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起,就有个梦想。

    我梦想跟你在一起,直至白头,也不分离。

    傅子遇篇

    八月的马里兰大学,蓝天碧透,阳光澄澈。微微炽热的午后,清凉宜人的图书馆,是书呆子们最好的去处。

    傅子遇从不承认自己是书呆子。但身为医学院最优秀的博士生,他还是很喜欢泡在图书馆的。今天下午,他就是想去图书馆借阅今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的最新著作。

    然而热门的,当然也是抢手的。他刚根据索引走到书架旁,就看到了医学院其他几个学生正在寻找。他心里暗叫一声糟,脸上却笑呵呵的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Hi,找到那本完美的著作了吗?”

    虽然傅子遇是一年级博士生,在医学院却颇有声望。因为他几乎囊括了一个男人能有的部优点:高大、英俊、成绩好、家境好、脾气好。

    人人都爱傅子遇。人人也都知道,同为华人学生中的佼佼者,傅子遇几乎就是个完美而优雅王子。而犯罪心理系那个薄靳言?OMG,不说他冷酷撒旦好了,至少也是个惹不起的怪胎。

    所以此刻傅子遇开口,肤色不同的几个学生都转过来。然而出乎他的预料,他们都露出无奈而失望的神色:“没有,已经被人借走了。”

    傅子遇继续笑盈盈的问:“被谁借走了?”

    有人往长长书架尽头一指,那里灯光清亮,有个年轻男人坐在桌前,低头正安静阅读。

    “还能是谁?”有个身材矮小戴着眼镜的亚洲学生愤愤道,“图书馆霸主Sin”

    每个交际圈,不论大小,都有其约定俗成的地位划分。那么薄靳言,应该就算是书呆子圈里名副其实的霸王。因为他智商极高成绩极好,脾气还极傲慢。而且他从本科生阶段就开始帮助FBI破案,所以他又很“酷”。哪怕是学校里真正的****家族学生,也不愿惹他。

    而现在,薄靳言显然正心安理得的把他的霸王特权发挥到极致他面前的桌上,至少堆放了二十本书。他们医学院学生心心向往的那本神作,就被他很随意的丢在一堆书里。

    傅子遇被众人推选为“代表”,与薄靳言“交涉”,理由是中国人跟中国人好沟通。而且以傅子遇在学校的社会地位,也不可能拒绝这个正义的要求。

    不过,当身后诸人都有些紧张的拭目以待时,傅子遇看着几米远外的男人,却有点想笑。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薄靳言。但这完不妨碍他看清他的幼稚。

    没人能一下午看完二十本书。这家伙却把这么多珍贵热门书籍囤积在自己的地盘里,这跟幼稚园小朋友霸占玩具有何区别?不愧为十九岁的跳级博士生。智商虽然破表,情商却被丢到爪哇国去了。

    傅子遇大大方方在他对面坐下,言笑晏晏的盯着他:“嗨,我是傅子遇。”

    他用的是中文。薄靳言抬眸看了他一眼。清俊似玉的脸颊上,那双修长的眼平静无波,就像在看一团空气。

    然而他面无表情的低头继续看书。

    身后诸人,都为薄靳言的冷傲而忿忿。傅子遇却半点没生气,而是语气温和的问:“我想问问,这本书如果你暂时不看,我能否先借走?”

    薄靳言这次头都没抬,淡淡的答:“不看我借来干什么?浪费我的时间以及成功引来你们的无聊围观吗?”

    傅子遇愣了一下。

    抛去这男人如传闻般强大的毒舌不说,他还注意到,薄靳言翻书的速度极快,一页、一页、一页……他的手指就像鼠标,轻快的从页面自上而下划落,而视线也就追随着手指,飞快的移动……然后一页就看完了。就他愣神这一会儿功夫,薄靳言已经翻了五六页。

    如果是这样的速度,二十本书,这个男人真的能在一下午看完。

    傅子遇站起来:“不好意思,打扰了。”

    薄靳言没理他。

    回到书呆子群里,大家看他神色如常的空手而归,都有些失望。傅子遇却心平气和的说:“事实上,他并没有做违反图书馆规定的事,也谈不上‘霸占’我想他在借阅时间里能看完那些书。”他耸耸肩,甚至唇畔还有一丝自嘲的笑:“尽管这有点侮辱我们的智商,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指责他。”

    他说这番话时,是背对着薄靳言的,所以没看到后者又抬起头,瞥了他一眼。

    众人都有些无奈,但既然傅子遇这么说了,而且还在理,也只好作罢。郁闷的等薄靳言“御览”完毕,再伺机下手。而傅子遇见薄靳言把那本书排在最后一个看,估计着是轮不到自己了,索性先走了。

    只不过踏出图书馆时,他下意识又回头,望了望远处那个桀骜孤立的身影。

    的确是个我行我素的怪胎,但似乎并不让人觉得讨厌。他想。

    傍晚的马里兰市,暮光湛湛,宁静漂亮。

    韩雨濛穿一身浅蓝抹胸晚礼裙,长发高高束起,站在二楼阳台上。晚风吹拂着白皙裸露的肩头,带来丝丝点点的凉意,她也不在意。

    站了足足十分钟,其实还没到约定时间。但远远的,终于望见一辆熟悉的雷克萨斯,沿着小镇公路驶来。

    “Kris!(克瑞斯)”她用力挥舞着纤细修长的手臂,转身提着裙子就跑下了楼。在楼梯遇到哥哥,他佯装生气的皱眉:“有点淑女的矜持好不好?现在你眼里只有Kris了!”

    韩雨濛笑着跑远不回答,心想:哪里是现在啊?从很早很早的时候起,我的眼里就只有他了。

    韩父韩母正在一楼喝茶。韩雨濛跑下去时,刚好看到佣人给Kris开门。他今天穿着白衬衣,休闲西装,更衬得整个人修长俊秀。

    二十岁的Kris,就比她见过的绝大多数男人,更如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Kris,你来了。谢谢你今天接我去舞会。”在父母面前,雨濛才是真正的淑女,十七岁的她,优雅大方不输Kris就读的大学里,任何成熟的女孩。

    Kris礼貌的朝韩父韩母颔首打招呼,文质彬彬的模样,令他们也觉这样一对小儿女站在一起,实在赏心悦目登对无比。

    “早点回来,注意安。”他们放心的将女儿再次交给了这位青年。

    一上车,摇上车窗,韩雨濛就把手袋丢到一旁,伸手勾住他的脖子。Kris被她亲得笑容满面,也想她想得慌,索性把车停到个角落里,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狠狠就吻下去。

    很多时候,他们的亲热都是以雨濛的挑逗开始,以她的溃败告终。旁人都不知道,看似温柔厚道无比的Kris,一旦亲热起来,又凶又霸道。

    这次也是他在念大二,她还在高中。他比她忙得多,两人快有一星期没见了,这一亲上,雨濛就感觉到他热烈而压抑的欲望。

    天色如同一团浓墨,星光灯光就是碎玉点缀其中。雨濛被他压在车椅上,铺天盖地间,只能看到他乌黑璀璨的眉目。

    “子遇……子遇……”每当在他怀里呼吸困难时,雨濛就喜欢喊他的中文名字。而这总是令他笑意更深。

    “去我家?”他意有所指。

    他上大学后,就从家里搬出来住了。韩雨濛脸色发烫,用手指戳戳他的脸:“我们还要去Party呢!”

    “晚两个小时没事。”他说。

    事实上,整晚不去更好。

    两人是从停车场一路亲到电梯里的。到家门口时,雨濛整个人已经挂在他身上,不分东南西北、火热的舌吻着。

    一进屋门,他就把她抵在墙上,裙子撩了起来。少女的娇嫩,在车上已被他揉捏得足够湿润荼蘼。他极其温柔的亲着她,动作却坚定有力无比,几乎是一送而入。

    韩雨濛整张脸就像通红的苹果。哪里想到才一星期没见,Kris会变得这么狂野?

    但这也正常。他们暑假才有了第一次,然后就分开了。相对于她来说,他已经是成年男人了,当然欲望会比较强烈。

    雨濛的头发已经散乱,晚礼长裙还好端端在身上,只是完被他推到了腰上,弄得皱皱巴巴。两条光滑纤长饱满的大腿,缠着他的腰,整个人都悬空,靠他的双臂托着柔软的臀瓣,随着他的撞击,一下下的抖动着。

    而这一幕,在傅子遇眼里又是如何呢?

    十七岁的少女,属于他的女孩,他的初恋,他的唯一,娇嫩得像沾着露水的花瓣,在他怀里颤栗,绽放。巨大的怜惜被勾起,只想就此埋在她身体里永不离去,让她感受他的存在,他是这么的、这么的想要跟她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不想管,只想跟这个女孩在一起。

    说是两个小时,可这样的年轻爱侣,一晚上都不知餍足。

    直至快到韩家的门禁时间,Kris才依依不舍从她身体里出来,可还是搂着她,一寸寸亲吻她湿腻腻的皮肤。

    这是雨濛最喜欢的一部分。因为从那些缠绵的亲吻里,她能感觉到,他深深的怜惜。

    “告诉你一件事。”她咬着他的耳朵,“我决定了,明年也考马里兰大学医学院。”

    他的身躯骤然一顿,从她胸口抬头,定定的望着她。那清亮的眼睛里,升起很浓很浓的笑意。

    “我真想现在就向你求婚。”他说。

    雨濛窝在他的胸膛里,甜甜的笑了。

    Kris,Kris,我的子遇。

    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只想天天月月年年,都跟你在一起。

    傅子遇第二次见到薄靳言,是在校医院里。

    他是百里挑一的高材生,人脉又活络,自然很早就到校医院实习。

    这天午后,他正在办公室里休憩,护士来敲门:“Kris,吉姆医生吃饭还没回来。来了个病人,他有个小问题,你能否处理一下?”

    “什么问题?”

    “他吃鱼被刺卡住了喉咙。”

    “OK,立刻让他进来。”子遇打开柜子,把一些必要工具拿出来。一转头,看到护士放下的病历,Sin这个英文名字旁,还签了“薄靳言”三个醒目嚣张的中文字。

    傅子遇忽然又想笑了。

    上一次遇到被鱼刺卡住喉咙的例子,是七岁的小男孩啊。

    薄靳言今天很暴躁。因为他提出要访谈一名最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居然被监狱方拒绝了。并且在看资料的时候,由于走神,还被鱼刺卡住了喉咙。喝了一大碗醋后,竟然还卡在那里。

    一进医生办公室,就见一个年轻男人坐在桌后。跟他一样黑色的短发,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明亮温和的眼睛。

    薄靳言的目光淡淡扫过他,没出声,坐下。

    诊断和治疗过程很快。傅子遇那双拿手术刀的手,拿个镊子从他喉咙里夹出根细刺,轻而易举。只是望着冷面天才揉着自己的喉咙,极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傅子遇居然也有种欣慰和荣幸的感觉。

    “谢谢。”薄靳言站起来,又淡淡扫他一眼说,“医学院的学生诊病,如果将来不良影响或并发症,是否医院也会负责?”

    傅子遇怔了一下。

    如果说之前还对他的幼稚和聪明,产生了奇异的好感。那此刻,傅子遇感到自己的专业操守遭到了彻底的侮辱。

    OK,医学院学生诊病当然是不合规矩的,病人担心效果也正常。但是老天,你只是被一根毛发般的鱼刺轻轻扎住,而且已经完取了出来,见鬼的并发症!

    傅子遇沉默片刻,非常礼貌、谦逊的笑了:“当然,有任何问题,我个人负责。我会在你的病历本上签字。”

    薄靳言似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刚要离去,又听到傅子遇说:“对了,鉴于你如此担心有并发症,我的医嘱是:一个月内最好不要吃鱼,避免再次被鱼刺卡住你那细微的伤口就可能有无法预知的感染。”

    到了此刻,薄靳言好像才正眼看向了他,低沉悦耳的嗓音,漆黑淡漠的眼睛,隐隐带着不悦和质疑:“一个月?”

    傅子遇特别诚恳的点头:“一个月。”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怪。

    譬如一个月前,傅子遇对薄靳言,只多次听闻他的大名,却始终没有在校园遇到过。而现在,到学校餐厅吃个饭,都能邂逅。

    明净的灯光下,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只有他衣冠楚楚的独坐一隅,也没人跟他同桌。而傅子遇身旁,是一大堆朋友,男男女女笑声不断。

    打好饭时,傅子遇特意绕了个大圈,经过他身旁。这一路过,却又忍不住笑了。

    因为美闻名的犯罪心理学天才,刚刚二十岁就已经帮助FBI破了几起大案的年轻男人,正一手持刀,一手持叉,旁边还放着双筷子,修长的眉头轻蹙着,专心致志在剔鱼肉。一整条鱼已经被他剔得差不多了,只剩个骨架,旁边的盘子里,堆着层层叠叠的鱼肉,还有挑出来的一堆细细密密的刺,煞为壮观。

    为了“安的”吃鱼,他竟然付出了这么多精力。

    傅子遇头一次因为自己的一句戏言,感到阵阵愧疚。

    在许多人惊讶的目光里,他在他对面坐下,抬头笑望着他:“嗨,我可以坐这里吗?”

    “我吃饭不喜欢旁边有人。”

    “哦。”傅子遇很随意的答了一句,却不挪窝,自顾自吃了起来。

    韩雨濛五岁就认识傅子遇了,那年他八岁。

    在之后的十多年里,他是哥哥,是邻居,是朋友,是青梅竹马无可取代。

    唯独不是她的男朋友。

    但她却早已爱上他,从年幼的她懂得“爱情”这个词的意义开始,她就知道是他。那么好的男孩,仅仅是暗恋他,就让她品尝到爱情里许多许多的甜蜜。

    很快,她长到十六岁上了高中,而他上了大学。

    那个时候,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用“暧昧”一词形容,最精准不过。每次参加舞会,他的舞伴必然是她;他会似远似近的轻搂着她的腰;他会在灯下注视她甜美的笑靥,嘴角始终噙着浅浅的温柔的笑。

    他们知道彼此的一切喜好,一切习惯。她甚至知道,他最痒的地方在后颈处。每当她佯装发脾气挠他那里,总是被人高马大的他拦腰抱起,然后似笑非笑的盯着。

    只差一点,他就能低头吻她。

    而当她在他怀里时,那滚烫如灯火般的气氛,就像要把她灼烧殆尽。

    可好像有某种默契,他们谁都不说。长达一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就这么游走于情人和朋友的边缘。没有其他人捣乱,比谁都亲密,但就是没往前踏一步。

    韩雨濛想,自己也许知道他在顾虑什么。因为他的顾虑,就是她的顾虑。

    不是怕太了解彼此缺乏激情,也不是因为情窦初开羞涩难言。

    他们怕失去。

    人生如此无常,即使十六岁的韩雨濛,也看过许多聚散离合。他们是这么好的朋友,可以一直这样拥有彼此,直至老去。倘若真的成了情人,日后分手,就会永远失去彼此。

    她不想失去他啊。所以宁愿踟躇于原地。

    直至她十六岁生日晚宴那天。

    完美大学生傅子遇,在一帮高中生眼里,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更何况这天他还带了一位性感的金发美女出席,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然而在如此美好的音乐灯光夜色里,韩雨濛一点也不高兴。她觉得这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个生日。看着美女的手挽在傅子遇的胳膊里,她就想把他们俩都丢出去。

    后来她就喝得有点多了,香槟鸡尾酒伏特加……酒不醉人人自醉,她没到醉的时候,但隐隐约约就想放纵。不想再压抑,压抑对他的爱情。

    模模糊糊间,一个人走到了游泳池边。荡漾的水光映着星月,跟隔着数米远的Party,简直是两个世界。

    她坐在长椅上吹风,很快就有人跟了过来。

    是同班的男生,所有人心中的王子,金发碧眼,英俊高大。

    “嗨,Joe”男孩漂亮的侧脸在夜色里如同雕塑般,澄澈的蓝眼睛里漾着波光,“做我女朋友好吗?”

    韩雨濛怔怔的望着他,没回答。

    男孩手撑在椅背上,弯腰吻下来。雨濛缓缓闭上眼睛,迎接这个未知的苦涩的吻……

    猛然间听到急促的脚步声,雨濛一下子睁开眼,就见男孩被人生生从自己跟前拽走。

    Kris

    笔挺的西装将他衬得俊美逼人,白皙的俊脸隐隐泛着红晕,又有些阴沉。那双从来温柔的眼睛,明显生气的望着她。

    “你在干什么?”男孩愤怒的抓住他的衣领。

    “你又在干什么?”傅子遇的脸色比他更加不好。

    众人的惊呼声中,韩雨濛瞪大双眼。两人迅速扭打在一起。

    这场斗殴很快就结束了。

    傅子遇虽然年长几岁,但他是斯文的医科生。男孩却是高中篮球队长,肌肉精壮又发达。很快两人脸上都挂了彩当然傅子遇看起来更加惨不忍睹些。

    两人被拉开后,韩雨濛只看着傅子遇,生气的拉着他的手:“你跟我过来!”说完也不理其他任何人,拉着他就上了楼。

    刚进房门,她就感觉到腰间一紧,被他扣在了墙上。年轻男人的呼吸充满热力,那双眼更是澄黑澄亮。

    韩雨濛抬头盯着他。

    仅仅对视了一瞬间,两人同时伸手,紧紧抱住了彼此。压抑许久的、炽烈如火的吻,就这么迸发,再难阻挡,再难停止。

    吻了很久很久后,他抱着她,坐在阳台上。阳台外是一棵大梧桐树,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而她的哥哥,焦急的在外头敲门:“Kris!你跟Joe在里头干什么!老天,你要是敢对我妹妹做什么,我一定杀了你。”

    他们才不理愤怒的哥哥呢,抱着一直亲一直亲,直到宾客都散去,十二点整,他星眸灿烂的低头看着她:“生日快乐,我的公主。”

    韩雨濛又欢喜又忐忑,只伸手勾着他的脖子:“你确定?”

    你确定我们要开始?

    “我确定。”他和她亲密熟悉的好像一个人,他完知道她在想什么,轻声在她耳边说:“别生气,那个女人是我母亲同事的女儿,非要我今天带她玩我甚至没记住她叫什么名字。事实上,我本来就想等你十六岁生日,向你表白。”

    让你久等了,我的公主。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知道你在害怕什么。

    有多少人,在十几岁时就许诺了一生,却无法实践。

    可是我有信心。因为从很早很早的时候起,我就喜欢了你。

    我的女孩,最美好的女孩。

    我向你承诺,不会让我们的爱情失败,直至终老。

    当薄靳言和傅子遇成为了一个“小圈子”时,几乎惊掉了马里兰大学里所有人的眼镜。

    不过这个圈子的规则,跟其他任何人都是不同的。简单的说,就是傅子遇基本成了薄靳言的保姆。

    成为了他的专用医生;每天一块吃饭,到图书馆看书;为他挑选查案助手,帮他处理FBI等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后来甚至连衣服,都是傅子遇一块帮他买了。再琐碎无聊的事,他都任劳任怨的代劳,而薄靳言则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的付出。这种相处模式,就这么固定下来,延续了很多年。

    当然,两个同样英俊优秀的华人男子,形影不离出现在校园里,每次总能吸引许多人的目光。大家无一例外的认为,他们是Gay。对于这个传言,傅子遇只是失笑说:“当然不是,我们是兄弟。”而薄靳言……他根本不在乎别人讲什么,甚至某一次,犯罪心理系有个还算能跟他讲上话的师弟,问他是不是gay。他想了想,非常严谨的回答:“我现在跟Kris的关系,的确跟gay没有多大区别除了我们没有肉体关系。”

    这话传到傅子遇耳朵里,就成了……

    “Sin跟人抱怨,Kris一直没跟他上本垒。”

    “当然,他们当然是Gay。”

    真是令他苦笑无语。

    不过这个传言,很快就被打破了。因为傅子遇有了女朋友。

    是大一新生,也是亚洲人,清秀可爱得纯洁的百合。人人都夸傅子遇艳福不浅,因为这么娇嫩的小姑娘,谁不羡艳?

    傅子遇也觉得这女孩很不错,从此二十四孝男友,精心呵护。只是薄靳言不太喜欢这姑娘,所以他并没有把自己的女友纳入小圈子里。

    傅子遇跟这个女友在两年后分手。她提出分手时,傅子遇很意外:“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还是你有了别人?”

    好聚好散,但他不想不明不白。

    女孩却轻声说:“Kris,你对我很好,非常好。从来没人这么好过。可是,我们都知道,你心里有个洞,没人能填满。所以我只能离开。”

    傅子遇沉默良久,点了点头。

    其实并不是只有同学们,对这两个男人奇异的友情感兴趣。甚至连学院的教授,都颇感兴趣。有一次,医学院院长遇到犯罪心理系主任,笑着问:“我早就听说过,你们的Sin是个非常孤僻的家伙。为什么Kris会成为他唯一的朋友?是因为Kris的脾气足够好吗?”

    犯罪心理系主任却摇了摇头,答:“你还记得Kris读本科阶段的那起事故吗?在我看来,恰恰相反。不是Sin需要Kris,而是Kris需要他。我想Sin也很清楚这一点,才会让Kris成为自己的朋友。”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他来了,请闭眼 爱搜书 他来了,请闭眼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他来了,请闭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丁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墨并收藏他来了,请闭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