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许是动的心思太多,或是怀这个孩子时我本就气虚,偶尔晨起或临睡前,我呕吐的次数总是特别多,伴随着的,更有小腹中难以忍耐的凉滑感受。

    每每问及卫临,只是见他越来越深锁的两道浓眉和郑重的请求,“娘娘只宜静养,实在不能再费任何心思了。”

    可以静养么?我喃喃自问。

    已经发生过的事,心思已经费尽。还未完结的事,连自己不愿去想都难以忘记。我夜夜梦见陵容临终前的情状,气息渐微,她口中仍旧喃喃低语,“皇后,杀了皇后。”

    梦中的事难以解决,采葛亦在来看望我时难掩忧心神色,“自从静妃有了身孕,沛国公府无比托大,国公夫人常居王府照顾爱女,即便王爷不忘照顾隐妃,但难免权柄另移,隐妃的地位大不如前。”

    这样的话,玉隐自己是万万不肯告诉我的,她每每来看我,依旧是妆饰华丽,笑容清淡,不露丝毫近况的窘迫。我若以话试探,她却极敏感,笑吟吟道:“如今姐姐自己也有着身孕,多宁神静气才好。静娴也是如此,我能体谅姐姐,自然也能体谅她一些。”她轻轻沉吟,“毕竟,她腹中的孩子是王爷的。”

    我愕然于她深明大义的转变,不免更心疼她,“你若有什么委屈,不要憋在心里,告诉长姊就是。”她笑得温婉而柔顺,似九月含露而开的小小雏菊,“王爷并没有顾此失彼薄待于我,我已经很安心了。”玉隐如此安分而柔顺,太后在病中听闻,亦不觉赞叹,“能这样体谅,的确是好孩子。”

    我被腹中越来越频繁的凉意折腾得寝食不安,再要管玉隐的事也有心无力,只能婉转请采葛转告玄清,一定,一定要善待玉隐。

    卫临一日五六次来到柔仪殿请平安脉,我却越来越不敢接受他略显无力的说辞“安心静养即可”。甚至在每日所服的安胎药中,当阿胶的甜香被越来越浓重的苦涩药味所掩盖时,我也能明白无误地感受到这一点:我的胎并不安好。

    清露覆地的一个夜晚,我终于不得不请来了在为眉庄守陵的温实初。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打扰他对眉庄的思念的。

    一别良久,他似乎比上次所见又苍老憔悴了一些。其实细细算去,他也不过才三十许人而已。在我感叹于他的憔悴支离时,实初亦为我的面色和虚弱惊愕不已。

    “娘娘的面色怎如此青白?”

    “是么?”我在小小的手镜里窥探自己被脂粉掩盖的容颜,的确如他所言,那种青白交错的衰弱气息,连上好的玫瑰胭脂也遮盖不住,脂粉扑在脸上,似无所依靠的孤魂野鬼,凄艳地浮着。我无奈叹息,“不到万不得已,我实在不敢劳烦你。”

    他说:“你我之间,何须这样客气。”他的手指轻轻搭在我的手腕,我在一沉一浮的脉息上感受他指尖微微温热的粗糙与沉稳。烛火被初秋的凉意侵染,一跳一跳有些闪烁。

    良久,温实初低低叹息一句,抬起的眼眸沾染上无可褪去的忧伤与无奈,“我相信卫临已经尽力了。从你的脉相上看,卫临一早就察觉你的胎气比常人虚弱,所以一直用黄芪、白术等温厚补药为你补养身体。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我追问。

    “嬛儿你刚刚有孕后便心气躁动,五内郁结,恐怕深受某些人与事的滋扰,以致胎象不安。再往深里说,你怀孕之时,当年产下双生子时的虚亏尚未完补回来,说实话并非怀孕的好时机。所以即便有卫临尽心补救,以大量温补之药续力养胎,但容我说句实话,我与卫临都已经回天无力,只能养得住龙胎多久是多久。”

    心似一块被冻结的冰,倏然裂出崩碎的裂痕,再无从弥合。仿佛有无数针尖从五脏六腑中深深刺入,我不自觉地伸手紧紧抱住肚腹,感受着身体里无比微弱的胎动,凄然流下泪来。

    他不忍,温然道:“嬛儿,自己身子要紧。”

    我死死忍住指尖的颤抖,轻轻道:“你告诉我一句实话,这孩子还能保得住多久?”

    他沉吟片刻,答我:“你已经怀胎四月,这个孩子,即便我与卫临拼尽一身医术也不能保他超过五个月,否则孩子即便生下来也是个死胎,只怕连你也要深受其害,性命不保。”

    “五个月?那么我们母子情分岂非只剩下一个月了?”

    “是。”温实初满目悯色,温言劝慰,“你还年轻,嬛儿。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不要过于伤心。”

    茜纱窗下翠色竹影沉沉,有夜风肆意穿行而过,满院花树被风携过,轻触声激荡如雨。世事身不由己,我伤心又能如何呢?颊边泪痕渐干,若非依旧有绷涩的触觉,谁能看得出我曾泪流满面?我伸手,极力拭去泪痕留下的苦涩触觉,沉声道:“这件事,不许对任何人说,连玉隐和玉娆也不可以。你和卫临只需尽力保住这个孩子,能保多久便是多久。”

    他默然颔首,“在不伤害你身体的前提下,我一定会尽力做到。”我点点头,“我乏了,不想再送你,你自己出去小心。”温实初悲悯地看着我,只身离去。

    次日玄凌来看我时我正在喝槿汐炖了许久的燕窝薏米甜汤,绵甜的滋味让郁结的心胸稍稍得以纾解。玄凌怜惜地抚摸我的面颊,“朕忙于政务,怎么两日不见,嬛嬛你便这样憔悴?”

    “回禀皇上,”温实初自殿外踏进,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笑着道,“皇上无须多虑,娘娘腹中胎儿一切安好。”

    我拉着玄凌的手按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臣妾憔悴都是被这个调皮鬼儿折腾的,皇上不知道,昨夜他在臣妾的肚子里闹腾了一夜,臣妾都不得好睡。”

    玄凌喜滋滋地把脸贴在我的腹部,“这个孩子这样好动活泼,必定是个身子强健的皇子。”

    他以温柔而爱护的姿势伏着,隔着我的肚子和孩子说着话,“你好好安分些,再过六个月便能见到父皇和母妃了,现在这样闹,你母妃也被你闹得没了力气。等你出世了,父皇一定天天陪着你玩,比陪你几个皇兄都多,好不好?”

    我趁他不注意,轻轻别过脸去,悄悄拭去眼角的泪珠。温实初见机道:“皇上,娘娘该服安胎药了。”玄凌笑道:“难得你肯来照顾淑妃这一胎,朕也放心了。方才朕看你在这里还唬了一跳,还以为淑妃的胎有什么不妥当。”

    温实初笑道:“正是因为小皇子太强健了,微臣才不能不来,否则娘娘从此便不必安睡了。”

    玄凌接过他手中乌黑的汤药,一勺一勺小心喂到我唇边,柔声叮嘱了许多。我婉转求恳道:“臣妾有孕后便少走动,太医也叫精心养着,实在闷得慌。”

    玄凌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如果朕没有空闲,你大可请德妃她们多来陪你。即便你要请皇后,朕也让她来就是了。”

    我笑着睨他一眼,“皇后是什么身份,怎能臣妾一请就来?皇上说笑也太轻易了。”

    玄凌为我仔细拭去嘴角药汁,“只要你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

    十月秋风渐起的时候,我下腹的坠胀感愈加严重。为了掩饰我的虚弱气色,槿汐每日必须得花上两三个时辰为我妆饰容颜,才能显现出太医一贯所言的“身子强健,胎气无恙”。

    这一日金风送爽,恰巧西越进贡来一枝三十余尺高的珊瑚,玄凌高兴之下便送到了柔仪殿给我把玩。我也不觉纳罕,“宫中珊瑚并不稀罕,但大多是五六尺高的,十尺以上已经罕见,何况是这样高大完整的珊瑚呢。”

    玄凌很是得意,“正因为罕见,所以想来想去只有放在你的柔仪殿最合适,与朕的布置相得益彰。否则放谁的宫里都是突兀了。”

    我笑吟吟依着他,“这样好的珊瑚臣妾一个人观赏也可惜了。宫中妃嫔闻得有这样的稀罕物儿,只怕都很想看呢。”他吻一吻我冰凉的额头,笑道:“朕知道你喜欢热闹,不如请合宫嫔妃一同来柔仪殿观赏。”

    我抚摸着赤色珊瑚流光溢彩的枝丫,叹气道:“好好一桩事便给皇上弄得不好了,若臣妾广发邀请,旁人兴许要揣度臣妾恃宠生骄,借了皇上的恩典炫耀呢,反倒叫人说闲话。而且皇后如今不爱出门,旁人请她她都要推托的,若皇后不来呢,终究也是不合适。”我摆手道:“算了算了,何必为臣妾的兴致生出许多不圆满来。”

    玄凌怕我生气,忙拥过我道:“你若喜欢,朕请她们来就是,朕在这里,皇后必定也会来,便再无不妥了。”

    我笑,一壁也轻轻叹息,“要皇上费心了。”我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指尖殷红的蔻丹如一簇簇跳跃的火苗,即便闭上眼,那抹殷红亦闪烁在眼前,无可逃避。

    三日后暮色深沉之时,玄凌在柔仪殿大宴后妃,同赏珊瑚。皇后之下,这两年来颇有宠幸的嫔妃一一到场,连被玄凌要求静心思过的荣嫔也精心打扮,着了一身清新的粉蓝团绣烟霞紫芍药宫装前来。

    我是东道主,自然也是盛装出席。一袭瑶红色攒心海棠吉服深浅重叠,月白“蝶舞双菊”抹胸,底下桃红底色繁复华丽的蹙金线长摆凤尾裙拖曳于地,灿色宛若眼前无数女子艳丽笑靥。远山眉仿似水墨轻烟画意盎然,衬得星子瞳仁明亮如醉,眉心中一点金箔剪成的金菊花钿上缀着赤红宝石更是闪耀夺目,映着两腮的磨夷花胭脂扑成鲜妍的“桃花妆”,宛若春日桃花一瓣一瓣盛开在面上,如此盛装打扮,再也无人可看出我妆容底下的虚弱失色。

    庭院中秋菊深浅丛丛,开在宫灯如星里,晕染开无限春色,火红、粉白、淡黄、橙橘、瑰紫,各擅其美。柔仪殿外青松与红枫交映成辉,苍翠与嫣红交错林立,似一卷斑斓锦缎华丽铺陈,无比壮美,比之春花烂漫的景色更加动人心弦。

    一众妃嫔围着珊瑚评头论足,啧啧称趣,连一向自矜的胡蕴蓉亦不由笑言,“从前随父亲去看东海渔民进贡的珊瑚,枝丫光洁完整,颜色通体均匀,虽然只有十余尺高,亦是人人称奇,夹道观看。”

    皇后执了一杯“竹青”缓缓饮下,笑道:“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吧,彼时蕴蓉的父亲还是先帝的宠臣呢。”

    胡蕴蓉原本满面笑靥,闻言不觉放沉了面色。家门之变,父亲的官途陨落,彼时年幼的胡蕴蓉未必不知。所谓世态炎凉,即便身份高贵如她,想必也曾经饱尝。她微微冷笑,矜持地抬起下巴,“这样华美的珊瑚,匀称完整更胜我当年所见那株,更何况高三十余,颜色深赤通透,世所罕见。到底淑妃荣宠深重,不是旁人所能比的。”她的目光冷冷自皇后面上横过,复又在玄凌身边坐下同饮。这一夜所饮的酒大多出自皇后珍藏,她得玄凌所邀,不欲坏了他兴致,更拿出两坛珍藏多年“水仙陈”,颜色清澈如掬养水仙的清水,气味清甜如盛开的水仙,入口绵甜,后劲却极大,与我所制的“梅子酿”一同入口,更是酒力惊人。

    贵妃体质不宜饮酒,德妃饮了几口,问起皇后配制酒石的事,又是当做趣话连篇累牍。荣嫔甫被解了禁足,更依在玄凌身边连连劝酒不已。今夜月色浅淡如雾,缥缥缈缈如乳似烟。歌台舞榭,一片笙歌燕舞,月色亦就此醉去,何况人哉!

    腹中的痛楚隐隐顶上胸臆,再难忍耐。留意过去,玄凌已经酩酊大醉,蕴蓉与荣嫔酒意深沉,一个伏在他手臂上,一个靠在他肩上。贵妃已经告了体力不支,陪着有孕的沁水和倦怠的贞妃早已回去。其余嫔妃多半也有了醉意,清醒的几个也只顾看着歌舞嬉笑不止。只有胧月十分欢快,笑着跑来跑去。

    满目霓裳羽衣,一派笙歌管弦,我目光飘然渐移,直到,触到那一双寒潭深水似的沉静双眸。那道幽深目光,似蕴了戾气的冷箭,缓缓抵达我面前。

    我强忍着腹中下坠的冰凉疼痛,仿佛酒力不支,轻声唤:“槿汐……”槿汐亦未听见,她与宫人在殿外准备饮宴的酒菜。我只好恳求似的唤那双眼睛的主人,“皇后……”她敛衣起身,缓步踱过来,俯身和缓道:“淑妃怎么了?”

    “许是服食了寒凉的食物,腹中有些不适。”我蹙眉,低声呻吟。

    她略一思忖,扬声唤过槿汐,“扶你主子进去歇息。”

    众人皆醉,皇后不能不陪伴我进去,免得失了皇后应尽的职责。我足下无力,脚步绵软,槿汐好容易扶了我进内殿躺下,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水淋漓。我一手扶住床栏,一手捂住肚腹,无力唤道:“槿汐,我腹中很不舒服。”

    槿汐手忙脚乱,茶水倒了一半,赶紧来帮我抚摩着小腹。冷汗涔涔滚落,洗去面上娇艳妆容,露出败似棉絮的神色,槿汐吓了一大跳,急得脸都白了,“娘娘,娘娘!”我惶乱地挥着手,“快去,快去召太医。”

    槿汐来不及唤别人来服侍,急忙往外跑去。我腹中痛得如万箭钻心一般,那种寒凉的感觉,似冬夜寒霜自足底慢慢浸润上身体。“皇后……”我死命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开,“我好痛……”

    皇后见我痛得死去活来,满手冷汗滑腻握住她的手不放,极力挣开我的手向后退去,“淑妃,你先躺下,本宫拿水给你。”我的手是冷腻的汗水,手心一滑,只听“砰啷”一声,无数血气尽往我头上冲来,疼痛似滔天巨浪吞没了我。

    悠悠醒转时,已不知人世几许,只觉得身体了那种空落落的痛楚无处不在——好像身心肺腑都空了一般。手无力垂落一边,似被温暖的手心紧紧地握住。我勉力想睁开眼来动一动身子,身体却好像不是自己的,沉重得一动也动不了。

    眼皮微微一动,人影幢幢,有人欢喜地叫:“淑妃娘娘醒了。”

    有参汤的温热从口中缓缓流入漫至喉腔、胸臆,仿佛为我注入了一星半点力气。我极力睁开眼,双眸却似闭合了太久,只觉得日光刺眼,几乎要刺穿我的眼睛。已是一个秋日的午后了,晴光寂寂,慵懒散落。玄凌的声音在耳边惊喜响起,“嬛嬛,你终于醒了。”

    我终于醒了么?我看到玄凌焦虑而疲惫的脸,槿汐哭得如核桃一般的眼,乌压压的人守候在床边。空气里有未曾散去的血腥气,腹中的空虚逼得我喑哑出声,“皇上,孩子还在么?”玄凌的面孔焦灼而失神,他尚未答话,德妃已悄悄背转身去拭泪。我愈加惊恐,声色凄厉,“皇上,孩子呢?”

    玄凌痛苦地垂下脸去,低声道:“嬛嬛,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我挣扎着撑起身子来,奋力地在小腹上摸索,“孩子呢?孩子呢?昨夜他还在我腹中踢足伸腿,他睡着了是不是?他怎么不动了呢?”我几近疯狂地摸索着,泪流满面。玄凌紧紧抱住我不让我再动弹,德妃紧紧按住我的手,“淑妃!淑妃!孩子已经没有了,你要节哀。”德妃极力安慰着我,把灵犀、涵儿抱到我面前,“你瞧,你还有韫欢和涵儿,你别怕!”

    涵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吓得睁大了眼睛,一径往我怀里缩。灵犀大约从未见过我如此失态,吓得放声大哭。德妃抱了这个哄了那个,柔仪殿内乱作一团。

    玄凌紧紧抱住我,抱得那么紧,似乎连我的骨头都要被硌碎了。他似要凭此来发泄他与我一样失去孩子的伤心,他低低在我耳边忏悔,“嬛嬛,是朕不好,不该在柔仪殿饮宴,以致你劳累过度没有了孩子。”

    我迷迷茫茫地抬头,轻轻推开他,“皇上,臣妾并无劳累过度。当时只是觉得有些腹痛而已,想是贪杯所致。”我手足无措地哭出声,“早知道臣妾就不喝那酒了,都是臣妾自己不好。臣妾怎知道,臣妾只喝了一盅酒,并不敢多饮,谁知……谁知……”

    皇后穿着真红金罗大袖宫装,在我榻边坐下,她抚一抚我的肩膀,“淑妃,你要节哀。以后也不要贪杯再误事,你晓得皇上为了你这次小产有多伤心?你昏睡了两日皇上就陪着你两日。”皇后好言劝慰道:“皇上的眼睛都凹下去了,赶紧回仪元殿歇息吧。”玄凌略点一点头,“皇后费心了,朕再陪陪嬛嬛。”

    我只是无声地啜泣着,啜泣着。艳阳秋暖,却似有无限的凄楚荒凉迫人而来,无穷无尽的伤心哽在喉间,恨不能尽情一吐,我只是啜泣不已。

    温实初端着一碗汤药越众进来,“娘娘该服药了。”我痛悔难言,一手挥开他的汤药,“砰啷”一声,浓黑的药汁泼得满地狼藉,我怔怔地垂泪,“是我不好,没能保住孩子。”

    温实初静静负手而立,“娘娘,那一盅酒并不能伤了胎气,那晚的宴饮也不会伤害娘娘的玉体。娘娘忘了腹中孩子的胎动么?胎气正常,孩子也十分壮健,怎会经不起一杯酒一场宴饮?”温实初十分痛惜,“娘娘当时腹痛只是正常的胎动,胎气激荡才会有些疼痛,很快就会过去,娘娘怎可痛昏了头大力捶击腹部,以致胎气大动,孩子滑胎而死。”

    我惊愕无比,仿佛有雷电在头上一个一个炸开,我倏然抬起头来,死死盯着温实初道:“怎会?当时本宫只是一时难耐痛楚,尔后晕厥过去,醒来后就已没有了孩子。”我的神色懵懂而惊痛,“皇上,臣妾的孩子怎么会是被捶落的!”

    温实初大惊失色,“皇上,微臣不敢妄言,娘娘的腹部的确有遭重击的迹象,太医院太医皆可查证。而且娘娘腹中的孩子一向健康,皇上也经常听见孩子胎动,若非遭受重击,孩子怎会滑胎?”

    玄凌一语不发,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山雨欲来前阴沉的天色。他的手紧紧地握在身后,握成一个发白的拳头,“是谁?当时是谁陪在淑妃身边?”

    槿汐忙跪下道:“奴婢离开去请太医前,是皇后陪在淑妃娘娘身边,至于后来奴婢回来时,已有许多人在娘娘身边。”

    德妃面色青白交加,十分不安,“臣妾本没有喝醉,想找胧月一同回宫,谁知胧月竟站在淑妃殿外发呆,臣妾想去带她走,恰巧皇后出来找人帮忙,说淑妃痛晕过去了。”

    玄凌沉着脸,又问一遍,“那么当时谁在淑妃身边?”

    德妃一怔,不假思索道:“臣妾看见时只有皇后。”

    “槿汐离开后到你看到皇后时应该时隔不久,都只有皇后一人么?”玄凌口中问询,目光却在皇后面上阴晴不定地逡巡。“的确只有臣妾。”皇后面容沉静如常,朗声道:“那又如何?臣妾也不知淑妃为何会捶伤自己失去孩子。”

    德妃稍稍思量,不觉疑云顿生,“可当时皇后您明明告诉臣妾,淑妃已经痛晕过去,她又怎会再捶击自己腹部?”皇后亦百思不得其解,然而玄凌的目光如剑,并不肯从她面上撤去,皇后只得坦然道:“臣妾当时只有留下照拂淑妃,但无论如何,若此事涉及臣妾,都是有人蓄意陷害臣妾。”

    “皇后辛苦。”玄凌淡淡道,“只是皇后为何不叫人一同照顾淑妃?”

    皇后一怔,“淑妃痛得拉住臣妾的手连连呼痛,臣妾实在无法分身。”

    “是么?”玄凌问,“淑妃只是痛得拉住皇后的手,并不曾掩住皇后的口。”

    皇后面上的血色渐渐褪去,紫金凤冠晶光闪耀,越发照得她面如白纸,“皇上是怀疑臣妾?”

    “朕不想怀疑皇后。可是皇后能告诉朕么,是谁捶落了淑妃腹中的胎儿?”

    皇后踉跄了一步,笑得悲苦而自矜,她沉吟片刻,思索着道:“或许淑妃的胎象本就有异,否则怎会那晚突然大痛?”

    “朕日日陪着淑妃,时常感觉淑妃腹中胎动,胎象怎会有异?”他想一想,“温实初,你把素日给淑妃开的药方拿来。”

    温实初转身离去,片刻拿来一叠药方,“皇后请过目。”

    玄凌蹙眉道:“皇后亦懂得医术,不必劳烦太医就能看懂。”

    药方上,黄芪、白术、阿胶、党参、鹿角霜,每一味都是安胎补气的药材,并无异样。皇后寻不出蛛丝马迹,她似是自言自语:“或许,是淑妃在昏厥中自己不小心捶到腹部?”

    玄凌连声冷笑,笑到眼角有泪珠涌出,他清癯的面庞上满是勃然怒意,“皇后觉得能够自圆其说么?”

    皇后的面色清冷而刚毅,她一挥云袖,不复素日温和慈祥,傲然而立,“臣妾有何理由要害淑妃?这些年臣妾调度后宫,皇上可曾见臣妾蓄意害过谁?”

    贵妃轻轻屏息,声音清越似碎冰玲珑,“此刻并未说皇后害过别人,皇后勿要多心。”皇后神色稍稍松弛,“多谢贵妃直言。”

    “皇后夸奖。”不过一瞬,贵妃的话已追到耳边,“可是淑妃已有一子二女,又有义子四殿下,已经宠冠后宫,手执协理六宫大权。若淑妃再产下一子,谁会最受威胁,权柄动摇?”

    玄凌深深吸一口气,呼出无尽失望与鄙夷,“果然。”

    听得此言,皇后霍然而起,神色冷峻,发上别着的一支金镶玉凤凰展翅步摇振颤不已,“贵妃,你向来与世无争,为何要害本宫!”

    “不是贵妃要害你。”玄凌冷然道,“皇后不解释清楚,这就是所有人的疑惑。”

    皇后紧握的手指关节因为用力而狰狞泛白,玉翠如云的高髻上珠光宝气华影流彩,掩盖不了她此时失去血色的面庞,“臣妾有一言,不得不进。”皇后霍然抬头,看着一味低声饮泣的我,语意森森,“唐高宗年间,昭仪武媚娘得宠,为除王皇后,武媚娘亲手扼杀尚在襁褓中的女婴然后离去,随后王皇后到来看望孩子,却未发现女婴已死便离开。武媚娘向唐高宗哭诉女儿被王皇后扼死,当时看望女婴时只有王皇后一人,王皇后百口莫辩,终于被废。臣妾今日情状,恰如当年王皇后!”

    我并未动怒,只森森地笑着,寂静中听来,极像悲哭,“臣妾是武媚娘,亲手杀子?!”我冷笑,“皇后好无辜!是皇后亲自告诉众人,臣妾痛晕过去,臣妾如何能在晕厥中捶杀孩子?”

    有须臾的沉静,我与她怒目相对,彼此眼中皆是噬人的恨意与狠辣。对峙多年,彼此刀光锋刃俱已施尽。我与她之间,今朝必得有个了断。

    “哇”的一声,有孩子的大哭打破死寂的沉默。众人寻声望去,是一直躲在德妃身后的胧月,小小的胧月,缩在紫檀高架的花架子底下,死死抓住德妃的裙角,哭喊着道:“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玄凌素来最疼胧月,见她哭得扯心撕肺,忙一把把她抱在怀中,柔声哄道:“绾绾,你看见了什么?快告诉父皇!父皇在这里,别怕别怕!”

    胧月只是一径地大哭,泪眼迷蒙中,有无限凄惶与冷清从我与皇后面上刮过。玄凌再三询问,她只是拼命腻在玄凌身上,往他臂弯里躲。

    皇后听得一线生机,伸着手极力哄道:“胧月,告诉母后,你看见什么?”

    记忆千疮百孔的缝隙间,我猛然忆起,那一日,殿门未完关上——小小的胧月就站在门外!她看见了什么?胧月自小在德妃膝下长成,与皇后相处的时日比我多得多!而且,这孩子自小不与我亲近。

    宛若在腊月被人从头顶塞入无数冰屑,那蚀骨寒意细碎而迅疾地蔓延到四肢百骸之中。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胧月,她似受了极大的惊吓,猛地推开皇后的伸出欲抱的手臂,厉声尖叫起来,“母后去打淑母妃的肚子!她在打淑母妃肚子!”

    德妃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抱住厉声喊叫满头大汗的胧月,一径跺足喊:“快拿安神汤来!快拿安神汤来!”

    皇后厉声冷笑,指着我道:“是你教她的!是不是?”

    玄凌盛怒之下抬手将皇后的手一推,又反手一挥,生生将她推开尺许,“胧月只是八岁的孩子,她能撒谎么!何况她自那夜起便没和淑妃说过话,她自小又不是淑妃抚养,谁能教她!”玄凌眉心愈紧,眼眸暗沉,极是动怒,“皇后,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还有何话说!”

    皇后面如死灰,“臣妾早说过,此事臣妾便如王皇后,坠入陷阱百口莫辩!”

    “荒谬!”玄凌太阳穴上几欲迸出的青筋显示了他升腾不灭的怒气,“你以为朕是唐高宗,轻易被人蒙蔽?还是你心中早已视嬛嬛如死敌,必欲除之而后快!”

    皇后骤然跪下,厉声道:“臣妾以朱氏先祖发誓,臣妾并未做过伤害淑妃腹中胎儿之事。”

    玄凌转过身,留给皇后一个冰凉的背脊,冷然道:“这样的毒誓,你去说给太后听罢。”他吩咐,“皇后心肠歹毒,残害皇嗣,即日起不许踏出凤仪宫一步。太后那边,朕自会去回。”皇后还欲再说,玄凌嫌恶不已,“李长,带她走。”

    我再忍不住,伏倒在玄凌怀中哀哀恸哭。

    数日后,我已能起身下地。太后闻及此事大惊不已,然而细细查问下去,皇后自然难以洗去嫌疑。而胧月,并无被人调教说那番话的机会。

    太后无可反驳,只好由得玄凌禁足皇后,由我执掌六宫事。

    宫中流言四起,原本许多孩子,都是死在皇后手中。

    但是废后的旨意,迟迟没有下来。玄凌对朱宜修,也再没有更多的惩罚。

    通明殿诵声如雷,在为我夭折腹中的孩子祈福超度。夜深人静,连云朵也停止了移动,静静遮住一轮明月。我独自跪坐在佛前,观音慈悲,端居莲座之上,慈眉善目,俯瞰人间苍生。

    幽幽的一炷檀香袅袅升起在观音像前,如一缕缥缈的幽灵四处游荡,宫灯都已经熄灭,月光都照不进这幽静深宫,秋夜更深露重的夜晚,露水打湿我冰冷坚硬的心。

    我静静地念着《往生咒》,一遍又一遍,亦不能抵消我心头的愧悔与内疚。永生永世,我不能忘记那梦魇般真实的一幕:

    我的手是冷腻的汗水,手心一滑,只听“砰啷”一声,无数血气尽往我头上冲来,疼痛似滔天巨浪吞没了我。

    皇后眼看不好,急急推我,“淑妃!淑妃!”

    我并无反应,皇后急忙推门出去——门并未完关上,恰巧胧月在门边立着,玩着手中的香橼。正好德妃过来,皇后拉住她道:“淑妃痛晕了过去,太医还未过来,你快来看看。”

    皇后背对着我,遮住了德妃的视线。

    所有的事情,不过是在那一瞬间。我凝聚起身体所有残存的力气,聚集在自己的右手,握成拳,狠狠照着自己的腹部捶落。人事不知。我完被疼痛湮没。

    所有残存的记忆,仿佛是在前世就被碾碎一般。是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皇后说得不错,我与武曌杀女相比有何不同之处?这孩子即便本就不能活到这世上,也无法否认——确是我亲手扼杀了他的到来。我是个狠毒的母亲!

    我转脸,蓦然在记忆的缝隙处觅见胧月清澈而惊惶的双眼,像坠入陷阱的小鹿,惊慌失措。

    这孩子,——她看见了。所有的罪孽,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这是我的罚。

    她也救了我!胧月!我心中更愧疚,是我,拉她坠入后宫纷争的无尽漩涡。我曾在起身后去看望她,彼时她在自己的宫室中,静静伏在窗上望着落叶发呆。我悄悄问她,“月儿,是谁教你那些话?”

    她怔怔摇头,一语不发。的确,我百思不得其解,没有人会教她。可是小小稚子,怎懂得要帮她甚少亲近的生母。

    良久,她手中拿着一个装着殷红相思豆的赤金笼子摇晃,她神色迷离,却又极认真,“母妃教我,无论母后与谁争执,都不要帮母后。”

    我恍然大悟,深深感激德妃,也深深失落,我的女儿,或许已失去纯真的心。

    是我害了她?还是旁人。或者,她只是一个在寂寂深宫长大的孩子,于任何一个宫中女子一样,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有晶莹的液体漾得眼前模糊一片,我紧紧抱住胧月。

    秋叶寂寂,坠落尘埃。是冬天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后宫:甄嬛传7(大结局) 爱搜书 后宫:甄嬛传7(大结局)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后宫:甄嬛传7(大结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流潋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潋紫并收藏后宫:甄嬛传7(大结局)最新章节