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表哥的电话(1)

    这病生得挺重,又是发烧,又是呕吐,身上下没有丁点儿力气,这让我去医院做手术的事一拖再拖。

    张漾从上海回来后没两天就又回到学校上课去了,高三紧张的学业让他无暇顾及到我,有一天我恹恹地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老太婆不在家。我以为是收水费的或是收电费的,所以懒得理,装做没听见。

    大约十五分钟后,我接到表哥的电话,问我:“在哪里呢?”

    “病了,在家孵小鸡呢。”我说。

    “什么病?相思病?”

    “说对了。”

    “这样,我马上来看你。”

    “老大,不用这么夸张吧。”

    “就这么说,呆会见。”

    他挂了电话,我以为他是说笑,他这人一向没正经,对我说的话我从来都不放在心上。但是没过多一会儿,真的有人敲门来了,我在门缝里看到他那辆脏兮兮的越野车,于是我开了门。

    开门后,我愣住了。

    表哥坐在车里,他并没有下车,而是把车哗地一下开走了,门口站着的,是拎了一个大包的一个美丽女人。在她喊我以前,我差点没有认出她来。她真的一点儿也没能老,甚至比我记忆中的那个她还要显得年轻,优雅。

    “我来过一次,敲了半天门,你没开,我还以为你不在家。”

    “我在睡觉。”我说。

    “怎么?不欢迎我进去?”

    “哪里的话,”我让开身子,“这是你的家,不存在我欢迎不欢迎。”

    她微笑,拎着行李进来,看看四周说:“这里一切都没变,就是吧啦,你长大啦,越长越漂亮。”

    “您真客气。”我讥讽地说。

    “我是专程来接你的。我和你爸爸在那边把什么都安排好了,你的学校也找好了,对了,你现在英语怎么样?”

    “我就会一句,”我倒在客厅那张破沙发上,拍拍沙发的扶手,用唱歌的调调扬着嗓子说,“FUCKYOU!”

    不知道是不是我发音不准的原因,还是她早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看她的样子,她并不生气。

    门就在此时被推开了。老太婆手里拿着钥匙,嘴里正在骂:“门开在这里干什么,进来个小偷怎么得了?”

    抬眼之间,她看到了她。

    老太婆先是一愣,然后忽然操起门后的一把扫帚,笔直地指着她说:“你给我滚,滚出去,你说过不回来,就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她温和地说:“您别生气,我接了吧啦就走。”

    “我哪儿也不去!”我从沙发上迅速地跳起来,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间,把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吧啦,”她走到门边来敲门,“你开门,妈妈有话跟你说!”

    再接下来是老太婆尖厉的声音:“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喊警察来!”

    我把门一把拉开:“够了,你丢人不丢人,找警察算什么,有本事把飞虎队,(、)联邦特工叫来啊,让凤凰卫视现场直播,那才叫牛逼呢!”

    老太婆被我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脸红脖子粗。我妈伸出手把我一拉说:“走,我们到外面说去!”

    “我不去!”我甩开她。她上前一步,再次捏住我手心,又摸一下我的额头,惊讶地说:“你在发烧?”

    我别过头去。

    老太婆在一旁风言风语:“神经烧差不多!”

    “她真的在发烧!怎么她在家发烧你也不管!”我妈一把拖过我,大声地说,“快走,我带你去医院。”

    “求你,别烦我!”我挣脱她歪歪倒倒地往屋里的床上走去,我想我的确是又在发烧了,而且烧得特别厉害,我哪儿也不想去,倒到床上的那一刻,我就想睡一觉,睡得越沉越好,哪怕永远都不再醒来。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医院里。四周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单正在给我挂水的护士白色的衣服。

    她坐在我身边,神色凝重。

    我把头转过去。

    “吧啦,”她伸出手来把我的脸转过来,我看到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又大又清澈,一点儿都不像一个步入中年的人,我走神地想,不知道我到了她这个年纪,是不是还可以这么美丽,我忧伤地想,当然我是活不到她这个年纪的。

    活着太累了,我是活不长的。

    她看着我,眼睛里流下泪来,泪水打湿了我洁白的被单。我听到她用微弱的声音说:“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妈妈不怪你做错事情。把孩子做掉,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说完,她俯下身拥抱我。我知道,她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汹涌的泪。

    我竭力控制着着内心的翻江倒海,面无表情。

    我在医院里住了三天,他们说,等我身体好些了,再替我做流产。第三天黄昏的时候,趁她去超市的时候,我从医院里偷偷地溜了出来,医院的饭菜让人难已下咽,仿佛总带着一股药水味。我出了医院直奔天中旁边的拉面馆,推开门,像坐了十年牢从没吃过饱饭的人一样对着老板娘说:“来两碗拉面!”

    “两碗?”店里的伙计不相信地看着我。

    “两碗!”我大声地重复。

    我在我经常坐的位子上坐下,左边的台子上是两个天中聒噪的女学生,她们正在聊天,声音高亢尖锐却又要故作神秘,让我极度不舒服,我正要呵斥她们闭嘴的时候却听到她们的嘴里吐出我熟悉的名字来,让我忍不住认真聆听她们的对话:“听说许弋这次又被打得不轻,他最近真倒霉,老是被人打。”

    “人在情海飘,哪能不挨刀。谁让他老是想去抢别人女朋友呢!”

    “不过说真的,那个女生样子很乖的,看不出那么那个呀。”

    “你说李珥啊,她跟我是初中同学,我知道她的,平时不开腔不出气,其实最那个。不过这次可惨了,被叫到教务处去了,我看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表哥的电话(2)

    “对啊,对啊,不开腔不出气的女生最可怕,哈哈哈……”

    ……

    我把桌上的面条往前面一推,站起身来,走到那两个女生的桌前,冷冷地问:“你们在说谁呢?”

    两个女生抬头看见我,像是认出我来了,吓了好大的一跳。

    我指着她们:“我警告你们,谁要再敢说李珥的一句坏话,我让你们以后晚上从此都不敢出门,你们信不信?”

    两个女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慌慌张张,大气也不敢出,一句话也不敢说,拿起书包跑了出去。

    我也没心思吃面了,我决定去天中看看小耳朵。

    我跑到天中校园的时候正好看到小耳朵出来,我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受了委屈,在她的身后,跟着她的家长,我喊住她,旁边一个男生恶模恶样地窜出来让我一边去,我看着小耳朵,我只想确定她没事,我立刻就走。

    我知道,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不配做她的朋友。我知道我走到很多的地方,都不受欢迎,我也不想给小耳朵带来任何麻烦,但是上天作证,我愿意为她承担我所能承担的一切,因为我知道,并能确认,她的烦恼肯定与我有关。

    “她不会有事的,你离她远远的,她什么事都没有!”男生还在冲着我大声地喊。

    噢,天地良心。我并不生他的气。

    我当时想,有个男生这么护着小耳朵,真的挺好。可是我没想到小耳朵生气了,她涨红着脸大声地喊:“尤它,你不许这样跟吧啦说话,吧啦是我的朋友!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许你这么说她,绝不允许!”

    世界在那一刻静止了。

    这些天来,我身上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了,黄昏的天空飘起了金色的奇妙的雪花。我就像网络游戏中忽然被施以神奇法术得以重生的小人,在瞬间充满了力量,欢欣鼓舞。我看着小耳朵继续涨红的可爱而勇敢的小脸,看着愤怒的尤它,看着站在他们身后的惊讶的两个大人,实在实在忍不住地咧开嘴笑了。

    好朋友。

    我文绉绉地想:这个世界上,也许再也找不到比这更温暖更动人的词汇了。

    在返回医院的路上,我被两个小破孩拦住了。他们粗声粗气地对我说:“吧啦姐,黑哥找你。”

    “让他自己来。”我说,“我要回医院躺着去养病。”

    “黑哥说,有些事他想跟你说,你可能会感兴趣。”

    我拍拍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头,笑嘻嘻地说:“真对不起,吧啦姐姐现在对啥事都不感兴趣。”

    两个小破孩互相对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来给我,相片有些模糊,一看就是偷拍的,但很轻易地认得出是谁。

    “黑哥说,他有很多这样的照片,你要是愿意去,他可以送给你。”

    “他在哪里?”

    “在他姨父的房子里。”

    哦呵,那房子原来还没卖掉。

    我转身,大踏步地朝前走,两个男生远远地跟着我,我回头,大声地朝他们喊:“回家喝奶吧,你吧啦姐还找得到路!”两个男生并没有离开,依然远远地跟着我,跟就跟吧,要不是大姐大,谁愿意跟着她啊。

    门没有锁,灯也没有开,我进去,黑人坐在黑暗里,我看不清楚他的脸。雪越下越大,雪花从破旧的窗户里飘进屋子,屋里屋外,一个温度。但黑人只穿了一件薄毛衣。黑色的矮领毛衣,胸口上有个张牙舞爪的字:闷。

    我问:“你这件戏子一样的衣服哪儿弄来的?”

    “抢的。”他说,“一个大学生的。”

    “人家没告悖俊?/p&a;gt;”告什么,我请他喝酒了。“

    我把怀里的相片扔到他面前:“你不觉得你特无聊?”

    “我是为你好。”

    我捞起面前一根小板凳就往他面前砸过去:“我警告你,他就要高考了,你要是影响到他一丁点儿,我饶不了你!”

    黑人没躲,板凳砸到他的额角,一道深深的印痕,血流了下来。

    他满不在乎地用毛衣袖子把血擦掉。吸吸鼻子说:“操,你为了这么一个下三滥,值得吗?”

    “你再骂一次试试?”

    黑人跳起来:“我就骂,我就骂,下三滥,下三滥!怎么着!”他一面骂着,一面伸手把身后旧桌子上的一堆照片甩到地上,又跑到墙边把灯给点亮:“你睁大眼睛看看你的优等生,我靠,你他妈口口声声要征服,征服,你看看征服你的人对你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雪越下越大了,屋子里冷得让我感觉整个的自己要缩小到没有的状态。灯光让我的眼睛感到疼痛,我蹲在地上,把那些照片一张一张地捡起来看:都是张漾,张漾和那个我曾经见过两次的女生,他们在一起,温暖的餐厅,他们两家人在一起吃饭,冰天雪地里,张漾搂着她在走,校园里,张漾替她拎着笨重的书包,呵着气等在食堂的门口……

    应该都是近期的照片。

    黑人说:“这个女的你可能不认识,她姓蒋,叫蒋皎。她爸爸叫蒋大宁。也许你没听说过,但我想,著名的‘嘉宁’集团你应该不会陌生。这个城市最漂亮的建筑,最完美的小区,都和他有关。”

    我没有做声。

    黑人继续说:“张漾是个垃圾,他利用你对付了他的对手许弋,蒋皎在初中时代曾经是许弋的女朋友,他害怕失去她。张漾家很穷,他们一家三口住在城里最穷酸的地方,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带你去看,离这里只有五分钟的路。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女生家里供给的,包括他的新衣服,新手机,他离不开她,就连他读大学的费用,也得靠她家,她们早就有计划,一起去上海读大学,然后出国……”

    表哥的电话(7)

    “住嘴!”我说,“我不会相信你的这些信口胡言!”

    “我爱你,吧啦,只有我是真爱你。”黑人上前来拥抱我说,“只要你跟我好,我保证一辈子死心塌地地对你!”

    他额头上的血迹已经干了,丑陋的伤口丑陋地对着我。我厌恶地推开他,我不会相信他,我永远都会记得张漾说过,他会带我去北京,他会牵着我和儿子的手在巴黎的街头散步。这些都不会是假的,绝对不会!

    “我知道你不死心。”黑人打开他的手机,也是新款的,三星。他说,“兄弟们偷来了他的东西,我放点更有趣的东西给你瞧瞧。”

    他说完,把手机举到我面前。

    我首先看到的是我和张漾亲吻的画面,在拉面馆后面的那条小路,模糊不定的影象。我去抢手机……结束。

    然后是张漾一个人在大街上走,忽然回头做鬼脸,女孩嘻嘻的笑声。

    张漾搂紧了她,两个人一起对着手机做鬼脸。女孩笑得很甜。

    ……

    最后一条:张漾靠在一张软软的大沙发上,懒懒地说:“吧啦,婊子。”

    周围一阵哄堂大笑。张漾也笑,是微笑,他笑完后,站起身来,伸出手掌挡住了镜头。

    ……

    他微笑着说:吧啦,婊子。

    我亲爱的,微笑着骂我:婊子。

    黑人丢开手机,缠上来抱住我,唇在我的耳边徘徊:“吧啦,我爱你,你要相信,只有我是真正的爱你,身心地爱你,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我奋力地推开他,跌跌撞撞地出门,将自己淹没在漫天的雪花里。

    我决定离开。

    虽然我真的无处可去。

    我只想跟一个人告别,可惜我没有她的电话。

    我收拾好简单的行李走到“算了”酒吧前面,我想去跟表哥借一点儿钱。他就站在酒吧的门口,抽着一根大大的雪茄,好像知道我就要去找他一样。

    我没有说出我的要求。但是他说了,他说:“吧啦,你来得正好,我要带你去医院。你妈妈等着你去做手术。”

    我转身就跑。

    有好几个人一起来追我。他们很容易地追上了我,架住我,不顾我的尖叫,硬把我往越野车上塞。我被塞到后座,两个人一边一个,牢牢地看着我。很快,表哥也上了车,他亲自开的车。他在前座一面开车一面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教训我说:“有好日子不过,折腾啥呢,跟着你妈妈,换个环境重新开始,什么爱情,都是狗屁,你转眼就会忘的。”

    “我要下车,你停车。”我说。

    “到了医院就会让你下。”他说。

    “我再说一次,我要下车,你停车!”

    他慢条斯理地答:“我再说一次,到了医院我自然会让你下!”

    雪越下越大了,前方的路已经完地看不清,越野车仿佛是在冒险的丛林里穿梭。我观察了一下我所处的位置,对我左边那个小个子男生说:“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他听话地凑过来,我果断地张开嘴,朝着他裸露的耳朵重重地咬了下去。他捂住耳朵凄惨地狂叫起来,然后我越过他的身子,拉开了车门,跳了下去。

    准确地说,我是从车上滚了下去。我掉到雪地上,雪花飞溅,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站起身来,但我没有来得及,后面有一辆农用的三车突突地开过来,它没有看到我,轻巧地压过了我的身体,眼前完黑了。奇怪的是,我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

    表哥的车在我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我看到他们一起朝着我跑过来。雪地上,开出一朵一朵红色的花,那花真好看,我试图想微笑,像张漾骂我时一样的微笑,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我已经完失去了知觉。

    我好像看到我自己的灵魂从我的身体里飞升,她飞过狭窄的公路,宽阔的广场,带着强烈的渴望和绝对的目的性,直奔向天中,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找一个人,她要找的人不是张漾,也不是许弋,不是蒋皎,而是一个叫小耳朵的女孩,一个吧啦其实从生下来就想做的那样的一个乖女孩,她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地承认是她的好朋友,吧啦欠她一声谢谢,这一声谢谢,是一定要说的。

    一定要说的。

    一定。

    我亲爱的小耳朵,你能听见吗?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左耳 爱搜书 左耳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左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饶雪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饶雪漫并收藏左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