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所谓的“自由保镳”,必要时简直比老板还大牌。她身边的人都问她为什么要雇用他,尤其以董培良那小子最为激烈,觉得他堂堂安管部主管被侮辱了。

    来无影、去无踪,没有大哥大或呼叫器可供遥控,即使曾经与他有过长谈,但方筝并不认为多了解他多少。

    风御骋,有四分之三中国血统,四分之一美国血统;从母姓,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美国;二十八年的岁月中,足迹几乎遍布世界各国,当过打手、保镳、保人员……

    很模糊、很笼统的资料。

    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穷追猛打精神她没有,她向来不拘小节,即使有疑惑也因为没有深交而作罢。

    如果说他们正在谈恋爱,恐怕也得归为另类。

    对酒会实在不怎么喜爱,可是有些场合还是非参加不可,毕竟她现在代表“方氏”,而不是“方家千金”,没有率性而为的权利。

    今天就是非来捧场不可的场合——报业大老的九十寿辰以及其曾孙订婚的大喜之日。因为业务上有密切往来,捧人场、给面子之后,往后生意才有得好谈。

    曾经,她也是一如舞池中那些不知人间疾苦的公子千金般,可以恣意张狂,舞着放肆青春,可是呀,再活跃的人一旦被巨大的责任打压住后,侥幸没发疯的人也会像她一样,提不起什么劲儿去玩乐了;也之所以她明白了何以长辈们脸上足以夹死蚊子的皱纹会那么多了。

    没兴趣跳舞,总要把力气花在有用的地方吧!?所以方筝偕着她的同志李乃君小姐一同向美食区进攻,干了两大盘美食闪到某张高脚背的长沙发中坐定,背对所有人吃将起来。

    “乃君,你刚才回绝了高家少东的邀舞?”

    “还不是怕你没伴。”李乃君有着高超功夫,狼吞虎咽之时居然没掉口红,唇上没沾半点油渍。

    “我想你还是去跳舞好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二十八岁了。”

    “啧!你还知道我为你作牛作马已虚耗青春到二十八岁了呀?不过说起来你也该惭愧,二十四岁的皮肤比我更苍老。”

    方筝撑着下巴,怎么看这个美人儿都没有滞销的理由,而且她这个上司一向开明又善良;又因她是女性,所以攸关上司与女秘书搞七捻三的传闻也没机会滋生流言。

    “我先说好,我可没有打算帮你养老。有好户头就赶快嫁!”她不正经地伸手轻捏了下她吹弹可破的肌肤。

    “又调戏我。”李乃君无可奈何地把盘中的鸡块叉起给她,并拿出雪白丝巾为方筝拭去唇色的汁液。天下再也找不到比她更万能的秘书了。

    “如果我是男人,一定娶你回家,稳赚不赔。”

    “因为你不是,所以离他远一点。”冷得令人透心寒的咬牙声在她们的前方响起。

    方筝与李乃君都错愕地抬头来看人,而且还是两个。

    咦,是“东升公司”年轻有为的两位负责人嘛!陈颐九以及陈志斐堂兄弟,是青年企业家中近几年来不可忽视的人物,虽然目前挤不上大规模,但人人都看好他们的远景。怎么会用烧死人的眼光瞪她咧?

    “你们过来做什么,不要打扰我们!”李乃君冷若冰霜地说着,完不见刚才的温柔保母样。

    哦……有问题。她这位八面玲珑的美秘书几时学会端起冰冷架子去给男人钉子碰呢?就不知道这陈氏堂兄弟与她有什么瓜葛。

    “李小姐,上次是我不对……”比较温文的陈志斐急切地说着。

    “乃君,别使小性子!”那个陈颐允就比较强势了,猿手一伸,将李乃君一把勾入怀中,强行押走:“而且,你欠我一支舞。”

    “方筝!”李乃君柳眉倒竖地瞪向见死不放的上司,传达着只有她俩知道的讯息——

    你是什么上司?见死不救!

    好好去玩,不必太早回来陪我。

    方筝对她行了个童子军礼,眨着眼,眉目传情。

    在李乃君被押入舞池中时,那个陈志斐也恰好隔绝住她的视线:“方筝,你自爱一点,不要破坏李小姐的清誉。”

    显然这个男人不擅长使用威胁口吻,所以出口的话没半点阴狠的气势。撂下了话,陈志斐也很快地走了,看来此君亦是李美人的裙下拜臣。

    那么他们堂兄弟之间的帐要怎么算?先攘外,再安内吗?将餐盘搁在茶几上,她双手枕在脑后,完闲适的姿态。近些年来,关于她的流言总是有的,尤其她曾得罪过不少人。流言之中,当然不乏同性恋传闻;自从李乃君待在她身边工作之后,更有不少人指称李乃君是她的禁脔。而那个疯女人恐怕也是凶手之一。对于拒绝外来追求者最快的毒招当然是谎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再加上追不上她的男人之中,总也有几个风度不好的人乱放话。

    当然,对方筝而言这些都是小事,李美人想当老姑婆是她的自由,如果要她为了怕流言而硬去女性化,那还不如杀了她;而且她相信,乃君或她的真命天子绝不会轻信流言。是非不明到会胡乱相信他人耳语的男人当然是看都不必看,甩到大平洋去也不必可惜。

    “嗨!一个人?”

    方筝的安静并没有太久,低沉的男音介入她冥想的世界,她耳熟地抬头看,笑了出来,也连忙起身。

    “钟适?你在台湾?”

    “我来找钟迅,会待上半个月。”递来一杯鸡尾酒。相貌俊雅出色是香港钟家血统必有的条件,这个钟适也不例外,即使他只是被钟老爷子收养来的旁支系亲属遗孤。

    “找到他了吗?”方筝侧着头,似笑非笑地问。

    钟适虽然比钟迅大上两岁而已,但那般深沉莫测,恐怕是钟迅一辈子也学不会的。

    “找到了。”

    “你专程由阿拉伯赶回来支援他的小剧场?”不掩嘲弄,直接陈述。

    他眉毛微拧:

    “他有才华。”

    “有你这种大哥一定很好。”她摇头:“钟迅积了什么德?让妻子代他打理一切,让兄长不惜一切资助他的梦想,而他自由创作之时又可以搞七捻三。”

    “他没有!”

    她深沉一笑,专注地捕捉他冰山的一处角,不言不语,她就是要等他更失态。

    钟适沉声低吼:

    “他不敢对不起方笙!与许家小姐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我可以证明,钟迅向来不对我撒谎。”

    她依然在笑,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也看到他乍然发现自己失态得过分,连忙迅速武装起自己的冷淡。

    “钟适呀钟适!你来台湾只是纯粹为了弟弟,然后‘不小心’知道他有绯闻。并加以解决的吗?还是听到我姊姊‘无意中’透露了什么,便千里迢迢地来了?”

    钟适猛吸一口气。

    “你们姊妹……不同的表现方式、不同的性格。却是同样地令人生气!”

    “谢谢夸奖。”她很绅士地躬身了下,然后道:“既然你现在知道钟迅在哪里,下回见到他时,记得代我问一下,几时要让我当阿姨呀?我姊姊好担心得当高龄产妇哩!”

    “锵”的一声,钟适捏碎手上的威士忌杯,划了几道血口,脸色铁青夹惨白,他几乎是踉跄地退出这个角落,没心情扮起冷漠与无动于衷的面貌。

    偏偏方筝还玩不够,对他背影道:

    “对了,明天我姊姊要回娘家,你可以叫钟迅来我家讨论他们夫妻的生育大计,最好住个几天努力一下——”

    “够了!”森冷的声音夹着杀人的寒意:“方筝,你确实有令人想狙杀的欲望!”丢下这一句,钟适直挺挺一如僵尸地挺出了酒会现场。

    令人想杀掉?当然,谁叫她明明不是太鸡婆,却又在某些时刻忍不住手痒地撩拨了好几下;攸关她姊姊幸福的大事,有机会去管一下,她怎么会收手?谁叫钟适要来到她面前给她机会玩弄?

    唉——伸了下懒腰,恐怕今夜她要孤单一个人了。好吧,既然来了,去找几个小女生跳几支舞吧!如果嫌皮痒,就趁机在舞池中抢过李乃君来跳三贴,气坏陈氏兄弟,也就是多两个想杀她的人才热闹啦!

    轻快地潜入舞池,压根没注意到大门口的石柱旁,始终注意着她“安危”的风御骋正扬着宠溺的笑容。

    这个方筝,怕是非嫁他不可了!他有整个“骁”组织可以确保她能活到去竞选人瑞的岁数。

    从一个大男人的腿上醒过来算不算得上是件浪漫的事?

    昨夜过得既刺激又微醺,让风御骋送回来,而他陪了她一夜。他坐在床头,而她抱着他一条腿当枕头不放。

    睁着明眸,她微笑地招乎:

    “嗨,自由人,咱们好像几世纪没见过面了。近来混哪里呀?”

    “混方二小姐的闺房,当入幕之宾。”

    “真抱歉没有太好的风景供你养眼。”她坐起来,没有梳理的浏海盖住了双眼。她拨了一下,自动成型,别有慵懒气质。“对了,什么时候了?”

    “七点半。”

    “那,早安。”她凑过去,给他早安吻。

    他停在她腰间的手倏然一紧,整个搂入他的胸怀之中,感受她的气息。

    “我们有在恋爱吗?”她朱唇轻启。

    他笑:

    “还不算。至少在我仍忙之时,并不算心意去投注一分感情的营造。”

    “那你要忙到什么时候呢?”

    “等我确定最恨你的仇人是谁之后。”

    她头靠着他的肩膀:

    “我知道你一直在忙我的事。但我不明白你的动机,当真有人会打一照面就爱上一个人,并且积极地投入保护工作中吗?你又怎能确定这是值得的呢?”

    “如果我正是,并且认为值得呢?”

    “那我会代你祈祷你的判断没有错。”

    她起身拉开衣柜,抓出她要换上的衣物,迳自往浴室走去。

    “你好奇我的背景吗?”他问。

    停在浴室门口。她回头道:

    “我与你尚未熟悉到知无不言的地步,而且我从不会放纵自己的好奇心而置他人隐私权于不顾。”

    “这样的同床共枕依然不能算熟悉吗?”

    “原谅我并没有敏感到那个地步,希望你也没有太多的错觉。”

    将他关在浴室之外,她面对镜子褪下皱巴巴的衬衫与西装裤,随着中性服饰的剥离,呈现在身镜前的,是一具女性躯体——

    如果以男人看女人的标准而言,她是不合格的,一七三的身长,手臂与双腿都因运动及练功而略粗,结实且有力;胸部不丰满,腰倒算细致;再配上她俊秀的面貌来看,这种配备显然理所当然——如果中性面孔加上妖娆波霸身材,大概得列为悲剧了。

    什么样的男人会欣赏她的性格与非女性化的外貌呢?很难以想像。她的朋友向来只当她是哥儿们的。

    天性而言,她并没有一般正常女子所会有的思春怀春倾向,却也不代表她排斥有恋情迎面而来。

    有些男人——虽然只是极少数的男人,依然会用惯性的眼光来看她。在大学时期就有一位活跃的学长追了她三个月,最后作罢于她的无动于衷;尔后当然也有一些不怎么入流的男子追求,看中她的身家或当真觉得她不错的人都有;最惨的下场是被打断两根肋骨的。整个大学生涯可以说是空白的。

    她太忙,忙到没空付出感情去浪费在没结果的恋情上,所以撩拨不起她心思的男人,打一开始就判定阵亡。受女人崇拜、接女人情书,并不代表她有同性恋倾向;其实也只不过因为好玩而已。

    至于这个背景不明的风御骋,打一开始,也就是在她烂醉时就给了她安心依附的感觉,也给了她想亲吻的欲望。也大概不会有意外的,这男人会是她的伴侣;只是路还很长,不急着深陷。

    依她辉煌的结仇纪录来看,大抵与他的恋情也应该不会太顺利才对,如果他本身孤家寡人还好办,但并不,他有家人;如果当真像蝶起所暗示,他有黑道背景,那么应当也会有人来“看”她吧?

    淋浴到一半,外头突然传来怒吼: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哦喔!是她那个笨弟弟放暑假回家了?她飞快擦干身体,披着一件浴袍开门出去,就见着她宝贝弟弟像只猎犬,正对欲撕成碎片的猎物低咆。

    原来风御骋还没离开她的房间,依然大刺刺地半躺在她的大床上看书——并且刚好看的是她高中时期的毕业纪念册。

    “二姊,你……你……你们……”方范幻想力过盛的大脑看到眼前的光景已推演出种种限制级的过程。

    穿浴衣的方筝,房间床上有野男人……

    “你几时回来?刚才?”

    “我昨晚就回来了。”方范瞪大眼,挽起衣袖有打人的架势。身为方家长男,有保护女性的天职,没有人可以欺负他家的女人。

    方筝走过来接住他的拳头:

    “昨晚回来,今天会这么早起?是不是老天出了岔子让太阳打西边出来?”

    “不是!康婆婆叫我起床,去机场接大姊!我来问你要不要顺便去——方筝!不许转移我的注意力,你房间的野男人——哇!”

    惨叫声起,方范被方筝过肩摔到走廊的地毯上。

    “小弟,注意你的遣辞用字,也小心保护你的骨头。”方筝靠在门边,淡笑道:“他叫风御骋,我雇用的人,如果我想要他替我暖床,也不用你允许。乖,去载大姊回来,别来惹我的起床气。”甩上门后,她坐在床沿:“别乱翻我的东西。”

    “对不起。但我抗拒不了。”他凝视纪念册中属于她的种种飞扬风采。

    她定定看他:

    “你这眼神彷佛你很熟悉那时的我?”

    他眼中的依恋没有掩藏。

    他押手拨过她湿发,沉声道:

    “我爱慕你六年了,方筝。”

    将纪念册放回书架上,他走了出去,留下惊愕发呆的方筝任晨光映照她迷惑的脸——

    方笙,典型方家美人该有的样子。外表清丽而看来娇弱,一如他们体弱多病的母亲,不过差别在于拜习武所赐,她向来身体健康。

    很难教人相信她是“华康集团”中呼风唤雨的女强人。优雅的中国式罩衫与长裙,一贯的飘逸典雅,看似不食人间烟火,哪里会有女强人的影子?不过光由外表就可以明白何以她在别人口中是精明厉害的了。

    通常正规的女强人扮相犹如一袭战袍,与男人厮杀于商场时,别人自然会升起高度警觉,然地不敢掉以轻心;但她不,每一次出场都娇弱怜人,即使人人都知道她的厉害,但依然会禁不住软下心肠失了防备,然后被杀得很惨。善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优势,是方笙厉害的地方。

    甫一回到娘家,来不及喘口气,顺带以大姊的姿态教训一下与男人过夜的方筝,就被两位不速之客的来访弄出奇诡而火爆的场面。

    那个钟迅几乎像是被拎来方家的货品,而钟适就像是个牢头与老鸨,一脸铁灰色地押弟弟来“传宗接代”,活似非要亲眼看他们去“办事”一样。

    嘿……好玩。

    方筝极肯定这分功劳归她,瞧她一脸迷惑又无助的大姊看起来多惹人心怜呀?恰巧又可以躲过大姊的教训,她好趁机溜去公司办公。

    溜出大门之前,她拐了方范一肘子,然后坐风御骋的机车前去公司了。

    机车甫转出住宅区,立即被一辆黑色跑车盯上。方筝由风御骋倏地绷紧的肌肉中感受到不寻常,转过头看着,并确定他们果真被跟踪了。

    奇怪,她近来有得罪什么人吗?

    “抱紧我。”他低喝。

    方筝搂紧他腰,在转过一个回弯时,她交握的手中多了一个圆圆的小铁球。

    “等我放慢速度时,你往跑车的前车盖丢去。”

    “好。”

    她没有费事地多问。在他倏地减速时,她发挥大学时救援投手的功力,相准距离去去,正中雨刷前端。

    就见得一束火光激起灰白的浓烟让驾驶者看不到前方,直直往一根电线杆上撞去,车速终止于一道石墙上。

    “不停下来捉人问吗?”

    “我们有胜算吗?”他车速恢复悠闲状态。

    方筝嗤笑:

    “如果不是你心里有数,就是你怕他们有枪。”手臂收紧,她头栖在他肩上,凑近他耳:“但我比较肯定的是你还想多玩几次,陪我过这种刺激的生活。”

    “是你比较想要刺激吧?”他揶揄。

    她默认,笑得然不心虚。叹了口气:

    “看来你挺习惯这种生活。”

    “是。”这次他正面回应。

    “你想,刚才那个是你的仇人,还是我的仇人?”如果他是黑道中人,那么往后出现跟踪她的人,就不能说完是她惹来的了。

    “我想,我们已很难去分彼此了。”他说得别有深意,并且也是事实。

    日后的种种,她方筝与风御骋断然是纠葛定了。

    如果方筝以为早上被钟氏兄弟一闹过后,大姊就会忘记教训她的事,那么代表她把算盘打得大好了。幸好方筝没有太乐观。

    晚上九点开完会回家,看到方笙正优雅地蜷由于沙发中看着书时,她没有装做没有看见混上楼,乖乖地坐在方笙对面,伸手解下领结。

    “要算什么帐吗?钟氏兄弟回去了呀?”

    方笙搁下书本,摘下眼镜,叹气道:

    “想骂你都不知道该先骂哪一件事。”

    “我先声明,我没有存心惹钟适——”

    “是他自己跑来给你惹的,是吧?”方笙代她说完。“我说过,这是我的事,你少给我插手。”

    “是!明白,了解。请说下一桩。”

    “才四个月没见,你又被跟踪了几回,收到了十来封恐吓信,有一次甚至还被打青了脸。你是怎么搞的,仇人这么多?而你没报警又没让培良去查,你活得很烦是不?至于早上我看到的那名男子,也就是与你共度一夜的风御骋,不必看报告也可以感觉到他背景不单纯,你又何苦硬要把生活弄得这么刺激呢?”

    这些当然都是董培良那小子提供的。至于方笙特地回台,当然是受到远在欧洲的父母所授旨,前来教训她的。

    “姊,我还活着。”她指出极明显的事实。

    “给我一个理由让我不追究,否则明日起方氏企业由我暂代,所有暗杀明杀以及恐吓冲着我来。而你,会在十二小时之内被空投到爸那边当孝女。”

    她要是会任姊姊忙到没命或涉入危险才有鬼!但方笙就是有法子让她说的话兑现。

    “不好吧?想想你的公公,以及现任丈夫与未来丈夫,你的命挺值钱的哩!”

    “方筝。”方笙忍耐且无比轻柔她笑望妹妹。

    “好好!”她抬手投降,不愿惹火家中的老大:“这么说吧!我确实是心里有数的,而且也没有人真的要置我于死地,了不起只是警告我一下而已。”

    “你又做了什么好事?”

    “我不相信董培良的报告书中没有写。”方筝咕哝。

    “说吧。”

    “是,老大,”她坐直身子:“就我所知,三个月前抢走了‘超前’公司的一个大客户,立下三年的合约,而且签定的金额比‘超前’提出的还低了几百万,当然人家会不甘心了。”

    方笙细声细气地补述:

    “听说你还特地打电话去嘲笑人家。”

    “是他先嘲笑我没本事抢的耶。”在大姊面前,她的孩子气会一股脑地倾泻而出。

    “你明知道‘超前’的何必生是个小人,偏生要去犯小人。”

    “你忘了两年前你的婚礼上被那恶劣家伙口头上吃豆腐的事了吗?当时你还哭了呢!要不是妈咪拉住我,我早一拳挥过去了。”

    “呆子,你真以为我那么好欺负呀!我是哭给某人看的。”方笙嗔骂着伸出纤纤玉手搓了搓妹子的额头。

    “哦!”方筝恍然大悟:“那后来何必生被不明人士揍昏在后门正是‘某人’的杰作了?”

    至于那个“某人”是谁,根本问都不必问了。

    “所以我说你少管呀!如果我的‘五年计划’功亏一篑在你身上,那你有十颗头都不足以谢罪。”

    “是,大姊头。”

    接下来告知的恶形恶状,不外是撞见了某人的外遇,藉此耍威去除刁难的合作条件;看到了某位清纯少女被人搞大肚子又一脚踢开,代为讨公道,敲下一笔钜款以供过日子;偶尔在酒会上与人唇枪舌剑;抢生意比男人还凶,就这样了。

    哦,还忘了提,她将两名古板的股东踢出了公司,并利用手段买下他们手中握有的股权;谁叫他们酝酿着改朝换代的阴谋。一切都是不得已的。

    当然,这些人都撂下了狠话要她好看!

    “这些人没什么好怕,我已派人盯住。还有什么你得罪了,却不自知的人吗?”方笙细问,一一在纸上写下资料,以及处理方式。

    这种缜密与细致,是方筝所没有的,也大概是因为她向来不重视的关系吧!她很努力地想了之后,道:

    “我没注意。”

    “你确定风御骋值得信任?”

    “值得。”她点头:“自小,有许多接近我们的人,大都怀着目的,他当然也不例外,但显然他的目的浪漫得多,这个男人不怕死地看上你唯一的妹妹了。”

    “真的?为什么?”

    “好问题。”方筝弹了下手指:“你可以记下来,派人去查,我也很有兴趣知道。”

    由早上惊鸿一瞥的照面后所留下的印象,那男子看方筝的方式有着明白的喜悦;也只有在看她时,森冷的眸子才现出一点温暖,不难看出这男子对方筝的特别。可是,单凭喜爱就可以任其登堂入室然不防?这并不是妹妹会轻率去做的事,那么是否代表方筝的心意也正向着风御骋呢?

    “你的感觉呢?”方笙问着。

    “我不知道。只能说,如果当真会有一场恋爱发生,我很高兴对象是风御骋这个谜样的男人。”

    是的,如果非要有那么一个人。在方筝这个行事以刺激为要件的人而言,风御骋确是再恰当不过的人了。

    方笙低头写下一些文字,笑看妹妹发亮的眼眸时,除了给予祝福之外,她必须彻底查明那名男子的底细,这个豪爽不羁的妹子,并不会去注意细节或去深究他人的一切,再加上初涉情场,生嫩且随意,看似不激烈,但是倘若真的陷入了,怕是一次就燃烧到底,没有第二次了。所以方笙必须缜密地去想一想关于了解风御骋这个人的方法。

    在方筝那张俊美的外表下,依然包藏一颗纯真的女儿心。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心动没有道理 爱搜书 心动没有道理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心动没有道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心动没有道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