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奉姎将小面包车停在一幢双子星造型的办公大楼前,运气还不错,正门口刚好有一个停车格空着,她很快的停进去。真好,方便她卸货。

    虽然满心不愿,但她仍然还是过来帮忙了。实在难以理解待在蓝丝绒那种高待遇的地方,为什么还需要在午餐时兼职做便当买卖?就像,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奉嫣永远可以把自己搞得一穷二白之后,再拼命工作抢钱,抢完钱之后,再努力去败光,这样的恶性循环到底有何乐趣可言?

    当然,一个人想要怎样过完自己的人生,旁人无从置喙,可是老是把自己的工作“分享”给同门一齐来“体验”,那她就很有意见了——尤其这次终于连她也无法幸免。

    心情很差,但奉嫣可不管她心情如何,逼着奉姎在她那边的厨房里帮忙做了两样菜,接着盛装便当。一百个便当制作完成之后,以为可以走人了,哪知道还得当搬运工——因为奉嫣今天必须提早去蓝丝绒上班,加上她一堆打工结识的朋友今天刚好都挪不出时间,没有人可以送货,自然交给她了。

    这也是奉姎此刻会来到这幢大楼的原因。老实说,奉姎感到很羞愧,她居然在上班时间开小差,而开小差的原因是为了跑来帮别人代班!这种荒唐至极的事,也只有奉嫣这个女人可以理所当然的逼别人干出来。

    绝对不会再有下次!她在心底对自己发誓。今天她一定是被雷劈到了,才会心软的屈服在奉嫣的哀求之下,活该受到强烈的道德感谴责。

    绝对!绝对不会再有下次!她咬紧牙,坚定立誓。

    将一百个便当提上小推车,推进办公大楼,在柜台处登记了名字,然后上楼送货。她只想快快送完快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幸好奉嫣接的订单只集中在这幢大楼,看了下手上的公司行号与楼层,不太多,只要送十个公司就可以了。

    从下往上开始送,五楼、六楼、十楼、十七楼……最后是十九楼。

    电梯抵达十九楼,门一打开,正对着一间公司行号的大门,左右再无其它公司。奉姎随意打量了下,看来这间“康诚会计师事务所”挺有规模的,从它独占一层楼面就可以知道。她将推车推放在电梯边,一手拎起相当沉的便当袋,走进这间公司,对门口的总机小姐道:“二十个便当,总共二千元。请签收。”

    “哇,终于来了!好香哦,别家根本不能比!”办公室小妹美榕小姐很快乐的从柜台后面冲出来,俐落的交钱、签收,然后——“咦?之前没见过你耶,美女,你好漂亮。”

    奉姎并不习惯听到这么直白的赞美,尤其是针对外表的更没有,所以她不知道该不该回一句“谢谢”,因为她不觉得这算是赞美,听了也不会感到窃喜。但这个小妹妹又是那么的真心诚意……算了,略过。如果她的感谢不是也相同出于真心,那客套的道谢就不必了。

    “谢谢惠顾。”事情办完,走人。

    “啊?喔,好的,拜拜。”发现美女属于冷色系,不苟言笑,很有眼色的小妹也不敢造次,乖乖说拜拜。不过一双亮晶晶的大眼还是瞅着美女直看……嗯,脸蛋好、身材好、走路姿势很笔挺,看起来好有气势喔……

    “奉姎?!”

    就在奉姎准备离开时,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

    赫!奉姎被吓到,不是因为被突然叫名字,而是……叫她名字的声音出自她现任雇主!

    所以说歹跑不可行,坏事不能做,上班别摸鱼……真是至理名言!生平第一次摸鱼就被逮到,她好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李从谨会在这里?!这世界也太小了吧!

    “李先生。”虽然心中正在惊涛骇浪,但奉姎脸上还是险险保持住平静的表象来面对她的老板。

    “你怎么来了?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李从谨刚进公司大门就看到奉姎的背影,直接就脱口叫她。先是带着一点喜悦,接着想到她有事也不登三宝殿的性格,难道家中终于发生了奉姎再也不能忍受的大事了?惹毛她的是天天找她麻烦的凯琳?还是喜怒无常的敏敏?

    呃……这倒是个好台阶,顺着下来,就朦过去了。但她不喜欢说谎,挣扎了三秒,还是老实道:“家里没事。我来送便当。”

    “李总,这就是我说的超好吃便当哦。是不是很香?”美榕小妹很兴奋的指着柜台上的便当说道。然后大眼睛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好奇的问道:“李总,你跟这个美女住在一起喔?”耳朵很尖的她有听到他们说出“家里”这两个重要的关键字哦。

    李从谨拍了拍小丫头的头,打发她道:“乖,到里面找个苦力过来帮忙提便当进去,这太重了,你一个人提太辛苦了。”

    “好啦。”小妹只好乖乖走人。

    很快的,小妹领着一名年轻男职员出来将便当搬了进去。终于这里只剩两人,可以好好谈话。

    李从谨想了想,问道:

    “这是你经营的……副业?”

    “不是。是临时帮朋友的忙,被抓来送货。”她低头,一副什么话都招,什么罪都认的气短样。

    其实李从谨并不在意员工偶尔在上班时间办些私己事,打混摸鱼总是难免,只要正事没有耽误就好,所以在这里看到她,心中只有喜悦的情绪,哪会责难于她。不过看她心虚不已,一副任君宰割不抵抗的模样,忍不住笑了,有点顽皮的故意问她:

    “你很不自在?”

    “……”废话。

    “其实……我并不介意你发展副业。”这是实话。

    “……”她又不是奉嫣那个万年缺钱女,没有这个需要。

    “嗯,今天的便当里,有你煮的菜吗?”期待她点头说有。

    “有二样。”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

    “哪二样?”

    “……炒小白菜和……蛋皮肉卷。”不甘不愿的如实告解。

    “那很好。”他眼睛一亮,很高兴自己是饿着肚子回来的。想到里头那二十个便当正在被瓜分,心中隐隐有些着急,虽然很想多跟她聊聊,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嘛……吃饭皇帝大,还是顺从生理需求好了。“已经中午了,你也快回去吃饭吧。”

    如蒙大赦!“好的。李先生再见!”说完,人也化成一阵风刮了出去。

    李从谨看着她拉着推车进电梯之后,才以竞走的速度转身进入办公区,投入抢劫这个很不可取却很剽悍的行业——

    “啊!人家的午餐!”惨号。

    “美榕,乖,这是一千块,你到楼下的知名餐厅买份豪华的套餐吃,李大哥请你。”

    李从谨很难得有准时下班的时候,他的工作实在太多,不止是事务所的工作——老实说事务所的工作并不会造成他的负担,他有很得力的合伙人和一票兢兢业业的下属,每年只有在会计年度的结算和报税期间会忙到人仰马翻之外,其它时间倒还好,主要是他还有其它工作如:高凯琳的经纪人(业余的)、高凯琳和曹敏敏的理财经理人(还是业余的)、父亲公司挂名财务部副理、继父公司挂名的会计部副课长、以及外公公司的小股东兼财务顾问等等杂七杂八的副业。

    这些总起来非常风光的头衔,他从来不想要,但却推也推不掉,尤其是父母两边给的补偿性职位更是无从推辞起。若是纯粹坐领干薪不必去上班的虚衔也就罢了,偏偏还是那种必须假装很忙的虚符才累人。起因是来自父母怕他觉得被冷待,于是总会丢一些不怎么重要的工作给他忙,有事没事召他到公司开个会,不时让他感受一下“被重用”的实质感。

    所以李从谨常常忙到三更半夜,钱是赚得不少了,但长久这样下去,他大概直到进棺材都没有时间可以享受钱财带来的好处。还好他物欲不强,还好他兴趣不广泛,还好他还算喜欢工作带来的成就感,还好他……还满任劳任怨的。

    不过,今天他决定等五点的打卡钟声一响起,就要回家。

    现在,时间已经朝五点整逼近,时针即将在“5”这个数字上定点,就差三十三秒……他已经收拾好公事包,往外移动了。在所有员工诧异的侧目下,李从谨脸色镇定的走到打卡钟前,抽出自己的卡,排在办公室助理美榕小妹妹身后,准备当公司第二个下班的人。

    “李总,我是赶着去上课,你赶着去哪里?”美榕小妹妹问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当然是回家。”五点正的钟声响起,他催促道:“快点打卡,我等着用。”

    “你是老板耶,那么早走好吗?”大家都还留在公司忙耶。

    李从谨打完卡,顺着小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每个人都怔怔的望着他,好像他头上开了朵花。他笑了笑,没有多想,便说出了网络上被票选为最不上道老板之机车名言:“没事早点下班。大家再见。”

    ——切!没事谁会留在公司啊?仿佛有人在他身后嘀咕。

    归心似箭的李从谨什么也听不到,不过,就算他听到了,也只会一笑置之。虽然对员工很抱歉,但他现在只想回家。

    “你们听过‘秋实集团’吗?”家务助理张文芳捧着一本美食杂志走进厨房。

    “听过听过,当然听过!那是很大一家美食相关的连锁企业!从高级食材的进口代理,到顶尖厨师的经纪仲介,省连锁美食教室等等,更别说秋家专门出俊男美女的厨师了。我看过秋家家主秋星华上过电视……啊!我们凯琳姐也专访过他啊,那一集的题目就叫——‘厨界NO.1美男’,真是帅呆了!”正在给柔柔准备点心的邱小姐激动的回答道。

    “对对!就是那个!超有名的秋厨世家!这次美食杂志有他们家族的专题报导,真的每一个都长得挺好看的,还常常在国际上拿奖,听说有制作公司一直想帮他们规划演艺圈的事业,说随便找几个俊男美女出来,一定会红。好厉害!”

    “如果拍那种类似于‘美味的关系’美食偶像剧的话,当然会红!”

    两个年轻小女生激动而快乐的八卦着。

    “嗯哼!”这时坐在一旁挑菜的赵大妈,忍不住清清喉咙引起别人的注意。

    “赵嫂,你也是秋厨世家的粉丝吗?”张文芳惊喜的问。

    “咳!那是当然。”赵大妈略带得意的炫耀道:“不过我可不是像你们这样从报纸电视上认识他们。我哪,是真正见过他们,还认识他们哦!”

    “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两个小女生惊呼。“赵嫂你乱说的吧?”

    赵大妈高声嚷道:“我怎么会乱说!我不是说过以前在办桌公司当过厨助吗?那就是在秋家!我大姐嫁到他们家,所以我家跟秋家是姻亲,认识他们也很正常啊!”满意的接受大家不可置信的眼光,接着道:“说起来那个秋星华还要叫我大姐一声堂嫂,他是我大姐那个辈份里年经最小、又是最优秀的男丁,我小时候看他就知道他以后会不得了。还有,跟你们说,我大姐生的女儿叫秋立莲,也是个大美人,今年刚从秋实学苑出师的新厨师,跟现在很红的秋盼兮同辈,以后一定也会成为很有名的大厨师!”

    “哇!太神奇了!赵嫂,那你再多说一些他们的事好不好?尤其是大帅哥秋星华,他有没有女朋友了?还有,他到底几岁了啊?有人说他三十,有人说他四十了,都在猜耶!但他好像不肯明说,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邱保姆央求着。

    “哎啊,那个我不好说啦,你们别问了。”其实她也不知道。

    “那不然你说一下秋盼兮啦!八卦杂志不是写说她正在被一个超有钱的富家少爷追求吗?还包下她专门为他煮饭有没有,是不是真的啊?”张文芳好奇的问。

    “这个我是真的不清楚。不过秋盼兮一直有很多人追的,再多加一个富家少爷也不意外。”赵大妈理所当然的说。

    “厚,难得你认识那种大厨师,却什么都不知道哦!”好失望。

    “什么不知道!?我知道的可多了,都是大事,而且还是厨艺界不为人知的秘辛,才不是这种没意思的小八卦。”赵大妈打鼻腔哼出权威的声音。

    “什么不为人知的秘辛?快说快说!”张文芳与邱保姆连忙凑上前追问。

    “跟你们说哦……”赵大妈左看右看,发现管家大人还在厨房外面整理她种的那些香草菜叶什么的,没有理会她们这三个人此刻的忙里偷闲,于是放心的哈啦起来:“是这样的,其实对秋家来说,上电视啊、出名啊,都不是很重要的事,秋家最希望的是有一天可以挑战厨艺界的传奇——奉家!”

    “什么奉家?没听过。”

    “你们没听过是正常的,因为你们不是厨艺界的人嘛。奉家啊,是一个很神秘的家族,听说厨艺出神入化,传承了三四百年,他们的祖先甚至曾经在皇宫里当过御厨呢,说是食神世家也不为过。所以秋星华一直在找奉家的人,想跟他们一较高下!人家武侠小说中那种高手不是都要跑华山论剑吗?所以一旦找到奉家的厨师,两个世家的世纪对决,可不就叫华山论厨,对吧?”

    “哇!这么严重!那找到人没有?”邱保姆与张文芳同声咋舌。

    “有啊,我听我大姐跟我说……哎,我大姐是从她女儿那里听来的,所以消息保证正确。就是啊,秋盼兮找到了一个名叫奉姁的女厨师,是奉家嫡传的弟子,这消息让秋家上上下下都惊动了,秋星华还特地从国外赶回来呢!现在秋芷心她们正在努力运作,看能不能把奉姁请出来比厨艺,到时候秋家一定会把‘华山论厨’办得风风光光、举世皆知,这才叫厨艺界秘辛、最了不起的盛事呢!”

    “啊!好神奇哦!现实中居然有这种事!简直像在演《中华一番》。”

    “赵嫂,到时候如果真的有这场比赛,你可不可以带我们一起去看?拜托!”

    “哎啊,我都不一定能去呢——”

    “好了,该工作了。”奉姎打开纱门走进来,开始交待道:“美华,你该到楼上把柔柔抱下来吃点心了;方芳,你该出门去接开慧回来了,你别让她在才艺班那边等太久。赵嫂,开始煮菜了,六点整要把所有的菜都端上桌,你现在开始动作还来得及。”

    三个虽然与奉姎不甚合拍,但又隶属于奉姎管辖的员工,只得乖乖照办。各自交换了个眼神,很快做鸟兽散。

    奉姎留在厨房一一检查赵大妈处理过的食材,确定清洗与处理的方式都有按照她订下的标准化作业完成之后,才转身离开。

    “啊……奉小姐。”赵大妈突然叫住奉姎。

    奉姎停住脚步,转身看她。

    “呃……是这样的,我是想……奉小姐你也姓奉,你厨艺也好,呃……你知不知道厨艺界有个奉家?”吞吞吐吐。

    “知道。”她平静无波的回答。

    “是、是哦……哈哈……”干笑。有的人就是很难聊天。赵大妈后悔叫住奉姎了,即使好奇得要命,也不该叫住她的。

    “还有事?”

    “没有!”哪敢有?!就算心中狂想知道奉姎到底跟奉家有没有关系,也不敢问啊!

    “那你忙。”奉姎说完,走了出去。

    非常难得的,晚餐时刻,住在李宅里的成员都到齐了。

    李从谨五点四十分到家;高凯琳六点五分回来;曹敏敏难得的在六点半下楼用餐。奉姎虽然惊讶,但也能很快将座位重新安排好,幸好李家的餐桌本来就很大,足以让十二个人同时坐在一起用餐,所以奉姎这些员工不必挪到厨房吃饭,还是跟主人家共进晚餐。

    李从谨不是个爱摆谱的人,当然不会学那些大户人家搞排场,非要家里的员工和雇主家分桌而食,甚至让员工随侍在侧看着他们进食,来表现出身分地位的不同。

    不过他们这几个从来不在晚餐出现的人,突然回家吃晚饭,仍然是给奉姎造成了一点小麻烦。因为饭菜煮的份量都不够多,而且也没有针对他们而提供的菜色,今天桌上的菜大多是为小朋友准备的,比如照烧汉堡肉、蜜汁棒棒鸡腿、烤奶油马铃薯、雀巢糖心蛋等等造型可爱又甜味较重的食品,完是为了迎合小朋友的喜好而量身打造。

    当然,这些菜品成人来吃也不是不可以,但肯定不会合口味的,所以身为管家的人自然要立即做出处理。她马上领着赵大妈走入厨房,俐落的动作起来——

    “这是什么?”曹敏敏气弱的声音虚虚然的发问。

    “这是低脂优格沙拉。”赵大妈将一盆相当具份量的沙拉放在曹敏敏面前后,再走到高凯琳身边,将托盘里的另一小盆沙拉放在她面前,主动说明道:“这是薏仁沙拉。”

    高凯琳哼了一声:“恶,什么薏仁沙拉?听都没听过!”然后叉了一块百合吃下:“一点味道都没有!”叉子在盘子里拨来拨去,将漂亮的装盘搅成恶心的模样。“这种东西能吃吗?真恶心!”接着,指着几乎只能算是装饰用的鸡肉丝大呼小叫:“怎么有肉?!我不是说我在减肥,任何一种肉都不吃的吗!给我拿走!”盘子一推,像是满肚子火还没法消,眼睛瞪向对面那个正默默塞着食物的女人,叫道:“曹敏敏!你当自己是牛还是羊啊?给你这么一大盆草叶叫你啃,你就乖乖啃,这算什么?别吃了!撤下去,叫那个跩得要死的管家给你上点能吃的!”

    曹敏敏根本不管她,迳自缩在自己位子上,静静啃着眼前一大盆的沙拉。

    赵大妈如高凯琳所要求的,将沙拉撤回厨房。然后很快又上菜了。这次送来的是两杯蔬果汁,以及一盅汤碗。大杯的蔬果汁放在曹敏敏桌上,小杯的放在高凯琳面前,而汤碗,则是属于李从谨。

    李从谨好奇的将汤碗的盖子打开,发现里头竟是一个大汤包!他没见过这样的汤包,感到稀奇得不得了。

    这汤包约有一般豆沙包那么大,刚好将整个汤碗塞满,透过薄薄的皮可以看到汤包里面的鲜美汤汁正在流动,只要拿筷子轻轻一戳,那鼓塞整个汤包的汤汁立即就会流满汤碗,变成一道汤品。

    好香……李从谨深深闻了下,迫不及待的拿起汤匙吃起来。因为太沉迷于美食中,以至于忘了前一秒本来打算说凯琳一声,要她别故意找人麻烦,结果……忙着吃,就忘了。

    “舅舅,你在喝什么汤?怎么那么香!”已经吃完一碗饭的高开慧忍不住问。虽然满桌美味的食物已经让她很满意,但看到舅舅一脸享受的喝着别人没有的汤,忍不住也嚥了嚥口水,很想也吃一口看看。

    “这是蟹黄干贝汤包。很鲜。”见赵大妈又帮他们三个大人送食物出来,开口问道:“赵嫂,厨房里还有没有这种大汤包?给大家都来一份可以吗?”

    “都有准备。不过奉小姐说每个人的进食情况不同,所以才没让我同时送出来。”赵大妈边将主食送上桌,李从谨的是一份干炒河粉,高凯琳的是蕎麦蔬菜拉面,曹敏敏的则是份量较足的海苔蒟蒻卷一大盘。

    “我有说要吃面吗?她干嘛自作主张,我不吃!”高凯琳指着才放到她面前不到一分钟的面道:“撤走!”说完,喝了口唯一没有被她退货的蔬果汁,然后批评道:“真难喝!”

    “高小姐,那你想吃什么?你说一下,我们马上煮。”赵大妈无奈问道。她当然知道高凯琳会这么挑剔的原因只是为了跟奉姎过不去,但她这样找麻烦,轻到的是她老婆子啊。

    “我哪有想吃什么,反正就是不可以害我发胖的就成了。你叫管家想办法吧!我可一时想不起有什么想吃的,反正有什么你端上来就是了,我一点都不挑。”高凯琳哼笑。

    赵大妈听了只能苦着一张脸,心中想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吃到饭……

    “赵大妈,等一下!我妈不吃这碗面,我吃。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要吃。”高开慧连忙阻止赵大妈收拾的动作,将整碗面捧了过来,看到一旁的柔柔也很渴望的看着面,笑道:“柔柔,你也一起吃。好不容易奉阿姨亲自下厨呢!她的都好好吃,可惜她不常煮。”边说边拿过柔柔的小碗,舀了一些给她,问道:“要不要姐姐喂?”

    “啊,我来就好!”邱保姆连忙放下自己的碗,接过这个工作。

    “好好吃哦!对不对,柔柔?”高开慧学日本人吃面那样,将一口面条狠狠吸进嘴里,发出好大的声音之后,以很夸张的语气发表感言。

    “对,好吃!”柔柔习惯应和姐姐的每一个问句,也笑得好开心。

    有人开心,自然就有人不开心,高凯琳斥责女儿道:

    “开慧!你今天晚上吃太多了!你已经吃了一碗饭,还配了一大堆高热量的菜,现在又在吃面,你不怕肥死吗?”

    “不止咧,等一下还有大汤包吃!肥死有什么关系,有好吃的东西最重要!”现在的小孩子都很有主见,才不管大众的喝斥。何况她当然看得出来老妈就是想找奉姎麻烦,真是太幼稚了。

    “不许再吃了,你——这是什么?”看着赵大妈将一份粥品放到她面前。“你给我粥?现在是吃晚餐,干嘛煮粥?恶,里头一块一块的是什么东西?”好嫌弃的口气。

    “这是淮山枸杞粥,用老母鸡汤熬的,很养生又能减肥。”赵大妈叹了口气,说道:“奉小姐已经关火了,如果你还是没胃口的话,那也没办法了。”

    这时奉姎手上端着托盘出来,将最后一道汤品分送给其他还没吃到汤包的人。工作完成后,坐回自己的位子开始吃饭。

    看到餐桌上每一个人都吃得兴高采烈的,唯一没有享受到进食乐趣的高凯琳当然万分不爽,厉声质问奉姎:

    “喂,管家,你是怎么当家的?我还没吃到晚餐呢!”

    “凯琳,你想吃的东西要是厨房里没有的话,我出门去帮你买吧。”李从谨吃完晚餐,抽了张面纸拭嘴完说道。

    “从谨,你在说笑吗?家里有管家有厨子,还要出门买东西吃,这像什么话?那我们请佣人做什么?”高凯琳高声说道。

    “凯琳,厨房为你做出的餐点,都给你撤下了。奉小姐和赵嫂尽到了服务你的责任;而你,则可以开始想你决定吃外面哪间餐厅的料理了。”李从谨很公平的说着。

    “从谨!让我饿着肚子,怎么能说管家尽到了她的责任!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好?!我每天跟你说她的恶形恶状,你就是不肯处理!你今天亲眼看到了,她做出这些恶心得难以入口的东西给我,分明就是在整我!你还站在她那边,太过分了!”高凯琳情绪突然失控,双掌重重拍打在餐桌上,所有用餐中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哇——”柔柔当下被吓哭出声,双手伸向奉姎寻求安慰。

    奉姎将她抱起来,拍了几下,交给邱保姆,道:“把柔柔带上楼。”也对张文芳道:“你也把开慧带上楼。”

    “我不用啦——”已经很习惯见到母亲变身为暴龙的高开慧才说了几个字,就在奉姎淡淡的一瞥之下,乖乖的由着张文芳牵着上楼去跟柔柔作伴。

    高凯琳今天心情很差,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奉姎给解决掉,所以冷眼看着奉姎将所有旁人与小孩都打发离开餐厅,她自己甚至也走向门口时,叫道:

    “奉姎!你站住!别想逃开!”

    “凯琳,你这是在做什么?”李从谨很不喜欢凯琳这样——虽然本来就不喜欢她一气起来口不择言胡乱骂人的性格,而现在她针对的人是奉姎,他更是无法忍受。他伸手拉住凯琳的手,不让她冲向奉姎。

    “凯琳,你——”她的手……怎么有点烫?

    奉姎虽然走向餐厅门口,但并不是为了逃开,而是要将那扇与客厅相连的门给关上。如果高凯琳一直以这样的音量说话的话,为了小孩子身心健发展,还是将门给关紧一点,至少能起一点隔音的效果。

    原本坐在一角安静进食不说话的曹敏敏,在吃完超量的食物之后,无视周遭剑拔弩张的情况,默默挪动自己肥硕的身躯,打算从餐厅消失——

    “曹敏敏,你别走!你也很讨厌这个莫名其妙的新管家不是吗?她还把你气哭好几次对不对?每天给你吃的不是草就是菜,把你当牛羊养着,你现在都吃不到巧克力和奶油蛋糕了,因为这个可恶的女人不允许!今天我们一定要做个了结,要让从谨知道这个女人在家里是怎样的作威作福!你就算不肯说话,也要站在我身边帮我作证!你不许走!”高凯琳挥开李从谨抓住她的手,转而走过去挡住曹敏敏的路。

    曹敏敏涣散无神的目光从在场的三人身上扫过,仍是无言,顿了顿,既然无路可走,只好静静坐回她本来的位子。

    “从谨,你看,曹敏敏也同意我是对的!这个女人根本不适合当我们的管家,我希望你再找一个——呜!做什么——”正说得慷慨激昂的高凯琳不意被李从谨探向她额头的手给打断嚇住。

    “凯琳,你病了。”李从谨凝着眉说道。“你在发高烧,这是你今天提早收工回来的原因吧?你生病了。走,我们上医院。”

    “我没有!别拉我,我还没说完——”高凯琳大叫。

    奉姎从客厅的钥匙柜里取来车钥匙,见高凯琳还在不甘心的挣扎,并不时的瞪着她,于是道:“我跟你一起去医院,你可以在路上继续发火,我都听得见。”

    “奉姎,不好意思,可能得麻烦你开车了。”扶着体力不支的高凯琳,李从谨抱歉的对奉姎道。

    “没问题。”点点头,在比出门前转头看向还呆呆坐在椅子上的曹敏敏,对她道:“你回房休息吧。饭后该吃的药,等一下邱小姐会拿给你服用,我回来会检查。”

    李从谨虽然已经扶着凯琳走出餐厅,但还是听到奉姎对曹敏敏说的话,不觉一怔。

    看来,这阵子家中发生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事,而这让他感到有些懊恼。

    他很想知道与她有关的所有事,然而,甚至连发生在他屋子里的事,他都不知道,看来他真是太粗心大意了,这样真的很不好。

    感觉非常不好。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挑剔女人家 爱搜书 挑剔女人家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挑剔女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挑剔女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