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刘素客的神情有点伤感,干笑一声道:“我倒是真愿意被你说对了,那样我就可以直追圣贤,成为一个完人了!”

    刘星英叫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刘素客一叹道:“你没有错,否则我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了,你必须记住我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金蒲孤摇摇头道:“不!刘素客!为什么你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感情呢?那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

    刘素客在容道:“在我说来那就是耻辱,刘素客居然还有丢不开的事,就是我还没有达到太上忘情的境界!”

    刘星英诧然道:“爹!您还有丢不开的事?”

    刘素客一叹道:“原来是没有的,自从这个金蒲孤出现之后,我才开始有了。”

    刘星英一怔道:“您是说一直都没有杀死他?”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笑话!我从来就没有想到杀死他,虽然我一直在跟他作对,想尽一切的方法去陷害他,但是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会感到比什么都伤心……”

    刘星英愕然不解,刘素客沉重地一摆手道:“这个问题可以不必讨论,还是回到你的身上。星英,你记不记得我在教导你们的时候,曾经对你们说过什么话?”

    刘星英想了一下道:“您说要把我们造成举世无匹的超人,可是也要把我们造成一群寂寞无偶的木头人!”

    刘素客开心地笑道:“不错!你们明白这个意义吗?”

    刘星英道:“明白的,至人无偶!”

    刘素客笑道:“我成功了没有?”

    刘星英沉吟不答,却是金蒲孤代答道:“没有成功!”

    刘素客豪声大笑道:“只有你够资格说这句话而叫我心服,我的确没有成功,因为我没有想到世上会出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可是我也不承认失败,至少在女人中,我的女儿是无可比拟的!”

    金蒲孤笑笑不语,刘星英却问道:“爹!这是怎么说?”

    刘素客道:“在金蒲孤之前,世界上有你们看得上眼的男人吗?”

    刘星英摇摇头道:“没有,以后可能也不会有!”

    刘素客大笑道:“一个已经够了,假如多来几个,我真担心自己的女儿太少,不够分配了!”

    刘星英睁大了眼睛,刘素客继续含笑道:“我为你们的成就感到骄傲,可也有点歉意,因为普天之下,很难找到能匹配上你们的人,即使你们肯放低眼界,我也不肯让凡夫俗子来糟塌你们,因此才对你们有那番教诲!”

    刘星英怔了一怔才道:“是的!爹!我们都了解,因此对于您的吩咐我们都很安心接受。可是金大侠……”

    刘素客一叹道:“我也明白,金蒲孤来了之后,一切都改变了,这家伙是不错,值得你们为他倾心!”

    刘星英蹑蹑地道:“只是我们配不上人家!”

    刘素客立刻道:“笑话!刘某的女儿配得上任何人,他只是能符合你们的条件而已,唯一的遗憾是我与这小子的想法观点不同,一开始就走上了敌对的立场,连带着你们也跟他成了冤家!”

    刘星英立刻道:“爹!您为什么一定要与金大侠作对呢?本来我们对您的作法并无意见,可是经过金大侠的开导后,您似乎是错了……”

    刘素客一翻眼道:“这话还要你来说,我早就知道自己错了,可是我总不能为了这小子而改变,我必须与他走相反的路,他走了正途,我就只好走邪路,好容易天生了一个对手,我怎肯放弃与他一斗的乐趣……”

    金蒲孤立刻叫道:“刘素客,你这话越说越荒唐了,你逆天行事在先,我找你在后,现在听你的说法,好像是为了我的缘故,你才走上邪路的!”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你说我逆天行事在先,有什么证据吗?”

    金蒲孤道:“你将十大门派的掌门人掳劫在门下为奴,还要挟令他们掀起战乱……”

    刘素客笑道:“以我的才具取天下易如反掌,何必要动用那些蠢才呢?而且我的兴趣根本不在那方面,假如我真想当皇帝的话,只需跑到金銮殿上把那个蠢才赶下来就行了,我相信这样做,还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金蒲孤怔了一怔道:“不错!你真要那样做,的确无人能阻止你,刀剑斧钺,在你眼中视如无物,宫墙虽高,也拦不住你进出自如,而且我倒真希望你能这样做,因为你的才具若是肯用于理国治政,一定会替众生造福无穷……”

    刘素客朗声大笑道:“为众人做牛马,那是愚不可及的行为,刘素客不是傻瓜,放着清福不享,去挑那个沉重的担子,算了吧!我只是闹着玩玩的!”

    金蒲孤大叫道:“闹着玩玩?假如不是我及时阻止你,那些人岂不被你逼得杀官夺城造反了!”

    刘素客微笑道:“你这是杞人忧天,那些人真会被我吓倒了吗?真会听我的话吗?”

    金蒲孤不禁一怔,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问题,刘素客继续笑道:“我虽然发出那道命令,可是我相信他们没有一个会实行的!而且这些事我自己也办得到,何必要假手别人来做呢?”

    金蒲孤想想道:“不错!十大门派中俱是正人豪侠之士,他们宁可一死也不会接受你那道混帐命令的!

    刘素客笑道:“那你又紧张些什么呢?我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明知不能行的难题而已,并没有真正希望他们做到,即使他们做了,我也不会领情,说不定还会给他们一点处罚呢!我志在山林而不在社稷……”

    金蒲孤道:“那你为什么要发出这个命令呢?”

    刘素客笑道:“给他们一点打击,增加些生活情趣!”

    金蒲孤一怔道:“这有什么情趣可言?”

    刘素客大笑道:“这些练过几天武功的蠢才自己以为了不起,以侠义自命,以超于流俗自高,夸言什么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天子不能臣,公侯不足命,我偏要玩弄他们一下,叫他们乖乖地听话……”

    金蒲孤大叫道:“你真是邪得可以!”

    刘素客正声道:“不错!因为正路被这些凡夫俗子占住了,我不屑与之同流,只有走上相反的路子,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叫我改变路子!”

    金蒲孤连忙问道:“什么方法?”

    刘素客笑道:“你带着那批家伙专做坏事,我为了与你们作对,只有做好事了!”

    金蒲孤怒声道:“这简直岂有此理!”

    刘素客大笑道:“在刘某的眼中没有一个理字,成者为王败为寇,道理永远是跟着权力走的,假如我获胜了,世上的道理部可以推翻,另立一个新的秩序与标准!”

    金蒲孤愤极无语,刘素客见他不开口了,乃笑笑道:“今天我们总算把话说明了,倒省了许多麻烦,以后大家仍是各凭本事斗下去,直到分出高低为止,无论谁胜谁负,我都很高兴能遇上你这样一个对手!”

    说完又对刘星英道:“我唯一感到对不起你们的是无法用正常方法将你们送出阁,而且除了金蒲孤之外,实在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与你们论匹,因此我只好采取非常的手段,老夫已经如愿以偿了,现在轮到你与月英……”

    刘星英激动地道:“爹……”

    刘素客脸色一沉道:“我把你们都当作珍贵无比的宝贝,才舍得用这种方法去达成你们的心愿,不必多说了,叫月英去收拾一下,跟金蒲孤走吧!我再也不会收留你们了,你们走了之后,我也好无牵无挂地办我的事!”

    刘星英还待说话,金蒲式却正色道:“三小姐,令尊大人入迷已深,你是无法改变他了!”

    刘素客继续笑道:“不错!你们留在这里,我说不定还会想出更绝的方法来伤你们的心,念在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番苦心,你还是帮帮我的忙吧!”

    刘星英用手抹了一下眼泪,无言欲行,刘素客却把她叫住了道:“星英!日英离开得早,机会比较好,你们要想跟金蒲孤在一起,可能还有点困难,不过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克服这些困难的,否则你们就不配作我的女儿!

    刘星奖点点头走了,金蒲孤却愕然叫道:“刘素客!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她们塞给我?”

    刘素客笑道:“那是因为你够资格,别人想求我还不肯给呢?你别嫌多,我的女儿可是无价之宝!”

    金蒲孤叫道:“不管她们有多好,我绝对不要!

    刘素客毫不在意地笑道:“那可由不得你作主,我相信她们自会有办法使你非要不可!”

    金蒲孤不禁一怔,莫恨天却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大哥错怪你了,我们走吧!”

    金蒲孤怔然道:“就这么走了?”

    莫恨天笑道:“不走还等什么?难道你今天非要找刘先生拼命不可!算了吧!老弟,看在他把两个娇滴滴的女儿无条件送给你的份上,你也不能操之过急!”

    金蒲孤指着刘素客叫道:“大哥!你听见他的谈话了,也知道他的为人了,此人不除,天下将永无宁日!”

    莫恨天神色一沉道:“刘先生的思想行为也许偏激了一点,可是以他的禀赋才华,应该是有一番作为的!”

    金蒲孤叫道:“那么大哥是赞成他的了?”

    莫恨天摇头道:“不赞成,假如这个世界上由着他来胡闹,定然不堪设想。”

    金蒲孤道:“那我们今天就应该灭之以杜后患!”

    莫恨天神色一庄道:“不行!兄弟!不管刘先生有多坏,今天我只见到一个值得尊敬的慈父,为了这一点,我也不许你为难他,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刘素客大笑道:“对!莫先生这种胸襟颇令兄弟心折,男子汉大丈夫当讲究恩怨分明,刚才我说金蒲孤是个淫徒,只是为了测验一下莫先生对他的信任程度……”

    金蒲孤淡淡地道:“假如莫大哥不问青红皂白,一掌劈死了我,你的测验就完成功了!”

    刘素客笑道:“真要发生那种事,我只会感到十分遗憾,可是也怪不得我,只能怪你们结义的时候太草率,大家缺乏真正的了解,莫先生以为如何?”

    莫恨天点点头道:“不错!幸好我对这位小兄弟还有点信心,没有让刘先生太失望!

    刘素客哈哈大笑道:“木错!不错!由此可见莫先生也是性情中人,兄弟平生最心折这种坦荡君子,且不问日后为敌为友,今日之情不可废,杯酒尚温,快谈未已,莫先生还愿意继续下去吗?”

    莫恨天摇头道:“不了!我这个人最重感情,今天若是叨扰得太多,日后万一要得罪刘先生时反而不便,我们就此告辞吧!”

    金蒲孤望了刘素客一眼,心中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情绪,他为着三个女儿的打算与用心可以信其不假,可是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提了出来,而且故意欲言又止,叫自己代他说了出来,以至于用一片亲情取得了莫恨天的好感!

    今天也许是他设防最疏的时候,也是除去他最有利的机会,却为了莫恨天的缘故,必须放弃了。

    在天河幻景迷阵中,刘素客是失败了,可是在整个的局势中,失败的却是自己,想到这里,金蒲孤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后悔,也有着更多的忧虑,因为刘素客越来越难斗了,以前他是处在优势下设谋对付自己,尚有可蹈之隙,今后他在劣势中为生存而奋斗,以哀兵的心情,势将计出万,自己虽有莫恨天为助,却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了……莫恨天又在催促他快点走!

    金蒲孤想了一下忽然道:“刘素客!为了莫大哥的缘故,我今天答应放过你,可是你得把我师父交出来!”

    刘素客微笑道:“天山逸叟虽然是你的师父,我可没有把他看得多重!”

    金蒲孤怒声道:“我不跟你扯废话!”

    刘素客仍是笑道:“这不是废话,对于一个我不重视的人,我没有把他留下的必要!”

    金蒲孤一怔道:“你是说我师父不在这里?”

    刘素客淡淡地道:“万象别府的情形一点都瞒不过你,人在不在你怎会不知道?”

    金蒲孤呆了一呆,刘素客继续道:“我养在河里的铁甲神鳄无故失踪,刚才那面警锣不在应该作鸣的时候报讯,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心里有数……”

    孟石生惊道:“这里有人潜伏进来了?”

    刘素客泰然道:“不错!南海渔人穿着隐形宝在整天躲在这里,你们都不知道严孟石生脸色一变道:“自然不知道,否则我早就将他抓出来了,你为什么不早说?”

    刘素客一笑道:“不必抓他,留个人在这里对我们只有好处,所以我才放任他自由活动,否则我有十成的把握叫他现形,用不着孟兄费神代劳!”

    孟石生大叫道:“刘素客!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要是.他们把天绝箭偷了回去,那该怎么办?”

    刘素客微笑道:“天绝箭对我毫无威胁,因为一支金仆姑长箭也可以要了我的命,我又何必为此操心呢?”

    孟石生瞪大了眼睛道:“可是它对我们有威胁!”

    刘素客淡瞄他一眼道:“不错!所以我才放任南海渔人在这里活动,叫孟兄随时提高警觉,也随时想到我的好处,否则我就觉得孟兄在这里太不安了!”

    孟石生瞪目怒视,不再开口说话,刘素客却哈哈大笑道:“金蒲孤,现在你总可以明白了吧!我虽然不练武功,却并不怕这些会武功的人,更不是想利用这些会武功的人来保护我!

    金蒲孤也冷冷地笑道:“你可是提醒我不要仗着武功来对付你?

    刘素客笑道:“这不是提醒你,而是告诉你今天我们互相敌对的方式,武功是没有用的!”

    金蒲孤一点头道:“我知道了,不过我不会接受你的条件,我觉得只有武功才是唯一能克制你的方法!”

    刘素客干笑一声道:“听不听在你!”

    金蒲孤忙又道:“我师父呢?”

    刘素客佛然道:“我说过夭山逸叟不在此地!”

    金蒲孤沉声道:“掳去我师父的人曾留下一张字条,上面是你的笔迹,这绝对错不了,所以我必须问你!”

    刘素客顿了一顿才道:“不错!我写过那张字条,可是我交给浮云上人代办的,要找令师的话,你不妨问他!”

    金蒲孤笑笑道:“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

    刘素客想想才笑道:“他是个出家人,对于出家人的行踪有两句俗语:从来处来,往去处去!你把这两句话想通了,就不必再问我了!”

    金蒲孤肃容道:“刘素客!我对你这个答复最满意了,你不肯说假话,却又能避免说真话……”

    刘素客微笑道:“你能明白最好,说假话,我所不屑,说真话我又不甘心,你现在是否急于想走呢?”

    金蒲孤沉思片刻道:“是的!这是我第一次不敢面对你的挑战,我必须尽速陪着莫大哥离开!”

    刘素客拱手道:“我不送了,三个女儿都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照应她们,你现在拒绝我的邀请是上策,然而我是个不容易受拒绝的人,你走到哪里,我的挑战安排也会跟到哪里1”

    金蒲孤大笑道:“我宁可在别的地方跟你一决高低!

    说完拖着莫恨天回身就走,刘素客还在后面大声道:“两位好走,我们回头见!”

    莫恨天走出一阵,才问金蒲孤道:“你们最后谈的是什么,显得那么神秘!”

    金蒲孤一叹道:“大哥!你对兄弟的不信任,才造成他可乘之机,我真不知道对你如何说明……”

    莫恨天一怔道:“你说什么?我简直不懂!”

    金蒲孤道:“别的不谈,我只问你对刘素客这个人的印象如何?”

    莫恨天想想道:“才华盖世,雄心万丈,可惜走错了路,自绝于天……”

    金蒲孤飞快地道:“你会跟他成为朋友吗?”

    莫很天道:“不会!他这个人没有朋友!”

    金蒲孤含笑道:“何以见得,他不是一直想拉拢你吗?”

    莫恨天也笑道:“是的!假如你不来,我差一点会接受他的友谊,因为我发现他有很多可取之处,他的超人智慧,绝世才华,都是举世难求的,就因为你一来,我才发现他个性中最特殊的一面,对他的好感更深了!”

    金蒲孤更为开心地道:“这我就放心了,原来你对他的认识与我一样地深!”

    莫恨天笑道:“是的!我发觉他最尊敬的人却是他的敌人,他最卑视的人才是他的朋友,因此我不能屈辱自己去接受他的友谊,更以面对他的敌意为荣!”

    金蒲孤一拍他的肩膀道:“对!大哥!早知如此,我就在他的地方接受他的挑战了!”

    莫恨天却不解道:“我不明白你的话,他今天没有说要向你挑战呀,可是后来他又不否认!”

    金蒲孤笑道:“我师父在万象别府中,那个浮云上人他在那里,他用那两句隐话就明白地告诉我这件事,问我是否有勇气去把他们找出来!这不是明显的挑战吗?”

    莫恨天一怔道:“他为什么不明白说出来呢?”

    金蒲孤道:“为了避忌他身边的人,那三个人与浮云主人都有着一层恩怨牵涉,他不想叫他们知道!”

    莫恨天想想道:“那你为什么不敢接受他的挑战呢?”

    金蒲孤正色道:“为了你,大哥!”

    莫恨天一怔道:“我?我有关系吗?”

    金蒲孤笑道:“是的!大哥对他们显露过武功了!”

    莫恨天道:“我接到报警后,立刻赶到这里附近,他们四人正在欺负你的那头大鹫,我一出手,就把那个盘石生摔了一跤,那姓骆的和那姓陈的联手夹攻,也被我打发过去了,这时刘素客才过来跟我套交情,我听说他就是刘素客,想起正是你们要找的人……”

    金蒲孤笑笑道:“大哥不相信我们对他的看法,所以才接受他的邀请,作了万象别府的客人!”

    莫恨天略感讪然地道:“我倒不是不相信,而是想见识,下这个人有多了不起,同时也想进一步证实这个人坏到什么程度,所以才跟他敷衍一下!”

    金蒲孤含笑道:“可是大哥对他的印象并不太坏!”

    莫恨天顿了一顿才道:“不错!我对他的印象可以说很好,假如不是我们订了交,而你又跟他势不两立,我或许会跟他交上朋友了,因为他是第一个出头与我见面的,而他对我这副形貌并没有出奇之感……”

    金蒲孤忙道:“大哥不是先碰上孟石生他们的吗?”

    莫恨天摇头道:“不!我现身的时候,他们四个人都在场,而且是他首先找我问话,因为那个孟石生开口就骂我是妖怪,我才给他一掌,接着陈金城与骆仲和才跟我打了起来,刘素客始终平静地在一旁观战,直到我把那两个人也打倒了之后,他才感到有点惊奇……”

    金蒲孤一叹道:“刘素客见闻渊博,大哥的容貌在他的眼中不足为奇,倒是大哥的武功才叫他动心!”

    莫恨天道:“这正是令我心折的地方,除了你之外,只有他使我感到与常人无异,他不为我的容貌而感到突然,却为我的武功而诧异,使我顿生知己之感!”

    金蒲孤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拒绝他的挑战,我明知道他把浮云上人与我师父藏在附近,他也公然点明听任我搜索,然而我不敢久留,就是不放心大哥跟他多盘桓下去,也幸好我来得快,使他没有机会对大哥进一步的了解,否则恐怕大哥会被他俘虏了过去!”

    莫恨天佛然道:“兄弟!你这话未免太轻视我了。”

    金蒲孤笑笑道:“大哥!我们情同手足,兄弟对您说话就不再顾忌了,您有一个最大的缺点……”

    莫恨天道:“我的缺点是我渴望温暖与友谊,可是我对于是非还有一个认识,刘素客也许给我的好感很大,然而把你们两人一比,我是不会受他影响的!”

    金蒲孤含笑道:“这不是您的缺点,刘素客还没有与您进入深谊。否则他对您的缺点就会与我一样清楚,而他笼络您的手段比我高明多了!”

    莫很天连忙问道:“说了半天,你还没有指出我的缺点是什么?因此你最好不要扯这些题外文章!”

    金蒲孤脸色一正道:“女人!”

    莫恨天神色一变,然后冷冷地道:“你说什么?”

    金蒲孤仍是庄容道:“女人!女人是您性格中最大的弱点,您虽然渴望友谊,可是您更渴望异性的温情!”

    莫恨天忽然哈哈大笑道:“你与刘素客一个论调!”

    金蒲孤一惊道:“他也对您说过这个话了?”

    莫恨天笑着道:“岂止说过,他还要给我介绍一个绝色的良伴呢!原来你就为了这个才怕我与刘素客接近,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金蒲孤却郑重地问道:“您是怎么回答他的?”

    莫恨天笑笑道:“你想我是怎么回答的呢?”

    金蒲孤想想道:“我想您一定严词拒绝,而且还狠狠地骂了他一顿!”

    莫恨天得意地道:“这还不够吗?我很奇怪你们会把我看成好色之徒,万没想到我痛恨的就是女人!”

    金蒲孤一笑道:“假如有一个女人,不嫌您的容貌丑陋,死心塌地的爱上了您,是否会改变您的看法呢?”

    莫恨天摇头道:“不会,因为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一个女人会看上我!”

    金蒲孤轻叹一声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您过去所受的打击太深了,所以才变得如此偏激,可是一旦您的偏激为事实所推翻后,您的陷溺也更深……”

    莫恨天不解道:“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金蒲孤忽然一转笑容遣:“大哥!您总不会一开始就恨女人的,一定有件事情伤透了您的心!”

    莫恨天怒声道:“胡说!我不会为女人伤心,我只是深深地了解她们,我才恨她们!”

    金蒲孤笑道:“是哪一个女人给了您这么深的了解?”

    莫恨天摇头道:“过去的事不谈也罢!”

    金蒲孤笑着道:“其实您不说我也猜得出来,除了那个女人的姓名我不知道,经过的情形我可以说个八九不离十,您是否要听听?”

    莫恨天怔了一怔才道:“你说说看!”

    金蒲孤道:“您曾经有一个女人,她很良善,年纪不大,姿色平庸……”

    莫恨天连忙道:“胡说!她很美!”

    金蒲孤道:“请人眼里出西施,她最多不难看罢了,要说能美如天仙,我就先剜下自己这对眼睛!”

    莫恨天咬咬嘴唇道:“当然比起你的那些女子来,她不算什么,可是你绝不能说她姿色平庸!”

    金蒲孤忍住笑道:“那是当然,就算她是位中上之姿好了!不过说这话我还是看在大哥的份上!”

    莫恨天忍不住道:“为什么你要对她如此苛刻?”

    金蒲孤道:“这是事实,我宁可得罪您大哥,也不能昧着良心硬把她想成天仙化人!”

    莫恨天道:“你又没有见过她,怎么敢说这种话?”

    金蒲孤笑笑道:“我是根据情理推测而得,这个女人既然使大哥刺激得如此之深,必然不会太漂亮厂奠恨天叫道:“你越说我越不明白!”

    金蒲孤从容笑道:“她一定是与您发生了很深的感情,而后又决裂了,决裂的原因一定是为了您的容貌,假如她本身美到绝顶,您心中至少还好过点,就因为她并不美,所以才使得您如此生气………”

    莫恨天顿了一顿才叹道:“你说得不错!她实在是个很平常的女人,在你的眼睛里也许不值一顾,然而对我来说,她总算是美的了,我有自知之明,对于姿容出众的女人,根本不想去招惹她们!”

    金蒲孤笑笑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莫恨天道:“你不是猜得出吗?”

    金蒲孤笑道:“兄弟若有这么大的本事,岂不成了真神仙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只想引起大哥的话头,而让您自己说出来,我知道这件事令大哥很不愉快,而且一直耿耿在心,何妨讲出来让兄弟也替您分担一下呢?”

    莫恨天想了一下道:“其实这是件很平凡的故事,她是个贫苦的孤女,一个人住在一间破茅篷中,没有知识,姿色平常,除了年轻之外,一无可取,有一天我经过那里,恰好有几个地痞在调戏她,我替她解了围,那时我见她哭得十分可怜,一时不忍,便周济了她一些银两……”

    金蒲孤插嘴道:“您那时是戴着面具吧!”

    莫恨天道:“是的!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我一向都戴着人皮面具,不过我那付面具并不大讨人喜欢,枯干脸皮、山羊胡子,四五十岁年纪……”

    金蒲孤一笑道:“你应该找付英俊一点的面具,就不会意出这场麻烦了。”

    莫恨天不解道:“我那种形状都无法挽回她的心,假如装得英俊一点,岂不是更糟了!”

    金蒲孤摇头道:“不然!事实恰好相反,您所用的面具虽丑,绝不会比您的真面目更丑,自然会使人受惊…………”

    莫恨天道:“难道我用英俊的面具,反而会使我的本人看得顺眼一点?”

    金蒲孤笑道:“那当然不可能!照情形推想,一定是那个女子感恩图报,自愿委身下嫁……”

    莫恨天道:“不!她只是请求我收留她,做个侍女,以免孤身流落,受人欺凌,是我要娶她的!”

    金蒲孤道:“这就是了,假如您扮得英俊一点,她自惭形秽,根本不敢存那个奢望,就是您要娶她,她也不敢答应,可不是免了多少麻烦,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你还是说下去吧!”

    莫恨天道:“我娶了她之后,供她锦衣玉食,给她住了高楼大厦,这样生活了半年,她对我简直温柔妥贴,好得不能再好!

    金蒲孤道:“大哥一定是对她揭开了真面目!”

    莫恨天道:“我的面具总不能永远戴着,所以我想告诉她真相,事实上也无法再瞒下去,因为她也发觉了我面貌是假的,不过在事前我十分谨慎,先告诉了她!”

    金蒲孤笑道:“她一定矢志相爱不渝厂莫恨天叹道:“她的表现比你所想的还热烈,她说即使我丑得像妖怪,也不会更改对我的情意,我基于半年来的情意,也有相当把握,于是就揭下了面具!”

    金蒲孤道:“她吓昏过去了?”

    莫恨天怒道:“她若是吓昏了,倒还令我好些,她见到我的真面目后,叫了一声,回头就跑,我以为她只是一时惊恐,还会回来的,可是她一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我等了五天,终于忍不住出去找她,结果在她原先的茅篷中找到了她,她说到这儿,他的身都起了一阵激烈的颤抖,竟有语不成调的样子,金蒲孤却沉着地问:“她怎么样了?”

    莫恨天道:“她另外找了一个男人,那是一个过路的乞儿,形相比我面具上的样子还丑,我这才伤透了心……”

    金蒲孤一叹道:“您如何对待她们呢?”

    莫恨天道:“我把他们点了昏穴,送回到我的居处,留下一张字条,将一切赠送给他们就悄然离开了!”

    金蒲孤鼓掌道:“好!大哥!这才是豪杰心胸,拿得起,放得下,不过您因此而恨上了天下的女人就不应该了!”

    莫恨天道:“连这样的一个女人我都无法得到她,我还能相信女人吗?我还能对女人有好感吗?所以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戴面具,而我在人间所受的奚落,渐渐地使我更痛恨女人!”

    金蒲孤笑笑道:“您不必为这件事生气,这都怪您眼界太低,找错了对象,所以才自溺于苦海!”

    莫恨天不信道:“难道天下还有不怕我的女人吗?你别拿我寻开心了,弟妹对我的第一个印象反应与一般人无二,都是你在中间弄的手脚,我是不好意思说破你!”

    金蒲孤脸上一红道:“秀芳也是庸俗脂粉,不足为论,但是我敢担保世上绝对有您理想的对象,她会比您前一个女人美得多,而且也会真正地对您倾心!”

    莫恨天道:“在哪里?”

    金蒲孤微笑道:“在刘素客那里!”

    莫恨天脸色一沉,金蒲孤忙道:“兄弟不是跟您开玩笑,刘素客一定会替你找到理想的对象!”

    莫恨天冷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怕刘素客会用美人计来宠络我,你真会替我担心!”

    金蒲孤正色道:“大哥!我不是存心瞧不起您,凭心论,您是否对于从前那一段往事耿耿难忘……”

    莫恨天怒声道:“我忘不了那一番侮辱!”

    金蒲孤笑道:“这是自欺欺人之谈,食色性也,真正使您忘不了的是那段生活中的乐趣,您何尝不想要一个知情识意的终身伴侣,一个长相厮守的美貌佳人!”

    莫恨天冷笑道:“我没有那么大的希望,连一个乞婆贫妇都不可求,我还敢奢望美貌佳人?”

    金蒲孤笑道:“这就是您错误的地方,您自己是个非常的人物,怎么能够在平凡中去求对象呢?”

    莫恨天道:“那要在什么地方去求?”

    金蒲孤道:“假如您等不及的话,可以去找刘素客,他会替您安排一个理想的对象,而且十分自然,绝不会令您有勉强的感觉,不过从此以后,您就成为裙下的俘虏,也就成为他的不二之臣了!”

    莫恨天不信道“你就把我看成如此简单?”

    金蒲孤道:“因为您有着这个弱点,所以您必然无法抗拒他的安排,大哥!这是兄弟的肺腑之言,您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更不能对兄弟有所误解!”

    莫恨天呆了半晌,才轻轻一叹道:“兄弟:你跟刘素客都是绝顶人物,我也无法在你们面前硬装好汉,事实上假如会有这么一个女人,的确能叫我死心塌地………”

    金蒲孤笑笑道:“大哥肯坦诚见告,兄弟也就敢大胆的向您提出一项保证,保证替您找一个理想的对象。”

    莫恨天淡淡地道:“你替我找的对象与刘素客安排的对象有什么不同呢?”

    金蒲孤道:“刘素客的安排是别人来找您,兄弟的帮助能使人家慢慢地认识您,慢慢地发现您的优点,却不一定肯来屈就您,要想得到那颗芳心,还有待您的努力!”

    莫恨天道:“这么说来我未必就有希望?”

    金蒲孤在容道:“是的!您如果为了求此生的满足,还是接受刘素客的安排着实些,假如您要求一个真正的红颜知己,就必须先准备接受一番考验与折磨,世上绝没有垂手可得的幸福,更没有俯拾即来的爱情!”

    莫恨天笑了一下道:“你得到这些很容易呀!”

    金蒲孤长叹一声道:“大哥您不能跟我比,也许我得到一个女人比您容易,可是我想得到刚才所说的那种幸福与爱情,比您还难得多,您的一生中只可能遇上那么一两个对象,找到了,便静待努力收成的结果,我则恐怕在没有找到那个人之前,就已经失去她了!”

    莫恨天诧然造:“这是什么意思?”

    金蒲孤黯然叹道:“您不会懂的,连我自己也不懂,目前我有了骆秀芳,又有了刘日英,她们是我真正想爱的人吗?

    我也无法断定,因为我们的结合之时,并不是感情的促使,而我们结合之后,也很少有时间去从事感情的培养,假如有一天,我觉得我真正爱着她们,我才算找到幸福,假如我又碰上一个我想爱的人,却为了季芳与日英的原故,我必须放弃这分幸福,甚至于把我的感情永远埋藏在心里面,那个时候,我反而羡慕您了……”

    莫恨天哈哈大笑道:“得不到爱痛苦,被爱得太多也是痛苦,兄弟今天我才发觉到自己比你幸福多了,在感情上,我更比你富有多了!”

    金蒲孤在容遣:“正是如此,在您看来,世上的女人个个可恨,也个个可爱,不管是恨也好,爱也好,您的感情是付出,而我呢?我不断的接受感情,却找不到付出的对象,爱的对象难找,恨的对象更难找……”

    莫恨天朗声大笑,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让我们暂时抛开这些爱恨的纠缠,找一个海阔天空的地方去舒展一下男儿的胸怀吧,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兴过!”

    金蒲孤笑笑道:“好!我带你去看一个女孩子,我相信这个女孩子对你的第一个印象定然会出你的意料之外!”

    莫恨天奇道:“她会怎么样?”

    金蒲孤道:“我也不晓得,不过她的表现定然异于常人,至少不会对你生出恐惧之感!”

    莫恨天不信地道:“哪有这种事……”

    金蒲孤不再说话,拉着莫恨天向前急行,渐渐地已经走出括苍山,金蒲孤才开始有点焦灼道:“咦!奇怪了,怎么还没有一点消息?”

    莫恨天道:“你究竟要上哪儿去?”

    金蒲孤道:“我也不晓得,不过我认为她们一定会知道我的意向。”

    忽然路旁的树丛中响起一阵清脆的杜鹃鸣声。

    莫恨天奇道:“现在已是深秋,怎么还有这种鸟呢?”

    金蒲孤却含笑叫道:“黄莺!你这个淘气的鬼丫头,还不赶快跑出来!小心又要打你的屁股了!”

    语声甫毕,花枝一阵乱动,钻出黄驾纤巧的身子,直向金蒲孤扑去,口中还叫道:“金大哥!你还好意思说,上次在西湖里你就是为了找我,结果打错到骆洛仙的身上,把人家害得好惨………”

    边说边跳着,忽然看见旁立的莫恨天,不禁哇了一声叫道:“金大哥!你从哪儿找来这个大妖怪!”

    莫恨天神色微变,金蒲孤连忙喝道:“胡说!这是我新结交的大哥,他姓莫,你该叫他莫大哥!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冷剑烈女续 爱搜书 冷剑烈女续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冷剑烈女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司马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紫烟并收藏冷剑烈女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