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就这样,我跟着王林和他千田格的其他志愿者一起来到了西南山区,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支教老师。

    这是我从未敢奢望的生活,内心宁静和富足。

    虽然,我是在“为自己脱身”的情境之下,加入了王林的支教志愿者行列,而当我来到这里,触目的一切,接触的一切,却将我的整个人生给颠覆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看到八岁的姐姐带着三岁的弟弟来读书;我从来没有想到,一群像从泥土里钻出来的脏兮兮的孩子却在课堂上大声呐喊着“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些孩子赶到这所学校要走几十里的山路,从早晨五点开始上路,一路伴随他们的是煤油灯、手电筒;当我们面对着一排排矿泉水不知道该选娃哈哈还是怡宝的时候,他们却要为了喝一口生水,走很远的山路将其挑回家……

    这种灵魂上的深深的震撼和触动,使我在这里待了半年有余,都依然会为这些坚持追梦、单纯质朴的孩子而偷偷地感动,偷偷地落泪。

    我有一把骨梳,上面嵌着一颗红豆,我用这长梳子为那些小女孩、我的学生梳过长长的头发。我学会了针线,给他们缝补破洞的衣服——这里的孩子,几乎有一半的父母都在遥远的大城市里打工。

    无论来此之前你过着怎样的生活,当你融入到这个带着太多感动彩色的世界里,面对太多的纯粹和天真,你的内心会让你做很多你从未想过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

    为此,王林总是感慨,他说,姜生,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一待就是大半年时间。

    我低头,心里叹道,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世界上有这样一种地方。让人忍不住想付出自己的所有。

    王林见我不说话,便自言自语起来。

    他感慨说,我总记得半年前的那个黎明,带你出城的时候,就像是警匪片里拐走了某个黑社会大哥的情妇一样……

    我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他摊摊手,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欸欸欸?你居然肯说这么多字儿了,还吟诗,多难得啊,得在校门口挂俩爆竹庆祝一下。

    这半年时间里,我整个人都很沉默。虽然在此处内心震撼很多,但说到底是揣着无边的心事。

    他说,不过,我一直都想问你,你嗓子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我笑笑,清清嗓子,收起刚刚批改好的孩子们的作业本,说,情妇一事,已经传了好久了吧?

    王林笑笑,说,你愿意跟我说说这段过去吗?

    我想了想,说,好啊,不过……不是现在。

    王林说,姜老师,没你这么说话大喘气的。

    我笑道,其实吧,我觉得黑社会大佬的情妇这种事情……纯粹是电影里的情节,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的。让你们失望咯,我不是。以后同学聚会的时候,你一定得替我好好洗白一下。

    王林坐到办公桌上,笑了笑,说,其实我也挺奇怪的,怎么读书的时候,关于你是某黑社会大佬的情妇这件事,在你们同学中流传得那么广泛?

    我说,大学的时候,大家都很无聊啊,然后女孩子都怀春啊,电视剧、言情小说看得又很多。

    王林说,她们说,总会有人按季节把很多漂亮的衣服送到你的寝室。

    我说,可是,为什么不能是我的父母呢?

    王林说,她们说,经常会有一辆轿车幽灵一般,悄悄地跟在你身后,里面坐了一个戴黑墨镜的男人……

    我微微一愣。

    程天佑曾答应过我,给我四年的时间,他绝对不参与的四年时光,等我想起归路。

    难道之前那四年里,他其实曾默默地出现在我的身边过?

    往事有时候真是莫大的讽刺啊,当时有多感动,此后,就有多讽刺。

    我从回忆中脱身,转而笑道,拉着二胡唱《二泉映月》吗?

    王林想了想,说,还有咧,有人追你,你却从来不接受。有这么强的禁欲感的女生,不是修女,那一定……

    我替他补充完整,说,一定就是黑社会大佬的情妇。

    王林说,你看看,你承认了吧!

    我说,是啊,我承认了,那都是我花钱雇来的临时演员,纯粹为了体验戏剧人生呢。

    西南山区是个神奇的地方,冬天北方飘雪的日子,这里下起了细细密密的雨,而这雨甫一落地,便结成了冰。孩子们告诉我,这是冻雨。

    窗外下着冻雨,夹杂着雪花。这个诡秘而冷寂的大山里,堆积着未融化的雪,银装素裹。

    王林将自己屋子里剩余的木柴与一小撮煤炭给我带了过来,说是这大雪封山的天气没法出门捡柴了。

    我问他,是不是没给自己留?

    他笑笑,说,我一男人……

    我说什么也不肯接受,因为这个湿冷刺骨的季节,一把火,就是深夜的希望和支撑,无论是备课还是批阅作业,它们就是你漫长夜晚的伙伴。

    最终王林还是将柴火与煤炭留在了这里,他搓着手,呵着气,说,姜生,是我将你带出来的,我得照顾好你。

    我说,王老师,我能照顾好自己……

    他打断我的话,拍拍我的肩膀说,姜生,我是你的老师。

    我没再说话。

    他说,我去看看宋栀。

    我目送王林离开,将火塘里的火尽量拨小。我伸手轻轻地去靠近它们,它们却幻化成那年的烟花,那日的河灯……

    最终,烟花离乱,河灯破碎……

    宋栀抱着被子进来时,我愣了愣。

    她不是千田格的支教老师,她是个独行侠,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她与我们交往并不多,平时总有些冷冰冰的,除了对着孩子们的时候,那时发自内心的微笑,会闪着耀眼的光芒。

    她说,姜生,今晚我和你一起睡。

    那语气冷冷的,拽拽的,就跟一个山大王深夜闯进一压寨小妾的屋子里说,姜生,今晚我睡你!

    王林缓缓走进来,说,我一男人……

    原来,他将自己的柴火和煤炭分给了我和宋栀。

    宋栀对我说,姜生,我们俩这几日挤一挤,给王老师留一些。

    然后,她转脸看着王林,依旧满脸冰块的表情,这里的冬天不是闹着玩的!你冻成冰坨事小,我没法搬一冰坨去给孩子们讲课事大!

    王林走出门的时候,冲我笑道,哎,瞧见了没?她还挺关心我!

    说起宋栀,就不能不提一件事。那大约是国庆节后的一天。其实,确切说起来,故事,应该从国庆节那天开始的。国庆节的时候,校举行了隆重的升旗仪式。

    本来王林将主持升旗仪式的伟大使命交给了我,大约是想治疗我的沉默;可我不争气地感冒了,于是,重任落到了宋栀那里。

    宋栀一直是千田格之外的人员,用王林的话说就是“游兵”,他一直想收编了宋栀这个美好的女青年入千田格,但是人家宋栀一直都不理他。

    在王林看来,宋栀是个谜一样的女孩。她独来独往,听老校长说,她已经在这里支教七年有余了,很爱这里的孩子,也常会照顾一些老人,这里的人都很喜欢她。

    国庆节这天,被王林私下称作谜一样的宋栀在大喇叭前,念着王林写的主持词,说,同学们,我们的国旗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我们热爱我们的国旗,就像热爱我们的国家!

    念到这里,宋栀将手稿扔到一边去,她问道,同学们,你们爱自己的国家吗?

    孩子们仿佛是被上了弦的闹钟一样不差分秒道,爱!

    我当时还没啥感觉,只是不停地抽鼻涕、咳嗽,王林却已经站起来了。

    宋栀说,你们知道该怎样去爱吗?

    这个突然而来的提问让孩子们愣住了。

    宋栀继续说,你们该有独立的思想。爱?也要明白为什么爱,知道如何去爱。爱不是老师教的口号,是发自肺腑的爱,是困境中依然要看到的希望之光,是支撑自己奋斗的精神信仰!孩子们,你们今天的条件是很苦,几十里山路、煤油灯、寒冷、贫穷……可是,你们有无限的希望,还有这世界上无数支持你们、爱护你们的人。即便成年之后,你们觉得这个世界上存在各种各样的不公平,我仍然希望你们有一颗平常而温暖的心,去爱生活,爱这个世界……

    宋栀这段即兴发挥的讲话,让在场的很多人沉默良久。

    当天晚上,我跟宋栀坐在一起批改作业,看着灯光下她朦胧的侧脸,想起她今天说过的话,我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

    我看着她,缓缓开口,像是在说自己的成长经历一般,我说,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叫魏家坪的地方,那里……很穷……我的父亲……残疾……嗯……母亲……体弱多病……

    宋栀转脸看着我,表情很微妙。

    我说,乡里的人……有照拂,嗯,也有欺负……我有一个哥哥……他从小就……很照顾我……不遗余力地给我,他仅有的一切……麦芽糖啊、水煮面啊……家里的芦花鸡下蛋的话,我的面条里会藏着两只大大的荷包蛋……

    我低下头,笑笑,说,那时候,我们家很穷很穷,反正……是你不能想象的穷。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两眼泪呢。呵呵。

    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我咬了咬嘴唇,说,我以前会觉得,那些欺负,那些轻视,会给我的心种满了仇恨的种子……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坐在这里,跟你说这些的时候……我的心却是这么的柔软和平静。我想到的不是昔日那些贫穷带来的痛苦滋味,不是白眼,不是颠沛流离,而是我哥哥,给我的所有的爱和温暖。

    那一刻,我突然想念极了小时候。

    白色的月光下,我,小咪,还有凉生,家里的石磨,墙外的枝丫,甚至父亲辗转反侧的声音,母亲偶发的咳嗽声……都如同梦一样静谧。

    当初我在这种环境里时,会觉得此生不堪;如今回首,却只记得有人曾在那些难熬的时光里赠我美好。

    宋栀看着我,很久,没有说任何话。

    我回到自己的房子,只见屋外的窗台上放着一捧青草,青草下面,藏着两只鸡蛋。鸡蛋下面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用铅笔端端正正写着几个字——

    老师,你要早点好起来。

    我回头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一下就躲开了。

    生活越多磨难,那些微小的感动越令人心酸。

    我拎着两只鸡蛋去找王林,想转给他,让他补充一下营养。

    我进屋时,他的室友刘瑞和贾冉都在。刘瑞老师说他又去砌房子了!

    然后贾冉酸不拉几地补了一句,他准备金屋藏娇呢。

    我找到王林的时候,他果然在砌房子。

    王林看见我,指了指身后这座砌得几乎差不多的石头房子,问我,怎么样,我的手艺?

    我笑笑,咳嗽了一声,说挺好。

    他说,我这是给我心爱的姑娘砌的房子,明年开春送给她。

    我说,没想到,自己动手砌房子这么浪漫的事情你也能做出来,跟你比起来,那些送女人商品房的土大款们真的是逊毙了。

    他说,姜生,你居然能说这么多字儿了?不玩自闭了?

    我低头,问,男人都喜欢送女人房子表达爱吗?

    他笑笑,说,房子能挡风遮雨吧。古代不是有“椒房之宠”吗?那是帝王表达爱的方式。现在有钱的男人可以送豪宅,我没有,我只有一砖一石一木,技术还不好,盖差了还得拆……但觉得,她一女孩子,独自在异乡,不希望她总感觉寄人篱下,希望她能有一个自己温暖的窝。

    那天,王林告诉我,这房子,是送给宋栀的。

    他说,这是秘密,姜生!

    然后他拍拍我的脑袋,说,小崽子,你得保密!

    我说,别拍!会被拍傻了的!当年就是你拍多了,我差点儿大学没毕业!

    他毫不介意,又拍了我一下,才将鸡蛋收好,说,小姜生,为师去为你师母造房子去了!

    我说,人家都没同意和你好。

    他说,别闹了,悟空!那是为师还没跟她表达爱意!

    王林一直是个特别放得开的人。当时在学校里,我们都很喜欢他。他和其他的老师不同,给我们带班的时候,他正在读研二,不拘俗套,会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做事。

    我们敬他,却也亲近他,很多人视他为“知心大爷”。

    他是我们肆意挥洒的青春篇章,永远珍藏于记忆之中。

    国庆节之后,我和宋栀的关系并没有亲密多少,尽管我们说了那么多平时不会说的话。

    宋栀依旧冷冰冰的,王林喜欢称呼她为“冻豆腐”。

    而我,依然多数时间在沉默,沉默地倾听,沉默地微笑。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起小绵瓜。

    哦,王林喜欢称呼我“姜呆瓜”。

    所以,当这个冻夜,宋栀抱着被子走进我的房子里时,我突然有些不习惯。

    宋栀上床前,倒了半茶杯酒,问我,喝不喝?

    我说,喝啥?

    她说,交杯酒啊。

    我说,交杯酒?!

    她说,对啊!一会儿还得洞房呢。

    我说,啊?

    她扯嘴一笑,好了,逗你呢!怪不得王林私下里老喊你呆瓜呢。

    她说,喝点儿酒,血液循环快,不容易生冻疮。这是你在这里的第一个冬天,没经验了吧?

    她将酒杯递给我,说,喝吧!

    我咕咚一口饮下,顿时觉得嗓子火辣辣的,跟小刀割了一样,然后不住地咳嗽。

    她说,这酒六十度啊!姜老师,你慢些抿……

    我一面咳嗽,一面说,那你不早说!

    我说,对了,王林说你在这里已经快七年了,为什么会这么久?

    宋栀挑了挑眉毛,说,好狗腿!

    我愣了愣,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说,什么?

    宋栀说,夸你!

    我说,哦。为什么这么久?

    她皱眉,问,必须回答吗?

    我自知多嘴了,就摇摇头。

    她说,以后多喝酒,少说话,尤其少替那个王林打听事儿!

    我说,他人很好,是我大学辅导员……

    宋栀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那个夜晚,微微摇曳的塘火前,我和宋栀像往常一样,一起批作业,而宋栀批改完作业后,还要写一份节日策划书。

    宋栀突然问我,姜老师,你有什么节日愿望吗?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那群远在另一座城市里的我的朋友。

    我们曾一起过的每个节日。

    飘的雪,热腾腾的涮羊肉,雪王子,红苹果……心酸而又美好。每一个看似平常的节日,却让你对其充满了希望。这是一个个团聚的日子。

    我们会在每年特定的节日,期待着小九的归来。

    就如我们相信,我们思念的人,我们想要做的事情,都会在某个节日得以实现。

    我曾以为他们是我生命里不可割舍的人……

    我从往事中回过神来,心里却不免幽幽地叹息,随即微笑道,对我来说,节日大概是一种希望吧。

    这时,响起了急促而谨慎的敲门声,我拢了拢衣服,走过去,小声问,谁啊?

    门外的声音很小,说,老师,是我。

    我一听似乎是自己的学生,赶紧将门打开。屋檐下,已经冻起了根根冰棱。门外站着两个孩子,一大一小,红红的脸蛋,肩上背着大大的筐子,身后还拖着一捆柴。

    他们是我的学生。

    雨水在他们身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他们淋湿的头发上冒着身上不多有的热气。我的心猛然一揪,将他们迎进房子里,问,你们这是干吗了?

    大一些的男孩叫孟浩然,九岁,我的学生;小一些的是女孩,叫孟洁,七岁,是他的妹妹。他们两个是一对留守的小兄妹,父母远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一个瞎了眼睛的奶奶在照顾他们。

    孟浩然小心地靠后,生怕自己身上的泥水弄脏了屋子,他说,奶奶说这几天会是冻雨天气,雪封住了路,我怕老师不习惯,就去捡了一些柴火。

    孟洁吸了吸鼻涕,跳出去将门口的柴火都抱进来,生怕淋湿了。

    孟浩然就冲她大声喊,你把老师的屋子都弄脏了!

    孟洁慌乱极了,小鹿一般无措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哥哥,俯下小小的身体又将柴火抱起来,想要抱出去……

    我连忙拉住了她的小手。

    那双本应该纤软的小孩子的手,此刻通红、粗大、皴裂,关节处有几处冻疮,冰凉冰凉的……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小时候,少年的凉生,为了我能去春游而去偷偷挖煤,那时候他的手也是这样,通红、肿大。他曾说,姜生,女孩子一定要有一双漂亮的手,男孩子没关系的。所以,他和母亲,那么多年,只要他们在,就从来不让我做任何体力活……

    在我握住孟洁那双冰冷得像是胡萝卜一样的小手时,心酸就这样一瞬间击中了我的心脏。

    宋栀走过来,看着他们兄妹俩,又是感动难过又是气急败坏,声音有些大,你们这样,家长会多担心啊!山路那么不好走,你们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孟浩然噤着声音不说话,只看着自己泥泞不堪的鞋子和裤脚。

    孟洁是个女孩子,天生胆子小,宋栀的声音一大,她就吓得“哇”一声哭了起来,一面哭,一面道歉,我……我们……怕姜老师……冷……呜呜呜……

    那个夜晚,我让王林去孟家告诉老太太,两个孩子留在我这里,我来照顾他们一夜——我怕他们着凉感冒,而老人却因目盲难以照顾周。

    他们两个喝过了热姜汤,历尽山路上的黑与疲惫,已经双双在床上睡着了。宋栀将火调得旺旺的,火塘里的火映着他们长着冻疮的小脸蛋。

    宋栀在一旁烘烤着他们的衣裳,她回眸看了看地上的柴火和煤炭,眼睛微微湿润了,她倔强地抿着唇角,不说话。

    她回头给两个孩子掖被子,喉咙间微微抖动着,隐忍的声息轻得像羽毛,不愿被人听到。

    我正在一旁帮两个孩子缝他们半新的衣裳,这是王林从最新邮寄过来的包裹里找出来的社会上的爱心捐赠。

    我们这些支教的老师,虽然没有职业老师们那么专业,但是,我们会将那个他们触摸不到的世界里的一切新奇与美好带于他们分享,像朋友一样;所以,在小孩子的心目中,我们就像是童话里的仙女。

    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纯粹的信任与依赖,已经很少很少了。

    我回头,看了看炉火映照下的孟浩然和孟洁,那两颗小脑袋倔强地靠在一起。

    这个世界上,有人愿意用一束花去爱你,有人愿意用默默的等待去爱你,有人愿意用两颗鸡蛋去爱你,也有人愿意用整个冬夜冰天雪地里捡来的柴火来爱你……

    那个夜晚,我和宋栀挤在王林给我们临时搭起的简易床上,睡着了。

    睡着之前,我跟宋栀说,节日是一种希望。我们是他们的希望,他们也是我们的希望。

    大雪封山的日子,我和宋栀同居一室,每天夜里,分喝一杯酒,说三五句话,成了我们的习惯。

    我常常被烈酒刺得嗓子疼。

    我跟宋栀说,医生要我饮食清淡,烟酒不能沾,忌食辛辣,嗓子才有希望恢复的。

    宋栀说,那你应该去江南,那里情调雅致,西南山区,大把大把吃辣椒!这嗓子,有磁性,挺好。

    王林会蹿进门来,说,是我把姜小呆拐来的!怎么样?我为支教洒热血吧!

    宋栀冷着脸,说,女生地盘,男生止步!

    王林就往门后缩,然后贾冉就跟个小跟班儿似的端进来香喷喷的白菜腊肉汤——为什么会是这种吃法,我不懂,总觉得诡异。

    王林说,宋小冻……不,宋老师,这是酸辣口味的,我知道你好这口。

    宋栀依旧冷着脸。

    我不忍心看王林遇冷,就上前从贾冉那里抱过盆,说,我就爱这口!

    于是,我一面喝着酒,一面吃着酸辣的汤……眼泪在内心里哗哗地流,我的嗓子就这么完蛋了。

    王林在门外看着我吃光了,然后抱着盆走,他小声说,好好陪你师母。

    我撑得肚子疼,说,人家都不理你。

    王林说,她那叫爱我在心口难开。好好伺候着!

    然后,他又扭头对贾冉说,你也别对你师母胡思乱想了!

    贾冉脸通红,强辩,我哪有?!

    本以为三五天就结束的冰冻,却越演越烈。最后,西南山区好多小学都停了课,包括我们的学校。

    王林准备的节日晚会也泡了汤。

    宋栀将自己准备的节日晚会策划书扔给我,说,让王林留着明年用!

    未等我反应过来,她就提着火笼出门,给学生补课去了。

    老校长出于关心,跟王林商量,让他找个好天气将支教的老师送走,和寒假算到一起放假,别在这里熬着,讷讷子(孩子)在这里遭罪。

    王林说,校长,你看,这样的日子怎么拣好天气?

    老校长也无奈起来,对王林说,我家里过节的肉和鱼,你多拿一些,给讷讷子分分,就是在这里过年,也别饿坏身体。

    王林说,谢谢校长,也替我谢谢你们家的肉和鱼。不过我们早都不是讷讷子了,我们是成年人,成年人。

    老校长有时候不太理解得了王林的话,但总觉得是好话,于是就总是笑笑而过。

    那一晚,大家一起聚餐,王林将所有可吃的东西都放到锅里煮,加了盐,香气四溢开来。

    老书记给送来了一只活鸡。

    老校长送来两条鱼干。

    村里其他人,有送来几颗蛋的,也有送来几把菜的……

    宋栀将自己私藏的酒拿了出来。她说她今年过年要回家,王林劝阻不住,只好约贾冉明天一起护送她出山。

    宋栀自言自语一般,说,这次寒假可真够长的,足够我妈给我相亲一个加强连了。

    然后,她问我,你不回家吗?

    我一愣,略尴尬,家?

    宋栀点点头,说,不好意思。

    我说,什么不好意思?

    宋栀喝了一口酒,说,王林说你……是黑社会大佬的情妇,逃出来的。

    我:……

    那天夜里,大家聊了很多,比如梦想,使命,责任。

    我没说话,其实,我已经萌生了留在这里一辈子的想法。

    在那座城市里,我仿佛微尘。

    那里虽然承载着我的太多悲伤和喜乐,却总有轻我、贱我、憎我之人,不似这里,有一群孩子视我不可缺少。

    窗外静静地飘着雪花,在这个寂寞冰冷的乡间夜晚,我远离一切喧嚣,与几个相识不过半年多的朋友彼此依偎取暖,内心平静安宁。

    宋栀静静地靠在我身上,说,真舒服!

    她说,好久没这么靠着别人了。

    她似乎从不依靠。

    就在食物的香气与暖意填满房间的时候,屋门突然被烟袋锅“扣扣扣”地敲响,王林忙起身,问,谁啊?

    老校长的声音传来,说,我。

    他顿了顿,说,外面来了个人啊,说是找姜老师。

    贾冉眼睛瞪得老大,说,不是说大雪封山了吗?怎么进来的人?孙悟空啊!

    我一愣,瞬间只觉得血液逆流,未及反应,王林已应声开门,北风卷进一地雪花,碎在地面上。

    老校长探探头,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人,说,姜老师,有人找。

    我望出去,他就站在门外,风雪满身。

    那一夜,有人来,不辞风雪。

    关于我离城的那半年时光,老陈常常会在我耳边说起,他说,先生这半年,找你快要找疯了。

    至于为什么会在那个风雪夜找到我,老陈是这样说的……

    那一夜,凉生从老爷子那里归来,心事重重。

    半年多的杳无音讯,他曾预想过太多结果。

    查过去西藏的航班,没有我的姓名,他却依旧去了西藏,找寻了一个多月……

    此时,窗外飘起了雪花,又是一年冬天了。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天,那时候我们读高中,北小武在等待着小九……

    几乎是一激灵,他想起昨天早晨,余秘书曾在他耳边念叨过,姜小姐离开前曾经帮朋友当过一块手表,半年期已到……

    当时,他没太在意。

    于是,他连夜让人找到了当票的留底,上面有王林的电话号码;他又委托人查了我的手机,在我离城那天,果然是拨打过这通号码。

    他害怕拨打这个电话会打草惊蛇,便私下查到了王林的资料,得知他是一个叫千田格的支教组织的组织者,此刻,正在西南山区的十里屯小学支教……

    那天夜里,他就这样直直地站在我的面前,眸子里的悲伤与喜悦已然难辨,落在眉毛上的雪花在火塘前融化成水珠。

    整个时空在那一瞬间静默。

    无人知他来时路的仓皇。

    他望着我,手中的拐杖撒手落地。

    正当一屋子人不知用何种表情来接待这位来客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从小到大,他从未这般吼过我,他像是困兽,被逼入了绝地,愤怒,痛苦,却不能反击,只能生生地憋到声音嘶哑——

    谁给了你这个权力,可以不辞而别?!

    我低头,不说话。

    这一刻,无言以对,无处可藏。

    他的嗓子里哽住了悲伤,没再说话。他走上前,一把将我揽入怀里,紧紧地,似乎嵌入身体里一般。

    王林幽幽地扯了扯正打算看好戏的老校长和贾冉以及刘瑞,说,走吧!顺便他看了宋栀一眼,冰雪万里路,这总算真爱了吧!

    宋栀不说话。

    王林说,我明天送你。

    宋栀依旧没说话。

    贾冉有些激动,转头小声问王林,她……黑……黑社会……情夫……

    王林说,情夫你姐夫……

    贾冉:校长你看他枉为人师表了……

    老校长意犹未尽地看着活体电视剧,吸了一口烟,说,我觉得我们不能走,万一姜老师出事……

    王林:……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彩云散 爱搜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彩云散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彩云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乐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小米并收藏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彩云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