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自武帝在位中期,卫青和霍去病横扫匈奴王庭后,匈奴已经再无当年铁骑直压大汉边陲的雄风。

    可自汉朝国力变弱,此消彼长,匈奴又开始蠢蠢欲动,频频骚扰汉朝边境。

    除了来自匈奴的威胁,汉朝另一个最大的威胁来自一个日渐强盛的游牧民族——羌。

    汉人根据地理位置将羌人分为西羌、北羌、南羌、中羌。

    西羌人曾在武帝末年,集结十万大军,联合匈奴,对汉朝发起进攻。

    虽然羌人最后失败,可大汉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让武帝到死仍心恨不已,叮嘱四位托孤大臣务必提防羌人。

    武帝驾崩后,羌人见汉朝国力变弱、内乱频生,对卫青和霍去病从匈奴手中夺走的河西地区垂涎三尺。

    河西地区碧草无垠,水源充沛。是游牧民族梦想中的天堂,是神赐于游牧民族的福地。

    羌人为了夺回河西地区,在西域各国,还有匈奴之间奔走游说,时常对汉朝发起试探性的进攻,还企图策动已经归顺汉朝、定居于河西地区的匈奴人、羌人和其他西域人谋反。

    汉朝和羌族在河西一带展开了激烈的暗斗,尤其对军事关隘河湟地区的争夺更是寸步不让,常常爆发小规模的激烈战役。

    羌人常以屠村的血腥政策来消灭汉人人口,希望此消彼长,维持羌人在河湟地区的绝对多数。

    因为羌人的游牧特性,和民族天性中对自由的崇拜,西羌、北羌、南羌、中羌目前并无统一的中央王庭,但是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各个部落渐有走到一起的趋势。

    如果羌族各个部落统一,再和匈奴勾结,加上已经定居河西、关中地区的十几万匈奴人、羌人的后裔,动乱一旦开始,将会成为一场席卷大汉整个西北疆域的浩劫。

    所以当中羌的王子克尔嗒嗒和公主阿丽雅代表羌族各个部落上前向刘弗陵恭贺汉人新年时,百官蓦地一静,都暂时停了手中杯箸,望向克尔嗒嗒。

    百官的静,影响到女眷席,众女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疑不定地都不敢再说话,也看向了皇上所坐的最高处,审视着异族王子克尔嗒嗒。

    云歌却是被阿丽雅的装扮吸引,轻轻“咦”了一声,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移目去看克尔嗒嗒。

    克尔嗒嗒个子不高,可肩宽背厚,粗眉大眼,走路生风,见者只觉十分雄壮。

    他向刘弗陵行礼祝贺,朗声道:“都说大汉地大物博,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和天上星辰一样灿烂的珠宝映花了我的眼睛,精美的食物让我的舌头几乎不会说话,还有像雪山仙女一样美丽的姑娘让我脸红又心跳……”

    许平君轻笑:“这个王子话语虽有些粗俗,可很逗,说话像唱歌一样。”

    云歌也笑:“马背上的人,歌声就是他们的话语。姐姐哦!他们的话儿虽没有汉人雅致,可他们的情意和你们一样。”云歌受克尔嗒嗒影响,说话也好似唱歌。

    许平君知道云歌来自西域,对胡人、番邦的看法与他们不太一样,所以委婉一笑,未再说话。

    众人听到克尔嗒嗒的话,都露了既鄙夷又自傲的笑。鄙夷克尔嗒嗒的粗俗,自傲克尔嗒嗒话语中赞美的一切。

    刘弗陵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等着克尔嗒嗒的转折词出现。

    克尔嗒嗒笑扫了眼大殿下方所坐的汉朝百官,那些宽袍大袖下的瘦弱身子。

    “……可是,广阔的蓝天有雄鹰翱翔,无垠的草原有健马奔跑,汉人兄弟,你们的雄鹰和健马呢?”

    克尔嗒嗒说着一扬手,四个如铁塔一般的草原大汉捧着礼物走向刘弗陵,每踏一步,都震得桌子轻颤。

    于安一边闪身想要护住刘弗陵,一边想出声呵斥他们退下。

    游牧民族民风彪悍,重英雄和勇士,即使部落的首领——单于、可汗、酋长都要是英雄,才能服众。

    克尔嗒嗒看到汉朝的皇帝竟然要一个宦官保护,眼内毫不掩饰地流露出鄙夷。正想命四个侍卫退下,却不料刘弗陵盯了眼于安,锋芒扫过,于安立即沉默地退后。

    四个铁塔般的武士向着刘弗陵步步进逼,刘弗陵却状若不见,只看着克尔嗒嗒,淡然而笑。

    直到紧贴到桌前,四个武士才站定。

    刘弗陵神态平静,笑看着他面前的勇士,不急不缓地说:“天上雄鹰的利爪不见毒蛇不会显露,草原健马的铁蹄不见恶狼不会扬起。草原上的兄弟,你可会把收翅的雄鹰当作大雁?把卧息的健马认作小鹿?”

    刘弗陵用草原短调回答克尔嗒嗒的问题,对他是极大的尊重,可言语中传达的却是大汉的威慑。

    刘弗陵的恩威并用,让克尔嗒嗒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能用草原短调迅速回答并质问他,可见这个皇帝对草原上的风土人情十分了解。不论其他,只这一点,就让他再不敢轻慢这个看着文质彬彬的汉朝皇帝。克尔嗒嗒呆了一瞬,命四个侍卫站到一边。

    他向刘弗陵行礼,“天朝的皇帝,我们的勇士远道而来,不是为了珠宝,不是为了美酒,更不是为了美人,就如雄鹰只会与雄鹰共翔,健马只会与健马驰骋,勇士也只想与勇士结交。我们寻觅着值得我们献上弯刀的兄弟,可是为何我只看到嚼舌的大雁?吃奶的小鹿?”

    结党拉派、暗呈心机,比口舌之利、比滔滔雄辩的文官儒生们霎时气得脸红脖子粗。

    而以霍禹、霍云为首,受着父荫庇护的年轻武官们则差点就掀案而起。

    刘弗陵面上淡淡,心里不无黯然。

    想当年大汉朝堂,文有司马迁、司马相如、东方朔、主父偃……

    武有卫青、霍去病、李广、赵破奴……

    文星、将星满堂闪耀,随便一个人站出来,都让四夷无话可说。

    而现在……

    嚼舌的大雁?吃奶的小鹿?

    人说最了解你弱点的就是你的敌人,何其正确!

    刘弗陵目光缓缓扫过他的文武大臣:

    大司马大将军霍光面无表情地端坐于席上。

    今日宴席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明日都会传遍长安城的大街小巷,继而传遍天下。霍光似乎只想看刘弗陵能否在天下人面前应下这场挑衅。似乎等着刘弗陵出了错,他才会微笑着登场,在收拾克尔嗒嗒同时,也让天下都知道霍光之贤。

    “木头丞相”田千秋一贯是霍光不说,他不说,霍光不动,他不动。垂目敛气,好像已经入定。

    官居一品的中郎将:霍禹、霍云。

    ……

    刘弗陵微笑着把目光投向了坐在最末席的刘病已。

    刘病已心里有一丝踌躇。

    但看到下巴微扬,面带讥笑,傲慢地俯视着汉家朝堂的克尔嗒嗒,他最后一点踌躇尽去,这个场合不是过分计较个人利弊的时候。

    他对着刘弗陵的目光微一颔首,长身而起,一边向前行去,一边吟唱道: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

    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

    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傚。

    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

    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

    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刘病已边行边唱,衣袖飘然,步履从容。

    空旷的前殿,坐着木然的上百个官员,个个都冷漠地看着他,霍禹、霍山这些人甚至唇边抿着一丝嘲讽。

    他的歌声在宽广的殿堂中,只激起了微微的回音,显得势单力薄。

    可他气态刚健,歌声雄厚,飒飒英姿如仙鹤立鸡群,轩昂气宇中有一种独力补天的慷然,令人赞赏之余,更对他生了一重敬意。

    《诗经》中的《鹿鸣》是中原贵族款待朋友的庆歌。

    宴席上的乐人中,有一两个极聪明的已经意识到刘病已是想用汉人庄重宽厚的歌谣回敬羌人挑衅的歌声。

    憋了一肚子气的乐人看着羌族王子的傲慢,看着刘病已的慷然,几个有荆轲之勇的人开始随着刘病已的歌声奏乐。

    刚开始只零零散散两三个人,很快,所有的乐人都明白了刘病已的用意,同仇敌忾中,纷纷未有命令,就擅自开始为刘病已伴奏,并且边奏边唱。

    歌者也开始随着鼓瑟之音合唱。

    舞者也开始随着鼓瑟之音合唱。

    一个

    两个

    三个

    ……

    所有的乐者

    所有的歌者

    所有的舞者

    忘记了他们只是这个宴席上的一道风景,一个玩物,忘记了保家卫国是将军们的责任,忘记了未有命令私自唱歌的惩罚,他们第一次不分各人所司职务地一起唱歌。

    《鹿鸣》位列《小雅》篇首,可见其曲之妙,其势之大。

    曲调欢快下充满庄重,温和中充满威严。

    但更令人悚然动容的是这些唱歌的人。

    他们不会文词,不能写檄文给敌国;不会武艺,不能上阵杀敌。

    可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捍卫着大汉的威严,不许他人践踏。

    他们的身躯虽然卑贱,可他们护国的心却是比所有尸位素餐的达官贵人都要高贵。

    他们为民族的尊严歌唱,他们在表达着捍卫家园的决心。

    到后来,刘病已只是面带微笑,负手静站在克尔嗒嗒面前。

    大殿内回荡的是盛大雄宏的《鹿鸣》之歌。

    上百个乐者、歌者、舞者,在大殿的各个角落,肃容高歌。他们的歌声在殿堂内轰鸣,让所有人都心神震肃。

    刘病已虽只一人站在克尔嗒嗒面前,可他身后站立着成千上万的大汉百姓。

    一曲完毕。

    克尔嗒嗒傲慢的笑容失,眼内充满震撼。

    有这样百姓的民族是他们可以轻动的吗?

    就连柔弱卑贱的舞女都会坦然盯着他的眼睛,大声高歌,微笑下是凛然不可犯!

    刘病已向克尔嗒嗒拱手为揖:“我朝乃礼乐之邦,我们用美酒款待客人疲累的身,用歌声愉悦他们思乡的心,我们的弓箭刀戈只会出示给敌人。如果远道而来的客人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印证我们的友谊,我们也必定奉陪。”

    克尔嗒嗒迟疑,却又不甘心。

    来之前。

    他在所有羌族部落酋领面前,拍着胸脯保证过定会让长安人永远记住羌人的英勇。此行所带的四个人是从羌族战士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勇士,根据父王的命令,是想用此举让羌族各个酋领坚定信心,完成统一,共议大举。

    刘病已见状,知道虽已夺了克尔嗒嗒的势,却还没让他心死。

    “王子殿下,在下位列汉朝百官之末,若王子的勇士愿意与我比试一场,在下不胜荣幸。”

    克尔嗒嗒身后的勇士哲赤儿早已跃跃欲试,听闻刘病已主动挑战,再难按耐,忙对克尔嗒嗒说:“王子,我愿意出战。”

    克尔嗒嗒看向刘弗陵,刘弗陵道:“以武会友,点到为止。”

    于安忙命人清理场地,又暗中嘱咐把最好的太医都叫来。

    许平君自刘病已走出宴席,就一直大气都不敢喘。

    此时听闻刘病已要直接和对方的勇士搏斗,心里滋味十分复杂。

    作为大汉子民,对羌族王子咄咄逼人的挑衅和羞辱,她的愤慨不比任何人少,所以当她看到她的夫婿从殿下,缓步高歌而出,一身浩然正气,慨然面对夷族王子,她的内心是骄傲和激动。

    那个人是她的夫婿!

    许平君此生得夫如此,还有何憾?

    可另外一面,正因为那个人是她的夫婿,所以她除了激动和骄傲,还有担心和害怕。

    云歌握住许平君的手,“别怕!大哥曾是长安城内游侠之首,武艺绝对不一般,否则那些游侠如何会服大哥?”

    克尔嗒嗒笑对刘弗陵说:“尊贵的天朝皇帝,既然要比试,不如以三场定输赢,将来传唱到民间,也是我们两邦友好的见证。”

    刘弗陵微微而笑,胸中乾坤早定,“就依王子所请。谏议大夫孟珏上殿接旨。朕命你代表我朝与羌族勇士切磋技艺。”

    宴席上一片默然,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派一个文官迎战?

    如果是霍光的命令,还好理解。

    可是皇上?就算孟珏得罪了皇上,皇上想借刀杀人,也不用在这个节骨眼吧?

    孟珏却是一点没有惊讶,他都已经知道当日长安城外的莫名厮杀中,碰到的人是于安、七喜他们,那么皇帝知道他会武功,也没什么好奇怪。

    他微笑着起身、上前,磕头、接旨。

    第三个人选?

    刘弗陵淡然地看向霍光,霍光知道这场和刘弗陵的暗中较量,自己又棋差了一着。

    当年,戾太子选出保护刘病已的侍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刘病已身处生死边缘,为了活命,武功自然要尽心学。后来他又混迹于江湖游侠中,所学更是庞杂,“大哥”之名绝非浪得,所以霍光和刘弗陵都知道刘病已稳赢。

    霍光虽对孟珏的武功不甚清楚,可刘弗陵绝不会拿大汉国威开玩笑,所以刘弗陵对孟珏自然有必胜的信心,而他对刘弗陵的识人眼光绝不会怀疑。

    刘弗陵的剑走偏锋,不但将劣势尽化,而且凭借今日之功,刘弗陵将来想任命刘病已、孟珏官职,他很难再出言反驳。

    到了此际,霍光再不敢犹豫,正想为霍家子弟请战。

    克尔嗒嗒身边一直未出言的羌族公主,突然弯身向刘弗陵行礼,“尊贵的皇帝,阿丽雅请求能比试第三场。”

    克尔嗒嗒心中已有安排,不料被妹子抢了先,本有些不快,但转念一想,这个妹子一手鞭子使得极好,二则她是个女子,只知道草原女儿刚健不比男儿差,却未听闻过中原女子善武,汉人若派个男子出来,即使赢了也是颜面无光,且看汉人如何应对。

    刘弗陵早已智珠在握,并不计较第三场输赢。

    如果对方是男子,任由霍光决定霍家任何一人出战,霍家的几个子弟,虽然狂傲,但武功的确不弱。

    若能赢自然很好,不能赢也很好!

    可竟然是个女子。只觉的确有些难办。

    想到于安亲自教导的几个宫女应该还可一用,可今日只有抹茶在前殿,再说若让百官知道宫女会武,后患无穷。也许只能让阿丽雅在女眷中任挑对手,权当是一次闺阁笑闹,供人茶后品谈。

    还未想定,忽地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

    “皇上,奴婢愿意和公主比试。”

    云歌在下面看到刘弗陵踌躇不能决,遂决定自己应下这场比试。

    许平君想拉没有拉住,云歌已经离席,到殿前跪下请命。

    刘弗陵看着跪在地上的云歌,心内有为难,有温暖。这殿堂内,他终究不是孤零零一人坐于高处了。

    可云歌的武功?

    虽然不太清楚,但和云歌相处了这么久,知道她看菜谱、看诗赋、读野史,却从未见过她翻宫廷内的武功秘籍。以她的性格,若没有兴趣的东西,岂会逼迫自己去做?

    正想寻个借口驳回,可看她眼内,流露的是“答应我吧!答应我吧!我保证不会有事。”而克尔嗒嗒和四夷使者都如待扑的虎狼,冷眼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刘弗陵只得抬手让云歌起来,准了她的请求。

    刘弗陵瞟了眼下方立着的七喜,七喜忙借着去问云歌需要什么兵器的机会,向云歌一遍遍叮嘱,“皇上心中早有计较,打不过就认输,您可千万别伤到了自己。”

    云歌满脸笑嘻嘻,频频点头,“当然,当然。我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七喜又问:“姑娘用什么兵器?”

    云歌挠挠头,一脸茫然,“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七喜感觉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擦着冷汗离去。

    云歌的出战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连精神消沉、一直漠然置身事外的霍成君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心绪复杂地看向了云歌。

    许平君就更不用提了,此时台上三人都是她心中至亲的人,她恨不得也能飞到台上,与他们并肩而战。可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心中又是求神又是祈天,希望一切平安,真的是“点到即止”。

    云歌当孟珏不存在,只笑嘻嘻地和刘病已行了个礼,坐到刘病已身侧,开始东看西看、上看下看地打量阿丽雅,一副然没把这当回事情,只是好玩的样子。

    刘病已和孟珏无语地看着云歌。

    云歌三脚猫的功夫竟然也敢来丢人现眼?!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合,他们肯定早拎着她脖子,把她从哪来的,扔回哪去了。

    第一场是刘病已对哲赤儿。

    刘病已上场前,孟珏笑和他低声说了几句话,刘病已微笑着点了点头,从容而去。

    哲赤儿嗡声嗡气地说:“我在马背上杀敌时,兵器是狼牙棒。马背下的功夫最擅长摔角和近身搏斗,没有武器。不过你可以用武器。”

    刘病已以坦诚回待对方的坦诚,拱手为礼,“我自幼所学很杂,一时倒说不上最擅长什么,愿意徒手与兄台切磋一番。”

    哲赤儿点了点头,发动了攻击。

    哲赤儿人虽长得粗豪,武功却粗中有细。

    下盘用了摔角的“定”和“闪”,双拳却用的是近身搏斗的“快”和“缠”,出拳连绵、迅速,一波接一波,缠得刘病已只能在他拳风中闪躲。

    哲赤儿果然如他所说,只会这两种功夫。

    因为只会这两种功夫,几十年下来,反倒练习得十分精纯,下盘的“稳”和双拳的“快”已经配合得天衣无缝。

    会武功的人自然能看出哲赤儿无意中已经贴合了汉人武功中的化繁为简、化巧为拙,可不懂武功的夫人、小姐们却看得十分无趣。

    刘病已却大不一样,只看他腾挪闪跃,招式时而简单,时而繁杂,时而疏缓,时而刚猛,看得夫人、小姐们眼花缭乱,只觉过瘾。

    云歌却十分不解,大哥的武功看着是美丽好看,可怎么觉得他根本没有尽力。大哥给人一种,他所学很杂,却没有一样精纯的感觉。但她知道刘病已绝非这样的人,他会涉猎很广,可绝不会每样都蜻蜓点水,他一定会拣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学到最精。

    转眼间已经一百多招,刘病已和哲赤儿都是毫发未损。

    刘病已本就对草原武功有一些了解,此时看了哲赤儿一百多招,心中计议已定。对哲赤儿说了声:“小心。”功夫突换,用和哲赤儿一模一样的招式和哲赤儿对攻。

    哲赤儿是心思专纯的人,五六岁学了摔角和搏斗,就心无旁骛的练习,也不管这世上还有没有其它高深功夫。几十年下来,不知不觉中,竟然将草原上人人都会的技艺练到了无人能敌的境界。若刘病已使用其它任何功夫,他都会如往常一样,不管对手如何花样百出,不管虚招实招,他自是见招打招。可刘病已突然用了他的功夫打他,哲赤儿脑内一下就懵了。想着他怎么也会我的功夫?他下面要打什么,我都知道呀!那我该如何打?可他不也知道我如何打吗?他肯定已经有了准备,那我究竟该怎么打……

    刘病已借着哲赤儿的失神,忽然脚下勾,上身扑,用了一个最古老的摔角姿势——过肩摔,把哲赤儿摔在了地上。

    大殿中的人突然看到两个人使一模一样的功夫对打,也是发懵,直到刘病已将哲赤儿摔倒,大家都还未反应过来。

    刘弗陵率先鼓掌赞好,众人这才意识到,刘病已赢了,忙大声喝彩。

    刘病已扶哲赤儿起身,哲赤儿赤红着脸,一脸迷茫地说:“你功夫真好,你赢了。”

    刘病已知道这个老实人心上有了阴影,以后再过招,定会先不自信。哲赤儿的武功十分好,他的心无旁骛,已经暗合了武学中“守”字的最高境界。他只要心不乱,外人想攻倒他,绝不容易。

    刘病已对哲赤儿很有好感,本想出言解释,点醒对方。不是我打赢了你,而是你自己先输了。可再想到,哲赤儿纵然再好,毕竟是羌人,若将来两国交兵,哲赤儿的破绽就是汉人的机会。遂只淡淡一笑,弯身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去。

    克尔嗒嗒勉强地笑着,向刘弗陵送上恭贺。

    “汉朝的勇士果然高明!”

    刘弗陵并未流露喜色,依旧和之前一般淡然,“草原上的功夫也很高明,朕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高明的摔角搏斗技艺。”

    因为他的诚挚,让听者立即感受到他真心的赞美。

    克尔嗒嗒想到哲赤儿虽然输了,却是输在他们自己的功夫上,并不是被汉人的功夫打败,心中好受了几分,对孟珏说:“我想和你比试第二场。”

    孟珏本以为克尔嗒嗒以王子之尊,此行又带了勇士、有备而来,不会下场比试,不料对方主动要战。

    但既然对方已经发话,他只能微笑行礼:“谢殿下赐教。”

    云歌不看台上,反倒笑嘻嘻地问刘病已:“大哥,你究竟擅长什么功夫?这台下有些人眼巴巴地看了半天,竟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大哥,你也太‘深藏不露’了!”

    刘病已对云歌跳出来瞎掺合,仍有不满,没好气地说:“有时间,想想过会儿怎么输得有点面子。”

    “太小瞧人,我若赢了呢?”

    刘病已严肃地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云歌,最后来了句:“散席后,赶紧去看大夫,梦游症已经十分严重!”

    云歌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好一会后,却又听到刘病已叫她,仔细叮嘱道:“云歌,只是一场游戏,不必当真。若玩不过,就要记得大叫不玩。”

    云歌知道他担心自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多谢大哥关心。”

    刘病已冷哼,“关心你的人够多了,我才懒得关心你。皇上坐在上头,你断然不会有危险。我是关心孟珏的小命。我怕他会忍不住,违反规定,冲到台上救人。”

    云歌“嗤”一声冷嘲,再不和刘病已说话。

    他们说话的工夫,孟珏已经和克尔嗒嗒动手。

    一个用剑,一个用刀。

    一个的招式飘逸灵动,如雪落九天,柳随风舞;一个的招式沉稳凶猛,如恶虎下山,长蛇出洞。

    刘病已看了一会,眉头渐渐蹙了起来。

    羌族已经先输一场,克尔嗒嗒如果再输,三场比试,两场输,即使阿丽雅赢了云歌,那么羌族也是输了。克尔嗒嗒为了挽回败局,竟然存了不惜代价、非赢不可的意思。

    孟珏和克尔嗒嗒武功应该在伯仲之间,但孟珏智计过人,打斗不仅仅是武功的较量,还是智力的较量,所以孟珏本有七分赢面。

    可克尔嗒嗒这种破釜沉舟的打法,逼得孟珏只能实打实。

    最后即使赢了,只怕也代价……

    云歌本来不想看台上的打斗,可看刘病已神色越来越凝重,忙投目台上。

    看着看着,也是眉头渐皱。

    看的人辛苦,身处其间的人更辛苦。

    孟珏未料到克尔嗒嗒的性子居然如此偏激刚烈,以王子之尊,竟然是搏命的打法。

    这哪里还是“点到即止”的切磋?根本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相搏。

    而且更有一重苦处,就是克尔嗒嗒可以伤他,他却不能伤克尔嗒嗒。克尔嗒嗒伤了他、甚至杀了他,不过是一番道歉赔罪,他若伤了克尔嗒嗒,却给了羌族借口,挑拨西域各族进攻汉朝。

    他在西域住过很长时间,对西域各国和汉朝接壤之地的民情十分了解。因为连年征战,加上汉朝之前的吏治混乱,边域的汉朝官员对西域各族的欺压剥削非常残酷苛刻,西域的一些国家对汉朝积怨已深。若知道羌族王子远道而来,好心恭贺汉朝新年,却被汉朝官吏打伤,只怕这一点星星之火,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燎原大火。

    孟珏的武功主要是和西域的杀手所学,他真正的功夫根本不适合长时间缠斗,着重的是用最简单、最节省体力的方法杀死对方。

    若真论杀人的功夫,克尔嗒嗒根本不够孟珏杀。可是真正的杀招,孟珏一招都不能用,只能靠着多年艰苦的训练,化解着克尔嗒嗒的杀招。

    孟珏的这场比斗,越打越凶险万分。

    一个出刀毫不留情,一个剑下总有顾忌,好几次克尔嗒嗒的刀都是擦着孟珏的要害而过,吓得殿下女子失声惊呼。

    孟珏的剑势被克尔嗒嗒越逼越弱。

    克尔嗒嗒缠斗了两百多招,心内已经十分不耐,眼睛微眯,露出了残酷的笑容,挥刀大开大阖,只护住面对孟珏剑锋所指的左侧身体,避免孟珏刺入他的要害,任下腹露了空门,竟是拼着即使自己重伤,也要斩杀孟珏于刀下。

    弯刀直直横切向孟珏的脖子,速度极快。

    可孟珏有把握比他更快一点。

    虽然只一点,但足够在他的刀扫过自己的脖子前,将右手的剑换到左手,利用克尔嗒嗒的错误,从他不曾预料到的方向将剑刺入克尔嗒嗒的心脏。

    生死攸关瞬间。

    孟珏受过训练的身体已经先于他的思想做出了选择。

    右手弃剑,左手接剑。

    没有任何花哨,甚至极其丑陋的一招剑法,只是快,令人难以想象地快,令人无法看清楚地快。

    剑锋直刺克尔嗒嗒的心脏。

    克尔嗒嗒突然发觉孟珏的左手竟然也会使剑,而且这时才意识到孟珏先前剑法的速度有多么慢!

    孟珏的眼内是平静到极至的冷酷无情。

    克尔嗒嗒想起了草原上最令猎人害怕的孤狼。孤狼是在猎人屠杀狼群时侥幸活下来的小狼,这些小狼一旦长大,就会成为最残忍冷酷的孤狼。

    克尔嗒嗒的瞳孔骤然收缩,知道他犯了错误。

    而错误的代价……

    就是死亡!

    一个的刀如流星一般,携雷霆之势,呼呼砍向孟珏的脖子。

    一个的剑如闪电一般,像毒蛇一样隐秘,悄无声息地刺向克尔嗒嗒的心脏。

    在孟珏眼内的噬血冷酷中,突然闪过一丝迷茫和迟疑,还有……

    悲悯?!

    克尔嗒嗒不能相信。

    孟珏蓦然将剑锋硬生生地下压,避开了克尔嗒嗒的心脏,剑刺向了克尔嗒嗒的侧肋。

    克尔嗒嗒的刀依旧砍向孟珏的脖子。

    孟珏眼内却已再无克尔嗒嗒,也再不关心这场比试,他只是平静淡然地看向了别处。

    在生命的最后一瞬,他的眼内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斩不断的牵挂。

    “不要!”

    一声惨呼,撕人心肺。

    克尔嗒嗒惊醒,猛然收力,刀勘勘停在了孟珏的脖子上,刀锋下已经有鲜血涔出。

    如果他刚才再晚一点点撤力,孟珏的头颅就已经飞出,而他最多是侧腹受创,或者根本不会受伤,因为孟珏的剑锋刚触到他的肌肤,已经停止用力。

    当孟珏改变剑锋的刹那,当结局已定时,孟珏似乎已经不屑再在这件事情上浪费任何精力,他的部心神似乎都倾注在了眼睛内,凝视着别处。

    克尔嗒嗒怔怔看着孟珏,探究琢磨着眼前的男人,震惊于他眼睛内的柔情牵挂。

    孟珏立即察觉,含笑看向克尔嗒嗒,眼内的柔情牵挂很快散去,只余一团漆黑,没有人能看明白他在想什么。

    克尔嗒嗒完不能理解孟珏。

    短短一瞬,这个男人眼内流转过太多情绪,矛盾到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看见的是同一个人。

    克尔嗒嗒突然十分急迫地想知道,这个男子凝视的是什么。

    他立即扭头,顺着孟珏刚才的视线看过去。

    一个女子呆呆立在台下,眼睛大睁,定定看着孟珏,嘴巴仍半张着,想必刚才的惨呼就是出自她口。

    她的眼睛内有担忧,有恐惧,还有闪烁的泪光。

    云歌的脑海中,仍回荡着刚才看到克尔嗒嗒的刀砍向孟珏的画面。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惊叫,只记得自己好像跳起来,冲了出去,然后……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个人突兀地站在赛台前了。

    她在孟珏眼内看到了什么?

    她只觉得那一瞬,她看到的一切,让她心痛如刀绞。

    可再看过去时……

    什么都没有。

    孟珏的眼睛如往常一样,是平静温和,却没有暖意的墨黑。

    云歌猛然撇过了头。

    却撞上了另一个人的视线。

    刘弗陵孤零零一人坐在高处,安静地凝视着她。

    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吧?

    看到了自己的失态,看到了自己的失控,看到了一切。

    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可她害怕他眼中的裂痕。

    他的裂痕也会烙在她的心上。

    她忽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十分刺眼,忙一步步退回座位,胸中的愧疚、难过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却看见他冲她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如此。

    他能理解,她似乎都能感觉出他眼中的劝慰。

    云歌心中辛酸、感动交杂,难言的滋味。

    满殿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很多人或因为不懂武功,或因为距离、角度等原因,根本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孟珏的剑刺入克尔嗒嗒的侧肋,克尔嗒嗒的刀砍在了孟珏的脖上。

    只有居高临下的于安看清楚了一切,还有坐在近前的刘病已半看半猜地明白了几分。

    阿丽雅不明白,哥哥都已经赢了,为什么还一直在发呆?

    她站起对刘弗陵说:“皇上,王兄的刀砍在孟珏要害,王兄若没有停刀,孟珏肯定会死,那么孟珏的剑即使刺到王兄,也只能轻伤到王兄。”

    刘弗陵看了眼于安,于安点了点头。阿丽雅说的完正确,只除了一点点,但这一点点除了孟珏,任何人都不能真正明白。

    刘弗陵宣布:“这场比试,羌族王子获胜。朕谢过王子的刀下留情。”

    孟珏淡淡对克尔嗒嗒拱了下手,就转身下了赛台。

    太医忙迎上来,帮他止血裹伤。

    克尔嗒嗒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话都不能说,没有任何喜悦之色地跳下赛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刘病已看看脸色煞白、神情恍惚的云歌,再看看面无表情望着这边的刘弗陵,叹了口气,“云歌,你还能不能比试?若不能……”

    云歌深吸了口气,打起精神,笑说:“怎么不能?现在要靠我了!若没有我,看你们怎么办?”

    刘病已苦笑,本以为稳赢的局面居然出了差错。

    “云歌,千万不要勉强!”

    云歌笑点点头,行云流水般地飘到台前,单足点地的同时,手在台面借力,身子跃起,若仙鹤轻翔,飘然落在台上。

    阿丽雅看到云歌上台的姿势,微点了下头。云歌的动作十分漂亮利落,显然受过高手指点,看来是一个值得一斗的人。

    不过,阿丽雅若知道真相是……

    云歌学得最好的武功就是腾挪闪跃的轻身功夫,而轻身功夫中学得最好的又只是上树翻墙。并且刚才那一个上台姿势,看似随意,其实是云歌坐在台下,从目测,到估计,又把父母、兄长、朋友,所有人教过她的东西,部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精心挑选了一个最具“表现魅力”的姿态。

    估计阿丽雅若知道了这些,以她的骄傲,只怕会立即要求刘弗陵换人,找个值得一斗的人给她。

    阿丽雅轻轻一挥鞭子,手中的马鞭“啪”一声响。

    “这就是我的兵器。你的呢?”

    云歌挠着脑袋,皱眉思索,十分为难的样子。

    阿丽雅有些不耐烦,“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平日用什么武器,就用什么。”

    云歌抱歉地笑:“我会用的武器太多了,一时难以决定。嗯……就用弯刀吧!”

    弯刀虽然是游牧民族最常用的兵器,却也是极难练好的兵器,云歌竟然敢用弯刀对敌,想来武功不弱。听云歌话里的意思,她的武艺还十分广博,阿丽雅知道遇到高手,心内戒备,再不敢轻易动气。

    云歌又笑嘻嘻地说:“汉人很少用弯刀,恐怕一时间难找,公主可有合适的弯刀借我用用?”

    阿丽雅腰间就挂着一柄弯刀,闻言,一声不吭地将腰间的弯刀解下,递给云歌。心中又添了一重谨慎。云歌不但艺高,而且心思细腻,不给自己留下丝毫不必要的危机。

    刘病已有些晕。

    云歌她不诱敌大意,反倒在步步进逼?

    刘病已郁闷地问裹好伤口后,坐过来的孟珏:“云歌想做什么?她还嫌人家武功不够高吗?”

    孟珏没什么惯常的笑意,板着脸说:“不知道。”

    云歌拿过弯刀在手里把玩着。

    “公主,刚才的比试实在很吓人。公主生得如此美貌,一定不想一个不小心身上、脸上留下疤痕。我也正值芳龄,学会的情歌还没有唱给心上人听呢!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我可不想心里的情意还没有表达就死掉了。我们不如文斗吧!既可以比试武功高低,也可以避开没有必要的伤害。”

    听到身后女眷席上的鄙夷、不屑声,刘病已彻底、完地被云歌弄晕了。

    云歌究竟想做什么?

    不过倒是第一次知道了,这丫头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原来这么高。她若唱情歌,会有人不接受吗?

    刘病已苦笑。

    阿丽雅想到哥哥刚才的比试,瞟了眼孟珏脖上的伤口,心有余悸。

    她虽然善用鞭,可鞭子的锋利毕竟不能和弯刀相比。云歌手中的弯刀是父王在她十三岁生日时,找了大食最好的工匠锻造给她的成人礼,锋利无比。

    看云歌刚才上台的动作,她的轻身功夫定然十分厉害,自己却因为从小在马背上来去,下盘的功夫很弱。

    若真被云歌在脸上划一道……

    那不如死了算了!

    而且云歌的那句“学会的情歌还没有唱给心上人听”,触动了她的女儿心思,只觉思绪悠悠,心内是五分的酸楚、五分的惊醒。她的情歌也没有唱给心上人听过,不管他接受不接受,都至少应该唱给他听一次。

    如果比试中受了伤,容貌被毁,那她更不会有勇气唱出情歌,这辈子,只怕那人根本都不会知道还有一个人……

    阿丽雅冷着脸问:“怎么个文斗法?”

    云歌笑眯眯地说:“就是你站在一边,我站在一边。你使一招,我再使一招,彼此过招。这样既可以比试高低,又不会伤害到彼此。”

    听到此处,孟珏知道云歌已经把这个公主给绕了进去,对仍皱眉思索的刘病已说:“若无意外,云歌赢了。”

    “云歌那点破功夫,怎么……”刘病已忽地顿悟,“云歌的师傅或者亲朋是高手?那么她的功夫即使再烂,可毕竟自小看到大,她人又聪明,记住的招式应该很多。所以如果不用内力,没有对方招式的逼迫,她倒也可以假模假样的把那些招式都比划出来。”

    孟珏淡笑一下,“她家的人,只她是个笨蛋,她三哥身边的丫鬟都可以轻松打败克尔嗒嗒。”

    刘病已暗惊,虽猜到云歌出身应该不凡,但是第一次知道竟然是如此不凡!突然间好奇起来云歌的父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云歌又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到了长安。

    阿丽雅琢磨了一会,觉得这个主意倒是有趣,好像也行得通,“打斗中,不仅比招式,也比速度,招式再精妙,如果速度慢,也是死路一条。”

    云歌忙道:“公主说的十分有理。”又开始皱着眉头思索。

    阿丽雅实在懒得再等云歌,说道:“以你们汉朝的水漏计时。三滴水内出招,如不能就算输。”

    云歌笑道:“好主意。就这样说定了。公主想选哪边?”

    阿丽雅一愣,我好像还没有同意吧?我们似乎只是在研究文斗的可行性,怎么就变成了说定了?不过也的确没有什么不妥,遂沉默地点了点头,退到赛台一侧。

    云歌也退了几步,站到了另外一侧。

    两个太监抬着一个铜水漏,放到台子一侧,用来计时。

    云歌笑问:“谁先出招呢?不如抽签吧。当然,为了公平起见,制作签的人,我们两方各出一人……”

    云歌的过分谨慎已经让性格豪爽骄傲的阿丽雅难以忍受,不耐烦地说:“胜负并不在这一招半式。我让你先出。”

    云歌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阿丽雅若出第一招,云歌实在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

    她虽然脑子里面杂七杂八的有很多招式,可是这些招式都只限于看过,大概会比划,却从没有过临敌经验,根本不确定哪些招式可以克制哪些招式,又只有三滴水的时间,连着两三个不确定,她恐怕也就输了。

    但,一旦让她先出招,一切就大不一样。

    阿丽雅认为谁先出第一招并不重要,应该说阿丽雅的认知完正确,可是云歌即将使用的这套刀法是她三哥和阿竹比武时,三哥所创。

    那年,三哥因病卧床静养,闲时总是一个人摆弄围棋。云歌的围棋也就是那段日子才算真正会下了,之前她总是不喜欢下,觉得费脑子。可因为想给三哥解闷,所以才认认真真地学,认认真真地玩。

    三哥早在一年前就答应过阿竹,会和她比试一次,阿竹为了能和三哥比试,已经苦练多年,不想愿望就要成真时,三哥却不能行动。

    云歌本以为他们的约定应该不了了之,或者推后,却不料三哥是有言必践、有诺必行的人,而阿竹也是个怪人,所以两人还是要打,不过只比招式。三哥在榻上出招,阿竹立在一旁回招。

    刚开始,阿竹的回招还是速度极快,越到后来却越慢,甚至变成了云歌和三哥下完了一盘围棋,阿竹才想出下一招如何走。

    阿竹冥思苦想出的招式,刚挥出,三哥却好似早就知道,连看都不看,就随手出了下一招,阿竹面色如土。

    在一旁观看的云歌,只觉得三哥太无情,阿竹好可怜。三哥一边和她下围棋,一边吃着她做的食物,一边喝着二哥派人送来的忧昙酒。阿竹却是不吃不喝地想了将近一天,

    可阿竹想出的招式,三哥随手一个比划就破解了,云歌只想大叫,“三哥,你好歹照顾下人家女孩子的心情!至少假装想一想再出招。”

    比试的最后结果是,当阿竹想了三天的一个招式,又被三哥随手一挥给破了时,阿竹认输。

    阿竹认输后,三哥问阿竹:“你觉得你该什么时候认输?你浪费了我多少时间?”

    阿竹回道:“十天前,少爷出第四十招时。”

    三哥很冷地看着阿竹,“十一天前。你出第九招时,你就该认输。这还是因为这次我让你先出了第一招,如果我出第一招,你三招内就输局已定。”

    阿竹呆若木鸡地看着三哥。

    三哥不再理会阿竹,命云歌落子。

    三哥一边和云歌下棋,一边淡淡说:“卧病在床,也会有意外之获。与人过招,一般都是见对方招式,判断自己出什么。当有丰富的打斗经验后,能预先料到对手下面五招内出什么,就算是入了高手之门,如果能知道十招,就已是高手。可如果能预料到对手的所有招式,甚至让对手按照你的想法去出招呢?”

    阿竹似明白、非明白地看向三哥和云歌的棋盘。

    三哥又说:“弈招如弈棋,我若布好局,他的招式,我自能算到。‘诱’与‘逼’。用自己的破绽‘诱’对方按照你的心意落子,或其余诸路都是死路,只暗藏一个生门,‘逼’对方按你的心意落子。‘诱’‘逼’兼用,那么我想让他在何处落子,他都会如我意。他以为破了我局,却不知道才刚刚进入我的局。”

    云歌不服,随手在棋盘上落了一子,“‘诱’说起来容易,却是放羊钓狼,小心羊被狼吃了,顺带占了羊圈。至于‘逼’,你再厉害,也不可能一开始就把诸路封死。”

    三哥却是看着阿竹回答问题:“若连护住羊的些许能耐都没有,那不叫与人过招,那叫活腻了!碰到高手,真要把诸路封死的确不容易,不过我只需让对手认为我把诸路都封死。何况……”三哥砰地一声,手重重敲在了云歌额头上,不耐烦地盯着云歌,“吃饭需要一口吃饱吗?难道我刚开始不能先留四个生门?他四走一,我留三,他三走一,我留二……”

    “……”云歌揉着额头,怒瞪着三哥。

    云歌还记得自己后来很郁闷地问三哥:“我走的棋都已经在你的预料中了,你还和我下个什么?”

    三哥的回答让云歌更加郁闷:“因为你比较笨,不管我‘诱’还是‘逼’,你都有本事视而不见,一味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走,放地盘不要,或直接冲进死门。和你下棋唯一的乐趣,就是看一个人究竟能有多笨!”

    云歌一脸愤慨,站在一旁的阿竹却是看着云歌的落子,若有所悟。

    …………

    阿竹后来把三哥出的招式,精简后编成了一套刀法。

    这就是被云歌戏称为“弈棋十八式”的由来。

    云歌自问没有能耐,如三哥般在九招内把对手诱导入自己的局,所以只能先出招,主动设局。

    阿丽雅抬手做了“请”的姿势,示意云歌出招。

    云歌很想如阿竹一般华丽丽地拔刀,可是……

    为了不露馅,还是扮已经返璞归真的高手吧!

    云歌就如一般人一样拔出了刀,挥出了“弈棋十八式”的第一招:请君入局。

    云歌的招式刚挥出,阿丽雅的眼皮跳了跳,唯一的感觉就是庆幸云歌很怕死地提出了文斗。

    漫天刀影中。

    阿丽雅扬鞭入了云歌的局。

    错了!

    应该说入了云歌三哥的局。

    赛台上的阿丽雅只觉自己如同进了敌人的十面埋伏。

    后招被封,前招不可进。左有狼,右有虎。一招开始慢过一招。

    云歌却依旧满脸笑嘻嘻的样子,轻轻松松、漫不经心地出着招。

    阿丽雅无意间出招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三滴水的时间,可是她身在局中,只觉杀机森然,根本无暇他顾。

    而于安、刘病已、孟珏、殿下的武将,都看得或如痴如醉,或心惊胆寒,只觉得云歌的招式,一招更比一招精妙,总觉得再难有后继,可她的下一个招式又让人既觉得匪夷所思,又想大声叫好。纷纷神贯注地等着看云歌还能有何惊艳之招,根本顾不上输赢。

    阿丽雅被刀意逼得再无去处,只觉得杀意入胸,胆裂心寒。

    一声惊呼,鞭子脱手而去。

    只看她脸色惨白,一头冷汗,身子摇摇欲坠。

    大家都还沉浸在这场比试中,然没想着喝彩庆祝云歌的胜利,于安还长叹了口气,怅然阿丽雅太不经打,以致没有看云歌的刀法。

    嗜武之人会为了得窥这样的刀法,明知道死路一条,也会舍命挑战。现在能站在一旁,毫无惊险地看,简直天幸。

    于安正怅然遗憾,忽想到云歌就在宣室殿住着,两只眼睛才又亮了。

    克尔嗒嗒自和孟珏比试后,就一直精神萎靡,对妹子和云歌的比试也不甚在乎。

    虽然后来他已从云歌的挥刀中,察觉有异,可是能看到如此精妙的刀法,他觉得输得十分心服。

    克尔嗒嗒上台扶了阿丽雅下来,对刘弗陵弯腰行礼,恭敬地说:“尊贵的天朝皇帝,原谅我这个没有经验的猎人吧!雄鹰收翅是为了下一次的更高飞翔,健马卧下是为了下一次的长途奔驰。感谢汉人兄弟的款待,我们会把你们的慷慨英勇传唱到草原的每一个角落,愿我们两邦的友谊像天山的雪一般圣洁。”

    克尔嗒嗒双手奉上了他们父王送给刘弗陵的弯刀,刘弗陵拜托他带给中羌酋领一柄回赠的宝刀、还赠送不少绫罗绸缎、茶叶盐巴。

    刘弗陵又当众夸赞了刘病已、孟珏的英勇,赐刘病已三百金,孟珏一百金,最后还特意加了句“可堪重用”。对云歌却是含含糊糊地夹在刘病已、孟珏的名字后面,一带而过。

    宴席的一出意外插曲看似皆大欢喜地结束。原本设计的歌舞表演继续进行。

    似乎一切都和刚开始没有两样,但各国使节的态度却明显恭敬了许多,说话也更加谨慎小心。

    ―――――――――

    叩谢过皇上恩典,刘病已、孟珏、云歌沿着台阶缓缓而下。

    他们下了台阶,刚想回各自座位,克尔嗒嗒忽然从侧廊转了出来,对孟珏说:“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孟珏眼皮都未抬,自顾行路,“王子请回席。”一副没有任何兴趣和克尔嗒嗒说话的表情。

    克尔嗒嗒犹豫了一下,拦在孟珏面前。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冒生命之险,饶我性命?”

    “我听不懂王子在说什么。”说着,孟珏就要绕过克尔嗒嗒。

    克尔嗒嗒伸手要拦,看到孟珏冰冷的双眸,没有任何感情地看向自己。克尔嗒嗒心内发寒,觉得自己在孟珏眼内像死物,默默放下了胳膊,任由孟珏从他身边走过。

    刘病已和云歌走过克尔嗒嗒身侧时,笑行了一礼。

    云歌脑内思绪翻涌,她的困惑不比克尔嗒嗒王子少。孟珏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人!

    可是克尔嗒嗒也不会糊涂到乱说话……

    身后蓦然响起克尔嗒嗒的声音,“孟珏,他日我若为中羌的王,只要你在汉朝为官一日,中羌绝不犯汉朝丝毫。”

    刘病已猛地停了脚步,回头看向克尔嗒嗒,孟珏却只是身子微顿了顿,就仍继续向前行去。

    克尔嗒嗒对着孟珏的背影说:“你虽然饶了我性命,可那是你我之间的恩怨。我不会用族人的利益来报答个人恩情。我许这个诺言,只因为我是中羌的王子,神赐给我的使命是保护族人,所以我不能把族人送到你面前,任你屠杀。将来你若来草原玩,请记得还有一个欠了你一命的克尔嗒嗒。”克尔嗒嗒说完,对着孟珏的背影行了一礼,转身大步而去。

    孟珏早已走远,回了自己的座位。

    刘病已一脸沉思。

    云歌与他道别,他都没有留意,只随意点了点头。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云中歌2(大汉情缘) 爱搜书 云中歌2(大汉情缘)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云中歌2(大汉情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云中歌2(大汉情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