杀得死我!”

    金蒲孤朗声大笑道:“天绝箭乃至杀的凶箭,只可用来对付武功更高于我的凶人,你虽然够得上凶人的资格,却不会武功,我还不屑用天绝箭来对付你!”

    刘素客也笑道:“我身上穿着避刃宝衣,除了天绝箭之外,你别想能伤得了我!”

    金蒲孤笑笑道:“不见得!我这次是代天行诛,如果天意叫你命绝此日,绝不需用那种凶器,今天我只能用仁者之箭,成不成在天,死不死看你的命!“刘素客淡淡地道:“何谓仁者之箭?”

    金蒲孤朗声道:“我的金仆姑长箭就是仁者之箭,我出道行走江湖以来,箭下诛杀十六凶人,俱是万恶不赦之徒,论武功比我强得多,论身手他们也足可避得过此箭,可是箭到命绝,非战之功,乃仁使然!”

    刘素客冷笑道:“你初访万象别府时,曾经用箭射杀了武当掌门一心道长与阴山派掌门人华云南,难道也是仁者之射吗?”

    金蒲孤顿了一顿才道:“不错!诛凶为以暴止暴,杀死那两个人是为了把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他们受你惑心术的蛊惑,以堂堂掌门之尊,屈于贱役,实在生不如死,如果有能力,他们早就自杀了,你后来把另外八家的掌门人放回去,八人部引咎自裁就是一个明证,施仁之途虽多,行仁之心唯-…”

    刘素客大笑道:“小子!算你会讲话,不过这仁者之箭如果杀不死我,你又作何解释呢?”

    金蒲孤道:“那就是我的用心不够合乎仁的要求,你还可多活几天!”

    刘素客一笑道:“你就放箭吧!说不定上天认为我的作为也是一种仁道,不肯叫我轻易就死!”

    金蒲孤叫道:“放屁!你还能合乎仁道?”

    刘素客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什么天心六道都是狗屁不通的鬼话,上天生我这样的人来作践万民,就证明人心好杀,我有力则杀人,无力则被人杀,这才是天地间的真理,你快把那支什么狗屁仁者之箭放出来,如果杀不死我,就轮到我杀你了!”

    金蒲孤愤然扯弓,弦急如满月,黄莺却自然有点担心地道:“金大哥,你还是用天绝箭吧!这家伙狡猾无比,假如你这一箭脱了空,后果实在太严重了!”

    金蒲孤以充满信心的声音道:“不要紧,更不必换箭,如果仁者之箭不能诛杀他,换上天绝箭也许更糟,凶人与凶器是臭味相投的,只有一个六字才是我们对抗邪恶最犀利的武器,将一切付诸天命吧!”

    说完手一松,长箭呼啸而出,在这种短距离下,自然没有脱空的道理,箭由刘素客的前心穿进去,透过后背,飞绕一圈,又回到金蒲孤的手里。

    刘素客两眼中透出不可理解的神情,喃喃地道:“金蒲孤!你好!你真出得了手!”

    金蒲孤略略有点愧意,但依然朗声道:“除了你之外,对任何人我都不愿意使用这个方法!”

    刘素客用手捂住前胸的伤口,低声道:“我对你看错了,你比我想象中狠得多!也比我想象中聪明得多!”

    金蒲孤朗声道:“我不得不狠,因为我很难再找到这种机会了。”

    刘素客又问道:“你杀死了我心中有什么感觉?”

    金蒲孤道:“没有感觉,我只是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刘素客的语音变得更微弱了道:“我并不怕你的天绝箭,对你的天绝箭,我已经作了很多的防备,正因为你没有用天绝箭,我才放松了戒意,谁知……”

    金蒲孤大笑道:“有一件事可以叫你死得瞑目,也可以叫你含恨泉下,你就是死在天绝箭下!”

    黄莺一怔道:“天绝箭不是这样子的?”

    金蒲孤笑道:“不错!天绝箭是一支短箭,箭身与箭颜是由一整块钢铸成的,可是我对刘素客有取出天绝箭使用的机会吗?为达成目的,我把天绝箭的前半段截了下来,装在普通长箭上,只有这样才能有出手的机会!”

    刘素客一翻眼道:“好小子!你真行,居然能想出这一手杀着,可是你不怕有愧良心吗?你说过这支天绝箭是用来对付凌奇峰的!”

    金蒲孤厉声道:“你错了,我在万象别府的地穴中用这支箭误伤我思师天山逸臾后,就立誓一定要用原箭刺透你的心窝,你应该听见那句话……”

    刘素客一牵嘴角道:“我忘了…”

    金蒲孤大叫道:“那一定是我恩师的英灵在地下庇佑,才使你忘了这最重要的一件事!”

    刘素客忽地长笑道:“金蒲孤,你会后悔的!”

    金蒲孤沉声道:“我会对任何事后悔,唯独今天杀死你这件事,我决不后悔!”

    刘素客睁大了眼睛笑道:“希望你不后悔,更希望你能善用那支仁者之箭,我们再见了……”

    刘素客说到这儿,他胸前血如泉涌,那只手也无力地垂下,身子缓缓地倒了下来,黄莺长吁一口气道:“刘素客终于死了,不过他说再见是什么意思?”

    金蒲孤凝思片刻道:“我也不明白,或许是他也安排了杀死我的方法,要跟我在阴间斗下去!”

    黄莺道:“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刘素客死得太容易了。他会不会又玩一手假死的把戏?”

    金蒲孤神色一动,拾起地下黄莺遗落的修罗刀,走过去把刘素客的首级斩了下来,然后又把身子砍成几块,才沉声道:“除非他能借尸还魂,否则他是死定了!”

    刘素客的头滚落在一边,居然开口回答道:“何必借尸还魂呢?川中排教的巫师有一种解体大法,可以把身子分解成好几块,然后又合拢起来,谈笑如故,刘某如没有这点神通,还能跟你斗法吗?”

    尽管腔里血流如注,那颗人头讲话时依然口齿清晰如生,脸上的颜色也没有改变,只是双目圆瞪,死盯不动。

    黄莺吓得大声尖叫起来,人头又开口了:“黄姑娘,你假投幽灵吓唬凌奇峰时何等自然,怎么我如法炮制,你就受不了了?”

    黄莺紧靠着金蒲孤颤声道:“金大哥,我们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我吓死了!”

    金蒲孤虽然还能勉强撑得住,脸上也变了颜色,仔细端详着那颗人头,看看它是真是假!

    人头的眼睛慢慢闭拢了,口里依然说话道:“金蒲孤!你还是走吧,十天后我们再斗一斗……”

    金蒲孤手起刀落如雨,先把那几截残尸砍成无数碎片,然后厉声叫道:“你有本事把这些碎片合拢起来!”

    人头张开嘴道:“那有何难?十天之后,刘某现身相见,连头发都不少半根!”

    金薄孤举刀又想去砍那颗人头,人头却开口道:“这可不能乱来,身子多砍几刀没关系,砍坏我的脸貌,你再也认不出我是谁了。”

    金蒲孤突地一怔,连忙拾起人头,伸手在脸上一摸,神色已是大变,厉声大叫道:

    “刘素客,你又故技重施,这次用谁作为替身?”

    刘素客的声音从地底传出,哈哈大笑道:“你想还有谁呢?刘某可以化身千万,叫你杀不胜杀,而且每次都会找一个你认识的人以供练箭之用!”

    金蒲孤连忙用手将人头上的皮制面具取了下来,里面赫然是南海渔人,不禁瞠目厉吟道:“刘素客,你太狠了!”

    刘素客哈哈大笑道:“为什么不说你自己太很呢?这个臭钓鱼的被你硬派来送死已经够惨了,一箭穿心后,还要受断头解体,乱刀分尸,你怎么对得起他……”

    金蒲孤惨然将南海渔人的头颅放下,刘素客在地底又讲话了:“金蒲孤,下次要杀死我的时候,最好先认认清楚,尽管他们是你出手杀死的,可是他们顶着我的形貌使我很不安心!”

    黄莺这时知道又是刘素客的诡计,心里已经不怕了,连忙又安慰金蒲孤道:

    “金大哥!这不能怪你,实在是刘素客布置得太逼真了!”

    刘素客哈哈大笑道:“没有你假扮幽灵那么逼真,若是比装神弄鬼,刘某甘拜下风,刘某是用活人扮活人,你却能现身说法,用活人扮死人……”

    金蒲孤沉默良久,才对着地底道:“刘素客,你还在那里吗?”

    地底传来刘素客的声音道:“在没有得到你的答复之前,我一直都会留在这里!”

    金蒲孤沉声道:“如果你想叫我离开,让你从容布置,那你就太天真了!”

    刘素客冷冷一笑道:“此地有许多现成的布置可作利用。我才选中了它,如果你坚持不肯离开,我只好多费点事,到别处去重建基业……”

    金蒲孤道:“你别做梦,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跟着你,只要你一现身,天绝箭就立刻会洞穿你的胸腑!”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你的天绝箭已经两度对我使用了,结果只杀了两个可怜虫……”

    金蒲孤道:“下次我会留心的,绝不会再让你用替身!”.刘素客大笑道:“无论你多么留心,你都无法在事前分出真假,我的人皮面具制造得维妙维肖,而且连声音都受我的控制了……”

    黄莺道:“这真奇怪,老渔夫的语音与刘素客完不一样,他是怎么改过来的?”

    刘素客笑道:“这点小秘密我觉得告诉你们也没有关系,而且还是你启发的灵感!”

    黄莺一怔道:“我?”

    刘素客笑道:“是的!你的百啭神功使我很感兴趣,费了我几个月的时间,终于把它给学成了,因此我只需用惑心术控制一个人的行动,叫他依照我的指示行动,自己再躲在暗处用百啭神功代替他开口说话,你们再也无法分辨那替身的真假!”

    金蒲孤叫道:“你就是这样利用南海渔人的?”

    刘素客笑道:“不错!这只是一个开始,却非常成功,今后会有无数的刘素客在你面前出现,叫你杀不胜杀!”

    金蒲孤道:“目前这岛上你还有多少可用的人?”

    刘素客道:“很多,骆仲和父女、我的六个姬妾,还有一个骆季芳的侍婢阿芳。有百啭神功为用,我只需找一个活人戴上面具就行了,不分男女都可以用作替身!”

    金蒲孤道:“这些人都死光了之后,你又怎么办呢?所以我绝不离开此地,更极力地防止你离开,免得给你有机会‘去找更多的替身!”

    刘素客沉声道:“金蒲孤!你想想清楚,我有着僻水宝衣,这几十里的海面对我说来何异康庄大道,我随时随地都可以不声不响地离开……”

    金蒲孤大笑道:“你当然可以这么做,不过我想你舍不得,尤其是那六个姬妾,她们不但是你忠心的党羽,更是你得力的助手,没有了她们,你一个人很难成事……”

    刘素客大叫道:“你说得不错,这六个女子是我唯一可信任的人,靠着她们的帮助,我才能作一切的布置踉你斗一斗,所以我才好言好语跟你商量,如果你坚持不答应,我逼得采用最恶毒的反击手段了!”

    金蒲孤道:“我看不出你一个人能有反击的力量!”

    刘素客怒叫道:“刘某虽然无法用武功杀人,但是杀人的方法很多,刘某要杀死一个人时,比武功更省力!”

    金蒲孤道:“你用了很多方法,仍然没有杀死我!’”

    刘素客冷哼一声道:“那是我意志不坚,如果我横定了心,有一千个金蒲孤也早被杀死了!”

    金蒲孤笑道:“那是以前,现在你很难有这种机会了,虽然你弄到了穿石土行两件宝衣,可以躲在地下捣鬼,可是要想杀死我,你必须现身与我正面相对,那时我的天绝箭会先要了你的命!”

    刘素客冷冷地道:“天绝箭能穿透避金宝衣吗?”

    金蒲孤道:“南海渔人不是给了你最正确的答案吗?”

    刘素客道:“你怎么知道他穿了避金宝衣的?”

    金蒲孤道:“从天绝箭回来时的力量,我就知道了,你一直不知道天绝箭有多大的威力,今天特地用南海渔人作了个试验,如果不是避金宝衣失效,你现在早已耀武扬威地在我面前卖狂了,还肯委委屈屈躲在地下说话吗?”

    刘素客沉默片刻才道:“金蒲孤,你还是走吧!十天以后再来,我们好好地斗一下!”

    金蒲孤沉声道:“办不到!好容易碰上这个机会,把你陷在这个孤岛,我怎能再给你从容布置,而且现在你能利用的替身都是与我关系不大的,即使无法杀死你,能翦除你的党羽也是对你一个沉重的打击!”

    刘素客阴沉地道:“骆洛仙与那个侍女阿芳可不是我的党羽,你忍心杀死她们吗?”

    金蒲孤道:“如果你要利用她们,一定要先对她们施行惑心术,而经你施过术的人,便永远中了你的毒,我可以问心无愧地杀死她们!”

    刘素客怒声道:“好!那你就试试看吧!你逼得我太紧了,我也会反击的、那时你将后悔莫及!”

    说着又是一阵冷笑,冷笑声渐渐地去远了,黄莺呆了一呆道:“我们快追上去!”

    金蒲孤却沉重地摇摇头,又将南海渔人的头颅捧起来详细地看了一下,然后沉声道:

    “黄莺!既然你父母的骸骨都移走了,那口石棺空着也没有用,借给南海前辈作为埋骨之所吧!”

    黄莺道:“那当然可以,不过我以为老渔夫并不希望葬身在陆地上,他一生都是在海上的时间多,最好的归宿还是在海里!”

    金蒲孤点点头道:“这一点你比我想得周到,那么你帮帮忙,把他的残尸收拾一下,我们送他去海葬!”

    黄莺道:“什么时候葬他都行,现在我们必须争取时间去追踪刘素客,免得他溜掉了!’”

    金蒲孤道:“他不会溜的,要溜早就溜了,在别处他不容易找到更好的地方创业,而且他若是存心溜走,我们想拦也拦不住!还是先把南海前辈安置了吧!对他的死我负疚很深,等于是我亲手杀死他一样,事实上也是我下的手,因此我绝不能再让他暴尸荒山,那件幽灵鲛的皮衣是他得到的,用来作为他殉葬的纪念品吧!”

    衣服虽然被凌奇峰撕碎了,但还有几块较为完整的,黄莺取了过来,把南海渔人的残尸并拢,用鱼皮包好,由金蒲孤提着来到海边,金蒲孤又吩咐道:

    “你把我们的小船驶出来,我们应该把他送到深海中水葬!”

    黄莺虽然觉得太费事了,但还是如言做了,等她把船驶来时,金蒲孤将尸体的外面又系好一些大石块,而且郑重地取出一支箭插在上面,黄莺奇怪地道:“这又是干什么?”

    金蒲孤庄重地道:“南海前辈是死在这支箭上的,这支箭还杀死了我的恩师,我再也不能用它来杀死第三个人了,所以把它跟南海前辈一起水葬……”

    黄莺一惊道:“上面还带着你的天绝箭?”

    金蒲孤点头道:“是的!我因此才不想再要它,免得它在我身边永远压迫我的良心!”

    黄莺叫道:“你用什么来对付刘素客呢?”

    金蒲孤一叹道:“天绝箭只能用来对付两个人才具有价值,一个是凌奇峰,我已经立誓不再用天绝箭对付他了。另一个是刘素客,可是天绝箭并没有达成目的,反而误杀两个我最尊敬的人,我也不准备用它了,既然没有用,倒不如彻底毁了它!”

    黄莺道:“没有了天绝箭,凌奇峰与刘素客对你都没有顾忌了,这对你将很不利!”

    金蒲孤苦笑道:“凌奇峰得去了一支假箭,以为真箭仍在我身边,刘素客也不知道我会放弃天绝箭,他们仍然会有所顾忌…”

    黄莺想了半天才道:“金大哥,虽然我不赞成你的做法,可是我相信你的用意一定比我正确,只好听你的!”

    金蒲孤点头道:“这就好,你跟我在一起,千万别再自作聪明,给我添麻烦,把船驶出海去吧!”

    黄莺整索扬帆,小船吃饱了风,像箭一般地前进着,行出四五里后,金蒲孤道:

    “这已经够远了,我们举行海葬吧!你跪下!”

    黄莺肃然下跪,金蒲孤也庄重地跪着,捧起南海渔人的尸体,口中喃喃地道:

    “前辈!虽然是我失手误杀了你,可是你英灵有知,必然会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但愿你的英魂不远,保佑我手刃巨凶,为你报仇雪恨!”

    砰然一声,水花四溅,南海渔人的尸体,带着那支天绝箭,缓缓地沉入水中,金蒲孤直等尸体看不见了,才大声道:“开船!到杭州湾去!”

    黄莺一怔道:“到杭州湾?你不回崇明岛了?”

    金蒲孤道:“自然要去,可是必须等十天之后,让刘素客布置好了,再去跟他一决雌雄!”

    黄莺十分不解地道:“你怎么又临时变卦了!”

    金蒲孤道:“我只是吓吓他的,并没有真心想逼他太紧,当然现在去对我有利,可是他一定拿骆洛仙或是阿芳或是骆仰和作为替身,骆仲和丧心病狂,杀了他我并不难过,其他两个女孩子我实在下不了手,尤其是骆洛仙,她为我所受的牺牲已经够大了!”

    黄莺道:“她是自作自受!”

    金蒲孤道:“话不能这么话,她受孟石生的侮辱是因为我,双目失明也是我……”

    黄莺道:“那她就不该与刘素客为伍!”

    金蒲孤道:“她是为替我取回天绝箭才那样做的,孟石生落在刘素客的手里,她只有跟刘素客在一起才能找到机会…”

    黄莺道:“可是她并没有取回天绝箭!”

    金蒲孤一叹道:“刘素客是个很厉害的人,我们必须给她时间,我相信她一定会成功的!”

    黄莺道:“你明明有一支天绝箭,偏又自己放弃了!”

    金蒲孤道:“是的!要杀死刘素客,必须要仗着天绝箭,就因为还有一支天绝箭,我才放弃这一支,也为了不想伤害她,我才给刘素客十天的时间,当我重临崇明岛时,我相信她一定能找到那支箭了!”

    黄莺道:“万一她找不到呢?”

    金蒲孤一笑道:“那我就是死路一条,刘素客这次的布置一定厉害无比,我不可能再有那么好的运气逃得开,除非她能及时找回那支箭,使我能有先出手的机会!”

    黄莺忍不住叫道:“什么?你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一个渺茫的希望上!”

    金蒲孤庄重地道:“不是渺茫的希望,是我对人的信心,人就是靠着信心才能生存的!”

    黄莺冷笑道:“等你被刘素客害死了,你才知道信心的可靠!”

    金蒲孤凝重地道:“不能这么说,我宁可自己被杀死,也不能再去杀死她,刘素客残暴不仁,为了自己的安,可以任意用别人做替身,我却不能这么做,否则我就不配称为侠义道!”

    黄莺默然片刻才道:“任何事情在你口中说出来都是理由十足的,不过你有这个打算,何不在岛上答应了刘素客,也显得大方一点!”

    金蒲孤一笑道:“我不答应他是有用意的,这样能叫他疑神疑鬼,随时担心我会出来捣乱,无法专心一意地从事布置!”

    黄莺道:“我们出海他是知道的!”

    金蒲孤道:“不错!他虽然走了,一定还偷偷地跟着我们,因此我们的谈话他也听见了,只知道我们是出海来埋葬南海前辈的,一定还紧张万分,时时刻刻提心吊胆,防备我们回去……”

    黄莺点点头道:“你的计划一向万无一失,这次却犯了个大漏洞,既然你知道刘素客会偷听我们的谈话,你就不该在岛上说出把天绝箭沉入水中的事……”

    金蒲孤笑道:“我就是要给他知道!”

    黄莺一怔道:“什么!你故意要他知道……”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冷剑烈女续 爱搜书 冷剑烈女续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冷剑烈女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冷剑烈女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