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刘素客在万象别府中设有管窥地听等巧具,可以远测身外的动静,那么他在这儿假扮一个幽灵的谈话也并非不可能,尤其是刚才那幽灵叫他一死共赴极乐,他更相信是刘素客在捣鬼。

    口头上答应了,暗底下却在凝聚功力,一方面为了自卫,一方面也准备先发制人,只要是别处有一点动静,他会毫不考虑地出来施袭,幽灵之说只在虚无之间,白昼现形更属玄虚,老谋深算如他,当然不会上这个当!

    可是他对孟依依相思之深也到了极点,七分怀疑中,也含了三分希望,而且他捉摸定了孟依依果然能显灵,幽魂是一种虚无缥渺的形质,自然不会受他的掌力所伤!

    然而,这只手的出现,使他推翻了部的疑虑!

    刘素客本事再大,总不能凭空创造出一个幽灵来,而相停中的这只手,只有幽灵才能做得到!

    一时激动下,他几乎想扑过去握住那只手,可是他的身形才动,那只手又缩回水中去了;耳边响起空冥的声音道:“奇峰!你想干什么?”

    凌奇峰激动地道:“依依!我要摸摸你!”

    棺中幽幽一叹道:“会晤在即,此后有无穷的岁月共相厮守,你不能多等一下吗?”

    凌奇峰叫道:“不能等,我一下子都不能等!”

    说着伸手要到棺中去摸索,棺中急叫道:“快住手!”

    凌奇峰怔然道:“为什么?”

    棺中一叹道:“奇峰!我是一缕幽魂,在日光中本不能存身,所以才借这一棺海水以寄灵,刚才日光恰好被云遮住,我才冒险现身,若是与生人的血肉接触,冲散了我的神气,那我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了…”

    凌奇峰怔然道:“那你等一下如何接近我呢?”

    棺中幽幽地道:“我幽灵的本质是无法接触你的,必须借纯阴的器物来毁销你的肉身,接引你的精灵,也怪我的心太急。没有先警告你,差一点误了大事,幸好我先伸出一只手来试一下……”

    凌奇峰忙道:“我可以看见你吗?”

    棺中道:“自然可以看得见,我先伸手的目的就是试探一下我的灵体是否能抗受天光……”

    凌奇峰忙道:“你能抗受吗?”

    棺中顿了一顿才道:“虽然有点难受,但还勉强抗得住,可是你千万不能再莽撞了!”

    凌奇峰道:“不会的,我一定不动,可是你也别太勉强,我们可以等到天黑了再晤面!”

    棺中轻叹道:“不必了,我的心跟你一样的急,现在只是上午,日光还不太猛烈,等天黑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呢!这段时光在你一定是度时如年,我不忍心见你多受煎熬,还是快点解决了吧!”

    凌奇峰道:“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忍受的!”

    棺中悠然长叹道:“人的精魂是靠着精神凝聚的,你经过一天的折磨后,可能会涣散无法成形了,除非你能澄除万虑,什么都不想,静等到天黑,你能吗?”

    凌奇峰道:“那一定不能,以前也许可以,我听到你的声音,知道你的精灵仍在,绝对无法安下心来!”

    棺中轻叹道:“我想你也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我们不能再等待,而且我们这种结合的方法,实已破天地生灭之机,迟则招致天嫉鬼妒,必须从速行事,等到天黑之后,一切的幽灵都出来了,可能阻碍更多…,现在又有一片云过来了,时机难再,你快准备着吧!”

    凌奇峰果然退后一步,目光紧盯着棺中,天下果然飘过一片浓云,日光暗了下来!微风吹过,令人有冷飓飓的感觉,石慧在旁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棺中慢慢地又伸出一只手,接着露出一个头,坐起半边身子,那是一个女人,水淋淋的长发被散下来,浅灰色的衣服也是水淋淋的!然后站了起来!

    石慧惊叫了一声,整个吓昏了过去。

    由一棺清水中突然冒出一个女人来,而且这石棺四面密封,人硬是由虚无中幻化出来的,事前还经过一番鬼气森森的谈话,在她心中先蒙上了恐怖的影子,叫她怎么不惊骇欲绝呢!

    何况这女人一头长发披散,不见面目,另一只手中还握着一柄寒气森森的利刃!

    凌奇峰也吓得倒退了两步,颤声道:“‘依依!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

    幽灵轻叹道:“我只是一片精魂所聚,还有什么好看的样子呢?鬼魂的样子总是难看的,所以人才怕鬼!”

    凌奇峰道:“我不怕你,可是你的面目……”

    幽灵噗嘘一笑道:“我看你是吓昏了,连前后都分不出来了,我是背对着你,怎能看见面目!”

    凌奇峰吁了一口气造:“你为什么不转过身来,让我仔细看看你呢?”

    幽灵轻叹道:“我不敢转身,怕你吓坏了,不肯跟我在一起了!”

    凌奇峰道:“怎么会呢?”

    幽灵道:“我是暴死的,精魂所聚,仍是临死前的形状,那个样子你受得了吗?”

    凌奇峰一叹道:“有什么受不了,你的遗体是我收葬的,你的惨状时刻都蒙绕在我的脑海中,正因为你死得这么惨,我才发誓要替你报仇!”

    幽灵一叹道:“仇不仇都别谈了,只有我们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事,现在我们应该感激那些曾经迫害我的人,否则我们不会在一起!”

    凌奇峰怔然道:“’你已经忘记了仇恨吗?”

    幽灵道:“没有忘,可是我该进一步想,若非我的家人迫害我,我不会到崇明岛上来,也不会遇见你,若不是黄家父子阻碍我们,你我的用情不会这么苦,假如我们生前能够结合,则缘尽而爱消,爱消而情灭,生无所憾,死无所恋,精散灵泯,死后一切都不存在了,那永恒的聚晤也不会再有可能了!”

    凌奇峰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幽灵道:“这有什么难懂的,人生有末了之事,未尽之缘,才能留到死后,否则人死而魄散,一了而百了,当然这种机会很少,所以世间的幽灵也不多…”

    凌奇峰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曾经削发为僧,佛门轮回之说竞真是有的!”

    幽灵一笑道:“那是骗人的,生者自生,死者自死,轮回转世绝无此事,人死了,或者就此毁灭,或者成为不朽的阴灵,只有这两条路走!”

    凌奇峰道:“那千百年来,地下的幽灵不是太多了吗?”

    幽灵笑道:“幽灵也会消灭的,一阵狂风,一点阳光,都可以使幽灵消化无形,若要形神不灭,除非是永远躲在地底不出来,可是长此寂寂,人受不了,幽灵更受不了,为了等你,我才忍了那么久,我们聚在一起后,也许可以互相慰借,在地下永相厮守,直到有一个不耐烦了,冲突起来,陷身于永劫不复之境!”

    凌奇峰叫道:“不会的!我永远不会对你不耐烦!”

    幽灵笑道:“所以我不让你看到我的脸!那样在你的印象中,我始终是个美好的……”

    凌奇峰造:“我死后不是还会见到你吗?”

    幽灵道:“不!幽灵可以见到人,人也会见到幽灵,可是在幽冥的世界里,他们只能互相摸索见不到对方,可以互相谈话,却永远不知对方是什么样子,所以在幽灵的世界里比较宁静……”

    凌奇峰一怔道:“既是幽灵不能见到对方,你怎么知道自己的样子很难看呢?”

    幽灵顿了一顿才道:“我是凭想象的,当我的魂魄脱离躯体时,看了一下自己的形相,那是最后的一眼,在我的记忆中,这就是我的形相了!”

    凌奇峰笑笑道:“如此说来你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形相了,也许你不是那么难看呢!我一定要看一下!”

    幽灵沉声道:“你一定要看?不会后悔?”

    凌奇峰诚恳地道:“不后悔!依依!你知道我对你用情多深,刚才我捧着你的头骨,也不嫌它难看……”

    幽灵况声道:“好!我就给你看一下吧,老实说我也想知道自己的形相,而且这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看看你对我的感情是否真挚!”

    凌奇峰叫道:“哦对你还不够真?我可以为你死,为你赴汤蹈火,不计任何牺牲…”

    幽灵冷冷地道:“那很难说,你只见到生前的我,可没有见过死后的我!”

    凌奇峰道:“无论生死,哪怕你只剩一具枯骨,我对你的爱绝不改变!”

    幽灵轻叹道:“我希望你说的是真心话!”

    说着慢慢地跨出石棺,慢慢地转过身子,凌奇峰一看她的脸,脚下又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

    幽灵一哼道:“我吓着你了吧!”

    凌奇峰失声叫道:“依依!你真把我吓着了,我从来没想到你会有这会…”

    幽灵冷冷地道:“会有这么丑恶!”

    凌奇峰连忙摇头道:“不!你哪里是丑,简直美丽极了,比你生前更美,我从来没有见你这么美丽过!”

    幽灵一笑道:“是吗?你别骗我!”

    凌奇峰大声道:“是真的,我绝不骗你,此刻你简直就像画中的仙女,不!仙女也没有这么美……”

    幽灵不信道:“哪有这回事,最多也不过是我生前的形相罢了,还会变了一个样子不成!”

    凌奇峰出神地道:“不!你的相貌虽然与生前差不多,可是别有一种动人情致的神态……”

    幽灵一呆道:“那也许是我年轻时的形状!”

    凌奇峰道:“一定是的,至少我见到你的时候,你没有这么美丽过!”

    幽灵一叹道:“我来到崇明岛上时心中充满了恨意,脸上充满了憔悴,哪里美得起来,后来到见了你,却又因为形势所拘,幽情无所寄托,从没有快乐过……”一凌奇峰道:“我们马上就可以在一起了,你应该可以快乐了!”

    幽灵笑笑道:“不错!或许是心情的关系,使我容光焕发,看起来顺眼多了,你还愿意为我死吗?”

    凌奇峰叫道:“愿意,哪怕我们从不相识,此刻见到了你,也愿意为你死一千次!”

    幽灵嫣然一笑道:“我真有那么美吗?”

    凌奇峰道:“是的!你现在的美丽简直无法形容,尤其是你的身上,透出一阵淡淡的云雾,假如有第二个人在此,他一定会认为你是天上的神仙!”

    幽灵笑道:“这倒不足为奇,世上的神仙都是幽灵假托的,这层云雾是幽魂天然具有的,到了晚上还会更浓,那就成了愁云惨雾,…”

    凌奇峰叫道:“依依!你快杀死我吧,我等不及要想跟你在一起!”

    幽灵抬头看看天道:“是该快一点了,这片云快过去,我可不能见日光,你闭上眼睛,闭上身的穴道,把身体里的血脉放松,我在你的头顶上先开个洞,然后再割断你的筋脉,剥下你的外皮,使你能很快地蜕化去人形,精魂就能离体了…”

    凌奇峰笑道:“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就是不能闭眼睛,我以后再也看不见你了,必须多看你几眼!”

    幽灵皱眉头道:“不!你必须闭眼睛,因为你练过武功,看见我动手杀你时,本能上会出手抗拒,一出手,什么都完了!”

    凌奇峰笑道:“不会的!我只看得见你,此外什么都看不见了!”

    幽灵道:“我不相信你有这个定力!”

    凌奇峰道:“你可以试试看!”

    幽灵想想道:“好吧!我先在你身上刺一刀试试看,你真能忍得住,我才敢动手!”

    凌奇峰笑道:“千刀万刀我都不在乎,只要我的眼睛能看见你,我什么都不会感觉到!”

    幽灵一笑道:“为了使你毁得彻底,我倒是必须砍上千万刀,为了能帮助你提高勇气,我一直让你看着我,最后才刺瞎你的眼睛如何?”

    凌奇峰笑道:“那最好不过了!”

    于是幽灵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抬起手中利刃,在他的胸前浅浅的刺了一刀,凌奇峰如同未觉,两眼目不转睛地瞪着她!

    幽灵嫣然道:“你当真不怕痛?”

    凌奇峰摇摇头道:“不怕!我根本就没有感觉!”

    幽灵笑道:“那我就放心行动了,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你可以紧咬牙齿,可不能碰我!”

    凌奇峰呆呆地道:“我知道,想到我们今后永恒的聚首,我痛死了也不敢碰你!”

    幽灵笑得更甜了妩媚地道:“奇峰!你真好,这样也不枉我们相爱一场,以及我在地下为你苦等的十几年岁月,你忍着点……”

    说着手腕一绞,在他胸头挑出一块蚕豆般大小的肤肉,凌奇峰依然无所知觉,可是胸前的血水却像泉水般地漂出来,喷了幽灵一身!

    幽灵的下手更快了,每一刀下去都在不致命的地方,跟着就挑出一块肉,十几刀后,她浅灰的衣服上已喷满了点点殷红。

    前面的伤痕累累,她又转到凌奇峰的背后,凌奇峰的身子也木然地跟着她转动,幽灵急忙道:“你别动,我要挑断你背上的筋络!’”

    凌奇峰道:“依依!我要看着你!”

    幽灵道:“你必须忍一下,要不你把头偏过来看!”

    凌奇峰果然偏头去,幽灵刚要举刀,凌奇峰忽然道:“依依!你换个方向,这样我正对着阳光,照花了眼,看不清楚你的脸了!”

    幽灵神色一变,举刀向他的喉管上刺去,斜里忽然传来一阵劲风,叮的一声,将她的刀子撞落在地,却是一支长箭,凌奇峰一怔道:“依依!这是怎么了?”

    幽灵弯腰拾刀道:“没什么,你快站好,时间不多了,那片云快过去了!”

    说完冷风飘指,又是一刀刺过来,凌奇峰却闪身避开了道:“依依!你说你无法禁受日光,现在那片云早已过去了,阳光照在你的身上,怎么无影响呢?”

    幽灵呆了一呆才道:“谁说没有影响,你不知道我此刻多难过,只是为了你,我拼命忍受着!”

    凌奇峰一怔道:“你何必这样勉强呢?”

    幽灵烦躁地道:“不能等!再等下去也许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奇峰!你到底有没有诚意跟我在一起……”

    凌奇峰忙道:“自然有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种机缘,我总以为生死异途,再也见不到你了!”

    幽灵道:“那你就乖乖地站着木要动!”

    凌奇峰道:“不动!你快过来吧!”

    幽灵顿了一顿才道:“不!我不行了,我在阳光中曝晒得太久,快支持不住了,我要回到水中去歇一下!”

    说完又飘然地回到石棺旁边,举步跨了进去,她的身形接触到水面后,立刻消逝得无影无踪,只在水上留下了一圈涟漪!

    凌奇峰凝视着水面,神情一片愕然,似乎有点难以相信,这时石慧倒又幽幽地醒了过来,余悸未定,颤着声音问道:“那个鬼魂呢?”

    凌奇峰用手一指道:“又回去了!”

    石慧骇然地问道:“她是真的鬼魂吗?”

    凌奇峰道:“是真的,我本来还有点不信,现在是真的相信了,她从虚无缥渺中出现,又在虚无缥渺中消失,只有鬼魂才能如此虚幻莫测!”

    石慧又问道:“她是孟依依吗?”

    凌奇峰道:“不错!多少年来,她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飘浮着,今天总算见到她,她还是那么年轻!”

    石慧一怔道:“她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看到一头散发,水淋淋地被下来,把人都吓死了!”

    凌奇峰笑道:“你看见的是她的背影,还没有等她回过身来,你就吓昏了过去!”

    石慧道:“我的胆子太小了……”

    凌奇峰笑道:“不能怪你,假如她不是依依,我也可能会吓昏过去,不过你若是看到她的脸,就不会吓了,她的脸美极了,身上还带着一片淡淡的烟雾,我只能想象她是天上的神仙!”

    石慧懊丧地道:“那我真太遗憾了,对于幽灵之说,我一直半信半疑,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又吓昏了过去!”

    凌奇峰道:“别遗憾,你还有一次机会,她只是回去养息一下,马上还会出来的!”

    石慧精神一振道:“真的吗?这次我要好好地看一下了,她不是来接引你到地下去永聚的吗?怎么出来亮一亮相又回去了呢?”

    凌奇峰叹道:“这要怪我不好,幽灵是不能见日光的,我犹豫因循,耽误了许多宝贵的时光!”

    石慧道:“你不是一直盼望着能与她永相厮守吗?为什么临时又因循退缩了呢?”

    凌奇峰叹道:“不是退缩,是依依太美了,美得使我不敢相信是她,因此才犹豫了一下!错过时机!”

    石慧道:“十几年了,你的印象自然淡薄得多了!”

    凌奇峰忙道:“胡说!十几年来,她的影子在我的记忆中永远像昨天一样的鲜明!”

    石慧道:“那你怎会不认识她呢?”

    凌奇峰道:“因为她的形象远超过我的记忆,年轻得像个十几岁的女孩子!”

    石慧摇头表示不信道:“鬼魂不受岁月的摧老也就罢了,哪里还会越过越年轻呢!”

    凌奇峰道:“是真的,等一下你看看就知道了!”

    石慧凝视着水面,水光受着日光的耀映,发出闪闪的亮光,也冒出丝丝的水气,却是无动静。

    凌奇峰有点急了忙问道:“依依!你还在吗?”

    棺中无回应,凌奇峰连问了几句,不禁大为着急,走过去要想伸手到水中去摸索了,棺中传出疲弱的声音道:“我当然还在!”

    凌奇峰这才安心道:“你怎么不回答我?”

    棺中们沉微地道:“一番日灸,损耗了我不少的神气,我想安静地养息一会,你不要再吵扰我了!”

    凌奇峰忙道:“不吵!你快点养神吧!”

    说完安静地坐了下来,石慧等得无聊,开始在四周巡造,忽然看见地下的那支长箭,神色一动,弯腰要去捡拾,棺中忽然出声音叫道:“奇峰!我不行了!”

    二人都是一怔,凌奇峰忙问道:“你怎么了?”

    棺中呻吟道:“阳光照在水上,热得我受不了,使我的神气更衰弱了!”

    凌奇峰大急道:“那怎么办?是否要把盖子盖上……”

    棺中呻吟道:“不!别盖盖子,我现在已经很难受,也许你盖上盖子后,我形神散了,你都不知道……”

    凌奇峰更为着急道:“那要怎么办呢?”

    棺中声音更低了道:“也许我们的缘尽于此,我说过这种事易遭天嫉鬼妒,阻碍重重,而你却不知道事态的严重,错过了那一刻时机,哎呀!我更不行了,奇峰,我看算了吧!我们总算还见到了一面,就此永别了吧!”

    凌奇峰大叫道:“不!依依,我不能失去你…”

    棺中轻叹了一声道:“我又何尝愿意失去你,无奈天命如此…”

    凌奇峰大叫道:“依依!你振作一下,我马上带你到这个阴凉的地方去,我们等下一次机会!”

    说着过去要移动石棺,棺中叫道:“不能动,我的神气已经损耗近半,再被你血肉之躯一冲,当真要形神俱灭了,奇峰!你忍心吗?”

    凌奇峰近乎急吼了叫道:“依依!你究竟要我怎么办呢?我不能失去你…”

    棺中沉默片刻才道:“也罢!我们再赌一次命吧!”

    凌奇峰忙道:“怎么赌法?”

    馆中道:“我是无法再动手了,那里有位姑娘,可以请她帮个忙!”

    石慧也听见了忙道:“要我怎么帮忙法?”

    棺中道:“我拼着再受一次日炙之苦,从水中现身,当我走到他身边时,你用最快的方法杀死他,然后我带着他的精灵、到一个僻静的地下躲起来,也许可以借地气之助,慢慢使元神凝固,恢复原状!”

    石慧一怔道:“要我动手杀死他?”

    棺中道:“这是最后的一个机会了!”

    凌奇峰忙问道:“依依!你撑得住吗?”

    棺中一叹道:“撑不住也得撑,好在这个墓穴占的地势很佳,深得地灵之气,不过得超快,再拖下去,连我自己都无法聚凝成形了!”

    凌奇峰急得朝石慧拱手道:“好姑娘,你就帮我们一次忙吧!我们会永远感激你的!”

    石慧怔然道:“你功力这么深,叫我一下子杀死你恐怕很不容易!”

    棺中道:“我已经先割了他几刀,泄去了他不少功力,他再放松身筋脉,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厂

    凌奇峰忙道:“是的!好姑娘,我一定束手闭目,等你下手!你答应了吧!”

    石慧点点头,棺中又沉声道:“奇峰!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你一定要打定主意,束手求死,只要你心中有一点抗拒之意,你的体内自然而然会产生抗力,你不死不打紧,我却会形神俱灭了!”

    凌奇峰忙道:“依依!我怎么会呢?我宁可毁了自己也不会害你的!”

    棺中沉重地道:“反正你记住我如此牺牲也是为了你,一切看你的诚心了!”

    凌奇峰还要开口,棺中又沉声道:“你们都准备一下,我要出来了!”

    凌奇峰连忙放松身的真气,石慧身不由主地抬起了地下那支长箭,两人都凝神对着石棺!

    棺中水面微动,又悠悠地站起一个倩影,这次是正面相对,眉目宛然,石慧一下子看得呆了,竟忘记动手了!

    幽灵忍不住叫道:“石姑娘!你还等什么?用这支金仆姑长箭,对准他的心口刺下去!”

    石慧这才惊觉,连忙举箭刺过去,凌奇峰忽地一把夺过了箭道:“依依!你怎么知道金仆姑的?”

    幽灵神色微变道:“神箭金仆姑,谁人不知……”

    凌奇峰道:“不!你死亡的时候,金仆姑还没有出世,难道这神箭之威,竟能深播幽冥……”

    幽灵轻叹道:“奇峰!看来我们缘止于此了,你根本就没有诚意!”

    凌奇峰道:“我有绝对的诚意,可是你得把金仆姑的事作个明白的解释!”

    幽灵轻轻地摇头道:“不必解释,你我的缘分只能到此为止,我们就此永别了!”

    说完又慢慢地倒下去,在水中消失了!

    凌奇峰握着那支长箭,拍着石棺叫道:“依依!你等一下,听我的解释!”

    任凭他如何呼唤,棺中再无回应!

    石慧忍不住道:“这都怪你自己不好,既为幽灵,自然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你白白放过了大好机缘,还害得她形神散灭!”

    凌奇峰道:“我不相信她就这么消逝了!”

    石慧大声道:“那她怎么不答应你了呢?”

    凌奇峰想了一下道:“也许她是生气了!”

    石慧道:“别说她生气,连我都气不过,她为了你牺牲有多大,你却推三阻四,即使她的形神没有被冲散,也一定是伤透了心,不再理你了!”

    凌奇峰又想了一下才道:“我为她受了多少苦,她不能这样忍心对我,不声不响地走了!”

    石慧叫道:“你没听她说吗?你们的缘分只能到此为止,这都是自己惹出来的!怎么能怪她忍心呢?”

    凌奇峰将长箭往地下一丢,伸手往水中捞去,石慧忙叫道:“你这是干什么?”

    凌奇峰厉声道:“她弃我而去,我也不能叫她安稳,非扰得她形神俱灭不可!”

    石慧怒叫道:“你这还像是个人吗?”

    凌奇峰厉声笑道:“我不是人,依依死后,我已经不是个人了,好容易等到她的幽灵重现,我才想好好地做个人,可是她又弃我而去了,失去了依依,我已不想做人,现在一切都空,我也不想做人了!”

    说着又将手伸了进去,刚触及水面,忽然又跳了起来叫道:“水里有东西!”

    石慧诧然道:“见你的鬼了,水里有什么东西?”

    凌奇峰叫道:“是真的,我摸着一样东西,软软的,好像是人的脸!”

    石慧道:“那也许是孟依依!”

    凌奇峰道:“依依只是一个精灵,无形无质,我摸到的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石慧不信道:“哪有这回事?”

    凌奇峰道:“你来摸摸着!”

    石慧果真走过来,伸出手去刚想入水,凌奇峰的动作却比她更快,在另一端粹然伸手,从水中捞起一只人脚,用力一提,将整个人都拖了出来,赫然正是适才隐在水中的幽灵!

    但见那幽灵身子一引一片刀光对准他的胸前扫去,凌奇峰跟着一抖手,将幽灵在空中翻了一个身,使那片刀光砍了个空,接着用另一只手上前抓住幽灵的腰间一扯,嘶的一声,青灰色的长衣撕破了,露出一双晶莹如玉的长腿,然后他以最快的动作,将幽灵的上半身衣服也撕破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女孩子的-体!

    他跟着在女孩子的腰上一点,将她闭住穴道,重重地丢在地上,撩开她湿淋淋的长发看了一眼,然后才厉声笑道:“黄莺!果然是你在捣鬼!”

    黄莺身的衣服都被扯掉了,赤裸着身子,目中射出狠毒的厉光瞪着他,一声都不响!

    石慧也怔住了,呆呆地道:“她真是黄莺吗?’”

    凌奇峰厉笑道:“那还会错,看她这张年轻的脸,我就应该想到了,依依绝不会是这个样子!”

    石慧道:“你老早怎么想不到是她呢?”

    凌奇峰呆了一呆才道:“她是依依的女儿,面目有几分酷似,再加上她的鬼话编得太好了,使我一时糊涂,真把她当作依依了!”

    石慧仔细地看了一下道:“不错!真的是黄莺!她用什么方法在水中隐去了身形,装神扮鬼能如此逼真?”

    凌奇峰怒声道:“这还用问吗?一定是金蒲孤把隐形宝衣借给了她,教给她这么一套阴谋鬼计……”

    黄莺这才在地下怒哼一声道:“放屁!金大哥是个正大光明的人,才不屑用这种方法来对付你,刚才若不是他出手阻挠,我早就杀死你了!”

    凌奇峰想想不久以前的情景,当莺莺一刀戳向他心窝的时候,的确是那支长箭射落了她的修罗刀,可是他又无法相信黄莺会想出这种绝妙无比的主意,乃冷冷一笑道:

    “若不是金蒲孤帮你设计,你绝对想不出这个主意!”

    黄莺怒叫道:“放屁!金大哥若是肯教我这个方法,他怎会放箭救你的狗命!”

    凌奇峰冷笑道:“那也许是这小子怀恨我在地穴中对他所下的杀手,不舍得这么快杀死我!所以才阻止你下手,想叫我多受一点痛苦!”

    黄莺也冷笑道:“金大哥不是这种人,他认为你该死,却不是为了恨你,他从不恨任何人,倒是我恨透了你,想叫你多受点罪,所以才先给你一顿凌迟碎割,等你流尽鲜血,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再现出真面目,叫你在死前饱受失望、悔恨的滋味…”

    凌奇峰怔了一怔才道:“你这么恨我吗?”

    黄莺怒叫道:“是的!否则我开头给你致命的一刀,哪能叫你活到现在!”

    凌奇峰有点意外地道:“别人恨我还可说,你实在没有恨我的理由,你是我的徒弟!”

    黄莺厉声道:“不是!你教我武功,教我反叛爷爷,为的是把我造成一个跟你一样的禽兽……”

    凌奇峰怒道:“你怎么能这样说?”

    黄莺冷冷地道:“为什么不能,你教我武功,为的是要我杀死自己的爷爷,我年纪小,无法知道是非,若不是金大哥开导我,差一点就被你教坏了!”

    凌奇峰道:“你爷爷的行为难道还不该杀?”

    黄莺道:“该杀,可不该由我杀,只有你这种衣冠禽兽才会叫我做那种逆伦的事!”

    凌奇峰冷笑道:“金蒲孤教给你做人的道理不能算错,可是他叫你杀死我又是什么道理呢?弟子制师,难道不是逆伦吗?”

    黄莺叫道:“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师父,而且你自己早已说过我们之间不再有师徒之谊!”

    凌奇峰笑笑道:“说归说,事实仍是存在,你受过我的教导,就无法不承认我是你的师父,再说我虽然不认你为徒弟了,师徒的情谊仍然有的……”

    黄莺叫道:“你对我有什么情谊?”

    凌奇峰造:“在万象别府的地穴中,我本可杀了你,然而我不忍心那样做,只点了你的穴道……”

    黄莺叫道:“那时你忙着逃走!”

    凌奇峰笑道:“那时我杀死你与点你的穴道都只是举手之劳,我不杀你就是念着我们师徒一场!”

    黄莺冷哼道:“你把我留在地穴中我也活不成!”

    凌奇峰一笑道:“那就错了,我知道刘素客另有出入之途,他想杀死的人是金蒲孤,对你不会怎么样的,我那时留下你的性命,你却如此对我,这也是金蒲孤教你的道理吗?”

    黄莺连忙道:“金大哥并没有叫我杀你,而且他还阻止我这样做,刚才不就是他阻止了我吗?”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冷剑烈女续 爱搜书 冷剑烈女续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冷剑烈女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冷剑烈女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