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夜晚。

    松柏道馆。

    窗外虫鸣声声,夏天已将过去,夜风比以前凉了许多。毛笔僵硬地停滞在半空,久久没有落下,若白沉默着,直到一滴墨汁“扑”地滴落在旧报纸上。

    …………

    ……

    阳光明亮的训练馆内,初原凝视着百草,静声说:

    “……是我喜欢百草。她什么也没有做过,是我在三年前就开始喜欢她,直到一个月前,她才知道。”

    ……

    晓萤一把拽过来百草,怒声说:

    “……当时在场的人都在这里,我们都记得很清楚,她只承认了她喜欢初原师兄!”

    ……

    百草呆呆望着自己的脚尖,声音中有难以掩饰的无措和痛意:“是我做错了,我不应该喜欢初原师兄。”

    ……

    …………

    又一滴墨汁滴落。

    夜风很凉。

    若白的身形单薄得如同一张纸,他低低咳嗽起来,咳嗽声越来越重,他的面色愈来愈苍白,仿佛要将心肺也咳出来一般。

    另一边的床铺上,亦枫默叹一声,手中的玄幻小说他翻来覆去看了一晚上,只看了三页。打个哈欠,他从床铺上翻身坐起,心情很轻松似的,翻出一瓶墨汁和一叠宣纸,懒洋洋放到若白的书桌上。

    “字写得那么好,别总用那种廉价的纸墨。这些给你,将来你成为著名书法大师,记得多写几幅给我,万一将来我落魄了,也能拿出去换钱。”一拳锤向若白的肩膀,亦枫哈哈地笑。

    然而这一锤之下。

    亦枫愣了楞。

    从外表还不太看得出,但是接触到若白身体的感觉让他心惊,什么时候,若白瘦到了这种程度。

    “若白!”亦枫面色一正,“你到底去医院看病了没有,你的咳嗽怎么一直不好?还有,你每天吃的那些药,都是什么?你是不是在瞒着我什么事情?”

    “感冒,”压抑下依旧翻涌在胸口的咳意,若白淡淡说,“为了能快点好,我多吃了几种药。”

    “真的吗?”

    亦枫还是有些怀疑,研究了若白几秒钟,他叹一口气,说:

    “若白,如果你喜欢百草……”

    “我出去一下。”

    打断他,若白将书桌上纸墨收起来。

    推开房门,夜空中繁星点点,冷风迎面吹过,走出去很远,若白才用手掩住嘴唇,微弯着腰,一阵阵地咳嗽。

    走过庭院。

    练功厅里黑暗无光。

    那时他与她并肩坐了一整晚的长廊,此刻,他独自一人静默地坐在那里。

    ……

    百草呆呆望着自己的脚尖,声音中有难以掩饰的无措和痛意:“是我做错了,我不应该喜欢初原师兄。”

    ……

    夜风静静地吹。

    长廊的阴影里,若白痛楚地缓缓闭上眼睛。

    ******

    第二天,婷宜没有来训练中心。

    第三天,婷宜还是没有来。

    梅玲很担心,她给婷宜打电话,婷宜的手机是关机。打到婷宜家里,她家里的保姆说,婷宜没出什么事,只是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精神不是太好。

    第三天的晚上,电视中,婷宜败给了日本的加藤银百合。

    “唉。”

    储物间,梅玲长长地一声叹息,望着婷宜的柜子,她站着发了半天呆,然后又是一声叹息。

    “干什么?”

    林凤看她一眼。

    “婷宜输了,”梅玲愁眉不展,“她现在一定很难受。”

    “谁没有输过,难道婷宜以前就没有输过?世界大赛里,进入半决赛以后,婷宜经常输。”

    “那怎么能一样!婷宜她……她……刚刚经过这种事情,又输掉了比赛,还是在收视率这么高的节目中……”梅玲再叹一口气。

    “刚刚经过什么事情!”

    门一开,晓萤不悦地走进来,然后是百草。

    “晓萤,别说了。”

    用力拉了晓萤一下,百草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再造成大家之间的不愉快。

    “……,”梅玲尴尬住了,她望向百草,踌躇了一下,走过去,脸红红地说,“百草,对不起,我前段日子误会你了,对你的态度很不好。”

    “没有啊,”百草急忙摇头,“你没有对我不好。”

    “唉,”梅玲挠挠头,羞愧地说,“其实,我后来想一想,也觉得你不像婷宜说的那样。只是,我怕如果我照常跟你说话,婷宜会觉得没有人站在她那一边,她会觉得孤立无援……”

    “你在说什么啊!”晓萤翻个白眼,“所以你就助纣为虐吗?婷宜就是这样被宠坏了,什么都是以她为中心的,世界都围着她转,她喜欢初原师兄,初原师兄就必须喜欢她,她讨厌百草,所有人必须一起讨厌百草,这是自我中心,这是公主病,你懂不懂!”

    “别的不说,初原师兄来的那一天,婷宜是怎么对你的,”见梅玲还想辩解,晓萤提高声音,“你一直帮着她,跟着她,她一掌就把你挥到地上去了!你胳膊都流血了对不对,她看过你一眼,问过你一声吗?这就叫公主病!心里只有她自己,她自己是块宝,别人都是草!”

    “唉……”

    梅玲说不出话来了。

    “我明白,你没做错。”百草回答梅玲说,“婷宜说了那些之后,光雅、晓萤还是照常同我说话,如果你也那样,婷宜会觉得伤心的。”

    “百草……”

    梅玲眼中含泪,她默默牵住百草的手。顿了顿,她吸口气,望着百草说:“百草,我想说的是,你不用做出那样的承诺。”

    “……”

    百草一愣。

    “既然初原前辈喜欢你,你也喜欢初原前辈,”梅玲郑重说,“你们就交往吧。”

    晓萤呆住了。

    穿好鞋,林凤抬起头,也看了看百草,说:

    “是的,你们交往吧。那天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初原前辈跟婷宜之间并没有什么,虽然婷宜喜欢初原前辈,但是初原前辈和你也有自由交往的权利。”

    “百草,别想太多。”

    走到百草面前,林凤笑了笑,说:

    “刚才晓萤说的没错,同是队友,为什么只顾虑到婷宜的心情,而却要求你退让放弃,这不公平。婷宜一直是像公主一般的存在,但你也在努力地进步和提高,就算是丑小鸭,也可以有变成天鹅的一天。不能因为担心婷宜,就去伤害你,这不是身为队友的我们应该做的。”

    “嗯!对!”

    梅玲用力点头。

    晓萤呆呆地看向沉默不语的百草。

    虽然百草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是,她知道百草不会的。她太了解百草了,在那天说出那句话之后,百草绝不会再允许她自己再跟初原师兄有任何发展了。

    ******

    漫天彩霞。

    晓萤呆呆地坐在小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道馆里的小弟子们开始陆陆续续前往练功厅,经过她身边时,都会向她恭敬地行礼,然后好奇地一步一回头地看她。彩霞映红天际,晓萤木然地坐着,她有什么资格指责婷宜,她对百草做的,同婷宜有什么区别。

    …………

    ……

    “你难道不知道吗!我喜欢初原师兄!我从小……从小就喜欢初原师兄!”那一夜,哭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愤怒地摇晃百草的肩膀,“你为什么要去招惹初原师兄!你有了若白师兄还不够吗?我恨你!百草!我讨厌你!我当初就不该带你进来松柏道馆!”

    ……

    “你脸上的是什么!”

    醉醺醺地瞪大眼睛,她摇晃着凑到百草脸上,伸手去摸,吃力的看了看,突然哈哈大笑:

    “你哭了!戚百草,你不是木头人吗!你居然会哭!你凭什么哭!哈哈,说,你凭什么哭!哭的应该是我,不是吗?!我最好的朋友,抢了我最喜欢的男孩子!哭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

    …………

    因为她喜欢初原师兄,所以她不允许百草也喜欢,她从没将自己的暗恋告诉过百草,却愤怒地指责百草,说百草抢了初原师兄,还用那样难听的字眼去骂她……

    百草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却伤害了百草。

    抱紧膝盖,晓萤呆呆望着小路上陆续走过的人影,她比婷宜还坏,她说婷宜是自我中心,是公主病,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远远的。

    忽然看到初原沿着小路走过来了,晓萤一惊,慌张地赶忙躲进旁边的大树后。现在不仅愧对百草,连看到初原师兄,她也会觉得心虚和不安,只想躲起来,如果有地洞,她也会想要钻进去!

    过了一会儿。

    没有一点动静。

    偷偷摸摸地从树后探出脑袋,晓萤发现初原停下了脚步,他望着一个方向,静静地等在那里。

    心中有点预感。

    晓萤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果然是百草沉默地低着头正朝训练厅这边走过来。彩霞的霞光中,她意识到百草瘦了,虽然百草一贯不太说话,但是百草始终是挺拔有朝气的。

    而现在……

    望到投在小路鹅卵石上斜长的人影,百草抬头,看到霞光中竟然是初原,她的身一下子僵住!仿佛条件反射般地,她转身就想要逃开,脑中轰声一片,什么都无法去想!

    “百草。”

    初原喊住她。

    僵僵地转过身体,百草死死看着自己的脚尖,有杂草生长在鹅卵石的缝隙间,她行了个礼,声音涩住般说:

    “初原师兄。”

    柔和的霞光将初原的身影勾勒出淡淡红晕的光边,望着她瞬时苍白的面容,和她在身侧微微握紧的双手,良久,他低声说:

    “那么,你就忘了吧。”

    百草一怔。

    “如果因为我,让你变得困扰,让你变得不快乐,”初原眼睛微黯,声音温和,“那么,你就忘了吧。让所有的事情都回到去韩国之前,不用记得我说过‘喜欢你’,不用感到有负担。”

    “初原师兄……”

    声音颤抖地,百草缓缓抬起头。

    “不用对我感到抱歉,”走到她的面前,像兄长般揉了揉她的短发,初原低声说,“是我没有处理好,害你面对这样困难的局面。”他深知她,无论她是否跟婷宜关系亲厚,在婷宜那般痛苦的爆发之后,她心中那近乎固执的正义感,会使得她再无法接近他。

    “……”

    百草慌乱地摇头。

    “我喜欢那个像小草一样,充满生命活力,不屈不挠的百草,”手指不舍离开她的发间,初原凝视着她,“如果忘记那些,能够让你重新快乐起来,那你,就那样做吧。”

    百草怔怔地望着他。

    心中涌满了又涩又苦的液体,她不敢开口,她怕一开口,那些液体就会冲出她的眼底。

    “只要有我一个人记得,就可以了。”初原笑了笑,眼神温柔得就像游乐场那晚,高高的摩天轮周围绽开的烟花,“要是哪一天,你觉得可以想起来了,就来找我,好吗?”

    “我会等着你。”

    手指离开她短短的发丝,初原静静地凝视她,手掌落在她的肩上,他想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秒。

    “无论过多久,无论将来还会发生什么,我都会等你。你什么都可以忘记,但是,要记得,我还在等你,会一直等下去。”

    傍晚的空中,晚霞愈烧愈烈。

    百草早已离开。

    练功厅外的庭院上,晚课开始了,时有时无的风,飘来若白指导弟子们的低喝声。

    躲在大树后,晓萤呆呆地望着初原。

    小路上,初原依旧站在原地。

    他已经站了很久很久。

    暮色渐浓。

    晚霞散去,夜空升起一弯明月,风越来越凉,草尖染上夜露,初原静默地站在原地,唇角的笑容再无踪迹。他沉默地站在那里,渐渐的,夜露染上他的身体。

    躲在大树后,晓萤呆呆地望着这个她从没见过的初原。

    ******

    推开房门。

    晓萤劈头第一句话:

    “百草,我要你跟初原师兄交往!”

    台灯下,百草正在预习下学期的功课,她惊愕地看向晓萤,完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为什么没有去训练呢?若白师兄问你了。”

    勉强回过神,百草对她说。

    “不要打岔!”

    晓萤微怒地走过来。

    “我在说,我要你跟初原师兄交往!”

    风从窗户吹进来。

    百草沉默半晌,说:

    “不。”

    “你说什么?”晓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真的怒了,“你敢再说一遍?!”

    “我说,不。”百草咬一下嘴唇,“我不会再去喜欢初原师兄。”

    “你怎么可以这样!”晓萤气得浑身颤抖,“晚课前初原师兄对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你难道真是木头人吗?你感觉不到初原师兄说那些话时,有多难过吗?你伤害到了初原师兄,你知不知道!”

    百草面色一白。

    心中仿佛被刀子狠狠划过,怔怔地看着晓萤,半晌,她僵硬地摇摇头:“……不会的,初原师兄……”

    “不会什么!”晓萤走过去,瞪着她,“你明明是喜欢初原师兄的不是吗?你自己都承认了,你有勇气在我们面前承认你喜欢初原师兄,为什么还要这么别扭!梅玲她们也说了,你可以继续喜欢初原师兄啊,没有人会指责你的!初原师兄喜欢你,你也喜欢初原师兄,那就交往啊!”

    “不,那是错误的。”手指深深掐进自己的掌心,百草摇头,努力保持着面容的镇静,“我……我不会再去喜欢初原师兄,他适合更好的女孩子。”

    “你是在说婷宜?”晓萤用力地翻个白眼,“拜托!婷宜都那么对你了,你还要为了她牺牲掉初原师兄?!是,婷宜喜欢初原师兄,她恨初原师兄喜欢你,难道你要因为害怕伤害婷宜,而选择伤害初原师兄?!”

    “百草,你究竟可以有多笨!”

    晓萤气得抓住百草的肩膀,已经开始学咆哮教主那样用力地摇晃她,想要把她摇醒:“到底是婷宜重要,还是初原师兄重要,我不相信你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被晓萤晃得一阵阵眩晕。

    克制住心中的涩痛,百草吃力地望向晓萤,脑中却一遍遍闪过晓萤说的那些话,她伤害了初原师兄。难道,她又做错了吗,可是,她该怎样做,究竟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看,你明明心里也是痛的,不是吗?”看到百草眼底的痛楚,晓萤怔怔地望回她,思考着说,“为什么?明明喜欢初原师兄,明明你也很痛,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为什么要伤害初原师兄,也要伤害你自己?不,不是因为婷宜,你虽然很笨,但还没有蠢到这种程度。那是因为什么?”

    “难道……”

    看到百草慌乱去闪避的表情,有种寒冷从晓萤的指尖蔓延而上,她呆呆地握紧百草的肩膀。

    …………

    ……

    “你难道不知道吗!我喜欢初原师兄!我从小……从小就喜欢初原师兄!”那一夜,哭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愤怒地摇晃百草的肩膀,“你为什么要去招惹初原师兄!你有了若白师兄还不够吗?我恨你!百草!我讨厌你!我当初就不该带你进来松柏道馆!”

    ……

    “你脸上的是什么!”

    醉醺醺地瞪大眼睛,她摇晃着凑到百草脸上,伸手去摸,吃力的看了看,突然哈哈大笑:

    “你哭了!戚百草,你不是木头人吗!你居然会哭!你凭什么哭!哈哈,说,你凭什么哭!哭的应该是我,不是吗?!我最好的朋友,抢了我最喜欢的男孩子!哭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

    …………

    难道——

    …………

    ……

    “晓萤。”

    那一晚,看着泪流不止的晓萤,百草浑身都僵住了一般,她轻轻伸出手,想要去碰触晓萤,然而,有些不敢,手指又蜷缩回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

    ……

    医院的走廊。

    “哪怕你不喜欢我、讨厌我,晓萤,我还是想做你的好朋友。”百草默默低下头,“做错的事情,我会去改,请你相信我。”

    ……

    …………

    “是因为我?”晓萤难以置信地呆住,过了好久,她傻傻地看着百草,“不是因为婷宜,是因为我,对不对?”

    “不是的!”

    百草急忙说。

    “呵呵,”晓萤干笑,“我就觉得,就算你再可怜婷宜,也不应该做出这种傻事。原来,是因为我啊……”

    “不是因为你!”百草急了,“是我觉得我和初原师兄不合适,我不想耽误他,不想因为我的事情,给他带来麻烦!”

    “别骗我了,”晓萤无力地揉了揉脸,颓然在床边坐下,“你撒谎的水平太差,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晓萤……”

    “够了,”打住她,晓萤吸一口气,扭过头,异常郑重地看向百草,说,“那晚我喝醉了,我是故意逗你的。因为你喜欢初原师兄,却没有事先告诉我,所以我生气了,我是故意要让你心里难受,来惩罚你。你太笨了,居然上当,这都能当真。”

    百草默默地看着晓萤。

    晓萤说她的撒谎水平差,可她自己又高得到哪里去呢?如果不是太过喜欢初原师兄,怎么会因为听到傍晚时初原师兄的那些话,就宁可自己去痛,宁可放弃从小暗恋的心思,而劝她去跟初原师兄交往呢?

    晓萤是她的好朋友。

    晓萤为她做了那么多那么多。

    她为了晓萤。

    也——

    什么都可以。

    “OK,你不信是吧,”在百草清澈沉默的目光下,晓萤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她只好苦笑着宣布投降,“好,我承认,我曾经暗恋过初原师兄。知道初原师兄喜欢的是你,我也有点不甘心。但是不甘心不是因为你,而是……觉得以前自己从未争取过……”

    百草急忙说:

    “你现在也可以去争取……”

    “都知道初原师兄喜欢的是你了,我还争取什么啊,”依旧打断她,晓萤呵呵一笑,“我也是有骨气的人,我在他身边这么久,他都没有发现我喜欢他,我才不要让知道。”

    “如果初原师兄知道你喜欢他,说不定……”

    “我是有感情洁癖的!”晓萤瞪大眼睛,“既然他心里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就不纯洁了,我才不会喜欢已经不纯洁的人!我要的是一心一意,只喜欢我,从生到死,只会喜欢我一个人的那种人!”

    百草怔住。

    “所以你看,初原师兄已经配不上我了!”晓萤拍拍百草的肩膀,“但是初原师兄还是蛮优秀的,浪费了可惜,你一定要把握住,明白吗?既然你说过你喜欢初原师兄,就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任,否则就是始乱终弃,就是见异思迁,我会谴责你的,懂了吗?!”

    百草更深地怔住。

    “好了,睡吧,”倒在床上,晓萤用手背遮住眼睛,“明天你就去找初原师兄,告诉他,你想通了,决定跟他继续交往了。如果你不去,我就压着你去!”

    不知过了多久。

    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望着窗外月色发呆的百草扭过头,她走过去,为已经睡着的晓萤轻轻盖上凉被。手臂滑下在身侧,睡梦中的晓萤眉心微微皱着,唇角染有淡淡的忧伤。

    虫鸣声远远地传来。

    凝望着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百草久久沉默。

    ******

    “……上周日,加藤银百合在比赛中战胜了来自瑞典的选手瑞丝,这一周,她的对手将是来自我国国家队的选手董彤云。董彤云曾经在运会中获得跆拳道国冠军,在世界大赛中也屡有佳绩,让我们采访一下董彤云的教练,请问,彤云与加藤银百合的交手,您如何预测……”

    “……加藤银百合代言的日本某电器品牌,近日举行盛大的新品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加藤银百合一身高雅小礼服,仪态万方,被媒体竞相追逐。加藤银百合说,能够战胜婷宜,是她的荣幸,她会集中精力备战接下来的比赛,希望与更多的高水平选手切磋……”

    聚在训练馆的电视机前。

    百草和大家一起看最新的体育报道。

    “最开始都还都是国青队的选手,现在居然连国家队的董彤云都要出场了,”梅玲诧异地说,“她不是被视为婷宜最有力的竞争者,可能要跟婷宜角逐世锦赛的参赛资格吗?据说她一向自视甚高,居然会参加这种节目,去跟加藤银百合交手。”

    “大概就是因为婷宜输了,她才会去的。”林凤说。

    “嗯,有道理,”望着电视镜头里,清纯美丽得如同百合花一般的加藤银百合,梅玲思考说,“如果能够战胜打败了婷宜的加藤银百合,董彤云就能证明自己的实力不在婷宜之下。”

    电视里在重播加藤银百合战胜瑞丝的画面。

    百草凝神细看。

    瑞丝身材健美,人高马大,出腿势大力沉,而加藤银百合,她动作优美,看似每一腿都很轻巧,却如同水银泻地,能找到瑞丝进攻和反击的每一个漏洞。

    “你觉得加藤银百合的实力,与婷宜相比,如何呢?”林凤看向百草,问她的看法。

    百草摇头:“只看一场比赛,不好判断。”

    那场比赛的录像她看了,婷宜的状态有点不对,反应比平时要慢一点。此刻,研究着加藤银百合与瑞丝交战时的情形,百草思忖说:

    “不管怎样,她是很有实力,也有很潜质的选手。”

    “实力这么强,为什么以前没有听说过她?”梅玲怀疑地说。

    “据说她是日本跆拳道界加强训练的秘密武器,”申波走过来,推了推黑框眼镜,说,“为了在世界大赛中,出奇不易地打败恩秀。”

    “那为什么现在又参加这种节目?”

    “据说她签了一些大公司的代言,为了打响知名度,所以来参加。这个节目的收视率非常高,在日本也有转播,她连胜两场,在日本国内人气大涨。听说在韩国也有转播。”

    “哇,”梅玲惊叹,“说不定哪一天,李恩秀也会出现呢,那样简直就是提前开幕的世锦赛了!”

    “喂,你怎么今天一句话也不说,”捅了下有点发呆的晓萤,梅玲奇怪地说,“你平时跟话痨一样,说个不停,最近是怎么了,闷闷不乐的,简直比百草说的话还少。你是不是跟百草灵魂互穿了啊!”

    “你才话痨!你才魂穿!”

    晓萤白她一眼,心情就像快要下雨前的天空,阴沉沉,灰暗暗的。

    ******

    时间一天天过去,晓萤悲哀地发现,无论她说什么,百草就跟铁了心一样,回避跟初原接触的任何机会。她从未有这么后悔过,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一定绝不会再喝醉酒,绝不会去跟百草说那些混话。

    百草这个死心眼!

    闷头走在道馆的小路上,晓萤郁闷地重重踢飞一块小石头,小石头划出一道抛物线,落进路边的小树林里。

    “唔!”

    吃痛的声音响起,一翻身,刚才还睡得迷迷糊糊的亦枫从树下坐起来。抓住那颗闯祸的小石头,他打着哈欠望过来,正好看到一脸心虚准备逃跑的晓萤。

    “你——过来!”

    亦枫一本正经地板起面孔。

    晓萤期期艾艾地磨蹭到他面前,扁扁嘴,说:“就是一颗石子,计较什么啦,又没弄伤你……”

    “砰!”

    亦枫敲她一个爆栗!

    “整天没大没小,这是你跟师兄说话的态度?叫亦枫师兄!”

    晓萤又扁扁嘴,嘟囔着说:

    “亦枫师兄好。祝您下午好,睡得好,睡得香,睡得饱。好啦,可以放小的我走了吗?”

    “就你话多,”亦枫似笑非笑看她,“告诉我,最近怎么了,整天愁眉苦脸的。”

    “唉——”

    一被提到这个,晓萤就是一声长叹。

    “说啊。”

    亦枫瞪着她,等了半天,除了那一声叹息,她居然什么都没说。

    “没用的,你帮不上忙,”晓萤默默摇摇头,“是我自作孽不可活。你不知道,我就是那种传说中很坏很坏的人,我……”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上忙?”

    “你……”

    难得看到只爱睡懒觉的亦枫会这么热心,晓萤还真有点不习惯了。她上下打量着亦枫,忽然,她眼睛一亮,一个念头从脑子里蹦出来!越琢磨,她越觉得可行,眼睛也开始冒出亮光。

    “亦枫师兄!”

    扑过去,紧紧抓住亦枫的双臂,晓萤的眼睛亮得骇人,她激动地说:

    “没错!你可以帮我!你可以帮我很大很大的忙!我会感激你的!亦枫师兄,你果然是我的救星,是你提醒了我!只有这样,才能将一切挽回!”

    有点被她吓到,亦枫的头往后挪了挪,惊疑地说:

    “你想让我做什么?”

    “跟我交往吧——”盯紧他,晓萤满怀激情地说,“亦枫师兄,请你跟我交往吧!”

    ******

    “……今晚,董彤云惜败给加藤银百合,”电视里,记者面色凝重地站在体育馆外,身后是如潮水般黯然散场的观众们,“加藤银百合究竟还会再战胜多少位选手,她的擂主地位还会再持续多久,我们尚未可知……”

    除了董彤云败北的消息外,训练中心近期最轰动的事情就是——

    亦枫和晓萤交往了!

    林凤、梅玲、光雅都目瞪口呆。

    看到晓萤只要训练有空隙时间就会跑到亦枫那里,亲密地为亦枫送水递毛巾,笑得如同花朵盛开一般,还会很热情地挽住亦枫的胳膊,百草也常常会愣住,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和亦枫在交往啊!”

    回道馆的路上,百草小心翼翼地问了之后,晓萤笑容灿烂地回答。然后百草就看到她像小鸟一样飞到亦枫身边,抱住亦枫的胳膊摇来摇去,甜蜜蜜地说:

    “爱情就是这样的,忽然之间就发生了!我没从想到我会喜欢上亦枫,可是,就在那一刻,突然地,我们就相爱了!”

    望着甜蜜蜜依偎在亦枫身上的晓萤。

    百草彻底呆住了。

    若白也看向亦枫和晓萤。

    “我们约会去了哦!”挽住亦枫,晓萤兴高采烈地挥手说,“百草,你跟若白师兄一起回道馆吧!”

    两个人影很快就消失了。

    街道上只剩下若白和百草。

    百草呆呆地收回目光,一脸迷茫地去看若白。一定是晓萤在骗她,可是为什么亦枫师兄居然会配合,而且那两个人站在一起,居然有说不出的相称的感觉。

    “走吧。”

    若白淡淡说。

    “哦。”

    百草跟在他身旁。

    “再有几天就开学了,”烈日当空,若白的身影却有种清凉的感觉,“高三的功课会很紧,再加上训练,如果要参加世锦赛,训练时间也要增加,你能应付得来吗?”

    “嗯,可以的,”百草点头,“我已经开始在预习功课了,我看了下,发现高三的新内容并不多,只要……”

    听着她安排自己时间的计划,若白静静走在她身边,有音乐从街道旁的店铺里传出,有孩童在开心地吃冰激凌,有汽车缓缓地行驶,在夏日的中午,一切温暖而平静。

    走着走着,百草忽然发现若白没有了。

    她一回头。

    一只脆皮雪糕在她面前。

    “吃吧。”

    若白将雪糕递给她,淡淡说。

    浓浓的巧克力脆皮,冒出丝丝凉气,百草咽了下口水,抬起头,她将雪糕又举给他,说:“你吃吧,我训练完喝过水了,现在不渴。”

    “我不喜欢吃甜的。”若白皱眉。

    “哦……”

    又看了他一眼,她脸红地开始吃,咬一小口,巧克力的脆皮在口中碎开,又甜又苦,冰凉凉,香浓得像丝缎一样。

    拐过街角。

    亦枫打个哈欠,摇头说:

    “你演戏演得太假,就算能骗得过百草,也骗不过若白,我看连林凤和梅玲都骗不过。”

    “哼,只要能骗过百草就好。”咬牙切齿地说,晓萤瞪一眼他,“还不是因为你,我表现得那么投入,你就在旁边懒洋洋的,一点感觉也没有!拜托你配合一点好不好,是你自己答应要帮我的呢!”

    “你没说要这样帮。”

    “不管!你答应了就要做到!”晓萤转转眼珠,“为了惩罚你,你请我去吃冰激凌吧,我要吃那种很贵的哦,至少一杯要三十块钱以上才行!”

    “砰!”

    亦枫敲她一下。

    “你做梦吧!最多,请你吃个甜筒。”

    “哇!”晓萤立刻谄媚地抱紧他的胳膊,“亦枫师兄,你真好,我真的快爱上你了!那个,我要吃那个甜筒!”拽着他,她兴奋地跑向路边那个色彩缤纷无比的冰激凌店。

    ******

    世界跆拳道美少女大赛,随着加藤银百合继续高歌猛进,接连又打败了从韩国前来的权顺娜,和跟董彤云一样同样来自国家队的孟莎,媒体和舆论的风向渐渐有了变化。

    “……近来,加藤银百合在网络中的被搜索次数飞速攀升,已经远远超过婷宜,成为体育明星中被关注度最高的人。由于她接连打败包括婷宜在内的多位中国选手和外国选手,网民们呼吁,在中国的土地上要维护中国跆拳道的尊严……”

    “……究竟谁可以终结加藤银百合的不败神话?……”

    “……近日来,有上百位观众在电视台周围抗议,不满加藤银百合持续占据擂主地位,要求取消这个节目的播出……”

    同时,暑假也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

    开学后,晓萤和亦枫的恋情不断升级,现在两人基本都是一起到训练馆,再一起离开,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一起似的,看得所有人都侧目。百草渐渐也有些困惑是不是自己猜错了,晓萤每晚都很晚才回来,回来时眼睛都闪亮得像星星,双腮也像染了胭脂,嘴巴笑得合不拢一般。

    真的很像……

    在恋爱了。

    而且比晓萤以往的每次“恋爱”,都要更加幸福和甜蜜。

    深夜,百草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睡梦中,晓萤均匀的呼吸声从旁边轻轻传来。白天的时候,又要上课,又要训练,她可以做到脑子里什么都不想,而夜深人静时……

    她缓缓闭上眼睛。

    想起那个彩霞满天的傍晚。

    …………

    ……

    “那么,你就忘了吧。”

    ……

    “如果因为我,让你变得困扰,让你变得不快乐,那么,你就忘了吧。让所有的事情都回到去韩国之前,不用记得我说过‘喜欢你’,不用感到有负担。”

    ……

    “只要有我一个人记得,就可以了。”

    ……

    “要是哪一天,你觉得可以想起来了,就来找我,好吗?”

    ……

    “无论过多久,无论将来还会发生什么,我都会等你。你什么都可以忘记,但是,要记得,我还在等你,会一直等下去。”

    ……

    …………

    窗外只有寂静的月色。

    百草默默地躺着。

    她曾经以为,在她的世界里,只有跆拳道和学习,只要把这两个做好,她身边的人们就会变得很开心。可是,她已经伤害到了初原师兄和晓萤。她以为,只要不再接近初原师兄,晓萤就有机会和他在一起。

    但是现在晓萤和亦枫师兄……

    脑袋想得痛起来。

    翻了个身,百草努力让自己睡去,不再想这些比跆拳道还要复杂百倍的事情。

    ******

    同样的月光。

    厚厚的书籍,笔尖“沙沙”地记录在医学笔记上,远处的大榕树被夜风吹得轻声作响,就像是有人来了。急忙抬头,初原屏住呼吸,然而透过木窗望去,那里的树下空无一人。

    他怔怔地望了很久。

    夜风很凉。

    手指握紧那只黑色的钢笔,良久,初原才缓缓垂下目光,又看回医学书籍里。

    ******

    一样的月光洒在若白和亦枫的宿舍窗台上。

    “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

    坐在床沿上,最爱的玄幻小说也看不下去了,亦枫皱眉看向若白,实在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嗯。”

    若白淡淡应了声。

    “晓萤让我演戏,是为了让百草相信,她不再暗恋初原了,让百草可以不再顾虑她,能放下罪恶感跟初原在一起。”亦枫揉揉眉心,“这么荒唐的事,你居然让我去答应。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如果百草真的相信了,说不定她就真的会跟初原开始交往了!”

    “嗯。”

    翻译好一份文件,若白又拿过新的一份,埋头继续工作。他的目光扫过台灯旁的一对毛笔,那是百草从韩国买给他的,笔头是一对穿着韩国民族服装的小人,敲着长鼓,欢快高兴的模样。

    “若白,别这样。”亦枫沉声说,“你喜欢百草,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告诉我原因!”

    “……”

    在灯下,若白沉默着一动不动。

    “她喜欢初原。”

    就在亦枫以为自己等不到答案时,若白淡淡地说,声音如窗外的月光一般寂静。

    “哈哈,”亦枫失笑,“她喜欢?这些事情上,百草笨得就跟什么一样,对,就像晓萤那天说的,她笨得就像一只呆头鹅!她能区别出来,什么是‘那种’喜欢,什么是普通的喜欢?能区别出来,她对初原究竟是像对兄长一样喜欢,还是……”

    “只要她喜欢,就够了。”

    “若白!”手扶住头,亦枫叹息说,“如果是你先对百草告白,很有可能百草接受的就会是你。”

    “初原比我更合适她,”若白的背脊单薄如纸,“和初原在一起,她会像同年龄的普通女孩子一样,每天都很开心。”

    “你也可以,你为百草付出的……”

    “只要她能开心。”打断他的话,若白的目光久久落在那个穿着韩式长裙手拍长鼓笑容灿烂的小姑娘身上,“亦枫,谢谢你。”

    窗外明月皎洁。

    亦枫无力地长叹,摇摇头,又摇摇头。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旋风百草3-虹之绽 爱搜书 旋风百草3-虹之绽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旋风百草3-虹之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明晓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晓溪并收藏旋风百草3-虹之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