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1

    你自己得留点神,枪侠是这样说的。埃蒂嘴上表示他说得没错,但枪侠知道埃蒂其实没明白他在说什么:埃蒂的整个深层意识中——不管那儿是不是还有点知觉,并没有领悟他这话里的要旨。

    枪侠看到了这一点。

    他这样叮嘱对埃蒂有好处。

    2

    半夜里,黛塔·沃克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这双富于智慧的眸子警觉而清醒。

    她记得每一件事:她怎样与他们搏斗,他们怎样把她捆到轮椅上,他们怎样讥笑她,叫她黑母狗,黑母狗。

    她记得怪物钻出水面,还记得那两人之中的一个——年纪大的那个——杀死了一个怪物。年轻的那个升起一堆火在那儿烧烤,随后便递给她一块串在细棍上还冒着烟的怪物肉,他咧嘴而笑。她记得自己唾他的脸,记得他咧着嘴的笑容变成了白鬼子绷着脸的怒容。他朝她脸上狠狠抽了一下,告诉她,好哇,你就呆着吧,你就要来月经了,黑母狗,等着瞧吧。然后他和那个大坏蛋到一边去了,那个大坏蛋拿出一大块肉,慢条斯理地切开,在这荒凉的海滩上(他们带她来的地方)烤炙着。

    烤熟的肉香气诱人,她却丝毫没有流露一点想吃的意思。年轻的那个还举着一块肉到她面前舞动了一番,嘴里唱着咬呀咬,黑母狗,快来咬它一口吧,她坐在那儿像块石头一样,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之中。

    后来她睡着了,此刻竟醒了,他们捆在她身上绳子取掉了。她这会儿不在轮椅上,而是躺在地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下面还铺了一条,离着潮汐线很远,下面那些怪物还在爬来爬去地询问着,从水面上攫获倒霉的海鸥。

    她向左边看,什么也没有。

    她向右边看,看见各自裹在毯子里的两个男人睡在那儿。年轻的那个离她近些,那个大坏蛋把卸下的枪带搁在自己身边。

    枪还上着膛。

    你们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他妈的,黛塔心里想着,向右边翻了个身。压在她身下的沙子吱吱作响,但这动静完被风声、涛声和怪物们的询问声掩盖了。她慢慢爬过沙地(她自己这会儿就像是只大螯虾),两眼闪闪发亮。

    她伸手触到枪带,接着便拖过一把枪。

    枪很沉,枪柄磨得很光滑,她捏着很不称手。当然这点重量对她不算什么。她有强壮的手臂,她是黛塔·沃克。

    她又往前爬了几步。

    年轻的那个睡得像个打呼噜的石头,但那个大坏蛋却在睡眠中被什么惊扰了一下,她连忙停住把脸埋下,等他平静下来。

    他西个狗娘养的鬼鬼祟祟的东西。你得检查一下,黛塔,你得检查,为了保险。

    她发现这枪磨损的弹膛松开了,她想把它推上去,硬是推不上,于是她就去拉。这下枪膛弹开了。

    装着子弹!他妈的装着子弹!你得先把那个年轻的砰地送上西天,然后送那个大坏蛋去见鬼,叫他嘴巴咧得老大老大——笑吧,白鬼子,这下我看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好了,这下你就可以把他们都收拾干净了。

    她把枪膛卡回去,拉开枪栓……然后就等着。

    这时一阵风刮过来,她把枪上的扳机扳起。

    黛塔举着枪侠的枪瞄准埃蒂的太阳穴。

    3

    枪侠一只眼睛半睁半闭,一切都看在眼里。高热又起来了,好在不算很严重。还没有严重到使他不信任自己的眼睛。所以他等待着,眼睛半睁着,手指扣在他身体的扳机上,这副身体曾一直是他的左轮枪——当左轮枪不在手里的时候。

    她扣动了扳机。

    卡嗒。

    当然是卡嗒。

    当他和埃蒂说完话带着水袋回来时,奥黛塔·霍姆斯已在轮椅上睡得很沉了,身子歪向一边。他们在沙地上给她铺了最好的床,把她轻轻地从轮椅上抱下来放在铺好的毯子上。埃蒂说她可能会醒过来,但罗兰知道得更清楚。

    他去杀了大龙虾,埃蒂生了火,他们吃了饭,给奥黛塔留下一些第二天早上吃。

    然后他们聊了一会儿,埃蒂说了什么,像是突如其来的一道闪电,击中了罗兰。很明显,却是稍纵即逝,不可能完弄明白,但他已经明白不少了,只要一道幸运的闪光,面对躺在地上的这个人,他就有可能看出一点端倪。

    本来,他当时完可以告诉埃蒂,但他却缄口不言。他明白自己只能是埃蒂的柯特,当柯特的某个弟子被意外的一击打伤时,柯特的回答总是一个样:一个孩子在被砸破手指之前是不会懂得大锤的。起来,小子们,不准再哼哼唧唧!你已经忘了你父亲长什么样了!

    所以埃蒂睡着了,尽管罗兰说过叫他留点神。罗兰确信这两人都睡着了,(他等那位女士还等了更长时间,他觉得,她可能会耍什么花招,)才卸下磨损的枪套,解开带子,(这时砰的一声弄出点动静,)搁在埃蒂身旁。

    然后,他就等着。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差不多快到四个小时的时候,他已经疲惫至极,发烧的身体终于打起了瞌睡,他觉察到那位女士醒了,自己也完醒过来了。

    他看见她翻了个身。他见她沿着沙地爬到他搁枪带的地方。看着她拿起一把枪,挨近了埃蒂,然后停下了,她抬起脑袋,鼻孔像是在闻什么,四下探嗅着。当然不会是在闻空气,她是在辨察什么。

    是的。这就是那个他带过来的女人。

    她的眼睛向枪侠这边扫视过来,枪侠在假寐,她或许能感觉到。他装着睡去。当他感觉到她的视线瞥过去了时,便醒了过来,睁着一只眼睛。他看见她开始举枪——她干这个比罗兰第一次见埃蒂做这事儿还更麻利似的——她举枪瞄准埃蒂的脑袋。但是她又停下了,她脸上充满了一种无法描述的诡谲。

    那一刻,她让他想起了马藤。

    她拨弄着左轮枪的旋转枪膛,一开始弄错了,接着就弹开了。她检视里面的弹头。罗兰绷紧着神经,先是等着看她是不是知道撞针已经顶上了,接下去等着看她是不是会把枪转过来,检查枪膛另一端,那里面是空的,只有一些铅(他想到了用已经哑火的弹药装在枪膛里;柯特曾告诉过他们,每把枪归根结底都受制于魔法。弹药哑火过一次也许就不会有第二次了)。如果她这样做的话,他就会马上跳起来。

    但她只是把旋转枪膛弹拨转一下,开始扳起扳机……接着又停下了。停下是因为风刮过来弄出了低微的卡嗒一声。

    他想:这是另一个。上帝,她是个魔鬼,这一个,而且她是没有腿的,但她肯定和埃蒂一样也是个枪侠。

    他等着她。

    一阵风刮过。

    她把扳机完扳起,枪口离埃蒂的脑袋只有半英寸。她咧嘴做出一个厌恶的鬼脸,扣动扳机。

    卡嗒。

    他等着。

    她又扣击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卡嗒—卡嗒—卡嗒。

    “操他妈的!”她尖叫起来,麻利地把枪转了个个儿。

    罗兰蜷起身子,但没有跳起来。一个孩子在被砸破手指之前是不会懂得大锤的。

    如果她杀了他,等于杀了你。

    没关系,柯特的声音无动于衷地回应道。

    埃蒂被惊醒了。他的反应能力不错;他迅速躲闪,以避免被那一下击中或砸死。所以那枪柄没有击在他脆弱的太阳穴上,只是砸在他下巴一侧。

    “怎么……老天!”

    “操你妈的!操你白鬼子的妈!”黛塔尖叫着,罗兰见她又一次举起枪。好在她没有腿脚可挪动,埃蒂只要够胆量还能及时闪开。埃蒂这次如果不吸取教训,他就永远不可能学乖了。下回枪侠再告诫埃蒂留点神时,他该明白了,你瞧——这母狗下手极快。要指望埃蒂出手麻利,指望这位女士因身子虚弱而放缓动作,那不明智。

    他纵身而起,奔到埃蒂身边,朝那女子后背狠命一击,终于制住了她。

    “你想要这个吗,白鬼子?”她朝他厉声喊叫,两腿夹着埃蒂腹股沟那儿拼命碾压,手里还举着那把枪在他头顶上挥动着。“你想要这个?我就给你想要的,瞧呀!”

    “埃蒂!”他又喊道,这次不是呼喊而是命令。这工夫埃蒂只是蹲在那儿,两眼大睁着,下颏淌着血(那儿肿起来了),傻呆呆的,两眼大睁着。闪啊,你难道不能躲开吗?他想,是不是你不想躲开?他这会儿快没力气了,很快她就会把这沉甸甸的枪柄砸下来,她要用这枪柄砸断他的手……如果他还扬着手臂就难逃一劫。如果他还不动手,她就要用这枪柄砸他脑袋。

    埃蒂赶在这时出手了。他一把攥住朝下荡悠的枪柄,她立刻尖叫起来,转身来对付他,朝他一口咬下去,活像一个吸血鬼,用南方口音甩出一连串骂骂咧咧的咒语,埃蒂压根儿听不懂她说什么;对罗兰来说,这女人像是突然说起外国语来了。埃蒂从她手里狠命夺下那把枪,这样罗兰就可以制住她了。

    这时她甚至都没有使劲挣扎,只是不停地甩着脑袋,胸部急遽起伏,咒骂声中汗水沾满了她的黑脸。

    埃蒂瞪着眼睛看她,嘴巴一张一合,像一条鱼似的。他试探地摸摸下颏,湿漉漉的,伸回手一看,指头上都是血。

    她尖声嚷嚷着要把他们两人都杀掉;他们没准是要强xx她,但她会用她那个口子干了他们,他们会看见的,那是一处长着一圈利齿专吃狗娘养的口腔,他们要是想试着伸进去的话,就会看见这样的下场。

    “这到底是什么该死的——”埃蒂傻傻地问。

    “拿上一支我的枪,”枪侠喘着大气对他说。“拿上。我把她从我身上翻下来,你抓住她的胳膊把她两只手绑到身后。”

    “操你们奶奶的!”黛塔尖声喊道,她无腿的身躯一个鱼跃,力量大得差点把罗兰掀翻在地。他觉出她一直在用自己右腿上那点残剩的部位使着劲儿,一次又一次地想要顶到他的球上去。

    “我……我……她……”

    “快点,上帝诅咒你父亲的老脸!”罗兰咆哮起来。这下埃蒂动手了。

    4

    在用枪带把她捆绑起来时,有两次他们还差点让她挣脱出去。埃蒂好歹用罗兰的枪带在她腰上打了个活结,这功夫罗兰——使出浑身力气——把带子两头在她身后系紧,(与此同时,他们还得防着她扑过来咬噬他们,就像一只蠓蛇似的;埃蒂已经扎好了带子,她是咬不着了,但枪侠却被她吐了一身唾沫,)然后埃蒂把她拖下来,手里牵着打了活结的带子。他不想伤害这个不停地扭动着、尖叫着、咒骂着的东西。这东西比大螯虾更凶险,因为知道它有更高的智力,但他知道这东西可能也是美丽的。他不想伤害隐匿在这具躯壳里面的另一个人。(就像藏在魔术师的魔术盒里某个隐秘之处的一只活鸽子。)

    奥黛塔·霍姆斯正在里面的某个地方尖声呼叫。

    5

    虽然他最后的一匹坐骑——一头骡子——死了很久很久,他都快记不起它了,枪侠倒还保留了一截缰绳(也曾让枪侠用做很不错的套索)。他们用这绳子把她绑在轮椅上,当她想像着他们要干什么勾当(或是误以为他俩最终想做的就是那桩事,是不是?)那工夫,他们已经摆弄完了。然后他们就闪到一边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下边有大龙虾似的玩意儿在爬来爬去,埃蒂真想下去洗洗手。

    “我好像要吐出来了。”他嘎嘎的嗓音忽粗忽细,很像是青春期男孩变音的嗓门。

    “你们干嘛不把活儿干完,不去吃了对方的xx巴?”轮椅里那个挣扎着的东西还在尖声大叫。“你们干嘛不把活干完,难道还怕一个黑女人的屄?你们干啊!把喷出的蜡烛油舔干啊!有机会就干嘛,黛塔·沃克要从这椅子里出去,把你们这皮包骨头的白蜡烛掰断了去喂下面那副转个不停的电锯!”

    “她就是我进去过的那个女人。现在你相信我了吧?”

    “我在这之前就相信你了,”埃蒂说,“我告诉过你的。”

    “你只是相信你相信的。你相信你最上心的事情。你相信事情最后会弄到这副样子吗?”

    “是的,”他说,“上帝,是的。”

    “这女人是个怪胎。”

    埃蒂哭了。

    枪侠想去安慰他,然而终于没做出这种渎圣之举,(他太记得杰克的事了,)他拖着再度发烧的身体和内心的痛楚踱入黑暗之中。

    6

    那天晚上更早些的时候,奥黛塔还在睡觉,埃蒂说,他想他可能明白了她身上什么地方出了岔子。可能。枪侠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可能是得了精神分裂症。”

    罗兰只是摇摇头。埃蒂向他解释自己理解的精神分裂症是怎么回事,那是他从《三面夏娃》①『注:《三面夏娃》(TheThreeFacesofEve),一部表现多重人格的经典影片,福克斯公司一九五七年出品。』那部电影里了解到的,当然还有各种电视节目(大部分是他和亨利百无聊赖地坐在那儿观赏的电视肥皂剧)。罗兰点点头。是的。埃蒂解释的这种症状听上去没什么不对。一个女人有两副面孔,一副光明一副黑暗。有一副面孔就像是那个黑衣人给他看过的第十五张塔罗牌上那张脸。

    “那么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精神分裂症病人——还有别的表现吗?”

    “不知道吧,”埃蒂说,“但是……”他的声音沉下去了,闷闷不乐地看着那些大螯虾爬行着,询问着,询问着,爬行着。

    “但是什么?”

    “我不是缩水剂②『注:缩水剂,原文shrink,埃蒂用的是俚语中的意思,指精神病医生。』,”埃蒂说,“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缩水剂?什么是缩水剂?”

    埃蒂敲敲太阳穴。“治脑子的医生。诊治你意识疾病的医生。正确的叫法应该是精神治疗医生。”

    罗兰点点头。他更喜欢缩水剂这个叫法。因为这个女士的意识实在太大了。比正常人要大出一倍还要多。

    “但我觉得精神分裂症的人几乎总是明白他们有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了,”埃蒂说,“因为意识当中有空白。也许我弄错了,但我知道他们经常是以两个人的面目出现,两个都认为自己是失去一部分记忆的人,因为当另一种人格在那儿居控制地位时,他们就出现了记忆空白……她……她说她记得每一件事。她真的说过她记得每一件事。”

    “我想你是说过她不相信发生在这儿的任何事儿。”

    “是的,”埃蒂说,“但现在已经忘记了。我试着对她说,不管相信不相信,她记得是从卧室里被带到这儿来的,她穿着浴袍在那儿看午夜电视新闻,然后就到了这儿,丝毫没有断裂的地方。从她在卧室里看电视,到你从梅西公司把她带到这儿,她没有感觉到这当中插进了另外的什么人或事。该死的,那肯定是第二天或甚至一个星期后的事儿。我知道那儿还是冬天,因为大多数在商场购物的人都穿着外套——”

    枪侠点点头。埃蒂的观察是敏锐的。那很好。他没看见那些赃物和披肩,也没看见戴着手套的手从外套口袋里伸出来。但这只是开始。

    “——但是除此之外,要说奥黛塔身子里有另外一个人有多久了,并不是很重要,因为她不知道。我觉得她是处在一种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情形当中,她对两边都心存戒意,于是就弄得脑子分裂了。”

    罗兰点点头。

    “那些戒指。看见这些玩意儿让她大吃一惊。她不想让人看见,却让人看到了。就是这样。”

    罗兰问:“如果这两个女人不知道她们生存在同一个躯体里,如果她们甚至都没有怀疑也许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如果每一个人都保留着自己那一部分真实的记忆,又用对方的记忆去填充缺失的时间,我们拿她怎么办?我们怎么跟她相处?”

    埃蒂耸耸肩。“别问我。那是你的问题。是你说你需要她的。该死的,你冒着自己脖子被割断的危险把她带到这儿。”埃蒂这会儿又想起那情形,他记得自己蹲在罗兰的身边,拿着罗兰的刀子架在罗兰的脖子上,突然笑出声来,可是没有一点幽默感。从字面上看,确实是冒着脖子被割断的危险,伙计,他想。

    沉默降临在两人中间。那会儿奥黛塔平静地呼吸着。枪侠又一再告诫埃蒂留点神,(声音很响,那女人如果只是佯睡,能听得到,)然后说自己要去睡觉了,埃蒂说的话像一道闪电在罗兰意识中突然闪过,这至少使他部分地明白了他需要明白的事儿。

    在最后关头,当他们通过这道门时。

    她在最后变了一个人。

    他总算明白了某些事情,某些事情——

    “告诉你吧,”埃蒂郁闷地凝视着残余的火光,“当你带她通过那道门时,我感到我也精神分裂了。”

    “什么?”

    埃蒂想了一下,耸耸肩。这太难解释了,也许是他太累了。“这并不重要。”

    “为什么?”

    埃蒂看着罗兰,明白他是为了一个重要原因提出一个重要的问题——也许他这么以为——他想了一分钟的样子。“真的很难说清楚,伙计。看着这道门,完让我迷糊了。当你盯着什么人穿过这道门时,那感觉就像你也跟着一道穿过来了。你明白我说的意思。”

    罗兰点点头。

    “我看着那情形像是在看电影——别管它,这不重要——一直看到最后。当时你带着她转向门道这边,这时候,我第一次看见了我自己。就像是……”他搜索着合适的字眼,但就是不知怎么说。“我不知道。应该像是对着一面镜子的感觉吧,但我想,那不是镜子……因为那像是在看着另外一个人。像是把里面的东西给翻到外面来了。像是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地方。该死。我不知道。”

    然而,枪侠却惊呆了。这是他们通过门道时他曾感觉到的;这就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不,不只是她,是她们:在那一瞬间,黛塔和奥黛塔互相看到了对方,并不是一个人在看着镜子里的影像,而是分开的两个人;镜子成了窗玻璃,在那一瞬间,奥黛塔看见了黛塔,黛塔看见了奥黛塔——她们同样都是惊恐交集。

    她们各自都明白,枪侠阴冷地想。此前她们也许并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她们以前试图想把自己给隐藏起来,但在那一瞬间,她们看见了对方,心里就明白了,现在是心照不宣,相安无事。

    “罗兰?”

    “怎么?”

    “只是喊你一声,看你是不是睁着眼睛睡着了。看上去你足有一分钟时间像是睁着眼睛睡了,你知道,你的眼神好像在老远的地方。”

    “如果真是那样,那我现在回来了,”枪侠说。“我要睡了。记住我说过的话,埃蒂,留点神。”

    “我明白。”埃蒂说。但罗兰知道——不管身上有病没病,今晚只能由他担当守夜人了。

    接下来就发生了前叙一幕。

    7

    骚乱过后,埃蒂和黛塔·沃克又睡过去了(她并没有完睡着,瘫在轮椅里完是一副累趴了的样子,身子朝一边歪着,像是要挣开绳子似的)。

    枪侠,却清醒地躺在那儿。

    我得把她们两人引向一场争斗,他想,但他不需要埃蒂所说的“缩水剂”来告诉自己这样一场争斗可能会带来死亡。如果光明的一方,奥黛塔赢了,可能一切都会好起来。如果黑暗的一方赢了,很有可能,她整个儿就玩完。

    但他真切地意识到,要做的不是把哪一方给灭了,而是整合。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这对他可能具有的价值——她们——黛塔·沃克身上的坚定顽强——这是他看中的——但必须把她控制住。还有许多路要走。黛塔把他和埃蒂称作某一类的怪物,她称他们操他妈的白鬼子。这是惟一危险的错觉,弄不好或许真会成为可怕的怪物——那些大螯虾不是他初次遭遇的危险动物,也不会是最后出现的。这舍命战斗到底的女人,他曾进入过的人——今晚再次显现了她深匿的可怕天性——那倒有可能使她在对付某些类型的怪物时变得非常得力,她要是换上奥黛塔温文尔雅的人文气质就更好了——尤其是现在他更需要帮手,他缺了两根手指,而弹药几将告罄,身体又开始发烧。

    不过还须有一个步骤。我想如果让她们互相承认对方,少不了有一场她们彼此的冲突。怎么做到这一步呢?

    他清醒地躺在漫漫长夜里,思忖着,身上的热度在升高。对自己的这个问题,他没有找到答案。

    8

    埃蒂在破晓前醒来,看见枪侠挨着昨晚的篝火灰烬坐在那儿,身上像印度人似的裹着毯子,他过去跟他坐到一起。

    “你感觉怎么样?”埃蒂悄声问。那五花大绑的女人还在睡梦中,时而惊跳一下,时而咕哝一声,或是呻吟一下。

    “没事。”

    埃蒂审视地扫了他一眼。“你看上去不太好。”

    “谢了,埃蒂。”枪侠干巴巴地说。

    “你在发抖。”

    “就会过去的。”

    那女士随着一下惊跳又发出呻吟——这回有一个词几乎能让他们听得清清楚楚。好像是说牛津镇。

    “上帝啊,我讨厌看到她这么绑着,”埃蒂喃喃地说。“像是谷仓里一头该死的牲口。”

    “她很快就会醒来。到时候我们可以给她松绑。”

    他俩不知是谁竟已讶然出声,因为轮椅里那位女士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眼神,有点儿迷惑的凝视,是奥黛塔·霍姆斯的眼神在打量他们。

    过了一刻钟,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远处的小山上,眼睛又睁开了——但他俩看到的不再是奥黛塔平静的眼神,而是黛塔·沃克四下扫来扫去的疯狂眼神。

    “我昏睡过去的这阵子你们干了我几回?”她问。“我下面那口子里滑溜得很,好像你们谁用那小白蜡烛干过几回了,你们那根操他妈的灰肉棒叫什么xx巴玩意儿。”

    罗兰叹着气。

    “我们走吧。”他说着厌恶地踢踢脚。

    “我哪儿也不去,操你妈妈的。”黛塔吵嚷起来。

    “噢,会的,你会去的,”埃蒂说,“真是非常抱歉,亲爱的。”

    “你们想让我去哪儿?”

    “嗯,”埃蒂说,“一号门背后不够热,二号门背后更糟糕,所以嘛,我们得像个神志健的人一样避开这些才好,我们要一直往前走,去看看三号门。这条路一直朝前走,我想也许还能碰上像哥斯拉或是三头龙基多拉①『注:哥斯拉(Godzilla)、三头龙基多拉(GhidratheThree-HeadedMonster)都是日本科幻电影创作的怪兽形象,前者最初见于一九五四年拍摄的同名影片,后者是一九六四年拍摄的《三大怪兽:地球最大的决战》的主角。』那类怪物。可我是个乐天派。我还是盼着会看见不锈钢厨具。”

    “我不会去的。”

    “你就要去了,行啦,”埃蒂说着转到她轮椅背后。她又开始挣扎起来,但枪侠在后面打的是活结,愈挣扎抽得愈紧。不一会儿,她就停止挣扎了。她是个充满邪毒的女人,但绝对不笨。她朝后扭头看看埃蒂,露齿一笑,这一笑吓得他朝后一缩——在他看来这大概是人类脸上最最邪门的表情了。

    “好啦,我也许会在某个方面往前挪一点儿,”她说,“不过也许没你们想得那么远,白小伙儿。肯定到不了你们想像中最远的地方。”

    “你什么意思?”

    又是那回首挑逗的露齿一笑。

    “你会看到的,白小伙儿。”她的眼神疯狂而冷静、坚韧,一瞥之间又转向枪侠。“你们两个都会看到的。”

    埃蒂握住轮椅背后的把手,他们又开始朝北跋涉,现在,他们往前走时身后留下的不仅是脚印,还有两行女人轮椅的辙印,在似乎无边无际的海滩上一直延伸下去。

    9

    这一天是一场噩梦。

    在这种几乎没有变化的背景下很难估算他们一路的行程,但埃蒂知道他们的进程几乎像爬行一样慢。

    他也明白是什么原因。

    噢,是的。

    你们两个都会看到的,黛塔说过,他们走了半个多小时后才看见那是什么。

    推呀推。

    这是第一件事。在海滩上把这样一辆轮椅往上推就像要驾车驶过深深的雪地,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儿。这是个满是砂石的海滩,表面高低不平,轮椅可以向前挪动,但要走快些很难。刚刚顺溜地推了一小会儿,轮胎的硬橡胶就卡在了贝壳或是碎石子上……接着又陷进一个流沙坑里,埃蒂只好使劲地推,嘴里一边咕哝着,把这死沉的一动不动的乘客推过去。沙子吸住了轮子。你一边使劲往前推,一边还得把身重量压在轮椅把手上,否则轮椅会朝前倾覆,上边绑着的那个死沉的玩意儿就会一头栽到海滩上摔个嘴啃泥。

    黛塔瞧着埃蒂把她往前推而不让她颠出来,总会咯咯地笑起来。“你刚才摆弄得挺好啊,白小鬼儿?”每次轮椅遇上这种要命的地方她都这么嚷嚷。

    枪侠上前想帮埃蒂一把,埃蒂叫他走开。“会轮到你的,”他说。“我们换换手吧。”但我觉得轮到我的时间总要比他长他妈许多,一个声音在他脑袋里响起。他是这么看的,他要在长途跋涉之前让自己忙个不可开交才能打起精神朝前走,更别说要推着这个坐在轮椅里的女人了。不,先生,埃蒂,我真为你担心这老兄的状况。这是上帝的报复,你知道吗?这些年来你一直吸毒成瘾,你猜怎么着?到头来你成了个推车子的人①『注:此处似是双关语,原文pusher在美国俚语中亦指贩毒者。』!

    他发出一声短促的喘不过气来的笑声。

    “什么事那么好玩,白小伙儿?”黛塔问,虽说埃蒂觉得她这话里带着揶揄的口气,但听起来还有那么点愤怒的味道。

    对我来说别指望会有什么好玩的事儿,他想。根本不会有。只要事情跟她扯上关系。

    “你不会明白的,宝贝儿。甭操心了。”

    “我看你们不妨在这儿趴下吧,”她说,“你和你那无赖搭档在这海滩上爽一回嘛。那肯定爽啦。不过,你得省点力气还要推车哩。你好像已经没劲了。”

    “好嘛,你这么糟蹋我俩,”埃蒂气喘吁吁地说,“你好像从来没有累得喘不过气来似的!”

    “我要喘着气儿放屁了,灰肉棒子!我要把屁喷到你的死脸上!”

    “你来啊,试试吧。”埃蒂把轮椅推出沙坑,推上了相对平坦的路面——只是走了一小会儿,但至少轻松了一段。太阳还没有完升起,他已经折腾得大汗淋漓了。

    这准是挺搞笑的一天,花样不断,他想。我可是领教了。

    裹足不前。

    这是接下来的麻烦。

    他们走上一片地面坚实的海滩。埃蒂把轮椅推快了许多,心里隐隐想着他要是能保持这个额外提起来的速度,碰到下一个沙坑就能凭着惯性一下子冲过去。

    可是轮椅却猛地卡住了,一动也动不了。轮椅后面的横档冷不防撞到埃蒂胸口上。他咕哝了一声。罗兰四下打量一周,即便枪侠这般敏锐的反应能力也难以躲避面前每一个沙坑底下的陷阱。轮椅一晃悠,黛塔也跟着晃悠,还若无其事地傻笑着。最后埃蒂和枪侠好不容易把轮椅拨弄出来,她还在咯咯大笑。她身上有几处绳子勒得太紧,都惨不忍睹地勒进肉里去了,把肢端的血液循环都阻断了;她前额上有蹭破的伤痕,淌下来的血渗进眉毛里去了。她还在那儿咯咯大笑。

    两个男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几乎透不过气来了,轮椅总算又重新上路。这辆车子加上这女人的体重,分量足有两百五十磅,但主要是轮椅的重量。埃蒂想到,如果枪侠在他那个年代(一九八七年)把黛塔弄过来,轮椅的重量就能减少六十磅。

    黛塔叽叽咯咯地笑着,哼着鼻子,眨巴着眼睛里面的血。

    “瞧你们两个小子把我给整的。”她说。

    “打电话叫你的律师啊,”埃蒂咕哝说,“来控告我们啊。”

    “你在我身后又累得喘不上气了。你还得花十分钟喘完气儿再说。”

    枪侠又从衬衫上撕下一缕布条——反正已是衣不蔽体,剩下多少也没多大关系——他用左手捏着布条揩去她前额伤口上的血迹。她麻利地伸手去抓他,牙齿恶狠狠地咬得咯咯作响,埃蒂心想罗兰要是朝后闪得慢一点,黛塔·沃克真有可能让他的手指再报销一两根。

    她咯咯地笑着,快活地瞪着他,但枪侠看出她眼睛深处隐藏的畏惧。她怕他。因为他是真正的大坏蛋。

    为什么他是真正的大坏蛋?也许这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她能感觉到,他对她有所了解。

    “差点儿干到你,灰肉棒,”她说,“这次差点干到你。”然后就像个女巫似的咯咯地笑起来。

    “抱住她脑袋,”枪侠不动声色地说,“她咬起来像一头鼬。”

    埃蒂抱住她头部,枪侠仔细地把她的伤口揩拭干净。伤口不大也不太深,但枪侠没有贸然用干布去擦。他一步一挪地走到海边,把布条在水里浸湿,然后走回来。

    她一见他走近就尖声大叫。

    “别用那玩意儿来碰我!那水是有毒的!滚开!滚开!”

    “抱住她的头,”罗兰仍然不动声色地说。她猛地把身子从这边甩到那边。“我可不想冒险。”

    埃蒂抱住她的头……她想挣出去,他两手使劲夹住。她看出他是动真格的,便马上安静下来,对湿布条也不再显得那么害怕了。原来她是假装的。

    她朝罗兰莞尔一笑,后者小心翼翼地把沾在伤口里的砂粒清洗出去。

    “事实上,你看上去好像是累得不行了,”黛塔看着他的脸说。“你好像病了,灰肉棒。我看你可再也走不动了。我看你对自己的病情也没什么招儿。”

    埃蒂检查了轮椅的制动装置。有两处紧急刹车卡住了两个轮子。黛塔的右手在那个地方做了手脚,她耐着性子等着,等到她觉得埃蒂走快了就扳下刹车,这样差点把她自己给摔趴了。为什么?让他们的速度慢下来,这就是她的目的。否则没理由这么做,但像黛塔这样的女人,埃蒂心想,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一个像黛塔这样的女人搞这样的名堂,纯粹就是出于卑劣的目的。

    罗兰把她身上的绳子略微松开,让血液流得通畅一些,然后在离开刹车的地方把她的手用绳子固定起来。

    “那就行了,哥们,”黛塔说着朝他粲然一笑,露着两排牙齿。“不过事情照样还是麻烦,还有别的事儿扯腿,总得让你们两个小子慢下来。各种各样的事儿。”

    “我们走。”枪侠声音平板地说。

    “你还好吗,伙计?”埃蒂问。枪侠看上去脸色苍白。

    “好的,走吧。”

    他们又在海滩上朝北面走去。

    10

    枪侠坚持要推一个钟头,埃蒂不情愿地让开了。罗兰通过了第一个沙坑,但在过第二个流沙陷阱时,是靠了埃蒂的帮衬——两人一起把轮椅搬出了沙坑。枪侠大口喘着粗气,豆粒大的汗水从前额淌了下来。

    埃蒂让他自己往前推了一阵,罗兰已能熟练地避开路上卡住轮椅的流沙坑了,但推到后来轮椅还是会时常陷住,埃蒂眼见罗兰一边使劲儿拨弄着轮椅,一边张嘴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着,而那个巫婆(此刻埃蒂明白就是这回事了)吼着嗓子大声狞笑,身子还使劲后仰,弄得轮椅愈加难推,他实在看不下去——上来用肩膀把枪侠顶到一边,猛地把轮椅从沙坑里推了出来,把那玩意儿弄得一个趔趄。轮椅又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像有预感似的,就在这当儿他看见(感觉到)她利用绳子松动的空隙朝前冲了一下,又想把她自己给颠出来。

    罗兰贴着埃蒂,用自己身体的重量使劲朝后拽。

    黛塔转过身给了他们一个隐晦阴险的眼色,埃蒂感到手臂上霎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们又差点把我给弄伤了,小子们,”她说,“现在你们得留点神了。我可是个上了年纪的残疾女人,你们得好好伺候着。”

    她笑了起来……笑声断断续续,一阵一阵的。

    然而,埃蒂照顾的是另一半的她——那近乎爱的感情,基于那短暂工夫里他与那位女士的接触和促膝交谈——他感到自己的双手真想把眼前这发出咯咯笑声的喉咙给掐住,一直掐到她笑不出声为止。

    她又转过身来,就像瞥见他的心事明明白白地印在脸上似的,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她的眼睛挑衅地看着他。来啊,灰肉棒。来啊。想这么干吗?那就来啊。

    换句话说,颠翻这轮椅,颠翻这女人,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埃蒂想。把她颠翻了,让她永远也翻不起来。她倒是想这么来着。对黛塔来说,被一个白人男子干掉可能是她生命中真正的目的。

    “得了吧,”他说着又推起轮椅。“我们要沿着海滨旅游呢,享受美好生活,不管你喜不喜欢。”

    “操你。”她骂道。

    “接着呢,宝贝儿。”埃蒂愉快地回答。

    枪侠垂着脑袋走在他身旁。

    11

    他们来到一个地方,巨石幢幢,拔地而起。看阳光这会儿约摸午前十一点时分,他们在此停留了约有一个钟头,躲避一下正午爬上头顶的太阳。埃蒂和枪侠吃了前一天剩下的肉块。埃蒂拿了一块给黛塔,她还是不吃。她告诉他,她知道他们想对她做什么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没有必要先琢磨着把她给毒死。她说这话装得很害怕似的。

    埃蒂是对的,枪侠不由陷入沉思。这女人把她自己记忆中的每一个环节都留存下来了。她记得昨晚发生在她身上的每一件事情,虽说她真的是睡着了。

    她认准他们给过她那种闻着有股尸体腐味的肉,还在那儿嘲笑她,自己一边吃着蘸盐的牛肉,喝着从瓶子里倒出的啤酒。她还记得他们时不时弄几片好吃的东西在她眼前晃悠,当她用牙去咬时又闪开了——他们在一边开怀大笑。在黛塔·沃克的世界里(或至少是她的意识中),操他妈的白鬼子对深色皮肤女人感兴趣的只有两桩事情:强xx或嘲笑。或是两样同时干。

    这真是太搞笑了。埃蒂·迪恩最后一次见到牛肉是在那趟航班的机舱里,而罗兰吃完他最后一条牛肉干以后就再也没见过牛肉那玩意儿,只有上帝知道那是什么年头之前的事了。至于说到啤酒……他脑子里一下回到了过去。

    特岙。

    喝啤酒的事儿还在特岙。啤酒和牛肉。

    老天,真要有啤酒可就太好了。他喉咙里很痛,要是有啤酒润润火辣辣的喉咙该多好。这倒是比埃蒂那世界里的阿斯丁还管用。

    他们从她身上引出了遥远的回忆。

    “对你这样的小白鬼子来说,难道我还算逊吗?”她在他们身后叽哇乱叫。“你们是不是只想卿卿我我地玩自己的小白蜡烛?”

    她身子朝后一仰,尖声大笑起来,吓得一英里开外蛰伏在岩石上老窝里的海鸥都飞了起来。

    枪侠坐在那儿,两手在膝间荡来荡去,想着什么事情。最后,他抬头对埃蒂说,“她说的话里面,十句我只能听懂一句。”

    “我比你好些,”埃蒂回答,“我至少能听懂两到三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多半都是‘操你妈的白鬼子’的意思。”

    罗兰点点头。“你那个世界里,那些有色人种都是这么说话的吗?还是除了她以外别人不都是这样?”

    埃蒂摇摇头,笑了。“不是的。我得跟你说说这些搞笑的名堂——起码我觉得挺搞笑,但也许搁在眼下这情形不那么好笑。这些都不是真的。不是那样的,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

    罗兰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记得你给她揩额头的时候,她怎么假装自己害怕水吧?”

    “记得。”

    “你知道她是装的?”

    “开始不知道,但很快就明白了。”

    埃蒂点点头。“这是一种表演,她知道这是一种表演。她是个狡猾的戏子,她把我们两个都给蒙住了一阵。她说话的方式也是一种演戏。只是演得不怎么地道。太蠢了,该死的装模作样!”

    “你相信当她这么做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装得还像回事儿?”

    “是的,有本书叫《曼丁戈》①『注:《曼丁戈》(Mandingo),美国作家凯勒·昂斯托特一九五七年出版的长篇小说,一九七五年拍摄成同名电影。』,我以前看过那本书,那里面有个黑人,还有《飘》里面的黑人嬷嬷——她好像在这两个角色之间串来串去。我知道你不了解这些名字,但我想说的是她说的那些其实都是套话。你明白那意思吗?”

    “那意思是,她总要叨咕有人会对她怎么样,其实都是没影儿的事情。”

    “是的。那样的话我连一半都说不出。”

    “你们这两个小子还没吹蜡烛吗?”黛塔的声音嘎啦嘎啦的变得更粗哑了。“难道你们还玩不起来?不会吧?”

    “快走吧。”枪侠慢慢站起来。他摇晃一下,瞧见埃蒂在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我不会有事的。”

    “还能挺多久?”

    “一直挺到必须挺到的时候。”枪侠回答。这声音中的冷静让埃蒂不寒而栗。

    12

    这天晚上,枪侠用最后一发确凿可用的弹药猎杀了大螯虾。他打算第二天晚上把那些被视为哑弹的弹药一个个兜底儿试过来,其实他知道大多数是没法用的,接下去就像埃蒂所说:他们只能把那些该死的东西砸死了。

    这一夜跟其他夜晚一样;升火,烧煮,剥壳,吃——现在吃东西的速度慢下来了,已经失去了旺盛的食欲。我们只是在吞下去,埃蒂想。他们拿食物给黛塔吃,后者只是尖叫着大笑着诅咒着,问他们还要这样把她当傻瓜耍到什么时候,接着身子就拼命地左右乱甩,丝毫也不在意这样会使自己的骨骼被箍得更紧,她只想着把轮椅颠翻,这样他们在吃东西之前只能先把她松绑。

    就在她这诡计得逞之前,埃蒂攥住了她,枪侠拿石块把两边的轮子卡住。

    “你能安静点,我会把绳子松开。”枪侠对她说。

    “这样你就可以操我的屁股了,操你妈的!”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她看着他,眼睛眯缝起来,心里猜测着这平静的声音里面隐藏着什么,(埃蒂也是这么想的,但他不可能问出来,)过了一会儿,她生气地说,“我挺安静的。我已经饿得不能动弹了,你俩小子得给我找点像样的食物,难道你们想把我饿死?你们是这么打算的吗?你们想来哄我还太嫩了点呐,我从来不吃有毒的玩意儿,这准是你们的诡计。想把我饿死。好吧,让我们瞧瞧,当然啦,我们得瞧瞧。我们当然得瞧瞧。”

    她又朝他们咧嘴一笑,那怪样能疹进你骨头里去。

    不一会儿她就睡过去了。

    埃蒂摸摸罗兰的脸颊一侧。罗兰看着他,没有躲开他的触摸。

    “我挺好的。”

    “是啊,你是大能人嘛。好啊,我告诉你,能人,我们今天没走多远。”

    “我知道。”还有就是使完了最后可用的弹药,但至少今晚别让埃蒂知道这事了。埃蒂虽说没生病,却很累了。太累了,经不起坏消息的刺激。

    不,他是没生病,还没有,可如果这么下去而得不到休息,累到头了,他就该生病了。

    在某种程度上,埃蒂已经不对了。他们两个都是这样。埃蒂的嘴角的疱疹越来越多,身上皮肤也布满了斑斑点点的疱疹。枪侠能感觉到自己的牙床都松动了,而脚趾间的皮肉已裂开血口子了,剩下的手指也和脚趾一样。他们是在吃东西,但吃的都是同样的东西,日复一日。他们还能这样继续吃一段时间,但他们最后毙命之际,却像是死于饥馑。

    在这干燥之地我们却得了海员病,罗兰想。简直就是这么回事。真好笑啊。我们需要水果。我们需要绿色蔬菜。

    埃蒂朝那边的女人点点头。“她还会折腾出什么破事让我们难受难受。”

    “除非另外那个能够回来。”

    “那当然好,但我们不能指望这事儿,”埃蒂说。他拿了根烧焦的木头在地上胡乱涂画着。“下一道门的情况你知道吗?”

    罗兰摇摇头。

    “我想知道的是第一扇门到第二扇门之间的距离,第二扇门到第三扇门之间的距离跟它是不是一样,我们可能陷进他妈的深坑里了。”

    “我们现在就陷在深坑里。”

    “陷到脖颈了,”埃蒂郁闷地说,“我在想要走多远才能弄到水。”

    罗兰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这个关爱的动作可是少见,弄得埃蒂使劲眨巴眼睛忍住眼泪。

    “有一桩事那女人是不知道的。”他说。

    “噢?是什么?”

    “我们这些操他妈的白鬼子要走很长时间去找水。”

    埃蒂大笑起来,他笑得太厉害了,用手捂住嘴,以免闹醒了黛塔。今儿一整天他可是受够了她了,拜托千万别醒来吧,谢啦。

    枪侠看着他,微笑着。“我要去睡了,”他说。“你——”

    “——留点神儿。行啊,我知道。”

    13

    很快尖叫就来了。

    埃蒂将自己的衬衫扎成一个卷儿把脑袋靠在上面,感觉才睡着了一会,大约只是五分钟的样子,就听到黛塔尖叫起来。

    他马上醒来,准备应付任何不测之事,不管是从海底爬上来某个大螯虾的国王来为它的子民们报仇,还是从山上蹿过来的什么恐怖怪兽。他似乎是马上就醒过来的,但枪侠已经左手拿着枪站在那儿了。

    “我只是想试试你俩小子脑子里是不是有根弦绷着,”她说。“没准会有老虎。这儿的地盘好像够它们玩的。我是想看看如果有老虎爬出来,这么一喊会不会把你俩小子及时喊醒。”可是她眼睛里一点没有惧怕的神色;那眨巴着的样儿只是开心好玩而已。

    “老天。”埃蒂晕晕乎乎地说。月亮刚刚升起;他们只睡了不到两个钟头。

    枪侠把枪塞回枪套。

    “别再这么折腾了。”枪侠对轮椅里的女人说。

    “如果我还这么玩你怎么着?奸了我?”

    “如果我们会来强xx你,你马上就玩完了,”枪侠不动声色地说,“别再这么折腾了。”

    他这又躺下,盖上毯子。

    老天,上帝啊,埃蒂想,怎么会这么乱七八糟的,真他妈的……这念头还在那儿盘桓,她又用那直遏云霄的尖叫把他从极度困乏的睡意中拽了出来,那尖叫简直像报火警,埃蒂又一次爬起来,身都像冒了火似的,两手攥成拳头,而她却大笑起来,她的笑声粗嘎而狂野。

    她想一直这么玩下去,他厌倦地想。她就老是这么醒着,观察我们,一看我们真的睡熟了,她就马上张开嘴巴再嚎叫起来。她就老是这么玩下去,玩下去,玩下去,一直喊到自己再也喊不出声音为止。

    她的笑声突然停止了,罗兰站在她跟前,这个黑影遮住了月光。

    “你闪开点,灰肉棒,”黛塔嚷嚷着,然而声音里带着一丝紧张的颤抖。“你可拿我没辙。”

    罗兰在她面前伫立片刻,埃蒂确信,确信无疑,枪侠已经达到忍耐的极限了,他会狠狠地给她一下,就像拍一只苍蝇。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在她面前单膝跪下,像一个要求缔结婚约的求婚者。

    “听着,”他开口道,埃蒂惊愕地听到罗兰这话音里有一种谦和的口吻。他在黛塔脸上也看到同样的惶然无措,只是惊讶中还有一种骇然之色。“听我说,奥黛塔。”

    “你叫谁奥—黛塔?那又不是我的名字。”

    “闭嘴,母狗,”枪侠咆哮道,但随即又变回了谦和、圆润的声音:“如果你听见了我说的话。如果你能够最终控制住她——”

    “你干嘛这么副腔调对我说话?你好像是跟另外一个人在说话?你还是快点滚开吧,白鬼子!马上滚开,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叫她闭嘴。我可以强制她闭嘴,但我不想这么做。铁腕的强制手段是一种危险之措,人们厌恶这种事情。”

    “你快点滚蛋,操你妈的你这白鬼子搞什么神神叨叨的名堂!”

    “奥黛塔。”他的声音有如绵绵细语,像飘来一阵细雨。

    她一下子沉默了,两眼睁大瞪着他。埃蒂这辈子都没有在人类的眼睛里见过这般仇恨夹杂着恐惧的神色。

    “我想如果把这母狗扁死,她是不会在意的。她想去死,也许还更糟。她想要你也死。但你没有死,现在还没死,况且我觉得黛塔也不是楔入你生活中的什么新的烙印。她对你太随意了,也许你会听见我说的话,也许你可以制住她,虽说你还没有显示出这种控制力。”

    “别让她再弄醒我们了,奥黛塔。”

    “我不想对她行使暴力。

    “可是如果有必要,我会的。”

    他站起身,没有回头看一下,重新把自己裹进毯子,马上就睡着了。

    她仍然瞪着他,眼睛睁得老大,鼻孔喘着粗气。

    “白鬼子,神神叨叨的牛屎玩意儿。”她嘀咕了一声。

    埃蒂也躺下了,但这回他久久不敢入睡,虽说困得要命。他强撑着睁大眼睛,准备着再次听到她的尖叫,再次惊跳起来。

    三个钟头,或者过了更久,月亮已经转到另一边去了,他终于睡过去了。

    黛塔那天晚上再也没有发出尖叫,也许是因为罗兰威胁过她,也许是她想歇歇嗓子准备下一次闹腾得更凶,也许,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奥黛塔听见了罗兰说的话,照着枪侠的要求控制住了她。

    埃蒂最后是睡着了,但醒得很突然,精神没有恢复过来。他往轮椅那边望去,怀着一线希望祈愿在那儿看到的是奥黛塔,上帝啊,今天早上请你让奥黛塔现身吧。

    “早上好,白面包儿,”黛塔说着,露出鲨鱼一样的牙齿朝他笑笑。“我还以为你得一觉睡到中午呢。真要那样,你就什么都干不成了,西不西啊?我们还得上路呢,不就是这回事吗?肯定的!我想大部分活儿还得你来干,因为那家伙,那个眼神古怪的家伙,他一直那么病恹恹地看着我,我肯定他病得不行了!是的!我看他吃不消再折腾下去了,就算有烟熏肉吃,就算你俩用小白蜡烛爽过几回也不行了。我看呐,我们走吧,白面包儿!黛塔会一直跟你在一起的。”

    她眼睑挂下了,声音也压低了;她用眼角狡黠地瞟着他。

    “别把他惊醒了,不管怎么着。”

    这一天你会牢牢记住的,白面包儿,那双狡黠的眼睛肯定地表示。这一天你会记住很久,很久。

    肯定。

    14

    这一天他们走了三英里,也许还不到一点。黛塔的轮椅卡住了两次。一次是她自己弄的,她的手指又不知不觉地伸到手刹车那儿刹住了轮椅。第二次陷进了一个流沙坑,埃蒂自个儿把轮椅推出沙坑,这该死的沙坑实在太折磨人了。这时天快要黑下来了,他心里慌乱起来,心想这工夫可能没法把她弄出沙坑了,弄不出来了。他胳膊颤抖着,最后奋力一推,推得太重,把她给颠出来了,就像是汉普蒂·邓普蒂①『注:汉普蒂·邓普蒂(HutyDuty),西方童谣中一个从墙上摔下来跌得粉碎的蛋形矮胖子。』从墙上掉下来了,他和罗兰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她扶起来。他们还好出手及时,绕在她胸前的绳索这时套到了脖子上,罗兰打的一个活结差点把她给勒死。她那张脸涨成了滑稽的青蓝色,有一会儿还失去了知觉,但她喘过气来又粗野地大笑起来。

    让她去,何不让她去呢?罗兰跑过去松开活结时,埃蒂差点这么嚷嚷出来。让她勒死好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像你说的就想这样,但我知道她想把我们……既然如此,让她去好了!

    随即他想起了奥黛塔,(他们在一起只有一小会儿,那好像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记忆都有些模糊了,)连忙赶过去帮忙。

    枪侠不耐烦地用一只手把他推开。“这儿只有一个人的地儿。”

    绳索松开了,那女人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同时爆发出一阵愤怒的大笑,)他转身看着埃蒂,几乎有点责备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停下来过夜了。”

    “再走一会儿。”他几乎是恳求了。“我还能走一小段。”

    “当然啦,他还有点力气嘛,他挺会来这一套的,他还留着点力气晚上跟你玩小白蜡烛呢。”

    她还是不吃东西,那张脸已经瘦得棱角毕露,眼睛都深深凹陷进去了。

    罗兰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仔细看着埃蒂,最后点点头说。“只走一小会儿。不要太远了,只一小会儿。”

    二十分钟以后,埃蒂自己喊停了。他感到自己的胳膊活脱脱成了杰尔-奥②『注:杰尔-奥(Jell-O),美国的一种果冻商标,这里指果冻。』了。

    他们坐在岩石的阴影下,听着海鸥的叫声,看着潮水冲向海岸,等待太阳下山,那时候大螯虾就该探头探脑地出来活动了。

    罗兰怕让黛塔听见,压低着嗓子跟埃蒂说话,他说他们大概没有可用的弹药了。埃蒂听了嘴角便稍稍挂了下来,好在没有整个儿拉下脸。罗兰很感欣慰。

    “你得独自拿石块砸它们脑袋,”罗兰说。“我身体太虚了,搬不动大石头……现在还很虚弱。”

    埃蒂现在成了那个动脑筋的人。

    他不喜欢这样说话。

    枪侠一路扫视过去。

    “别担心,”他说。“别担心,埃蒂。这是,是那个。”

    “命运。”埃蒂说。

    枪侠颔首微笑。“命运。”

    “命运。”埃蒂说,他们互相看了一下,两个人都大笑起来。罗兰看上去有点错愕,也许甚至还隐隐约约有点惧意。他很快收住笑容。笑声停下时他看上去神思恍惚,那样子有点忧郁。

    “你们笑得这么欢,西不西在一起爽过了?”黛塔粗嘎的嗓门向他们喊过来,声音已变得衰弱了。“你们是不是打算要戳戳了?我就想看戳戳!要看戳戳!”

    15

    埃蒂砸死了一只。

    黛塔还是不肯吃。她看着埃蒂吃了半块,想要他手里的另一半。

    “不是这块!”她说,眼睛闪闪地盯着他。“不是这块!你把毒药弄到另一头上了。你想把放了毒药的那一头给我。”

    埃蒂什么也没说,把另一端撕下搁进嘴里嚼起来,吞了下去。

    “不是这么回事,”黛塔愠怒地说。“离我远点儿,灰肉棒。”

    埃蒂没走开。

    他又给了她一块肉。

    “你撕下一半。不管哪一块,只要是你自己想要的那一块,你给我,我就吃,然后你吃剩下的。”

    “我从来不上白鬼子的当。查理先生。照我说的拿走吧,照我说的做。”

    16

    她这天晚上没有尖叫……但第二天早上,她还在那儿。

    17

    这一天虽说黛塔没在她的轮椅上做手脚,他们也只走了两英里;埃蒂想她大概太虚弱了玩不动那些鬼鬼鬼祟祟的破坏活动了。也许她看出那对他们不起作用。现在三个最可怕的因素要命地凑到了一起:埃蒂的厌倦感,单调划一的地貌,许多天来一成不变的生活节奏。现在事情倒是起了一点变化,那就是罗兰的身体状况日渐衰败。

    接下来流沙坑少了,但这不能算作一种安慰,他们开始走上砾石杂列的地面,烂泥地越来越多,而沙地越来越少。(这地方生长着一簇簇野草,那模样像是羞于长在这种地方似的。)那么多的大石头在泥沙相间的地面上兀然而现,埃蒂发现自己在这些石块之间绕来绕去,就像先前推着女人的轮椅绕着流沙坑走一样。过不了多久,他就该发现根本没有海滩了。那些深棕色的沉郁的山丘,渐而离他们愈来愈近。埃蒂可以看见山峦间那些横七竖八的沟壑,像是可怕的巨人用钝刀砍削过的肉块。那天晚上,入睡之前,他听见了那边山里面好像有一只很大的猫在尖声号叫。

    海滩以前似乎无边无际,现在他意识到那快到尽头了。就在前头北边的某个地方,那些山丘会渐渐消失。渐而趋于平缓的丘陵一步一步向海边延伸,伸进海里,它们在那儿先是会成为一个海岬,或是半岛那类地形,往后,就会成为列岛。

    这想法让他烦心,但更烦心的是罗兰的状况。

    这一回,枪侠大伤元气,似乎没有多少体力可以让高烧消耗了,他渐渐虚脱,整个人变得像一层纸似的。

    那条红丝又出现了,毫不容情地沿着他的手臂往上延伸,已经到了肘弯那儿。

    最后那两天里,埃蒂始终在朝前方眺望,望向很远的远方,祈望能看见一扇门。最后两天里,他还等待着奥黛塔的再度出现。

    两者都没有出现。

    那天晚上睡着之前他想到了两件可怕的事情,就像某些笑话里的两个扣子:

    如果没有门,该怎么办?

    如果奥黛塔死了,该怎么办?

    18

    “快起来照照他看,白鬼子!”黛塔把他从迷迷糊糊中喊了起来。“我想这会儿只剩下你我俩个啦,蜜糖儿宝贝。我想你那宝贝朋友这下玩完了。我相信你那朋友终于奔地狱里去操着玩了。”

    埃蒂恐惧地看着裹成一团睡在地上的罗兰,看了好一阵,心想也许这母狗说对了。但罗兰动弹了一下,愤怒地咕哝一声,硬撑着坐起身来。

    “好啦,瞧这儿吧!”黛塔叫喊得太多了,这会儿喉咙根本喊不响了,只是咿咿呀呀地发出一些怪声,像是冬天门缝底下的风。“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大人先生!”

    罗兰慢慢站起来。一边打量着埃蒂,像是踩着一架看不见的梯子往上而去。埃蒂感到一阵夹杂着歉意的愠恼,这是一种非常熟悉的情绪,带点怀旧滋味。过了一会儿,他明白了,那是他和亨利一起看电视拳击转播时他出现过的情绪,一个拳手打倒了另一个,打得他很惨,打了又打,打了又打,观众可能都会为流血而欢呼,亨利也为流血而欢呼,但惟独埃蒂坐在那儿,感到一阵歉意的愠恼,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厌恶;他坐在那儿真想把自己的思绪投向裁判:喊停呀,你这家伙,难道你他妈是瞎子吗?他躺在那儿都快死了!快死了!他妈的快停止比赛吧!

    可是现在没法停止这种比赛。

    罗兰用他那双被高热烧灼得像鬼魂似的眼睛看着她。“许多人都曾那样想过,黛塔。”他看着埃蒂,“你准备好了?”

    “是的,我想是的。你呢?”

    “我没事。”

    “你行吗?”

    “行啊。”

    他们上路了。

    大约十点钟的样子,黛塔开始用指尖抚摸她的太阳穴。

    “停下,”她说。“我好像病了。我好像要吐。”

    “也许你昨儿晚上大餐吃得太多了,”埃蒂说着继续往前推。“你本来应该放过甜食,我跟你说过巧克力蛋糕太饱肚。”

    “我要吐了!我——”

    “停下,埃蒂!”枪侠说。

    埃蒂停住了。

    轮椅里的女人突然狂乱地扭动起来,好像电流突然通过这具躯体。她两眼瞪得老大,却并没有朝什么地方看。

    “我打碎了你那老蓝太太的臭盘子!”她尖叫起来,“我打碎了盘子,我他妈的太高兴了——”

    她突然连着轮椅朝前一扑。如果不是身上绑着绳子,人就翻出去了。

    上帝,她死了,她被什么东西击了一下就死了,埃蒂想。他绕着轮椅看了一圈,心里想着这没准是她的诡计或什么把戏吧,刚才突然惊跳起来,现在突然又没动静了。他和罗兰面面相觑,从他眼里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时候她呻吟起来。她两眼睁开了。

    她的眼睛。

    奥黛塔的眼睛。

    “亲爱的上帝啊,我又晕过去了,是不是?”她问,“很不好意思,你们不得不捆住我。我那两条不顶用的腿!我想我能坐起来一点,如果你们——”

    这当儿罗兰的双腿慢慢地瘫软了,他终于昏倒在地,此处距离西部海滩尽头三十英里之遥。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三张牌(黑暗塔2) 爱搜书 三张牌(黑暗塔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三张牌(黑暗塔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史蒂芬·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史蒂芬·金并收藏三张牌(黑暗塔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