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她受宠若惊:“徐伯伯您太客气了,说这样的话倒叫我心里过意不去。不如我们晚上边吃边谈。”徐董满口答应了,她挂上电话,仍象是在做梦一样。是不是老天听到了她苦苦的祷告与祈求,所以出现了奇迹?还是父亲在天的亡灵保佑,保佑她在绝望里得到了这个峰回路转的机会?

    反正,世上终于让她看到了奇迹,她像个孩子一样的跳起来,出去告诉李太太。李太太也高兴的只叫“阿弥陀佛”,她微微眩晕,天啊,你还是公平的,你还是听到了我日日夜夜的哀求。

    李太太乐呵呵的:“我看今天是我们华宇的转运日。”一句话提醒了她,她说:“我给另外几家银行打电话试试口气,也许今天幸运足够让我们有个大大的惊喜!”

    她今天真的幸运得过火,几家银行的态度都有极大的改变,其中富裕银行还和中银一样,客客气气的和她谈起了老交情,婉转的表示想和她餐叙,她一口就答应了。打了这样四五个电话,简直是喜上眉梢。早上那点不愉快烟消云散,无影无踪,高兴的打了电话回家去告诉圣欹:“我今天晚上约了人,不用等我回来吃饭了。”

    晚上施施然去赴中银的饭局,徐董的态度真的与从前判若两人,一口一个世侄女,把她夸得一枝花似的,说她有本事,把父亲的基业打理得井井有条。她叹了口气:“徐伯伯,我们的情形你是知道的,欠中银的钱,我已经尽量在想办法了——只怕近期内到帐的那些拆借,我并不能够马上轧过去。”

    徐董笑呵呵的:“咱们几十年的交情了,世侄女怎么还这样见外?等你手头活一点儿再说不迟。”她大喜过望:“徐伯伯,您是华宇的活命恩人,您的大恩大德,我会永远铭记于心的,家父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念您的恩德的。”

    徐董说:“看你说的,徐伯伯都要不好意思了。”停了一下,说:“其实伯伯也是有求于你。”

    她脱口道:“只要圣歆做得到的,我自当粉身碎骨,再所不辞。”

    徐董打个哈哈:“哪有那么严重。只要你一句话,我相信志维是肯听的。”

    她晕头转向:“志维?”

    徐董连忙说:“对啊,只要东瞿指缝里漏点儿给我们,中银就享之不尽喽!”他笑着:“易志维少年英雄,我们这一班老家伙是望尘莫及了,我们聚在一起,大家说起来,都说今后金融界是易志维的天下啊。”

    易志维?!

    她的大脑中一片混沌,不懂何时与这个名字扯上了联系,她不是在和他谈拆借的事情吗?事情一点儿一点的明白过来,她终于明白过来。不是老天垂怜,不是她幸运——是易志维!

    是她与易志维的那段花边新闻起了可笑的作用!人人都以为她真的是易志维的新宠,银行家更是想巴结易志维,所以都给他三分薄面,所以都想来和她套交情。她呼吸困难,喉中像哽了一个硬块一样难过。什么世交,什么旧情,是她又有了新的价值,他们才放过她,不敢赶尽杀绝。

    她真怕自己会昏过去的,她吃力的呼吸着,徐董还在喋喋不休的讲话,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圣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是谁在叫她?她迟钝的转过脸,她的脸色本来白得像梨花一样,这一看,连唇上最后一抹血色也消失了。

    易志维!

    他还是笑得那样风度翩翩,走过来:“真是巧,你也在这里。”徐董早笑得和弥勒佛一样了:“易世侄,可真是巧。”

    她根本就没了思维的能力,呆滞的坐在那里。他故意的从后头圈住她的脖子,亲昵的说:“别气了,我又不是故意让那帮记者看到的。”一边说,一边向徐董笑:“她就是这个样子,遇上一点点事,就不爱理人了。昨天在机场让记者拍到我们两个的照片,她恼了,今天连我的电话都不听了。”

    他真是撒谎专家,这样的话说出来眼睛都不眨,她推开他,他顺势拖开一把椅子来坐下:“你们聊什么呢?”

    徐董看见他们两个的情形,知道一对情人闹了别扭,在耍花枪,怪不得刚刚说到易志维,傅圣歆的表情不太对。所以笑容可掬的说:“我们正说到你呢。”

    他瞥了圣歆一眼:“说我什么?圣歆准说我的不是。”

    徐董说:“哪里,圣歆正夸你呢。”

    他的目光溜溜的过来,真叫她招架得有些吃力,只好低下头去。徐董一拍头:“瞧我这记性,约了人打牌,竟忘得一干二净。可迟了,要走了。”冲易志维一笑:“你和圣歆慢慢聊,真对不起,我得先走了。”

    他走了,易志维就坐到了他原来坐的位置上,正冲着傅圣歆的对面,就低了头瞧:“怎么?在哭呢?”她把脸一扬:“我哭什么?我笑都来不及呢,他们要巴结你,所以连我都沾了光,托你的福,我看我这次真的要化险为夷了。”

    他一笑:“你明白就好。我只要让人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他们就会给我几分面子,你和你的华宇就有机会翻身。”她诧异的看着他,他微笑:“物有所值,你和华宇值得我亮出我易志维三个字。这三个字可是金字招牌,千金不换,你打算怎么样报答我?”

    她看着他,他还是笑得那样恶毒,她心里的冷一丝一丝的沁上来,她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的名字太值钱了,他昭告天下她是他的禁脔,所以她才被那群银行家重新估量利用价值。他早就有预谋的,他早就算计好的,他不用真金实银的拿出钱来,她和华宇就可以逃出生天,她打了个寒噤。好吝啬的人!

    像他这样铢毫必计的精明商人,他一定会在她身上收回比投资多上十倍的利益才会甘心,他会要她做什么?

    “你又在害怕了?”他嘲弄的笑着:“你放心,我不是老虎,吃不了人的。”

    晚上她睡得不好,早上起来就有了黑眼圈,对着镜子想用眼影去遮盖,刷上红的也不好,刷上紫的也不好,总像是哭过一样,发闷气将小刷一扔,打在镜子上“啪”的一响,又弹到了地上。易志维在床上懒懒翻了个身:“怎么了?”

    她不作声,弯腰去找那把小眼影刷子,不知掉到哪里去了,这件睡衣偏偏又是件紧身的样式,腰里掐得恰到好处,她蹲在那里,只觉得衣服束得人透不过气来。

    “找什么呢?”他问:“大清早的,我以为我算是早起的人了,你倒比我起得更早。”

    软缎的拖鞋踩到小小的、细细的硬物,她移开脚,从地毯的长绒里拾起那枝小刷子。

    他起来了,看她继续化妆,他问:“怎么?没睡好?”

    她淡淡的答:“我择床。”

    他笑:“如果你提议去你家的话,我不会反对的。”她明知口舌上赢不了他,闷闷的说:“我该走了。”

    “还这么早,”他看了看表:“陪我去吃早点打球吧。”

    她从来对任何运动都不感兴趣,可是他很有兴致的花了一早上的时间教她如何握球棍。她知道他的用意,整个高尔夫球场上,起码有五位商界中人看得眼都直了。尤其是大利银行的董事长何永基,最后终于忍不住走过来问:“这位是……”

    易志维轻描淡写的说:“我的朋友傅圣歆小姐。”

    “哦!原来是傅良栋先生的千金。听说华宇现在是傅小姐在打理?真是年轻有为。傅小姐这样漂亮,又这样能干,志维,你真的好眼光。”奉承话说了一大篇,又问:“两位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呢?”

    不等她出声,易志维就说:“我和傅小姐只是普通朋友。”

    何永基指着他笑:“老朋友了还骗得过我?你从来带女人来都是在一旁当观众,今天亲自充教练在教傅小姐,这位傅小姐可够例外的了,还说只是普通朋友?”一见易志维绷起了脸,忽然恍然大悟,自己这么说,不是在揭易志维的旧帐么?难怪他不高兴,这位傅小姐听了,难免会吃醋呕气,自己真是糊涂了。转念一想,易志维紧张成这个样子,傅圣歆在他心里的地位可见一斑,连忙笑咪咪的说:“傅小姐,别多心,我怄志维玩呢,他这个人向来专心,你应该知道的。”

    等他一走开,易志维就笑着对圣歆说:“你现在如果找他贷款的话,我打赌再多他都敢贷给你。”她知道他虽然讲的是笑话,却是实情,心里就更觉得难受。别过脸去用球棍戳着那草地,他知道她不喜欢和他说话,可是他偏偏就爱逗她:“怎么了,哑巴了?”

    他是她和华宇的大恩人,她不能得罪:“没什么。”

    “那怎么像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他伸出食指抬起她的脸:“你要学的第一课就是微笑。任何情况下,任何人面前,你都得笑得出来,笑得灿烂,哪怕你恨死对方了,你也得笑着和他讲话。等他以为你是无害的再给他一刀不迟。”

    她深深吸了口气,对着他璨然一笑了。他说的对,在这个世上,她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她会好好的学,用心的学。“孺子可教也。”他在她笑得春花一样盛放的脸上轻轻一啄:“我会好好调教你的。”

    眼前的难关算是暂时度过了,可是她并不见得轻松多少。和易志维在一起是件太吃力的事情,他的心思难以琢磨,变得太快,转得也太快,她只得努力的去跟上。老实说易志维对她算不错,除了有时候骂她笨,说她“朽木不可雕”之外,大多数时候他还算好相处,尤其是他是个绅士派的人,礼貌周到,天塌下来也不会失了他的风度。他教她很多东西,从做人到经商。有些是他对她说:“你在旁边学着点。”有些是她自己看着悟出来的。她喜欢看他对助理讲电话,那种杀伐决断,是外人轻易见不到的。他的口气是最淡薄的那种,就像平常对她说:“晚上陪我吃饭。”,对着助理,说出来的却是惊心动魂的内容:“追加投入,我明天再也不想在交易所见到这支股票了。”

    他偶然的会和她谈到商界中事,讲起那帮财经巨子们总是很讽刺的口气,他讽刺起人来是很毒辣刻薄的,她有时候也是这种讽刺针对的对象,因为她笨。其实从小很多人赞她聪明,只不过和他这样聪明绝顶的人在一起,她就显得笨拙了。他就受不了身边的人半天理会不到他的意思,开始的时候还骂她,后来大约觉得实在是无可救药,所以降低了要求,不再多说她了。

    跟着他的日子稍久,多少摸到了他的一点儿脾气,这一点儿也只是生活习惯上的。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之类,他向来起早,可是如果睡不好就有起床气,绷着脸生气,连打球也会水平失常。所以他没睡好的时候,千万不去惹他。这多少给他添了一点人性味——可是她还是怕他,跟他越久这种怕就越甚,他花了很大的心思栽培她,而她想不出他要的收益是什么。

    他们到底是世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恨简子俊恨到哪一步,他就应该恨她到哪一步,不是吗?或许他要把她培植成才,然后再来出手对付她。因为他的惯例是不向无用的妇孺出招;又或许他太闲了,于是把她当成宠物来调教,今日的易志维纵横天下为所欲为,有本事翻云覆雨,就是常常因为没有对手而闲得近乎无聊。他这个人太聪明、太无懈可击。凡夫俗子望尘莫及,所以寂寞。

    她还真想不出自己是哪一点吸引了他,引得他肯相助华宇。她事后将30%的股权划进他的户头,他倒还道了一声谢,不知是绅士风度使然,还是真心实意。她倒是松了口气,她还怕他不肯要呢。有了他做华宇的大股东,无疑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她在公事上渐渐摸出了一点门道,她虽然不是科班出身,对这一行又不熟,可是有他在背后指点。明师出高徒,她虽然老是被他骂笨,可是他亲手调教出来的,也多少学了他一点皮毛。众人皆知她是易志维的亲密女友,都肯给她面子,她应付着,倒还不吃力。

    她渐渐的把华宇往正轨上带,雷厉风行的改革公司的体制,大批大批的将慵肿的机构人员裁掉。清算坏账,将房产抵押出去,以获取流转资金。易志维在一旁看着,没说什么,可她知道他是默许的。

    这么一来,她不觉就忙起来了,易志维也忙起来了——他新近对一位漂亮的女律师有了兴趣,穷追不舍。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少了,她就索性又搬回家去住了。

    家里就算有万般的不好,到底还是她的家,

    一回家就和继母又吵了一架。因为她裁掉的行政人员中,有继母的弟弟。傅太太早就对她有一肚子的不满,只苦于见不到她,听说她回家了,气冲冲的走进客厅:“大小姐回来了?真是稀客,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见我们傅家人了。”要是从前,她低头就忍了,可是今天她刚在公司盘完账,精疲力竭,回家来听她这样一篇话,好气又好笑:“这是我的家,我回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哟!还知道这是你的家,还知道这屋子里的都是你的家人,我还以为你跟了那姓易的,早就忘了自己姓什么,早就忘了这儿还有你的家呢!”

    她淡淡的一笑:“傅太太,我尊重你是长辈,请你也尊重自己。”

    傅太太见她不像平时那样闷不吭声,越发觉得怒不可抑:“我是长辈?你还知道要尊重我这个长辈?你有姓易的撑腰,你什么时候还把我放在眼里过?你现在威风啊,是华宇的董事长,说一不二,想裁员就裁员,哪顾别人的死活。人家一大家子拖家带口,指望他那点薪水活命,你太没有良心了!你父亲怎么瞎了眼,把公司交给了你!”

    辱及亡父,傅圣歆就忍无可忍了:“傅太太,请你说话考虑后果。我裁员是工作需要,有用的人我是不会裁掉的。这次裁掉的人我也依法发放了遣散费用。如果他们不满,尽可以向劳动法庭起诉我。你以什么身份在这里向我挑衅?”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芙蓉簟(裂锦) 爱搜书 芙蓉簟(裂锦)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芙蓉簟(裂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芙蓉簟(裂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