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星期六的早晨,婴儿的哭声权充美好一日之始的序幕。接续的,当然是小爹娘们的手忙脚乱。

    “举韶,苹果泥打好了没有?宝宝好像一副没吃饱的样子。”原本准备赶公车去也的小妈妈,此刻只好做好迟到的准备了。心中第一千零一遍地告诉自己非让宝宝改喝牛奶不可。也许明天开始。

    李举韶睡眼惺忪地由区隔成两坪大的小厨房走了过来,头发七横八竖,没来得及梳──反正他还打算再睡。没课的星期六如果不给他睡到日正当中怎么够本?

    “小祖宗的胃口愈来愈大了。”他坐在老婆身边,因为没戴眼镜,所以眯着眼凑近儿子看着,那小子似乎已将母亲体内最后一口乳汁给吸尽了,却仍尝试吸更多,所以眉头愈皱愈紧,眼看就快哭出来了,要不是舍不得放弃乳头,只怕又要哭个惊天动地。

    “好啦,小鬼,让妈妈上课去,老爸来伺候你吧!”他抱过儿子,抢在妻子扣好衣服之前,偷吻了一下。

    “讨厌!”她红着脸拧他厚脸皮一把,将制服收拾回端正的原样。真的必须出门了。

    李举韶喂儿子吃果泥,一边打量他的年轻小妻子。不讳言,束雅依然不像一名“妇人”,身仍充满青春少女与生俱来的纯真与稚嫩;产后复原情况良好──否则她死也不会肯复学,唯一增重的只有她的上围。为人老公者对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抗议的。

    要说她变的不多又不尽然,毕竟经过一年多的婚姻、生子洗礼,她身上自然散发一股稳重气息,不若以前爱闹好胜到无法无天的恣意轻狂。这一点使她有别于同龄的少女,使她的韵味矛盾地交织着天真与成熟,稍稍有鉴赏力的男人必然会因此而迷惑,沉迷于她的神秘之中;再加上她相当好看──没有男人不会注意到这一点。所以他早八百年定她下来,实在是正确的选择。别的男人永远只可以远观,不能近攀,多么大快人心的事!他不禁偷笑不已。孙束雅梳好头发,绑好马尾,转身顺便替丈夫梳几下,倾身吻他:“好了,我要走了,中午要买便当回来吗?”

    “不用了,咱们到大姊的餐厅吃免费的大餐。”“可以吗?”她大眼滴溜溜地转,想起上星期六才去混吃骗喝过一顿。

    “可以啦,吃完后还可以把小毓借她玩,我们去看电影,我向同学诈来了两张『变脸』的电影票,不用可惜。”他笑得好奸诈地与老婆分享作战计画。

    当人家的老么,向来好处多多。

    “好呀!真的好久没看电影了,上一回去看的时候恰好是八百年前。”她嘟嘴,向罪魁祸首亲了一下。小鬼大概是吃饱了,很大方地恩赐她一个大大的笑脸。

    “要不是你怕给人看到大肚子模样,我也不必陪你当藏镜人,我们是夫妻,还怕人家看呀!”说到这个就不免要抱怨之前损失的电影票了,听说“第五元素”不错,里头的女歌唱家的声乐真正的是天籁。

    “你怪他吧!”她很方便地指着儿子鼻尖。

    他抱儿子起身,一手捞起她的书包:

    “别玩了,再不出门,第一堂课就要缺席了。”

    “好啦,拜拜。”她没胆看向时钟所昭示的时间,反正快快出门便是。

    看老婆走入电梯后,他才关上门。打了个呵欠,看着怀中与他长得极度相似的小家伙,商量道:

    “好啦,妈妈上课去了,爹爹我孤枕难眠,你就陪我睡吧!下回肚子又饿了时,再哭醒我就成了,OK?”

    也不管儿子的笑脸代表懂或不懂,他老兄反正抱着儿子补眠去了。

    又是日复一日,辛苦又美好的一天。

    从国女中沦落到这所普通高中,实在是不得已的,因为不好意思回去面对以前的师长,再加上“日扬高中”离家比较近,不必像以前还得转两次车才能到学校。

    反正她功课一向不差,要考大学就不必非要在那个高中准备不行。

    “嗯,孙束雅,你在做什么?”在数学老师还没来的空档,邻座的王丽枝凑过来表现出非常想聊天的表情。

    孙束雅收好小册子笑道:

    “没什么,写家用支出薄而已。”

    “你在家中也得管这些呀?”

    “分工合作嘛。”她乾笑。为了可以早日成为有壳蜗牛,他们夫妻向来一毛钱也不轻易浪费,自然要记录好家庭用度。

    不过人家小女生才不会把这话题当重点谈,她又问了:“你老实说,有没有男朋友?”语气开始有点神秘兮兮,笑得乱暧昧的。

    孙束雅点头:“有。”

    显然答案出乎人意料之外,王丽枝嘴巴张大了好久才记得它有说话功能:

    “真的?那周向荣怎么办?他喜欢你耶!”忘了压低嗓门的后果是招来前后左右同学的加入讨论。

    “周向荣暗恋我们班的转学生呀?难怪最近老往这边晃过。”前座同学了然道。

    “听说他因为得了很多奖牌,即将保送辅大,以后会参加国际级的运动比赛。”后座同学奉送情报。

    也就是说那位周向荣先生是校内运动王子,风云人物之一。又高又帅,正是时下流行的俊男长相。

    不过不好意思得很,时代潮流再怎么变,她孙束雅仍然只锺情白面书生型的表相。何况她早已死会,没有活标的权利,尔后再蹦出什么惨无人道的旷世俊男也拨动不了她的心湖。那不在于男人有多帅,而在于感觉的问题;反正她就是锺情李举韶顽皮不正经的死样子,其他什么酷男冰男邪男子,大可滚一边凉快去。

    王丽枝怂恿着:

    “喂,如果你男朋友没有周向荣帅,快点甩掉,这个比较好啦。听说他们家是本地的大富翁之一哦!”

    了不起呀!凭他们夫妻的省钱、攒钱本事,还怕二十年后不是台巨富之流?

    孙束雅只差没打鼻腔哼出一口气。

    “没兴趣。”

    “是不是你男朋友比较帅?那他的家世如何?读哪里?”右侧同学好奇地问。

    “帅不帅是见仁见智啦!家世与我家差不多,目前读T大一年级。”

    听起来像是普通优秀的大学生嘛,还以为是小说中所描写的天之骄子哩,不仅家财万贯,顺便来个品貌一流,最好年纪轻轻已是家族企业中的大人物!

    “要不要换男友?周向荣比较符合白马王子的条件,你那么漂亮,嫁给有钱人当少奶奶多棒。”王丽枝像个嫌贫爱富的老妈子一般,不死心地推销“日扬高中”第一帅哥,以期小美人儿睁亮明眸看清现实的残酷,并且珍惜自己的好运道。

    “才、不、要。”她一字一字地拒绝。现在才觉得读男女合校真的很无聊,以前读国女中多好,没有蟑螂蚂蚁来捣蛋,以升学为第一要务,偶尔来个联谊也不会太当真。

    “王丽枝,你觉得周向荣帅就夹去配呀!也许你会成为雀屏中选的那名灰姑娘嘛。人家有男朋友了,你少来拆散人家。”又一个同学凑过来讨论。

    觉得主题十分无聊的孙束雅开始神游太虚,心口不自觉多跳了两下。想起了自己老公条件并不差,以前读和尚学校还不至于出什么岔子,但现在就读T大,美女一大堆,不知道他有没有乖乖的?

    大概有吧!他光打工赚钱就累个半死了,哪来的时间风骚?但反过来说,工作地点也可能出意外呀……

    噢!想着想着,胸口传来窒涨感,又胀奶了,撑得内衣好不舒服,晋升为人母之后,自己好像比同年少女老了许多,会不会?

    赶忙从书包中掏出小镜子,再一次确认没有鱼尾纹、老人斑之后,才再一次放心,可是……她绝对不相信她的老公不会有人喜欢;那么她抢得过外面的女人吗?

    镜子又凑近了些,努力想照出自己“果然很美”的影像。但看了十九年的面孔实难客观评分,再怎么看都觉得不怎么样耶!

    人家欣赏的大眼里有红色血丝,自白的皮肤是苍白失眠的表态,鼻子不很挺、嘴巴不很红、脸蛋也不很瓜子样……怎么办?她长得普通平凡,怎么争得过外面的女人?不知道再过几年老公会不会丢休书给她?

    如果他敢,她一定要告诉他大哥,叫他大哥再修理他一次。对!彷如吃了定心丸,孙束雅的心情又开朗了起来。虽然嫁人后,娘家的人当她是半泼出去的水,但婆家的人可疼她了,她有很多靠山可以靠。

    想来就很快乐。

    “你看你看!猪鼻子!”

    “把他手抓放在耳边,像不像日本的招财猫?”

    “把他戴上安帽就像大同宝宝了。”

    “哇──”

    忍无可忍的“玩具”终于大哭以示对不人道行为的抗议。

    通常这个时候,就会出现正义之师来发出正义之声:“好了吧!你们!别再虐待你们儿子了,我答应代你们照顾小毓到你们玩够本回家带走宝宝为止,可以了吧?”

    办公室内,端坐在大桌子后方办公的美丽女主管终于举白旗投降。不然又能如何?眼睁睁看一双可恶夫妻玩死自己的儿子吗?

    “我们只是想让姊姊知道小毓有多么好玩嘛!”李举韶万般无辜地安抚儿子,彷佛儿子会大哭是当姑姑的不对,早早投降不就没事了吗?

    李举乐──一个不幸生为李举韶大姊的女子,绝佳的冷静工夫向来失效于这个无可救药的小弟身上。她起身抱过小天使般的侄儿,顺手拧了下小弟白皙的面皮。

    “儿子是生来玩的吗?你们夫妻真是没一点为人父母的样子。”

    “大姊最好了嘛。喏,这是泡好的牛奶,这是我中午挤的母奶,这是蔬菜肉泥,还有尿布。”孙束雅将一大袋婴儿用品放在大桌子上,在吃饱喝足兼把儿子脱手后,一颗心早已飞到外边去了。

    七手八脚地交付一大堆东西后,两个身着牛仔裤情侣装的夫妻便有默契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转身往外溜去也。

    认识他们,且恰巧不幸生为他们亲戚的人除了认命外,实无第二条路可以走。

    忙碌的星期六下午,身为一名五星级法国餐厅总经理女强人李举乐,只得偷闲关在办公室中,努力与小娃娃耗上了。

    这枚娃娃炸弹的威力一向是持续着的,否则不会让她人仰马翻到现在,成为小娃娃御用奶妈之一。

    “会不会太残忍了?”搭上公车,孙束雅掏出所剩无几的良心来反省。

    “不会啦,顶多下次找别人托婴就好了。何况这是可以谅解的呀,你才期中考完,放松一下也是理所当然。而且我也工作得那么累,难道还不许我们约会一下吗?要知道,许多离异的夫妻都是因为缺少沟通而走上分手一途的。”

    “都有你说的,自己想玩还编藉口。”她认识这位仁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所以说夫妻连心嘛。”他嘻皮笑脸地亲她一下。

    “老公,你身上带多少钱出来?”

    “两张招待券与两百块。”用来买卤味、可乐,以及坐车回家,恰恰好够用。

    “那晚上去叫大哥请客好不好?”她脑筋动得也快。想到市区恰巧离李举鹏办公的地点非常的近。李家大哥呢,一向是她的偶像,沉稳内敛、负责任、有威仪,而且很疼她。

    “才不要,要是正好遇到他工作狂的病症又发作,我可是会被打得满头包。”饭可以少吃,小命可一定要顾好。

    公车已到闹区的中心点,他拉着她跳下公车。孙束雅才有空回话取笑他:

    “你跟大哥呀,根本是老鼠见到猫。所以才尽可能的不见他,对不对?”

    他搂住她腰,顺手捏了她粉颊一把:

    “知道就好,说那么明白做什么?”他家那个几近完美的大哥呀,简直不是人,是超人。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被一家急欲转型的小家族企业延聘去当管理人,年薪列入极机密,每年分红也少不了;连企业所有人也得敬他三分。

    而李举韶与其兄相差九岁,可以说是被万能的兄长带大的。家事管,包括管理父母的财物,因为身为务实教师的李氏夫妇除了薪水之外,并无其它理财本事。

    如果一个人能家事、财事、外务和功课皆一把罩且轻松自在的话,不叫他超人要叫啥?但这种完人之可怕是在于他认为别人也可以与他相同的完美。可见十九年来李举韶被操得多辛苦了。

    他的吊儿朗当正是大哥眼中容不下的颓废。爱之深,则揍之切,由李氏兄弟身上十足可以印证。偏偏天性聪颖的李举韶硬是反骨一身,没什么雄心大志,也就不会兢兢业业过日子。

    轻松一点嘛!能好好过日子又何必自讨苦吃?

    看了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才开演,孙束雅赖在丈夫身上,抓着他衣袖摇着:

    “我要吃冰淇淋。”

    “好,我去买,要是钱用光光了,我看我们就一路乞讨回去好了。”小声戏谑完,他去找冰淇淋买了。

    乖乖站在电影院门口等,忍不住左张右望。芸芸众生相中,她犹如一朵清新小花,惹人不自禁的注目。天真的表情、漂亮的脸蛋,常常不自禁惹来众多人的痴望,有胆子一点的当然会过来搭讪。

    美人永远不会落单!多么真切的道理。

    所以,在五分钟之内,已有四个自称是XX公司星探的男子上前搭讪。管他是真是假,她反正没兴趣,一律以“我的男朋友快来了”、“我没兴趣”回应之。

    “小姐──”

    又来一个!她今天怎么突然大走桃花运了?!

    “我已有丈夫小孩了,别烦我了行不行?”她火大地直言,然后看向一名西装革履的好看男子。看来像社会人士,怎么也学人做不入流的搭讪行为?真是花心得没格调。

    周志深好笑地扬高眉毛:

    “丈夫小孩?小──,谎话编得太破不会有人相信哦!我没恶意,只是看你十分可爱,想请你喝杯咖啡而已。在下周志深──”

    “怎么了?”讨价还价地买来一支超大冰淇淋,回来却见老婆一脸的不耐烦,想也知道所为何来。

    孙束雅接过冰淇淋,勾着他的手!

    “没事,我们找个地方坐。”基本上她不当陌生人一回事,自然也就没介绍的必要。

    妻子都这么说了,李举韶也不以为意,张口就咬掉一大球芋头冰淇淋。

    “讨厌!人家最爱吃芋头的,怎么一口就咬掉?吐出来!”哇哇大叫地抬头,坚决要分一半回来。

    他只好哺渡一半给她,才让小妻子息怒。两人躲在无人的角落抢吃得不亦乐乎。但李举韶的警觉心毕竟比老婆敏锐上那么好几点,发现了刚才那个衣冠禽……衣冠正常,并且充满“$”符号的男人并未放弃跟随他们,尤其看到他们如此亲密之后,脸色沉得像发现老婆偷了人似,不禁令他暗想束雅难不成在嫁他前已先嫁过一次?

    答案当然是没有。那么那位仁兄一脸大便所为何来?嫉妒人家夫妻恩爱啊?无聊。

    “对不起。”冷沉的声调隐着火气。

    “知道对不起我们就该滚远一点。”李举韶也不怎么客气。既然人家深知罪孽深重,随随便便回应以“没关系”未免太过敷衍?

    “你要干什么呀?”有老公搂着,她胆子也比较大。

    周志深递出名片,对她道: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窈窕淑女,君子求之,想必这位小弟弟明白这个道理吧?”毛头小子也敢与他这种成功社会人士较劲吗?

    “是『君子好逑』吧?老伯伯!”孙束雅嫌恶地纠正。

    “我想他一定没读过『关雎』。”李举韶以可怜的眼光侮辱衣冠禽兽。

    “走了啦,搞不好他是某精神病院通缉中的病人。”好好的一个约会,她才不要浪费掉哩。

    李举韶点头,任由老婆拉着走,不忘搁下话:

    “她是我老婆,没你追求的分!”

    但太挑衅的话,通常令不懂失败为何物的天之骄子感到不爽至极。

    事情,也就不会这么算了。

    难道是老天惩罚他们抛弃儿子自己跑去玩太不应该吗?不然为什么连看场电影也不得安宁?她的要求一点儿也不多,只要夫妻俩安安静静看一场“变脸”居然成了奢求,奢求到她比电影中的人更早变脸!

    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T大的“电影欣赏社”也选在同一天、同一场来此欣赏电影,而她老公手中的票就是由这个社团成员手中诈来的。自然也就没资格怪这种“他乡遇故知”的情况。

    但她一点儿也不乐意被当成研究的对象,而且更不乐意她的老公李举韶成了众花痴女眼中的好吃蛋糕,好像每个人都想过来咬一口似的。

    她老公在学校到底有没有很乖呀?

    自他上大学之后,她同时也复学了,各自学业忙得不得了,尤其她上高三,在早自习、晚自习、假日返校温习兼补习的紧锣密鼓课程,她只会比他忙,不会比他闲,所以也就没机会去T大探访他。他不会偷偷乱来吧?

    她会有这种心思不是没理由的。不知为什么,那些女人好像一致决定要排挤她,中场上个化妆室回来,她的座位已被侵占了,而李举韶那家伙还无知无觉直盯着精采的剧情看,浑然不觉身边女子不是他爱妻。她又不能隔着七八个位置叫那女人滚开,只好忿忿地在七八个女子嘲弄的眼光中找到一处灯光、视觉不佳的座位生闷气。

    更可恶的是散场后,她本想与丈夫一同走,不料一波人潮就硬将她挤出去了。

    她生气了!跺跺脚,含泪走向不远处商业大楼,找大哥哭诉去也。

    “小妹妹,我们总经理不接见没育预约的客人,而且你也不像是来谈生意的,对吧?”柜怡总机小姐挡驾,让她上不了十二楼的最高主管处。

    “他说我可以随时来找他的,他是我大哥啦!”虽然没有来过,但李举鹏才不会不见她。

    这会儿总机小姐亲切的笑容转为浮面的客套。这小妹妹生得这么可爱,居然是个骗子!她见过总经理的妹妹,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强人兼成熟美人,除此之外,家庭人口简单的上司根本没其他妹妹了。

    “小妹妹,总经理很忙,真的不见客。”

    “小姐,你打电话,我来问他。”努力吸了吸鼻子,阻止眼泪溃堤。再见不到大哥,她满水位的眼泪就要喷出来了,所以她的鼻音愈来愈重。

    总机小姐看得有点心软,但可不敢轻犯上司的规矩,一般闲杂人等,是不该通报上去打搅他办公的;何况这女孩真的不是上司的妹妹嘛!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高级主管专用的电梯突然打开,走出的正是公司首号黄金单身汉李举鹏是也!

    “总经理……”总机小组不敢叫得太大声,因为大上司正与大客户的代表团谈话

    “大……哇!”“哥”字还没来得及喊完哩,眼泪便争先恐后掉了一大串,委屈不已的孙束雅投入威严天生的李举鹏怀中,开始了第一波哭功。

    整个一楼的接待大厅突然静得只闻啜泣声……

    有人讶异;有人屏息;有人等自律律人甚严的上司发火,修理得不敬之人满头包;也有一张霎时惨白的俏颜褪尽了血色,看这暧昧的一幕。

    而,跌破众人眼镜的奇迹出现了!

    向来吝于露出人性化情绪的大主管,居然以从末出现过的温言软语哄着怀中可爱的小女孩:

    “束雅,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

    “我……我……”硬咽抽气鼻涕齐来,哪挤得出话?

    “束雅!”一声清亮的大吼由门口传来,正是气急败坏的李举韶是也:“你跑来这儿做什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他还以为老婆被好色中年叔叔拐跑了咧!

    一只巨掌蓦地一捞,不知怎么着,李举韶的衣领就这么轻易被捞住了。

    “江秘书,麻烦你代我送客。至于其它条文,相信明日的会议可以达成共识是吧?佟小姐?”一手捞人、一手搂人的李举鹏,依然以冷静平和且若无其事的口吻问着客户代表中的为首着,也就是美丽与智慧同时闻名于商场、刚才脸色苍白的女子。

    “当然。”被称佟小姐的女子昂高下巴,以冷静且备战的面孔退场。不过脚步略嫌失去从容。

    不过,那也不是众人会注意到的事。

    众人又看到没有人性化表情的上司又一次地浮现异象,嗜血的狠表情瞪向他那俊美讨喜的小弟,咬牙道:

    “你给我上来!”

    再次退场,电梯门阁上之后,有幸目睹此奇景的人们仍闭不上他们足以吞下驼鸟蛋的大嘴巴。

    然后,严明冷淡的上司有小女朋友的事在一天之内传遍十二楼上上下下,连不管事、只数钱的公司负责人和股东们也都知道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纯属意外 爱搜书 纯属意外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纯属意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纯属意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