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简瑶静默片刻,只觉得吸进胸腔的空气,仿佛都带着丝丝凉意。

    “那我先打车回去了。”她转身,大概估计门的方向,慢慢一步步走过去。

    “等等简瑶,我有话对你说。”裴泽的声音更近了,仿佛就在她背后不远的地方。

    简瑶转身,黑暗中却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你说。”

    裴泽忽然低笑了一声,这次简瑶辨清了,他的声音从房间那边传来,但是不知道他具体站在哪里。

    “胆子真的好大。”裴泽轻声说,“知道你的前任王婉薇吗?你们气质很像,但是性格完不一样。”

    简瑶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部门的人,一直对王婉薇讳莫如深。当然这也是尹姿淇当初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因为员工吸毒而死绝不是光彩的事。

    但裴泽却主动提她了。

    “怎么突然提到她了?”简瑶用镇定的声音问,“她以前是你女朋友?”

    这回,裴泽却答得坦然:“不是,只是觉得你们挺像。你站着别动,我马上出来。”

    黑暗里传来一些声响,他像是在拖拽什么东西,摩擦地面发生“骨碌碌”的声音。

    “你平常看到的、你认为的那个人……”他的声音仿佛带着几丝蛊惑,“并不是真实的我。”

    简瑶的心头,终于蹿上阵阵凉意。

    而心跳也开始加速:“是吗?那什么才是真正的你?”

    “你以后会慢慢发现。现在,我们先开始今晚的节目。”他含笑说,然后简瑶终于看到,一个黑黢黢的模糊身影,从一间房门口,朝自己走过来。

    “你能不能先把蜡烛点上?”简瑶的声音有点干涸。

    “不。这样才好玩。”裴泽越走越近,“难道你还没猜出来,一切都是我计划好的?目的,就是留下你。”

    一片模糊中,他突然朝她伸手,看样子是想抓住她。

    简瑶后背浸满寒意,心跳仿佛也漏了一拍,转身就往门的方向跑:“别过来……啊!”

    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简瑶骤然失去平衡,身体朝前扑去,“咚”一声头撞在地板上,疼得眼冒金星。同时听到一声轻响,什么东西摔在地上弹出去了。她伸手一摸装有监听器的胸针掉了!监听器的有效范围很小,薄靳言很可能听不到她的声音了!看不到也听不到!

    “简瑶!”耳朵里果然立刻传来薄靳言清冷的声音,“如果没事,就哼一声。”

    简瑶立刻哼了一声,但薄靳言显然没听到,因为他又重复了一遍。

    就在这时,身后裴泽脚步声骤然加快,笑意也更明显:“摔了吧?谁让你躲我的。别动,我拉你起来。”话音刚落,简瑶忽然听到背后一阵疾劲的风声,然后一具温热而沉重的男性躯体,撞在她身上。

    两个人都发出痛呼。

    最后关头,裴泽用两只胳膊先撑住了地面,所以才没把简瑶撞得太痛。

    简瑶身都绷紧了,喊道:“你起来!”

    裴泽却一动不动压着她:“我不起来。是你把我绊倒了。亲我一下,我才起来。”

    简瑶忍无可忍,一脚朝他身上踢去!正中胸口。裴泽吃痛,一把抓住她的小腿,她穿的是裙子,这一踢裙摆滑到了大腿根,只感觉到他有力的手掌,滚烫的钳在她微凉的皮肤上,动弹不得。

    小区门口。

    在简瑶一声尖叫,就此失去声音后,薄靳言只思索了一瞬间,就有了决断,立刻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小区里灯光柔和,行人稀少。薄靳言沉着一张俊脸,大步往裴泽住的那栋楼走。同时拿起对讲机:“报告情况。”

    1、3、4、5号位的人都说自己的方位角度有限,看不见,2号位是一位狙击手,就在裴泽家对面写字楼楼顶上。他扛着把W03型狙击步枪,透过红外夜视镜,能把客厅的情况看个大概。

    “报告:疑犯A用身躯将小鸟压在地上。射手已就位,是否射击?”

    “疑犯A”是裴泽的代号,“小鸟”是简瑶的代号,都是薄靳言提前设定的。

    薄靳言已经走进楼门,上了电梯,里头就他一个人。闻言眉头轻蹙,脸色更是不好看。但他微一沉吟,答:“做好射击准备,继续观察。”

    谁知电梯刚往上走了两层,狙击手的声音又传来:“报告:小鸟挣扎,疑犯A抓住了小鸟的腿。射手已就位,是否……”

    话没说完就被薄靳言冷声打断:“还等什么?开枪!”

    裴泽家中。

    简瑶的腿被裴泽抓住,也没有再妄动。两人在黑暗中对峙片刻,裴泽忽的笑了:“你这个女人戒心真的好重,想给你惊喜,还要先上刀山下火海一番。”

    这话依旧让简瑶惊疑不定,他却已松开她的腿,嘴里还念了句:“皮肤真好……起来吧,我拉你,开灯,成了吧。”

    简瑶心头一松,不管他这话是真心还是玩花样,她都要赶紧离开这里。

    刚要撑着地面爬起来,突然听到“嗤”一声闷响,像是从很远的地方破空而来,然后她上方的裴泽身体陡然一僵,就像被人定住了。

    “什么……”他嘴里低喃了一句,“砰”一声,再次摔在她身上。

    简瑶条件反射就伸手推他,然而这次他的身躯格外沉,而且……一动不动。

    简瑶终于把他推开,踉跄着爬起来,靠着墙,气喘吁吁看着地上趴着的裴泽。

    他怎么……不动了?

    突然间,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摸出来,是薄靳言!

    立刻接起:“靳言,裴泽突然不动……”

    “开门。”薄靳言打断她,“我到门口了。”

    “你安排了狙击手?”简瑶惊讶的看着薄靳言。虽说是为了保护她,但这种事发生在眼前,还是感觉有点夸张。

    “嗯。简单利落。”薄靳言答。

    此时电闸已经打开,屋内通亮一片。监听器也从沙发下找出来。

    薄靳言迈开长腿,从地上躺尸般的裴泽身体上跨过去,说:“射出的是麻醉针,他一个小时后会醒。”

    简瑶也跟着跨过去。薄靳言走到一间房门口,那里有一个推柜,覆盖着一层白布。简瑶立刻明白刚刚裴泽就是推这个东西出来。

    薄靳言一把将白布揭开。

    蛋糕。

    居然是一个圆形水果慕斯生日蛋糕,蜡烛都插好了,用玻璃盖罩住。旁边还有塑料刀和纸盘子。

    薄靳言转头看着她:“你今天过生日?”

    简瑶也很意外,点点头。但是是阳历生日,她家乡习惯过阴历生日,所以她都没放在心上。

    她不由得回头,再次看上地上的“躺尸”裴泽搞这么多,居然是要替她过生日?

    现在回想起来,他那些话,似乎还真有这样的意思:今晚的节目、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想给你惊喜……

    天……乌龙了,薄靳言还把人给狙了!

    像是能读懂她的心思,薄靳言目光冷冽,毫不心软的样子:“你就知道他刚才没动过别的心思?”

    简瑶一想,也是。刚刚黑暗里她和裴泽几次对峙,似乎气氛也有点微妙。

    “那现在怎么办?”她问。裴泽一醒,自然起疑,他们的身份岂不是暴露了?

    薄靳言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手插裤兜里,走到她面前:“电击棒。”

    简瑶递给他,不明所以。

    薄靳言在裴泽身旁蹲下,打开电击棒开关,朝他后背就是利落的一摁!已经昏迷的裴泽,顿时诈尸般无意识痉挛起来,惊得简瑶往后缩了缩。

    电击完毕,薄靳言轻松的把工具丢还给他:“解决了醒了就说是被你电晕的。”

    简瑶:“……好。”

    薄靳言没动,蹲在原地,端详几秒钟,突然伸手,从裴泽脑袋上拔下来好几根头发。

    “你干什么?”

    “顺便取个DNA。”薄靳言淡淡的答,拿出个证物袋将头发装进去,“跟度假屋那边的DNA鉴定结果做对比。”

    “……哦。”

    薄靳言又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观察了些什么,就关上门撤退了。

    裴泽醒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而且还是躺在地上醒过来的简瑶让薄靳言帮忙把他搬到沙发上,薄靳言很怪异的看她一眼,就走了。而她根本不想触碰裴泽,索性让他继续呆地上了。

    裴泽先揉了揉脑袋,又伸手揉了揉背,抬头看着身旁蹲着的简瑶,脸色已经变得不太好看:“你刚才做了什么?”

    他的反应很快。

    简瑶面露愧疚的看着他:“对不起,我刚才用了微型电击棒,防身用的。”

    裴泽的表情简直是不可思议:“电击棒?你有病吧你?”他站起来,脸色极差的往屋里走。

    简瑶只好说:“那我先回家了。”

    裴泽站住了:“等会儿。蛋糕还没切我专门到黑天鹅给你定的,不吃别想我原谅你。”

    结果吃蛋糕的时候,因为浑身肌肉酸痛,裴泽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简瑶也不想跟他多说。两人一路沉默,他开车将她送到家楼下。

    简瑶:“我上去了,今天谢谢你,明天见。”

    “噔”一声,车门自动上了锁。裴泽转头盯着她:“你把我给电了,就说几声抱歉,没有任何表示吗?”

    简瑶:“我明天中午请你吃饭?”

    “我要别的。”裴泽忽然倾身过来,朝她伸出双手,简瑶刚想躲,却见他双手落在自己头发上,转眼就轻轻扯下了一根。

    他想干什么?

    裴泽捏着那根头发,笑笑:“结发相思,结发相思。在我眼里,女人最美的地方,是一头黑发为君留。给我一根,算是赔偿。然后明天的午饭,我也要吃。”

    上楼的时候,简瑶心想,薄靳言拔裴泽一根头发,裴泽又拔她一根头发,这算什么事儿?

    因为薄靳言说,要跟那些狙击手、特警们处理一点后续的事,所以简瑶就先回自己家。洗了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等他。

    也许是今天精神一度紧张,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还做了梦。

    梦里,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压住她的四肢,而她拼命挣扎,始终挣脱不了。男人一直在笑,一直笑,然后说:“Hi,Jenny”

    Jenny是她的英文名。

    简瑶一身冷汗惊醒,立刻抬手打开床头灯。望着窗外阴黑摇曳的树枝,急速的心跳,还始终停不下来。

    也许今天,还是很害怕的,否则不会如此心有余悸。

    就在这时,门铃声却响了。她看一眼钟,一点了。

    楼梯间明亮的灯光下,薄靳言还穿着笔挺的衬衣西裤,高挑如松的立在她面前。

    他扫她一眼,双眼清亮锐利如昔:“一切正常?再见。”

    转身就欲走,简瑶:“等等。”

    他又转身看着她。

    简瑶上前一步,踮起脚,伸手就搂住了他。

    她的心跳得很快。

    也许是刚从外面回来,他的脸颊脖子还有点凉凉的,但是身上很热。简瑶只穿着单薄的睡衣,贴在他的身上。而搂住他宽阔肩膀的双手,微微的发抖,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他一动不动,他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她莫名其妙?

    简瑶轻声说:“我今天真的很害怕。”

    他还是静静的。

    简瑶的脸已经快着火了,正要放开他,突然,腰间一紧,感觉到温热的力度,而身体,也跟他贴得更近了。

    是他的手搂了上来。

    相拥的姿势,修长而有力的大手。

    简瑶登时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嗓音,语气特别轻描淡写:“3个狙击手,五个特警,够消灭一个排了,你还怕?”

    简瑶忍不住笑了。

    要命,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他还这么讲话。

    简瑶很快松开他,脸颊已红得像火,神色却很镇定:“晚安。”

    薄靳言眸色清黑,唇边也挂着淡淡的笑:“晚安。”

    他走到电梯口,忽然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她:“生日快乐,明年比今年……”微一斟酌:“更聪明。”

    简瑶嘴角弯起:“你这算什么祝福语?”

    第二天一切如常,中午简瑶请了裴泽吃饭,当然也叫上部门其他同事。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就见薄靳言负手站在窗前,看着楼外车水马龙。背在身后的手指,还在空气中轻轻的晃着,俊脸有淡淡的笑意,眸光映着外头的日光,清澈而璀璨。

    这表情?

    简瑶立刻问:“有新发现了?”

    “现场鉴定报告出来了。”薄靳言微笑答,“在桌上。”

    简瑶拿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鉴定人员在现场发现了不少毛发,每个人都有这也正常,他们就住在那里,也会走动。但最不寻常的发现有两点,已经被薄靳言用笔圈了出来:

    一、周秦的后院,靠近那一圈低矮植被的泥土里,发现了一颗珍珠耳坠;

    二、林羽萱和沈丹微门前石阶的缝隙里,以及后院靠近窗户的台阶下,发现了属于王婉薇的头发。尤其台阶下,有好几根。

    因为这两个位置相对低洼,周围又有阻隔,鉴定人员根据现场地形判断,不会是被雨水从其他地方冲刷过来的,而是当晚就掉落,被雨水泥土掩埋的。

    简瑶看得满心疑惑,抬头望向薄靳言,他整个人都显得姿容清雅,闲适放松,眼睛里光芒流转。

    这意味着……

    简瑶:“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薄靳言走到她面前,居然拿起她的杯子,给她倒了杯茶,可见其真是龙颜大悦。

    然后他才答:“嗯,我知道了。”

    简瑶的屏气凝神:“是谁?”

    薄靳言却微微敛了笑意,看着她答:“目前还没有证据,需要验证之后,我才会下结论。”

    简瑶还想再问,他却又一溜烟的说:“这个公司不是很多乱七八糟的会议吗?立刻通知尹姿淇,让她安排个会,叫大客户3部所有人都参加,就在新橙山庄,就在上次的度假屋,就按上次的房间分配。噢,对了,最好再挑个雨天。”

    “你想干什么?”

    薄靳言低头看着她,眼睛里是漂亮的笑意:“案件重演。给我的嫌疑犯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惊喜。”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他来了,请闭眼 爱搜书 他来了,请闭眼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他来了,请闭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丁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墨并收藏他来了,请闭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