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祁善失恋了。

    一周后的某个傍晚,子歉将她约出来。他们站在河堤的柳树下,她等着他开口,像迎接审判。

    对比起周瓒铺天盖地的流氓哲学,子歉分手的方式是强盗式的。他只说了一句话:“对不起,祁善,我想我应该和阿珑在一起。”然后他沉默地站在她身边,不再解释,没有多余的一句废话,闷棍打狗,滴血不留。

    祁善也懂了。她回答说:“哦。”

    独自一人回到家,她爸妈有些奇怪,怎么出去约会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还饿着肚子。祁善饭吃到一半,恍然想起,她连“再会”都没来得及说。

    就这样,祁善二十八年的人生头一回正正经经地恋爱,又正正经经地被人甩了。两个生活圈子重叠太多的人谈恋爱的弊端逐一体现。第二天早上,大部分认识祁善和子歉的人已经知道他们分手了,到了第二天晚上,所有人开始对她表示同情。祁善走到哪里都有“理解”的目光在等待她。她愁是发自肺腑,笑是强作欢颜,面无表情是把悲伤深埋在心底……喝杯咖啡也被人解读为彻夜不眠。就连她妈妈也不再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早餐多给她煎了一个荷包蛋,她爸爸对她说了许多励志的人生箴言。

    听说周启秀亲自登门向老友赔罪,他本想让子歉也来,被沈晓星夫妇制止了。年轻人婚前有选择的自由,何苦弄得大家下不来台。何况在祁善缓过来之前,他们也不打算和子歉碰面。三个长辈一块吃了顿饭,大家互吐苦水,不了了之。

    这些事都是祁善间接从她爸爸那里听来的。分手后,祁善用不着再随子歉背井离乡,但是她还是接到了去兄弟院校图书馆交流学习的通知。祁善很怀疑这是她妈妈和老同学沟通后的结果,她老老实实地去了,一去就是三个月。回来时夏天已到尾声。

    祁善继续在图书馆和家之间两点一线地生活,依然没有任何人在她面前提起周子歉,他也没有再出现在祁善面前。这种过度的“隔离保护”反而让她浮想联翩,子歉和阿珑到底走到哪一步了,他们公开了?见家长了?结婚了?祁善只能在心里猜测,她不能将这份好奇公之于众,闻者会沉重劝解:分手了,就放下吧,何苦和自己过不去?

    她现在岂止是放下,连从前有没有端起过都产生了怀疑。

    在这种氛围里,陈洁洁约祁善打麻将简直成了天降的福音,祁善欣然赴会。

    陈洁洁本来已约好了人,除了祁善,她还叫了一男一女两个朋友。这牌局是为祁善而凑,阿珑撬了祁善的墙脚,陈洁洁身为阿珑的嫡亲表姐,又和祁善关系不错,她自认身负着为祁善解忧的义务。牌搭子的选择也讲究得很,必须不与子歉、阿珑两人相关,免得祁善触景伤情,最好来的人灵活善谈,大家年纪相仿才玩得开心。

    祁善牌打得极精,还不能找半吊子的人凑数。这样一来选择的范围就窄得很,陈洁洁绞尽脑汁也才找到了两个合适的人选。

    万事俱备,祁善下班后也第一时间赶到了陈洁洁定的茶庄。谁知陈洁洁那个从事法律工作的男性朋友临时放了她们鸽子,说是法院临时更改开庭时间,他需要抓紧准备,陈洁洁骂了他一场也无济于事。

    已经坐在麻将桌前看电视的另一个牌搭子叫郑微,是陈洁洁丈夫周子翼的同事。她给陈洁洁出主意,说:“你给小苏打电话,她人是闷一点,牌打得比她老公强。”

    陈洁洁犹豫道:“不好吧,她的孩子怀得不容易,这一坐就是一晚上,她老公也不让。”

    说着,她愁眉不展地翻阅手机通信录,也打了几通电话,选中的人有些不会打麻将,有些没空,她已放弃了一些要求,但总不能把阿标这种二货叫来吧。

    陈洁洁想到了一个人,他什么条件都吻合,唯独……

    “要不,我叫阿瓒来?”陈洁洁试探着对祁善说。

    “啊?”祁善也想不出该说什么。

    “你跟他又没什么事,总不能连他都不见吧?”陈洁洁合掌道,“对,就叫阿瓒来。你没意见我打电话了啊!”她根本没有给祁善回绝的余地,才说完上半句话,电话早已打了出去。

    周瓒很快接了电话,陈洁洁表明来意,过了一会,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她说:“少跟我扯,你忙什么,有空去玩,没空陪我们……工作?谁信啊,再问你一次,来不来?”

    陈洁洁显然再度遭到拒绝,对方的态度让她火冒三丈,她负气道:“我不管,你自己跟祁善说!”

    没等祁善反应过来,电话已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落入她手中。祁善没告诉陈洁洁,她和周瓒很久没有联络了。确切地说,从他去学校找她那次之后,两人根本连话都没好好说过。他那天从四号食堂门口走时异常沉默,后来在阿珑病房里打过照面一次,他没有理她。再往后他们见面是在刚过去的中秋节,周瓒照旧中午陪周启秀,晚上到祁善家吃饭,自始至终他也只是和她爸妈谈家常,与祁善直接对话不超过五句,还把钱还给了她,俨然一副两不相干的模样。

    祁善拾起“烫手山芋”,苦着脸说:“喂……你打麻将吗?”

    “不打!”他的口吻简直是在拒绝“黄赌毒”。祁善被他震得将手机从耳边移开几公分。

    陈洁洁推她一把,小声道:“你哄哄他。”

    “哦,那个……洁姐说,三缺一。”

    “吃饱了撑的。”

    祁善听到“嘟嘟嘟”的声音还有些莫名,他哪来的火气,不来就不来嘛,竟然挂了她电话。她悻然把电话还给陈洁洁,陈洁洁骂道:“这小子,有本事嚣张到底!”

    在不甘心的驱使下,陈洁洁又对她的朋友圈进行了一次梳理,赶在祁善打算回家之前叫来了“救兵”。匆匆赶到的老张是陈洁洁和郑微共同的朋友,祁善说不准他的年龄,据说还是单身,高个子,长得其貌不扬,人却是风趣善谈。打从老张坐下之后就再无冷场,三言两语逗得几位女士娇笑连连,祁善嘴角也有上扬的弧度。陈洁洁后悔自己怎么一开始没想到老张,这个人选今晚是找对了。

    祁善在牌桌上一改平日的温和柔善,猜牌精准,组牌刁钻,十把牌里倒有九把让她和了。陈洁洁他们开始还存着让她开心开心的打算,眼看她把把和大的,不禁也急了眼。尤其郑微也是个不服输的,眼看听和,老张又给祁善点了一炮,还是把“清一色”。她忍不住对老张道:“你真是喂得一手好牌!”

    老张无辜得很:“要不咱俩换位子,你坐她上家。人家打得好,我有什么办法?”

    “我还不知道你!”郑微不吃老张这一套。可惜祁善心思在牌上,然无意于老张在点炮过程中渐渐亮起来的眼神,老张的各种搭讪她也左耳进,右耳出。

    “祁善,你的名字怪有意思,有什么缘由吗?”老张不时看看祁善。

    “哦,黄帝生25子,第14子封‘祁’。‘善’主仁爱、高明、赞许、擅长……我爸妈希望我什么都好,结果我什么都差点意思。”祁善和风细雨地解释,手下半点也不含糊,话音刚落又果断吃进了老张新扔出的一张“四万”。

    “杠——杠上花,八番。”她微笑着面朝老张。这一刻他的人即他的牌,他说什么,长什么样已经完不重要了。

    陈洁洁指着在场唯一的男人,叹道:“老张啊老张!”

    郑微索性将牌一推,伸个懒腰,“不打了不打了,中场休息。我带了一瓶年份不错的酒,大家来喝一杯。”

    老张殷勤地为女士倒酒,替祁善满上之后他好奇道:“以前有人说你长得像月份牌画上的美人吗?”

    “我爸用擦笔水彩画法给我和我妈画过一张类似的,不过我更喜欢周柏清的风格。”祁善答得认真,用鼻子轻轻嗅了嗅杯里的酒。

    “月份牌还有十二张呢。就算我和郑微结婚了,顺便夸夸我们有那么难?”陈洁洁忍俊不禁。

    “回家让老公夸去。”老张摸着鼻子说。

    祁善十九岁那年“意外”得知自己酒量不错,可到现在她也没喝过几回。她不说,别人决计不会将她和“海量”联系起来,出去吃饭她总是被自动分到妇孺的那一桌。逢年过节她爸爸拿出收藏的好酒,明知道周瓒滴酒不沾,还一再劝他喝少许无妨,祁善面前却永远摆着软饮。只有一次她妈妈让她尝一口近三十年的茅台,未来得及沾嘴便被周瓒插科打诨地给搅了。然而独酌又差了点意思,一如她的麻将水平在游戏平台上小有名声,可到底比不过四个大活人面对面坐着打牌来得痛快。

    眼看她把杯子凑到嘴边,陈洁洁不忘关照一句:“祁善,喝一点红酒没事吧?”

    “没事。”祁善微笑道,“我喝少一点。”

    等到几人干完了郑微带过来的那瓶酒,陈洁洁才发现祁善喝得并不比他们少。她和郑微面颊多少有些发烫,祁善神色如常。

    “行啊,真人不露相。我们继续。”郑微乐了,从桌底的纸袋里又掏了一瓶酒出来。

    老张说:“你到底带了几瓶酒?”

    郑微笑:“本来有一瓶是林静留着明天应酬用的。管他呢,他胃的毛病多,我们喝光了更好。”

    “还是你幸运,老公有本事,还不会跟你打架。”陈洁洁打趣道。

    “等你尝过我那样的日子,就明白什么是‘悔教夫婿觅封侯了’。”郑微不等老张动手,自己三两下拔了酒塞,“子翼最多嘴上嘚瑟,给你提鞋他也愿意。”

    “他不嫌我,我也不嫌他,好坏有个人在身边。”趁着酒酣耳热,陈洁洁点出正题,“祁善,子歉的事是阿珑不对,我们都看在眼里。”

    “没什么对不对的,已经过去了。”祁善低头抿一口酒。

    “我劝过阿珑,她不听,死活认定了子歉。谁知道呢,或许有些人天生对爱有直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别怪我多嘴,在这方面你该向阿珑学着点。考虑得太周到不一定是好事,喜欢就大胆地上。”陈洁洁靠近祁善耳语几句,祁善未被酒精侵扰的脸上现了红晕,她本想辩白一句,说:“谁喜欢谁就上。”一时口误,不小心说成了“喜欢上谁就上谁”。

    这般“豪气”之语从祁善嘴里说出来实在违和,郑微扑哧一笑。陈洁洁正想说话,忽看到门被推开,她看清来人,嫌弃道:“大忙人来了!”

    “刚才忙着,现在有空了。”周瓒进来。外面下着零星小雨,他的发梢和肩膀带着湿意,像披挂着秋风,一时间将室内暖光、红酒、麻将桌的小情调冲淡了不少。他站定在麻将桌前,随意地问祁善:“刚才你说想上谁?”

    祁善万万没想到这话也被他收入耳中,情急掩饰道:“反正不上你。”

    陈洁洁和郑微闻言又止不住笑。

    祁善陷入懊恼中,说多错多,她为什么要接他的话,明明只要不理会他,或说一句“不关你事”就可以了。

    “这位是?”老张问。

    “他是周瓒,子翼堂弟。”陈洁洁眼睛一转,“他还是祁善的……我也说不清他是祁善的谁。”

    周瓒笑而不语,手在果盘上游移,挑了个橘子低头剥起来。

    “我们人够了,用不着你来。”陈洁洁揶揄道。

    “看看也不行?”周瓒说。

    周瓒去过周子翼的公司,和郑微也打过几次照面,郑微叫人取了个空酒杯,说:“这酒不错,叫你赶上了。”

    “我不喝酒。”周瓒目光很难不被茶几上已经空了一个的酒瓶吸引,祁善前面果然也摆着酒杯,里面留有残酒,“打麻将也要喝酒助兴?”

    陈洁洁忍着笑:“我以为你是看了我发在网上的照片,才火急火燎赶过来的。”

    当着这些人的面,周瓒当然不会承认他一看到陈洁洁晒出麻将和酒的照片,心里已冒出一股骂人的冲动。

    “你也喝了?”他走到祁善身边,明知故问。

    “她酒量好着呢。”陈洁洁想给祁善添酒。

    周瓒不言不语地挪开祁善的酒杯,又问:“今晚赢了吗?”

    “你说呢,她一吃三,我们裤子都输给她了。”郑微抢白道。

    “酒也喝了,麻将也赢了,走吧!”周瓒催促祁善,“我去你家拿点东西,顺便送你。”

    “哎,赢了就跑算什么?说好再打一圈的。”郑微不干了。老张也说:“现在还早,等会我送她也可以。”

    “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祁善想要喝完杯里剩下那两口红酒,周瓒在她之前拿起杯子,二话不说将酒泼在一旁的绿植上。

    这下没有人说话了,包括祁善在内。

    周瓒抓起她的包,顺便拎起她的人,笑道:“她喝多了,你们没看出来?”

    待到两人出了茶楼,祁善才与他争论:“我哪里喝多了,你能不能讲点理?”

    “当着认识不认识的人你都敢喝酒,不嫌丢人?”周瓒语气冲得很。

    “发什么脾气,我没惹你吧?”刚才在其他人面前,祁善不想与他胡搅蛮缠。他们最近井水不犯河水,不过是邀他打麻将,他自己不肯来,这通火气实在发得莫名其妙,“两杯红酒而已,你不灌我,我醉不了!”

    周瓒心道:果然是喝过了酒,连说话都比平时大声,态度之强横丝毫不逊于他。一想到再喝下去她没准就开始捏别人的鼻子,他不由心慌气短,庆幸自己来得及时。九-九-藏-书-网

    他站在茶楼廊檐的橘红色灯笼下,把橘子递给她。祁善低头看,橘瓣上的白络剥得差不多了,被橘皮松松裹着,在他掌心。她心中一动,过了一会又摇头。

    周瓒负气地将橘子两下塞进自己嘴里,想不到酸得厉害,“我去!”他绷着的脸皱了起来。

    祁善嘴角微扬,他便咽下了嘴里的酸涩滋味,脸色也好看了一些,“可以走了吗?”

    外面细雨斜飞,他们都没带伞。祁善犹豫片刻,“你不把车开过来?”

    “想得美,这点雨淋不死你,正好醒醒酒。”转瞬周瓒已将她推进雨中,祁善只能跟着他往停车处跑,他嫌她慢,又回头拖她的手。

    祁善气道:“喂,我穿着高跟鞋!”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我们·下册 爱搜书 我们·下册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们·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辛夷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辛夷坞并收藏我们·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