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肯定是有人把消息漏了出去!”

    总裁室的门甫一关上,森明美气得面色发白,顾不得仪态优雅,怒声说:“我不信有这么巧!我决定了去找潘亭亭,她就也刚好有了同样的打算?!她到底是什么人?!什么都要抢!不仅抢了……”

    看到越璨似笑非笑的眼神,森明美声音一噎,顿了顿说:

    “……不仅百宝尽出迷惑了瑄,还要横插进来搞乱我的高级定制女装!抢开业!抢客人!抢风头!现在,就连我的策划也要抢!我一定要找出来,是谁把我的计划案泄露出去的!璨,你知道得很清楚,我早就开始联系潘亭亭了,她这样算什么?!”

    “唔。”

    随意翻开办公桌上几份需要处理的文件,越璨一边看着,一边似乎漫不经心地说:“劳伦斯金像奖这么备受关注的事情,会想到一起也很正常。”

    “你说什么?!”

    森明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唇色发白,呆呆地看着他,身体渐渐有些发抖,说:

    “你是在替她说话吗,璨?……刚才的会议,谢浦都站出来帮她,你却一句话都没有帮我说。你眼看着我被人欺负,不但不安慰我,反倒觉得是我心胸狭隘,是我冤枉了她?”

    越璨瞟她一眼,皱眉说:

    “明美……”

    “你一直都这样!”胸口有悲凉的怒意,森明美尖声打断他,“最开始她插足我的高级定制女装,你完可以帮我,那时候就直接把她赶出去!可是,你没有!你说什么,她完不是我的对手,我轻而易举就可以把她打败,害我放松了警惕,使她一步一步做大,弄成现在这个局面!”

    越璨眼神转深。

    “现在,你是不是又要说:‘没关系,她肯定抢不走潘亭亭,她肯定会输给你!’然后,我将会又一次败给她,劳伦斯金像奖的风头再一次被她抢走,对不对?!”

    声音越来越高,森明美的胸口翻滚着愤怒和一种莫名的恐惧!她忽然意识到,是她错了,当叶婴还是一只蚂蚁的时候,她就该一脚碾死她,就不至于现在“MK”的风头俨然已经超过了“森”!而一次次,都是她听信了璨的话,变得疏忽大意,放松了警惕!

    突然——

    脑中闪过蔡娜说过的话,仿佛醍醐灌顶,森明美瞪大眼睛,瞪着越璨,背脊一阵阵冷汗,颤抖着说:

    “你也被她迷住了,对不对?!”

    那次在餐厅。

    他望着叶婴的眼神……

    始终像根刺一样,让她无法释怀。

    “蔡娜跟我说,是你将所有的新闻都拦了下去,是你在保护叶婴,是你让所有的媒体不报道叶婴曾经入狱的事情!我还不相信,我觉得肯定是她弄错了,你怎么可能去帮叶婴……”

    如同在冰冷的深井中,森明美颤抖着将很多线索串在了一起,看着越璨此刻的神色,她明白了,蔡娜说的是真的,正是越璨破坏了她的计划,错失了又一个让叶婴不得翻身的机会!

    “你喜欢她,你爱上她了,对不对……所有,其实你都是在帮她,根本不是帮我——”冷汗一层层,森明美颤抖着失去了控制,尖声地对越璨喊!

    “冷静一下。”

    从办公桌后走到森明美的身边,越璨并没有去马上去碰她,而是过了几分钟,等她自己一点点从失控的情绪中找到理智,身体的颤抖不再那么剧烈,他才眼神微含嘲弄地说:

    “明美,你方寸大乱。”

    越璨单臂揽住森明美的肩膀,她用力挣了一下,他的手臂坚如磐石,送她坐入旁边的意大利小牛皮沙发,又倒了一杯水给她,似笑非笑地说:

    “听说,你让蔡娜去放火烧了‘MK’?”

    森明美大惊,手一颤,杯中的水顿时洒了出来!

    “你……”

    她的面孔雪白,心跳响如擂鼓。

    “你太不谨慎了,”越璨似乎叹息一声,“你跟蔡娜走得那么近,越瑄那边怎么可能毫无察觉。蔡家有过很多放火烧店的前科,越瑄自然有警惕,他让谢平对‘MK’严加保护,所以蔡娜没能得手。”

    杯中的水剧烈晃动。

    “越瑄既然知道你的意图,他就可以让谢华菱和老太爷也知道,”把水杯从她的手中拿走,抽出几张面巾纸,越璨为她擦拭身上的水渍,“虽然老太爷很喜欢你,但是如果知道了烧店和企图爆出叶婴入狱的事情,会对你有什么看法呢?叶婴再不堪,毕竟越瑄跟她走得很近,丑闻多多少少都会牵连到他和谢家。”

    森明美的嘴唇血色无。

    “明美,你一直都是优雅自持的女子,你有才华,有自信,”看着森明美石化般僵住的面容,越瑄眼神深深地说,“有必要为了叶婴,就乱了方寸,疑神疑鬼吗?”

    森明美闭上眼睛,半晌,她涩声说:

    “高级定制女装是我的心血,也是父亲最在意的,我不能容许它出一点点错,更不能容许任何人毁掉它。璨,以前是我低估了叶婴,她野心勃勃,她在设计上的……”艰难地顿了顿,“……设计上的才华,并不比我差。从店面的装修、到橱窗的陈设、到维卡女王的相助,即使她暂时落后,好像也能从容不迫地迎头赶上,她真的让我感到有些害怕。”

    “璨……”

    紧紧抓住越璨的手,森明美恳求地望着他:

    “帮帮我,请你帮帮我,这一次我不能再输给她,我一定要赢,我一定要潘亭亭选择我,而不是她!”

    越璨挑眉,说:

    “你想要我帮你什么?”

    “潘亭亭?”

    听到乔治说起昨天在董事会发生的事情,翠西呆呆地睁大眼睛,愣了一会儿,说:“森小姐冤枉叶小姐了,上个星期叶小姐就让我想办法联系潘亭亭,并不是昨天听了森小姐的想法才临时起意的。”

    “你没说起过。”

    乔治低头修剪着指甲。

    “那是因为我始终没能约成功,”翠西羞愧地说,“潘亭亭很大牌,经纪人的电话难得才能打通,叶小姐又让我说话不能失了‘MK’的身份……”

    潘亭亭的经纪人曾经暗示地问,若是潘亭亭穿‘MK’的服装,‘MK’可以提供什么赞助。她请示了叶小姐,叶小姐的答复是,没有赞助,但是定制的礼服可以打九折。

    潘亭亭的经纪人很不爽地挂了电话。

    想到这里,翠西担心起来。

    她在森小姐手下工作过一段时间,知道森小姐很善于人情世故上的往来,只怕森小姐不仅会免费提供给潘亭亭礼服,还会许些别的好处。这样,潘亭亭在好莱坞的红地毯上会选择穿哪家的礼服,就很难讲了。

    “我听说,”乔治用指甲锉慢慢修磨,“森小姐已经约好了潘亭亭,明天下午就会到‘森’的店里,量体和讨论礼服的款式。”

    “啊……”

    翠西呆住,她慌乱地张了张嘴巴,可是又想不出别的主意,赶忙拿出手机来,说:

    “要马上告诉叶小姐知道!”

    第二天下午,叶婴来到了位于银座广场的“MK”高级女装店。店里,有两位客人正在试穿制作完成的高级女装。

    一位是高官夫人。

    一袭深紫色的礼服长裙,端庄简约,无比合身,肩胛处一朵缎质的花朵,低调华丽,衬得她肤如凝脂,气质出众。协助她换衣的几位店员小姐,和随她一同过来的两位朋友,看得简直无法移开眼睛。

    一位是活跃于社交界的名媛。

    一袭油画般的长裙,裸肩,走波西米亚风,仿佛金黄落叶般深深浅浅斑斓炫目的色彩,又像金子一样,美丽无比,耀眼无比,腰部是用亮片和水钻订成的蝴蝶造型,既浪漫,又显出身材的美好。

    乔治坐在高凳上,一面将名媛的头发梳理成俏丽的长辫,一面告诉她与这条裙子相宜的发型、首饰、鞋子、包包的搭配。名媛同他相谈甚欢,店内笑语融融。

    “宋夫人,邵小姐。”

    叶婴同两位客人含笑致意,看到她们换上订制的礼服后的效果,她的心情也很好。

    “好像是真的!”

    翠西迎了过来,在叶婴的身旁低声说:

    “刚才我去‘森’看了一下,森小姐、廖修、琼安都在店里,没有接待其他的客人,应该是在专门等候潘亭亭。”

    “嗯。”

    叶婴的反应却很平静,只是笑了笑,抬眼望向店里墙壁上的时钟。

    四点十分。

    目光从那个粉色水晶的古典座钟上收回,森明美又一次同廖修和琼安讨论潘亭亭的穿衣风格和喜好,但她有些无法专心,不时望向店外的步行街。

    过了晌午,盛夏的阳光不再那样炽热得嚣张,前来银座购物的人们也越来越多。三两成群打扮入时的女性们陆续走过,也有人想要进入“森”的店内看一下,都被拦在了外面。

    已经过了十分钟。

    森明美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明星们迟到是正常的,就算迟到一个小时也没关系。瞟了眼专门为潘亭亭准备的伯爵红茶,精致的西点,公主般的粉红色丝绒古典高背椅,以及已经提前彩绘出的几幅设计样稿,森明美渐渐心定。

    忽然,步行街上一阵骚动。

    街上的人们纷纷扭头向后张望。

    “是潘亭亭!”

    正为名媛整理着发型,乔治一晃眼看到了,立刻略提高些声音,对身后的叶婴和翠西说。

    步行街的尽头,身旁围绕着几个殷勤的助理,一位身穿桃红色雪纺细百褶长裙、腰束金色腰封、脖颈和手腕戴着闪亮亮金色饰品的美女微仰着下颌,倨傲地向银座广场走来。那美女艳光四射,风情万种,虽然戴着遮掉半张脸的超大墨镜,但是那丰盈性感的双唇、瓜子般尖翘的完美下巴、琼脂般白嫩的肌肤、妩媚及腰的如云长发像贴在身上的标签一样,几乎所有人都能够立刻认出来那是明星潘亭亭。

    盛夏的下午。

    在行人们纷纷投注的视线下。

    十寸的桃红色细带高跟鞋“蹬蹬”有力地踩在街面的石砖上,如众星捧月般,潘亭亭走得旁若无人,妩媚生姿。

    “啊……”

    翠西心中失落,她一直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不敢去看身旁的叶小姐,她可以想象叶小姐此刻的心情。

    “快开门!”

    森明美霍然起身,她也透过玻璃橱窗望到了从远处越走越近的潘亭亭一行人,眼看着潘亭亭会经过“MK”的店门前走过来,她不禁有些得意。

    两位店员小姐拉开门。

    森明美矜持地轻咳一声,整理一下身上的长裙,带着廖修和琼安大步迎出去。

    眼看着潘亭亭越走越近。

    越走越近。

    前面就是“MK”的高级女装店。

    潘亭亭的脚步却忽然慢了下来。

    森明美的心猛地一紧!

    摘下墨镜,潘亭亭打量着“MK”的玻璃橱窗,眉宇间似乎有些犹豫。在无数行人们驻足观望的好奇目光中,有个助理在潘亭亭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潘亭亭点点头,一抬下巴,神态高傲地脚步一转,向“MK”的店门走去。

    “怎么会这样?”

    站在“森”的店门口,纵使琼安一向沉稳,此刻也有些惊讶了。下午四点,已经约好了潘亭亭到“森”讨论设计稿,怎么竟然进了“MK”的店里。

    “去看一下!”

    指尖发冷,森明美僵着脸对琼安说。

    潘亭亭的助理出示了邀请函,保安彬彬有礼地为她们拉开店门。因为这两个保安实在太帅,潘亭亭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两眼,才将目光转向店内。看到“MK”店内如同艺术殿堂般的氛围,潘亭亭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怎么她也进来了?”

    刚才还在满意地对着镜子欣赏的邵名媛,瞟到潘亭亭进来,冷了冷脸,有点不悦地说。乔治笑着打趣了几句,他听说过最近的传闻,潘亭亭身价大涨后频繁出入上流社会的晚宴party,有一次竟微醺坐到了邵名媛兄长的大腿上。

    “宋夫人。”

    一转眼,看到素来在各种晚宴中被奉为贵宾,却总是匆匆一露脸就离席的高官宋夫人也在店内,潘亭亭顿时眼睛一亮,丢下身边的助理们,满脸是笑地凑过去说话。

    宋夫人也很客气。

    很有礼貌地同潘亭亭寒暄了几句,等身上试好的紫色礼服包装起来之后,宋夫人同随行而来的两位贵妇离开了。

    潘亭亭又同邵名媛攀谈起来。

    虽然邵名媛一直神色淡淡的,但潘亭亭并不以为意,笑容如花,说了许多娱乐圈的八卦同她听,终于哄得邵名媛笑了起来。潘亭亭又盛赞邵名媛身上的那件油画般的金色礼服,询问是要在什么场合穿,届时肯定会艳压群芳。邵名媛听得心满意足,离开时送了一张自己生日晚宴的邀请卡给潘亭亭。

    叮嘱助理将那张邀请卡仔细收好。

    潘亭亭这才喘了口气,在店内的黑色沙发中坐下,脸上的笑容收起,重新变得冷若冰霜,倨傲无比。她的助理们站在她的身后,有人在为她整理头发,有人在查看行程表,有人在不停地接电话,簇拥着她如同女王一般。

    “潘小姐,请喝水。”

    温和的店员小姐将一杯蜂蜜柠檬水放到潘亭亭手边。

    “潘小姐,我是助理设计师翠西,”翠西笑容腼腆地走过来,“很高兴能为你提供服务。”看到潘亭亭忽然拐进“MK”,她兴奋极了,立刻就要迎上去,但叶小姐却阻止了她,直到现在才让她过来。

    “助理设计师?”

    潘亭亭用眼角斜了翠西一眼,不耐烦地说:

    “你们店主打的设计师是谁?叫叶婴对吗?喊她出来。摆什么架子,又不是真的什么了不起的大牌,你们那一套吊胃口的手段别用到我身上。快点!喊她出来!不出来我就走了!”

    乔治慢悠悠地走过来。

    “叶小姐正在忙,”翠西不安地看向关上的设计室,“可能您需要再等二十分钟。”

    “让我等?!”

    潘亭亭勃然而怒,从沙发中起身,向门口大步走去,边走边怒道:“跩什么!如果不是赞助商千拜托万恳求,你以为我会进来你们这家店?想让我穿你们的礼服走红地毯,是你们要拜托我、请求我,居然还跟我摆谱!”

    “潘小姐,潘小姐,请您再等一等!”

    翠西焦急万分,眼看着潘亭亭就要走出去了,哀求着看向乔治。

    “宋夫人和邵名媛也是如此,并不是特别对您怠慢,”乔治出声说,“宋夫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叶小姐刚刚开始画设计稿,宋夫人等叶小姐等了将近有一个小时。”

    潘亭亭的神色变了变。

    “叶小姐常说,设计灵感是最重要的,只有尊重设计灵感,杜绝其他一切干扰,才能为客人打造出最适合的时装。凡是来‘MK’定制礼服的客人,都是要用在最重要的场合,客人不在意是否等待,只在意是否最好。”乔治笑着解释。

    潘亭亭瞪了他一眼。

    心中几个起伏,潘亭亭板着脸又坐回了黑色沙发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潘亭亭脑中闪过方才看到的宋夫人和邵名媛的那两套礼服。

    她在上流社会的宴会中看到过宋夫人几次,宋夫人性格严谨,无论穿怎样漂亮高雅的礼服,总是有点呆板和不易亲近的感觉。而今天这条紫色礼服裙,令宋夫人仿佛换了一个人,不仅端庄美丽,而且温和可亲。邵名媛那条油画般灿烂的金色礼服裙,也让她惊诧地看到了邵名媛以前从未显露过的浪漫气质。

    指针过了二十五分钟。

    店内设计室的门打开,潘亭亭应声抬头,看到从里面走出一位白色宽衣长裙的年轻女郎,她黑发如缎,垂在面颊两侧,唇色很淡,肌肤很白,映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如深夜闪着波漪的潭水,美得竟令潘亭亭心中一惊!

    “潘小姐。”

    那年轻女郎淡淡对她点头示意,就再没说话,只用一双黑瞳淡漠地打量着她。从上到下,从桃红色胸前百褶领口细蝴蝶结的雪纺长裙、到闪亮的碎钻发箍、到渐变色的墨镜、到金色珍珠的项链、到金色的粗箍手镯、到桃红色的手包、到金色的宽腰封、到桃红色的细带高跟鞋,被那年轻女郎的目光严苛地审视着,潘亭亭如坐针毡,不由得挺直了背脊。

    “请站起来。”

    年轻女郎淡声说。

    潘亭亭挣扎了一下,从沙发中不情不愿地站起身。那年轻女郎走到她的面前,面无表情地伸手摘下她头顶的碎钻发箍,扔到一旁,看了她一眼,仍旧皱眉说:

    “把项链、手镯和腰带都拿下来。”

    那种微带不屑的口气,使得潘亭亭陡然有了火气。可是,年轻女郎身上有股冷漠到强大慑人的气势,犹如一位强权在握的女王,竟令她莫名又有些犹豫。

    等潘亭亭取下项链和腰带。

    年轻女郎自一个饰品柜中拿出一条细长纯白色小牛皮腰带,帮潘亭亭系在腰间,又找出一双裸色的罗马细带高跟鞋让她穿上。

    “身上的重点太多,会让人不知道该看哪里。”审视着重新穿戴完毕的潘亭亭,年轻女郎淡淡地说。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着落地穿衣镜中的自己,从出门时的美艳妩媚,顿时变得有了清新高雅的气质,潘亭亭微窘地咳嗽一声,仰起下巴对那年轻女郎说:

    “你就是叶婴?”

    年轻女郎“嗯”了一声,说:

    “是,我是叶婴。”

    “就是你,想为我设计参加劳伦斯金像奖颁奖礼的礼服?”潘亭亭用眼角睨着她,高傲地说。

    “原本是的,”叶婴平淡地说,“但现在,我觉得也许您更适合别的品牌。”

    “你——”

    潘亭亭的耳根一下子涨红了,她当然能听出叶婴话里话外的意思。

    出道以来,她一直被视为花瓶。

    虽然接演的电影作品很多,但向来都是男明星的点缀。而且因为容貌太过美丽妩媚,各种绯闻不断,在世人心里她的名字简直就是妖媚、狐狸精的代称。好在因为出色的外貌,她接下无数支广告代言,算是跻身一线女星行列。

    世人都看死她永远是花瓶,她自己也有些气馁。直到年初她接拍好莱坞导演戴维·郝伯的电影《黑道家族》,在里面出演一个吸毒的亚裔女子,蓬头垢面、绝望放纵,戏份并不多。谁知此部电影却大热,她本人也大爆冷门,入围劳伦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

    这是有史以来华人第一次入围劳伦斯演员类的提名。

    她听到的都是赞扬之声,新接下的广告代言更是无数,所有的厂商都捧着她、赞美她,哪里还见过这种冷遇。

    “你是说我配不上你们‘MK’?!”

    潘亭亭气得杏眼圆睁,狠狠瞪着叶婴!

    “当然不是,”叶婴摇头,静声说,“只是能看出来,潘小姐是个有主见的人。而我设计服装,也一向完只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并不与客人讨论,恐怕潘小姐无法接受。”

    潘亭亭的嘴唇刚要动。

    “而且,凡是‘MK’的顾客,都要预付30%的定金。”叶婴淡淡一笑,“您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无法接受,我们也很理解。”

    盛夏的下午。

    当潘亭亭离开“MK”,终于走进“森”的店里时,已经接近五点钟。潘亭亭板着一张脸,对“森”的店员小姐们的殷勤笑容视而不见,她郁郁地喝了半杯伯爵红茶,才心情略微平复了些。

    “被气到了?”

    森明美莞尔一笑。

    自从那次由越璨出面,正式介绍她同潘亭亭认识,后来她又单独约了潘亭亭几次。每次她都带一些别致美丽的裙子、和时兴的饰物给潘亭亭,再加上刻意迎着潘亭亭的兴致说话,两人已俨然如闺中好友一般。

    “让我猜一下,是不是叶婴让你等她了,”森明美低低地笑起来,“等的时间还不短,对不对?”琼安在“MK”的店外,看到了潘亭亭一直坐在沙发里枯等。

    “你怎么知道?”

    潘亭亭惊讶地看着她。

    “这是她的老把戏了啊,”森明美笑着抿一口茶,讲笑话一样地对潘亭亭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嘛。叶婴啊,好像曾经攻读过消费心理学,最擅长吊人胃口。她常常在公司说,顾客也是女人,骨子里都爱犯贱。越是怠慢她们,冷着她们,她们越是会觉得这个牌子高贵得不得了。只要把顾客的气焰打压下去了,顾客就会像小狗一样,乖乖地听话,然后随便画一个设计图,做一件衣服给她们,她们都会觉得是一件了不起的艺术品。”

    潘亭亭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刚才她在“MK”交了定金,负责帮她量体的却是那个助理设计师翠西,叶婴只是仍旧那样淡淡看了她一眼,就进到设计室去了,再没有出现过。

    “不过,你怎么会进去‘MK’的店里呢?”森明美状似好奇地问。

    “……是有人拜托,我就随便进去露个面。反正到时候穿什么礼服,终究还是我自己说了算,谁还能强逼着我不成?”

    说着,潘亭亭眼睛一瞥,看到了放在森明美手边的一叠设计稿,那都是彩绘的设计稿,里面的模特长发如云、身材曼妙,可不正是她自己吗?

    “礼服的设计图你都已经画出来了啊。”

    饶有兴味地翻看着,潘亭亭发现这几张都是明艳妩媚、夺人眼球的颜色,明黄、浅粉、正红、淡紫,都是她平素出席各种颁奖礼和宴会时最爱穿的礼服颜色。款式也极尽华丽,碎钻、水晶、珍珠、珠片、羽毛,点缀得这几款礼服像童话中娇媚的公主一样,如梦如幻。

    “太美了!”

    潘亭亭越看越喜欢,欣喜地放下手中的水杯,指着那件浅粉色礼服长裙说:“胸口这里再低一点,要低一点才更性感更吸引人。”

    森明美眼底闪过一抹不屑,唇角的笑容依然保持温婉,说:“这几张设计稿只是用来给你做个参考,看看是否是你喜欢的风格。”

    “嗯,喜欢。”潘亭亭笑得眼角生春,睨着她说,“明美,还是你了解我,知道我穿什么好看。”

    “劳伦斯颁奖礼这样的场合,仅仅只是好看是不够的,好莱坞的那些明星们,个个都是顶尖的美人。”敛起唇角的笑意,森明美正色说,“这是你第一次正式亮相好莱坞,又是如此引人注目的身份,必须要让别人能够记住你,牢牢地记住你!记住你的美貌,也记住你的名字!”

    潘亭亭听得有些呆住。

    “今天我先亲手帮你量尺寸,”森明美莞尔一笑,将凝重的气氛淡化掉,“然后我和我的助理设计师们会先出几个正式的设计方案,同你进行讨论,毕竟你最了解自己穿什么最美丽。”

    眼珠一转,潘亭亭娇笑着问:

    “那需要我先付些定金吗?”

    “说这种话,”森明美微嗔地横她一眼,“你能在红地毯上艳压群芳,让我们‘森’也跟着出风头,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那就都交给你了。”

    潘亭亭心满意足地笑着,等森明美亲自为她仔细量过身体各部位的尺寸,又聊了一会儿闲话,这才走出店去。望着潘亭亭一行人渐行渐远,森明美回身对廖修和琼安说:

    “开会!”

    虽然她脑中已有了大致的方案,但是集思广益总是没错的,她必须要让潘亭亭对她设计出的礼服无比满意。

    把其他所有事情都推掉,连续几天开会,森明美几乎日夜留在设计室中,同廖修与琼安反复谈论,设计方案修改了一稿又一稿。夜空渐渐发白,天际闪出第一道晨曦,设计室中的森明美和廖修、琼安还在紧张地研究着各种布料。

    阳光灿烂的上午。

    设计室内,叶婴望着空白的画纸思忖着,提笔,勾勒出几笔线条。翠西小心翼翼地凑过头去,看到她的设计初稿,惊得连连摇头,说潘亭亭应该不会喜欢这个颜色。叶婴笑一笑,凝神静心,用整天的时间来完善设计稿,直到越瑄打来电话,问她是否在家里用晚餐。

    几天后的下午。

    森明美邀请潘亭亭来“森”,看到绘制好的正式设计图稿,半成品的礼服,潘亭亭惊喜不已,连声赞叹。森明美帮她穿上半成品的礼服,将礼服的尺寸调整到每一寸都完美贴合潘亭亭的曲线,为她讲解部完成后将会呈现出的效果。

    潘亭亭手扶着礼服的胸部,兴高采烈地在试衣镜前左右欣赏,提出了自己的一些修改建议。森明美一一含笑记下,同她商量着如何将这些细节加上去。

    离开时经过“MK”。

    戴着墨镜,潘亭亭朝里面望了一眼,店内除了店员小姐们之外,只有那个耳朵、鼻翼、嘴唇都穿了洞的年轻男人和几位贵妇、名媛,仿佛没有人意识到她正从店外路过。仰起头,潘亭亭冷哼一声,在助理们的簇拥下大步走远。

    傍晚。

    晚霞的霞光自玻璃窗洒照进来,礼服裙的大致廓型已经出来,叶婴将手绘的图案覆在需要的部位。一枚枚的水钻密密麻麻、细心精致地被钉上去,叶婴负责胸部,翠西负责裙摆。抬起头,看到翠西深埋着头,专心致志、一丝不苟地钉着每一颗水钻,叶婴的唇角弯了弯,继续自己手中的工作。

    几天后的夜晚。

    在高级刺绣工的几个通宵赶制下,礼服裙的刺绣工作已经完成,手指轻轻拂过那片精致美丽的刺绣,森明美满意极了,她可以想象潘亭亭见到时的欣喜若狂。水钻和珍珠也已钉了上去,整件礼服美丽辉煌、令人过目难忘,廖修和琼安亦相视而笑。

    清晨。

    翠西两眼已熬得通红,将最后一枚水钻钉好在礼服的裙角,再同叶婴一起,小心翼翼地把礼服裙套好在立模的身上。看着部完成的那件礼服,翠西呆呆地张大嘴巴,半晌,才如梦初醒般呆呆地看向身旁的叶婴,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她。

    望着晨光中的那条礼服裙。

    叶婴静然一笑。

    让翠西先回家休息,她自己略收拾整理了一下设计室。整整熬了一个通宵,此时却格外有精神,她关上灯,反手锁好门,转身正准备离开,忽然心生异觉,猛地抬头——

    晨曦中,一个高大英挺的身影逆光而立!

    “嗨。”

    那身影仿佛压下来一般,如一座山,将叶婴的光影部笼罩住。她的心脏瞬时攫紧,迅速后退了一步,后背顶到设计室紧闭的房门上!

    “呵,你在害怕?”

    低哑得近乎性感的声音逼近她,逆光的晨曦中,越璨的面颊隐约有微青色的胡须痕迹,身上混合着浓烈的烟草、酒精的气味,仿佛一夜未眠,他这样似笑非笑地逼近着她,散发出无比危险的气息,眼底似是嘲弄又似是冰冷。

    “……是你。”

    后背紧抵着房门,叶婴吃力地侧过头去,试图拉开同他的距离,然而他的呼吸依旧在她的耳畔,滚烫的,一下一下的呼吸,灼热危险得仿佛一点就着!

    “你来干什么?”

    心头的波动勉强抑制下去,叶婴恼怒于自己刚才的失措,她又将头转过来,唇角勾出一抹浑不在意的笑容,眼睛亮幽幽地直视着他,说:

    “莫非大少是来做间谍的,要看看我设计出的礼服能不能比得上森小姐的作品?”

    越璨眼神古怪地回视着她。

    “你一整晚熬夜,就是在做潘亭亭的礼服?”

    “否则呢?”她笑笑地说,“难道我在这里一整晚,就是在等你来找我吗?”自从大雨滂沱那晚,这是她第一次单独见到他。那晚他说过的每句话,她都还记得非常清晰。

    “潘亭亭的事情,你是故意的。”居高临下将她牢牢困在房门和双臂之间,越璨缓声说,“根本不是什么想到了一起,而是你知道明美想用潘亭亭打开知名度,就故意去跟她抢。”

    “哈哈。”

    叶婴笑了,她笑着斜睨他。

    “还真让我说着了,大少果然是为了潘亭亭的事情来的。怎么,森小姐担心潘亭亭会选择我的设计,专程请你来当说客的吗?没错,那次在餐厅里看到潘亭亭同你们一起吃饭,我就猜到了森小姐的意图。所以,我也偏偏要用同样的企划案,偏偏就是要同森小姐抢,怎么样呢?”

    越璨面色沉郁。

    “心疼了?”叶婴笑容妩媚,“可惜,就算是你来当说客也不行,我不会把潘亭亭让给森明美的。我就是要把森明美看中的东西都一件一件地抢走!我就是心狠手辣!我就是喜欢伤害‘无辜’!我就是已经整个人都扭曲了!怎么样呢?!”

    清晨的店内。

    越璨的面容陷在阴影中,她的笑意盈盈却仿佛金黄色的晨曦点亮。她的笑容是挑衅的,他沉怒地咬了咬牙,极想伸出手来一掌捏死她,却又想就这样紧紧挨近着她,看她睫毛的颤动,呼吸她身体的温热芬芳。

    “你答应了越瑄什么?”

    闭眼忍耐了一下,越璨声音粗噶地问。昨晚听到谢沣的汇报,他一夜无法平静,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来到这里直接找她问个究竟。

    “嗯?”

    话题转得太快,叶婴愣了愣。

    “昨天,越瑄让几家珠宝店的经理过去,”越璨深吸口气,直直逼视着她,“说是要挑选钻戒……”

    “哦。”叶婴眨眨眼睛,笑了,“原来你是来问这件事情的。”

    “你……”

    他怒瞪着她。

    瞅着他,她连眼角都是笑着的,轻飘飘地回答他说:“是的,我答应了越瑄的求婚。”

    手指一紧,越璨的面色瞬时苍白。

    “都怨你,越瑄应该是想要给我一个惊喜的,现在被你破坏掉了。”她埋怨似的说,回眸又笑道,“不过,我会假装不知道,省得辜负了他的苦心。”

    “你说的是真的?”

    眼神有些恍惚,越璨想装作毫不在意,然而血色一丝一丝从他的面容褪去。

    “难道你以为是假的?”叶婴好笑地看着他,仿佛并不在意他无意识的双手已经将她的肩膀握得咯咯作痛,“你不是早就说过,我为了复仇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吗?既然如此,越瑄喜欢我,我答应他的求婚,有什么稀奇?”

    “叶、婴!”

    越璨目喷怒火。

    “谢谢,你终于喊对了我的名字。”她笑得眉眼弯弯,“但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生气呢?”

    “你——”

    咬牙克制住扼断她的喉咙的冲动,胸腔急剧地起伏着,他深呼吸,沙哑地问:

    “你喜欢他?”

    “谁?”

    “越瑄!”

    “唔,”她笑一笑,“喜欢。”

    眼神阴厉,越璨不敢置信地瞪着她,随即“霍”地一声,怒火如同火山喷发般狂燃身,他面色铁青,对着她的面孔高高扬起右手!被禁锢在房门处无处可躲,她惊得刚刚闭上眼睛,耳边就掠过一阵凌厉的风声,脑中一片空白,脸颊却没有火辣的痛感。她正想略松口气,自头皮处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的十指插入她的发间,狂怒地纠缠拉扯着她的长发,痛得她整个人要裂开了一样!

    “咝……”痛得头皮要炸开,叶婴在他的双掌间挣扎着喊:“痛!放开我!”

    “你也知道痛?!”

    看着她惨白着脸疼痛的模样,越璨眼底狂怒,双手更加死死地揪紧她!他想让她痛,他要让她痛!即使她再痛上千万分,也比不上他此刻的万分之一!乌黑冰冷的发丝在他的指间,他死死地揪紧着她,怒瞪着她,突然粗暴地凑上去,吻住了她!

    那是野兽般的吻法!

    他啃咬着她的嘴唇!啃咬着她的脖颈!啃咬着她的肩头!他用牙齿死死地咬住她!将她咬出血来!他要让她痛,要让她哭,要让她再也不敢!鲜血的腥气在他的口齿间弥漫,如同满腔的怒意和沉痛有了发泄的出口,他从她的肩头又一路吻上来,死死吸吮翻搅住她滚烫的唇舌,要将她体内所有的水分都吸干一般,危险愤怒如嗜血的野兽!

    被他这样地吻着。

    她痛极了。

    那如火山喷发般的灼热,他黑发的头颅在她的胸前、肩颈狂烈地吻着,他仿佛在痛意地燃烧,也燃烧着她,连周围的空气都燃烧了起来!被他死死按压在房门上,他的身体紧绷火热,呼吸中是万物焚烧的气息,她的呼吸也开始紊乱,就像少年时,就像那蔷薇盛开的深夜,她的双臂渐渐拥上他的颈背,他吻着她,体温滚烫到了极点,他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身体某个器官的变化!

    “你是故意的……”

    极力压抑地喘息着,越璨挣扎地拉开一点同她的距离,理智渐渐回来,他眼神古怪地瞪着她那被咬肿的双唇,低低自嘲地说:

    “你是故意说这些话来刺激我,对吗?你以为我会上当?你以为——”

    手指用力地揉搓着她滚烫的双唇,他的眼底翻涌出残忍的戾气。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害怕?!就会妥协?!就会屈服?!你以为我还喜欢你?!你以为你撒这种谎,我就会心神大乱,从而任由你摆布?!叶婴,你也未免自视太高了!”

    晨曦映亮店内的空间。

    玻璃橱窗外,清洁工人已经开始打扫步行街,街面上的地砖还染有夜间的露水,深深浅浅的湿痕。

    面对着越璨。

    胸口还有隐隐的起伏,双唇残留着暧昧的红肿,叶婴却眼瞳幽黑,仿佛刚才那个被激烈吻住的人并不是她。她细细地打量着他,如同在欣赏他此刻的表情。

    “我哪里敢这样想,我还没有那样自作多情。”

    叶婴随意地笑了笑。

    “我当然知道,大少早已经将过去忘得干干净净,只是嫌我碍了你的眼,才一心只想将我赶走。不过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即使越瑄跟我订了婚,也未必会回到谢宅。我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让你想起……”

    “够了!”

    越璨怒声喝断她。

    “你究竟要怎么样?”声音仿佛从干哑的嗓中挤出来一般,缓缓地,带着令人窒息的威胁感,“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你为什么要一直逼我,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不清楚?”叶婴嘲弄地说,“大少,你不帮我,还不允许别人帮我,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越璨盯紧她,面无表情地问:

    “你只是想让他帮你?不是因为喜欢他?”

    叶婴没有回答他。

    “好。”思忖良久,越璨下了一个决定,眼神沉暗地说,“既如此,不如我们来赌一把。”

    “赌?”

    她抬眼看他。

    “就以潘亭亭这件事。”低头看着她,越璨缓缓地说,“劳伦斯颁奖礼上,如果潘亭亭走红地毯的时候没有穿你设计的礼服,那么,你就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放下这一切。”

    “这么想让我走啊……”叶婴嘲弄地说。

    “如果潘亭亭穿了你的礼服,”沉沉吸了口气,他的双唇贴在她的发顶,“那么,我会认输。”

    不再阻止她。

    不再试图让她远离这一切。

    “你以为我有多蠢?”

    勾了勾唇角,叶婴回答他说:

    “无论潘亭亭是否会选择我的礼服,越瑄都会支持我。我为什么要冒着风险,来跟你打这个赌?”

    “那你赌吗?”

    继续将她压紧在房门上,越璨逼视着她的眼睛问,他的声音极轻,充满了危险的胁迫感。

    “嗯。”

    回视着他,叶婴点一点头:

    “好,虽然没有这个必要,但是,我跟你赌了。”

    看着叶婴挑衅般地朝他勾出小指,越璨审视着她,缓缓用自己的手指勾住她那根洁白的手指,于是赌约正式生效。

    越璨声音喑哑地说:

    “你输定了。”

    “未必。”推开他的胸膛,在万千道金黄色的晨曦中,叶婴对他灿然一笑,“但请你记得,愿赌服输。”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爱搜书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明晓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晓溪并收藏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