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下午一点到三点之间,是李家大宅最安静的时刻,大人与小孩都在午睡,屋子里没有任何人为制造出来的声音。

    这样难得的静谧时光,做什么事都不会有谁来打扰,多宝贵啊!奉姎当然不会跟着入境随俗的也跑去睡觉,把大好时光都虚掷掉。她的作息习惯是早睡早起,晚上睡眠品质非常好,又睡足八小时,足以支应她白日里精神十足的忙一整天不感疲惫。

    身为奉氏厨师,厨艺的娴熟与精进是她一生的功课,时时刻刻都不可以懈怠。所以这段不会有任何人打扰的时间她用来研究菜品,主要的研究方向当然是根据当下工作的需要,去改良或新增适合这个家庭的菜单。

    来到李家工作已经快一个月了,虽然职称是管家,但她重点关注的地方还是厨房。这也许是身为厨师的职业病,总固执的认定厨房是一个家庭的心脏,必须以最严谨的心情对待。

    厨房是提供食物的地方,而食物则维持一个人的生命机能,它掌握了这间屋子里居民的健康与否,因此疏忽大意不得。

    所以她对赵女士的要求是合理的,甚至算是要求在最低及格线而已。若是把奉家那套标准用在这里,赵女士恐怕会压力大到罹患躁郁症。即使赵女士把她当成作威作福的恶上司,但其实奉姎认为所有的要求都是合理的。

    赵女士没有厨师证照这件事,既然李从谨不在意,那她也就没什么好放在心上。但既然号称煮了二三十年的菜,对厨事熟得不得了,是个专业厨师,却每每在奉姎对她做出基本要求时,总像是枚被点燃的冲天炮似的蹦的半天高,认为奉姎只是在找碴,她赵大妈已经做得非常好,无可挑剔了。

    可是奉姎观察这些日子下来,只能遗憾的摇头。这位自认为是厨界老前辈的女士,真是找不出及格的地方——那还是针对厨房清洁的最低要求而言。至于食材的挑选、处理、烹饪等方式,奉姎然不敢指望,也就不研究这个老资格的“专业厨师”了,省得自己得把这辈子的气给叹完。

    她这些日子都在整顿厨房。虽然赵女士对她的怨念每天都比前一天更深重,从来不给她好脸色,面对她的要求总是阳奉阴违,要不就是草草了事的敷衍,语气上凉言冷语不止,但奉姎每天还是会盯着赵女士,一步一步的请求他慢慢朝合格的方向迈进。她自己当然是亲自示范,省得老大妈理所当然的以为厨房的白色瓷砖墙在长年的油烟熏染下,就该是黄垢沉沉的颜色……这类琐碎至极的小事,却是奉姎重点要求的地方,赵大妈被操的叫苦连天,但渐渐也不敢说风凉话了——谁叫自个儿斩钉截铁说没办法做到的事,奉姎都亲自做给她看了。

    奉姎不需要赵女士的笑脸相迎,她只需要赵女士认真而慎重的对待他的厨房与她的职业。

    当然,这样一来,就表示这个李家管家,其实还兼着厨房帮工的工作。没办法,职业病,她认了。

    现在李家的厨房已经被整理得有些像样了,至少眼睛看得到的地方,都干净而清爽。套用高开慧小妹对她说过的话——奉老大,你把这间厨房变成样品屋了,跟当初交屋时的样子好像,连水龙头都亮晶晶得好像是可以把人的眼睛闪瞎,太了不起了!

    样品屋是不敢说,但这间厨房所有的器具都是德国进口的高级货,这种高品质的东西要是定期保养,就可以耐用数十年。东西好用,造型好看,只要清理得当,永远都可以看起来像新的。既然是好东西,怎么可以任之被污垢蒙蔽?!瞧,随便清理一下,就呈现出光可鉴人的效果,这样的环境,才会让人相信可以煮出好吃又卫生的食物。

    打从厨房变得像样些之后,奉姎每天下午的这段时间都待在这里研究菜单。此刻,摆在她面前的是一碟碟食物,大多以海鲜为主。秋天吃海鲜正好,尤其虾蟹类的美味正当令,错过就太可惜了。

    当她把最后一道奶油焗螃蟹从烤箱里端出来,才撕开锡箔纸,准备好好品尝一番——

    “好象!住了什么好东西?”一道带着愉悦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赫!”奉姎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心脏险险从喉咙口蹦出来。飞快转身,看到了正站在厨房沙门外的李从谨。

    这个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屋主,竟然出现了!出现也就算了,他就不能从客厅的正门进屋吗?何须迂回的绕一段路过来厨房这边走小门?

    “你……”肚子里腹诽万千,以至于一时无法正常说话。

    “不好意思吓到你,很抱歉。请帮我开门好吗?”他在沙门外微笑,抬手轻轻扣着纱门的门框,午后的阳光斜照向这个方向的门口,明亮的光线将他俊朗的笑脸映得分外光彩。

    没有给大脑运作的时间,她下意识的随着他的请求行动;走过去,将门打开,让他进来。

    “你在做下午茶的点心吗?还是已经在做晚餐?”边说边向厨房的小餐柜走去,早已被香味迷得什么都忘了,当然也就没看到奉姎那张写着不情愿的面孔,只记得眼放异彩的盯住就不肯移开,然后出声问着跟在他后面慢慢走的奉姎道:“好丰盛的海鲜大餐!可是,似乎是迷你了点,怎么不多煮一点?每一盘的分量这么少,吃两口就没了,这样多可惜。”

    “怎么会少?这样的分量已经算多了。”奉姎走到他身侧,拿起自己专用的环保筷准备开吃。虽然被李从谨突然回来的行为吓一大跳,但她没有忘记自己应该趁热尝完,不然就走味了。

    手中筷子行进的目标是她花了一个小时准备的实验菜,但中途发生了不幸的意外——那个满脑满眼满心都被满桌食物摄去三魂七魄的李从谨压根儿没有余力去注意到奉姎,以及她的动作,他饥肠辘辘,需要马上吃到!当眼角余光扫见一双筷子的踪迹时,很自然而然的取了过来。并且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伸向那盆看起来超美味的奶油螃蟹,夹起一只处理过的螃蟹,轻易地将壳剥掉,整个放入口中……当下酒醉晕在蟹肉甘甜的海洋里。

    奉姎瞠目结舌,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吃她的实验菜!?这又不是煮来供客的!

    “李,李先生——”不知是气还是惊,她连说话都艰难。

    “有饭吗?”他突然转头看她,窘亮的目光比外头的太阳更炙热,闪得奉姎不支臣服。

    “……有,还在电子锅里温着。”

    “请给我一碗,谢谢。”他慎重请求,并且追加一句:“盛多一点,饭匙记得要多压几下。”

    “……好的。”可怜的厨师职业病,在需要被服务的食客面前,她只能是个服务人的厨师。所以奉姎半是无奈、半是脑袋混乱的乖乖照办,拿了个稍微大尺寸的饭碗,打开电子锅盛了好几勺,压得非常扎实,米饭都尖成一座小山了,然后端给他。

    “谢谢。”他接过,竟然就站着开吃,似乎没发现他身边就有一张椅子可以坐,径自吃得西里呼噜、浑然忘我。

    当他吃完第一碗饭,要求她再盛半碗饭时,在这个难得的空挡,他终于坐下,开始发表者今日品尝美食之后的看法,手上舍不得放的筷子充当指挥,就在餐桌上指指点点起来——

    “奶油螃蟹很甘甜!”

    “鳕鱼上面的豆酥很香,还带着点辣味,我没吃过这样的。”

    “枸杞原来可以用来煮九孔肠,真特别!”

    “银鱼苋菜羹似乎有点太糊了……不过给柔柔吃应该很好。”

    “这是西虾是加了迷迭香一起烤的的吧?好清爽。”

    “豆腐肉丸很爽口,还加了马蹄吧!”

    “梅干扣肉入口即化、油而不腻,不错!”

    ……这个人以为他在做美食评论吗?莫非是日本那种超夸张的美食节目看太多了,以至于他忙着吃的同时,还不忘加以评价,也不怕满口的食物不小心喷出来。

    “请用。”她淡淡的将饭碗奉上,瞥了眼几乎已被清空的菜品,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总不能在人家都吃干抹净了之后,才告诉他:这是我自己出钱买的食材,煮来研究用的,不是给你吃的。

    要知道这种实验菜,绝对不允许让旁人食用,因为那并不算是具有完成度的作品,不可以轻易送进食客口中。可现下这种情况,她能有什么话说?

    就着半碗饭,李从谨将桌上剩下的菜都吃个精光,然后努力控制不要让打饱嗝的声音响的太大声,他捂住嘴,站起身,让吃得十二分饱的胃袋能有空间蠕动。实在是吃过量了,要不是今天特别饿,不该这样暴饮暴食,身体会受不了的,而且一直打饱嗝也不雅。

    “抱歉。”终于打出讶异至极的一个长嗝,李从谨微赧的向她道歉。

    “没关系。”她慢吞吞而不带情绪的应道,低头开始收拾餐柜上的碗盘。

    李从谨直到这时候才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就这样跑了回来,还二话不说的把食物一扫而光,简直像个强盗……比起被当成宵小,不知道该行当强盗算不算升级?心中苦笑,忍不住呐呐的解释道:

    “呃,我到附近的公司开会,错过了午餐,所以就直接回来,想说也许中午有剩菜可以加热吃一下。”

    她点头,表示了解,仍然忙自己的,打开水龙头,开始洗碗。

    在清洗的水声中,李从谨发现屋子里很静,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下午二点半,怎么没有听到人声?

    “大家都不在吗?”

    “除了上班的、上学的之外,其他都在睡午觉。”简单报告,洗碗的动作流畅利落。

    “这样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看得有点入迷。

    眼下的气氛有点冷,不过李从谨发现自己有点习惯了。知道这个新管家是少言冷淡的性子,不会故意不理人,但也别期望她会热络待人。

    既然吃饱喝足,也许他该马上回公司,还有好多报表要看,傍晚还有工作会议要开,好多好多的事要忙,如果他不想今晚又在公司留到三更半夜的话,最好立刻走。

    他是想走的,但却没有行动,就站在流理台边,一时想不出任何话跟她说,只好看着她洗碗的动作不语。他想,在吃了一顿美味大餐之后,他应该更慎重的感谢她与赞美她,毕竟她是个管家,却有着如同专业厨师一般的精湛厨艺,真是太难得!所以,就算面对她的冷脸,他还是要说——

    “咦?这水龙头换新的了?”没料到脱口而出的竟是这一句。他没想到要说这个的,但这个突然的发现让他发现他惊讶到只能冲口而出。从亮晶晶的水龙头开始,他目光流转在厨房四周巡视,讶然于这里的焕然一新。是什么时候的事?他竟都没发现!“不止是水龙头,整间厨房都像新的一样!怎么办到的?竟然将这些器具都变得像新的一样!连瓷砖的缝隙都刷回白色,我记得它本来是黄褐色的。”李从谨惊叹。

    奉姎看向他,不理解他干嘛如此激动。

    “这些本来就该是这样,不是吗?”她没有本事将它们变成新的,不过是恢复原来本色而已。

    本来就该是这样?!不是吧?李从谨见识过许多厨房,其中更不乏富豪家的超豪华厨房,但没有一个厨房用具可以在使用多年之后,看起来仍然像新的。

    “奉姎,如果你是个厨师的话,一定是最顶尖的那一个!你可以考虑改行,往厨艺界发展。”来参加认为奉姎选择管家的工作真是太可惜了。

    奉姎闻言一怔,一双好看的眉毛忍不住微微拧起。将水龙头关好,抽了条干净的抹布慢条斯理的擦着手上的水汽,转身淡淡的直视他,说道:“是不是最顶尖那一个我不知道,也不冀望,不过,我已经是个厨师了,不需要改行。”

    ——为什么一个专业的厨师回来当管家?

    ——或许是因为,我没有服务食客的热情。

    那天,在他收拾完惊愕的情绪,准备出门去公司前,李从谨忍不住这样问了奉姎,而奉姎在想了好一会儿之后,语气淡淡的回道。

    那时她一定不知道,当她说着这些话时,眼中有着满溢而出的落寞与倔强,像是对自己失望,又像是跟谁赌气。

    李从谨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员工产生过私人方面的好奇,但是奉姎那日的模样却总是在心底挥之不去。

    那其实是个很淡的印象,在明亮的秋阳下,站在阴影下的她淡的像是一抹影子。他以为自己没有记住离开前再度回眸望他的那一眼,可是每当他闭上眼睛休息,或者在工作空挡脑袋勿须为一大堆数字运转时,就会想起她那时的样子。

    回想起她,不在于她有多美,或性格多么特立独行,不同类型的男男女女他见的多了,优秀而有特色的更是不在话下,他不会因为她长相秀丽而特别紧记在心。会不时想起她,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被她煮得美食喂饱在前,接着又得知她这个管家其实是个拥有厨师执照的正牌厨师,然后,他们道别,她站在厨房的纱门边目送他出去,而他走到转弯的地方,偏又回头望了她一眼,于是记忆就此深铸。

    所以,从来不打探员工与工作无关的原则,终于在今天打破,同时也跌碎了友人的眼镜——

    “不会吧,从谨。你真的是我认识了十几年的那个李从谨吗?你是冒充的吧?”当初帮李从谨火速找来管家救急的林至刚,知晓了李从谨居然在向他打听管家的事,夸张的音调从电话那头远远传来。

    李从谨有丝无奈的笑叹道:“至刚,别玩了,我是真的想知道这位奉姎小姐是什么背景。她是个厨师,应该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你的人资档案里记录的情况是怎样,可以跟我说一下吗?”

    “啊?她亲口告诉你她的职业是厨师?怎么可能?”林至刚这回的惊讶货真价实。

    李从谨敏锐的从他口气发现一种熟稔,直接问:“你本来就认识她,是吗?”

    “呃……这、这不重要吧。”有点淬不及防的结巴。

    “不,很重要,我觉得这样更好。这样一来,我从你这边听来的资讯会比较接近事实。”

    “唉,我又还没有承认我认识她……其实也不算认识……好吧,反正我要说不知道她,你也不会信,就不浪费时间了。要知道,我们身为职场精英,时间以金钱计算的话,那可说是一秒几十万上下吧。”

    “至、刚。”李从谨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把朋友的名字叫成重音。

    “好好,我说,我当然会说。不过,老朋友,我先问你,你是基于什么心态想了解奉姎?请你慎重回答,因为答案攸关着你可以知道得多仔细。”

    李从谨为之沉吟,其实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非要打听奉姎的事,当他不由自主的牵挂,还没理清它代表什么时,就先这么做了。

    “……如果我说我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想干嘛,你相信吗?”

    那头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语气变得有些慎重,还慎重得很肃穆的样子。

    “从谨,我觉得你可能快完蛋了。”

    “说什么啊你?”

    “我说真的。那个奉姎……我先声明,我并不认识她,但却知道她。我家跟谈们奉氏有渊源,所以对于他们这些核心人物都有所耳闻。你现在先别问我什么叫奉氏,那故事实在太长了,等你安排出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再来好好听我讲古吧。现在我先告诉你,奉姎的基本人事资料如下:

    第一,七岁之后父母都不在了,她被奉家的家主收养。

    第二,她原本姓陈,后来要求改姓奉,从这里你可以看出,奉姎并不是正统的奉氏人,血缘非常的远……跟我一样。那个奉姎,由于幼年时不好的遭遇,养成个性上的孤僻,致使她进入奉家之后,适应得不太好,人际关系有点糟,一直都是独来独往。

    第三,她十九岁时完成第二阶段厨艺学习,现在进入五年期的在职服役阶段,这段时间之内,她必须做足四年的实际工作天,才能正式结束学徒身份出师。虽然她已经出来工作六年了,但真正的工作天数却还没有满。

    第四,她之前工作的地方都是大饭店和知名餐厅,做得都是二厨,每份工作最长不超过十个月。据说都是在主管打算升她当主厨时,递交辞呈。

    好了,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喔,顺便奉送一个小八卦:奉姎最讨厌的人是奉总管,最喜欢的人是前任奉主与现任的代理奉主。”

    “奉主?是当年收养她的人吗?”

    “是的。不过前任奉主已经不在了,那个人是奉姎最崇拜的人,可以说奉姎是为了她而选择当厨师的。”林至刚声音也带着些遗憾。

    最崇拜的人?难以想象冷情如奉姎,竟然也会有喜欢崇拜的人。李从谨感觉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会死快中午了,肚子有点饿的关系。

    “那个奉主……是男的吗?”李从谨问得有些艰难。

    “当然不是!奉氏的奉主这七八十年来都是女的,不会有男人。”所以现任的男奉主只能是代理,永远不会有机会真除的一天。林至刚在心底默默补充道。

    “至刚改天真的找你出来聊聊了。”虽然林至刚说得很清楚,但现在听了这些之后却想知道更多。既然如此,短聊便无法满足他,今天时间实在不恰当,还是面对面谈比较好。

    “没问题。”

    “那好,我们约一下时间,这个月你那天晚上有空?下个月也行。”

    李从谨很快打开行事历跟林志刚敲定时间。熟知好友行事风格的林至刚也只好乖乖的在那边确定时间。在准备结束通话时,林至刚说:

    “我希望你对她的好奇就仅仅是好奇,不要涉入太深。我得先提醒你,奉姎非常难追。别说她们奉家女性简直像活在另一个星球,就算追到了,也是一个新困难的开始,你最好不要走到哪一步。”

    当然,这只是无用的忠告,彼此都知道。

    要是可以往哪一步走去,此时此刻李从谨压根儿不会打这一通电话。

    每到用餐时间,李从谨都会特别的思念奉姎。

    可惜现在已经吃不到她亲手煮的食物了。就在他连续几天“除外洽公,错过午餐,刚好在家附近,于是回来找剩菜吃”的夺了奉姎每天下午煮出来的美食之后,奉姎终于完成了她对李家菜单得到拟定,而李从谨的成果则是体重增加了三公斤。

    然后,她不再煮食,而是训练赵大妈依照她设定的菜单主厨适合提供给家人的食物。虽然赵大妈仍然怨声连连,但学习上倒是非常勤快,平白有人可以教她煮出好吃的不得了的菜,虽然被操的很累,但收获是丰硕的,再傻的人也会把握这难得的机会。所以就算在食材的挑选与清理上有多如牛毛的规矩要求她边照着做,容不得半点马虎,让赵大妈得花比平常煮饭时多两倍的时间做这些琐碎的事,她也甘之如饴。

    奉姎不煮菜了,然后,李从谨多长出一寸的腰围又缩回正常尺寸。当然,不是说饭菜不好吃了。其实在奉姎严格的调教下,赵大妈的手艺之精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从普通至极的家庭主妇菜色,变成可以开小餐厅卖家常菜的水准,这进步是惊人的。

    但尝过了奉姎亲手创作出的原版菜品之后,再吃到赵大妈这个学徒作出来的相同作品,口感上当然有很大的差异。所以他的食量又回到原先的标准,身上好不容易养出的脂肪自然也就轻易在庞大的工作量中消耗一空。

    其实他每天都想提起勇气要求奉姎帮他煮菜,但却知道一旦开口后,必然会得到“我是管家,不是厨师”这样的回应。更何况,拥有好手艺的她,也是跟着大家一同吃赵大妈煮的三餐,并没有单独为自己做好料的吃。连对自己都如此苛待的人,又怎能请求她为别人做出职务以外的服务?

    现在想想,她亲自做菜的那几天,真是毕生最美好的回忆之一——秋阳艳艳的午后,宁静的宅子一隅满溢着食物香气,而他站在纱门外轻叩着门,笑着请里面那个表情错愕的女子帮他开门,然后他就变身成童话故事“七只小羊”里的那只野狼,扑进屋去,将美食搜刮一空,再扬长而去……

    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肚子饿让他心情有点不好,多想点有趣的事,可以提振一下他低落的心情。

    好了。该继续工作了!

    “扣扣!”门外的工读生助理妹妹再度来拜访,做着每天早上十一点的例行工作:

    “李总,中午要帮你订便当吗?”

    “今天不用,我等会要去‘向荣’送资料,应该会在外面吃完再回来。”

    “真可惜,今天好不容易抢到那家超好吃百元便当二十个名额。本来想说分你一个,包你吃了一定会上瘾。”

    李从谨听了,隐约想起上星期美蓉就跟他提过有一家好吃到不输餐厅提供的商业午餐的便当店,似乎还限制数量,每天只做上百个出来贩售。

    “抢?什么便当这么跩,跟他买饭盒还得让花钱的人用墙的?”

    “因为真的很好吃啊!一天只供应一百个,光我们这栋办公大楼几十家公司行号就有上千名员工,大家都想买,又互不相让,就只好决斗了!”美蓉以夸张的肢体语言形容道。

    “决斗?这么惨烈?”李从谨好笑道。

    “当然,你要知道我们这些办公室小妹也是有江湖的,大家每天都在抽签、猜拳,勾心斗角中争取百元便当的购买权。我昨天猜拳一路通杀,所以得到二十个名额,这很难得耶!你真的不吃?机会错过不再来哦。”

    “不了,谢谢。”

    “不要就算了,反正没吃到算你没福气啦。”再度推销失败的小丫头垂头丧气的离开,找别人去了。

    没福气?有这么严重吗?他不是不相信美蓉盛情的推销,毕竟小丫头的挑嘴也是出了名的,她说好吃的便当,就肯定有它物超所值的地方。不过对他而言,这不是很严重的事,在外头,吃什么还不都是一样。再者就是……反正不是奉姎煮的,其他吃什么都没差,外头的美食他吃多了,再好吃也不就是那样。

    摇了摇头。还是快点工作吧,等会还要出去呢。

    同样的上午十一点,奉姎领着厨娘以外的两名员工努力整理屋子。

    这是每天必做的功课,无论前一天收拾得多好,第二天起来,一定会看到再度变成垃圾场的环境。高凯琳明显的是跟奉姎卯上了,每天变出不同花样来为难她,比起前几天拿一个大蛋糕砸了满客厅来说,今天只是把一颗羽毛枕拆散,算是好处理多了。

    好不容易忙到一个段落,围裙口袋的手机突然想起来,她接起,还没“喂”出声,那头就十万火急的扬声问道:

    “你在忙吗?有没有空?”

    “当然忙。没空。”冷淡。

    “没空我也不管!这次你得帮我!拜托!”

    “奉嫣,你打错电话了,我是奉姎,不是奉婕或奉薇。”表明身份就要挂断——

    “求求你别挂!奉姎,我当然知道打的是谁的电话!我现在联络不到别人拉!要不是逼不得已,我怎么会打给你!看在我鼓起勇气打给你这座冰山的份上,帮一下忙吧?求求你,我快要跳楼了!”

    “好,我帮你。你打算在哪座楼跳?我可以打电话给119,不然通知殡仪馆也可以。”这个奉氏里的晚年缺钱妹,一定又是接了一堆兼职的工作应付不来,只好急巴巴四处找人救火。奉姎从来不跟她参合,拒绝成为此妹救火队的长备名单之一。

    “在我这么着急的时候,不要讲冷笑话好吗?反正你快过来!还有,过来之前先去菜市场帮我买小白菜,至少要买十把,要快!一定要在二十分钟之内赶到!一定哦!”为了防止奉姎拒绝,所以飞快把电话挂断。

    奉姎瞪着手机,眼泛凶光、嘴角直抽搐。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挑剔女人家 爱搜书 挑剔女人家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挑剔女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挑剔女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