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宁蕙儿在楼梯间坐了好一会儿,觉得眼睛不花了,力气稍微回来了,才又打算给女儿发短信。她不舍得长途电话费,凡是短信能说清楚的事就短信解决。当然,那也是宁宥每次接到短信后打回电话,骗她电话费是公司报销,她从此心安理得地让女儿打电话过来。

    正好,寂静了很久的楼梯间里,程可欣为了减肥,放弃电梯改走楼梯,下班跳跃着下楼。她看见一个老太太坐着,神色不太好,就停下来关切地问:“阿姨你要不要紧啊?”

    宁蕙儿忙强笑道:“没事,没事,谢谢你。”

    程可欣笑笑,打算再下楼,下意识地抬头一瞧,门上写的正是宁恕所在的楼层。便忍不住又瞧一眼地上的宁蕙儿,笑眯眯地心说,别那么巧是宁恕的妈妈吧。这一想,还真越看越象。可她一边看也一边在走,很快便拐弯到了下一层,她就开始取笑自己杯弓蛇影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程可欣的好意让宁蕙儿心情好了许多,她继续辛苦打拼音写短信,不料,才写了几个字,电话进来。很巧,是宁宥到家后来电查问进程。宁蕙儿这回是开心地道:“哎呀,正给你发短信呢。老二没事,好好在加班呢,我刚偷偷在他公司门口看了一眼。”

    宁宥道:“妈,别偷偷了,直接跟他讲,今天你就得盯着他,寸步不离的那种,他去哪儿都要向你报备。不用转弯抹角,就电话里说,不伤他大总经理的面子。”

    宁蕙儿站起身拍拍裤子,拉拉裤腿,“我再去看看。跟你说的那个人到底说没说是什么事啊?”

    宁宥道:“连老二都不肯跟我们说他究竟干了些什么引得人家鞭炮放上门来,别人怎么可能说得更多。能提醒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宁蕙儿觉得女儿的话夹枪带棒的,她不高兴回答,就让女儿好好做饭喂自家儿子,她挂了电话走出楼梯间再去看宁恕。一看就愣了,宁恕那间办公室的灯已经熄灭。宁蕙儿想进去里面问,可又一想自己出来时候走得急,没换身体面一点儿的衣服,怕给宁恕丢脸,愣是没进去,走得离宁恕公司有点儿距离了,才给宁恕打电话。“你在哪里啊,我找你。”

    宁恕皱眉,“妈,我晚上还是住公寓,等事情有个了结再回家。别担心我。”

    “我问你现在在哪里。”

    宁恕急赶着回公寓继续开工,不愿妈妈顺藤摸瓜摸到公寓来身边碍事,他就撒了个谎,想了个没带妈妈去过的去处,“我去应酬,香格里拉龙虾吧。”

    “应酬的人不要紧?”

    “妈……”宁恕终于表示不满了。正好他也到了公寓,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说电话。“普通的应酬啦,同行定期见面吃饭。我有电话进来,先挂断一下,等会儿再打给你。”

    宁蕙儿不情不愿地挂断电话,心里嘀咕了会儿,下楼取车直奔香格里拉。她总得见到儿子无恙了才能放心。

    而打宁恕电话的却是宁宥。宁宥越想越心慌,她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宁恕小时候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和大大的头,还有细细的身材。她心里放不下,一进门就再给妈妈打电话,却是不通,便给宁恕打,终于,宁恕接了电话。“妈妈在你边上吗?”

    宁恕有点儿冷淡,“不在。我有事,正忙。”

    “别跟我怄气了,是我让妈盯紧你,我收到消息,你今晚有变故。”

    “谁告诉你的?简宏成?他非要把我们搞得风声鹤唳鸡犬不宁才开心?你呢,你算扮演什么角色,简宏成的帮凶,还是被简宏成使唤得团团转,忘了自己姓宁,不是姓简?妈一把年纪了,你让她饿着肚子黑灯黑火开着车到处追我,你怕折腾不死你老妈是不是?”

    “你怕妈折腾,你让妈跟着好了。”

    “我忙,我有事,我吃饭应酬跟着老妈算什么事啊。”

    宁宥绝对是因为对简宏成的信任,才耐着性子没摔电话,“很简单,你吃你的,你给妈另开一桌,妈妈的饭钱我支付。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让妈妈跟上。不管你怎么恨我不争气,被简宏成利用,这些以后我们见面辩论。今晚,你必须让妈妈跟着。”

    宁恕快忍无可忍了,他走出电梯,大步走向他的房间,一边大声道:“我有事,很忙,不配合。”

    宁宥不屈不挠地道:“要不大家都退一步,我让妈妈回家,你打开电脑开微信,让我随时看到你。”

    “对不起……”宁恕愤怒地打开房门,进门,关门,第一目标便是书桌,可他见到的是空空荡荡的桌面。怎么回事?宁恕一时哑了,都忘了手里还有接通的手机,将手机往床上一扔,飞窜几步过去打开抽屉来看,也没有,什么都没有。他转身,将房间里所有的抽屉一一打开,可部抽屉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宁恕焦躁地站在屋子中央,两眼巡视着空空的桌面,空空的抽屉,忍不住一脚飞踢在一只空抽屉上。

    脚尖很疼,但宁恕强忍着,从床上捡起手机,对着宁宥咆哮:“简宏成干的,是不是?简宏成那畜生干的,是不是?我斩了他!”他没等宁宥回答,狠狠将手机摔了,一个人在屋里团团打转,擂桌怒吼,痛骂简宏成。

    他的心血,他的时间,他的希望,消失了。一干二净,就像眼前空空荡荡的桌面和抽屉。

    宁宥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各种撞击声,心里已知不妙,果然被简宏成言中。等宁恕咆哮后摔了手机,她只觉得耳朵里还是嗡嗡嗡的回声,她对着从书房里跑出来的郝聿怀道:“你舅舅出事了。”她慌忙拨打简宏成的手机,可简宏成的手机正在通话。她将手机交给郝聿怀,让郝聿怀帮她继续拨打,她用座机给妈妈打电话。

    “妈,你在哪里?我刚跟老二通话,他那边发作了,已经摔掉电话。我在打听老二在哪。你现在哪儿都别去,到车子里呆着,等我消息。”

    “我就在车上。老二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他好像打开门后,忽然发作了,骂人,还说要去杀人……啊,我手机通了,你等着。”

    杀人?宁家的所有人听到这两个字有着本能的反应,这两个字挑起她们对二十几年前往事的回忆,此后那几乎万劫不复的苦难日子让九死一生从那段日子里走出来的母女两个同一时间条件反射似地深信不疑:宁恕必定走上他爸的老路。

    宁蕙儿一声哀嚎,眼前闪过的却是多年前她去监狱见丈夫最后一面时候的情形,她在车里一个人挥拳大骂:“崔浩,你他妈的混账王八蛋,崔浩,你还没死透吗,你害我还不够吗?崔浩,王八蛋,王八蛋!”她在车里干等,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痛骂崔浩。

    郝聿怀将接通的手机交给妈妈,他这时候也害怕了,舅舅杀人?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周日清晨有人冲着外婆家放鞭炮,难道舅舅杀上门去了?他想当然地这么以为了。

    宁宥看到儿子眼中的恐惧,但她此时没时间也没精力管自己的儿子了,她冲着手机尽量镇定地道:“简宏成?在?”

    简宏成道:“宁恕?”

    “对!帮忙……”

    “知道了,我安排朋友和公寓物业立刻上去。你挂掉电话,我用另一个手机跟你保持连线,这只现在是热线。”

    宁宥二话不说将手机挂了,扭过脸对宁蕙儿的连线道:“妈,妈,听着吗?有人去公寓救宁恕去了。你等消息,别慌。”

    宁蕙儿一听有消息了,赶紧抹一把脸,急着道:“公寓?老二在公寓?”

    “对。你下车,打车去,自己千万别开……”

    但宁宥话没说完,宁蕙儿已经挂了电话,一脚油门飞奔了出去。公寓,她必须第一时间赶去。当年她忽视了崔浩的叫嚣,以为一个文弱书生能干出什么狠事,结果铸成大恨。今天她说什么都不能大意,儿子,宁恕,崔启明,这个崔浩的儿子,身上一半的血是崔浩的,他会闯祸。

    另一头,宁宥远在上海,完是束手无策。幸好,简宏成的电话立刻接通。但简宏成没时间跟她说话,她只听到简宏成跟别人在说电话,模模糊糊,听不清楚。她忍不住大声喊:“简宏成,宁恕说要杀人,不是说自杀。”——

    另一头,宁宥远在上海,完是束手无策。幸好,简宏成的电话立刻接通。但简宏成没时间跟她说话,她只听到简宏成跟别人在说电话,模模糊糊,听不清楚。她忍不住大声喊:“简宏成,宁恕说要杀人,不是说自杀。”

    简宏成忙里偷闲回她一句:“镇定,你弟弟死不了。”

    “我……我妈自己开车去找宁恕,我担心她出车祸。”

    “这个我鞭长莫及。你暂时别打搅我。”

    宁宥只好闭嘴,闭嘴后才想到,她可以跟任何人说起妈妈正在面对的危险,唯独跟简宏成说却是显得荒唐。两家算是世仇了,她却在这儿涎着脸要求简宏成照顾她家上老下小,凭什么。宁宥尴尬地看向儿子,而手机话筒里则是传来简宏成在另一个地方沉稳地指导着事情发展的声音。宁宥本能地觉得简宏成能将事情完美地处理好。

    郝聿怀见妈妈稍微有闲了,才紧张地问:“你弟又怎么了?”

    又是“你弟”,可见宁恕的形象在郝聿怀眼里已经一落千丈。宁恕需得好好想一想,组织一下语句,才道:“有个成语叫技不如人。”宁宥一边说,一边那笔写下来。

    “噢,明白了。昨天的视频也是技不如人吗?”

    “昨天的视频叫做……他在那边偷看,后边别人在偷拍他,还把他捉住,这个成语叫什么?”

    郝聿怀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弟真傻。”郝聿怀将这条成语也写到纸上。

    “我弟不傻,他从小成绩一直很好,工作后完靠自己努力做到地区总经理,很不容易。但他现在钻牛角尖……钻牛角尖是成语吗?”

    “是成语。”回答却是来自手机。简宏成一只耳朵一直听着宁宥这边的电话,一直听到宁宥母子哝哝的对话,他很喜欢宁宥这么温柔家常的声音,不由得注意力移到了这边。

    而郝聿怀打开手机查APP,手指飞快舞动,很快也查到答案,“是成语。我再写下来。啊噢,都是贬义词。”

    宁宥见儿子的注意力被成功引开,偷偷地舒了口气,才有空对简宏成道:“那边怎么样了?”

    简宏成道:“我让他们跟宁恕无理取闹拖时间,等你妈过去接手宁恕。呵,又是一个成语。你弟就是纯粹的无理取闹。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他闹个什么。”

    宁宥不回答,只是问:“我妈还没到?”

    “还没,才几分钟啊,耐心点儿。”

    宁宥说了声“谢谢”,顺手再写下一个成语,“蚍蜉撼树”。郝聿怀连忙再查词典,看懂意思后,他笑眯眯地在后面写上“不自量力”。

    简宏成又听见了,他说:“小地瓜以后也得这么教育。”可没人理他。

    宁恕一个人在屋里拳打脚踢,暴跳如雷的时候,隐约似乎听到敲门声。他稍一止歇,那敲门声就显得响亮了。他不理,又是一脚将垃圾桶踢得撞向房门,砸出嗵的一声巨响。外面的敲门声顿时哑了,宁恕觉得异常的兴奋,他气咻咻地拉抽屉,却越急越拉不出来,外面的敲门声倒是又响了,而且不是敲门,变成打门。

    “先生,再不开门,我们就强行进入了。”

    宁恕旋风似的刮到门边,大吼:“你们谁啊,你们不是能撬门进来的嘛,你们进来啊,再小偷一样地进来啊,偷光我的东西还嫌不够吗?”

    “啊,先生的意思是房间被盗?有小偷进入?”

    “装什么傻啊,你们……”

    外面安静了一下,随即又大声道:“先生,请尽量保护现场。我们报警。”

    “报!我要查监控,我……”宁恕忽然想到不对劲,他的事怎么能报警。警察只要一问被偷的是什么,他就得哑了。他立刻打开门旋风似的刮出去,一把抢下外面来人的电话。

    打电话的公寓保安猝不及防,被宁恕撞了个趔趄,条件反射,立刻和身而上一把将宁恕顶到墙上,试图抢回手机。

    宁恕的脊背撞墙撞得生疼,他本来就怒火熊熊,顿时爆了,他将保安的手机一摔,也不顾眼前不仅有两个保安,还有一个物业小头目,就扑上去与其中一个保安扭打起来。

    另外两个一看不对,立刻伸手支援。一顿拳来脚去之后,宁恕被三个男人压在地上,背着手捆了起来。这是两天来他第二次被捆。宁恕气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可那三个人由不得他,又是喊着号子,将他抬进房间。

    一进房间,那三个人就商量上了,“这是干什么了啊,大闹天宫还是怎么的。”“啊,这边踢穿一只抽屉。”“墙壁敲出好几个洞。”“报警还是先给业主打电话?”“哎呀,我手机被他摔坏了。”“业主电话多少?你对讲机问一下。”“报警吧,报警,让警察查。打我们也不能白让他打,凭什么。”……

    一说到报警,这正是宁恕的软肋,他想到昨天被捆得粽子一样送进派出所的屈辱感,他是怎么都不能再去一趟了,他嘶吼着道:“放屁,查监控,查你们谁进了我房间,偷走我资料。”

    物业小头目道:“嘿嘿,刚才我们要报警,你不让。现在让我们捆起来,你倒是想报警了?哪儿凉快哪儿躺着。我们找业主,先不急找警察。看业主怎么处理再说。”

    保安则是嚷嚷要报复,说身上哪儿疼哪儿受伤,要打回去,被物业小头目拉住了。而宁恕躺在地上,除了一张嘴还是自由的,可以骂人,其他都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保安的鞋子一次次地即将踩到他脸上了,又被人拉开。他憋闷得胸口欲裂,昨天的憋闷,资料失窃的憋闷,和现在又身手不敌的憋闷,齐齐发作,他憋闷得无处宣泄。

    物业小头目和保安惊讶地看到宁恕这个看上去衣冠楚楚的体面人在地上嗷嗷地打滚,完是漫无目的地打滚,他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物业小头目悄悄走出门去打电话汇报情况。

    很快,消息便传到简宏成的耳朵里,简宏成问得很详细,甚至让拍下视频让他看过后,他才吩咐道:“看清楚了。你们等他妈妈找上来再放手,务必保证不能让他落单。视频删掉。”——

    但简宏成看着视频心里嘀咕,宁恕怎么都不该是撒泼打滚的人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简宏成对朋友从宁恕桌上拿走的资料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料,才能让宁恕如此失态。他吩咐朋友立刻将资料转交给简宏图,让简宏图连夜送来上海。

    宁蕙儿完是仗着当年开出租车练下的身手,才得以有惊无险地赶到宁恕住的公寓楼下。她像个年轻人一样身手利落地窜出车门,跑向大门,跑进电梯,还在电梯里精力旺盛地原地踏步,抬眼默默数着楼层。好像呼哧呼哧的大喘息是身外物,与她无关。

    电梯特别慢,总算到了宁恕住的楼层,宁蕙儿又是大力排开前面阻挡的年轻人,冲出电梯,招来好几个白眼。但她不管了,她心里只有儿子。

    几乎是一道闪电似的冲到门口,一眼看到在地上抽搐似的儿子,宁蕙儿忽然双腿一软,扶着门框委顿下去,跪倒在了地上。“老二,老二,你怎么啦,宁恕。喂,我儿子怎么了?你们三个对我儿子干了什么?”眼看儿子就在前面,宁蕙儿岂有停顿的意思,她爬也要爬过去,腿脚没力气,那就手足并用地爬。

    见这阵势,物业小头目连忙让出道来,让老太太爬到儿子身边。但小头目立刻抓住主动:“你是住户的妈?你儿子乱砸乱踢,你看,墙敲洞,抽屉踢穿,楼下住户吃不消向我们告状,他却拔拳揍我们,我们没办法才捆了他。我们想报警啦,可看他人穿得好模好样,让警察抓去就太丢脸了,只好等他气消了再讲道理。可你儿子看上去怎么像没完没了啊,这算什么情况?你来了正好,我们也拿他没办法了。”

    宁蕙儿只见儿子手脚被捆住,浑身发抖,目光散乱,嘴里含糊不清地犹自骂声不绝。宁蕙儿忽然心寒,她的记忆中也有类似一幕,那还是崔浩出事的前一年,她夜班回家打算取钱买米,打开放钱的抽屉,却见抽屉里空空如也。宁蕙儿急了,没钱就没饭吃,离发工资还有几天,一家人就得饿上几天。她问病休在家的丈夫崔浩。最先崔浩一会儿说是不是家里进贼了,一会儿又说等两个孩子放学回家问问有没有拿。宁蕙儿也怀疑是两个孩子拿了藏哪儿了,到处翻抽屉,却在另一只抽屉隐秘角落看到一盒包装花里胡哨的药,医院出身的她一看就知这种药是骗子拿来骗人的。她责问崔浩是不是拿家的口粮钱买了这种乱七八糟的药,她问急了,崔浩也跟她急。两人吵到后来变成宁蕙儿责备崔浩拿家的救命钱换假药,崔浩抱怨宁蕙儿不给他治病,而宁蕙儿下夜班回来还没吃饭,饿得头昏眼花,于是两人都不理智地说了过头话。崔浩又气又绝望,而且还后悔把仅剩的钱买了假药,忽然身发抖拿拳头捶着自己大腿,翻来覆去只含含糊糊骂一句话,“你要我死是不是”。那时的崔浩,就像眼前的宁恕。

    宁蕙儿拼命将儿子抱进怀里,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儿子的脸,扭头却对屋里其他三个男人喝道:“滚,关上门。”

    三个人当即闷声不响溜了,他们唯恐老太太纠缠上来,事情闹大。而宁蕙儿唯恐儿子的样子被门外来来往往更多的人看见,影响儿子的前程。

    儿子非常需要她,这让宁蕙儿身的力气又凝聚起来。她拼命将枕头捡来,垫在儿子脑袋下面,又去冰箱取来冰水,用毛巾冷敷替儿子镇定。几乎是立竿见影地,宁恕安静下来,眼光也不再涣散,看见了妈妈的存在。

    宁蕙儿已经是第二次遇到此事,她已经悲哀地熟门熟路。她“嘘”了一声,“闭上眼睛,躺会儿,你刚才惊厥了,需要恢复。”说完,她自己又无力地坐到地上。

    宁恕心里头依然翻滚,怎么躺得住,他拿开额头的毛巾,勉强起身靠在床尾,“妈……”

    “别说。”宁蕙儿手忙脚乱过后,此时安静下来,却心乱如麻,扭头不想看儿子,却又忍不住盯着看。她儿子终究也是崔浩的儿子,她最恨崔浩的一点,儿子都继承来了。多么悲哀。

    宁恕心里狼狈不堪,可他的手脚还被捆着,他即使想回避妈妈的眼光都不能,只能强忍着妈妈炙烤一般的目光。可他还是忍不住,道:“妈,我中了简家人的圈套。姐和你都成了简宏成的棋子,我是他的目标。”

    宁蕙儿摇头,“我不要听,我早不去想跟简家的恩怨了。我跟你说过,我只想过几年好日子,我这年纪,没多少年好日子可以过了。老二啊,你能不能替妈忍忍,别再提什么报仇雪恨,妈折腾不起了啊。我现在连替你解绳子的力气都没有,妈老了,不中用了,你可怜可怜我,行吗?”

    宁恕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根本不敢抬眼皮看他的妈。可他怎么都无法点头答应妈妈的要求,今天的事是百上加斤,他心头的恨如黑火灼烧着他的心。

    见此,宁蕙儿流泪了。她想到当年绝望而无力的丈夫最终冲出去杀人送命。她的宝贝儿子难道也会走上这条路?

    另一边,简宏成终于跟宁宥道:“你妈安然无恙,已经与宁恕在一起。两人应该都没事了。”

    宁宥一听,手中的笔一下拍在桌上,“我问你,事情明明都在你计划中,你为什么预先不告诉出什么事,哪儿出事,出事到什么程度,以及你早想好怎么救宁恕的命?我别的能忍,我见不得我老妈被我支使得没头苍蝇一样,甚至面临车祸可能。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你的计划中的棋子,帮你制造气氛,促进冲突加剧?”

    简宏成不紧不慢地道:“你别急,听我部讲给你听,现在我可以说了。你弟弟约我周五面谈,我听他口吻很是胸有成竹。联想到他周日在我弟弟公司仓库偷窥,我意识到他手里抓到什么料了。所以我请朋友帮忙搜搜他的公寓,很巧,取到他放在公寓里的料了。我之所以不能提前告诉你部,是因为我还得让我的人守株待兔观察宁恕一看资料被偷的即时反应,也即最真实的反应,以判断他手里还有没有其他更大的杀伤性武器。如果提前告诉了你,你又通知宁恕什么什么被偷了,我的人就跟不上了。但我忍不住还是提醒你跟住宁恕,我就怕我千虑一失,万一我的人没盯紧,而你弟弟很想不开,就糟了。现在我弟弟正连夜送那些料来上海,具体是些什么,究竟对我弟弟有多大杀伤力,等我看了再告诉你。但从你弟弟的反应来看,我抽走了宁恕釜底那条正确的薪。”

    宁宥不由自主地又写下一条成语:釜底抽薪。而郝聿怀早兴奋地比划起来,奋勇写下“三十六计”。宁宥一时没心情管儿子,而是想了会儿,心平气和了,“我错怪你。按说,你不通知我都行……就这样,我得立刻连线我妈。谢谢你。”

    简宏成道:“慢点儿挂。你知道得太详细,未必是你家人乐见。而且你如果说了我通过宁恕的反应判断他还有没有后着,会让他更加羞愧。你不如承认上我的当,做了我的棋子,你与家人同仇敌忾一气,做人更容易。”

    宁宥听了好一阵子无语,过会儿才道:“你多事啦。”

    简宏成不由得“呵呵”一声,自己也觉得尴尬,忙说再见挂了电话。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落花时节 爱搜书 落花时节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落花时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阿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耐并收藏落花时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