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许缤纷的声音像蝴蝶一样在各个方向盘旋,用轻浮跟嘲讽的语气大声地朗读小洛珍藏在心里的句子:“罗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见你,我总是担心你过得不够好,总是在想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不开心,可是看到你真的很高兴地大笑的时候,我就又会觉得很难过,因为我觉得你在高兴的时候是不会在乎任何人的,当然也包括我。喜欢你的人太多了,罗凯――”

    你去死吧。小洛在一片震耳欲聋的笑闹声中在心里对许缤纷说。你死吧。小洛重复着,小洛在那之前从来没有恨过任何人,不知道憎恨到底是样什么东西。但是这终归是不用学的,小洛一个字一个字地想:你应该死,许缤纷。小洛已经不再心里盼望这场灾难能快点结束了,在一天一地的欢呼声里祈祷变成了诅咒:我会高高兴兴地看着你死,臭婊子。如果你弥留之际能像一只鸽子那样眼神里流露着哀求那就更妙了,我会开心地在那样一个瞬间往你的脸上吐一口唾沫。如果能让你死掉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许缤纷你为什么不死。

    突然周围寂静了。小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欢呼声像是夏天的暴雨一样停得没有一丝征兆。小洛抬起头,她看见了罗凯。罗凯是在整个教室最沸腾的时候进来的,刚开始他还不明白这沸腾与自己有关。待他明白了之后他一言不发地走到讲台上,抓住了许缤纷手里那几页纸。许缤纷倔强地跟他抢,一片寂静之中所有的人围观着他们俩――像两只小兽那样没有声音只有激烈。终于那几张洁白而无辜的A4纸干脆地撕裂了。许缤纷漂亮的大眼睛里漾满了狂野跟眼泪。

    “你太过分了。”罗凯说。

    罗凯的眼神让许缤纷的心里抖了一下。她恶狠狠地看着他的脸,那是她最最钟爱的脸庞。她咬了一下嘴唇,故意装出一副很蛮横的语气:“罗凯,你居然帮着她。”

    “我谁也不帮。”罗凯摇了摇头,“我就是看不惯你这么欺负别人。”

    许缤纷慌乱地明白自己就要被打败了。十三岁的小姑娘还不了解人世间的每一种感情,在她开始口不择言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伤心。

    “我就是欺负她又怎么样?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又怎么样?我哪知道丁小洛的来头有这么大,我要是知道有你罗凯替她撑腰的话我还哪敢欺负她啊――”

    “许缤纷,你以为你自己是谁?”罗凯像是漫不经心地吐出这句话。然后他径直来到丁小洛的座位跟前,把手伸给她,对她说:“走吧。”小洛糊里糊涂地站起来,糊里糊涂地跟着罗凯走出去了。打破教室里一片错愕的寂静的,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真是美男与野兽――”然后语文课代表细声细气地接了口:“不对,是美男与麦兜。”哄堂大笑又爆炸开来了,在这片哄笑声中许缤纷非常庆幸没有人在意她脸上的表情。

    22

    丁小洛和罗凯的人生就是在那个屈辱的下午被改变的。罗凯有生以来第一次畅快淋漓地享受了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的英雄主义。就这样,不动声色地走到小洛面前,走到因为他受够了嘲弄委屈的灰姑娘面前,大大方方地说:“走吧。”那一瞬间罗凯觉得自己简直像是黑帮片里的好汉。解救了一个被人欺负的无助的小姑娘。

    只是他不知道这个无助的小姑娘跟着他站起来,安静地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去的时候其实是跟着他走到了一个更没有余地没有回头路的绝境。如果他能不陶醉在自己终于做了一回英雄的感动跟满足里,简简单单地回一下头,他就能看到这个很胖,很黑,眼睛很小的小女孩的脸上有种什么东西在燃烧。那是种蜕变的先兆。十三岁的小姑娘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声无息地蜕变了。小洛知道今天跟着罗凯走出去的话,她就等于永远抛弃了身后的这个集体――或者说主动选择了永远被他们抛弃。小洛并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爱标新立异的小孩,她不会因为被群体抛弃而沾沾自喜。但是她又怎么能够不跟着罗凯走呢?小洛轻轻地深呼吸,她对自己说丁小洛你完了。可是她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却如此热切地期待着这样的一种“完了”。完了,小洛在心里重复着,多决绝,多壮烈的一个词。

    学校的楼梯真长啊。长得没有尽头。罗凯在前面,小洛在后面。外人看上去小洛依旧像是个小跟班。罗凯一路上没有回头看一眼小洛,越走他的心就越慌。他问自己我们这是要走到哪儿去呢?我们。我们这个词让他心生畏惧。他不敢回头是因为他知道那个“们”就在后面。他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在海里游泳――海边长大的孩子的水性都好得很――有一条规矩他早就烂熟于心:不可以游过防鲨网。虽然在那个城市里十几年来也没有人真正见过一条鲨鱼,更没听说过谁真的被鲨鱼吃掉了。但是防鲨网还是在那里,形同虚设,恐惧却是实实在在的。有一次他想我试一次,我不会真的游过去我只是想看看防鲨网到底长什么样子。于是他开始游,海浪劈头盖脸地打过来的那种幸福让他身战栗。他游了很远,前所未有的远,远到如果妈妈知道了他真的游了这么远之后一定会尖叫着过来打他的屁股。当他隐隐约约地看到防鲨网的时候,他发现浮在海面上的也无非是几个巨大的土黄色的铁球而已。他突然真切地觉得鲨鱼就要来了。转过头去往回游的时候他却手足无措地发现,他已经看不见沙滩和海岸。

    “罗凯。”小洛怯怯地叫了他一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其实这是小洛第一次这样叫他的名字。真是有点不习惯。于是小洛又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罗凯。”

    “听见了。”他转过头,脸居然红了,“又不是聋子。”

    小洛细细地凝视这个男孩子。他清晰地轮廓,他俊秀的脸庞,他黑黑的眼睛。他跟她之间有了一层更深的联系。因为他,她第一次被人这样羞辱;因为他,她第一次恨一个人恨得咬牙切齿;因为他,她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有非常狠非常不要命的瞬间。真喜欢他脸红了时候的样子啊。还有他这样粗声粗气地对她说:“听见了,又不是聋子。”那种不耐烦听上去――小洛的脸红了,就像是平时爸爸对妈妈那么说话一样,好亲近的。丁小洛你不要脸,她在心里说。

    “我发现――”罗凯好奇地端详着她,“你老是这样,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发呆,无缘无故就停电了。真了不起。”

    他们一起笑了。是种很默契的笑。罗凯惊讶地发现这个看上去丑丑的小洛笑起来居然――那是什么呢?似乎不能用“漂亮”来形容。她笑起来的时候像个大人。那笑容里有种温柔或者说――慈悲的东西。可以用这个词吗?罗凯拿不准,这种词好像不是用来形容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的。但是,有更合适的词吗?

    爱情就这样到来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把这叫做爱情吧。其实那更是一种同盟。两个孤独的孩子之间的心照不宣的同盟。他们两个其实都是慷慨的孩子。不会――或者说还没来得及学会心疼交付给什么人的感情。小手一挥就把重若千钧的珍惜挥出去了,颇有些“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架势。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这份慷慨的相亲相爱帮助他们抵御了很多外人的轻视,耻笑,还有诬蔑。从此以后,他们两个人就变成了“我们”――好一个气势如虹的我们。听上去是个很有力量的词汇呢,就像多年前令小洛心醉神迷的如潮水般的掌声。

    黄昏到来的时候小洛嗅到空气中紧张的气息。那天刚好是周末。大家都心急如焚地赶着回家。打过放学铃的楼里充满了孩子们叽叽喳喳地欢呼雀跃声。小洛凭直觉感到还会有事发生。但是她不怕。小洛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教学楼里有两道楼梯。通向正门的楼梯是宽阔的,铺着红色的花岗岩。大家经过这道楼梯时头顶的墙上悬着的是牛顿,爱因斯坦,鲁迅们的画像。这道楼梯有种坦荡的正气。每到电视台来录像时,都会拍从这道楼梯上走下来的穿着统一校服的孩子们。可是通向后门的楼梯就截然不同了。很小,很狭长,铺着藏青色的大理石,小楼梯就顿时有了股曲径通幽的味道。小楼梯是孩子们的隐私出没的地方:比如恋人们在这儿约会,比如有纠纷的人在这儿单挑或者和谈,等等。

    丁小洛和罗凯就是在这道小楼梯上碰到许缤纷她们的。许缤纷和几个平日里跟她要好愿意替她出头的女生。她们在那里默不作声地看着罗凯和丁小洛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下来。她们几个女孩子像是排练好的那样,从四个方向把他们俩包围起来,默不作声地对峙中稚嫩的凶恶弥漫在周围的空气里。许缤纷正好站在他们的正对面。她迎上来的时候小洛不由自主地跟罗凯更靠近了些,这让许缤纷很不爽。但是她控制了自己,依旧没有表情。

    “许缤纷。”罗凯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让我们过去吧。”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许缤纷微笑。其他几个女孩子也跟着轻笑着。

    “是罗凯和我。”寂静中小洛的声音格外清脆悦耳。

    “这儿没你说话的分儿,”许缤纷看了一眼小洛,“懂了吗?麦兜?”这下女孩子们都恶意十足地哄笑了起来

    “许缤纷。”罗凯说,“今天中午算我不对。我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给你难堪,我跟你道歉,你让我们过去吧。”

    小洛就在这个时候激烈地开口道:“才不是罗凯的不对呢。你不应该随便偷看别人的日记,然后你还――”

    “你他妈吵死了!”许缤纷的喊叫声撕裂了周围的空气,然后转过头,把脸冲着罗凯,她转身的动作就像一支船桨那样划动着周围被夕阳笼罩着的暖洋洋的金色的空气。“罗凯。”她的大眼睛里含着眼泪:“妈的你值得吗?就为了这么一个丑八怪你值得这么低声下气的吗?”

    罗凯拉着小洛,一言不发地往下走。这几个女孩子于是同时围得更紧了些。现在罗凯和许缤纷离得这样近。许缤纷看见罗凯的眼睛里那个自己的倒影。多少次,她梦想过多少次,有一天她可以跟罗凯离得这么近,现在这一天来了,不过没想到是这么到来的。许缤纷对自己微笑一下,笑得又稚嫩,又惨然。这个又稚嫩又惨然的微笑点燃了许缤纷的脸和眼睛。罗凯有些惊讶,他从来没发现这个平时又聒噪又轻浮的女孩子原来可以这么美丽和庄重。

    “罗凯。”许缤纷笑着说,“我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我可以放你们过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许缤纷蛮横地扬起了下巴,“你必须当着我们的面,打她两个耳光。”她指了指小洛:“不能是装装样子的那种,必须是真的。”

    小洛屏住了呼吸。她看着这个不可思议地变得美丽的许缤纷,她从来没想过美丽原来也是有杀气的。她承认她害怕了。不是怕许缤纷的威胁,而是害怕这个因为恨而变得美丽凛冽的许缤纷。她悲哀地想:我是不是真的很懦弱很没用呢?也许是的。因为她在心里对罗凯说:“罗凯你就打吧。”然后她听见了两声清脆的,货真价实地耳光声。一阵眩晕的感觉搅浑了身边夕阳透明的橙红色。

    周围寂静了下来,鸦雀无声。罗凯自己的脸颊上两个红色的手印已经微微凸现出来了。罗凯说:“许缤纷,我已经打过了。你看,我一点儿没手软。”

    那一瞬间许缤纷有种冲动,她想伸出手去摸摸他脸上那个红得发烫的手印。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愣愣地,心疼地看着他的脸,对于十三岁的孩子来说,他们俩的这场对望稍嫌冗长。她在心里说罗凯你真傻。你以为你了不起啊?你这等于是低头了你知不知道?你不只是向我低头,你从此以后就要向所有人低头了笨蛋。

    那些刚刚围着罗凯和小洛的女孩子们默默地散开了。她们的脸上现在都没有了那些邪恶的神情。罗凯和小洛往下走的时候她们甚至不约而同地,自觉地往两边分开,让出了一条道。脸上甚至浮着一种相互传染的悲戚。现在她们看上去又变成了平时的小女生的模样。对庸常生活中难得一见的美丽和丑陋都不了解但是怀着本能的畏惧。

    只有许缤纷还站在楼梯的正中央。留给所有人一个骄傲的背影。当罗凯和小洛的脚步声渐渐远了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对着楼梯下面说:“等一下。丁小洛,我告诉你。你别神气得太早了。《流星花园》只不过是电视剧。其实杉菜就永远只能是一种杂草,灰姑娘就永远是灰姑娘!如果你自己不是公主的话,总有一天王子会把什么都收回去的。”

    可是小洛什么都听不见了。她稀里糊涂地跟在罗凯后面下楼,有好几次差点被楼梯绊倒。她像是做梦那样行走在云里雾里。罗凯却是越走越快了。简直可以说是健步如飞。小洛又一次不幸地沦为一个小跟班。罗凯心里真他妈的高兴啊。他没有忽略那些一开始凶神恶煞到后来变得噤若寒蝉的小女生们的眼神。他没有忽略跟许缤纷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眼睛里那抹泪光。脸上的那两个巴掌狠了些,火辣辣的疼痛伴随着虎虎生风的步子好像是燃烧了起来――但那是记录尊严跟荣耀的勋章。太过瘾了。他心满意足地叹着气。

    他们已经来到了操场上。空旷的,黄昏的操场很静。人都走光了。落日的颜色无遮无拦地倾泻其中,水波荡漾的。一群鸽子飞来了,轻盈地落下来。四四方方的操场就变成了鸽子们的游泳池,金色的游泳池。罗凯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小洛在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怎么了?”他微笑着。

    小洛“哇”地哭了。小洛的哭声就像是婴儿一样嘹亮,饱满,元气十足。听上去简直是愉快的。一群鸽子随着惊飞了起来,这哭声就像是它们的鸽哨。任何人都不会把这个哭声跟“爱情”联系起来。她说:“罗凯你真傻你为什么要打你自己嘛她明明是让你打我的呀你就打我嘛我又不会怪你――”小洛淋漓酣畅地哭着,喊出来这一大串话,连口气也不喘所以中间不能用标点符号。她不理会罗凯气急败坏地在对她吼:“你脑子有毛病啊笨蛋――你还嫌你今天丢的人不够多呀你!”罗凯一边吼一边无奈地想:女生们真是没救。为什么她对这样一个本来该庄严的时刻视而不见,而且轻而易举地就拆了罗凯用两个那么响亮的巴掌才搭好的台。真是不可原谅。罗凯好奇看着小洛,她在放声大哭的时候似乎乐在其中。女孩子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小洛心里一遍又一遍回味着刚刚的那个瞬间。她在一阵眩晕中看到罗凯扬起了手。重重地落在他自己清秀的脸上。这是为了小洛。这是罗凯送给小洛的礼物。这是罗凯跟小洛之间的约定。这是小洛要用身力气甚至是有生之年来遵守的约定。小洛不知道对于罗凯来说那两个耳光完不代表这种意义,她只是明白:丁小洛永远不会背叛罗凯。为了罗凯丁小洛什么都愿意做。

    温柔的夕阳像河流一样浸泡着这两个孩子,一个在号啕大哭,一个手足无措。夕阳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孩子都是好孩子啊。有情有义,知恩图报。可是有什么办法,已经准备好了的磨难还是必须要降临的。它只能拼尽力让自己再灿烂一点,再美丽一点,再惨烈一点――夕阳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提醒他们了,因为即使是夕阳,也没有力量改变任何人的命运。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芙蓉如面柳如眉 爱搜书 芙蓉如面柳如眉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芙蓉如面柳如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笛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安并收藏芙蓉如面柳如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