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也不知过了多久,但觉耳边出奇的寂静,秦风微微睁开眼睛,只见一抹夕阳透过虚掩的窗户照了进来,投射在棕红色的地毯上,格外刺眼。?&a;bsp;?&a;bsp;?????&a;bsp;??&a;bsp;????????????

    他此刻才现自己置身在一间卧室的地毯上,四肢都被麻绳死死的捆绑着,已然麻木。扭过脖子却瞧见同在这屋子里的还有师兄季少胤,见他躺在几步远的地方,也被麻绳捆着。但见屋子不大,装扮得倒也典雅。进门一道四叠屏风画着松竹梅兰,屏风前一盆青翠的西府海棠正自含苞欲放。屋子东墙上挂着幅精美的仕女图,以及几样兵器和其它饰物。

    “师兄,季师兄?诶,也不知其他人此刻身在何处?师妹,师妹是否安然无恙?”秦风压低嗓子轻声叫了下一边的季少胤,现他还兀自未醒。心下又思虑着众同门,牵挂着小师妹。

    随即凝气丹田用力一绷,却现绳子很结实,根本绷不断。这时忽见一边的季少胤微微动了动,睁开了眼睛。见他刚要开口,秦风赶忙嘘了一声,示意别作声。

    然后轻轻滚了几滚到得跟前,轻声道:“别说话,一会儿见机行事!现下我们试着咬一下看能否咬断绳子。”

    “嗯,试试看。”季少胤微微一点头,嗯了一声。看他神色,似乎也在满腹狐疑究竟怎么回事,自己怎会在这里。

    秦风当即把耳朵贴在地上仔细听了听,现除了自己的心跳之外,近处暂无人声。便往季少胤跟前凑了凑,拉长脖子去咬他手臂处的绳子。咬了一阵现丝毫咬不动,却把自己嘴给磨破了,有几滴血迹染红了绳子。心道:“不好,一会那婆娘来了会不会看出行迹?”

    思虑之际,忽闻外面脚步声渐近,步伐单调轻盈,似乎只有一个人。当即赶忙轻快的滚回原处,合上双眼、压低呼吸。

    闻得嘎吱一声,那妇人便提着个布袋从屏风外转了进来。瞧着地上两人,轻声媚笑道:“呵呵,两兔崽子,竟然还没醒,看来这药性还可以,只不知崔二这小子这回从哪弄得药?”

    她说着便走几步,把墙上的仕女图往起一揭钻了进去。秦风这时眼睛迷开一条缝,只见眼前唯有画幅兀自轻拂。画幅后面竟然有暗室,这可让地上两人大感意外。只听得里面出几下打火石的声音,却不知那婆娘在搞什么明堂。

    少顷,那妇人便画幅一掀从暗室里出来。拍了拍手的灰,走过来俯端详着地上两人。

    “呵呵呵,一看就是些雏儿,正好给老娘尝尝鲜!嘿嘿,慢慢来!”

    她说着便将秦风身子往起一扳,抱在床上。一只青葱玉手在他清秀的脸上捏了捏,轻拍两下。然后满意的笑了,笑得极其撩人。

    此时的秦风正悬着一颗惊惧不安的心,仿佛一只待宰羔羊立刻就要被开膛破肚了。他生怕自己紧要关头露了相,便本能的激出十二分冷静,心知成败在此一举。但觉脸上辣的羞臊不已,不由得羡慕起了地上躺着的季少胤。

    而此时,地上的季少胤却在极力压制着心中一触即的笑声,生怕一个不留神笑喷出来。正微闭双目暗自幸灾乐祸的调侃着这位好运的师弟,一边也为自己能暂时安然的躺在这里而感到庆幸。

    “哎,他娘的,没醒最好,倒可松了绳子。”那婆娘正往下脱着秦风衣服,似觉绳子太碍事。又见他暂时未醒,便起身找来剪刀将绳子悉数剪断。

    四肢一松,秦风暗感精神一振,心下不由得谢天谢地。待那婆娘将剪刀往下一撂,伸手要解他上衣之际。秦风忽地一个怪蟒翻身左手钳住她右腕,右手疾点她肩井、章门、肾俞、气海几处穴道。那婆娘还未及反应便被点中要穴,身子立时瘫软在床,心下砰砰乱跳,脸上犹自惊魂未定。

    “别作声,否则掐断你脖子!”秦风一手掐着她喉管,威胁道。

    此时,地上躺着的季少胤突见师弟得手,不禁喜出望外。低声急促的喊道:“师弟,快,赶快把我解开!别等一会儿来了救兵就麻烦了。”

    季少胤四肢绳子一松,立时感觉说不出的轻松。两手不住得互相揉搓着手腕,随即来到床榻跟前,厉声道:

    “哼,你个贱人!快说!其他人在什么地方?还有你,倒底什么来路!若有半句不实,老子宰了你!”他说着便顺手操起床头的剪刀架在那婆娘脖子上。

    “哀家农三娘,其余人在,在……”那婆娘脸上阴晴不定,心下惊惧万分。

    一边的秦风见她眼珠兜转,知她正欲编慌。便上前厉色道:“你最好老实点,倘若我们的人有一个出了差错,你便休想活命!”

    那农三娘心知这下若不老实交代,定然难以保命。便惨然道:“那两个女的在屠虎这儿,其余人在郭老大那边。”

    “屠虎是谁?郭老大又是谁?现下人在何处?”秦风盯着那婆娘惊惧不定双眼,厉声问道。

    农三娘道:“屠虎乃此间与奴家一道儿的那汉子,在后院一排房里,见了自然知晓。郭老大名叫郭大,在离此东行三里外的郭家伙场开设黑作坊的便是。”

    秦风气愤的瞪着她,道:”哼!原来是恶名昭彰的甘凉四盗!你们不呆在河西走廊财,却到我关陇腹地来作恶,这是为何!“

    农三娘突然泪水扑簌簌,看着秦风惨然道:“少侠有所不知,此说来话长。自李元昊建立西夏以来,整个河西尽数纳入其版图。原有土著但凡不实诚归顺的尽皆屠戮。尤其近年来,他们利用黑风教大肆罗武林高手,作为其侵吞中原的暗先锋。奴家四人一向自在惯了的,只因不愿顺从黑风教的驱策和奴役,他们便杀了奴家结义大哥鲍天狼。剩余奴家三人只得东逃至此寄生,途中巴老四又被他们捉住杀害。”

    农三娘眼泪哗哗的说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秦风原本心肠温软,见她说的凄惨,一颗冷硬的心便渐渐由憎恶转为同情。

    这时,忽见季少胤从那暗室出来抱个大木箱,哐啷一声放在地上,正用剪刀往开撬。

    “钥匙拿来!”撬了一顿没撬开,季少胤便起身跟那婆娘索钥匙。那婆娘略一迟疑,只得老实就范,凄然应道:“在,在枕下。”

    箱子一开,里面真金白银,玛瑙珍珠足足有大半箱,那对玉麒麟也在里面,直把两人看得眼前立时一亮。季少胤在屋里转了一圈寻得两个布袋,把那玉麒麟连盒子一装,又装了三百两银子作一袋,另又拣值钱的装了一袋。

    “把咱的东西一拿行了,其余的算了吧,都是些不义之财。”秦风见季少胤除自己一行被劫的东西外,又多装了一袋。很不以为然的看着他,说道。

    季少胤见这师弟似乎有些善恶不分,便笑他道:“呵呵,就因来路不明才该拿,师弟啊,善心应该用在善事上,对这种恶贼若太仁慈了迟早是要吃亏的。拿去了大伙好歹能多喝几杯,谁叫这贱人误了咱行程!”

    秦风看了看,自知管不了这位师兄,随即又转过身来,看着农三娘道:“你还听到些什么风声,一并说与我听。”

    农三娘倒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季少胤将她劫来的财物装走,无奈身子动不了也只得由他。见秦风问她,随即收神,道:“据说,那黑风教内高手如云,教主古洞魔王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听说黑风教的势力如今已开始向中原武林渗透,目的便是要罗和征服中原各大帮派和江湖势力为其效命,以作为西夏日后侵吞我大宋时的内应。”

    “岂有此理,这党项人着实可恶!”秦风听了心下愤愤不已。随后又道:“你好自为之吧,暂且还放不得你!”

    一想到小师妹和其他同门,他便感心下难以踏实。于是便焦急的催促季少胤,道:“此地不宜久留,当下还是救人要紧。季师兄,我们赶快撤吧!迟了只恐误事。”

    “好吧,这就走,把这贱人先藏起来!”季少胤说着便过来将那妇人口一塞,拉下来推到床底下。一转身又觉得不放心,便用地上的断绳将她四肢一绑推了进去。

    秦风自墙上摘下一柄剑,季少胤取来一把朴刀,二人便轻声出门。暗暗来到后院,在一间屋外踮手踮脚听了听,不见动静。又走几步见另一间屋里似有人声,仔细一听,却听得一个男子声音道:

    “臭娘们,少用崆峒派来吓唬老子!玄空子的千金又怎地?老子现在不照样想怎么摆弄就摆弄!就算污了她又怎地?天大地大,我就不信那老不死的还能找上老子!”

    紧接着又听到一个女子声音道:“你若真动了她,就算跑到海角天涯,也逃不出我崆峒派的掌心!不信你就试试!不过,我劝你还是识相点,放了我师姐妹俩,没准我们给师父说上两句好话让他不来找你麻烦,那也是办得到的。”

    两人听后对望一眼,秦风轻声道:“是五师姐和小师妹,看来她们正在稳住屠虎。”

    季少胤看了一眼秦风,压低声音道:“我看我们不如直接破门而入吧,虽不知那家伙武功高低,但以咱俩合力料想也不至于吃亏!”

    秦风略一沉思,便低声道:“只怕不妥,如今咱的人还在他手里。倘若那家伙拿她俩作人质来要挟,就有些束手束脚了。看情形,我们只能慢慢摸到其后方。待得近了,两人同时出手,打他个猝不及防。一人抢先护住师妹她俩,一人同出杀着叫他自顾不暇。”

    “这样或许要稳妥些,就这么来吧。行动!”季少胤微微点了点头,说着便紧按兵刃,两人自檐下一步步绕道后门。

    片刻功夫,到得后门却见一扇门半开半闭,两人当即猫身碾步一寸寸潜至近处。只见五师姐黄莲被绑在一把椅上,师妹楚青萍已被屠虎放在床上正要下手,却因黄莲的一席话而迟疑着。

    黄莲这时已经看到了两人,眼珠微转使了个眼色,一边依旧用言语稳着屠虎。两人对望一眼心下会意。只待那大汉离师妹稍远一点便突奇招。

    这时,忽听得前门一阵脚步声。接着有人喊道:“屠爷,屠爷!不好啦,三娘娘她……”说着便推门进来,原来是两个喽啰。

    “格老子,什么事大惊小怪!”屠虎见两个手下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禁怒道。

    那喽啰见屠虎火,便刻意缓下慌张之色,温言道:“三娘娘让小的们看着前院茶馆,说她回屋一趟。不料现下不知哪来的几个杂小子嚷嚷着要吃饭,小的又不会做,做饭的刘四跟崔二哥去了郭家伙场。小的没法,是以去找三娘娘,却见屋里没人,放钱的箱子也不知被什么人打开,丢在地上。”

    “哦?有这等事?待我去看看!”屠虎说着便提刀起身,走几步又转身道:“给老子看着两妞儿,待我去瞧瞧!”

    “好!屠爷只管去吧,小的看着便是。”两个喽啰一边应声,一边往来走着。

    秦风这时不由得心下暗喜,心道:“这正好动手!”

    他与季少胤相视一笑,两人同时出手。说时迟、那时快,刀剑起处,两个喽啰还未及反应便已人头落地。

    “快,割断绳子!”秦风急促的喊道。

    这时,刚出门还未走远的屠虎早已听到动静。挺刀破门而入,喊道:“什么人!”却见两个女的已被割断绳子,解了穴道。当即怒从心起,喝骂道:“两个杂货,敢坏爷爷好事,看刀!”说着便挺刀杀至,秦、季二人奋力迎了上去。

    “铛!”

    “铮铮铛……!”

    刀剑一交,两人同时跃开一步,秦风顿觉虎口麻,继而三人又杀在一起。这时,一边的黄莲和楚青萍也找来兵刃,凑在旁边伺机相助。却见刀光剑影甚是纷繁,一时难以插手。

    这时忽闻一阵脚步声起,四五个喽啰闻讯赶来。黄、楚二人挺剑当门拦住杀了起来,几个喽啰顷刻倒地。

    秦、季二人招法似乎有些忙乱,显得临敌经验不足。好在毕竟是以二敌一,拼得二三十招后,屠虎渐感难以应付便开始思退。手下忽地一招快似一招,一刀比一刀威猛。力图以猛攻争取脱身之机。

    三人正斗得难解难分之际,一边的楚青萍忽地斜刺里杀出一剑,屠虎本就疲于应付秦、季二人的攻势。不及回顾,却被楚青萍一剑刺中左胁,立时鲜血横流。微一踉跄,出招便慢了一节,秦、季二人同出一招双蛇入洞,分刺对方前胸后背,屠虎身子晃得一晃,便立时倒地毙命。

    “快!郭家伙场!”

    秦、季二人同一声喊,便飞步出门,黄、楚两人紧随其后。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铁血奇侠 爱搜书 铁血奇侠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铁血奇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烟雨未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雨未央并收藏铁血奇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