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天气开始变热的时候夏芳然做完了第一次植皮手术。拆掉纱布的那天她微笑着说:“没看出来好了多少。”医生耐心地看着她:“还早呢。这只是第一次。”那是个好医生。因为他依然用从前男人们看她的眼光温柔地甚至纵容地看着她。夏芳然是在后来才明白那其实有多不容易的。不过那些天的夏芳然对这个还浑然不觉,她那些天的心情甚至还不错。总是闲适地靠在病床上看看电视什么的。如果把满室消毒水的气味忽略掉,这里住久了还有一股家的味道。她无聊地按着遥控器,还不时地跟护士抱怨说为什么这么大的医院病房里都看不了凤凰卫视。然后,在那有限的几个频道里,她听见了她自己的名字,还有那个叫孟蓝的女孩。

    于是她知道,孟蓝的一审判决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孟蓝没有上诉。在她看这档节目的那天正好是孟蓝被枪决的日子。听到这儿的时候她还想着:死刑?太夸张了吧。一个如果卸掉妆后根本不堪入目的女主持人和一个正襟危坐一脸忧国忧民相的专家在讨论孟蓝以及当代大学生们的心理健康。他们播出了孟蓝的家:只有一个连脑筋都不大清楚的老奶奶――那就是孟蓝唯一的亲人了。孟蓝父母离异从小没人管,一个弟弟十五岁的时候死于一场不良少年之间的械斗。――看到这儿的时候她模糊地想起小睦――小睦就是她的弟弟――她想还好小睦碰到了她之后走了正路。然后一个痛哭流涕的邻居对着镜头说孟蓝这个孩子从小多么懂事多么争气只是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夏芳然想这简直是在演肥皂剧。然后主持人和专家一起慨叹其实孟蓝是值得同情的社会应该反思等等等等。接着镜头里是当时医生们的抢救夏芳然的过程。那个人是自己吗?脸上是焦炭的颜色,不停地发出待宰的牲口般的嚎叫,是自己吗?太过分了。夏芳然的指甲深深地掐进了手掌心。这准是在自己神志不清的那段时间拍的,这真让人不能忍受。镜头切向了小睦,眉清目秀的小睦眼泪汪汪的样子一定能赢得非常多的四十岁左右的家庭主妇的同情:“芳姐――括号,夏芳然,括号完――是个那么好的人,那个罪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呢?”――上帝,这个没有出息的孩子。

    一身囚服的孟蓝很瘦。她面无表情地直视着镜头,眼神里有种什么燃烧过的东西还在散发着余温。面对那些记者提出的悲天悯人的问题,只说了一句话:“你能不能帮我转告夏芳然。我向她道歉,我知道这没有用,可是我真的想跟她道歉。”妈的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吗?但是――夏芳然不得不在心里说:你很棒。没有像我一样任由他们羞辱。虽然我暂时还做不到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我知道我终有一天会接受的――毕竟,和我同岁的你已经死了。

    主持人和专家又出来了。主持人说:两个花样年华的少女的人生就这样令人惋惜地毁于一旦。你说谁毁于一旦――丑八怪?深入骨髓的寒冷就是在这个时候涌上来的。因为夏芳然在恶狠狠地自言自语“丑八怪”的时候突然间问自己:她是丑八怪?那我是什么呢?她明白自己以后的人生中,一定是躲不掉对这些丑八怪的羡慕了。她知道自己以后会做梦都想变成一个那样的“丑八怪”。说不定――这个“以后”,在下星期,明天就会开始。从明天起,任何一个丑八怪都可以在看到她之后自以为是地慨叹人生无常;从明天起,就是这些丑八怪们在跟她说话的时候都可以自以为是地躲躲闪闪,害怕会伤害她――更妙的是,一些比较善良或者说喜欢自作多情的丑八怪们会在她面前心照不宣地不提有关时尚,有关美容,有关化妆品的话题;一些比较文艺或者说喜欢无病呻吟的丑八怪们会在看过她原先的照片之后说:瞧这个女人,她只剩下了回忆。――她已经可以想象某个来采访她的记者会在社会版里这样下作地煽情:“夏芳然很倔强,即使是在今天,她依然保留着涂指甲油的习惯――”――是的,她活着,这些丑八怪们终有一天会像赶百货公司的折扣一样争先恐后地来弄脏她最后的尊严;她就是死,他们也可以为这场消费轻而易举地买单――他们的良心就是最值的优惠券。

    天。一阵眩晕排山倒海地打垮了她。她不知道她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想:天。眩晕就像是海浪,散发着原始的腥气。没错,腥气,她摇晃着冲进洗手间,她不顾一切地呕吐。她的脊背开始钻心地疼痛――植皮手术让她原本光滑的后背布满了类似鳞片的疤痕。我现在像条鲤鱼。曾经她开玩笑地对小睦说。

    陆羽平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的。他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蜷缩在地上力以赴地对着马桶干呕。然后他蹲下来,把浑身发抖的她抱紧。他说:“你哪儿不舒服?”――你哪儿不舒服?能问个聪明点儿的问题吗?

    夏芳然还是允许自己待在他怀里,直到她觉得她可以安静下来了为止。她能感觉得出来他不是一个对女人有经验的男人。他抱她的时候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拥抱一个女人也说不定。她的脸埋在他胸前,然后她听见了他急促的心跳声。他的手几乎是小心翼翼地落在她的头发上――原先她那头长发在手术时被剪短了,短得像个上初中的小女生。他抚摸着它们,刚开始是笨笨地很迟疑,到后来他的手渐渐变得柔情似水,缠绵的气息就这样家常地氤氲了上来,恍惚间夏芳然觉得自己已经跟这个男人厮守了很多年。

    越来越精彩了。夏芳然对自己冷笑。那个半年来天天风雨无阻只为了来喝一杯咖啡的嫩角色现在也粉墨登场,以为自己有的是资格扮演一个施主。真他妈的虎落平阳。最可恨的是,她自己居然给了他一个这样的机会――这让夏芳然胆寒和沮丧。那么好吧,该你说台词了。请原谅我不能在这么一个温情而又委屈的时刻用眼泪打湿你的衬衫。男主角通常在这个时候应该无限怜惜地捧起女主角的脸为她拭去这些泪――我们显然不太适合这么做。

    陆羽平沉默了很久,说:“你能不能――让我留下来。”

    难怪这句话听上去耳熟。小睦当初也是这么说的。

    夏芳然说:“轮不到你来可怜我。”

    他说:“我只是想照顾你。”

    “我不需要。”她微笑了。她想看看他怎么回答。如果他用那种肉麻的语气说“你逞强的样子让人心疼”之类的话夏芳然确信自己可以把他的头就势按到马桶里。可是他说:“我需要。可以了吗?”

    “我现在贬值了,你消费得起了,对不对?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你觉得我不过是不想拖累你其实心里对你感激涕零。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才不是那种人。我现在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当坏人。你别妄想着能感动我。”

    陆羽平慢慢地回答――似乎是很胸有成竹的:“你是我这辈子喜欢过的第一个女人。如果我因为你出了事情就这么逃跑――我永远都会看不起我自己。我今年二十岁,要是永远看不起自己的话,那么长的一辈子我该怎么打发?就算是你给我一个机会,行吗?”

    你不得不承认他值得加分。陆羽平自己也看出了这一点。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怀里的夏芳然突然间柔软了下来。虽然他看不见她的脸,――她的脸依旧紧紧地贴在他的衬衫上,可是他知道她笑了。她说:“你比我小三岁。”

    他也笑了:“现在流行姐弟恋。”

    她说:“我的脾气很糟糕。以前因为是美女所以觉得这没什么。可是现在――我改不过来了。”

    他说:“我也有缺点。我――”他想了想,像是下定决心那样地点点头,“我讨厌刷牙。”

    “你真惨。”她愉快地叹口气,“第一次谈恋爱就这么特别,说不定这会影响你以后的心理健康呢。你知道的,我现在的样子――很难看。”

    “要是你愿意。我可以当你是贞子。这样就没问题了。”

    “说不定哪天,我会像贞子那样杀了你,也没问题吗?”

    “没问题。死在美女――我是说前任美女手里是我从小的梦想。”

    “还好意思说,当你自己是韦小宝啊?”

    她的手臂终于慢慢地圈住了他的脊背。一种相依为命的错觉就在她跟这个陌生的男孩子之间像晚霞一样绽放。他们没有办法接吻,他的嘴唇停留在她的耳边,他轻轻地说:“夏芳然,我的名字比‘韦小宝’要好听得多。我叫陆羽平。陆地的陆,羽毛的羽,平安的平。记住了吗?”

    12

    夏芳然于二月十七日的口供:

    你们说的没错,陆羽平是我杀的。动机你们都知道了――反正动机不重要,我告诉你们我是怎么做的。可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再说一遍,在我吃安眠药被救过来之后,陆羽平是真的跟我说过那句话。他说要死咱们俩一起死我这辈子是不会放过你的。不管他做过什么,我都还是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可是我不能原谅他。为什么――其实杀人这件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氰化钾是我在网上买的。我在一个化工网站的BBS上看到一个帖子――网站的名字我已经忘了。发帖子的人是一个私营小工厂的厂主,他列了几种他们厂生产的产品,问有没有人要买。我就跟他联系上了,说我爸爸的公司需要。除了氰化钾之外,我还随便要了两个别的东西――我怕他起疑心。我知道买氰化钾特别麻烦,需要专门的证明什么的,我就跟他讲:我们公司现在急需这些,大家都是做小本生意的,能不能给个方便,省了那些手续――我说我可以多给他钱。我们约在鼓楼街的那家麦当劳见的面。什么时候?让我想想――那天是大年三十,对,大年三十那天人很少,尤其早上就更是。我们约在早上九点――他看到我戴着大墨镜还有口罩的时候有点警觉。我很直率地跟他说我是被毁容的。我说我原先是化工厂的技术员,是工作的时候出了事故,所以我才辞职回家用我爸的钱办了个做化学产品的小公司。我爸是法人,但是事情其实都是我来做。我说得头头是道的,他就信了。他还特同情我,说我可惜,还说我了不起――有意思吧?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这张被毁了的脸也会帮我的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算是明白了。我当然记得这个人叫什么,手机号我也有――你们会去抓他吗?不至于吧?他是个好人。

    二月十四号那天,我跟陆羽平准备一起去看赵薇和陆毅的那个《情人结》。我挺喜欢陆毅和赵薇的,我就想这样也好,我们俩一起看的最后一部电影是这个。你问哪一家电影院――华都,就是离南湖公园很近的那家。你们知道我原先的计划吗?我原先是想在电影院里做这件事的。在电影演到一半的时候,把放了氰化钾的啤酒给他。我知道氰化钾会让人在一瞬间送命。他会死在一片黑暗里,但是电影院的大银幕上故事还在演。等电影完了,灯光亮了,人们退场的时候才会发现他。这挺浪漫的,对吗?

    可是我们到得太早了。七点开场的电影,我们五点半就到了电影院门口――我们以为路上会塞车可是没有。我们就想找个清静的,人少的地方待一会儿,到电影开场的时候再进去。这两年来――我很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待着,你们也知道,这对我,的确不大方便。于是我们就来到了南湖公园的湖边。因为那天很冷,天又快黑了,湖边人很少。非常巧,也可以说非常不巧的一件事:我们碰上了丁小洛。我以前也听陆羽平说过,她是他的房东的女儿,一个――胖胖的,用陆羽平的话说是缺心眼儿,用我的话说是傻头傻脑的小姑娘。我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他们,更没想到丁小洛和那个跟她一起来的男孩子――叫什么来着――对,是叫罗凯。他们俩听说我们是要去看《情人结》,那个小洛就非吵着要跟我们一块去不可。最严重的是陆羽平就特别爽快地答应他们了。我想这下糟了,我又想老天是不是派了这两个孩子来阻止我干这件事儿。然后陆羽平就开始跟他们聊――东拉西扯的。陆羽平特别喜欢跟小孩子说话。而且他这个人――心软,不忍心薄任何人的面子。然后,那段时间里我,我心里特别乱。其实我知道我自己是在犹豫了,我也知道我如果现在后悔一切都还来得及。说真的我记不得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了。没撒谎,我真的记得不清楚。再然后,在电影马上就要开场的时候,那两个小家伙跑去买玫瑰花――为什么?你说为什么,那天是二月十四号呀。我记得我第一次收玫瑰花的时候也是丁小洛那么大。

    湖边上就只剩下我们俩。我的心跳得很快,很快,耳朵里面一直有一种像是鸽哨的声音――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带来的啤酒打开了,我是听见那一声易拉罐的声音才知道我把它打开了的。放毒药是件特别简单的事儿,我就是在陆羽平对我说:“天气这么冷,你当心一会儿又胃疼。”的时候把氰化钾放进去的。然后他说:“还是让我替你喝了吧,否则你一定会胃疼。”我说不。他说:“听话。”他是这么说的:“听话。”

    就像是以前考试的时候,你碰上一道不会做的选择题。你不能确定是要选B还是要选C。这个时候铃声已经响了,监考老师已经开始收考卷了。你大脑里一片空白,你就这么写上了一个B。为什么不选C呢?其实选B还是C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你选了B并不代表你觉得B比C更合适。只是为了选一个而已。我这么啰嗦一大堆,就是为了说我当时把那个啤酒罐递给陆羽平的时候的心情就像是在决定选B还是选C,严格地说那连“决定”都谈不上,我,表达清楚了吗?虽然我脑子里很空,但是心里却清醒得很。尤其是当我看着陆羽平把那些啤酒喝下去的时候,我心里从来没有那么清醒过。就像佛教里说的:一念心清净。不对,说这种话好像对神明太不尊敬了。总之,我就是觉得,如果那两个小家伙跟我们一起到电影院去的话,我是不会有胆量再照着我原先的计划去做的。因为――跟一群陌生人一起在一片黑暗之中是一回事,可如果你知道黑暗之中有两个认识你,刚刚还跟你说过话的人就完是另外一回事了。

    就像我知道的,他是在一瞬间倒下去的。他在倒下去的时候还把手伸给了我,那个时候我也自然而然地拉住了他的手。我忘了眼前的这些都是我干的。他的手开始还是暖暖的,后来才慢慢变冷。我为什么没有马上离开那儿呢?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突然间害怕得不得了。我在想――原本是打算在电影院里的一片黑暗中做的事情,怎么突然间变成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呢?说到底理想跟现实之间是有差距的啊。我一直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无论如何,他对我的好我是不会忘记的。就在这个时候,那两个孩子回来了。

    关于丁小洛的事,我可以明天再说吗?我今天很不舒服,可能有点发烧,嗓子也疼。我累了。不过我想说的是:丁小洛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我想要把她拉上来的。我不会游泳。我的头快要裂开了,今天就到这儿好吗?你们这儿的饭真是好难吃啊。我想我要是能吃得好一点也不会生病。过分。我们纳的税都到什么地方去了?真是过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芙蓉如面柳如眉 爱搜书 芙蓉如面柳如眉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芙蓉如面柳如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笛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安并收藏芙蓉如面柳如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