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这天,又是周一。

    训练前,先到的队友们照例聚在一起,收看电视里关于跆拳道美少女大赛的比赛进展。

    “昨晚,加藤银百合第六次守住了擂主宝座,她以3:2的比分,战胜了来自泰国的选手布洛蕾。布洛蕾是泰韩混血,出身于跆拳道世家,这次前来中国参赛,泰国国内的民众对她寄予了很多期望。比赛刚一结束,布洛蕾就在赛台上流下了眼泪……”电视里重放着昨晚的镜头。

    “这个布洛蕾还挺漂亮的。”站在电视机前,梅玲研究着说。

    “那当然,”晓萤撇嘴说,“跆拳道美少女大赛嘛,肯定是要长得漂亮的。所以我觉得,这节目就是哗众取宠,比赛就比赛,什么美少女不美少女的,难道长得漂亮,裁判就能多判给一分?”

    “百草,你也去吧!”光雅突发奇想。

    “咦,对啊,”梅玲被提醒了,连忙看向百草,“百草,不如你也去参加吧,这节目影响这么大,如果能战胜加藤银百合,说不定……”

    “我刚才才说,这节目哗众取宠,你们就要让百草去参加,”晓萤一脸无奈,“你们到底给不给我面子啊。”

    电视里。

    记者面对着镜头说:

    “来自日本的加藤银百合究竟还会保持多久不败的神话呢?下一周,她的对手将会来自中国……”

    “又是国内的选手,”梅玲立刻竖起耳朵听,“应该还是国家队的,可是,连孟莎都去了,她们应该没人了啊……”

    电视里。

    “而且是来自国家级金牌教练沈柠的门下,与婷宜同出一个队,是婷宜的师妹……”

    晓萤瞪大眼睛。

    光雅和梅玲面面相觑,正准备去训练前热身的林凤停下脚步,就连百草也愣住了,她从没听说队里有谁要去参加这个比赛啊。

    “她的名字叫做……”

    电视里,记者低头查看手中的纸页。

    “蹬、蹬、澄。”

    有高跟鞋的声音从走廊尽头响起,那脚步声很熟悉,女孩子们扭头一看,果然是婷宜。自从那次初原事件后,婷宜来训练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偶尔来了,也基本不跟大家交谈。

    穿着一条高雅精致的小黑裙。

    婷宜冷冷地走向储物间,仿佛没有看到她们,也没有关注电视里正说的是什么。

    电视中。

    “……叫做戚百草,”记者面对镜头说,“很有中国古典风格的名字,我们希望这个叫做戚百草的选手,能够在下周日的比赛中……”

    空气冻结住。

    然后。

    “百草——!”梅玲尖叫,她扑过去紧紧掐向瞬间石化的百草,“你什么时候报名的!居然都不告诉我们!”

    百草完傻住。

    被梅玲和光雅惊声诧异地七嘴八舌问着,她终于晃过神,勉强清醒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也呆住的晓萤。

    难道是晓萤……

    “不是我!不是我!”晓萤吓得慌忙摆手,“我没有偷偷帮你报名!”

    “肯定是你,就你爱做这种事情,”梅玲瞪向晓萤,想了想,又说,“不过也没什么啦,既然那么多人都能参加,百草当然也可以去参加。”

    “真的不是我!”

    晓萤都想要尖叫了。

    “肯定是……”

    光雅也说。

    “那就不是晓萤,”百草急忙替晓萤说。虽然她脑中还是乱糟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既然晓萤说不是她做的,那应该就不是。

    “是你自己,对不对?”

    混乱的气氛中,一道清冷嘲弄的声音如同一根闪着寒光的针,插了进来。

    那是婷宜的声音。

    梅玲她们顿时僵住,不敢说话,傻傻地望向正慢步走过来的婷宜,她们还以为,婷宜已经进了储物间了。

    走到百草面前。

    婷宜讥讽一笑,说:

    “是你自己,去替你自己报的名,对吗?”

    “不对。”

    回望向她,百草吸了口气,摇头:

    “我没有报名。”

    “哦?那么,难道是节目组突然发现了你这个了不起的天才,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就把你的名字宣布了出去,让你不得不去参加?”挑了挑眉毛,婷宜不屑地说,“这次怎么没能跟晓萤事先沟通好,她不肯去背这个黑锅,你不就暴露了吗?”

    这段话把百草听绕了。

    她怔了怔,又吸一口气,克制住心中的情绪,说:

    “婷宜,事情不是像你说的这样。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会去问清楚……”

    “戚百草,你就不肯诚实一次吗?”

    婷宜淡淡一笑:

    “你做的没错,这是多好的机会。如果打败了风头正劲的加藤银百合,那么你就是民族英雄,世人都会爱戴你,而且我曾经输给过她,你也可以据此证明,你比我强!即使你输了,反正我们都已经输过了,世人也不会觉得你特别差劲。”

    慢悠悠地鼓了鼓掌,婷宜眼神冷冷地说:

    “这么好的主意,这么好的策划,我都快要崇拜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扭扭捏捏不肯承认呢?”

    “我没有,不是我报的名!”心中的情绪在翻腾,百草努力克制自己,“请你不要总是用这样的恶意来猜测我,虽然我还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可是……”

    “我只是有一个疑问,”根本不听她在说什么,婷宜的目光嘲弄地打量她的面容,“这个节目叫做‘美少女跆拳道大赛’,你去替自己报名的时候,是怎么样告诉节目组,你是一个‘美’少女呢?”

    在那个“美”字上。

    婷宜狠狠加了一个重音。

    百草的脸“腾”地涨红了。

    她咬紧嘴唇,胸口起伏了一下,凝声说:“婷宜,我已经解释了好几遍,我没有去报名。要是你不相信,你应该有这个节目组工作人员的电话,那么我们现在就打过去,问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不用这样一再地讥讽我。”

    “只是——”

    百草定定地凝视婷宜。

    “如果证明是你猜错了,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用这样的恶意来猜测我。”

    “哈,”婷宜挑眉一笑,“好主意。你以为我不敢打吗?我现在就打,而且我用免提打,我要让大家都看清你到底是怎样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我奉劝你,如果是你自己报名去参加的,就趁早自己承认,免得待会儿难堪……”

    “是我替她报的名。”

    肃凝的声音响起,阳光从走廊两旁的玻璃窗洒照进来,若白身穿道服,头发上有微湿的汗水,他面色淡然地走过来。

    “因为怕她会拒绝,所以我私下替她报了名。”

    看着若白,婷宜冷冷一笑,说:

    “我不信。”

    说完,她拿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

    手机里的对话被外放出来,那端的声音有些嘈杂,但还是可以听出来,节目组的人员很热情地翻查了资料,回答了婷宜所有的询问。

    婷宜的面色变了又变。

    通话结束后,她手指紧紧地握住手机,望着若白说: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想让她拆我的台,让她踩着我,去出风头?”

    “你败给加藤之后,去参赛的瑞丝、董彤云、权顺娜、孟莎、布洛蕾,都是为了去拆你的台,踩着你去出风头?婷宜,你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若白淡然回答: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你而做。我让百草去参加,是因为她可以打败加藤,这个理由,跟你当时去参加这个节目的原因,是一样的。”

    僵住一般,婷宜死死地盯住若白,忽然,她又挤出一个笑容,冷声说:“哦?甚至你也认为她是‘美’少女?”

    若白淡淡看向百草。

    “是,我觉得她很美。”

    “呵呵,”婷宜又笑,嘴唇在轻轻颤抖,“若白,你真了不起,她都已经背叛了你,你还要为她做这些事情。你是喜欢她的,不是吗?你难道就不会觉得自己很心酸很可怜吗?”

    晓萤、梅玲张大了嘴巴,光雅攥紧林凤的手臂,四个人不约而同一起看向已经完听呆的百草。

    百草只呆了一秒,就怒视着婷宜,凛然正色说:

    “不许你这样说若白师兄!”

    虽然被婷宜的这段话惊得脑中轰鸣,但是“心酸”、“可怜”这样的字眼,是她无论如何也听不下去的!

    “百草是我的师妹,她喜欢谁,是她的自由,”满是阳光的走廊上,若白肃容说,“刚才你默认了,如果证实是你错怪了百草,从今往后,就不会再用这样的恶意去猜测她。我希望你能做到。”

    婷宜的面色又变了变。

    “我希望的倒跟你不同,”缓步逼近百草一步,婷宜慢慢地打量她,“我希望她真的可以打败加藤银百合。万一她败得比孟莎还惨,岸阳训练中心的脸就被她丢尽了。”

    “我不会败。”

    暗自一咬牙,百草下定了决心。不管若白师兄是出于什么考虑,他已经替她报了名,电视上也已经公布出来,那么——

    “我会战胜加藤银百合。”

    “哦?”

    婷宜挑眉一笑:

    “那我可真要拭目以待了。”

    ******

    训练结束后,等婷宜一离开,储物间里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梅玲和晓萤扑向百草,兴奋地说:

    “你真的决定了?去参加美少女跆拳道大赛?”

    “嗯。”百草点头。

    “一定要加油啊!不可以再输了!”光雅也激动得有点眼闪泪光,这段时间每逢周日她都会去看那个节目,虽然说跆拳道无国界,可是看到加藤银百合一次次地连胜,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我会的。”

    百草回答说。

    “我觉得你在比赛中战胜加藤银百合没有问题,”林凤退后几步,研究了一下百草,“但是我希望,你能在容貌上,美丽上,也战胜加藤银百合。”

    这下子,百草愣住了。

    “对哦,”梅玲附和,“百草,你一定要美美的才行,现在这时代,体育明星不但要竞技水平高,长得漂亮也很重要。你要完胜!跆拳道和美丽,同时打败她!”

    “没问题!”

    一把拉过呆愣住的百草,晓萤细细去看她的五官:

    “这件事就交给我了,百草的五官很好看,尤其这双眼睛,又大又亮,比小鹿的眼睛还漂亮,皮肤也好。对了,梅玲,你还记得那次在韩国的化妆品店,店员为百草简单画了个淡妆……”

    “对、对!那次我都简直惊为天人了!”梅玲拼命点头,“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其实百草是从来不打扮,但是胚子非常好。我倒觉得百草最出色的是皮肤,这么的白里透红,只要再稍微加一点粉底……”

    两人顿时开始又摸又捏百草,讨论得热火朝天。

    “化妆品我家里都有,还有新买来没来得及拆封的,到时候我提前拿过来,咱们先研究一下,百草用什么妆容比较好。道服的话,上次在韩国,百草最后穿出来的那套新道服就非常漂亮,只是百草的发型……”

    教练办公室。

    窗外彩霞渐起,沈柠斜靠在办公桌上,她望了望面前这个沉默不语的若白,说:“你是以训练中心的名义,同节目组联系的。我不记得,我同意过你这么做。”

    “我征求过您的意见。”若白回答说。

    “我并没有同意。”

    “您说,您需要考虑。”

    “我还没考虑出结果,你就已经去做了!”沈柠面容一冷,“若白,你太自作主张了。”

    “我等了您两个星期,您始终没有考虑结束。”若白淡淡说,“于是我认为,既然这个决定您这么难下,不如我来决定。”

    “呵呵,”沈柠气得想笑,“你有什么资格?”

    “我接受您的提议。”

    看着沈柠,若白静静地说:

    “打完这场比赛回来,我就正式成为您的助教。”

    办公室内沉默了几秒钟。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沈柠眯了眯眼睛,“是,我一直认为,你做一名教练,比做一名选手更有潜质。以前我也向你提出过这个要求,但是你始终没有答应。现在,就为了这件事,你终于肯了吗?”

    “若白,我再提醒你一次,我要的是职的助教。一旦做了,你将不能再参加任何比赛,将要彻底放弃你做为选手的身份。你能做到吗?”

    “我只有一个要求,”若白淡声说,“分组对练的时候,我继续做百草的搭档。”

    “希望百草值得你为她做的这些,”沈柠摇头,“不过,你该怎么跟她解释呢?她的性格,只怕不肯看到你为她牺牲这么多。”

    若白回答:

    “那是之后的事情。”

    过了片刻,见沈柠没有对参加节目的事情再说什么,若白对她行了个礼,默默出去了。

    ******

    距离周日晚上的比赛,只有不到六天的时间,若白加紧了对百草的训练。晨练提早一个小时,晚练增加一个小时。

    “呀——喝——!”

    大亮的灯光下,百草腾身旋起,清喝响震房梁,气流被她的腿势旋转成漩涡,高高击在悬空吊起的脚靶上!

    “休息一下。”

    看她演练完一遍腿法,若白起身,他从壶中倒出一杯凉茶,递给大汗淋漓走过来的她。用毛巾擦了擦汗,百草咕咚几口把凉茶喝下去。

    凉茶很好喝。

    入口微苦,应该是有金银花和竹叶,随后清甜,好像加了甘草和蜂蜜,又混合着清新的香气,是白菊花的味道……

    若白将她的杯子又倒满,说:

    “今天就到这里,喝完水就早点回去休息。”

    百草急忙说:

    “我不累,我还可以再练一会儿!”

    “已经可以了,”若白将凉茶又递到她手中,“如果有时间,可以再多看一遍加藤银百合比赛的录像。”

    百草一怔,她偷偷看了看若白,说:

    “你说‘可以了’,是觉得……以我现在,打败加藤银百合,基本没有问题吗?”

    “嗯,”若白让她坐下,为她按摩放松肩膀和后背,“你能打败她。”

    虽然很想克制,但是百草还是登时露出了笑容,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白师兄一向是很严厉的,还是第一次这样肯定她!

    “真的吗?”

    她喜悦地看着他。

    “跟随云岳宗师封闭训练一个月,你进步很大,”若白淡淡说,按摩到她的手臂,“但这都是训练时看到的情况,希望你比赛的时候,能表现得更好。”

    “我会的!”

    百草用力点头,感觉身的血液都被若白这句话点燃了!她忽然很想立刻就去比赛,让若白看到,那一个月她每天在山洞里辛苦练功的成果!

    “但是不要轻敌。”

    静静按摩完她的手指,若白半蹲下,为她按摩放松双腿。不知怎的,百草忽然面颊一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挪了挪,嗫嚅着说:

    “我……我自己来……”

    若白抬眼,淡淡地看了看她。百草于是涨红着脸重新坐好,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以往若白师兄训练后帮她做按摩放松是经常的事情,同是一组的搭档,她也经常为若白做……

    “距离比赛还有两天,你要调整好心态。”若白继续专注地敲打放松她的双腿,“这场跟平常的比赛不同,它是一个节目,不要让摄像机和照相影响到你。”

    “……是!”

    “好了,这里还是由我来收拾,你回去吧。”若白站起身,踩到高凳上,他去解开悬吊在屋梁上的脚靶。过了一会儿,听到她走向门口的脚步声,他迟疑了下,出声说:

    “百草……”

    “若白师兄。”

    脚步声停下来,百草不解地转身看他。是错觉吗?她听到若白的声音里有点僵硬涩重。

    “把那壶凉茶带走。”

    灯光投射下来,若白背对着她说。

    “嗯?”

    她愣了下。

    “那是初原给你泡的。”手指僵硬地放在脚靶上,若白的声音还是淡然如常,“……不要让初原,等你太久。”

    百草愣愣地呆住。

    那个彩霞满天的傍晚,他从小路旁的树林中走过——

    看到了她和初原。

    缓慢地从房梁解下脚靶,背对着她,若白默默望向窗外,夜空中有一轮明月,还有寥寥的几颗星星。有风吹进来,胸腔中涌上一阵咳意,不想让她听到,若白努力调整呼吸,压制下已快速涌至喉咙的咳嗽。

    初原可以给她很多。

    而他,什么都给不了她。

    ******

    周五,不知晓萤用什么说动了若白,若白居然取消了她晚上的训练。晓萤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穿得漂亮一点,百草犹豫了一下,选择穿上那条白色棉质连衣裙,一路步行走到距离松柏道馆三条街的那间“必胜”披萨店。

    “欢迎光临!”

    风铃一响,身穿绿色围裙,手捧餐单的披萨店小姐对她微笑致意。临窗的彩色沙发长椅里,晓萤正拼命向她招手。

    百草走过去。

    怔了下。

    她看到亦枫正坐在晓萤的身旁,懒洋洋地边打哈欠,边翻看餐单。见她过来了,亦枫漫不经心地对她说:

    “嗨,百草。”

    “……亦枫师兄好。”

    对亦枫恭敬地行礼,百草赶快看了一眼晓萤,她以为晓萤神神秘秘地约她出来见面,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哎呀,别叫他师兄,”靠在亦枫的肩膀上,晓萤笑嘻嘻地说,“他现在不是以师兄的身份出现的,是我的男朋友,我喊你出来,就是跟你正式确认他的身份。”

    “没大没小!”

    亦枫反手敲晓萤一个爆栗。

    百草目瞪口呆。

    “喂!你敢在百草面前对我凶!小心百草认为你配不上我,我就不跟你交往了!”捏住亦枫的耳朵,晓萤咬牙切齿地威胁他,“快!跟我道歉!否则我要再多点一盘鸡翅!”

    百草赶忙低下头,研究餐单。

    她就算再笨,也知道什么是打情骂俏。对面两人拳打脚踢、叽叽咕咕了半天,加了一盘鸡翅,又加了一盘意大利面,状况才平静下来。然后服务生开始上餐了。

    “你没来我就先点了哦,反正你也不懂,”晓萤喜滋滋地看着餐桌上一道道精美的食物,“这是提拉米苏,这是黑森林,都很好吃哦!一会儿还要上鸡翅,那是我的至爱!披萨也不错哦!”

    非常精美的甜点。

    可是每份都只有小小一点,百草刚才已经在餐单上看到了它们的价格,都在二十多块钱以上。

    “放心啦,今天是亦枫请客!”晓萤得意地笑,“百草,咱们就大开杀戒吧!哈哈哈哈!”

    百草认真地打量两人。

    虽然亦枫一副似笑非笑,很受不了晓萤的样子,可是,他含笑的目光几乎从没有离开过晓萤的脸庞。

    第一次,百草觉得自己是不是想错了。

    她一直觉得,晓萤是为了让她心安,才故意找来亦枫,显示已经不再在意初原了。可是,一天天看着晓萤和亦枫的交往,似乎事情又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至少晓萤和亦枫的甜蜜亲昵是在举手投足间,完做不得假的。

    “呜,可惜还不能吃,还要再等一个人,”晓萤哀怨地看看店内墙壁上的时钟,“已经过了三分钟了,居然迟到。”

    正说着。

    门口的风铃一响。

    “欢迎光临!”

    系着绿围裙的女服务生鞠躬行礼,笑容甜美。

    店内有悠扬的音乐声,周围有客人们的刀叉声,百草吃惊地望着初原越走越近,她忽然有种想逃的感觉,然而,身体又仿佛被施了魔法,呆呆地在沙发里动弹不得。

    看到她。

    初原也明显地怔了下。

    他望着她。

    她望着他。

    百草呆呆的,她记不得自己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初原,好像是很久很久,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

    “看这里!看这里!”

    晓萤挥舞着叉子将两人喊醒:

    “一会儿你们有的是时间说话,现在先坐好听我说!”

    初原在百草身旁坐下,他这才看到亦枫,微笑点头道:

    “亦枫。”

    “嗨,初原。”

    亦枫笑了笑,依旧显得有点漫不经心。

    “这次呢,把初原师兄和百草,”晓萤严肃地看看初原,又看看百草,“你们两个喊出来,约在这里,是有两件事情。”

    百草凝神听。

    努力不让自己感受到初原就在身旁的气息。

    “第一件事,百草周日就要跟加藤银百合比赛了,让我们先预祝百草比赛胜利!”举起冰红茶,晓萤很豪迈地说,“必胜!”

    初原、亦枫也举起杯子。

    百草脸红了下,同他们三人的杯子碰在一起,用力地说:

    “我会加油的!”

    “必胜!”

    初原笑容温和,他手中的玻璃杯同她的碰在一起,“叮”的一声脆响。

    “第二件事呢,”晓萤咳嗽一声,继续摆出很严肃的态度,“是关于我的。初原师兄,你知道我曾经暗恋过你吗?”

    初原一愣。

    “晓萤!”

    百草着急地喊,担心地看一眼亦枫。

    “没关系啦,亦枫知道的,”晓萤一脸无所谓,然后郑重地对初原说,“我暗恋过你,所以知道你喜欢的是百草,我心里很难受,骂了百草一顿。百草这个人,你也知道的,死心眼的很,为了不肯伤害我,她坚决不肯再跟你交往。”

    “……”

    初原扭头,看向不知所措的百草。

    “现在亦枫也知道了,他跟百草一样,也不相信我,以为我是为了忘记初原师兄你,才跟他交往,”幽怨地看了看亦枫,晓萤扁扁嘴说,“为了这个,他昨天还跟我闹分手。”

    “晓萤……”

    百草惊愕地睁大眼睛。

    “所以,”一副壮士断腕的表情,晓萤面色凝重说,“我要一次把事情解决清楚!”

    侧过身,晓萤双手箍住亦枫的头。

    “百草,你看好——”

    回头又叮嘱一声,确认百草看过来了,晓萤才猛地闭上眼睛,用力箍住亦枫的头,不让他挣扎,狠狠地吻了上去!

    百草彻底惊呆了!

    流淌着音乐声,客人满座的披萨餐厅,服务生正在上热气腾腾的鸡翅,晓萤紧紧抱住亦枫的脑袋,用力地吻着!

    因为给出的是侧面,所以百草可以清晰地看到——

    晓萤紧紧吻住亦枫不放,有点笨拙,有点青涩,晓萤死死闭着眼睛,然而,睫毛剧烈地颤抖着,她像小狗一样用力去啃亦枫的嘴唇,渐渐的,亦枫不再挣扎,也开始回应……

    脸涨得通红,百草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再看下去,她慌张地侧过头,却正好撞见初原的面容。

    初原的眼底也有一点尴尬。

    然而看到她仿佛看到什么儿童不宜的画面,面红耳赤的模样,他笑了笑,将新上来的一碟抹茶蛋糕推至她的手畔。

    “尝尝看。”

    他低声说。

    “好了!这下大家都看清楚了吧,”脸颊红扑扑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晓萤瞪着百草说,“百草,你也看清楚了吧。我喜欢的是亦枫,我正在跟亦枫交往,请你不要再误会我了。而且,拜托你,请你跟初原师兄交往吧!”

    “……”

    百草傻住。

    “你一天没有跟初原师兄交往,就是一天没有信任我,你一天不信任我,亦枫也会不信任我,”晓萤严肃地说,“所以,为了你的幸福,为了我的幸福,为了亦枫的幸福,为了初原师兄的幸福,请你——”

    一字一句地,晓萤逼视百草:

    “跟、初、原、师、兄、交、往、吧!”

    风卷残云般吃完一整盘鸡翅,三片披萨,两块蛋糕,半盘意大利面,晓萤掏出两张电影票放在餐桌上,再扔下一句——

    “接下来的约会交给你们了!”

    然后就拖着亦枫,一阵风一样地逃走了!

    店里流淌着音乐声。

    窗外的天色已完变暗,星星一闪一闪在夜空。

    百草脑中懵懵的。

    她呆坐着,无法思索,也不敢去看身旁的初原。这一切让她彻底失去了反应的能力,只有一股干净得不可思议的味道沁入她的呼吸间,她知道,那是属于初原的体味。

    “原本也正要找你,”初原宁静的声音响起,一张银行卡被他的手指从桌面推过来,“这里面有55,000元钱,是医院退回的当时你帮若白父亲支付的医药费费用。”

    “为什么?”百草很吃惊。

    初原解释说:“每个医院都有一笔经费,是帮助家庭困难的病人,医院后来调查了一下,认为若白的情况符合援助基金的发放条件,所以将这一部分返还了。”

    百草摇头不信:

    “怎么可能?”

    她以前陪师父也去过好多次医院,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规定。应该是初原师兄怕她没有钱,帮她垫上了,可是,她怎么可以去拿初原师兄的钱。

    “是的,只是很多人不知道,也从来不去申请,而且这家是大医院,常年有机构资助,成立有专项的基金,”初原微微一笑,“如果还是不信,你有时间可以自己去查询一下,若白父亲的病例已经有档案备在基金会了。”

    见他说的那么确定,百草咬一咬嘴唇,抬起头望向初原:“我会去查的,如果我发现是师兄你在骗我……”

    “任凭你处置。”笑容如同春风在初原的唇角漾开,“再点一盘鸡翅来吃吧,看晓萤刚才的模样,好像还挺好吃。”

    他不怕百草去查。

    他没有告诉百草的是,捐助那家医院的基金会就是由他的爷爷成立的。没有马上将钱还她,是因为他要按照规程,一步步将手续办好。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将这笔钱收下。

    鸡翅确实很好吃。

    金黄金黄。

    香喷喷的。

    吃完一只,又吃完一只,百草的心情忽然渐渐地越来越好,回想起刚才晓萤和亦枫师兄亲昵的画面,好像许久以来压在她胸口的东西在渐渐消散。她又可以喘过气来,连食欲都变好了一样。

    “谢谢你。”

    吃饱了,百草眼睛亮亮地对他说。

    初原宛然一笑:

    “因为若白父亲的医药费?”

    “……,”她犹豫一下,“不仅仅是因为医药费,也因为……因为……”为了晓萤,她当众拒绝了他,对他说出那些话。他不但没有讨厌她,那个傍晚的小路上,他反而告诉她,他会等她。

    晓萤说,她伤害了初原师兄……

    望着她低垂的脑袋,初原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没有让她再说下去。过了一会儿,他仿佛想到了什么,说:

    “对了,那天在病房外的走廊上,你送给若白的是什么?”

    百草一怔,想了想。

    “啊,那是在韩国买给若白师兄的一对毛笔,一直忘记给他。那天若白爸爸的病情好转了,我拿给他,希望他能更加开心一点。”

    “我的呢?”

    初原微笑看她。

    “……”

    百草的脸窘红了。

    “只给若白买了礼物,没有给我买,是不是很偏心呢?”手指将她的头发揉得更乱,初原温和地笑了笑,低声说,“那你怎么补偿我?”

    “……”

    百草的耳朵都快要红了。

    “那就请我去看电影吧,”拿起桌面上的那两张票,初原看了看日期,“就是今晚的,别让它浪费了,好吗?”

    ******

    繁星点点。

    路边的音像店不厌其烦地放着新晋流行的歌曲,烤羊肉串的香味弥散在夜风中,晓萤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游逛,双手甩啊甩的,长长叹息说:“这下,百草她总该相信了吧,我牺牲这么大,唉……”

    “是啊,你牺牲可真大。”

    亦枫走在她身旁,似笑非笑地说。

    “嘿嘿,我说错了还不行吗?”立刻一转身,晓萤对亦枫笑得满脸谄媚,“我知道,你牺牲也很大,你对我和百草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也没齿难忘!”

    亦枫哼了一声。

    “不过,说起来,”晓萤的眼珠转一转,趴到亦枫身上问,“刚才那个,是不是你的初吻啊,我怎么觉得,你当时很紧张的样子呢?”

    亦枫的面颊可疑地红了一下。

    “哇——!我说对了是不是!天哪,我赚到了呢!你居然是初吻!是初吻哎!”晓萤仰天狂笑。

    “闭嘴!”

    亦枫怒了。

    “哈哈哈哈,刚才接吻的味道还不错呢,”晓萤欠揍地凑过去,笑得贼兮兮,“要不,咱们再试一下?”

    亦枫怒得转身就走。

    不顾行人们的侧目,晓萤在街道上双手围嘴,笑着大喊:“师兄别走啊!就再亲一个!就一个啦!”

    ******

    电影院里。

    一排排的座位,有的坐着人,有的空着。灯光暗下,初原和百草坐在前排最中间的位置。

    晓萤选的居然是个恐怖片。

    阴森森的音乐,吱嘎吱嘎的木楼梯声音,镜子里逐渐变形的一张脸,鲜血从刀尖一滴一滴淌落……

    最初百草还能勉强镇定地吃着初原买来的爆米花,可是,看到一具具鲜血横流的尸体,她实在吃不下去了。电影音乐越来越低沉诡异,她的双手渐渐握紧爆米花的纸袋。

    电影中,音乐突然恐怖地乍响——

    女主角“砰”地打开门!

    门外空荡荡的。

    没有人。

    女主角倚在墙壁上松了口气,惨白的面容缓和少许,音乐声消失,女主角转头去开灯——

    “轰!”

    闪电炸开!

    一个脸上戴着银色面具的黑影!

    手指剧颤,百草死死握住爆米花的纸袋,耳边响起女主角歇斯底里的惊恐尖叫。

    “是假的。”

    黑暗中,初原按住她微颤的双手。

    “……是,我知道。”

    羞愧得无地自容,百草本来以为自己什么都不害怕,结果,竟然一部恐怖片就可以把她吓到。

    “还要继续看吗?”

    初原温声问。

    “嗯,”百草脸红红地说,“还蛮想看完的。”

    于是,这就是百草第一次在电影院约会的经历。于是,晓萤也得逞了,几乎整场电影,百草都死死握住初原的手。

    ******

    时间飞快。

    转眼就到了周日晚上。

    电视里,身后是人潮般入场的观众,记者手持话筒站在体育馆外,面对镜头滔滔不绝地说:

    “……今晚,加藤银百合将迎来她的第七位对手,出自国家级金牌教练沈柠门下,与方婷宜同样来自岸阳跆拳道训练基地的戚百草!”

    “……据说,戚百草的队内训练成绩,不在婷宜之下,甚至曾经打败过婷宜。并且,戚百草曾经在韩国接受过著名的云岳宗师的亲身指导……”

    “……究竟戚百草能不能终结加藤银百合的连胜神话,能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捍卫中国跆拳道的尊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体育馆的休息室。

    梅玲和晓萤奋力在百草的脸上涂抹着。

    她们刚才已经看到加藤银百合了。太可怕了,加藤银百合本人居然比婷宜还要漂亮,而且是那种清纯空灵的美,就像一朵绽放在清晨,沾着露珠的百合花。

    不行,百草一定不能输给她!

    “节目组有化妆师。”

    看着她们摆出一大堆瓶瓶罐罐,把百草当成木偶一样,又涂又抹,若白忍不住提醒她们。

    “切,根本不行,”小心翼翼地在百草脸上抹上妆前乳,再抹上隔离霜,晓萤嗤之以鼻,“那些化妆师不了解百草的特点,只会百草化成庸脂俗粉,还是看我和梅玲的吧!”

    看到梅玲伸到她眼前的那个工具,百草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

    “别动,这是睫毛夹。”按住百草的脑袋,梅玲边用它来夹她的睫毛,边絮叨地说,“先把你的睫毛夹弯,一会儿就可以上睫毛膏了,不过,上睫毛膏之前,我们要先给睫毛打一层底……”

    突然被睫毛夹夹住了眼皮。

    百草痛得缩了一下。

    “啊,不好意思,”梅玲抱歉地说,“好像夹得太深了。要夹得翘一点,这样等会儿睫毛变长了,才不影响你比赛时候的视线。”

    “会影响视线?”

    百草立刻紧张起来。

    “一点点,一点点啦,”满意了睫毛的弧度,梅玲开始给睫毛刷底,然后一根根地上睫毛膏,然后又拿出一罐东西来刷,“这是睫毛雨衣,防水防汗的,一会儿不管你怎么比赛,睫毛也不会晕开,放心吧!”

    “睫毛……还会晕开?”

    百草已经有点晕了,她从不知道,单单睫毛都有这么多工序。她望向静默在一旁的若白,不安地说:

    “若白师兄,这只是一场比赛,真的需要化妆吗?”

    “等化完再说,”若白审视着一点一点在变化的百草,“如果不好,洗掉它很快。”

    “咳,”晓萤咳嗽一声,不去计较若白对她们工作的不信任和不尊重,用海绵将隔离霜抹匀,对百草说,“其实梅玲已经手下留情了,加藤银百合还戴了假睫毛呢,梅玲怕你不习惯,都没给你上。”

    “是啊,”梅玲开始上眼线和眼影,“哇,你看,现在你的眼睛变得多大啊,这眼影真不错,又大又亮,简直能把人闪晕!”

    “粉底要上吗?”

    晓萤征求梅玲的意见。

    “不要了,”梅玲看一下,“百草的肤质这么好,透明得很,上了粉底反而遮住,可惜了。不过腮红还是要上的,否则灯光一打,没有颜色。”

    “嗯,我觉得也是……”

    被她们两人一层层一层层地涂抹着,抹完眉毛抹完眼睛,抹完脸颊抹嘴唇,最后梅玲还拿个吹风机,一层层吹她的头发。百草呆坐着,保持着魂游天外的状态,让自己抽离出来,不再关注面前的这些,而去集中精神等待即将开始的比赛。

    虽然若白始终没有告诉她,他替她报名参赛的原因。

    但她其实是知道的。

    若白想让她有机会证明她的实力,不仅仅在队内证明,在沈柠教练面前证明,也希望她能在世人面前证明。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争取参加世锦赛的资格。

    她必须战胜加藤银百合。

    长吸一口气,百草定下神来,缓缓在心中重放她在录像中看到的加藤银百合比赛时的腿法特点。

    “好了!”

    随着晓萤和梅玲的同声欢呼,百草被惊醒,她被她们激动地推到明亮的化妆镜前。

    镜子里的那个女孩……

    如果不是跟她一样,刘海上别着那枚红晶晶的草莓发夹,她完认不出来那是她自己。她看到过晓萤床头的漫画书,封面上的女孩子经常长得是这个模样,星星一样闪烁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嘴唇,白里透红像水蜜桃的脸颊。

    可是,这真的是她吗?

    为什么就像穿了别人的衣服,她浑身都不自在。

    “像不像白雪公主?”

    晓萤得意地站到她身边,一同看镜子里的她。

    “不,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梅玲惊叹地说,“百草,为什么你从来不打扮呢?太可惜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相信我!加藤银百合绝对不是你的对手!”重重一拍百草的肩膀,晓萤得意地再看向若白,“怎么样,若白师兄,我和梅玲的水平不错吧,百草是不是已经变身为惊天动地的绝世美少女了!”

    “嗯。”

    淡淡应了声,若白走过来,对忽然显得有些拘谨的百草说:

    “忘掉你从镜子里看到的那个人。你还是戚百草,你脸上干干净净,你身上还是旧的道服。”

    “是!”

    身体一震,百草回答道。

    若白凝视她:

    “专心致志,打好比赛。”

    “是!”

    百草凝声回答。

    “戚百草,要上场了!”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探头进来喊。

    簇拥着百草向门外走去,听到体育馆内震耳欲聋的呐喊声,看到亮如白昼的场内灯光,看到无数的记者和摄像机,看到加藤银百合身披擂主黄袍已等候在场外,晓萤忍不住握紧双拳,在心中高喊一声:

    “百草,要加油啊——!”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旋风百草3-虹之绽 爱搜书 旋风百草3-虹之绽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旋风百草3-虹之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明晓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晓溪并收藏旋风百草3-虹之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