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面面相觑,由耿不取的一战上,大家都知道这个魔头的厉害之处,他虽然用这种方式主动挑战,却仍然是利用极顶智慧作为后盾,胜之殊非易事!

    刘素客问到第三遍时,武当元妙真人徐步而出,拔出肩头的松纹古剑,打了个稽首道:

    “贫道候教!”

    刘素客漠然道:“仙长乃神仙中人,何缘轻涉凡尘!”

    元妙真人庄严地道:“魔氛未清,出家人也不得安宁,贫道乃勉力以尽伏魔之本职!”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仙长以卫道自居,这一战就不简单了,刘某简直不知如何应付才是!”

    元妙真人也淡然道:“阁下太谦虚了……”

    刘素客笑道:“这不是客气的事,仙长以邪魔视刘某,乃使此一战成为魔道之争,刘某若引颈就戮,未免于心不甘,若是胜了仙长,则魔长道消,天道安在……”

    元妙真人微怒道:“你这种人活到现在,天道已是不公,即使你杀了贫道:也不见得是天心昏暗!”

    刘素客笑道:“仙长此语玄机太深,连刘某都莫明其妙,仙长能开导一下吗?”

    元妙真人朗声道:“天若有眼,便不应让你这种恶人出世,更不该容你作恶到现在……”

    刘素客等不及就插口道:“如此看来,所谓天道报应之说竟是空虚的了!”

    元妙真人庄严地道:“不!贫道是个出家人,绝不怀疑天心之所在,自古魔道并存,如日之昼夜,月之盈亏,但有消长,未见存毁,魔高而道低,是对人心持道的考验,道长而魔消是对世情之昭鉴,因此贫道今日之战,不过是应天命而尽人事,胜负生死俱不足论,你今日不死,必有身死之比今日不报,必有应报之时,贫道一人之事,不足以论天道、…”

    刘素客哈哈大笑道:“妙!妙!仙家纶音,究竟非凡俗可比,刘某也不想论道,只间仙长将何以赐教?”

    元妙真人一举手道:“三尺慧剑,一片丹心!”

    刘素客笑道:“好!慧剑定生死,丹心照日月,刘某不敢有悔,亦请以一剑为兵,恭陪仙长走几招!”

    说着走到案前,拿起纸笔,疾书数字,也不折折,拿到仲裁人的案上道:“元妙仙长乃武林中有声望的名宿,我也不敢以机心相对,这上面是我准备应用的招式,各位看了能守住秘最好,先说出来也没有关系!”

    黄莺嘴快,再者也怕元妙真人吃亏,立刻高声念道:“龙游四海,鹏搏九霄,天心若在,胸头一刀!”

    元妙真人怔了一怔,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前两句是他武当的剑式,都是相当凌厉的攻招,未两句则毫无意义,不过他决心不理会,凝神聚气,开始思索进手的把式,因为刘素客已经先作了声明,第一把准备用龙游四海,他自然而然地想到针对这一式而出招!

    可是当他引剑待发之际,忽然又想起刘素客狡桧无比,岂会如此坦率将招式先行透露而听任自己进攻!再者龙游四海的攻势虽厉,却是不顾性命的打法,用任何一个方法都可攻其所弱,聪明如刘素客,当不至傻到如此吧!

    于是他想先试试再作区处,刘素客向旁立的陈金城借了佩剑,走到他对面,拄剑斜身,随便摆了个姿势,等待他发招进攻,元妙真人凝立良久,才轻轻刺出一剑,剑上毫不带力,只想先试探一下对方的意图。

    刘素客对这一剑只当作没看见,不闪,不躲,不招架,也木反攻,甚至于连身子都没有动!

    元妙真人的剑递出将近一半,见刘素客仍然不理会,心头虽然纳闷,却也难禁兴奋,因为这一剑乃是虚招,就是最差的剑手也不会上当而听其长驱直入…

    武当为道家剑,主以静制动,所以这起手式虽是凌厉,却并不指望收功,这一剑若是递足了,对方势将无地可避,无暇可挡,天下自然不会有这么笨的人,任何一个对手都会在剑招将出之前或是剑势初发之后,立刻采取行动,然后发剑人才可以根据对方的行动而作适当的应付之策!

    可是今天他却遇上了一个最笨的对手,居然对这一剑不加理会,听任他将剑势递进到八分的部位!

    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的事,也可以说是武当开山立门户以来没有遇到过的事!何况这个最笨的对手还是最狡猾的刘素客呢?

    剑尖离刘素客的身体只有半尺的距离了,凌厉的剑气已经逼到他的衣服,元妙真人心中不禁一喜,照目前的情势看来,刘素客纵有通天之力,也难以躲开这一剑穿心的命运,只要再把剑逼进半尺,剑势用到十成,这一代巨魔立司授首剑下了!

    因此他毫无顾忌地将剑继续伸进,手势才动,他才发现了一个从未想到的问题,居然止手不前,而且事实上他也无法前进!

    因为这一式从来没有机会发到这个程度,也从来不会有过创敌致果的可能,一般说来,发到四五成时,对方立刻就有所动作,这一招的目的仅在诱敌先动而后因势制宜,所以没有一个武当门下会将它当做一式真正的剑招!

    普通弟子最多只练到六成光景就足以置用了,他因为年高辈尊,浸淫日久,才能运足到八成光景,剩下那两成威势却无论如何发不出去,那是由于距离的关系,因为他所站的部位只能将剑递到这么远!

    眼见收功在即,却出了这么一个大问题!

    元妙真人修为再深,也不禁怔了一怔,然而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再者也想到了刘素客深通各家剑式变化,必然是预知自己有这个缺点,才那么从容镇定,自己倒是要给他一个厉害。

    因此他原势不变,一只脚轻轻朝前移动,准备补上那不够半尺的距离!谁知他的脚在动,刘素客的脚也在动,好像配合着他的行动,等他的左脚挪到最大的幅度时,二人之间的距难仍是差了半尺!

    元妙真人这才知道对方早已洞察虚实,想在这一式上杀死他已经不可能了,长叹一声,准备拍脚换招!

    就在这个时候,刘素客忽然举起长剑,对准他刺了过来,用的正是龙游四海的招式,剑尖直对前心!

    元妙真人若是守着原势,此刻距离已够,大可在刘素客剑尖抵达之前杀死他,可是为了想改变招式,已经放弃了那一式,若是早一点动念变式,此刻也有足够的余暇从容地撩开那一剑。

    差就差在这绝顶尴尬的一刹那,弄得进退两难,空有一身本事,半点也使不出来,眼睁睁地闭目待毙!

    可是刘素客却没有意思伤他,剑尖抵触在他胸前轻轻地戳了一下,只将他推后了一步!

    四周一阵哗然,以为元妙真人已经中剑了,元妙真人也自忖不免,因此对于能在剑下保余生,倒是颇感意外!

    刘素客自己也退了一步,跌足叹道:“仙长真是好运气,刘某心切出手,竟忘记将剑拔出鞘了!”

    陈金城是连鞘解下交给刘素客的,刘素客接过来之后也没有看,像是鬼使神差般的使元妙真人躲过一剑之危!

    元妙真人怔了片刻,毕竟是君子气度,收回长剑,准备认输下场,黄莺又叫道:“道长不可有始无终!”

    元妙真人道:“贫道不死已属天幸,胜负已定,何颜继续求教!”

    黄莺道:“你又不是比武,争什么胜负,而且这一场也不能算输,是他自己粗心不拔剑……”

    刘素客笑笑道:“刘某用兵刃与人正式交手,今天还是第一次,想不到会犯了这个大错误,幸而仙长宅心忠厚,未曾过分进逼,否则以仙长的身手,无论用什么把式,刘某也难逃一死,刚才刘某虽然幸先一着,却也不好意思居胜,还请仙长继续赐教吧!’”

    说着抽出长剑,将剑鞘丢过一边,元妙真人顿了一顿才红着脸道:“今日若是论剑的场合,贫道早已弃剑认输了。可是此刻乃道魔之争,非生死无以分明,贫道只得厚颜继续求教!”

    刘素客笑笑道:“这话不错,刘某也不是在论剑,讲究什么点到为止,刚才那一剑若不是粗心,仙长只怕已驾返瑶台了,大家都别客气了!”

    话虽如此说,元妙真人心中毕竟有点不安,第二招也慎重多了,剑发如虹,罩向刘素客的四肢关节要穴。

    这是他为人忠厚之处,经过先前那一场挫折后,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再杀死对方,只想将刘素客伤成残废算了!

    刘素客一面移剑去招架,一面动身后退,两剑交触当的一声,刘素客的剑立刻被格上半空!

    元妙真人这一剑虽然不想杀死对方,却因为第一招受挫,过分谨慎之下,忘其所以,出剑用了十分的劲力。

    刘素客功力失,如何能与他深厚的内力相抗,是以一触之后,长剑立刻脱手,变成身无寸铁!

    元妙真人本想放手继续进逼的,可是他见刘素客仓惶后退之状,心头又是一软,也想到是自己出力过巨,刘素客如何能招架得住,在这种情形下,即使杀伤对方,也不是一个豪杰的所为。因此也收剑退了一步道:“刘素客,贫道忘了你身无功力,这一招不算,你拾起剑来,重新开始好了,下一招贫道只用两成劲力与你交手话刚话完,眼前寒光忽闪,一枝长剑凌空下击,既劲且疾,还不等他有所反应,那技长剑已擦着他的前胸而过,钉在他脚下的泥土中,剑锋还扫过他胸口半白的长髯,割下了一络断须!

    这一剑简直是神来之笔,莫知其所来,元妙真人惶然之余,还暗自庆幸,如果自己不是退了一步,这一剑恰好刺进胸口,照下落的势子而看,穿胸透背尚有余!

    顿了一顿之后,他才游目四顾,看看是谁在暗中出手掷剑,照掷剑的功力而言,此人当是绝代的高手,才能把部位算得如此之准,进招得如此之神速!

    可是他看了半天,始终找不到这个人,跟他一起来的人,个个都希望能杀死刘素客,自然不会暗算自己。

    最有可能的是莫恨天与陈金城,也只有他们两人能有此功力,而且对刘素客的仇意不深!

    然而莫恨天端坐桌前没有任何动作,陈金城的剑已经借给刘素客,不可能无中生有,掷出这一剑!

    那除非是刘素客在暗中埋伏了高手,想到这儿,他脸上微有怒意,厉声道:“刘素客!

    你太卑鄙了!”

    剑随身进,直刺刘素客的胸前,刘素客端立不动,坦然准备受剑,却是见性大师出言阻止了道:“道兄且慢!”

    元妙真人止手道:“他暗中埋伏高手偷袭!这等卑鄙的手段,实死有余辜,大师为什么……”

    见性大师轻叹道:“道兄错了,老衲看得很清楚,暗中并无他人施袭!”

    莫恨天也道:“有我们四个仲裁人在此,若是另外有人参予比斗,我们自会出面主持公道!”

    元妙真人用剑一指地下道:“那这一剑是谁的?”

    刘素客淡淡地道:“是我的!”

    元妙真人一怔,刘素客的长剑被格上了半空,并未见掉下来,难道这一剑就是那被格飞的长剑吗?

    刘素客继续道:“刘某早就预告过,第二招是用武当的鹏搏九霄,仙长看见招式也应该认出来了!”

    元妙真人又想了一下,似乎记得那凌空一剑的势子很像鹏搏九霄,可是武当剑法中又没有这样进招的!

    刘素客见他犹豫不定,才冷笑一声道:“鹏搏九霄是身剑合一,在半空中下击,刘某身无纵起三尺之力,如何能施展此招呢?只好稍加变通,使身剑分开了!”

    元妙真人听来颇为有理,可是想了一下,立刻又觉得不对道:“你既然没有上腾之力,怎么那一剑却有相当火候,以功力而论,绝不在我之下!”

    刘素客笑道:“不错!那一剑的功力与仙长完一样,一分不多,一分也木少!”

    元妙真人叫道:“这剑中的内劲是从哪里来的?”

    刘素客大笑道:“一点也不错!剑上之劲借自仙长,还诸仙长,刘某未曾增添半分!”

    元妙真人整个地怔住了,也深深地对面前这个人感到由衷的钦佩,这种钦佩是属于才智上的!

    刘素客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他所蕴蓄的才智,使得自己苦修数十年的武功变成一无用处!

    刚才自己若是心中稍存杀机,不退那一步,则正好死在那凌空下击的一剑!劲力是自己的,招式是武当的!

    自己身为武当一代高手,居然会挡不过本门的剑招,这个人的确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

    刘素客却上前一步,手指自己的胸膛道:“仙长请再出剑吧!刘某所准备的两招俱已使尽,再也不会抵抗了!”

    元妙真人沉吟不决,刘素客又道:“刘某留柬上下两句是天心若在,胸口一刀,这一刀既不应在仙长身上,就该应在刘某身上!”

    元妙真人一时还没有听懂他的话,愕然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刘素客豪笑道:“刘某今日原不辞一死,但是也必须挑个有资格杀死刘某的人,才肯甘心就死!”

    元妙真人诧然道:“难道贫道够资格吗?”

    刘素客点头道:“到目前为止,仙长是唯一够资格的人,刘某之所以该杀,罪在心术不正,认为刘某该杀的人,自然必须具有光明正大的胸怀,可是刘某说句放肆的话,举目斯世,有几个人真正够得上这个条件?”

    元妙真人低下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严格挑剔起来,世间原无完人!”

    刘素客笑道:“不错!所以刘某只好放低眼界,找一个庶几近乎完人的对象作为刘某就死的归途!仙长如非宅心忠厚,已经一剑穿心了,仙长既然能免于那一剑,勉强有资格在刘某心口戳上这一刀。”

    元妙真人又是一怔,游目四顾,见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等待他把剑刺进刘素客的胸膛!

    他又把目光移到仲裁席上,刘日英与骆季芳木然无表情,莫恨天双目圆睁,见性大师却沉静地掏出念珠,口中哺哺低诵佛经。

    良久良久,只听得铮的一响,却是元妙真人用功力震断了自己的长剑,将剑柄也丢在地下,朝刘素客一稽首道:“武当启即刻起退出江湖,敬祈刘先生勿再相扰!”

    说完他头也不回也不向人打招呼,就径直向山下走去,众人都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弄得怔住了!

    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居然没有人出声阻拦!

    少林的见性大师,这时也从座上起立合什低肩道:“阿称陀佛,元妙道兄不愧先知先觉,人事天心,各尽其分,老袖领悟虽迟,尚幸未太晚,少林自即时起也退出江湖,老袖同时请辞仲裁人的职分,刘施主能赐允否?”

    刘素客笑道:“今日之来虽刘某所邀,各位的行动,却绝对自由,无人能作勉强!”

    见性大师合什一拜道:“多谢刘施主!”

    说完也步着元妙道长之后,飘然欲行,黄莺实在忍不住了,叫道:“喂!你们一个和尚一个道土,到底在闹些什么鬼?”

    她情急之下连礼数都忘了,少林武当是武林中实力最雄厚的两派,见性大师与元妙真人更是领袖群伦的代表人物,这样莫明其妙地抽身一走,无怪她要着急了,其他各派的人也都希望能知道一个原因!

    黄莺的口气尽管不礼貌,见性大师依然和颜悦色地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少林与武当都是空门中人,涉入江湖,已属多事,老袖深海已往之误,但愿从此能跳出是非之场。”

    黄莺根本听木懂他的弦外之音,流下眼泪道:“金大哥就是被你们拖下是非圈的,他为你们叫人害死了,你们倒轻松,抽身一走就算了事了!”

    见性大师仍然合什低头道:“金大侠夭于英年,实乃人间莫大之损失,然而死者已矣,老袖愧无回天之力,唯有佛前诵经,超度他的英魂早登极乐!”

    黄莺叫道:“你们就让他白白地死了?”

    见性大师道:“孟石生已在握中,复仇亦举手之劳!”

    黄莺尖刻地追问道:“死个孟石生就算替金大哥复仇了吗?你们应该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见性大师一叹道:“这一点何用黄姑娘提醒,我们谁都明白,可是明白了又怎么样?”

    骆秀芳忽然站起来道:“小妹妹!别再说了,让大师走吧!你不必勉强别人!”

    见性大师合什一拜道:“金夫人明鉴,老袖并非爱惜残躯,然而老油今日为少林代表,少林门中尚有无数子弟门人,职责所在,不许自己随便死!”

    骆秀芳敛社还礼:“贱妾完明白,大师请吧!”

    见性大师低声又涌了两句佛号,回头走去,骆秀芳又朝其他八家的代表深深致礼道:

    “亡夫金蒲孤之丧,承蒙诸位远道而来吊唁,未亡人衷心感激。敬此为谢,各位请念及此地并非贱妾之居处,无法以礼款待,就请各位也回去吧!异口未亡人当-一磕门叩谢!”

    那几家代表见骆秀芳忽然下令逐客,已经意识到事态不简单,然而他们也见到少林武当突然抽身而退,似乎更不简单,那两家一向是武林中的表率,尤其是两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先后离去,也使他们有无所适从之感!

    骆季芳继续催促道:“亡夫尸骨无着,大殓之礼已无法如议举行,公祭已毕,少时为未亡人等之家祭,贱妾等痛先夫之丧,或有失态之处,诸君留此,实有不便!”

    那些人听骆秀芳这样一讲,倒是不能再留着了,分别在金蒲孤的灵前又上了一往香,相偕作别而去。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黄莺才道:“骆大姐!”你把人都赶走了,到底是为什么?”

    骆秀芳笑道:“留他们在这儿又干什么?”

    黄莺无以为答,刘素客笑了一下道:“黄姑娘的意思是一定要我给金蒲孤偿命才甘心!”

    黄莺一鼓眼道:“难道你不应该吗?”

    刘素客道:“应该!应该!可是金夫人叫那些人滚蛋也是应该的,他们实在没有用处,刘某已经明白表示过了,如若我甘心就死,任何人都能下手,我如不想死,合天下人之力,也未必能杀得死我……”

    黄莺没有话说了,只好厉声叫道:“你想不想死呢?”

    刘素客道:“想!刘某绝不想活过今天!”

    骆季芳将黄莺硬按得坐了下来,不叫她再开口,然后才对刘素客道:“刘先生,请你把孟石生提出来吧!”

    刘素客一耸肩道:“谨遵台命!”

    说完打了个呼哨,袁余生由旁边走出来,双手捧着一个大木盘,盘子足有半丈见方,里面缚着一个人,四肢反剪,袒着上身,正是万人唾弃的孟石生,为了使他更像活祭的牲品,刘素客把他的头发都剃光了,背上划了几条斑采的花纹,口中还塞了一颗黄色的柑桔!

    盘子边缘还插着两支明晃晃的匕首,一直抬到金蒲孤的灵位前面才放了下来。袁余生无言走过一边。

    刘素客轻轻一笑道:“祭品在此,哪一位上前动手?”

    黄莺咬牙跳起来:“我来!”

    骆季芳拖着她道:“不!刘姊姊是金大哥第一个文定的妻子,这应该由她最先动手!”

    黄莺叫道:“刘姊姊若是想杀死他,还会留到今天?”

    骆季芳道:“至少我们该问她一声!”

    刘日英凄然道:“骆大姊!你作主吧!我跟金郎只是有名无实…”

    骆秀芳脸色微沉道:“我也不是三媒六证,被花轿抬进金家大门的,这一说我竟是有实无名了!”

    刘日英凄然苦笑道:“骆大姊!你与金郎都是武林儿女,何必拘那种俗礼,金郎公开对人宣布过了,那就是最好的媒证,小妹完是尊重你的意思,请你不要误会!”

    骆季芳脸色稍缓道:“先后有序,我觉得还是该由你作主!”

    刘日英道:“小妹毫无主见,金郎已经死了,连尸骨都无着,我们还争什么先后呢!”

    骆季芳脸上红了一红,低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移步上前,举起匕首,刷地一声刺了下去,却落在孟石生的胳膊上,顿时血流如注,孟石生痛得两眼圆睁,身于不住地颤动,黄莺虽然将孟石生恨人切骨,却也不忍心看这种惨状,禁不住叫道:“骆大姊!你给他痛快一刀算了,又何必这样子呢!”

    骆秀芳咬牙道:“杀夫之恨,岂是一刀能报的!”

    黄莺道:“你究竟要他受多少罪呢?’”一

    骆季芳道:“没多少,虽然我恨不得将他粉身碎骨,可是有人比我更恨他,因此我只能剜他心头一块肉…”

    语毕刀又下落,果然在孟石生的胸前剜下一团血肉,可是落刀并未在要害之处,而且她匕首再落,居然把孟石生的手脚缚索挑断了,跟着一脚,将孟石生连人带盘踢出老远!

    孟石生一身武功不弱,一根绳子根本绑不住他的。所以在盘中任人宰割,完是为了穴道受制之故!

    骆秀芳一脚刚好将他的穴道踢开了,他趁着机会滚下了悬崖另一边较斜的坡脚,取出口中的柑桔,厉声高叫道:“骆季芳!狗贱人,以后别落到我手里……”

    黄莺又想下去追他,刘日英拉住了道:“别追了,骆大姊是故意放他走的!”

    黄莺诧然道:“为什么?”

    刘日英道:“你没听骆大姊说吗?还有人更恨他,大姊自然要把他留给那个人报仇去!”

    黄莺不解道:“还有人更恨他?是谁呢?”

    刘日英轻叹道:“他只杀死了我们最心爱的人,可是另有一个人,不仅为他夺去所爱,还身受他的凌辱,比起我们来,那个人的仇恨的确是深得多了!”

    黄莺急得直叫道:“刘姊姊!到底是哪一个呀?”

    骆季芳一叹道:“是我的侄女儿骆洛仙!”

    “黄莺一怔道:“是她!”

    骆季芳叹气道:“孟石生为了我不肯嫁他,迁怒到骆家人身上,用暴力夺去了她的贞操,还把她暗藏在水中,骗取了金大哥的天绝箭,也害得她双目失明……”

    黄莺道:“这件事我听说了,她的眼睛是金大哥射瞎的,怎么能怪孟石生呢!”

    骆秀芳道:“我们当时以为只有孟石生才可能会潜藏在附近偷窥,金大哥才不声不响地射出了天绝箭,谁会想到是孟石生拿她来做靶子呢!所以她后来并不恨金大哥,却志切找孟石生报仇,她种种的遭遇都是因为我们才引来的!我不能再剥夺她最后一个报复的机会,所以要把孟石生留下来给她!”

    黄莺道:“她双目失明,功力又比孟石生差得太多,怎么能找孟石生报仇呢?”

    骆秀芳道:“我的侍女阿芳跟着她,可以帮她的忙,再说我们骆家的女孩子都是很坚强的,想做一件事情,最后一定会成功!”

    黄莺道:“那倒不见得,她在这里很久了,一点成绩都没有!”

    骆季芳道:“光是想杀死孟石生报价并不困难,她因为金大哥的天绝箭被孟石生骗走了,发誓要替金大哥取回天绝箭,所以才迟迟不下手!”

    刘素客在旁道:“那恐怕很难,孟石生把那支天绝箭看得比性命更重要,我想尽了一切方法……”

    骆芳季立刻道:“你做不到的事,未必别人也做不到,这点倒不用你费心!”

    刘素客干笑一声道:“若是刘某宣布对一件事没有办法。只怕天下再也无人能有办法了!”

    骆秀芳朝他冷笑一下道:“你为什么允许洛仙她们留在此地,又为什么要把洛仙她们在昨天放走?”

    刘素客一时语结,片刻才道:“因为我收留了骆仲和,自然不能把他的女儿摒诸门外,昨天骆仲和要带她们走,我更没有挽留的理由!”

    骆秀芳冷笑道:“你强辩的口才的确不错,可是这一次却骗不了人,我把你的用心猜得一点不差!”

    刘素客耸耸肩道:“金夫人何妨说说看呢?”

    骆秀芳沉下脸道:“你对孟石生手中那一支天绝箭不知动了多少脑筋,却始终没有能如愿到手,洛仙她们的意图你更是十分清楚,所以留下她们,无非也是想她们能够得手,我说对了吗?”

    刘素客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夫人果真明智若照,刘某虽然不相信她们能成功,但是觉得让她们试试也未尝不可!刘某有生以来,很少有事情失败过,这一支灭绝箭的确成为刘某一大憾事!”

    骆季芳继续道:“你昨天把洛仙她们放走,是否也对她们作了一番指点呢?”

    刘素客又是一怔,接着哈哈大笑道:“金夫人真不得了,只可惜刘某在世之日无多,否则倒是真想找机会与金夫人斗斗机心,令侄女昨天离去时,刘某的确告诉她们一条明路,在什么地方可以等到孟石生……”

    骆季芳道:“那么你也预料到我们不会杀死孟石生了?”

    刘素客笑道:“不错!刘某虽然将孟石生交了出来,实在并不希望他被杀死,金夫人的举动,证明刘某的预料完正确!”

    骆秀芳道:“那么洛仙她们一定也可以得到天绝箭了?”

    刘素客道:“假如她们完依照刘某的方法去做,则天绝箭必能取得!”

    骆秀芳尖利地问道:“你要天绝箭有什么用?”

    刘素客笑道:“一点用都没有,刘某若是想杀死那一个人,大可以找到比天绝箭更有利的武器,只是天绝箭留在孟石生手中,是刘某此生唯一没有做到的事,这件事不完成,刘某死不瞑目!”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冷剑烈女续 爱搜书 冷剑烈女续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冷剑烈女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冷剑烈女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