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两匹健马奔驰在大道上。

    天到暮色时分,两人到了一座小镇。

    叶长青一路留心,记下了经过的地方形势。

    健马如飞,一路奔驰,竟然未曾停过。

    这两匹马虽然是健壮异常,但一个下午不停的奔跑,到了小镇时,也已经大汗淋漓。

    叶长青一直忍着没说话。

    他心中明白,多说一句话,就可能使夏杀对自己多一分了解。

    但进丁这座小镇后,叶长青实在忍不住了,吁一口气,道:“夏兄,咱们是不是应该在这里休息一下?”

    夏杀道:“不用了!因为咱们已经到了。”

    叶长青抬头看去,只见横在城门上的一块横匾上,写着“圣泉镇”。

    叶长青心中立刻震动了一下。

    这是一座小镇,一座默默无闻的小镇,但因为这里有一道圣泉,而名噪天下,天下闻名的圣泉镇。

    那是一道充满着传奇的泉水,论斤计价,但却取之不易。

    圣泉召来了很多的人,也替这座小镇带来了名气、繁荣。

    这里本来是个只有四五家人的小村落,但却因为有了圣泉,逐渐的变成了一座小镇。

    四五户的人家,也云集成三百多户的居民。

    这三百多户的居民,居然有二十家客栈,四十家酒馆。

    这里的客栈,不但设备很好,而且价钱也相当的好。

    更奇怪的是,这里的客栈,都不很大、每一家客栈,只有三四间客房,但每一个客房,都布置得很豪华。

    每一家的酒馆也都不太大,只有一间小型的厅房,摆了两三张桌子。另外,有一间雅室。

    小厅上的几张桌子是卖给一般客人吃的,那间豪华的雅室,却是布置的十分高贵。

    这小镇上的人大都在厅中随便喝两杯,很少到那间雅室中去,因为,那间雅室,收费很昂贵。

    这座圣泉镇,就是这么一座奇怪的小镇。

    现在,圣泉镇的生意,并不怎么好。大部分的客栈,都还挂着灯笼。

    那是在招揽顾客,至少是他们的客栈,还可以接纳客人。

    四十家酒馆的生意也不太好,只有七八家的酒馆有生意。

    叶长青听过圣泉镇的传说,可惜,他没有到过这个地方。

    酒馆和客栈的前面,都高挑着灯笼,所以,入夜之后,这座小镇街上的灯光,倒是一片辉煌。

    夏杀带着叶长青,也在一间客栈前停下。

    叶长青抬头看了一眼,发觉这家客栈店名叫作平安。

    一个店小二迎出来,接去两匹马。

    这家客不大,但设备很齐,这样小的客栈,竟然还有马房。

    叶长青和夏杀被带入两间并列的客房内。

    客房相当宽大,而且檀木雕花床,白纱垂帐,还有一个很大的妆台。

    叶长青发觉了另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他和夏杀进入客栈之后,客栈取下了灯笼,掩上了店门,他们对接下这两个客人,似是已很瞒足,不再接别的客人。

    夏杀回顾了带路的店伙计一眼,道:“小二,替我们准备吃的东西。”

    店小二欠身道:“客官,吃的东西倒有,不过,我们不卖酒。”

    叶长青道:“有菜无酒,这是哪里的规矩?”

    店小二道:“客官,这圣泉镇的规矩,和别处不同,我们这里是不卖酒,这里有四十家酒馆,我们之间,有一种协议。”

    叶长青冷笑一声,正待发作,夏杀却已抢先说道:“黄泉路上奈河桥……”

    店小二呆了一呆,道:“望乡台下阳关道。”

    夏杀道:“我们先在这间客房里坐,去叫你们掌柜的来。”

    店小二一欠身,道:“是!小的这就去。”

    夏杀道:“替我们准备六个下酒的好菜,顺便找一壶酒、二十张油饼。”

    店小二道:“小的这就去准备,两位请坐。”

    片刻之后,一个身着青衫的汉子,缓步行了进来,一躬身,道:“两位找我。”

    夏杀道:“你是掌柜的。”

    青衫中年汉子微微一笑,道:“不错,我是圣泉镇的掌柜的。”

    酒菜送上来了,六个菜,一壶上好汾酒。

    夏杀道:“掌柜的接到了令谕吗?”

    青衫人点点头,伸手从腰中掏出一个铜牌,那铜牌只有半个,而且上面还有号码。

    夏杀也从口袋中取出一个铜牌。

    两块钢牌拼在一处,丝丝入扣,竟然是一块铜牌切成了两片。

    对在一处,字迹宛然,铜牌上写的是十二号。

    青衫人点点头,道:“我叫张珞……”目光一掠叶长青,接道:“这一位是……”

    叶长青道:“七剑追魂。”

    张珞怔了一怔,道:“七剑追魂叶长青。”

    叶长青道:“不要叫我叶长青,叶长青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七剑追魂,一个杀手。”

    张珞道:“好!我们也不需要叶长青,我们要的是七剑追魂。”

    夏杀道:“张兄,能不能先告诉我们,要杀的是什么人?”

    张珞道:“两位先喝酒,咱们慢慢的谈。”

    叶长青道:“你最好先说明白。”

    张珞双目盯注叶长青的脸,看了一阵才道:“七剑追魂,你应该先明白一件事情。”

    叶长青道:“什么事?”

    张珞道:“圣泉镇是一个充满着神秘,很有些怪规矩的地方。”

    叶长青道:“哦!这地方虽然是有些诡异,不过,如果阁下能给咱们解释一下,也可以使咱们一广见闻。”

    张珞道:“这里有很多的客栈,但每一家都很小,布置却又十分豪华,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叶长青点点头。

    张珞道:“还有很多的小酒馆,布置的也很豪华。”

    叶长青道:“对!这样的客栈、酒馆,除了圣泉镇,只恐怕别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了。”

    张珞笑一笑道:“七剑追魂走过了不少的地方,大概也明白,这些情形那是因为有此需要。”

    叶长青道:“什么样子的客人,才会住这样的客栈呢?”

    张珞道:“武林中人,而且是各怀鬼胎的武林中人。”

    叶长青道:“他们为了要保护自己的隐秘?”

    张珞道:“对!到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隐秘,而且,他们这些隐秘,都不希望别的人知道。”

    叶长青道:“来到这圣泉镇的人,难道每一个人都有一些隐秘吗?”

    张珞道;“至少,他们自己的感觉是如此,到这里的人,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叶长青道:“就这样,造成了这地方的神秘……”

    张珞接道:“这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这圣水的交易,也充满着神秘;这圣水每次只出售一桶,却有很多人接到了通知。”

    叶长青道:“这些人都赶到了这座小镇上来?”

    张珞道:“对!他们都接到了通知,而且,大都在一个月前到了这里,那时,这座小镇才真正见到繁荣。”

    叶长青道:“这圣泉镇的圣水,多久交易一次?”

    张珞道:“三个月,每年四次,每次一桶,这座小镇每人有四次交易,每一次交易,可以给这个小镇带来一个多月的繁荣。”

    叶长青道:“每一年,他们只做四个多月的生意?”

    张珞道:“那已经很够了,他们四个月所赚到的银子,足够他们一年开销有余了,因为,来这里的人,都很有钱,他们包下整座客栈,一座酒馆。”

    叶长青道:“我现在才明白,这里的客栈和酒馆,为什么那么多了。”

    张珞道:“每一交易完成之后,这些人就悄然离开,他们都很富有,每一次来这里,都带了大批的金银、珠宝,希望能换到那一桶圣水。”

    叶长青道:“张掌柜,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打主意劫夺那些珠宝、金银?”

    张珞笑一笑,道:“不是,如只为抢劫一些珠宝,堡主不会派你们这样的高手来此。”

    叶长青道:“那我们来此用意何在呢?”

    张珞道:“本堡的规矩很严,我不能告诉你们太多。”

    夏杀道:“要我们做些什么事,总得对我们说明白吧!”

    张珞道:“要你们杀一个人!”

    叶长青道:“什么人?”

    张珞道:“这个你们不用问了,我替你们安排。现在,两位可以安详的住在这里,酒、女人,我都可以供应,不过,两位最好是不要离开这里。”

    叶长青道:“我们这样算是被囚起来了。”

    张珞道:“叶兄不要误会,你们只不过在执行一个令谕,不能暴露身份。”

    叶长青笑一笑,道:“好!咱们既然是奉命而来,只有听命行事了。不过,张掌柜,来日方长,我七剑追魂只要这一次不死,我们日后相处的时间还多,大家留一点日后相处的情分。”

    张珞微微一笑,道:“不错,以叶兄之能,我想定然会在本组合中,争得一席之地。那时,兄弟还耍叶兄多多照顾了。”

    叶长青道:“一报还一报,如果张兄真的看好我以后的成就,希望张兄现在能放点交情进去。”

    张珞道:“一定,-定,若是兄弟能给两位方便的地方,绝对力以赴。”

    语声一顿,接道:“事情随时可能有变化,两位旅途劳累,也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我还有事,失陪了。”

    起身告退而去。

    望着张珞的背影,夏杀轻轻叹一口气,道:“叶兄,我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看来,还是不如你叶兄高明。”

    叶长青道:“夏兄抬举兄弟了。”

    夏杀道:“兄弟是由衷之言。”

    叶长青心中忖道:“我要忍辱负重的活下去,必须要和这些人多多联络一下才行。”

    心中念转,口中却缓缓说道:“兄弟江湖上经验不多,脾气又不好,日后,还希望夏兄多指点。”

    夏杀笑一笑,道:“叶兄心中如有什么疑问,只管请说,兄弟是知无不言。”叶长青道:“既然夏兄肯把兄弟引为知己,兄弟心中几点疑问,那就斗胆出口了。”

    夏杀道:“请说,请说。”

    叶长青道:“夏兄干这种工作,有多少年了。”

    夏杀道:“将近七年了。”

    叶长青道:“七年了,七年的日子,虽然是不太长,但也不太短,夏兄的日子,过得还愉快吧?”

    夏杀道:“谈不上愉快,但也没有什么烦恼,只不过生死之间,很难把握得住。”

    叶长青道:“夏兄,咱们这种生活,可有什么快活的地方?”

    夏杀道:“有!我们很空闲,而且,我们有一份很丰厚的薪俸,空闲的时候,我们可以喝喝酒、可以赌赌钱,也可以找女人。”

    叶长青道:“这就是我们生活的部。”

    夏杀道:“对!杀人生涯本如梦,咱们这种生活就是醉生梦死的生活了。”

    叶长青道:“夏兄,这些年来,过得还习惯吧?”

    夏杀道:“慢慢就习惯了,在开始的时候,我也和叶兄一样,不知道今后该如何自处。”

    叶长青道:“夏兄,堡主苦心设计;不惜花去了大笔银子,找到玉兰双姝,把兄弟生擒过来,目的就在圣泉镇这一击吗?”

    夏杀沉吟了一阵,道:“叶兄既然如此诚挚的相问,兄弟就只好实话实说了。”

    叶长青道:“其实,咱们命运相连,夏兄也应该说实话才对。”

    夏杀道:“本来,圣泉镇这一趟任务,不是仰仗叶兄的,后来,玉兰双姝把叶兄生擒过来之后,这件事就落在叶兄的头上了。”

    叶长青道:“夏兄,当时,你们确实准备要杀兄弟了?”

    夏杀道:“对!”

    叶长青点了点头,道:“当初,是准备派哪一位来这趟圣泉镇?”

    夏杀道:“叶兄,这个,就不是兄弟的身份所知晓了。”

    叶长青道:“夏兄,我有一点想不明白?”

    夏杀道:“哪一点?”

    叶长青低声道:“堡主可以花去大把的银子,雇用玉兰双姝,对付兄弟,为什么不雇用玉兰双姝作圣泉镇这一击呢?”

    夏杀笑一笑道:“叶兄,这一点,兄弟也不了解,就兄弟猜想,这可能是一桩很隐秘的交易,玉兰双姝究竟还不是咱们的人,她们只是被雇用的杀手。”

    叶长青道:“夏兄见过玉兰双姝吗?”

    夏杀道:“闻名已久,直到兄弟奉派去接叶兄时,才第一次见到她们。”

    叶长青道:“唉!玉兰双姝,都生得很美.但竟然混迹在江湖之中作为杀手,想起来,也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了。”

    夏杀道;“说起来,这两个丫头的遭遇倒也是下场凄凉,不知道是不是你叶兄的朋友找上了她们,就在她们生擒了叶兄的第二天,玉兰双姝也在太湖水域中遇害了。”

    叶长青道:“怎么,玉兰双姝被人杀了?”

    夏杀道:“对!两姊妹双双伏诛,沉尸船头,而且.死状甚惨。”

    叶长青沉吟了一阵,道:“两个人都死了吗?”

    夏杀道:“两姊妹双双伏尸。”

    叶长青道:“夏兄,是不是咱们派人杀的?”

    夏杀道:“不是,第一,这两个女娃儿不好对付,她们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人也精明得很,咱们既然花了银子,她们交出了你叶兄,彼此之间,交易的很清楚,似乎是用不着再派人杀害她们。”

    叶长青见过玉兰双姝,对她们的一切都是很熟悉,所以,他明白杀害玉兰双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玉兰双妹毕竟还是被人杀了。这两个美丽的女刺客,从此除名江湖,消失人间。

    只听夏杀说道:“叶兄,想想看,是不是你的朋友下的手?”

    叶长青摇摇头,道:“不是,我赴约太湖,我的朋友都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我去会玉兰双姝。”

    夏杀道:“玉兰双姝在江湖上做的案子不算太多,不过,她们做的案子,都是大案子,我想。这一次,为了叶兄的事,她盯在大湖留居了数日之久,必然是被人发现了行踪。”

    叶长青双目凝注在夏杀的脸上,笑-笑道:“夏兄,我们比起玉兰双姝。只怕还低了一等。”

    夏杀默默不语。默默不语,就是承认了事实。

    叶长青心中暗道:“我不能挺之过急,这夏杀心中究竟想些什么?我还不清楚。”

    他明白自己的生死,还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室中突然间沉静下来,两个人对着喝闷酒。

    两个人心中,都好像有很多的话说,但一时间,谁都想不出该如何开口。

    幸好,张珞及时而来。

    他手中捧着一个五寸见方的木盒。

    夏杀的脸色傲微一变,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张珞却笑一笑,道:“两位的运气不错,明天就有-个很好的下手机会,我把两位用的东西,都带来了,希望两位能一击成功。”

    叶长青轻轻吁了一口气,道:“张兄,我七剑追魂在江湖上也走了不少的时间,总归也有几个好朋友,万一杀的是我的朋友,那将如何是好。”

    张珞道:“万一是你的朋友,那也只好把他杀了,你事先不知道岂不是更好一些,俗语说的好,不知者不罪。”

    他回答的虽然十分和气,但语词之中异常坚决,叶长青心中明白,无法再问下去了。

    张珞打开盒盖,笑一笑,道:“两个人每人一个。”

    夏杀当先伸手,取过一个。

    叶长青只好取过了另一个。张珞道:“这是一种很霸道的暗器,据说在一丈之内,没有人能够逃避得过,凶厉是够凶厉的,不过它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只能用一次。”

    叶长青道:“只能用一次?”

    张珞道:“对!而且制造起来十分麻烦,所以两位能够不用的时候最好不要用,可是,不容敌人逃脱,如果敌人一定要逃走的时候,或是你们难以抗拒之时,那就可以施用了。”

    叶长青道:“如何用法?”

    张珞道:“简单得很,圆筒两端虽都是封死的,但两面的颜色不同,一白一黑,黑的对着敌人,右手一指,用力一顶白色的一端,即可发挥妙用。”

    叶长青道:“什么样子的妙用?”

    张珞笑一笑,道:“我也只是听过却未见过,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敌人在一丈之内,绝对逃不了。”

    叶长青点点头。

    张珞道:“这东西很细小,一只手就可以用了,两位收起来吧!”

    夏杀突然接道:“掌柜的,这东西有个名字吧?”

    张珞道:“好像叫什么三绝筒,不过,它的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威力。我们这种东西并不多,听说那制造的工匠已经逝去,精巧的手艺并未流传下来,用一个少一个,这一次,堡主分给两位每人一只,足见对这次的任务的重视,希望两位能够不负堡主所望……”

    语声顿一顿,接道:“现在,两位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不打扰了。”

    叶长青道:“张兄请便。”

    张珞笑一笑,起身离去。

    叶长青目睹张珞离去,才低声道:“夏兄,这三绝筒中,究竟是装的什么?”

    夏杀道:“不知道,我听说堡主拥有一种霸道的利器,大概是这个了。”

    叶长青道:“这么说来,你也是第一次施用了。”

    夏杀道:“第一次看到。”

    叶长青笑一笑,道:“这东西,备而不用,带在身边,总不妨事。”

    夏杀苦笑。

    叶长青道:“明天晚上,好像就是我服用解药的时间了,如果明天中午时分,我们杀不了那个人,兄弟就活不到明晚三更。”

    夏杀道:“叶兄,这一点不用顾虑,咱们杀不了那个人的时候,身上是否中毒,都是一样的结果。”

    叶长青道:“怎么说?”

    夏杀道:“咱们杀不不了那个人,就可能被人杀死,是否中了毒,也就无关重要了。”

    叶长青道:“夏兄.双方搏杀,也并非一定要死,咱们也可能有逃生的机会。”

    夏杀道:“叶兄,如若合咱们两人之力还无法对付的敌人,逃走的机会,就实在不大了。”

    叶长青道:“夏兄,如果我们仍杀不了对方,那会是一个什么样于的结果?”

    夏杀淡淡一笑道:“杀不了对方,咱们活下去,也是无味的很。”

    他说的很婉转,叶长青还是听懂了弦外之音,笑一笑,道:“夏兄,那是说,咱们如果不能狙杀了对方,也是死定了。”

    夏杀道:“所以,咱们必须要力以赴。”

    叶长青未再多问,只是用目光望着夏杀。他要看夏杀的反应,想听听夏杀的意见。

    夏杀却笑一笑,不再多言。

    两个人,心中似是都有某一些顾忌,不能畅所欲言。

    这一夜,很安静,至少是表面上很安静。但事实上,夏杀和叶长青,都没有睡好。

    漫漫长夜,终于过去了。

    直到日升三竿时分,张珞才赶了来。

    张珞带了两套衣服。两套店小二的衣服。

    夏杀没有多问,立刻换上了衣服,笑一笑,道:“现在动身吗?”

    叶长青也换好了衣服。

    张珞道:“还有半个时辰……”

    目光一掠叶长青,接道:“叶兄,你太英俊了,看来,脸上还要擦一点什么,幸好,我已替叶兄准备好了。”

    张珞递给了叶长青一盒黑色的颜料.接道:“有很多的大事,常常会坏在小节的疏忽上。”

    张珞带着两人,由后门出去,那是一条僻静的小巷子。

    一辆篷车早巳在等候。

    张珞带两人登上了篷车。

    放下了垂帘,张珞缓缓说道:“祝两位一击成功。”

    马车缓缓向前驰去。

    叶长青道:“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们要杀的是什么人?”

    张珞道:“不论杀的是什么人,都不重要,但兄弟可以提供一些重要的事情给两位参考。你们要杀的对象武功很高,而且,有两个侍卫一直不寓他的左右,所以动手时,一定要我出个适当的机会,务求一击而中,因为,你们不会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夏杀道:“张兄,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总可以告诉我们吧?”

    张珞点头道:“他很年轻,而且长得很英俊.年纪大约有二十多岁.他喜欢穿着一身白衣,这个目标,已经很明显了。”

    叶长青道:“他是否已经知道,我们要杀他?”

    张珞道:“可能不知道,不过.听说他是个很机警的人。”

    语声一顿,接道;“你们现在是客栈的店小二,所以,只要你们行动小心一些,能隐秘起自己的身份,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选择最好的出手时机,至于如何隐起你们的兵刃,要两位自己去动脑筋了。”

    篷车停了下来。

    张珞点点头,道;“两位可以下车了,有人会接应你们。”

    这也是一条僻静的小巷,也是走的后门,篷车就停在门口处,门已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在门口向两人招手。

    叶长青和夏杀进了门,木门立刻关上,篷车驰走。

    接应两人的似乎是一个厨师,手上还沾着油腻,低声道:“客人中午时来,这店里只有你们两个店伙计,快些去打扫一下。”

    说完了,转头就走。

    这是一家酒馆。

    除了厨房之外,这家小巧的酒馆真的似乎冉无别人。

    夏杀和叶长青只好真的代做了店小二的工作,抹桌、摆倚,然后,打开了店门。

    叶长青道:“夏兄;好像是张珞已经买下了这座酒馆。”

    夏杀道;“张珞一向做事缜密,是堡主很信任的人。”

    叶长青道:“我对店小二的工作,实在不太熟练,所以,现在不知再做些什么?”

    夏杀道:“等待,等客人上门。”

    中午时分,门外果然来了客人。

    这圣泉镇虽有数十家的客栈和酒馆.但绝对没有店小二在门口拉生意,愿意上哪一家客栈和酒馆,完是客人自己的主意。

    两个灰色劲装的大汉,陪着白衣长衫少年行了进来。

    叶长青缓步迎了上去,一面打量那白衣长衫人一眼。

    那人很年轻,一袭雪白的杭绸长衫,剑眉星目,蜂腰、猿臂。

    匆匆一眼之下,叶长青忽然发觉这是有一种强烈吸引力的男人。

    两个随侍左右的灰衣劲装大汉,也不过三十左右的年纪。

    叶长青行近白衣少年时,左首的灰衣大汉突然向前快行,拦住了叶长青,道:“准备酒莱。”

    叶长青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夏杀站在一侧。

    左首灰衣大汉的目光,转注到夏杀的身上,道:“雅室打扫好了吗?”

    夏杀道:“打扫好了,恭候贵客。”

    白衣少年目光突然盯注在夏杀身上,瞧了一阵,道:“你是店伙计?”

    夏杀-躬身,道:“是!公子有什么吩咐?”

    白衣少年笑一笑,道:“好好守紧门户,事成之后,我有重赏。”

    事实上,夏杀根本不知道这座酒馆,正要进行些什么事?

    但他们已经认出了要杀的对象,就是那白衣少年。

    一眼间,就看出了这两个灰衣大汉,不是容易对付的人,那白衣少年似乎是更难对付。

    每一家酒馆,都有一间密室。

    那是一间布置得很高雅的房间,便利酒馆的客人交易。

    白衣人在大汉的护侍下,行入了密室,而且,房门立刻被掩上。

    圣泉镇的规矩,店小二,绝对不问客人的事。

    夏杀和叶长青,被隔绝于密室门外。但这也给予了夏杀和叶长青很好的计议机会。

    叶长青低声道:“夏兄,那白衣人就是咱们要杀的人了。”

    夏杀道:“不错。”

    叶长青道:“到现在为止,我还想不出如何下手。”

    夏杀道:“乘其不备,突然下手,那是最好的时机,不过,我看这三个人,都有很高的警觉心,只怕很难有这个机会。”

    叶长青道:“咱们进入那密室的机会,只有在送酒菜的时候,如若咱们不能在那时刻下手,那就只有出手硬拼一途了。”

    夏杀道:“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他们离开的时候。”

    叶长青道:“夏兄,我看这白衣人很有气势,实在是一个不容易对付的人。”

    夏杀道:“如若是很容易对付的人,也不会派你叶兄出手。”

    这个人很厉害,一开口就把责任套在叶长青的头上,好像叶长青是主力,他只是一个副手。

    叶长青淡谈一笑,道:“如若咱们没有把握能杀了对方,夏兄,觉得应该如何应付?”

    夏杀一直担心叶长青会翻脸相向,和敌人联手,自己就非死不可。

    敌对的力量,再加上叶长青时,夏杀心中明白,自己连-招也挡不过去。

    夏杀笑一笑,道:“叶兄,人在面对着死亡时,总应该替自己打算一下,叶兄有什么自保的高见,还望指教兄弟-二。”

    叶长青低声说道:“我是担心咱们一击不中必将会招致强烈的反击,那时,咱们是否会有援手相助?”

    夏杀摇摇头,道:“咱们两个人来,生也是咱们两个,死也是咱们两个。”

    密室的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灰衣的大汉,出现在门口,道:“酒菜备好了没有?”

    夏杀道:“准备好了,可要送入室中吗?”

    灰衣大汉突然改变了话题,道:“现在什么时刻?”

    夏杀道:“午时三刻。”

    灰衣大汉道:“好!快些送上酒菜,咱们等候的客人就要到了。”

    夏杀应了一声,转身行去。

    灰衣大汉接道:“等一下,有两位客人来找咱们,可以放他们进来了。”

    叶长青道:“是两个什么样子的客人?”

    灰衣大汉道:“一个姓罗的,你们只要拦住问他们一声,就行了。”

    叶长青道:“小的遵命。”

    夏杀捧了酒菜。

    叶长青却突然转身,行到了大门口处。

    形势的变化,使得夏杀不得不硬着头皮,把酒菜送入了密室。

    听到开门的声音,叶长青才回望了一眼。

    夏杀尽量避免别人的疑心,放下酒菜之后,立刻转身而出。

    密室的门重又关闭,夏杀却悄然行到叶长青的身侧,低声道:“叶兄,情形有些不对了?”

    叶长青道:“什么事?”

    夏杀道:“兄弟发觉了,他们对咱们一直有着很深的戒心。”

    叶长青道:“难道,他们已发觉了咱们的身份。”

    夏杀道:“兄弟一直在为这件事担忧。”

    叶长青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已经错过了两次下手的机会,一次是他们进入酒馆的时候,一次是你送入酒菜的时候。”

    夏杀道:“可惜,送酒菜的只兄弟一个人,他们虽有戒心,但那地方,仍然是一个下手的好机会。”

    叶长青道:“夏兄,现在咱们还有两个机会。”

    夏杀道:“什么机会?”

    叶长青道:“一个是他们客人来的时候,咱们可以混水摸鱼。”

    夏杀道:“还有呢?”

    叶长青道:“他们交易完成,离开的时候……”

    叶长青说了很多的话,希望夏杀能说出自己的主意,但夏杀一直唯唯诺诺,说不出一个完美的计划出来。

    中午过后不久,果然有两个人直向酒馆行了过来,两个穿着黑衣的人。

    当先一人,年约三十左右,身材很瘦,但脸色红润,目光神采奕奕,一望即知四属于内功精深的人物。

    后面一个黑衣人,戴了黑色的绒帽,整个人只显露出两只眼睛。

    而且,是两只半睁半闭的眼睛。

    那当先的黑衣人行到店门口处,停下脚步,道:“我姓罗,和人有约。”

    夏杀道:“两位请。”

    当先黑衣入笑一笑,道:“谢了。”举步向前行去。

    夏杀随在第二个黑衣入的身后。

    黑衣人刚到密室门口,室门却突然大开。

    一个灰衣大汉缓缓行了出来,一指夏杀,道:“不用你们照顾了。”

    夏杀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两个黑衣人缓缓步入密室之中。

    密室的门,又急急关上。

    夏杀行到了叶长青的身侧,轻轻吁一口气,道:“叶兄,我看,他们的防范很严密。”

    叶长青沉吟了一阵,道:“那就只有硬拼了,夏兄经验丰富一些,你先出手如何?”

    夏杀道:“叶兄,你才是这一次行动的主力,兄弟是帮忙打杂的,而且,一击不中,就要凭武功缠斗了,唉!兄弟做了不少年的杀手,这一次,是我遇上最困难的一次。”

    叶长青道:“好吧!夏兄如此看重兄弟,兄弟只好勉为其难了,不过,制造兄弟出手的机会,还要夏兄费点心思了。”

    夏杀道:“这个,兄弟理应筹谋。”

    大约有一顿饭的工夫,密室门户突然大开,两个黑衣人匆匆而去。

    密室木门,重又闭上。

    两人要杀的对象,既是那白衣少年,为了怕打草惊蛇,只有眼看看那黑衣人离店而去。

    叶长青苦笑一下,道:“他们已经完成了一笔交易?”

    夏杀道:“他们的交易进行的很顺利。”

    叶长青道:“咱们现在只有一个机会了。”

    夏杀道:“希望他们能早一些离开。”

    叶长青道:“为什么?”

    夏杀道:“因为,他们如若多喝些酒,把时间拖长了,叶兄的毒性发作,在下一人更无法应付这个局面了。”

    叶长青道:“其实,用不着夏兄的提醒,我一直在想着毒性将发的事。”

    夏杀道:“张掌柜应该有解药才是。”

    叶长青道:“就他有解药,他也做不了主。”

    两个灰衣大汉,突然行出了密室。

    夏杀精神一震,道:“怎么,诸位要走了?”

    左首的灰衣大汉冷笑一声,道:“看来两位都不像酒馆的伙计。”

    夏杀心头一震,笑道:“难道店伙计要在头上刻个字不成?”

    左首黑衣人道:“刻字倒不用,但你们管的事情太多,那就会露出马脚。”

    夏杀叹息一声,道:“想不到。做一个店伙计,竟然也有这么多的困难。”

    灰衣人道:“店伙计并不困难,困难是冒充店伙计的人,而且,又冒充的不太像。”

    夏杀道:“咱们本来也不是干店小二的人。”

    灰衣人道:“哦!两个既然不是店伙计,为什么却穿了店伙计的衣服,装作点伙计?”

    夏杀道:“丁掌柜花了-些银子,要我们装作店伙计,好像是为了保护三位吧?”

    白衣少年突然出现,淡淡一笑,接道:“丁掌柜还交代你们些什么?”

    夏杀道:“丁掌柜说,这里可能会发生一点麻烦,希望我们能够帮你一点忙。”

    白衣少年道:“丁掌柜实在是很细心的人,我们在这里花了不少的银子,总算买到了一点交情,但不知下掌柜告诉你们没有?”

    夏杀怔了一怔,道:“告诉们什么?”

    白衣少年道:“丁掌柜没有告诉你我是谁?我的姓名?”

    夏杀遭:“没有,丁掌柜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所以,他只告诉我们帮助一个年轻人。”

    白衣少年笑一笑,道:“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人?”

    夏杀道:“对!丁掌柜是这么说的。”

    白衣少年缓步行入厅中,一面说道:“丁掌柜真是这么告诉两位吗?”

    叶长青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侧。

    夏杀道:“不错啊!丁掌柜确然是这么说的。”

    白衣少年叹息一声,道:“可惜呀!可惜!”

    夏杀道:“可惜什么?”

    白衣少年道:“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丁掌柜,我也是第一次到圣泉镇来。”

    夏杀道:“哦!”

    白衣少年道:“阁下如若能沉得住气,也许,我们还弄不清楚两位的身份,对一个杀手来说,阁下有些失之轻率了。”

    夏杀面色惨白,回顾了叶长青一眼。

    事情的变化,已使夏杀和叶长青完没有了突然出手的机会。

    叶长青缓缓转过身子,面对着白衣少年,道:“杀手必有两种杀人的方法,一种是暗杀,一种是明杀。”

    白衣少年道:“承教,承教。”

    叶长青道:“看来,我们似乎是无法暗杀阁下了。”

    白衣少年道:“其实,两位如若不是在酒菜之中下毒,暗杀和明杀,也没有很大的区别。”

    叶长青道:“对一个江湖高手而言,出手的暗袭,未必就能伤得了他。”

    白衣少年脸色突然严肃起来,缓缓说道:“你是不是叫叶长青?”

    叶长青脸色微微一变,但立刻又恢复镇静。最感震惊的是夏杀,想不到,对方竟然把自己弄得这样清楚。

    叶长青道:“叶长青已经死了,我是七剑追魂。”

    白衣少年道:“七剑追魂,是不是叶长青的外号?”

    叶长青右手一扬,手中已多了一柄剑。

    原来,他的剑竟然藏在袖中。

    白衣少年道:“听说你出道以来,还没有人能接下你七剑。”

    叶长青道:“好像如此。”

    自衣少年道:“盛名得来不易,我就想不通,你为何竟然不珍惜,堂堂的叶大侠,竟然会沦为杀手。”

    叶长青淡淡一笑道:“你最好是亮出你的兵刃,因为,我就要出手了。”

    白衣少年道:“剑在你的手中,出手与否,悉听尊便了。”

    有这么一个剑手在侧,使得夏杀的心情开朗了不少。

    白衣少年回顾了两个灰衣人一眼,道:“你们退开去。”

    两个灰衣人应了一声,退到白衣少年的身后。

    白衣少年目光转注到叶长青的身上,点点头,道:“追魂七剑,果然是名不虚传。”

    叶长青道:“阁下可以亮出兵刃了。”

    白衣少年道:“你尽管出手,该亮兵刃的时候,我自会亮出。”

    叶长青道:“看来,阁下完不把在下放在眼中了。”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道:“我如说,你七剑追魂是武林中才俊之士,难道你就可以不杀我?”

    叶长青道:“那自然不会。”

    白衣少年笑道:“这就是了,既然是难免一战,在下总不能先夸赞你七剑追魂一阵吧?”

    叶长青道:“不管你说什么,在下今日非要杀了你不可。”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道:“叶长青,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

    叶长青道:“我既然决心要杀你,似乎是用不着说出一番理由吧!”

    突然一扬手,-剑刺出。他号称七剑追魂,攻出的剑势,自有非同小可的威势。一剑直刺白衣少年的心脏要害。

    白衣少年身子微微一侧,斜退两步,避过一剑。

    两个灰衣人突然山手。两把缅铁软刀,分由两侧,攻向了叶长青。

    叶长青长剑-绞,手中之剑,忽然闪起了一片寒芒。

    但闻锵锵两声,两柄缅铁软刀,竟然被-剑震开。

    叶长青长剑反刺,刷刷两剑,以电光石火般的速度,反刺过去。

    剑如闪电,两个灰衣大汉,同时丢弃了手中的缅刀。

    原来,两个灰衣大汉执刀的有腕,各中了一剑,鲜血淋漓而下。剑尖由手背,直透手掌,再也无法握得住缅刀。

    两个灰衣人的脸色变了,夏杀的脸上,却泛起了一片笑容。

    久闻追魂七剑的厉害,今日总算是开了眼界。

    那真是闪电奔雷一般的快速剑势,以夏杀的武功,竟然未瞧出那两剑是如何刺中了两个灰衣人的右手。

    果然非同凡响的剑法。

    叶长青冷笑一声,道:“好狂。”

    忽然一剑,刺向前心。

    白衣少年右手一抬,竟然用右腕直迎利剑。

    叶长青冷哼一声,宝剑一偏,剑侧转,削向手腕。

    白衣少年的右腕,撞在剑锋之上。

    但闻当的一声,长剑竟被白衣少年的右腕震开。

    叶长青呆了一呆,道:“你……”

    白衣少年举起右手,露出了衣袖,只见他手腕之上,带着一个一寸多宽的银色的护腕。

    叶长青道:“这就是你的兵刃。”

    白衣少年道:“勉强算得上是兵刃吧。”

    叶长青道:“只怕它保不住你的命。”

    白衣少年道:“叶大侠,试试看吧?”

    叶长青道:“不要叫我叶大侠,叶长青已经死了,活着的是七剑追魂。”

    忽然宝剑一扬,缓缓刺了过去。剑尖颤动,闪起了朵朵剑花。

    白衣少年脸色突然问变的十分凝重,双手平举,交放胸前。

    那本来只是一支剑,但人的目光中望去,那一支剑,却化成了千百支剑。

    夺魂七剑的第一剑。

    白衣少年突然双手挥出。

    没有人看清楚那一招剑势变化,只觉那白灰少年整个的人,被裹在那一片剑光中了。

    两股劲风,由一片剑光中飞出。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

    那幻起的千百剑锋,忽然间,又变回一剑,一支精钢宝剑。

    白衣少年双臂上一半衣袖,已然不见,化作片片碎屑,洒落一地。

    原来,那双衣袖,已被他凌厉的剑气绞碎。

    白衣少年,露出了两条手臂,两条充满力量的手臂。

    他的双腕之上,各带着一寸左右的白色护腕,就是那两只护腕,挡开了这一剑。

    叶长青道:“再接我一剑试试。”

    白衣少年神色肃然道:“七剑追魂,出道江湖以来,从来出过第七剑。”

    叶长肯道:“在下只出过五剑。”

    宝剑反拍而出,追魂第二剑。

    闪耀的剑光,幻起一道斗大的光圈。

    一点寒芒,突现于光圈的中心,射向了白衣少年的眉心。

    “一轮明月照幽魂”,追魂七剑第二招。

    白衣少年的双手,突然向上举起,投入了那光圈之中。

    双臂忽分,光影流动中,又响起了一阵金铁相击之声。

    不知那白衣少年用的什么手法,竟然又把那一剑挡开。

    叶长青冷笑一声,第三剑,连绵击出。

    这一剑闪烁不定,缓缓刺来,就是旁观的夏杀,也瞧不出,这一剑,要刺向何处?

    “处处无家处处家”,这一剑笼罩了白衣少年身一十三处大穴。

    白衣少年也沉得住气,双目盯住在那刺来的剑身之上,双臂微曲前伸,使两手和身躯,保持了半尺的距离。

    叶长青的剑势突然加快,连续七剑,分刺七处大穴。

    七处,都是致命的地方。

    白衣少年双手忽然化现出一十四条手臂、封开了七剑。

    叶长青自出道以来;从没有遇过这样的人物,只有手腕上一对护腕,挡了追魂七剑中的三招,不禁心头一震。

    这也激起了地心中的怒火。追魂第四剑,第五剑,连续攻出。

    强大的剑势。卷起了一片冷厉的剑气,直压过去。

    白衣少年双手化百掌,有如数十条手臂,在封挡剑招一般。

    叶长青出道江湖以来.用的五剑,数被封开了。

    七剑追魂定定神,忽然发觉,自己攻出的五剑,追魂取命的五剑,竟然无法把对方逼退一步。

    但那白衣少年身上的衣衫,又多了四五处裂口。剑气划破的裂口。

    白衣少年吁一口气,道:“看来,阁下非要用出第六、第七招不可了。”

    叶长青的睑色很奇怪,不是愤怒.不是惊奇,而是一抹微微的笑意。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

    白衣少年也被叶长青这奇怪的神情,引起了强烈的好奇。

    叶长青终于开了口,道:“你可知道,我最后两剑使出的后果吗?”

    白衣少年道:“追魂七剑.果然是一剑比一剑高明;我想你出道以来,从未用过的两剑,自然更为精厉了。”

    叶长青道:“我七剑尽出;如果还杀下了你,那最后只有出第八剑了。”白衣少年道:

    “原来,阁下还有第八招。”

    叶长青道:“第八剑不是杀人,而是自刎,我七剑还杀不了你,也只有自绝一途可循了。”

    白衣少年道;“为什么呢?你就算杀不了我,至少,还可以自保啊!何况。我能否再封开你两剑,连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叶长青道:“一叶知秋,我连出了五剑,都无法伤得了阁下,我已经无法预料了。”

    白衣少年道:“阁下的战志,已经消散,这杀人的气势,也随着减弱了。”

    叶长青道:“五招攻袭,竟然未能把阁下迫退一步,实在是从未有过的事。”

    白衣少年笑一笑道:“一人不知一人难,我接下你五剑,本身受到的痛苦有多少,你又如何知晓?

    彼此过招,都以气势凌人取胜,但这两人动口,却是彼此互相安慰,似乎是老友叙旧一股。

    叶长青笑一笑道:“看来,阁下是准备和我决一死战了。”

    白衣少年道:“七剑追魂,你如杀不了我,在下还可还击。”

    叶长青接道:“你为什么刚才不出手抢攻。”

    白衣少年道:“你追魂七剑,十分凌厉,几乎是没有我抢攻的机会。”

    叶长青道:“所以,你准备在我出过七剑之后,再行反击。”

    白衣少年道:“对!希望你能够给我这个机会,你如把我杀了,也就算了,如果杀不了我,那就给我杀你的机会。”

    叶长青双目神光一闪,道:“用完追魂七剑,仍然是杀不了你,但那并非是说我已经完没有了抗拒的能力了。”

    白衣少年笑一笑,道:“自然你仍有保卫自己的能力了,不过,你如横剑自刎一死,在下岂下是没有反以的机会了。”

    叶长青呆了一呆,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有这样一个劲敌,反使叶长青心中有一份莫名的快乐。

    他觉着自己并非武林中第一流的人物,纵然自己死去,至少,仍有一个可以和这个杀手组合抗拒的人物。

    他想把知道的隐秘,告诉这白衣少年,然后,横剑自绝。

    但这白衣少年三番两次的出言相激,使得叶长青消沉的意志,忽然又勃勃而起。

    他是英雄人物,预知自己死期的英雄人物。

    如是这白衣少年武功平庸,叶长青确准备杀了他,保自己。

    他必须留下自己有用的生命,但见过这白衣人的武功之后,英雄应该死于刀剑之下,不能受毒发而死,叶长青自觉是英雄,所以他要横剑自绝。

    但这白衣少年,三番两次的言语相激,使得叶长青由消沉中振作起来,握剑长笑,道:

    “好!阁下既然想要我尽出七剑,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白衣少年道:“对!人生一世,难得遇一劲敌,区区不才,有幸得遇叶兄,如果我死于追魂七剑之下,那也是一件快事,如是幸得逃过,兄弟也想以几招心得之学,向叶兄领教。”

    叶长青淡淡一笑,道:“但愿阁下能够封开我追魂七剑,也好使在下瞻仰一下阁下身怀的奇技。”

    手中宝剑,缓缓扬起。

    白衣少年道:“叶兄且慢。”

    两人几招相交,彼此之间,已生出了惺惺相惜之心。

    叶长青道:“阁下还有话说。”

    白衣少年道:“人死留名,雁过留声,叶兄连区区姓名也不想问问吗?”

    叶长青道:“问问又如何?相逢何必曾相识,何况,你我生死未卜,留下姓名,徒乱人意。”

    白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叶兄之名,兄弟已经知道,我如不留下姓名,岂不是太吃亏了。”

    叶长青沉吟不语。

    白衣少年笑道:“区区何寒衣。”

    夏杀心中忖道:“何寒衣,这名字,却是从未听人说过。”

    叶长青道:“何寒衣,看剑。”

    长剑一振,直刺而出。

    追魂七剑第六招“点点鬼火照人来”。

    剑势化作了点点寒星,笼罩丁何寒衣,没有人知道这一剑,究竟刺向什么地方。

    何寒衣似乎是无法封挡这一剑,忽然向后退了三步。

    这一剑,去势很缓,但却飘忽不定,使人无法捉摸。

    何寒衣连续退后三次,仍然是没有办法避开这一剑。

    这一剑的奇妙,就在它一直是如影随形一般,一直笼罩着人身十几处大穴,不知它刺向什么地方。

    何寒衣突然双臂一振,一片寒芒,突然飞了起来。

    整个的身躯,都笼罩在那片寒芒之中。

    一阵金铁交鸣,爆散出一片火星。

    这一次,双剑交击,双方都用出了内力。

    爆散的火星、剑芒中,两个交接在一起的人,突然分开。

    何寒衣脱出了那如影随形的剑芒。

    但他的手中,却多了两把一尺七寸的短剑。

    金柄银芒的短剑。

    夏杀呆在一侧,他终于了解了这白衣少年的身份。

    那两支金柄短剑,就是他的标帜金剑飞轮何寒衣。

    何寒衣的名字,江湖上知晓的人,也许不多,但金剑飞轮的大名,江湖上却是有很多人知晓。

    但他的人名只是在江湖一流高手中传诵。

    一般的江湖武师,并不知晓这个人。

    所以,他很害怕,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何寒衣点点头,赞美地说道:“好剑法,第六剑已如此凶厉,想来那第七剑,必然更为厉害了。”

    叶长青道:“试试吧!你能连封六剑,也许第七剑也伤不到你。”

    何寒衣吸一口气,道:“好!叶兄赐教。”

    叶长青道:“阁下小心了。”

    缓缓向后退了七步,长剑斜斜举起,指向何寒衣。

    叶长青并没有立刻攻向何寒衣,他只是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长剑对准着何寒衣。

    何寒衣的股色,却显得更为凝重。

    他封开了叶长青六招攻势虽然双袖被剑锋削去,衣服上,也有条条裂口,但他的神色中却一直保持着相当的镇静。

    但叶长青这一招举剑的姿态,却使他很紧张,紧张得顶门上冒出了冷汗。

    叶长青也有些紧张,紧张得身体也微微有些颤动。

    但他握剑的右手,仍然是那么稳。

    好像那只握剑的手,和他的身体,已然分开,不受影响。

    何寒衣两支金柄银剑,推离前胸半尺左右,双肘微屈,保持着双手活动的余地。

    夏杀内心的紧张,实不在叶长青、何寒衣之下。

    他心中明白,叶长青这一击,如果杀不了何寒衣,那后果就很难预料了。

    叶长青终于出剑了,人剑合一的一击。

    小小的酒馆,闪动起满室森寒的剑光。

    强烈的剑气,逼得夏杀和两个灰衣人,都向后退避。

    闪动的强烈的光华,忽然间,敛收不见。

    但现场的情形,已有了很大的改变。

    叶长青长剑撑地,身躯微躬,似乎是要借那宝剑之力,稳住身子。

    何寒衣前胸的衣服上,又有一道口子,鲜血正由裂口中流了出来。

    但他手中仍然执着双剑,神情间,还保持着一片平静。

    夏杀突然一上步,扶住了叶长青,道:“叶兄,怎么样了?”

    叶长青道:“快些走!何寒衣现在还没有出手的力量,再过片刻,只怕你走不成了。”

    夏杀呆了一呆道:“要我走?!”

    叶长青道:“对!你走,尽快的走。”

    夏杀叹息一声,道:“我如何能够丢下你一个人走呢?”

    叶长青道:“为什么不能?”

    夏杀道:“因为,我一个人离开这里,只怕也是难免一死。”

    叶长青道:“那就逃命去吧!留这里必死无疑……”

    放低了声音,接道:“夏兄,我绝对没有办法接下对方的反击。”

    夏杀道:“这个,这个……”

    叶长青低声急促地接道:“快走!快走!”

    夏杀苦笑一下,道:“叶兄,你认为我离开了此地,还能够活得下去吗?”

    叶长青冷冷说道:“夏杀,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自知挡不住何寒衣的反击,你如坚持留在此地,那也只有死路-条了。”

    夏杀道:“横竖都是一死,何不死得光彩一些。”

    叶长青道:“唉!夏兄如此的够朋友,实在叫兄弟有些感激。”

    夏杀道:“感激倒不敢当,不过,兄弟这次既然跟着叶兄来了,那就只有跟着叶兄去了。”

    叶长青苦笑一下,道:“好!夏兄既然如此有义气,兄弟也就不便说什么了。”

    夏杀叹息一声,突然抽出围在腰中的软刀,道:“叶兄,我们联手挡控他的攻势,如是低挡不住。那只有一起离去了。”

    叶长青道:“一起退走?”

    夏杀道:“对!要走,咱们一起走。”

    叶长青道:“唉!夏兄认为咱门还能走了吗?”

    夏杀道:“如果咱们能够走得了,我相信,咱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叶长青道;“夏兄既然觉得还有活命的机会,为何不走?”

    夏杀道:“活命的机会虽有,但必须要叶见和兄弟同行才有机会。”

    叶长青道:“这又为什么呢?”

    夏杀道:“叶兄,目下双方对阵,随时可能动手,实在无暇多谈,此间事了之后、咱们再谈不迟。”

    何寒衣笑一笑,道:“不要紧,两位慢慢的谈、在下么,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夏杀道:“咱们的用心,是要杀了阁下,但阁下对我们似乎是并无恨意。”

    何寒衣道:“第一,我还没有杀你们的把握。因为,叶长青的剑术,似乎不在我之下,有很强烈攻势的人,我相信,也可能有很好的防守之法;第二,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是要放手一战?还是准备退走?”

    夏杀道:“放手一战如何?准备退走又如何?”

    何寒衣道:“放手一战吗?在下就非出手不可了,如是准备撤走,两位现在就可以动身了。”

    叶长青呆了一呆,道:“怎么?你不反击了。”

    何寒衣道:“我很想反击,可惜我觉着自下很困乏,不知道是否还有能力还击,我又是一个不太喜欢冒险的人。”

    叶长青回顾了夏杀一眼,道:“夏兄,咱们……”

    夏杀接道:“走!”

    叶长青道:“很可惜,我的追魂剑法只有七招,如是能再多一招……”

    何寒衣接道:“幸好你只有七招,如是再多两招,只怕在下要死于你的剑下不可了。”

    夏杀道:“其实两位的剑术,都很高明,二虎相斗,必有一伤,两位今日斗一个不相上下,那该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叶长青收起长剑,举步出店。夏杀紧随在他的身后。

    叶长青回顾了一眼,又发觉了另外一件奇怪的事情。

    这圣泉镇的人,似乎是都不大关心别的人.这座小馆中打得此激烈,竟然没有一个来看热闹。

    甚至,没有一个人多望他们一眼。

    叶长青仰天吁一口气,道:“夏风,咱们现在要到哪里?”

    夏杀道;“自然去见张珞。”

    张珞似是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竟然在门口恭迎两人。

    客栈中,一间华丽的客房中,已摆好了酒菜。

    叶长青道:“张兄想得很周到,早已替我准备了送死宴。”

    张珞笑一笑道:“恭喜叶兄……”

    叶长青接道:“对!我活不过今夜三更。”

    举杯连饮,一口气喝了六大杯酒。

    夏杀叹息一声,道:“张掌柜,你很轻松。”

    张珞笑一笑道:“这话怎么说?”

    夏杀道:“根据以往的情形,我们失败之后.好像不可能再到如此的礼遇。”

    张珞道:“夏兄,这要看什么人了。”

    夏杀道:“哦!想来,这是看在叶兄的份上了,我夏某人是秃子跟着月亮走,沾了叶兄的光了。”

    张珞笑一笑道:“好说,好说,你夏兄,也是很受组织重视的一个人。”

    夏杀苦笑一下道:“张掌柜,这一个,我明白,我夏杀有多少份量,我心中很清楚。”

    张珞未再理会夏杀,却望着叶长青,道:“叶兄,在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希望叶兄能听兄弟把话说完如何?”

    叶长青又喝了一杯酒,道:“好!我在听,你说吧。”

    张珞道:“叶兄虽然没有杀死那人,但已尽了力。”

    叶长青道:“哦!”

    张珞道:“堡主的神目如电,洞查细微,他已经知道你对他的忠心,所以,特地派人送来了解药。”

    叶长青道:“解药?”

    张珞道:“对!解药,一服之后,叶兄身中之毒,就可以完解去了。”

    叶长青苦笑一下,道:“叶某寸功未立,堡主怎会对我如此看重?”

    张珞道:“叶兄啊!人才难得,像叶兄这样的人,江湖上难得一见,堡主又怎会如此轻易的舍弃叶兄呢?”

    一面伸手,取出了药物,恭恭敬敬的奉了上来。

    叶长青伸手接过。

    那是一个精致的玉盒。

    掀开盒盖,里面是一颗红色的丹丸。

    叶长青笑一笑,道:“这粒药物,如是毒药,那必然是一粒十分强烈的毒物,服下去立刻致命。”

    张珞道:“好的是,它绝不是毒药,而是一粒解毒神丹。”

    叶长青道:“其实,就是烈性的毒药,我也一定要服下,追魂七剑尽出,仍然不能伤人,我活着,也是无味得很。”

    张珞笑道:“叶兄,你可以放心的吃下去,在下奉到的令-是要好好的保护阁下。”

    叶长青道:“哦!”

    缓缓把药物吞了下去。

    叶长青又白斟自饮的干了两杯酒,盘膝坐在那里。

    夏杀轻轻咳了一声,道:“堡主来了?”

    张珞道:“是!堡主来了。”

    夏杀道:“不知道在下是不是可以见到堡主?”

    张珞道:“可以。”

    夏杀道:“几时去见?”

    张珞道:“等叶兄的药力行开,内腑中奇药解去之后,再去不迟。”

    夏杀点了点头,未再多言。

    叶长青很快的感觉到丹田内一股热气直向上面冲来。

    强烈的药力,直透四肢百骸。

    张珞道:“叶兄,你如感觉到有一股热力向四面扩展,那就想办法运气帮助药力行开。”

    叶长青依言,立刻出了一身大汗。

    看到叶长青顶门上,汗水淋漓而下,张珞笑一笑道:“成了,叶兄,洗一个澡,换件衣服,一起去见堡主。”

    叶长青内功精湛,这一运气逼毒,立刻感到汗水中有一股淡淡腥臭之味。”

    沐浴更衣之后,叶长青才轻轻吁-口气,道:“张掌柜,堡主现在何处?”

    张珞道:“圣泉镇外不远。”

    叶长青道:“张兄,在下和何寒衣动手时,阁下可在现场?”

    张珞摇摇头,道:“兄弟不在。”

    叶长青道:“那么堡主在现场了。”

    张珞道:“有些事,兄弟也不明白,叶兄很快就可见到堡主了,何不当面问过?”,叶长青点点头,道:“多谢张兄指点。”

    张珞回顾了夏杀一眼,道:“夏兄,要不要沐浴更衣?”

    夏杀道:“这一场激烈的搏杀,都是叶兄一人应付。”

    张珞道:“既然如此,咱们可以动身了。”

    店外面早巳停着一辆密封的篷车,张珞带子两人直登车内。

    篷车驰动,向前奔去。

    叶长青无法看到车外的景物,只能凭感觉的感受测断行车的距离。

    车行大约有半个时辰,突然停了下来。

    车帘启动,发觉了篷车竟然停在一座宅院之中。

    下了篷车,正好可以登上进入厅中的石阶。

    站在厅前石阶上迎接客人的,竟然是艳婢怡红。

    几日不见,怡红似乎是出落得更美丽了。

    她脸上带着微笑,微笑如花。

    叶长青淡淡一笑,道:“怡红,你怎么也来了?”

    怡红道:“难道,我不应该来?”

    叶长青道:“事如春风了无痕,想不到我会再见你。”

    怡红幽幽说道:“痴心女子负心郎,你们男人一向薄情。”

    叶长青道:“重要的是,我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活了下来,而且又见到你。”

    怡红柔声说道:“我也很意外,堡主用快马把我送到这里,想不到,竟然是来接待你。”

    叶长青回顾了夏杀、张珞一眼,道:“怡红,堡主呢?”

    怡红笑一笑,道:“先请入厅中坐吧!”

    她避开了正面的问题,却把叶长青让入大厅。

    厅中的布置很豪华。

    夏杀虽然是比叶长青早入这一个杀手组合。

    但江湖上很现实,叶长青的武功、声誉都比夏杀高明了很多。

    在这个组织中,武功愈强的人,愈受尊重。

    午时一战,夏杀目睹了叶长青的武功。

    名满天下的追魂七剑,那实在是很高明的剑法。

    夏杀暗中算过,他自己绝对接不下三剑。

    所以,叶长青虽然受到了超过自己很多的尊重,但夏杀心中绝对没有一点妒忌的感觉。

    张珞也表现出了相当的拘谨。

    叶长青发觉自己成了真正的贵宾。

    怡红的心目中,似乎是也只有叶长青一个人。

    她心意的照顾他,欢迎他,似乎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张珞和夏杀。

    叶长青心中有些奇怪,也使他暗中提高了警觉。

    两个女婢,奉上丁香茗。

    怡红亲手取过一杯,放在叶长青面前的茶几上。

    这时,叶长青才发觉,自己已被护拥在上位。

    张珞道:“怡红姑娘,堡主的大驾,现在何处?”

    怡红道:“他很快会来……”

    “辛苦了,长青兄。”一个青衣人缓步行下过来,坐在叶长青的对面。

    叶长青道:“堡……”

    说了一个字,立刻住口不言。

    他见堡主,虽然是匆匆一面,但那日子并不很久,记忆很鲜明,这个人绝对不是他见过的堡主。

    不是堡主,这青衣人又是何许人物?

    怡红却很恭敬的一躬身,道:“婢子见过堡主。”

    青衣人没有理会怡红,却对叶长青颔首笑道:“怎么?长青兄不认识我了。”

    叶长青两道目光,凝注在青衣人的脸上,缓缓说道:“你是堡主?”

    青衣人道:“是不是有一点不像。”

    叶长青回顾夏杀。

    夏杀连连点头。

    叶长青却摇头,道:“不只是有一点不像,而且是完不像。”

    青衣人道:“也许我们见面的次数少一些,所以,你认的不太清楚。”

    叶长青道:“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但我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你绝对不是堡主,你如是堡主,我们第一次见到的堡主必是有人冒充。”

    青衣人笑一笑道:“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冒充阴阳堡的堡主……”

    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笑声停下,冷冷说道:“其实阴阳堡又在何处?阴阳堡主也不过是一个名词罢了,如若世上真有一个阴阳堡主,那个人又何必一定是我?”

    叶长青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青衣人笑道:“长青兄,这意思很明白,事在人为,阴阳堡将来如能在江湖上占一席之地,那并不是因为阴阳堡有一个杰出的堡主……”

    叶长青接道:“这又为什么?”青衣人道:“独木难支大厦,阴阳堡有什么成就,那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很健的组织。”

    叶长青道:“哦!”

    青衣人道:“如若有一个很健的组织,不论什么人做堡主都是一样了。”

    叶长青道:“这么说来,在下也有一个当堡主的机会了。”

    青衣人道:“有!而且很大,所以长青兄不用怀疑我堡主的身份了。”

    叶长青冷冷道:“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你如不是阴阳堡主,在下似乎是用不着听你的高谈阔论了。”

    霍然站起身子,接道:“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办法,能够使在下听从你的怪论。”

    青衣人道:“什么办法。”

    叶长青伸手握住了剑柄,道:“打败了在下手中这柄剑。”

    青衣人笑一笑,道:“那能证明什么?”

    叶长青道:“证明你武功比我高明,在下受命行事,才能心服。”

    忽然一剑,刺了过去。快如闪电的一剑。

    夏杀、张珞,都站在旁侧,明看着一剑刺出,却是无法救援。

    青衣人身子一仰,连人带椅子,突然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

    椅子飞落到六七尺外,人仍然坐在椅子上。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叶长青一个旋身,绕过了怡红,又逼到了青衣人的身子前。

    夏杀、张珞,已然双双奔到青衣人的身侧。两个人,也亮出了兵刃。

    张珞却是两根不到两尺的铜棒。

    夏杀道:“叶长青,你怎可对堡主如此不敬。”

    张珞道:“叶长青,你只要看我们对他的尊敬上,也该瞧出来,他绝对不是冒充的。”

    叶长青冷冷说道:“夏杀,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杀望望那青衣人,不敢多言。

    青衣人笑一笑,道:“夏杀,告诉他,叶兄是性情中人,不给他说个明白,只怕他不会罢休。”

    夏杀对那青衣人表现出无比的恭谨神态,躬身行了一礼,才回顾叶长青,笑道:“叶兄,咱们堡主有一个外号,叫作化身书生。”

    叶长青道:“化身书生,兄弟倒是听人说过,被称为江湖上第一号神秘人物。”

    夏杀道:“不错,咱们堡主的大名,在江湖上十分响亮,但见过他的人,却是没有几个。”

    张珞接道:“事实上,就算咱们的堡主,站在他的身侧,他们也是认不出来。”

    叶长青道:“这种易容术,确然高明至极,在下见过不久,但第二次相见,竟然是一点也认不出来。”

    青衣人笑一笑,道:“现在,你相信了我的身份吧!”

    叶长青道:“由他们恭敬神情之中,就算我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在下还有一点奇怪之处,像这种易容之术,已到了神秘无比之境,他们又怎会知道是你?”

    青衣人笑一笑,道:“有很多种方法,不论我是什么样的形貌出现,他们都可以认得出来。”叶长青道:“这个方法一定很奇妙、简单,因为,我没有瞧出你打出暗记。”

    青衣人笑一笑道:“一种标识,他们瞧到了那标识,就知道是我来了。”

    叶长青道:“果然是很简单的办法。”

    青衣人道:“叶长青,现在,你已经入选了五大剑使之一。”

    叶长青接道:“在我之前,你手下有几个剑使?”

    青衣人道:“五个。”

    叶长青道:“我把另外一个人挤走了。”

    青衣人道:“不是,五个剑使,现在还有四个……”

    叶长青道:“那一个哪里去了?”

    青衣人道:“死了,这一空位,一直在虚悬着,我花了很多的银子,就是要找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接下这一位空缺。”

    叶长青道:“你的实力,比玉兰双姝强大了很多,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肯自己出手,却借用玉兰双姝的力量。”

    青衣人道:“没有经过一种很惨烈的考验,我不知道你能否接下这个职位,而且,我们也不愿意留下可供人追索的痕迹。”

    叶长青道:“堡主的思虑,果然十分周密。”

    青衣人道:“你的追魂七剑,果然是很高明的剑法,这些成就,足以担当剑使的职位,不过,有一个问题,我还在考虑。”

    叶长青道:“什么问题?”

    青衣人道:“你的忠诚,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

    叶长青道:“哦!如是堡主没有更好的办法,看来,也只有信任我了。”

    青衣人道:“这就是我见你的第二件重要的事,而且,立刻就要确定。”

    叶长青道:“第一件重要事是什么?”

    青衣人道:“告诉你入选了五大剑使的决定,五大剑使,在我们这个组合中,是很高的职位,他不但要有很高明的武功,而且,还要有应变的才智,绝对的忠诚。”

    叶长青道:“堡主,我想先知道,我们这算一个什么样子的组合?”

    青衣人笑一笑,道:“我们有三件戒律,等你就任剑使之位时,自会告诉你,那时,你还有选择的余地。”

    叶长青道:“哦!还有就任剑使的仪式。”

    青衣人道:“不错,我要把另外四位剑使,和几个组合中重要的人,都给你引见认识,我们对外面是一个谜,不可解的神秘之谜,但对内,却是大部分公开。”

    叶长青道:“和我今天决战的何寒衣,剑术的高明,绝对不在我之下,可惜咱们只有五大剑使,如果有六大剑使,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青衣人笑一笑道:“他本来就是五大剑使之首。”

    叶长青呆住了。心中暗暗忖道:我对他暗示了不少的话,他如果是把这些话,告诉了堡主,那就勿怪他对我怀疑了。

    青衣人接道:“他是我的属下、同时也是我很好的朋友,你如能安心于剑使之位,以后,你也和他一样,私人之间,你也是我的好朋友。”

    叶长青叹息一声,道:“金剑飞轮,在江湖上的名气,尤在我叶某人之上……”

    青衣人接道:“但他却和我处得很好。”

    叶长青道:“现在,我已经入选了?”

    青衣人道:“不错,在我这一方面,你已经入选了,但剑使之位非同小可,所以,我们还要问一下你叶兄的意见?”

    叶长青道:“我好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是吗?”

    青衣人笑一笑,道:“也不尽然。”

    叶长青道:“那是说,我可以选择?”

    青衣人道:“可以,对于剑使身份的人,我们不会强迫。”

    叶长青沉思了一阵,道:“我选择的尺度,有多大?”

    青衣人道:“没有什么限制。”

    叶长青道:“没有限制?如是我要离开这里呢?”

    青衣人道:“也可以。”

    叶长青道:“没有任何困难?”

    青衣人道:“没有,看起来,你好像知道了不少的事,事实上,你什么也不知道,你仔细想一想,就明白了。”

    叶长青道:“至少,我知道了三件事,第一,化身书生是这个组织的首脑,第二,何寒衣是这个组织中五大剑使之一,第三,夏杀是这个组织中的杀手之一,第四,这里有一个艳婢怡红。”

    青衣人道:“这一些,都不太重要,就算你真的讲出去,也不会对我们有太大的妨害。”

    叶长青道:“哦!”

    青衣人道:“叶兄,有一件事,我倒想说明白。”

    叶长青道:“什么事?”

    青衣人道:“你离开这里之后,你就失去了很多的好朋友,也失去了怡红。”

    叶长青的目光,突然转注到怡红的身上,缓缓说道:“怡红,这是真的吗?”

    怡红道:“是真的。”

    叶长青道:“难道你不能跟我一起走。”

    怡红道:“不能,因为,我是属于这里的人,永远要留在这里。”

    叶长青道:“为什么?”

    怡红道:“因为堡主对我很关心,也很照顾,我不愿离开这里。”

    叶长青道:“看来,堡主统治的手法,不但统治他们的人,而且,也统治了他们的心。”

    青衣人忽然叹息一声道:“叶兄,我有很多话想说明白,不过,因为,有一些顾虑,使我无法说出口。”

    叶长青道:“什么顾虑。”

    青衣人道:“你还不是我们的人,我如告诉你太多,对你很不利。”

    叶长青道:“如果我现在离开呢?”

    青衣人道:“叶兄尽快请便,这座院落之外,已经有着三匹上了鞍的快马,你可以随便选择一匹。”

    张珞道:“另外,堡主还会致送程仪黄金百两。”

    叶长青心中暗暗忖道:这个组织,是怎么回事,好像一点也不在乎我的去留,但感觉中,他们对我义很重视。这莫非是装作?莫非有什么阴谋?

    叶长青又仔细的打量了那青衣人一眼。

    精巧的面具和易容术,掩遮了他的脸,但却无法掩遮他的眼神。

    那是一对神采的眼神,似是蕴藏着无比的智慧的眼神。

    叶长青以他在江湖上的阅人经验,却看不出任何邪恶。

    难道这个人,并非是什么坏人?

    对这么一个充满着神秘的人物,叶长青完失去了估算。

    青衣人道:“叶兄,你是不是有些犹豫了?”

    叶长青道:“你花了很多的钱,原本买我一条命,如今,却又要轻轻的放我离去,损失了那么一大笔金钱,难道一点也不心疼吗?”

    青衣人笑道:“叶兄,我们相识不久,完谈不到了解,不过,至少,我们在这几天相处中,我感觉到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叶长青道:“哦!”

    青衣人道:“所以,叶兄去意既决时,我不便强留。”

    叶长青道:“唉!我不知道该不该称你一声堡主。”

    青衣人道:“我姓黄,其实,怎么称呼我都不要紧。”

    叶长青道:“很奇怪,对这个充满神秘的人人事事,我忽然动了强烈的好奇。”

    青衣人道:“哦!”

    叶长青道:“我不知道,自己的请求,是否有些过分,我想见见何寒衣,自从我艺满离师之后,他是唯一能接下我追魂七剑的人。”

    青衣人道:“由来英雄最相惜……”

    回顾了怡红一眼,笑道:“就像怡红-样,自从和你叶兄相处了数日之后,小妮子竟然动了真情,终日愁眉不展,叶兄如果真的去了,你就带走了她一颗芳心。”

    怡红的脸上,泛满娇羞,缓缓垂下了头,

    青衣人笑一笑,道:“不过,我在内心已经作了一个决定,本来,我不想说出来,现在,我看还是早些告诉你的好。”

    叶长青道:“什么决定?”

    青衣人道:“宝剑赠侠士,红粉赠佳人,就像留下叶兄的事,如果留住了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留下你,又有何益?怡红既是芳心所属,我又何必强留下她?叶兄决定离去时,我会要她伴君同行,不过……”

    叶长青笑一笑接道:“堡主割爱厚赐……”

    青衣人接道:“不!我和怡红之间,十分清白,但她的身世堪怜,叶兄带在身侧,也只能……”

    怡红黯然接道:“我知道自己,只能作一个侍妾的身份。”

    叶长青微微一笑,道:“由来侠女出风尘,过去的事,我不想知道,也不愿知道。”

    敢情,那数日相处,怡红的婉转可人,也使得叶长青动了真情。

    青衣人哈哈一笑道:“好一个由来侠女出风尘,红拂、李靖、虬髯客,红拂出身也只是杨府中一个歌姬……”

    怡红接道:“爷,清白玷污终恨事,回头明珠曾蒙尘,残花何堪常侍君。我还是留在爷的身侧,作一个丫头的好。”

    叶长青道:“怡红,你真的不愿跟我吗?”

    怡红双目中流下两行清泪,道:“我出身青楼,身躯经过千人抱,朱唇曾经百客尝,你半生英名,剑艺无双,怎能要我这样一个人,常伴身侧。”

    叶长青道:“堡主,能不能让我见见何寒衣,如是有碍难之处,我就带怡红立刻上路。”

    青衣人道:“可以,不过,要等一日时间,我用飞鸽召他回来。”

    叶长青道:“他已经离开了圣泉镇?”

    青衣人道:“是!此刻,恐早巳在百里之外了。”

    叶长青道:“什么事?行色如此匆急。”

    青衣人道:“叶兄,我赶来此地会你,也是在很匆急之下赶来的,老实说,我要急着离去。”

    叶长青道:“有急事?”

    青衣人道:“对!十分紧急的事。”

    叶长青道:“这件事,是不是和你们整个组织有关?”

    青衣人道:“关系十分重大,等叶兄有一个决定之后,在下就要离开。”

    叶长青道:“黄兄,在下是否就任剑使的事.可否暂行按下不谈,容我叶某人以一个朋友的立场,给我一个帮忙的机会。”

    青衣人沉吟了一阵,道:“叶兄的好意,在下心领了,我们目前,虽然有很大的危机,但还用不到外人帮忙,叶兄,如是不愿加入我们这个组织,实在不敢有劳。”

    缓缓站起身子,道:“叶兄,他们已放出飞鸽,去追何寒衣,如是没有其他的变化,我想明晨,叶兄就可以见到他了。”

    青衣人一点也没有逼迫什么的意思,但这种情义上的压力,远比逼迫更为强大。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剑无痕 爱搜书 剑无痕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剑无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剑无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