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子歉去了医院。秦家的老保姆打电话来诉苦,说他两天不露面,阿珑闷闷不乐,从今天早上到中午只喝了一勺粥就说饱了,谁劝都不管用,这样下去伤怎么能好。

    她一日不痊愈,他一日不得解脱。

    阿珑所在的VIP病房远没有子歉所想的那么冷清。床前围了几个人,除了尽心尽责的老保姆,陈洁洁也坐在床边。更让子歉意想不到的是,站在床头柜旁修剪花枝的人竟是祁善。

    “你……来了。”子歉把阿珑指明要买的蛋糕放下,眼睛看着祁善。

    祁善回头朝他笑笑。

    阿珑嗔道:“祁善姐怎么不能来看我了?”

    祁善昨天在陈洁洁的花艺店订了一束鲜花,托陈洁洁向阿珑转达问候之意。这是她想到的折中法子,陈洁洁欣然应允。谁知阿珑今早收到了花立即给祁善打电话,除了道谢,一个劲说:“祁善姐你为什么不来看我?我腿动不了,躺在床上快闷死了。是不是因为我爸骂了子歉你不高兴?”

    正赶上周末,祁善再推托反显得小气。她刚到,话还没说上几句,子歉也来了。

    子歉和陈洁洁打招呼,问了阿珑今天的医嘱。老保姆极有眼力见地把鸡肉粥又端了上来,阿珑扑闪着大眼睛看子歉,吃进嘴里的任何东西都是甜美的味道。

    “周子歉你真偏心,一进来光知道跟祁善姐说话,现在又老看着她。她都是你女朋友了,平时陪她还不够?”

    阿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子歉的注意力完不在她身上让她有些受不了。

    陈洁洁正在给阿珑的手涂指甲油。子歉站在几步开外,阿珑心跳加速,手也忍不住动来动去,害得陈洁洁的指甲油涂偏了。她奚落阿珑,“你也知道那是人家的女朋友!”

    阿珑咽下一口粥,说:“祁善姐好,我没话说。我不服气的是周子歉这家伙搪塞我的态度。”

    “少胡说八道,粥还塞不住你的嘴?”子歉面沉如水。

    “本来就是嘛!”阿珑推开保姆拿着勺子的手,赌气道,“你怪我以前看上过周瓒,我连话都没跟周瓒说过几句。祁善姐还和周瓒好过呢,你都可以不计较,分明是……”

    陈洁洁最先反应过来,将指甲油的小瓶重重放在床头柜上,呵斥道:“秦珑,说话要经过脑子!”

    “这话在我心里憋了好久。我喜欢我就要说出来,他不喜欢我为什么不给一个好理由。再说,都什么年代了,已经过去的事怎么不能说?”

    “祁善和周瓒那叫发小,是好朋友。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许你乱说话!”

    陈洁洁没被她这个表妹气死,迟早也被吓死。

    “他们上大学的时候就在三亚好过,我小舅舅亲眼看到他们抱在一块亲个没完。你们尽管骂我吧,但我从来不说谎话!”阿珑双手撑着把身体立起来,好让自己底气更足,忽然眼睛一亮,指着门口道,“哪,小舅舅来了,不信你们问他……”

    隆兄张口结舌地立在门洞下。他不该来这是非地,人还没站稳就被淋了一头狗血。病房里静得教人心慌,虽不是每双眼睛都在看他,可那尴尬让他这本是局外的人也如芒在背。他后悔自己的大嘴巴了,前天看阿珑打不通周子歉的电话委屈落泪,他心一热安慰了几句,话赶话地让阿珑听出了端倪。

    隆兄心虚地望向自己身后,周瓒一把推开他,“你又不是门神。”

    “人齐了,我最喜欢热闹。”阿珑孩子似的拍手。

    周瓒并未去看被钉在原处似的祁善,他对阿珑冷笑,“你还没死呢,找那么多人凑一起开追悼会?医生准许几个人同时探病?也不怕吵到隔壁病房!”

    陈洁洁立刻接话:“说得是,人多了不利于静养。祁善我们先走吧,你不是说等下还有事?”

    “嗯。”祁善背了包,几步走到门外,末了,又回头对阿珑说,“早日康复。”

    陈洁洁仍在收拾她的东西。周瓒回头,门外已没有人,他的手在裤子口袋里紧抓着车钥匙。子歉已跟了出去,周瓒没有动。

    隆兄看到陈洁洁站了起来,忙跟着说:“阿珑啊,你是应该多休息休息,我也先走了啊!”

    “你走什么?”周瓒似笑非笑地拦住隆兄,“你不多给外甥女编几个睡前故事,她睡得着才怪!”

    祁善站在路边拦车,子歉叫了她一声,“你去哪?我送你。”

    “怎么你也跟出来了?”祁善有些意外。

    子歉低头审视祁善的脸,忽道:“我不会相信秦珑的话,你也不要放心上。”

    祁善沉默。早在阿珑缠着要她来,她心里已有预设,总不会只是把她叫来闲话插花。所以当阿珑摊牌,祁善有过惊讶和尴尬,现在反而平静了许多。她和周瓒的旧事埋藏多年,两个人的秘密是上帝的秘密,三个人的秘密是所有人的秘密。

    “她说的是真的。对不起。”祁善抠着包带上的金属环扣,心一横对子歉说道。

    祁善不想欺骗子歉,哪怕这种事她打死不认,别人也毫无办法。可她先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如果他们还要做夫妻,这是最起码的坦诚。那件事发生在她和子歉的关系之前,祁善不愿回想,却也没将它视作人生的污点。子歉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那都是她经历的一部分,无法改变。祁善说“对不起”,是因为她应该在阿珑说破之前对子歉告知,而不是为那件事本身而抱歉。

    “我前天在家里见到周瓒。他手上的伤,我向他道歉了。他也承认手表和‘叩心门’的事是他恶作剧。祁善,你不是那样的人!”子歉的声音混合于马路边的嘈杂里,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烟雾般撞上任何实质都会消散于无形。

    “叩心门?”祁善困惑于这个陌生的名词,她的手在子歉提到周瓒时有轻微的瑟缩,一次睁眼闭眼的交替后,她轻道:“是在那年三亚时的事,我喝多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子歉,我爱过周瓒,但这些年绝无逾越。你介意,我无话可说。可只要你点头,我愿意跟你离开。我会做个好妻子。”

    子歉许久都没有说话,他的手机却一响再响。他终于接了,挂断电话之后,他对祁善说:“是秦珑,我上去看看她。”

    每次换药阿珑都鬼哭狼嚎,子歉去而复返,她眼角的泪里带了一抹笑意。陈洁洁走后,周瓒和隆兄也没影了,这本是阿珑的午休时间,老保姆拜托子歉照应一会阿珑,自己坐隆兄的车回家熬汤。

    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阿珑和子歉。他把床头摇至她舒适的角度,阿珑撒娇,指着老保姆临走前热好的粥对子歉说:“我饿了,你喂我好不好?”

    子歉说:“你自己有手。”

    阿珑等了一会,确定他不会松动,赌气似的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大勺粥,“不想理我也行,你帮我把花剪短了插在瓶里,反正你得等到我阿姨回来了才能走。花也是祁善送的!”

    祁善原本托陈洁洁捎来的是一束马蹄莲,阿珑房间里还有她喜欢的合欢花,是一大早老秦让司机新剪了送过来的。阿珑想把它们插在一处,两种花材相互搭配,须做修剪才能好看。

    “我不懂这些。”子歉冷淡道。

    “把合欢花的枝条剪短你总该会吧?”阿珑注视着他,半点睡意也无。

    子歉站了一会,拿起剪刀。与其和她静对,他宁愿处理那些花花草草。

    午后的病房一片静谧,他人站在日光与阴影交接之处,单手拿了枝花不知如何下手,一向表情冷硬的脸因那一分困惑而显出了柔和。阿珑平心静气地看,她以前怎么会认为子歉不如周瓒好看,周瓒是可使人麻醉的曼陀罗,浑身有毒,子歉才像可供她依靠的树,笔直坚忍,郁郁青葱。

    “哎呀!”阿珑轻唤一声。刚剪好第一枝花的子歉看到她表情痛苦的脸,忙近身查看。

    “又怎么回事?”

    “我伤口又痒又疼!”

    阿珑的膝盖骨有裂伤,腿也因为与地面的摩擦脱了一大块皮。子歉怕的是她骨伤留下后遗症,自己罪孽更深,医生含糊其词,谁也不敢大意。听见她说只是擦伤处的不适,他的心顿时放下大半。

    “伤口长肉是这样的,你别乱动,忍着点。”

    因他俯身看她伤腿,阿珑得以凑近细看他们家男人都有的长睫直鼻。她若能有个孩子长得像他该有多好。阿珑前一秒还觉得自己也是孩子,转头就幻想自己成了孩子她妈。

    “你在我就能忍!”她由衷道。

    在子歉眼里她谎报军情却有戏弄之嫌。他面色冷淡尤胜以往,一个字也不想在她身上浪费。

    阿珑受不了这份嫌恶,脱口而出:“你生气了,是因为我说祁善姐和周瓒的事吗?我是不是很坏?”

    子歉心中早就有股无处宣泄的愤怒,正被他的理性苦苦压制,阿珑不提这事还好,一听到那两个名字,再对上阿珑貌似无辜的脸……此时此刻只能困在这病房里修剪花枝的自己多么可笑,他转身背对她,手上那枝合欢花也被一把掷在地上。

    阿珑咬着下唇,强行起身,拖着腿下床去捡地上的花。子歉听到动静,回头将她推回病床,“你给我好好躺着。”

    他下手毫不温柔,阿珑往后跌躺,幸而床头垫着两个软枕。她从小也是众星捧月的人物,为了得到心头所爱才甘心做低伏小,可眼前这般待遇她无法忍受,她从子歉眼里看到的自己不是个娇滴滴的女孩,而是恶臭的包袱。

    阿珑伸手一捞,扯住了子歉的衣袖。她带着哭腔,“残废了才好,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子歉一挣,她也用了吃奶的力气抓牢,竟被他的力道牵引着向前,眼看整个人就要扑落床下,子歉的身体挡了一下。阿珑借势揪着他胸前的衣服,左腿的伤处痛不可当。她支起脖子胡乱地亲在子歉气红了的眼上,哭着说:“不要这样看我,我不许你讨厌我。”

    子歉没料到这一出,单手抵在两人之间,他另一只手还拿着剪刀,就这么打横在她胸前,锋利的刃口平贴着柔软的胸脯,还在急剧起伏着。阿珑被他强行隔开几寸,哇哇大哭,他眼皮上是温热潮湿的触感。

    有护士探头进来,吃了一惊又缩了回去,这段时间以来,阿珑身边的医护人员早把子歉当成了她的男朋友。

    “别哭了!”子歉斥道,他拍着阿珑仍揪着他衣服的手想让她松开,自己也狼狈莫名。

    他话音落下,阿珑一哆嗦,当真不敢再哭,只是仰头,微张着嘴不住抽泣。她一头卷卷的头发乱糟糟的,极度亢奋过后的脸上残存着淡淡的粉色,脸也圆,眼睛也圆,分不清上面的湿痕是鼻涕还是眼泪,颤抖的嘴唇往外呼着热气。子歉忽然觉得自己怀里的不是一个人,是只斗败了的猫。

    他又想起了青溪,青溪才有一双猫一般的眼睛,杏仁形,眼波灵动,清纯而娇媚。子歉不久前见到了她。青溪给他回了电话,说:“你现在没喝醉的话我们可以见见。”她变了许多,一身华服,拎着她从前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的包,浑身上下有一种过度夸张的精致,这是对从前吃过的苦报复性的补偿。

    青溪对子歉说,她过得挺好的,不是气话,也不是谎言。隆兄待她不薄,热情过后虽未厌弃,但也没有在她身上耗费大量的时间。他有钱,身边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她还说自己不为傍男人而羞耻,隆兄给钱,她付出肉体,不偷不抢,不拖不欠,没有伤害自己,也没伤害别人。他们这些人又能干净到哪里去呢?子歉连魂都卖给他“二叔”了,比她还可怜。她和隆兄只谈物质,不涉及精神,从无争执,日子过得很愉悦。终于她不再为了一碗牛肉面而恨不得撕碎一个陌生人,等候恩主召唤的间隙,她还能有时间读书、学画画。这是青溪从小渴望的事,在过去的家庭里她多上一天学都是对弟弟的剥削,现在心愿才一一实现。

    子歉无话可说,是啊,他又比青溪干净多少?青溪尚且一部分是属于她自己的,没有魂的人,身体又能自由到哪去?他总是存着奢望,执着于不属于他的东西。青溪仿佛他年少时亲手做的泥陀螺,他满手脏污,捧着它心中却满是喜悦。他现在已过了玩陀螺的年纪,洗净双手,只余眷恋。祁善呢,祁善是子歉心中的一幅画,裱在优美典雅的画框里,装点他的寒室。她的喜、她的悲都隔了透明的一层。子歉珍之重之地端详,却发现她早在无法触及的地方落满尘埃。

    阿珑现在的样子在子歉看来一点都不美,可她是活的、热的,由他支配。

    他可以成阿珑,阿珑也可以成他。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我们·下册 爱搜书 我们·下册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们·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辛夷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辛夷坞并收藏我们·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