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他答:“请的。”悄悄的透过那些文件夹的缝隙,默默的注视着她,一看见她正看着自己,脸一红又低下头去。她心里奇怪起来,她走在街上不是没人回头看,可是他看她,根本不是那种看,而是似乎想研究什么,想看出她的什么特别之处来。她有些不自在了,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五楼,他抱着东西出去了,她继续的下到一楼,出了电梯门,大堂里本来还另有三部电梯在右边,几个人在那里等着,一听到她这边电梯铃“叮”的一响,齐齐的望过来,她也没觉得什么,匆匆就走出来,那些人却还继续站在原地,她这才疑心起来,回头一看,刚才搭乘的那部电梯旁,大理石墙壁上小小的一方镂金铭牌:“总裁室专用”。原来这部电梯是易志维的专用电梯,怪不得人人瞩目。

    她窘迫起来,连忙的穿过大堂往外走。心里突然明白过来,这既是专用电梯,一般员工肯定不会随意搭乘,自己刚刚遇上的那个年轻人,也就不是东瞿的普通员工了。她一想就对上了号,易传东正在东瞿实习。他搭了兄长的专用电梯上下是有可能的,想到他适才打量自己的表情,更加的醒悟过来:他并不是偶然遇上的,他是听说自己来了,故意同她搭同一部电梯下去。东瞿的资讯业绩众所周知,部采用企业网络远程共享,哪还会有人抱了大堆的卷宗跑来跑去这样的情景。他是借此有意的挡着脸,因为他和易志维很有几分像,所以自己觉得眼熟。

    她说不上来是好气还是好笑,易传东看起来不像是个调皮的人,这样做一定是好奇到了极点,才大着胆子跑来看她的,想必心里还在担心兄长生气。易家人、东瞿的员工其实都有几分害怕易志维,她知道,看他在公司内的样子都看得出来。偶然听到他往家里打电话,和易太太说话都是命令的语气掺杂在里头,他在特殊的地位上太久了——近十年的东瞿执行总裁,东瞿又是他一手再造的,人人都对他唯唯喏喏,于是养成了他这种号令天下的习惯。

    她一开始也是很怕他的,可是他对她算是特别的了,她的胆子是让他宠出来的,有时候他让她缠不过,还会说:“我真是怕了你了。”他并不是真的怕了她,可是她听着总是高兴的。

    去超市买了材料回家,炒了炒饭,自己吃了一小碗,剩下的用保鲜膜盖好放到冰箱里,打开电视消磨时光。他说了要晚一点回来,可是她也没想到会那么晚——她差一点在沙发上睡着,他显然是喝过酒了,进门就往沙发上一坐,解开领带又解开领扣,她连忙的把冷气打低一些,问:“喝多了?”

    “还好。”他说:“好热!”站到冷气机下去吹,她连忙把他拖开:“你存心想感冒?”却意外的发现了他衬衣领上的一抹腻色红痕:“这是什么?”他笑嘻嘻的:“客户要去唱歌,我们去了KTV。”当然是KTV的小姐留下的,她嘴角不由微微一沉:“去洗澡吧。”

    他偏偏不去,她有过经验,怕他和上次一样胡缠着自己,说:“那我给你剥橙子去。”他却还记得:“不吃橙子,炒饭呢?”

    “在冰箱里,我给你热。”她进了厨房拿出炒饭,放到微波炉里去热,厨房里只开了一盏流理台上的小灯,微波炉里黄黄的一腔光,轻声的旋转着,她不由发了呆,突然之间,热气在耳后喷上来,把她吓了一大跳,他沉沉的笑着,仿佛很高兴看她受惊吓的样子,她有了气:“你怎么一喝醉就这样?”

    他眯起眼来:“我怎么啦?”

    她不答理他,他说:“下午你去找我做什么?”

    “我说了没事。”

    他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又吓了她一跳,他低低的,梦幻一样的声音问:“圣歆,你爱我吗?”

    微波炉在他们身后嗡嗡的响着,像是一个熟睡了打着呼噜的人,灯光那样暗,厨房里一色的暗红,暗红的地柜、暗红的吊柜、暗红的流理台,光线不是暗红也成了暗红,她让他箍得透不过气来,她熟悉的他的味道,还有她不熟悉的酒气、烟草的味道、别的女人的脂粉香,扑到她的脸上,她难过起来,可是笑了:“你说过叫我不要爱你的。”

    他生了气,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生了气,难道说为她说的这句话?这句话可是大实话,他早在纽约对她说的。也许他一喝醉了就有些反常,上次他不是想掐死她吗?

    “你没有良心!”他喃喃的说着,她有些害怕起来,于是笑着哄着他说:“好啦,好啦,是我不好,炒饭就要好了,放开我让我拿给你吃好不好?”他放了手,她去拿饭,手还没有触到微波炉的门,他突然一伸手又将她抢回了怀中,像是老鹰扑住了小鸟一样,牢牢的,把她抵在了冰箱门上,他的呼吸喷在她的脸畔:“圣歆!”

    她也像一只小鸟一样挣扎起来,上次只是撞了头,这次会怎么样,她刚刚从医院里出来,并不想再回去,他的样子有些可怕,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就好象随时会把她一口吞下去一样。她一动,他就箝制的更紧,她只好不动了,他似乎有些满意,搂着她,吻着她的脸颊,继续的、昵喃的:“圣歆……就这样……不离开我……”

    她震动的伏到了他的肩上,他松了一口气似的,抱着她,哄着她,口齿并不清楚的说:“我爱你。”

    他突然的醒悟过来,醒悟过来自己正在说什么,在对谁说。他猛然的推开她,怔怔的看着她。

    她也呆呆的看着他,他强笑着,说:“我真是醉糊涂了!我去洗澡。”

    她不吭声,他走开了,微波炉里,一阵一阵的饭香透出来,“叮”一声铃响,那黄黄的光灭了,厨房里只剩了那暗红的小灯,远远的浴室里有水声传过来,像是梦一样,是她恍惚的做了一个梦,也许他是在说醉话,可是——她紧接着问自己,他说的要是真的呢?可是,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他们现在的样子,他们现在的关系——又怎么样……

    第二天早上起来,她若无其事,他也若无其事。昨天的事只是一场梦境,她做了个梦,他说了几句梦话,只此而已。

    她去上班,自从她住了院,公司交给蔡经理打理,他年纪大了,精神不济,听说她回来,很是高兴。李太太见了她也高兴,问长问短,又说还好没有留下疤痕。积下来的公事并不多,她就手处理了几件,直拨电话响起来,这个电话不通过秘书转的,一般都是家里人打来,她没有在意,拿起来接听:“傅圣歆。”

    没有声音,她怔了一下,又“喂”了一声,还是没有声音。她的手心里濡出汗来了,不会是易志维,他这会儿在上班,肯定是忙得恨不得有三头六臂,没功夫来和她玩躲迷藏,他打电话也是架子十足,一般都由秘书室代拨好了才听,也不会是家里人,家里没人这样来打扰她。除此之外,知道这个直拨号的人数得出来。

    听筒里的呼吸声细微可闻,她怔了一下,不太确定的、迟疑的问:“是……你……?”

    “是。”

    她的心又乱了,只说:“谢谢。”是谢谢他把自己的东西用速递还了回去。他们太相互了解,所有的话只说一部分都可以领会,他们毕竟交往了十几年,熟悉得就像对自己一样。他知道她谢什么,他说:“应该的。”停下来,沉静就成了无望的死海——黑黑的静,一点生命都没有……

    她咳嗽了一声,问:“有事吗?”其实她明知道他为何打电话来,可是现在这样子,她总得装作不知道。

    果然,他说:“听说你出院了……”

    他其实问的是她的伤势,她说:“没什么,一点外伤。”

    他“哦”了一声,话又说不下去了,两个人沉默着,她想着,这样总不像话,他到底是杀父仇人,于是,她客气的问:“简先生还有事吗?”

    这话是在提醒他,他现在的身份,和与她之间的距离,他当然不会不懂,他说:“那再见。”就将电话挂断了。

    她也将听筒放回原处,心里只是模糊的一片,父亲出了事后,她只是悲愤欲绝,从来没有想过简子俊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他是想吞并公司,事后他也的确有这个意图,可是如果和她结婚的话也达得到这目的,父亲一直特别的欣赏他,曾经暗示过在他们结婚后要把公司交给他管理,也许他不想和她结婚,可是他一直并没有表现出来,直到父亲出事的前夕,他还对她一如既往。

    他们是青梅竹马,几岁的时候大人就在开玩笑,说长大了叫他们结婚,在他家里,她去玩简太太就会笑咪咪的说:“歆歆别走了,给我们子俊做媳妇吧。”在她家里,父亲会乐呵呵的对他说:“子俊,我把歆歆嫁给你好不好?”稍长大一点儿,他们再开这样的玩笑,她会脸红,躲到窗帘后头不出来,简子俊却将头一昂,很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用你们说,我知道。歆歆是天下最漂亮的女生,我一定会娶她的。”大人们哄堂大笑,再长大一点,他们就真的谈起恋爱来了——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好象天经地义就应该一样。

    他们的恋爱一帆风顺,从来没有红过脸吵过架,因为彼此太了解,对方在想什么都知道,往往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国中一年级就有人追求她,简子俊根本不当回事,他自信的说:“那个家伙追不到你的。”

    她撅着嘴:“为什么?”

    他大惊小怪的反问:“为什么?你如果让他抢得走,你就不是傅圣歆!”

    今天呢?

    她对自己摇摇头苦笑:初恋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罢了。

    晚上出席一个慈善拍卖会,这种场合最无聊,好在熟人多,不会闷。因为易志维的关系,她这几个月一直是社交界的宠儿,进场签名时一大帮的记者拍照,她只得耐着性子让他们拍个够。

    “傅小姐!”

    又是那些笑容可掬的银行家们,她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叫了声:“徐世伯,晚上好。”徐董说:“怎么一个人来,志维呢?她含笑说:“世伯,我和易先生真的只是普通朋友,现在是私人时间,我怎么会知道易先生在哪里?”

    “哈,在伯伯面前还不好意思说实话?”

    她笑而不语,这种事情都是越描越黑,天下皆知她和易志维同居,那又怎么样,否认一下事实会刺激情节发展,易志维说的。

    最近她入院,稍长时间没有出席过这种场面,熟朋友纷纷的打招呼,离不了那一句:“易先生呢?”见到一位同学,也是世交的朋友范晓钰后,她就叹息:“我应该写个告示:本人今天单独出席此拍卖会。易志维的下落,请勿相询。”范晓钰宛然一笑:“亏你想得出来这样的笑话。”

    拍卖会开始,这是为慈济孤儿院的义卖,拍卖品都是捐出来的,拍卖所得也部捐给孤儿院。拍卖品种类甚多,字画珠宝古董一应俱,她向来不爱在这种场合出风头,只不过当个观众,一件件的名人字画拍卖完毕后,就是珠宝古董了,她不懂行,更加的没有兴趣,只碍着主办人的面子,不好提前离场。坐在范晓钰身边,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把那份拍卖说明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

    第十四号拍卖品一件钻石项链高价拍出后,拍卖官取出第十五号拍卖品:“翡翠九连环”

    她一震,抬起头来,果然是九连环,环环相扣,剔透如意,翡色翠绿,是难得一见的好翡翠,只只相连的碧玉环,让她一下子想起童年往事来了,小时候她最喜欢玩这个,解下来、套上去,经过极繁琐的过程才可以取下部的九只环来,她玩得极熟了,闭着眼也能把九只环取下来再套上去,她曾经有过一只心爱九连环,后来不见了,她还急得哭过,简子俊当时哄她说:“歆歆你不要哭了,过些日子我买一只一模一样的给你。”

    这样东西算是过时的老古董了,一般人家不多见了的,也没处买,过了几天,她也就忘了——小孩子……就只有这点记性。

    这一只呢?

    她有些怅然的看着拍卖官手中的九连环,这一只比她小时候那只当然要贵重得多了,可到底还是九连环,不过是中国古代的闺秀们用来消遣闺阁闲暇的玩艺,繁杂归繁杂,经过了无数的步骤取下来,最后再经过无数的步骤套上去,华丽而无聊的生命……

    拍卖官用手指轻轻的拨了一下那扣在一起的九只连环,发出悦耳的铮铮声,他以为这是乐器吗?她有些失笑,拍卖场中有些人并不知道这是件什么用途的玉器,可是这是难得的好翡翠,竞价一开始就抬到了二十万。

    她也举了一下牌子,拍卖官立刻说:“好,二十一万,傅小姐出二十一万,二十二万,那位先生出二十二万。”

    她再举一下,拍卖官说:“二十三万,傅小姐出二十三万。”有人马上出二十四万,她迟疑了一下,还是举了牌。

    “二十五万!”

    “二十六万!”

    她有些动摇了,毕竟只是件小玩艺,范晓钰却在一旁耸恿:“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喜欢为什么不买下来?”

    她又出了价,对方却也加了价,看来是势在必得,双方把价格拉到了三十万上头,她报出三十一万,对方却不耐烦了:“三十五万!”

    看来是非到手不可了,她微微一笑,不再举牌,拍卖官喊着价:“三十五万!有没有高过三十五万?”范晓钰催她:“再举牌啊,只要喜欢怕什么,先买下来再说,回去见了易志维,向他撒个娇,叫他出这笔钱好了。”

    她笑着摇摇头,拍卖官重复:“三十五万第一次!三十五万第二次……”

    “四十万!”

    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她有些恍惚的转过脸去,是他!

    “好!简先生出四十万,四十万,有没有高过四十万?”

    场中响起一片嗡嗡声,范晓钰也向她笑道:“简子俊果然气盛,一开口就力压场。”她也笑着,心里却是一团乱麻。他买这东西做什么?难不成小时候的那句玩笑话他也还记得?

    “四十万第一次!四十万第二次!四十万第三次!”拍卖官一槌定音:“成交!恭喜简先生买得这件翡翠九连环!”她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隔得那样远,只看到他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她的脸孔顿时雪白——他的确是买给她的,他还记得那句话!

    这算什么?!

    她微微的摇了摇头,他也明白她的意思——她不要!他却转开脸去了,她知道,他这是否定她的反对。从小就是这样,他做主说了算,她的反对顶多是个提议,考不考虑在他。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芙蓉簟(裂锦) 爱搜书 芙蓉簟(裂锦)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芙蓉簟(裂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芙蓉簟(裂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